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产前忧郁症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她抬起头,感动,但又有些不安的说道,“爸爸,我不缺钱,这些……你先留着吧。【更新快请搜索】”

  郁锦川看着女儿干净漂亮的眉眼,心头叹了口气,说道,“钱财本来就是身外之物,况且现在,我的生命里已经出现了更重要,更需要我去付出时间和精力的东西。”

  高筱潇:“……”

  “你放心,这些也不全都是给你的,其中还包括我给小白,以及外孙女儿的。就算是帮他们两个签字,行吗?”可能是看高筱潇还是一脸迟疑的表情,郁锦川便笑着打趣说道。

  在郁锦川的眼神示意下,韩禛只好也开口劝道,“媳妇儿,既然爸都这么说了,签吧,别辜负了爸的一番好意。”

  “……”高筱潇皱着眉,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觉得手里的那只笔特别的沉重,怎么都写不下去。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一个没有爸爸的人,包括后来,就算和郁家认亲了,她也没有奢求过要从郁锦川或者是高知秋的手里得到一些什么。突然间得到这么大的一份礼,说实话,压力挺大。

  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够幸福了,她甚至宁愿生活能够简单和平淡一些,毕竟,这些投资的事情她不懂,万一要是……

  “叩叩叩”几下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郁锦川皱了皱眉,抬脚走过去开门。

  “二哥。”站在门外的竟然是去而复返的郁熹媛,她笑着对高筱潇和韩禛点了下头,就继续开口说道,“二哥,能和你单独说一会儿话吗?”

  郁锦川挑了下眉,“什么话?你直说就是了,都不是外人。”

  “呃。”郁熹媛一脸的为难,“正林在外面等着呢,二哥,还是借一步说话吧,行吗?”

  郁锦川:“……”

  高筱潇疑惑的看着郁锦川跟着郁熹媛出去了,将手里的文件和笔放在桌上。

  “潇潇儿。”病床上,高知秋轻声喊了一句。

  高筱潇忙走过去,韩禛则坐在那,将文件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

  “潇潇儿。”高知秋望着她说道,“那些东西都是你爸爸的心意,你就签字吧。”

  “妈。”高筱潇皱了下眉,“我不缺钱,而且爸爸的年纪也大了,他也需要用到钱的。”

  “傻孩子。”高知秋淡淡的扯了下唇角,“他也不缺钱,这些既然是他给你的,你就拿着,否则……他心里也会不舒服的。”

  “媳妇儿。”韩禛拿着文件走了过来,“我已经看过了,你就放心大胆的签字吧。”

  “……”高筱潇有点奇怪的看着他。

  “签了以后,我就成了帮你打工的下属了。”韩禛半开玩笑的说道。

  他刚才看了下,这些文件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可见郁锦川早就有此想法,文件里还特意备注了理财顾问为韩禛……这个岳父,真的是心眼太多了,生怕自家的闺女将来吃亏啊这是!

  还好他也不缺这几个钱,就不跟岳父一般计较了。

  高筱潇:“……”

  让他帮她打工?开什么玩笑?

  等韩禛将文件的具体委托协议都给她讲了一遍,高筱潇才终于明白的差不多了。

  也就是说,等她签过字,这些投资项目都将成为她名下的资产,韩禛这个理财顾问,等于是一个免费的劳动力,郁锦川是料定了韩禛不可能说什么二话,所以……

  “阿禛,你也别想太多,锦川他应该只是想……”高知秋说着说着,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郁锦川也是怕将来万一韩禛变心,潇潇儿也好有个保障。

  “放心吧妈,我也没多想。”韩禛说完,撇了撇薄唇,那副嫌弃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真的没有多想。

  高筱潇:“……”

  。

  走廊上,听完了夫妻二人的话后,郁锦川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郁东辰见状便说道,“锦川,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在存遇他们相继满十八岁后,我就将名下资产已经分的差不多了,一分为三,让他们各自去参与投资,也考验他们的各自能力。所以现在我手头上的资产并不多,这件事情可能还是需要你多出点力了。”

  郁熹媛匆忙点头,期盼的眼神也看向了郁锦川。

  郁锦川点了下头,这才缓缓开口说道,“我也不隐瞒你们,我名下的大部分资产,前阵子已经让律师全部都整理好,最近刚刚过继到了潇潇儿的名下。我这二十多年都没有对潇潇儿尽过什么父亲的责任,这些钱是我应该给她的,况且现在我已经找到了知秋。”

  其他多余的话,不言而喻。

  “……”郁熹媛只觉得心底瞬间像是被冷风嗖嗖的刮过,她脸色刷白的问道,“二哥,你,你的资产全都给潇潇儿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都没听你说过啊?”

  郁锦川点头,“就在刚刚,你喊我的时候,我已经让潇潇儿都签字了。所以……”

  郁熹媛身形一晃,早知道会这样,她刚才为什么不早点儿赶过去呀!

  “不过你们放心,我手头还有一些存款,如果你们实在很困难的话,我和大哥就一起凑凑让你们先度过这个难关。”郁锦川又说道。

  郁熹媛:“……”

  那么大的一个缺口,先度过难关又有什么用啊?

  她从小到大过习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尤其光璞又刚刚怀了孕……

  郁熹媛觉得天好像都要塌下来似的,眼前也是一阵一阵的发晕,她必须靠在时正林的身上,否则怕自己会晕过去。

  时正林皱着眉,他也知道,两个舅舅都有各自的难处,终究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点了点头,扶着灰心丧志的郁熹媛就离开了。

  等电梯门关上后,郁东辰才说道,“锦川,潇潇儿那边没问题吗?”

  “没关系的。”郁锦川笑了笑,“我已经委托了阿禛做潇潇儿理财顾问。”

  “爸。”

  “说曹操,曹操到”,身后,韩禛和高筱潇一起走了过来,两人牵着手,那些大包小包的东西全都在韩禛的手里,一副好男人的架势。

  郁东辰颇具深意的冲着韩禛笑了笑,“准备走了?”

  韩禛点头,“时间不早了,得回去吃午饭。”

  “文件都签过字了吗?”郁锦川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

  郁东辰眉头一挑,怎么……刚才不是说已经签过字了吗?

  高筱潇点头,微笑着说道,“都签了。”

  “那就好。”郁锦川瞬间松了口气,“行,那你们跟东辰一起下去吧,我就不送你们了。”

  “好,爸爸再见。”高筱潇挥了挥手,看着郁锦川高大的背影转身,渐渐离去。

  走廊很长,他的背影挺拔却又显出一抹的孤独。

  高筱潇抿了抿唇,不自觉的将韩禛的手握的更紧。

  。

  坐电梯到了楼下,杨曦正推着郁老太太的轮椅在那儿等着,看到三人出来了,郁老太太便有些好奇的问道,“东辰,你妹妹怎么了,刚才看她有些魂不守舍的。”

  “没什么,可能是有点累了吧。”郁东辰淡淡的说道。

  “哦。”郁老太太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伸手握着高筱潇的手就说道,“潇潇儿,中午跟我们回去一起吃饭呀?”

  高筱潇:“……”

  “家里的房间你还没住过呢吧?”郁老太太立刻又说道。

  “呃,奶奶,今天还是不去了吧,小白马上要开学了,我打算下午带他去买些文具。”高筱潇为难的解释道。

  “明天是星期天,可以明天再去买呀。”杨曦也开口帮腔,“不行的话我就让司机去一趟韩家把小白给接过来,等吃过饭了就去买,怎么样?”

  高筱潇:“……”

  婆媳二人都这么盛情的邀请,没办法,最后韩禛还是开车载着高筱潇跟着一起去了郁家。

  半路上,高筱潇给家里的微信群发了条消息,告知了中午在郁家吃饭的事情。

  开始还没什么人回,不一会儿,看到韩老太太发了个语音微信,高筱潇刚点开,韩老太太气愤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这个老太婆,怎么一天到晚的都把你往那儿带呀?你告诉她,就说我说的,一个星期内回去的不能超过两次,不超过两次啊听到了没有?”

  高筱潇:“……”

  韩禛:“……”

  。

  到了郁家,一进门,韩敏夏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呢,郁承衍则在旁边好生伺候着。

  “大哥,小嫂子,你们怎么来了?”韩敏夏推开郁承衍递过来的水果,笑眯眯的打起了招呼。

  韩禛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最后说道,“怎么好像又胖了?”

  韩敏夏:“……”

  高筱潇:“……”

  他到底知不知道,胖,是女人最敏感,也最忌讳的一个词!而且还加了个“又”字!

  “瞎说什么呢,我老婆哪儿胖了?我觉得一点儿也不胖,还是有点太瘦了,得多吃点。”郁承衍立刻说道。

  可是不行了,韩敏夏气的撅起小嘴就说道,“我就说我胖了吧,你们还骗我。以后我晚上都不吃饭了,减肥!”

  “老婆,不行,你肚子里怀了孩子,必须得跟得上营养的。”郁承衍搂着她哄道。

  “是啊,不胖不胖,阿禛他跟你开玩笑呢。”郁老太太也急的劝道。

  “等孩子生下来后自然而然就会瘦了,这阵子就得多吃点儿,这样孩子才会发育的好。”杨曦也以过来人的姿态说道。

  韩禛挑了下眉,拿起一旁干净的叉子,叉了块火龙果送到高筱潇嘴边,“媳妇儿,多吃点儿水果。”

  高筱潇:“……”

  就这么闹了好一会儿,高筱潇也没有看到常欢颜的身影,“奶奶,欢颜她不在家吗?”

  “欢颜她在楼上呢。”杨曦伸手指了指楼上。

  高筱潇点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我上去看看她吧。”

  “好,我带你上去。”杨曦说着就也站了起来。

  韩禛原本人已经站起来了,高筱潇见状便说道,“我跟大妈上去就行了,你别来了,不方便。”

  韩禛:“……”

  杨曦看着韩禛吃瘪的表情,笑着说道,“你就放心吧,我会小心的扶着潇潇儿上去的。”

  。

  到了二楼的走廊,杨曦突然开口小声地说道,“潇潇儿,待会儿你跟欢颜多聊聊,开解开解她。”

  “欢颜她怎么了?”高筱潇有点讶异的看着她。

  “倒也没什么。”杨曦叹气,欲言又止的,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她自从搬回这里后,除了吃饭,或者是家里来人了我去叫她,否则她都是不怎么下楼的。她天天闷在屋子里,我担心,会不会是什么‘产前忧郁症’啊?”

  “不可能。”高筱潇立刻说道。

  常欢颜的性格一向挺洒脱的,再说了,就算先前是有些不想怀孕,但是自从郁存遇知道了以后,高筱潇觉得她表现出来的反应还是挺开心的,包括上次去城南别墅把她接过来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也挺好的。

  最近自己也经常往郁家这边跑,每次看到她都是笑眯眯的啊……

  “唉。”杨曦又叹了口气,“我当然也希望她没有,主要是……存遇他工作忙,很少在家,我担心她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所以不开心?”

  尤其再加上郁承衍几乎是天天都在家,对韩敏夏又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照顾,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她总不能不让郁承衍在家吧?

  当然这些话,她也不好对高筱潇说,只能是自己在心里头隐隐的担忧。

  想着既然高筱潇和常欢颜是多年的好朋友,而且又都怀了孕,经常在一起聊聊天应该也挺好的,这也是她每次都盛情邀请高筱潇过来的原因。

  高筱潇想了想,点头,“我知道了,我待会儿跟她好好说说。”

  。

  到了门前,杨曦伸手敲了两下,喊道,“欢颜。”

  一阵轻悄的脚步声后,房门打开了,常欢颜一脸微笑的站在门后,“妈……潇潇儿?你怎么来了?”

  杨曦发觉,常欢颜看到高筱潇的时候,整个人的表情突然就像是明亮了似的,特别的明显。

  她心里松了口气,便笑着说道,“刚才我们去医院里探望知秋,刚好碰到了潇潇儿,就让她过来了。这样,你们先聊一会儿,我下去看看厨房准备什么午饭。”

  “好。”

  “谢谢大妈。”

  杨曦笑了笑,转身就离开了。

  常欢颜拉着高筱潇的手让她进去,然后把门关了起来。

  “潇潇儿,你妈妈的身体怎么样?听说手术很成功是吗?”常欢颜带着她在小客厅的沙发坐下,关心的问道。

  “我妈身体挺好的,手术也很成功,倒是你……”高筱潇仔细的看着她,“没事儿吧?”

  常欢颜今天的打扮和往常一样,微卷的长发温柔的披在肩上,没有刘海,露出光洁饱满又秀气的额头,漂亮标志的五官如出水芙蓉,身上是一件白色的v领针织衫,下面是简单的牛仔裤,可能因为要看平板电脑,习惯性的在外面又套了一件防辐射服。

  怎么看,都不像是患什么产前忧郁症的样子。

  “我?”常欢颜讶异的睁大了眼睛,随即爽朗的笑了起来,“我能有什么事儿啊,我挺好的,天天吃好喝好,你看我都胖了呢。”

  “骗人,你哪儿胖了呀?”高筱潇看着她鹅蛋型的小脸,然后转身看了看这一间卧室。

  米分嫩色系的装扮,各式的玩偶和公仔,一看就知道都是常欢颜喜欢的风格。

  “大哥他能接受这些东西吗?”她拿起身后一个米分红猪猪图案的靠枕,半开玩笑的说道。

  “他不接受也得接受,以前那么死气沉沉的,我不喜欢,一点儿都没有家庭的氛围。”常欢颜笑着说道。

  高筱潇看着她,也笑了,“他是不是每天都很忙啊?”

  “还好吧。”常欢颜一脸如常。

  “今天是周末,他怎么也不在家里陪你啊?”高筱潇又问道。

  “……”常欢颜皱了下眉,突然又笑了,“潇潇儿,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

  “说什么呢?”高筱潇佯怒,“我只是每次过来,发现他要么不在家,要么就是吃完饭了就走,我怕你一个人闷着无聊,所以才关心关心你。”

  常欢颜点头,语气轻松的说道,“他的工作就是这样,每天都忙的要死,又没有固定的休息日,不像我们上班族。不过我去产检的时候,他还是会陪我去的。”

  “嗯。”高筱潇点头,“反正,你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大哥说,他是你的丈夫,你现在还怀了他的孩子,本来就应该他为你多做点事情的。你要是不好意思说,就让大妈或者奶奶帮你说,他肯定不敢不听话的。”

  常欢颜“噗嗤”一声,捂着嘴笑了,“好,我知道,我会的,你就放心吧。”

  她连说了三声,脸上还一直带着灿烂的笑容,高筱潇见状,心里也慢慢放下了忧虑。

  。

  因为这一天在郁家待的时间比较久,所以第二天,韩禛和高筱潇才带着高小白去买文具用品。

  其实这些事情都可以让下人去做,东西也都可以在网上买,但是韩禛表示从来没有带儿子做过这种事,而且刚好又是周末,就权当是带着高筱潇出来散步了。

  路过童装店的时候,高筱潇看春装上市,心血来潮的又带着小家伙进去选了好几身的春装。

  东西都买好后,经过一家别致的甜品店,韩禛便带着母子俩进去休息一会儿。

  甜品店里有不少情侣,更多的是带着孩子的父母。

  韩禛将餐点端回来放在桌上,就出去接电话了。

  高小白坐在高筱潇对面,一边吃着巧克力蛋糕,一边脆生生的说道,“妈妈,萧潜说想要转到我们的幼儿园。”

  “是吗?”高筱潇笑了,“那挺好的,以后你在学校又多了个小伙伴了。”

  高小白点了下头,“还行吧。”

  尽管比自己还要小一岁,但是萧潜要比景彦希可爱多了,也靠谱的多了。

  高筱潇双手托腮,忍不住透过玻璃窗看向了窗外。

  韩禛正站在路边打电话,他今天少有的穿了一件较休闲的外套,深色牛仔裤包裹着颀长的双腿,下面踩着一双休闲鞋,很少年感的打扮,可是却同样很有气场。

  她注意到,路边偶然经过身材婀娜的女孩儿会对他多看几眼,可是韩禛一直微微眯眼的看向马路,表情不为所动。

  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因为这个,她的嘴角带上了满意又近乎痴迷的笑容。

  高小白看着她这一幅表情,兀自无奈的摇了摇小脑袋。

  将蛋糕吃完后,他撑着小身子从座位上下去,“妈咪,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在这里等我哦。”

  “好。”高筱潇一直看着儿子的小身影,直到消失在了拐角,再转过头,就看到两道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高贞宁边走边低头帮顾谨言擦着小手,也没有注意到外面路边接听电话的韩禛,直接带着儿子就进了甜品屋。

  “妈妈,我要吃提拉米苏。”小谨言喊道。

  “好,你先去找座位,妈妈帮你买。”高贞宁说着,走向柜台。

  于是顾谨言那么一看,立刻就兴奋的喊了起来,“潇潇姐姐!妈妈,潇潇姐姐也在!”

  说完,他热情的就要跑过来,却被高贞宁更快的给拉住了。

  “妈妈,我要跟潇潇姐姐玩嘛。”顾谨言不依不挠的挣扎喊道。

  高贞宁看着高筱潇,表情错愕而又复杂。

  d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今天,却是两人隔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次见面。

  高筱潇的视线从顾谨言身上挪到了她的脸,微微点了下头,却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虽然叫了她二十多年的妈,至于现在,她依然也算是自己的姨妈,可是那些亲属的情分早就在那五年当中消磨殆尽。

  高贞宁视线在店里环顾一圈,最后看向外面……

  “谨言,你不是饿了吗?妈妈带你回家吃饭,快走吧。”说完这句话,她立刻拉着顾谨言就走了,简直是逃也似的速度。

  高筱潇:“……”

  她神情有些恍惚的想着事情,直到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媳妇儿,看什么呢?”

  高筱潇回头,因为某人离的太近,还刻意的弯下头,于是她的脸蹭到了他的脸上,嘴唇更是直接擦到了他的……

  “……”高筱潇一愣,随即脸上就烧了起来。

  幸亏儿子去洗手间了。

  韩禛微笑着勾起了薄唇,大手放在她的肩上捏了捏,声音也是低沉又沙哑,“勾引我啊?”

  “……”高筱潇白了他一眼,他比她高了那么多,他不在桌旁弯腰又低着头,她能亲到他吗?

  。

  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高筱潇没忍住,还是将白天在甜品店看到高贞宁的事情告诉了他,最后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很怕见到我,我什么都没有说呢,她就带着小谨言走了。”

  韩禛笑了笑便说道,“她现在顾家的日子也不好过,顾以城坐牢,顾老爷子中风,顾向北又天天不回去,家里就是蒋梦怡和顾俪清。那两个女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少不了要吃些苦头。不过年前的时候我给了她一笔钱,只要忍气吞声一些,五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她也答应过我不会再跟你和小白见面,现在看来,还算守信。”

  高筱潇想问他到底给了多少钱,结果他怎么都不愿意说,最后被逼急了才来了一句,“反正没有你现在赚得多。”

  高筱潇:“……”

  郁锦川给她的那些资产真的可谓是天价,但她也知道,韩禛给高贞宁的钱肯定也不会少。

  她有些感动的搂着他的腰,柔声说道,“老公,谢谢你。”

  韩禛笑了笑,大手掬起她黑亮的头发,眼尾似笑非笑的睨着她,“怎么谢?”

  高筱潇:“……”

  想了想,她抬起下巴,在他薄锐的嘴唇上亲了又亲。

  浅尝辄止的样子。

  韩禛的眸色渐渐地加深,双手扶着她的腰把她抱着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要深入感谢一下才行。”

  “……”高筱潇的脸有些红,扶着他的肩膀,脸在他的脖颈那儿蹭了蹭,小猫似的轻声说道,“不行,还没有到三个月呢。”

  “没关系。”韩禛抬起她的下巴,薄唇亲了上去,“可以先做一半。”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26产前忧郁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