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长嫂如母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呵呵。”郁锦川在那边笑了,“放心吧,我的身体我自己心中有数,倒是你,这几天这么累,千万别动到了胎气,有什么不对劲的就赶紧去医院里看看,知道不?”

  经由郁锦川的提醒,高筱潇才想到自己好像真的很久都没有去医院检查过了。

  挂断电话后,她就和韩禛提起了这事儿。

  韩禛正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一份报纸,听完便说道,“放心,我已经联系好了另一家医院,回头我就带你过去做定期的产检。”

  “哪一家啊?叫什么名字?”高筱潇随口就问道。

  “大嫂一朋友开的私人医院,条件不错,很多明星都是在那儿安胎坐月子的,医生也很值得信赖,*性很好。”韩禛说完,将手中的报纸往茶几上一放,伸了伸长腿,又打开了电脑。

  高筱潇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既然韩禛都说条件不错,那肯定就是条件极好的了。

  只是这一阵子,除非公司里有重大的会议,韩禛基本上都是把工作带回家来做的,也从不去参加什么酒宴或者饭局,她在楼下客厅陪长辈们说话的时候,他就去一楼的书房工作,她回卧室休息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的小客厅工作,就好比现在这样……

  平时她只要是出去他也都肯定陪着一起,不管她是去哪儿,要去多远……

  高筱潇想了想,揭开被子,起身走了过去。

  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她一边伸手帮他捏捏肩膀,一边开口提议道,“老公,产检的话尽量安排在周末去吧。”

  “为什么要周末?”韩禛挑了挑眉,干脆停下手头的工作,双手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看着她白里透红的小脸,恬静漂亮的让他心头安静。

  忍不住低头亲了她一下,大手不停的在她身上这儿捏捏,那儿揉揉的,爱不释手。

  高筱潇脸微红的解释道,“没有必要非安排在工作日,毕竟你每天还有工作要做。我反正不上班,周末去吧,也不耽误。”

  韩禛想了想,倒也没有什么二话,“行,那就周六的时候再过去。”

  “嗯。”高筱潇点头,就要从他的腿上下来。

  眼睛只是往茶几上那么随意的一瞥,“咦?”

  她伸手将那份报纸拿了过去,口中不自觉的念出声:“时洸地产宣布破产。”

  时洸地产,这不是时光璞父亲时正林的那家公司吗?怎么这么快就破产了?

  她抬头看向韩禛,“景大哥怎么真的动手了?我还以为……”

  “……”韩禛挑了挑眉,伸手将她手里的报纸拿了下来,“这些事情你别掺和,乖乖回去睡觉。”

  高筱潇皱着眉,就这么被他抱起送回到了床上。

  韩禛拉过鹅绒被,盖在了她的身上,刚要转身离开,手又被她给抓住了。

  “我是担心这件会影响到郁家,会吗?”高筱潇看着他,问道。

  包括那天在郁家听到这件事情,她都以为景慕琛只是想给时家一点儿教训罢了,毕竟……时光璞是郁家的外孙女,郁家和景家又都是八大家族之一,两家的交情颇深,怎么看也不像是真的会要搞垮公司这么严重,没想到……

  韩禛声音很淡,“放心,不会有影响的。”

  “可是上次姑妈她去找爸爸还有大伯了,好像是想要借钱,毕竟都是亲戚,我看大伯也有想帮忙的意思。”高筱潇解释道。

  “帮一次、两次,都无所谓,但是不可能永远无底线的帮。不过不管他们怎么样,这件事情跟你我都没有关系,所以……”他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还是乖乖睡觉,别把我的女儿给累坏了。”

  高筱潇:“……”

  。

  时正林提着公文包回到家里,心情就像是天边的乌云似的,整个人一筹莫展的。

  “老公,你别担心了,公司不做就不做了,你年纪也大了,其实说实话,我也不希望你天天起早贪黑的那么忙。你放心吧,债务还差多少,回头我问问大哥和二哥,让他们帮忙还上,肯定没问题的。”

  郁熹媛温声细语的安慰着,端过茶杯放在他的面前,“先喝点儿水吧,别想太多了,债务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时正林叹了口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温润的茶水让他僵硬的身体渐渐缓和,紧绷的神经也慢慢松懈了下来。

  “光璞呢?”时正林闭着眼,握着茶杯,将身子舒适的靠在了沙发背上。

  “她在楼上休息呢,老公。”以为时正林又要怪罪女儿,郁熹媛忙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骂过光璞好几次了,她也知道错了,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也不能全都怪她,只能说是运气不好,碰到了景慕琛那样不择手段的人。”

  时正林听到这话,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谁能想到,他辛苦了这么久的公司,竟然就因为女儿的一时冲动,就在今天彻底宣布破产了!

  要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还是自己的女儿,现在还怀了孕……

  “对了老公,今天有人送来了一个快递,不知道是不是给你的。”郁熹媛说着,伸手从茶几下面拿上来一个文件袋,上面的收件人就写着一个字:“时”。

  时正林睁开眼,将茶杯往桌上一放,伸手将文件袋拿了过来。

  撕开封袋,打开,发现里面……好像是一叠厚厚的照片。

  等他看清楚了照片上的那张脸后,刚刚缓和下来的脸庞顿时怒气中烧。

  “臭小子!”他将文件袋一扔,起身吼道,“顾向北他人呢?”

  “老公,怎么了?”郁熹媛吓了一跳,忙过去拿起照片一看,脸上的表情顿时震惊不已。

  照片里面,竟然是顾向北在酒吧里搂着一个女人跳舞的画面。

  她一张接一张的看着,如果说前面的那些照片还好,毕竟只是男人和女人搂在一起跳舞,有些角度看起来比较暧昧而已;那么后面,当她看到顾向北竟然搂着一个红衣妙龄女子直接进了酒店的套房……

  她将照片往桌上一拍,眼前一阵阵的晕眩,仿佛……世界末日都要来临了似的。

  怎么会这样?她伸手捂着心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顾向北他人在哪?这个臭小子,光璞都怀孕了他还敢出去乱搞……”时正林说着,抬脚就要朝楼梯走去。

  “老公,老公你先等等。”郁熹媛追过去,一把拉着他的胳膊,怕客厅隔墙有耳,干脆把他拽进了书房,很快又出来把照片和文件袋全都收好。

  等再回到书房的时候,她先把门关上,又落了锁,这才开口说道,“老公,光璞她现在怀孕了,这件事情她肯定还不知道,这些照片……肯定也不是顾向北故意被拍的。”

  “就算他不是故意被拍,可他跟女人开房是千真万确的事情!”时正林愤愤不平的说道。

  郁熹媛安抚他,“是,所以啊,这件事情绝对不能现在就让光璞知道。”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女儿被人欺负成这样了,我们做父母的还得帮忙兜着?”时正林心情不好,再遇到这种事,整个人暴躁的像一头公牛。

  “你先别急啊。”郁熹媛皱眉,“我只是觉得,我们还是先找向北单独聊聊,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这样直接让光璞知道了,你觉得以她那火爆脾气,会怎么样?”

  “……”时正林眨了眨眼,随即没好气的说道,“照片都被人拍下来了,还能是怎么回事儿?男人什么德行,我比你了解多了,这都开房了,你真相信他什么都没做?”

  郁熹媛:“……”

  见郁熹媛表情惊讶,时正林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忙摆手说道,“行了行了,就听你的,等向北回来的时候我们再找他谈,我倒要看看,他到底会怎么解释。”

  郁熹媛点头,“嗯,这些照片我就先收起来了,待会儿吃晚饭的时候,你记住,在光璞面前千万别说漏了嘴,知道了不。”

  “知道了知道了。”时正林不耐烦的答应了。

  。

  谁知道这一晚上,顾向北都没有回来。

  时光璞吃过晚饭后,就一直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一边看还一边笑的没心没肺的。

  夫妻俩没忍住,回屋拨打了顾向北的电话。

  始终都没有人接。

  。

  第二天,早晨。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金色的阳光透过窗玻璃,投射在那张皮卡丘图案的棉被上。

  棉被下面,男人不耐烦的喊了一句,“把窗户关上!”

  说完这句话,他翻过沉重的身子,继续见周公去了。

  尤小乔一边揉着自己的小腰起身,一边不停的在心里头腹诽着。

  禽兽,真的是一个衣冠禽兽!

  昨天说一整天不准她下床,居然……还真的是一整天!

  从上午10点到现在……她看了一眼时间,早上快八点。

  除了睡觉的几个小时,真的是足足有12个小时两人都在床上折腾,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的体力,从哪儿知道的那么多招数,翻来覆去的,就没让她休息过。

  将窗帘拉上后,尤小乔低头看看身上,全都是或深或浅的掐痕,尤其是重点的部位,简直就是重灾区……

  如果这被不知情的人看到了,估计还会以为自己刚刚是不是遭遇过什么家暴呢?

  尤小乔欲哭无泪,拖着身体去洗澡的时候,只觉得热水洒在身上的时候都是疼的……

  好不容易冲完了澡,她裹着浴巾就出来了,到了卧室,握着小拳头先是虚张声势的冲着床上的男人挥了两下,然后才轻声细语的开口说道,“老板,已经快九点钟了,该上班了哦。”

  郁聿庭没有睁眼,躺在那儿兀自睡得很沉。

  “……”尤小乔撅了撅小嘴,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好像在外面响了。

  她忙转过身,把门带上,小跑过去从包里掏出了手机,一看到屏幕显示竟然是韩敏夏打来的,立刻笑眯眯的按下了“接听”键,“喂,翠花,打电话找我什么事呀?”

  “小乔,我问你件事儿呗,你要是知道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听到没有?”韩敏夏在那头认真严肃的问道。

  “好啊,什么事你问吧。”尤小乔眨了眨眼,在沙发上坐下。

  “我问你啊。”韩敏夏顿了一下,才一字一句的说道,“知道你老板的女朋友是谁吗?”

  “……”尤小乔一愣,随即脸上微微的红了起来,扭了扭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你问这个做什么呀?”

  “唉,你不知道,前几天家里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姑娘,长得还不错,谁知他就说什么自己有女朋友了。家里人都不信,问他又含含糊糊的,说了好几天了就是不肯带回家来给我们看看。我这不也是好奇嘛,所以就打电话问你来了。你天天跟他在一起,肯定应该知道的吧,好了快告诉我吧,他的女朋友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

  “……”尤小乔的脸更红了,扭扭捏捏的说道,“什么叫‘我天天跟他在一起’啊,我们只是……”

  “我知道,你们只是纯洁的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嘛!”韩敏夏直接打断了她,“但是你们天天都在公司里面一起上班,如果真的谈了女朋友,我就不信她没有去公司找过他,只要去找他了,你肯定就应该见过的吧?”

  尤小乔想了想,“嘿嘿”了两声,“我没见过。”

  三年来,的确没怎么见过女人上门来找郁聿庭,来的都是男人,而且一个个的都长得很帅,非富即贵……

  因为这个,之前的同事没少在私底下讨论老板是不是同性恋呢,不然怎么会从不接女人的case,也没谈女朋友呢?

  说实话当时她也挺担忧的,还好最近让她安心,郁聿庭不是gay!

  “怎么可能?”韩敏夏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啊,居然隐藏得这么严实,连你都不知道,ok!那我就先挂了,回头我亲自问他。”

  说完,果然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尤小乔放回手机,嘴角就开始往上翘啊翘啊的,忍都忍不住。

  她起身,慢慢的走到卧室,推开门进去,然后蹲在床边看着郁聿庭那张英俊的睡脸。

  真是的,都跟家里人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了,竟然还死鸭子嘴硬,不肯改口,刚才还那么的不温柔……

  白细的小手慢慢抬起,然后用食指在他高挺的鼻梁上点了一下:“让你嘴硬!”

  郁聿庭皱了皱眉,不耐烦的直接翻身过去,背对着她继续呼噜大睡。

  因为他的动作,薄被下滑到了腰间,露出了他整个光裸的后背,宽阔,结实,上面还布着一些可疑的红色指甲印……

  呃……尤小乔脸红心跳的看了半天,好吧,原来刚才她自己也那么的暴力啊?

  捂着嘴,她轻轻起身,带上门,拿起衣服往厨房走去。

  。

  淘米熬粥,洗黄瓜拍碎了,再打开油烟机,炸个辣椒油。

  尤小乔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在厨房里忙活着,心情一如外面的阳光般灿烂。

  “啪”地一声,厨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她一转身,就看到郁聿庭正倚在厨房的门槛上看着自己。

  牛仔裤松松垮垮的套在腰间,衬衣的扣子一粒都没有系,大敞着前襟,露出大块结实又性感的肌肉,薄薄的嘴唇上叼着一根烟,双眼还微微的眯在了一起。

  那模样,真的是痞帅痞帅的。

  尤小乔将抽油烟机的功率调小,再把灶台的火给调小,走过去,脸上带着一抹小女人的娇羞,声音也是又柔又嗲,“老板,你醒啦。”

  “……”郁聿庭微微错愕的看着眼前的尤小乔。

  他不过就是睡醒了,肚子饿了,想要来看看她在厨房里做了些什么好吃的,谁知道……

  不过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丫头露出这么一副春心荡漾的表情,还用那么嗲的声音跟自己说话。

  “咳咳咳。”他轻咳了几声,声音很平静的开口问道,“在做什么?”

  “小米粥马上就快熬好了,准备给你再做个拍黄瓜,对了,你想吃煎鸡蛋饼,还是吃煎鸡蛋?”尤小乔继续温柔似水的问道。

  “咳咳咳。”郁聿庭忍不又咳了几声,将烟重新塞回嘴里吸了一口,才说道,“煎鸡蛋吧。”

  时间快一些。

  “恩,都听你的。”尤小乔点了点头,大眼睛继续充满爱意的看着他。

  “……”郁聿庭看着她,嘴角抽搐,忍不住抬起手在她的头上猛推了一下,“看什么看,花痴!”

  说完,转身就走了。

  “真是的,这么大个男人,还害羞呢?”尤小乔心里默默地想着,伸手放在自己头被推的位置,脸上笑的像个痴汉,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

  。

  郁聿庭回到卧室,看着大床上凌乱的床单,再看看一旁的垃圾桶,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魔障了,自从第一次喝醉酒后和小乔酒后乱性,感觉这下半身就不像是自己的似的,一看到那个丫头就想要扒下她的裤子,昨天甚至……连套子都没顾得上戴……

  “咳咳咳。”可能是想的太入神,郁聿庭直接被烟给呛到了,咳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

  将烟掐灭,再拿过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嗓子这才舒服了一些。

  他推开窗户,然后拿起手机看了看。

  通话记录有几通未接的来电,分别是郁家的固定电话,郁老太太的手机号码,郁东辰的手机号码,以及……杨曦的手机号码。

  他撇了撇薄唇,直接忽略,点进了微信。

  “小三,你女朋友到底是谁呀?告诉我好不好?”消息是韩敏夏发过来的,时间显示就在半个小时前。

  郁聿庭想了想,点了三个“害羞”的表情发了过去。

  谁知马上,韩敏夏的电话竟然直接打了过来……

  接通电话后,郁聿庭淡淡的“喂”了一声,“夏夏,打电话给我什么事?”

  “别装傻了!我问你,女朋友到底是谁呀?你说不说?”其实郁聿庭要是说了也无所谓,偏偏不说,还搞的那么神秘,韩敏夏就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

  郁聿庭“呵呵”轻笑了两声,“干嘛要告诉你。”

  “我是你嫂子啊,有句话不是说什么‘长嫂如母’吗?”韩敏夏得意的说道。

  “那是‘长嫂’,不好意思,你是‘二嫂’!”郁聿庭立刻说道。

  韩敏夏:“……”

  “很‘二’的嫂子!”郁聿庭又补了一枪。

  “喂,死郁小三,你才二,你全家都二,全家里面你最二!”韩敏夏在那头炸毛了。

  “我全家也包括你。”郁聿庭和她斗了几句嘴,看了眼时间说道,“行了,没事儿的话就挂了吧,你怀孕了,老打电话对孩子不好。”

  “别啊,小三!”韩敏夏在那头大呼小叫的,“你先别挂电话!”

  “……”郁聿庭微微蹙起眉,“你还想要说什么?”

  “小三。”韩敏夏说完,顿了一会儿,好久才又开口说道,“你老实跟我说,你该不会……真的是忽悠奶奶她们的吧?你是不是……呃……你是不是……”

  郁聿庭极有耐心的等着,看她到底能说出些什么话来。

  “算了,当我没说。我挂了啊,拜拜。”韩敏夏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郁聿庭:“……”

  真是个……阴晴不定的女人。

  “叩叩叩”,身后传来了几下敲门声。

  他回头,就看到尤小乔低眉顺眼的看着自己,“老板,早餐做好了,出来吃吧。”

  郁聿庭高冷的点了下头,转身出去。

  。

  尤小乔的手艺不错,简单的煎蛋、小米粥配小菜,却被她做的色香味俱全。

  果真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啊……哪像韩敏夏,米都不会煮,还有高筱潇也是,竟然还让阿禛一个大男人天天去为她做饭,还发在微信群里秀,简直就是丢男人的脸!

  郁聿庭赞赏的看着尤小乔,边吃边夸奖,“嗯,味道不错。”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以后……天天做给你吃。”尤小乔说完,害羞的都快把脸埋进米饭里去了。

  “……”郁聿庭惊悚的看了她一眼,突然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没事儿吧?”

  尤小乔小脸红红的看着他,“怎么了?”

  “没发烧啊,说什么胡话?”郁聿庭收回手,自顾自的吃着。

  尤小乔看着他,委屈的撅起了小嘴,“老板,你不是都说我是你的……”

  “食不言。”郁聿庭手起筷落,夹走了盘子里最后一块拍黄瓜。

  尤小乔:“……”

  。

  好不容易吃过早饭,尤小乔动作迅速的把锅碗瓢盆都刷干净了,刚从厨房里跑出来。

  “那啥,我先走了啊。”郁聿庭冲完澡,穿好衣服,神清气爽的走出卧室。

  snoopy跟在他后面嗅啊嗅的,时不时“喵呜”的叫上一声。

  尤小乔过去,把snoopy抱了起来,又跑进屋里拿上了外套,“老板,我送你吧!”

  “……”郁聿庭看着她,总觉得这个丫头今天有些怪怪的。

  以前他也会经常过来,可她的态度就和今天很不一样。

  他有时会留下过夜,然后第二天早上回去,但每次他要走的时候,她都躺在床上睡成了一只死猪似的,哪像今天这样,又是起早,又是给自己做饭,又是轻声细语的,表现反常不说,现在……甚至还说要送他!

  “不用了,这个地方我比你熟。”郁聿庭说完,直接走了出去,还不忘把大门给带上。

  尤小乔看着被关上的门,皱眉。

  现在这是什么意思,这么冷淡,是想要吃完了就不负责吗?那他为什么要跟家里的人说他有女朋友了?而且他的女朋友……不就是自己吗?

  尤小乔越想越不明白,把snoopy放下后,跑回茶几旁,拿起手机就给韩敏夏打电话。

  电话才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尤小乔兴奋的喊道,“喂,翠花,我今天去找你玩好不好?”

  “玩什么玩?”电话那头,传来了郁承衍不悦的声音。

  ------题外话------

  上一章的完整版已上传正版群,想看的亲们必须先进入验证群,发本文的全本订阅截图,再申请进入正版群就可以看哦,谢谢大家的支持~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19长嫂如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