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哪个野男人给你送的花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走进公司,高筱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齐佑之的位置。

  空空如也,人还没有过来。

  拿出手机点开他的微信头像,因为聊天框被删了,聊天记录也被清空了,根本就不知道昨天晚上韩禛还有没有再回复什么不恰当的信息过去正因为这个,高筱潇今天才特别的生气。

  别说她跟齐佑之没有什么,就算有什么,被他那么的搅和也真的是够了。

  乱吃醋也要有个底线

  所以这一次,高筱潇下定决心,绝对不会让自己先低头。

  。

  9点钟到了,同事们都陆陆续续地来到了公司。

  高筱潇正打开邮箱看人事部门刚发的年会通知邮件,右下角齐佑之的qq头像跳了起来。

  她点开一看,齐佑之发过来的信息是:“高姐,昨天晚上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高筱潇一囧,想了想,回复道,“怎么了昨天晚上你有找我吗”

  齐佑之:“”

  高筱潇的心跳忍不住加快,还好自己聪明,知道用这一招。

  于是,她迅速又回复道,“不好意思啊,昨天晚上我的手机被我儿子拿去玩游戏了,你真的找我了吗什么事啊”

  齐佑之:“”

  半天后,他才回复了三个字,“没事了。”

  高筱潇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不好意思,我儿子太调皮了,都没有告诉我。”

  “你真的有儿子了”齐佑之突然又发了一条过来。

  “对呀,我都结婚好几年啦,我儿子都五岁了。”高筱潇打字的速度很快,知道齐佑之没有怀疑,心里的不安和愧疚也慢慢地消失了。

  齐佑之连续发了三个雷人的表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解决完这件事后,高筱潇整个人也放松许多。

  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要放年假了,最近黄以薄也经常不来公司,整个公司的氛围顿时有一些懒散。

  上午十一点钟刚过,向妮妮就跟李薇薇在那儿讨论起午餐去哪吃的问题了,两人就吃麻辣香锅还是喝粥争论不休,直到有一个戴帽子的快递小伙捧着一束香水百合走了进来,站在走廊处大声喊道:“请问哪一位是高筱潇小姐。”

  高筱潇一愣,忙起身走了过去,“我就是。”

  因为快递的声音比较大,附近区域的同事都抬起头看了过去,甚至还听有人在那儿发出了艳羡的惊呼声。

  “高小姐,这是送给您的花,麻烦签收一下。”快递小伙说道。

  “哇,潇潇儿,这是你老公送的吗,好浪漫啊”

  “韩总真是个好老公,出手好大方啊”

  “就是啊,羡慕死人了都。”

  “”

  角落里的齐佑之抬起头看着那幅画面,最终他挑了挑眉,又低下头去。

  高筱潇在同事的起哄声中把花收下,那么一大束,放在办公桌上的时候特别扎眼,附近也全都被百合花的清香沁满了。

  还不错嘛,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事情,所以就买了她最爱的百合花来赔礼道歉。

  心里这么想着,原本还余留的一点点气也就慢慢地消散了。

  只不过这么大的一束花,也未免太夸张了吧虽然,这很符合韩禛一贯的做事风格

  高筱潇的唇角不自觉的往上扬着,心底甜的不行,拿出手机对准花拍了一张,刚在微信上发给常欢颜,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是韩禛打过来的。

  按下“接听”键,她的声音也透着从未有过的轻柔:“知道自己错了是不是”

  韩禛在那边一愣,没有说话。

  高筱潇唇角的弧度越发加深,一边看着漂亮的百合,一边继续温柔的说道,“这一次你表现不错,知道送我最喜欢的是百合花,而不是玫瑰花,所以我原谅你了。”

  韩禛的声音终于闷闷的从那头传了过来,“你收到花了”

  高筱潇“嗯”了一声,继续说道,“只要你保证以后不要随便地乱发脾气,也不要乱吃别人的”

  “谁送的”韩禛在那头突然阴沉的发问。

  高筱潇被他那声音吓了一跳:“啊什么意思”

  赶紧伸出手,巴罗了半天才把藏在最里边的卡片给拿了出来,也看到了上面的那一行楷体小字:“希望能和高小姐做个朋友。”

  落款:“刘宇安。”

  刘宇安这是谁啊

  高筱潇整个人都懵了,怎么回事,不是韩禛送的

  “问你话呢,哪个野男人给你送的花”韩禛的声音又在那边响了起来。

  “呃,我不认识,叫什么刘宇安,我也不知道他是谁。”高筱潇只好老老实实的说道。

  “把花扔了”韩禛立刻吩咐道。

  高筱潇窘,自知理亏,立马就答应了,“好,我现在就去扔。”

  。

  高筱潇抱着花走到外面,刚要去安全门那儿,碰上了从洗手间回来的李薇薇,看着她这副架势就说道,“潇潇儿,你抱着花要去哪儿啊”

  “”高筱潇囧的不行,随口说道,“我对花粉过敏,所以打算去扔了。”

  “别介啊,这花多漂亮啊,扔了多可惜啊。你不要是吧那你把花送给我吧,我还没有收过男人的花呢。”李薇薇迅速又害羞的说道。

  “”高筱潇眨眨眼,“好。”

  。

  韩太集团,总裁办公室。

  韩禛放下手机后,直接把焉波叫了进来。

  “最近北京分公司那边有个企划经理的位置空缺,你去找新媒体部门的刘经理谈谈,看他愿不愿意过去。”

  “好的,韩总。”虽然觉得这人事调动来的有些莫名其妙的,但焉波还是答应了。

  刚要离开,“等一下。”

  “韩总,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吗”焉波立马笑着问道。

  韩禛挑了挑眉,身子向后靠坐在椅背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说道,“帮我订一束香水百合,要最好的那种。”

  “”焉波秒懂,“好的,韩总。”

  。

  一辆吉普车在某民政局的门口停下。

  车门打开后,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他身姿挺拔,仪表堂堂,手里还拿着一个牛皮纸袋。

  走到车的另一边,伸手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郁锦川说道,“到了,下车吧。”

  高知秋的腰上还系着安全带,双手紧紧的抓着双膝上的包,一动也不动的说道,“我说了,我不会跟你结婚的。”

  郁锦川微微眯眼,不耐烦的伸手就去拉她。

  高知秋没想到他的态度会这么强硬,从医院直接把她带进车里不说,现在还想要当众逼婚吗

  一只胳膊被他拉着,她便用另一只手死死的攥着座椅,哪怕被他拽的生疼,就是不肯下车去。

  郁锦川皱着眉头,见她一脸倔强的表情,又怕伤到她,只好松开手,好声好气的说道,“这周五的晚上,郁家会有个慈善主题的晚宴,到时候d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来参加,包括媒体记者,我已经决定,在那天介绍潇潇儿的身份让所有人都知道。”

  “”高知秋一怔,心里头瞬间纠成了一团,“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和vivian也一起过去参加。”郁锦川继续说道。

  正如他这阵子所努力的那样,他的目的始终都很明确,那就是:不管是女儿还是她,他都要。

  高知秋却猛地摇头,“不,我不去,我不会去的”

  说着,她伸手就想要去关车门。

  郁锦川用手臂轻松的一隔,声音压迫的说道,“容不得你。下车。”

  说完,伸手去解她腰上的安全带。

  高知秋再也忍不住了,抓着他的手,一边挣扎,一边几乎是在歇斯底里的叫喊道:“郁锦川,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不结婚,我不想要结婚,你为什么总是要逼迫我既然那么多的女人想要嫁给你,你随便选一个不就好了,你放过我行不行,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声音高亢又尖锐,加上车门敞着,有路人就好奇的看了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双手互缠。

  高知秋近距离看着郁锦川脸上那坚定不移的表情,委屈加无奈,逼得她情绪崩溃,眼泪直接就从眼眶里滚落了下来。

  她低下头,因为哭泣,双肩微微的颤抖着。

  郁锦川薄唇紧抿的站在那儿,听着她一阵又一阵压抑不住的啜泣声,最终他松开了手,将车门关上。

  绕过车头,上车后,吉普车迅速的扬长而去。

  。

  郁锦川将车开的极快,因为挂着军队的牌照,前后的车都小心避让着,不敢靠近,吉普车几乎是横冲直撞的上了三环高速。

  高知秋擦干净眼泪,扭过头看着窗外迅速往后移的风景,脸上的表情有些艰涩难懂。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想要回美国去。”她开口沙哑的说道。

  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因为用力而绷紧发白,郁锦川皱着眉头,声音掷地有声,“不行”

  高知秋咬着嘴唇,刚要再开口,就听到他继续又说道,“领证的事情,可以推迟再说,但是回美国的这件事,免谈。”

  “”高知秋皱着眉,脑子里一时又乱的不行。

  封闭的车厢内,是死寂一般的安静。

  。

  “韩总,我能问一下,为什么要派我去北京吗”刘宇安站在总裁办公室里,看着眼前吞云吐雾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他在韩太也做了三四年了,这几年也有不少成功的案子,一向工作本分,表现优异,可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新上任的总裁助理焉波竟然突然找到了他,还问他愿不愿意去北京发展,那儿的分公司刚好缺个企划经理。

  刘宇安是d市本地人,父母也都在这儿,接到这条消息,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自己得罪韩总了

  可是不可能啊,最近他都没有和韩禛见过面

  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他鼓起勇气就找上门来了。

  韩禛听到他的话,挑了挑眉,夹着香烟的长指凑到薄唇边,吸了一口,又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这才慢悠悠的开口说道,“这是公司的决定,北京那边的分公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过去。”

  “”被老总夸奖,刘宇安开心又为难,“韩总,我的家人都在d市,而且说实话,如果这个调令是在三四年前的话,我肯定就马上答应了,可是现在,我都三十二岁了,父母亲戚天天都催着我结婚,我最近”

  “你是韩太的员工,既然我决定派你过去,就肯定不会亏待你,工资涨幅至少这个数。”韩禛打断他,比了个数字后,继续冠冕堂皇的说道,“小刘啊,对于男人来讲,婚姻大事可以缓缓,但是事业和机遇可不能轻易错过哦。”

  刘宇安:“”

  。

  晚上下班,高筱潇走出大厦,就看到韩禛的那辆车已经停在路边了。

  她走过去,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却发现座位上放着一大束的香水百合。

  呃

  韩禛转过头看她,“看傻了”

  “”高筱潇抿了抿唇,有点扭捏的看向他,“这花是送给我的吗”

  “当然。”韩禛矜贵的点了一下头。

  高筱潇的心情顿时灿烂的像是三月春光,抱起花,人就坐了进去。

  花束实在是太大了,比中午收到的那一束足足大了快两倍

  高筱潇小心的把包放在中间,生怕把花给挤到了,先是凑过去深深地嗅了一口那清甜的花香味,这才转过头看着韩禛,笑眯眯的说道,“谢谢老公。”

  韩禛看着她卖乖讨好的小模样,原本还有些僵硬的表情瞬间柔和了下来,语气也温柔的不像话,“喜不喜欢”

  “喜欢,谢谢老公。”高筱潇毫不吝啬的表达着自己的喜悦。

  既然齐佑之已经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她也不想因为无关紧要的人再和韩禛冷战了,毕竟,自己也有理亏的地方。

  韩禛轻咳了两声,说道,“下次,除了我的花,别人的花一律不准收。”

  “好。”高筱潇立刻乖乖的点头,还不忘表态,“中午的那束花我已经送给同事了。”

  “恩。”韩禛也满意的点头,这才将车开了出去。

  车到半途中,高筱潇突然有些埋怨的说道,“对了,最近你们公司为什么总是有人事变动”

  “有吗”韩禛微微挑眉,一脸的无辜。

  “有啊,昨天我不是跟呃,昨天我去你们公司开会了,刚把工作都沟通清楚,谁知刚才刘经理跟我说,那边的项目负责人又变了,好像是被调去北京了。还好,这次不需要我再过去亲自沟通。”高筱潇说道。

  韩禛点点头,“年底了,所以公司的变动比较多。”

  高筱潇:“”

  好像说反了吧不是一般年后公司的变动才会比较多吗

  直到几天后,高筱潇和韩太的新负责人沟通的时候,才知道前一任经理的名字就叫做刘宇安不过那时候,她也只能无奈的笑笑,这事儿就算是翻篇了。

  “这是去哪儿啊”高筱潇看着窗外的街景,忍不住问道。

  “去医院。”韩禛看了她一眼,补充道,“商量这周五的晚宴事情。”

  “什么晚宴”高筱潇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跟她有关系吗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韩禛看了一眼,拿起蓝牙耳机接听,“郁伯伯。”

  “”

  “已经在路上了,再过10分钟吧。”

  “”

  放下手机后,韩禛这才说道,“郁伯伯想要在这周五的晚宴上,宣布你的真实身份。”

  “”高筱潇惊讶的看着他,“可是,我”

  “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会陪在你身边的。”韩禛给了她一个安心的微笑,将车拐上了去医院的那条路上。

  。

  人民医院,病房。

  郁老太太坐在床头,虽然腿上还打着石膏,但是一想到待会儿要讨论的事情,心情就好的不得了,脸色也很红润。

  只是,当看到郁存遇又一个人过来的时候,她的眉头就忍不住皱了起来。

  杨曦见状,忙走过去,低声问大儿子,“存遇,怎么欢颜又没有过来”

  郁存遇边把外套挂上衣架,边说道,“她身体不太舒服,所以在家休息。”

  “”杨曦皱了皱眉,“怎么回事啊,生什么病了上次就听你说不舒服了。”

  郁存遇淡淡的“嗯”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郁聿庭和郁承衍也相继过来了,只不过,一个人闷闷不乐,另一个人神采飞扬,进门后就一左一右的占据了沙发的两侧,拿出手机低头不停地滑着。

  郁锦川给韩禛打过电话后,也推门从外面回来了,“妈,再等10分钟,阿禛已经带潇潇儿过来了。”

  郁老太太点了点头,看向大儿媳妇,“杨曦,你赶紧去对门看看,韩家人都过来了没有。”

  “好的,妈,我现在就过去。”杨曦说完,立刻起身走了出去。

  。

  ------题外话------

  下面就是认亲啦~认堂哥啦~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62哪个野男人给你送的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