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伺候女人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高筱潇皱了皱眉,还没有开口,就听到韩禛在一旁突然说道,“走吧。”

  “去哪儿啊,马上吃晚饭了。”韩老太太疑惑又不满的说道。

  “陆三媳妇儿今儿晚上有个生日宴,刚群里让我们过去。”韩禛淡淡的开口解释。

  “冉家那丫头过生日啦?”韩老太太两眼发亮,忍不住开始八卦,“对了,她肚子是不是还没有消息啊?”

  韩禛:“……”

  “哎呦,这都结婚三年多了,你说怎么能还没有消息呢?”韩老太太说着,就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幸福了,抱着怀里的高小白猛亲了一口,笑眯眯的说道,“还是我的孙媳妇儿好,五年前就把传宗接代的事儿给我定下来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徐美祖被戳中心事,原本还算和善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很不好看。

  冷敬言刚刚经历了医院的事情,怕妻子失态,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忙开口说道,“亲家奶奶,你们聊,我们有些累了,先回屋休息一下。”

  韩老太太点点头,也没怎么在意,忙不迭又对着韩禛说道,“今儿中午,陆三他奶奶还给我打电话呢,我说怎么从来不信佛的人突然问我哪儿的菩萨显灵呢,感情就是为的这事儿啊。不过也没关系,我都已经跟她说好了,这周末去宝塔寺的时候,让她跟着我们一起,保证来年就让她抱上大胖孙子。”

  众人:“……”

  。

  夫妻二人把高小白留在韩宅陪老人们吃饭,出门赴约。

  高筱潇以为会去金盛,或者是罪夜,谁知宾利径直朝着d市的南边开去,直到40分钟后,才开进了一座较偏僻的庄园。

  透过窗玻璃,高筱潇看到大门上刻着几个楷体的大字:“普罗旺斯庄园”。

  进入庄园,是一条笔直的车道,一眼望不到头,隔不远处就有一盏路灯,除此之外,四周都是黑漆漆的。

  高筱潇看着窗外绵延的黑影,联系前面看到的名字,开口说道:“这外面种的都是薰衣草吗?”

  韩禛“嗯”了一声,“不过现在都还没有开花,等来年开春的时候,我再带你过来,到时候全是薰衣草,一眼望不到边,特别的漂亮。”

  “好。”高筱潇笑着答应了。

  她看着窗外连绵不断的起伏形状,几乎可以想见,等到薰衣草花开的时候,那必将是一片花的海洋,肯定会特别的壮观。

  韩禛加快车速,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飞速驰骋,最终,车停在了一栋三层楼欧式风格的别墅前面,周围也已经停了好几辆名车,别墅里面灯火通明,一打开车门,就隐约听到里面传来悠扬的音乐声。

  “呦西,二哥终于来了!”封辰安正端着一杯酒站在门口,藏蓝色毛衣,黑色牛仔裤,配上英俊灿烂的笑容,让他就像个大学校园里的青涩大男孩。

  说完,又冲着后面叫了一句什么。

  韩禛牵着高筱潇的手走进去,屋内都是偏淡黄色的灯,对比屋外的寒风料峭,只觉得暖烘烘的,配合上音乐,气氛特别的棒。

  一路径直往餐厅走去,封辰安凑在韩禛身边,小声提醒:“二哥,嫂子,你们来晚了,三哥有点不太开心,悠着点哈……”

  说着,一脸不悦的陆自衡就映入了两人的视线。

  一身墨色半休闲西装,衬得他气质愈加的清冷,对高筱潇还算客套的点了点头后,就眯眼看向了韩禛,不说话,似乎等他给个合理的解释。

  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丰盛的菜肴,不用猜就知道,果然是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们两人开席呢。

  韩禛看了一眼陆自衡脸上不甚高兴的表情,挑了挑眉,薄唇勾出一抹微笑的弧度,“你丫挑个这么远的地儿,我能不迟到吗?”

  众人:“……”

  和陆自衡黑压压的表情不同,可能因为是寿星,一身红色裙装的冉羽艳丽夺目,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甜美,甚至还对着高筱潇热情的招起了小手:“嫂子,快来坐呀。”

  韩禛也不管,带着高筱潇就走了过去。

  先拉开椅子先让她坐下,然后自己才在旁边坐下,靠着的位置正好在冉羽的身旁。

  陆自衡冷着一张脸也在冉羽的右手边坐下,手刚碰到酒杯,就听到某人不客气的开口问道,“陆三,准备了什么汤?”

  陆自衡没有说话。

  他此刻的心情很不好,哥难得为老婆举办个生日宴,就你们俩迟到了,一坐下不陪酒道歉就算了,还问有什么汤,多大脸?!

  冉羽却笑眯眯的说道,“有枸杞西洋参乌鸡汤,还有山药蛤蜊汤,一个滋阴,一个壮阳。”

  “噗。”一整桌的男人,不知道是谁没忍住笑出了声。

  冉羽立马朝郁聿庭白了一眼,“小三你笑什么笑,你不需要壮阳吗?”

  郁聿庭原本温和的脸立马就黑了下来:“我没笑!是阿昇在笑的!”

  燕南昇立马摆手表态:“三嫂,本人的肾很好,不需要再补了,我看要补的……应该是三哥吧嘿嘿。”

  说完,一桌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因为几乎都是男人,所以……那笑声多少显得有些猥琐。

  冉羽冷“哼”了一声,“我老公需不需要补我清楚,倒是你?几年没交女朋友了?你确定你的肾就很好吗?不需要补补?”

  “三嫂你这话说的,看来三哥那方面很强哦……”

  “……”

  高筱潇听着众人越来越没边的黄色笑话,有些不淡定的低下了头,此刻也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韩禛不带小白过来了。

  和她相比,同桌的冉羽,几乎是跟人在唇枪舌剑,一点儿都不肯让步,就算那几个男人轮番上,也丝毫不显得吃亏。

  人跟人之间的感觉很奇妙,同样是得理不饶人的大小姐,可冉羽这样却丝毫不让高筱潇觉得讨厌,反而觉得爽快和可爱,大抵,这就是传说中的“爱屋及乌”吧,因为是韩禛的朋友,所以她看人都会自带滤镜效果。

  “周阿姨,帮我盛一碗乌鸡汤。”韩禛也不管那群人,直接端起碗对着走过来的人说道。

  这位周阿姨大约四十岁左右,虽然穿着一身白色管家服,却气质不俗,可能因为常年在这里就职,一眼看去有些傲慢,但听到韩禛的话后却又笑的特别亲切。

  始终一言不发的陆自衡“当”地一声放下手中的酒杯,终于开口:“我们一桌人等了你们两人整整一个小时,就这样?”

  陆自衡虽然是做餐饮生意的,却很少主动办这类的聚会,每次都是别人去他的地盘开聚会,冉羽也很少跟他去凑热闹。今年这可是头一次,冉羽竟然主动说想要晚上请大家伙一起吃顿饭,因为这个,他今天一大早就在“八面埋伏”的微信群里发了消息,也确定了来参加的人选,韩禛也是早早就说定要带高筱潇来的,谁知……竟然迟到!

  要嘛你就像景慕琛那样直接说不来,他也无所谓,偏偏来了又要迟到,还说什么人不到齐不准开席,一桌人干巴巴等了半天,结果啥表示也没有,上来就问汤?

  高筱潇眨了眨眼,心底也有些过意不去了,但是她也没说什么,毕竟跟这一桌的人还没有熟到那种地步,也不知道陆自衡是真的生气了,还是只是在开玩笑……所以,不说话才是最稳妥的的做法。

  周阿姨很快端了碗盛好的汤过来,韩禛慢条斯理的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薄唇抿了抿,点头说道,“难怪,汤都有些冷了。”

  陆自衡:“……”

  “媳妇儿,还是等会儿再喝吧,我让人热一下,不然对你身体的不好。”说着,韩禛又对着周阿姨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周阿姨,麻烦你帮我把乌鸡汤热一下好不好?”

  “好,没问题。”周阿姨在陆家做了几十年了,这几个孩子都是从小看着长大,都当做自己孩子似的,听到这话立刻笑眯眯的就答应了。

  燕南昇动作优雅的端起酒杯,啧啧两声,“二哥,你确定,你今天不是来砸三哥的场子的?”

  没看到陆自衡脸都黑成黑煤球了吗?

  “就是啊,等了你们俩一个小时了,汤能不凉吗?”封辰安也在旁边不嫌事大的开口。

  “行了行了,今天我是寿星,你发什么脾气,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吃饭吃饭!”冉羽白了陆自衡一眼,拍了拍手,拿起酒杯起身碰酒。

  陆自衡看着冉羽,高筱潇以为他会生气,毕竟,没有男人愿意被人称呼为太监。

  谁知……陆自衡凑在冉羽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冉羽脸红了,瞪了他一眼,随即,陆自衡脸上瞬间一百八十度转变,笑的可谓是倾国倾城,甚至主动端着酒杯起身。

  原本有些火药味的气氛也立刻没有了,正式开餐。

  席间不断的响起冉羽撒娇的声音:

  “老公,这道清蒸石斑你今天做的真棒,好好吃!”

  “老公,我想要吃螃蟹,你帮我剥壳。”

  “老公,我要吃牛蛙,你先帮我尝尝辣不辣。”

  “……”

  陆自衡没怎么说话,基本是冉羽嚷着吃什么,他就会立刻去夹,然后帮忙服务,眼神动作始终都很温柔,没有一点儿的不耐烦。

  这个餐桌上,都是八大家族的人,除了高筱潇,其他人对此早都习惯的不能再习惯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今天的餐桌上除了她,另一个说话最多的就是韩禛:

  “媳妇儿,吃点这个鱼,我剔好了,没有刺的。”

  “媳妇儿,你现在不能吃螃蟹,吃虾吧,挺嫩的,我帮你剥一点儿。”

  “媳妇儿,尝尝这个牛蛙,味道不错,一点都不辣。”

  “……”

  高筱潇因为右手受伤,所以吃饭确实有点儿不太方便,可是他这么殷勤,拿受伤当借口伺候的极为坦然,俨然都要喧宾夺主了……她红着脸,只能埋头猛吃。

  ……

  众人刚开始还能绷住,后来见冉羽和韩禛像是在比赛似的,一个比一个聒噪,一个比一个肉麻,于是都干脆不动筷子了,端着酒杯,或玩味,或嫌弃的看着他们表演!

  尤其是郁聿庭,一边喝酒一边在心里吐槽:瞧把你们给嘚瑟的,伺候女人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改明儿,他要找个女人来伺候他!

  从这点上来看,夏夏果然跟自己不太适合,毕竟她本身就是个大小姐,怎么可能去伺候别人呢?所以,还是让给二哥吧……正自我安慰呢,一道清亮的男声在旁边响起,“对了,聿庭,承衍跟夏夏怎么样了?找到没有?”

  郁聿庭手一顿,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嘛?”

  “我上次不是说在s市看到夏夏了嘛,我还特意小窗他了,谁知这么久了丫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封辰安摇了摇头,他的1000万啊,就这么擦肩而过了。

  郁聿庭笑了声,什么也没说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

  说是生日宴,其实就是一起吃顿晚饭,至于生日礼物,好像每个人给的都是支票,反正高筱潇没看到有人拿什么礼物盒子……

  吃完饭后,众人就挪到外面的吧台喝起酒来,整面墙的大屏幕上播放着欧冠的比赛,有人看球,有人聊天,也有人独自借酒浇愁。

  高筱潇陪着韩禛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没多久手机突然响了。

  她掏出手机一看,凑近韩禛耳边低声的说道,“妈在群里问我们几点回去。”

  自从上次加了韩老太太和钟瑜红的微信后,钟瑜红就建了个微信群,里面都是自家人,偶然会在里面聊聊天,发发红包。

  韩禛“哦”了一声,“把你手机给我。”

  高筱潇不疑有他,直接将手机递给了他。

  韩禛拿着她的手机,先在群里面回了几个字,然后就把自己的手机也拿了出来,双双翻到背后,举起来大喇喇的看着。

  “呦,情侣款的手机套啊。”旁边有人看到便说了一嘴。

  其他人一听到这话,立马视线全都聚集了过来。

  韩禛挑了挑眉,眉眼间是说不出的得意,“我媳妇儿专门买了送给我的,情侣款。”

  高筱潇:“……”

  “让我看看。”燕南昇一屁股坐了过来,伸手把两个手机都拿了回去,边看,嘴里边啧啧有声的说道,“哎呦喂,还是爱心的图案啊,你们肉不肉麻啊?”

  韩禛笑得春风得意,“羡慕了?嫉妒了?”

  众人:“……”

  “靠,我算明白了,阿禛你丫今晚是专门来刺激我的,我受不了了!”说着,燕南昇扔下手机,走过去拿起大衣,“走,小安子,撤。”

  “干嘛去啊?”封辰安手里还端着酒,俊脸上带着丝丝的茫然。

  “跟哥约炮去!”燕南昇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封辰安尴尬的低咳了声,但还是放下了酒杯,“各位,我也走了哈,三嫂,生日快乐。”

  冉羽勾着红唇,望向了坐在角落里黯然喝闷酒的郁聿庭,“聿庭,你不去约一炮吗?”

  郁聿庭忍不住翻了个极大的白眼,“陆三,你能不能管管你媳妇儿?这一天到晚的,嘴里都说的啥?”

  陆自衡搂着冉羽,霸道总裁式语气:“我乐意,我就爱惯着,你不服就憋着。”

  郁聿庭:“……”

  。

  因为庄园距离市中心实在有些远,过了不一会儿,众人都纷纷离去,韩禛看了眼时间,也起身告辞。

  韩禛基本上没怎么喝酒,因为军区大院和睿园的距离比较近,难得好心,载着喝茫的郁聿庭一起回去。

  到了郁家门口,韩禛也没进去,直接打开车门把某人撂下,宾利慕尚在夜色中呼啸着离开。

  郁聿庭站在路灯下,冷风一吹,原本有些茫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

  看了一眼时间,他掏出烟,本来想要抽一根再进去的,谁知屋里却传开一阵又一阵欢声笑语,他眯着眼,将烟又塞了回去。

  走进客厅,杨曦,郁老太太,还有郁承衍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郁承衍怀里还抱着一团白白的东西。

  “小三回来了。”杨曦说道。

  “恩,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屋休息了。”郁老太太见人都回来了,拄着拐杖回房。

  郁聿庭换好鞋,走过去一瞧,才发现郁承衍怀里抱着的是一只白色的猫。

  他瞅着那猫挺眼熟的,看了半天,突然想起来原来这是韩敏夏在s市养的那只母猫,叫>

  “承衍,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养猫了?”杨曦看着郁承衍一脸温柔的表情,惊讶的不行。

  家里的这几个男人,除了郁东辰和大儿子喜欢养狗外,其他人对宠物都没有什么感觉,尤其郁承衍,从青春期后就变得拒人于千里之外,没什么爱心不说,连家里的狗都从不接触,怎么今天却……

  郁承衍脸上挂着一抹诡异又温柔的笑,“现在开始喜欢了。以后我每天都要抱着她一起睡。”

  杨曦听得眼角直抽抽,真怀疑是不是车祸把他的脑子弄伤了?这还是她认识的二儿子吗?

  郁聿庭嘴角也是一阵猛抽,好半天,深吸一口气,说道,“妈,我先回屋休息了。”

  “去吧去吧。”

  到了楼上,却发现郁承衍也宝贝似的抱着那只猫上来了,郁聿庭手放在门把上,突然轻咳一声,看着他说道,“二哥,明天我想去医院里看看夏夏。”

  “你一个人?”郁承衍一边顺着猫毛,一边挑眉问道。

  “……”郁聿庭眉骨一跳,鬼使神差的说道,“还有小乔。”

  “嗯。”郁承衍立刻点头,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刚好让她去陪你二嫂解解闷。”

  郁聿庭:“……”

  。

  翌日下午,高筱潇跟着韩家人坐车来到了人民医院。

  韩敏芝已经提前一天住院了,手术时间安排在今天的下午两点钟。

  看着韩敏芝躺在手术推床上瘦削的身影,还有那苍白不安的脸,不知道怎么回事,高筱潇心里也特别的难受。

  钟瑜红更是眼睛都红了,却还是坚持不停的安慰着女儿,“敏芝,你千万不要担心,我们都在外面陪着你,放心吧,就是一个很小的手术,很快就会结束的。”

  “是啊,敏芝,不会有事的,放松心情,我们都在外面陪你。”韩老太太握着韩敏芝的手,加油鼓气。

  冷世钧握着韩敏芝的另一只手,临进病房前,低头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亲,这才让护士把人推了进去。

  宫外孕手术的时间一般都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可是韩家人没有一个离开的,始终都坐在手术室外面焦灼的等着。

  。

  差不多快三点钟的时候,手术终于结束,韩敏芝被推出了手术室,人已经彻底昏迷过去。

  两家人都跟着去了病房,询问医生手术的情况,听到手术很成功的消息后,韩老太太双手合掌,嘴里不停默念着“感谢菩萨”,至于其他人,几乎也是喜极而泣。

  ------题外话------

  一更,今天我还要更一万!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35伺候女人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