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晨间运动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另外现代文征文大赛的个人投票开始啦,一个人只有一票,韩少求票票啦,如果喜欢韩少,潇潇儿,小白,郁老大,郁小二,郁小三的亲们,请一定记得投给本文《暖妻成瘾》,至高无上的荣誉,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支持~

  推荐好朋友似水微蓝的作品《冒牌县官斗地主》,感兴趣的亲们去点击收藏啦~

  ------题外话------

  一下车,就有领班上前热情的接待,“韩总好,韩总夫人好。 章节更新最快”

  之前韩敏夏的婚纱就是在这一家店里定的,主要看中了这家和法国巴黎的一个名设计师有合作关系,每年设计师都会出几款限量的婚纱设计,因为高筱潇当时也帮忙参与了婚纱的挑选工作,所以对这家的印象特别深刻。

  高筱潇以为是回家,没想到韩禛却载着她去了d市一家很有名的婚纱店。

  。

  “不累的话,我们走吧。”韩禛说着,牵着她的手拉她起来。

  高筱潇睁开眼,“还好。”

  “媳妇儿,是不是累了?”韩禛在她的耳边低声问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

  学校里处处春意盎然,花园的小池塘边还有刚发芽的柳树,高筱潇和韩禛并肩坐在小花园的藤椅上,只觉得心情平和,太阳晒得她都快昏昏欲睡了。

  这也是高筱潇第一次这么闲情逸致的逛着校园,以前虽然也经常过来,但每次不是接小白放学,就是开完家长会后匆匆再去公司,每次来去匆匆的,根本没怎么仔细瞧过。

  韩禛却好像心情很好,不但没有立刻回去,反而带着高筱潇在校园里面逛了逛。

  景慕琛抿着薄唇,转身就离开了。

  “好说好说。”韩禛挑了挑眉,笑的像个老狐狸。

  于是他轻咳一声就说道,“那行,改天有空的话,坐下来一起谈谈。”

  天生冷感的人,最怕的就是这种……吊儿郎当,脸皮厚,又不知害臊为何物的人!

  “……”这下连景慕琛也无话可说了。

  谁知韩禛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是啊,我现在为我媳妇儿打工呢,她是我的老板娘。”

  高筱潇:“……”

  “这么说,你是她的下属?”景慕琛挑了挑眉,语气嘲弄。

  “是啊。”韩禛伸手搂住高筱潇的腰,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岳父已经把他投资的项目全都过到了我媳妇儿的名下,现在我是我媳妇儿的投资兼理财顾问,大哥如果是想买那块地皮的话,以后找我谈吧?”

  高筱潇见他一双深沉的眼睛看着自己,表情一愣,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到了教室的外面,他突然开口说道,“城南的那一块地皮归到你的名下了?”

  看着自家宝贝闺女儿和高小白坐在一起的亲密样子,景慕琛眉骨一跳,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的走了。

  等都取完了课本后,孩子们开始回归座位,准备上课,家长们也就可以离开了。

  “彼此彼此。”景慕琛的声音很淡,和韩禛相比,多少显得有些敷衍。

  “呦,大哥,你公司最近不忙吗?开学了还亲自送孩子来报到?”韩禛看着景慕琛,语气戏谑。

  身后,景慕琛双手兜着西装裤袋,同样一身熨帖笔挺的西装,不疾不徐的走了进来。

  随着两道熟悉的叫喊声,高筱潇回头,就看到景彦希和景安玖一人背着个小书包萌萌哒地跑进了教室。

  “小白!”

  “小白!”

  不得不说,他真的是生了一张极好的皮囊,到哪儿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到教室的时候人还不多,韩禛身高腿长的伫立在布置的花花绿绿的教室里,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白衬衫搭配深蓝色条纹领带,身材修长,模样出挑,引得年轻的老师和母亲频频侧目。

  因为是大班的下学期,幼儿园也没有什么报道流程,直接带孩子去教室里领书本,再和老师说几句话就可以了。

  。

  “……”韩老太太看着小家伙可爱无邪的小脸,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脸上也缓缓露出了笑容。

  高筱潇微微蹙眉,正想着怎么安慰,高小白突然开口,一副萌萌哒的语气,“太奶奶,爷爷,奶奶,你们都不要难过哦,既然时间过得很快,那么大姑姑也会很快就回来看你们哒。”

  餐厅里的气氛,一时变得有些消沉和低落。

  韩正铭和钟瑜红听到韩老太太的话,也都悠悠叹了口气。

  回来的时候,三个老人的眼圈都红红的,尤其是韩敏芝,眼睛都哭肿了,一看就是很舍不得女儿和外孙女儿就这么离开了,虽然韩禛安排了一个会英语的人跟过去照料,可毕竟“儿行千里母担忧”,尤其是婉婉,今年也不过才八岁,从来都没有出过国……

  走的那天,除了高筱潇因为怀孕不能长途跋涉,其他人全部都去了机场送行。

  “时间过得真快,幼儿园都已经开学了,美国那边的学校应该也都开始上课了吧,也不知道婉婉能不能适应?”韩老太太看着元气十足的小家伙,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前几天已经出发去美国的韩敏芝和婉婉。

  看到俨然也经过了一番打扮的爸爸妈妈,他抿了抿小嘴,端起杯子喝了口牛奶。

  夫妻俩收拾好到了楼下,高小白已经穿着幼儿园的小制服坐在餐厅了。

  。

  韩禛低头看她这副样子,眼底的笑意更浓,没忍住,手又在她的身上捏了捏,这才乖乖的过去开始刷牙洗脸。

  因为嘴里还含着泡沫,说话有些不清楚。

  “别闹,我刷牙呢。”高筱潇拨开他不安分的手。

  “呵呵。”韩禛笑着,大手将她的腿分开,人也过去搂着她的腰贴进自己,“想看就看,反正我是你的人,我的身体也是你的。”

  她闭上眼睛,继续刷牙,脸上却慢慢的浮现了一些可疑的红晕。

  宽肩窄臋的倒三角身材,六块明显的腹肌线条结实又性感,一双长腿更是笔直修长,尤其是内裤那儿……

  高筱潇睁开一只眼睛,就见他只穿着一条四角内裤的样子站在自己面前。

  韩禛将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边看边笑,“媳妇儿,你说你现在是不是越来越懒了?刷牙都要闭着眼睛?嗯?”

  高筱潇从他手里接过牙刷,闭上眼睛就在那儿慢条斯理的刷着。

  简直就跟伺候慈禧太后似的伺候着她刷牙。

  韩禛笑了笑,索性过去拿起她的牙刷,挤上牙膏,又拿水杯接了点儿温水。

  见她穿着一身小碎花的棉睡衣,头发乱蓬蓬的,还闭着眼睛瞌睡,呆萌的不行。

  怕她着凉,到了卫浴室里面,他先拿了厚浴巾垫在盥洗台的上面,然后才把她放了上去。

  现在怀孕还没到三个月,所以高筱潇的体重还是轻的不行,韩禛边走边掂量,心想还是得喂的胖一些才行,这样的话,手感也会更好。

  “好。”韩禛笑呵呵的,揭开被子,抱着身上的连体婴儿就往卫浴室走去。

  “……”高筱潇仿佛被触到电似的,猛地将手收了回来,也不困了,噘着小嘴搂着他就说道,“那你抱我去洗脸。”

  说着,拉着高筱潇的小手就贴在自己的腹部,然后不断地往下。

  “媳妇儿,媳妇儿……还不起来?”见高筱潇一直闭着眼睛,懒得不行,他索性咬着她的耳朵说道,“既然不想起床,那我们就先做个晨间运动吧。”

  没想到韩禛对这事儿特别的坚持,简直就像个苍蝇似的一直在耳边督促她起床,“媳妇儿,快点起床,我今天第一次带儿子去学校报到,我得好好表现表现,听到没有?”

  况且幼儿园大班的报到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现在又是下学期,以前高小白还自己一个人去过呢。

  “唔……”高筱潇的小脸在他光滑又温热的胸膛上来回的蹭着,说实话,前一天晚上被他翻来覆去的那么折腾,现在还是很困,也很累。

  “媳妇儿。”韩禛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催促,“快点起床了,今天要送小白去学校报到。”

  高筱潇睡得迷迷糊糊的,脑子里还有些空白,只觉得身上被他柔的热乎乎的,却因为困,还是不想睁开眼睛。

  被子下面,她被韩禛直接抱着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双手伸进她的睡衣里,一左一右的兜着她的绵软,“媳妇儿,该起床了。”

  一大早的,高筱潇就被韩禛给弄醒了。

  很快,到了幼儿园开学的这一天。

  。

  顾谨言哭的好伤心啊,为什么他说什么话,都没有人相信呢?!

  蒋梦怡冷哼一声,走回座位上坐下。

  “……”高贞宁看了一眼蒋梦怡,忙拉着顾谨言低声训道,“谨言,别胡说,奶奶她跟你闹着玩儿呢。”

  “妈妈,奶奶……奶奶她打我。”顾谨言一边抽噎着,一边伸出小手指控着蒋梦怡。

  “怎么了?谨言,怎么哭了?”高贞宁一脸担心的从顾老爷子的屋里跑了出来,心疼的扶起宝贝儿子。

  顾俪清将筷子一扔,“哭哭哭,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哭。”

  顾谨言被扯得直接椅子上摔了下去,“哇”一声嚎啕大哭,嘴里一直喊着“妈妈”,“妈妈”。

  见顾向北有些恍神的看着顾谨言,蒋梦怡皱着眉,直接过去一把拉起了顾谨言,“不想吃饭就别吃了,你给我回屋做作业去!”

  “我没有胡说,我真的看到潇潇姐姐了。她就一个人,我本来想去找她玩儿的,结果妈妈不让,拉着我就走了。”顾谨言也是从小顾老爷子宠着长大的,对蒋梦怡也不惧怕,噼里啪啦的就把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胡说什么呢,吃你的饭吧!”蒋梦怡瞪着顾谨言。

  顾向北一愣,深幽的眼神不禁看向了顾谨言。

  坐在旁边的顾谨言眼睛一亮,脆生生的开口说道,“奶奶你说说潇潇姐姐吗?前几天我和妈妈去逛街的时候,我还看到潇潇姐姐了。”

  “这个叶潇,命怎么这么好呀?”她忍不住小声嘀咕道。

  没想到现在,不但叶潇才是郁家真正的亲孙女儿,现在,这时家又破了产……

  “那可怎么办啊,这以后……”蒋梦怡越想越不顺心,本以为自家儿子和时光璞结了婚后,也算能攀上郁家的高枝了,每次她在外面说的时候不知道有多么风光,又有多少人私下里对她各种的羡慕。

  “这不叫见死不救,这叫做‘远近亲疏,各有不同’。”顾俪清又冷嘲热讽的来了一句。

  “……”蒋梦怡猛地倒吸了口凉气,抓着顾向北的胳膊就问道,“不是吧,向北,郁家人真的见死不救?你们可是他们的亲人啊!”

  顾向北没有说话,顾俪清却冷笑了一声后说道,“我说你天真不天真啊,郁家都找回了自己的亲孙女儿了,你还以为他们还会把时光璞那个外孙女儿看在眼里吗?恐怕,这次不但不会帮忙,连借钱也不乐意了吧?”

  “那既然破产了,郁家人没有帮忙吗?”蒋梦怡又问道。

  顾俪清也抬起头,时家的公司宣布破产了?那岂不是……

  “破产?怎么会这样?”蒋梦怡却被“破产”这个消息给镇住了,惊讶的喊出了声。

  “岳父的公司刚刚宣布破产,家里人的心情都不太好,你去了,也没什么人招待你,我是怕你去了心里再受添堵。”顾向北语气寡淡,仿佛在谈件事不关己的事情。

  “啊,为什么不让我去呀?”蒋梦怡一腔热情被泼了冷水,有些不快。

  “不用了妈,你别去了。”顾向北冷言打断了她。

  “恩。”蒋梦怡点了下头,拿起筷子,忍不住又开始唠叨,“你说你也不带她回家来看看,这样吧,明天我打算去时家探望下她,刚好我给她买了一些安胎的补品,到时候……”

  “挺好的。”顾向北淡淡的回道。

  “嗯,去吧。”蒋梦怡眼皮子都不抬一下,等顾向北坐下后,她立刻关切的问道,“向北,光璞她的身体都还好吧?”

  餐桌上,顾谨言和顾俪清已经坐在那儿开始吃了,高贞宁见蒋梦怡来了,立刻起身说道,“小妈,小叔,你们先坐下吃吧,我去喂爸吃饭。”

  “待会儿让你大嫂来喂就行了,我们先出来吃吧。”蒋梦怡说着,拉着儿子就朝外面走去。

  顾向北松开紧攥的双手,起身,“爸他怎么吃?”

  “叩叩叩”几下,蒋梦怡推门进来,“向北,出来吃晚饭了。”

  或者说,只是在逃避而已。

  顾老爷子显然也是清楚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才会让张律师把财产进行了重新的分配,至于他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蒋梦怡不说,他也一直都没有去查。

  活了二十多年,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多么可笑,又多么可悲。

  这一天,顾向北回到顾宅,坐在顾老爷子的床边,静静的看了他很久,很久。

  张律师对财产分配问题守口如瓶,顾向北用了各种办法都不能从他口中获得一点的线索,说句不好听的,他现在纯粹就是顾氏企业的一个法人代表而已,并没有真正的实权。

  顾老爷子在中风之前,不但连夜找来张俊伟律师将遗产进行了重新的分配,还把公司的财政大权委托给了他很信得过的财务总监。

  顾向北根本没有办法可想。

  。

  “……”顾向北低下头,似乎在思考,最后说道,“好,我回头想想办法吧。”

  时光璞忍着脾气,说道,“舅舅他们已经帮了,这是除了他们之外还欠下的数字。”

  “太多了吧。”顾向北眉头紧皱,“你不是说舅舅那边可以帮忙的吗?”

  时光璞眼也不眨的报出了一个数字,“5000万。”

  “需要多少?”顾向北皱眉。

  时光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那件外套挂上去的,她收回手,看着坐在那儿恍若佳世翩翩贵公子般的顾向北,轻声地说道,“爸爸的公司破产了,有一些债务需要我们帮忙偿还,向北,你能帮忙吗?”

  “……”顾向北看着她,脸上的表情略带了一丝关心,“怎么了?不是说有事情要和我说吗?”

  时光璞僵硬的转过身,声音幽幽的,“向北。”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28晨间运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