234你老公刚才过来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她妈妈担心她的身体不好,可能隐瞒着不想让老人知道。老人家年纪大了,又住在乡下,交通特别的不方便,她真的很担心,所以才拜托我来了解一下情况的。护士小姐,拜托了,你就帮我查一下行吗……”

  徐美祖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通,护士看她实在可怜,衣着打扮也不像是坏人,于是便心软,帮忙查了下。

  徐美祖紧张又担忧的站在柜台那儿等着,最后却听到护士充满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没有查到高知秋女士的登记资料。”

  没有?徐美祖皱了皱眉。

  这么说,高知秋应该是来医院里探病的,而探望的人,就是住在这一层。

  人民医院的十八和十九层都是VIP病房,一天的住院费少说也要好几千块,再联系先前看到高知秋时,她一身名贵的服饰打扮,还有谈吐气质……

  徐美祖的眉头忍不住皱的越来越深。

  人大概都有这样的心理,以前你看不起甚至嫌弃的人,如果一直过的不好也就罢了,如果突然间飞黄腾达,甚至反过来对你不屑一顾,态度高傲,你心里总归是会不舒服的。

  徐美祖现在,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

  。

  有些恍惚的回到1806号病房,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医生在说道,“对了,冒昧问一下,你们以后还打算要孩子吗?”

  韩敏芝没有说话,冷世钧的声音缓缓的响起,“我们没有生孩子的打算。”

  “嗯,那就好,作为医生,我也是不建议你的妻子再怀孕了,首先身体情况本身就不太好,其次这一次手术会对子宫的损害也比较大,怀孕的几率也会大大的降低,就算日后调理好了怀上了孩子,胎儿安全成长的可能性也比较小。所以我在这里提醒你们一下,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在今后同房的时候要注意做好防护措施。”

  “谢谢医生,我明白。”

  等医生离开后,徐美祖沉着脸走了进去,“世钧,你去楼下帮我买碗绿豆粥。”

  冷世钧皱眉,“妈,不是刚刚才吃过午饭吗?”

  “我突然想喝粥了,你去帮我买一碗。”徐美祖坚持地说道。

  冷敬言这时从小房间里走了出来,自告奋勇道:“世钧还要陪敏芝,这样吧,我下去帮你买。”

  “你不是喊关节痛吗,让世钧去,你回屋休息去。”徐美祖强势的开口说道。

  “……”

  最终,冷世钧没办法,起身对韩敏芝说道,“敏芝,我先出去一趟,你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好。”韩敏芝点了点头,心底却猜到徐美祖应该是有话要单独对自己说。

  果然,冷世钧一离开,徐美祖就看着她说道,“敏芝,我们冷家几代单传,这个情况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冷敬言一听到这话,猛地走了过去,要阻止妻子,“徐美祖,你说什么呢?!”

  徐美祖推开冷敬言,不管不顾的继续说道:“敏芝,我是女人,我也知道宫外孕手术对身体的伤害很大。这几天因为这个,我们一直都尽心尽力的在照顾你,目的就是想让你放宽心做这个手术,一切都能顺顺利利的,等手术完了我也会好好调理你的身子,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别这么轻易放弃,再试试,看能不能给世均怀个儿子,行吗?世均心疼你我当然也知道,可是你不能说不怀就不怀了啊,我们冷家的香火还是要继承下去的,你看……”

  “别说了,走,你给我出来!”冷敬言看着儿媳妇越来越苍白的脸,没办法,最后干脆拉着徐美祖往病房外走去。

  房门渐渐地被合上了,却依然清晰的能听到两人在走廊上争吵不休的声音。

  韩敏芝苍白着脸,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浓浓的苦涩感迅速地在心头蔓延开来,最后,只剩下一抹自嘲的笑挂在嘴边。

  。

  另一边,门诊大楼的二层。

  医生正在给高筱潇的手做消毒处理,酒精清洗皮肉里小碎石子的地方,尖锐冰冷的痛感让高筱潇疼的差点儿喊出声来。

  郁锦川见她咬着嘴唇,似乎很疼的样子,脸色一沉,直接对着医生呵斥了一声,“你能不能动作轻一点儿!”

  一身笔挺的军装,再绷着个脸,加上声音极为的威严,医生被吓得手一哆嗦,手下没能控制住力道,直接狠狠的压在了伤口上。

  “嘶……”高筱潇这下没能忍住,直接疼的叫出声来了。

  郁锦川眉骨一跳,脱口而出的再度斥道:“你到底会不会做,换个人!”

  高筱潇+医生:“……”

  见医生面露难色,高筱潇只能忍着疼,看着郁锦川说道:“你能不能安静一点?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现在这么疼!”

  “……”郁锦川原本冷肃的表情一愣,可不是么,刚才在医院门口,要不是因为自己,她也不会被车给撞到……

  虽然一大把年纪了,当众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呵斥有些没面子,但因为理亏,再加上又是自己的女儿,他只能忍住心头的不快,阴沉着一张脸盯着医生手里的动作。

  医生顶着压力,战战兢兢,放缓了动作,总算把伤口给清理干净,又包扎好了。

  两人都出了一脑门的汗,医生是紧张的,高筱潇则是因为太疼了……

  最后,医生给绷带打了漂亮的蝴蝶结,手一放下,整个人立刻松了一大口气,感觉自己也真是很不容易。

  “注意不要碰到水,早晚各换一次药,过几天应该就会好了。”

  “谢谢医生。”

  高筱潇看着自己裹得像个猪蹄似的右手,有点无语。

  郁锦川一直在旁边陪着高筱潇,突然,他开口说道,“潇潇儿,我离开一下,你在这儿等我,别走。”

  高筱潇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

  郁锦川快步走了,医生突然开口说道,“你父亲是部队里的首长吧?”

  高筱潇一愣,“你怎么知道他……”

  是我父亲?

  后面的话她没说出口,医生却笑着说道,“看他身上的军装,还有说话的语气。还有啊,你们父女俩长得很像啊,性格也挺像的。”

  说完,医生又嘱咐了几句伤口注意事项,可高筱潇都没怎么听进去,脑子里一直想的是:她和郁锦川长得很像吗?

  “潇潇儿。”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高筱潇回头,就看到郁锦川兴冲冲的走了过来,抬起手放在她的眼前,宽大厚实的掌心里放着一块德芙巧克力,“不知道你爱不爱吃巧克力,但是……吃了这个,可能就不会觉得那么疼了。”

  “……”高筱潇看着他的脸,脱口而出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就连小白偶然生病发烧的时候,她拿糖去哄,他都是不相信的。

  郁锦川原本开心的脸登时有些僵住了,声音也显得有些无措,“你……你不喜欢吃这个吗?”

  高筱潇看着他紧张和小心翼翼的的眼神,将出口的话瞬间又咽了回去。

  一个部队的总参谋长,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他的女儿,他真的没有必要这么的讨好,不是吗?

  心头有一股诡异的酸涩感骤然划过,最终,她垂下眼睫,伸手从他的手里拿过那颗巧克力,扒开,然后放到嘴边咬了一口。

  郁锦川看着她,脸上这才挂上了一抹微笑。

  接下来,郁锦川又带着她去了放射科,骨科,外科……总之,浑身上下能检查的地方全都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确保除了手上的擦伤,再也没有其他的问题后,郁锦川这才放心,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钟了,“我送你回家,回头记得跟领导请几天假,你现在的手伤不方便上班。”

  “……”高筱潇先是愣了愣,忍住没有反驳,“谢谢。不过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了,我……”

  “你是我的女儿,我照顾你是应该的,走吧。”说着,郁锦川拿起她的包,率先往前走去。

  高筱潇:“……”

  。

  坐进车里,郁锦川开口就吩咐道,“去香汐园。”

  “是,首长。”

  “送我去公司吧。”

  司机和高筱潇同时说出口。

  “你的手受伤了,就算去公司也干不了什么事情,还是先回家休息吧。”郁锦川带着一丝霸道的说道。

  高筱潇坐在后座,本来的确是不想反驳的,可是看他一副不容商量的语气,怎么也忍不住自己的坚持,“我今天已经出来半天了,不回去不好。而且只是右手擦破了点皮而已,还是送我回公司吧。”

  郁锦川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回头,看到高筱潇一脸坚持的样子,皱了皱眉,突然就改变主意了,“好。”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开口对谈。

  中途,郁锦川的手机一直不间断的响起,似乎忙的不行。

  她虽然没有想偷听,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听到了一些。

  有工作上的事情,也有郁家人打过来的,车开的很稳,郁锦川的声音一直都低沉,和缓,充满了成熟男人的稳重,却也没有过多的情绪波动,仿佛和先前对着司机和医生训斥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高筱潇听着他的声音,眼睛一直看着窗外,连她自己也很难想象,两人竟然会这么快的和平共处在同一个空间里面。

  终于到了公司的楼下,郁锦川打开车门,跟着她一起下车,就像是寻常长辈嘱咐女儿那样的说道,“注意手上的伤,不要碰到水,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就让别人帮忙,别不好意思开口,可以的话,最好让阿禛帮你请几天假,等好利索了再来上班……”

  高筱潇:“……”

  终于听完了,她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转身就朝大厦里走去。

  郁锦川直直的站在那里,直到看着她背影消失在大厦门口,这才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回医院。”

  。

  高筱潇有些心不在焉的走出电梯,刚进入公司的大门,前台盼盼立刻从桌后站了起来,声音雀跃的说道:“潇潇儿,潇潇儿,你老公刚才过来了,在里面等着你呢。”

  “……”高筱潇整个人一怔,韩禛过来了?!

  抬脚快步的走了进去,一到办公区域,一眼就看到韩禛正站在走廊尽头的总裁室门口。

  一身挺括的黑色西装衬得他身材挺拔,风华卓然,再配上棱角分明的立体五官,就像是时尚杂志上的男模特儿似的,举手投足间尽显清傲尊然的气度。

  他正微微蹙眉的在和黄以薄,还有公司的几个高层说着什么,几个人中他的个头最高,再加上表情有点严肃,显得特别的出类拔萃,除了他们的交谈声,整个办公室里都很安静。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他突然转过头朝走廊这头看了过来。

  随即,他跟黄以薄说了句话,就直接朝着她走了过来。

  这时,办公室同事的目光便不约而同的从韩禛身上,转移到了高筱潇的身上,那几个高层也不说话了,整个办公室里一时安静的有些可怕。

  高筱潇不自觉就有些脸上泛红,她站在那儿没有动,一直等到韩禛挺拔的身形走到自己的跟前。

  他的目光柔和,黑眸带着深情和缱绻的望着她,声音更是温柔的一塌糊涂,“媳妇儿,还疼不疼了?”

  此话一出,办公室里所有人的脸上都像是见到鬼似的,惊讶到不行。

  刚才高筱潇不在的时候,韩禛还是一副冷淡疏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听到高筱潇不在,心情俨然很不好,就算是在跟黄总说话,也好像透着一丝不耐烦,听得多,说的少。

  可这会儿,说话的声音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低沉温柔不说,还亲昵的喊她“媳妇儿”……

  因为整个办公室都没有其他人在说话,韩禛的这句话也让大半个区域的人几乎全听到了,那语气里透露出的宠溺,简直是让人嫉妒的不行……

  高筱潇的脸“轰”的就烧了起来,压低声音问他,“你怎么过来了?”

  感觉到周围的同事一直都在看着他们俩,高筱潇不自在的同时,更猜不透的是他怎么突然跑过来了。

  虽然公司和韩太有项目合作吧,但是这个案子是苏橙负责的,怎么也不至于需要他这个总裁亲自跑过来吧。

  “我接到伯父的电话了,说你的手受伤了。”韩禛倒没有隐瞒,说完,伸手将她手里的包拿到自己手上,牵着她没受伤的手说道,“走吧。”

  郁锦川给他打电话了?高筱潇想着,脑袋里一时有点儿发懵,望着他说道:“去哪儿?”

  “我跟黄以薄说过了,这几天给你请了假,等手好彻底了再来上班。”韩禛理所当然的说道。

  高筱潇:“……”

  人家黄以薄就站在身后,还这么多同事看着,他就这么的直呼名讳……

  虽然以他的身份也没什么人敢指责,但是……不是应该叫声黄总才显得比较礼貌吗?

  韩禛也没管她心里怎么想,直接将手放在她的腰上,拥着她,旁若无人的就往外走去。

  高筱潇低着头,感觉自己都囧的不行了,如果有镜子看一眼,估计是从头到脚都红遍了。

  大半天不在公司上班,一回来就被他带回家,还请了好几天的长假,这不让别人反感都不行了……

  。

  等两人的身影在走廊上消失后,“哗”的一声,办公室里瞬间炸了起来,几乎都是女同事羡慕嫉妒恨的声音:

  “有没有看到,有没有看到,韩少跟潇潇儿好恩爱哦!”

  “是啊羡慕死人了,那眼神,那语气,要是有男人肯这么对我的话,我立马就嫁给他!”

  “你少来,要是人家长得丑你嫁不嫁?”

  “有钱我就嫁!”

  “咳咳。”黄以薄猛咳了两声,“安静!好好工作!”

  众人:“……”

  江初惠在私人的QQ群里猛敲了几个字,拿起手机起身,到了这边上和向妮妮一对眼,几个人迅速起身往外面走去。

  过了一会儿,一间办公室的门开了,穿着粉红衬衫和紫色牛仔裤的宋萧守走了出来。

  到了走廊,他拿出打火机和烟,到了阳台入口那儿,刚要伸手推门,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女人阴阳怪气的讨论声:

  “秀恩爱,死得快,要我说,他俩早晚得离婚!”

  “为什么呀?”

  “她跟那个顾总肯定有猫腻,一天到晚勾三搭四的,这要是让韩少发现了,你觉得能忍?”

  “我觉得……他们应该只是工作关系吧?”

  “切,顾总的老婆都怀着大肚子来公司找她谈判了,他俩要是没上过床你信吗?”

  “这个……”

  宋萧守眼一沉,伸手“哐当”一声就把门给推了开来。

  原本悠闲的站在那儿的几个女人顿时虎躯一震,待看到竟然是一身骚包打扮的宋萧守时,江初惠的脸立刻就变了。

  她自然知道宋萧守跟常欢颜和高筱潇是好朋友,而且他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我给你安排的工作不做,却跑到这儿来背后嚼舌根子?说谁离婚呢,说谁勾三搭四呢,说谁上床呢,恩?”宋萧守冷着脸说道。

  “宋总监,你误会了,我们就是聊着玩儿而已,我也没说什么啊。”江初惠尴尬又慌乱,心里头庆幸刚才自己没有点名道姓。

  “不用解释,我有耳朵,我自己可以判断!”宋萧守高傲的冷啐了一声。

  江初惠眨了眨眼:“宋总监……”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我走了。”宋萧守抬起手指对着江初惠点了两下,然后就转身妖娆的离开了。

  “……”众人面面相觑,就这样?

  。

  另一边,楼下。

  高筱潇坐进车里,正低头系安全带,下巴突然被一根手指抬了起来,迎面就是一个温暖又缱绻的吻。

  浅尝辄止,难得不凶狠的轻吻。

  一吻完毕后,韩禛贴着她的唇说道:“真是一会儿不看着你,就出事,手还疼不疼?”

  没想到他会突然袭击,高筱潇红着脸,说道,“不疼了。都是我自己不小心,不过就是擦破了点皮,已经不疼了。”

  韩禛黑眸定定的看着她,突然伸手往她的伤口处一按。

  高筱潇一声痛呼,眼泪差点而飙出来了。

  韩禛挑眉戏谑的一笑,“不疼?”

  高筱潇气的白了他一眼,用没受伤的手使劲推开他,“疼!”

  “呵呵。”韩禛忍不住轻笑了两声,拿起她的手,在伤口处亲了亲,“疼就告诉我,以后不准忍着,听到没有?”

  高筱潇点点头,想到刚才楼上那么高调的场景,忍不住开口说道,“以后你要来公司的话,提前跟我说一声。”

  那么万众瞩目的画面,多受几次,她都怕自己的心脏负荷不过来了。

  “怎么,不喜欢我这样?”他一挑眉,语气似乎有点不满。

  “不是。”高筱潇忙否认,“就是太高调了,影响不太好。”

  韩禛不屑的轻“嗤”了一声,“你怕什么,还是嫌我见不得人?”

  高筱潇:“……”

  这话说得,她哪敢嫌弃他啊,再说了,就他那样,一站在那儿,全办公室女人的眼睛都盯上去了,哪是见不得人啊……

  看了看时间,她决定不就这个话题继续,“快四点半了,我们去幼儿园接小白吧?”

  “好。”韩禛点头,这才在驾驶座上坐好,先给杨欧打了个电话,然后就把车往圣约翰幼儿园开去。

  。

  到了幼儿园,已经下课十几分钟了,校门后只有三三俩俩的家长还在等孩子。

  高筱潇打开车门,就看到站在校门口四处打量的高小白,可能是没有看到杨欧的身影,小家伙的脸上带着一丝奇怪。

  “小白。”高筱潇使劲的喊了一声。

  高小白循着声音看过来,当看到接自己的竟然是高筱潇时,淡定的小脸上立刻挂上了一抹灿烂的笑容,迈着小短腿欢快的小跑了过来,“妈咪。”

  只是下一秒,看到她抬起的右手上的绷带,小眉头皱了起来,“妈咪,你的手怎么了?”

  “没注意擦伤了。”高筱潇轻描淡写的解释,用左手牵着小家伙走到车边。

  打开车门,小家伙四肢并用的爬了上去,乖乖喊了声,“爸爸。”

  韩禛对着他慈爱的笑了笑,“小白,最近和玖玖处的怎么样啊?”

  高筱潇:“……”

  高小白看了他一眼,“挺好的。”

  韩禛点头,笑容顿时由慈爱变得欣慰。

  。

  韩禛开车直接去了睿园。

  一进韩宅的大门,韩老太太看到一家三口来了,自然是很开心的。

  对长辈们关心的受伤问题,高筱潇只说是没注意擦伤的,倒也没引起太多的追问。

  “明天敏芝要在医院里做手术,你正好不上班,就跟我们一起去医院陪陪她。”韩老太太说道。

  高筱潇点头,想着常欢颜刚好也在同一家医院,这样还方便过去看看她。

  一阵微信的提示音响起,韩禛拿出手机,钟瑜红猛不丁一看,忍不住就捂嘴笑了。

  高筱潇看到她的表情,开始还有点奇怪,后来顺着她的视线,才知道是因为韩禛的手机。

  原本很男性的黑色手机,却套着自己上次给他买的手机壳。

  好像都装了好几天了吧,没想到一直没摘,就这么用着……

  一想到他的那些朋友,或者是公司的员工,或客户看到,高筱潇就觉得满头黑线飘过,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被人笑话?

  韩禛没注意到两人的反应,打了几个字发进微信群里,便将手机放在了茶几上。

  “阿禛。”钟瑜红笑着开口,“你这手机壳是潇潇儿买的吧,真好看。”

  高筱潇:“……”

  韩禛一听这话,立马又拿起了手机,语气得意:“好看吧?我也觉得挺好看的。”

  韩正铭听得眼角直抽抽,很不能理解这样的脑残行为,但是看着坐在老太太怀里的高小白,忍了忍,没有发表毒舌意见。

  不一会儿,冷敬言和徐美祖从医院里回来了。

  一看到高筱潇,徐美祖不由得想到了下午在医院门口的事情,再看到她手上的伤,忍不住就开口问道,“潇潇儿,你这手怎么了?”

  “不小心擦伤了。”高筱潇维持着和刚才一样的回答。

  “擦伤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怎么擦伤的?”徐美祖眼神古怪的追问道。

  高筱潇皱了皱眉,还没说话,就听到韩禛在一旁突然开口说道,“走吧。”

  ------题外话------

  我今天好勤奋啊,更了一万呢~感动哭~求表扬~

  另外提问:韩禛要走去哪?快猜快猜,第一个猜中的奖励100520小说币!

  文中有提示哦~<!--ov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34你老公刚才过来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