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当他们是果冻就行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韩大少:看我儿子,简直就是第二个华少~┑ ̄Д ̄┍

  高小白:手机或电脑打开乐文的首页,大封面图下面公告栏右侧第一条,点进去就可以给暖妻投票啦,记住请投给暖妻成瘾哦,投票区第一排最中间粉色封面那个,如果最后15号成功保住了前三的位置,我爸爸给大家发大红包

  韩大少:啥也甭说,小白,怎么投票来着

  封辰安:就是,水平太次了明明每天有那么多的妹子追文,我看那些妹子都不爱你吧~

  燕南昇:听说本文在现代文的投票里目前只排第三,韩大少你到底行不行你丫还是不是男人不行就下去让小爷上

  ------题外话------

  可饶是如此,高筱潇总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偏偏她都这么紧张了,韩禛还不停的低头将唇在她的脸颊和耳垂上亲吻着。本文由 l。 首发

  高筱潇屏气凝神的趴在韩禛的怀里,他们俩人站的地方,刚好在露台角落被隔出来的一块阴影处,再加上露台没有开灯,从顾向北的角度来说,根本是看不到他们的。

  露台上,顾向北闭眼倚靠着墙壁,任由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大厅内的灯光从后面投射过来,他的脸庞半隐半现,瞬间多了几分忧郁美男的气质。

  。

  时光璞站在那又观察了一小会儿,见露台始终都没有人再出来,她咬了咬唇,神经紧绷的走了过去。

  她的手上还端着一杯香槟,发型和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抬起头稍稍环顾了四周后,便笑着朝一个方向走去。

  谁知快到跟前的时候,露台的门突然打开了,然后,她就看到齐沐瑶独自一个人从外面走了出来。

  身边过往的人她都没有完全在意,绷着一张脸,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

  时光璞松开他,抬脚便快速的走了过去。

  服务生被吓了一跳,忙伸手指了指方向。

  她紧紧的捏着自己的双手,当一个服务生经过的时候,猛地抓住他就问道,“露台怎么走”

  可是现在

  当时她按捺住了自己,主要是因为一来家里刚刚破产,她还需要他的帮助,二来,她也是想观察观察再说,顾向北毕竟人长得好看,在外面谈生意的时候都会有女人主动会倒贴上来。最近两个人的关系好不容易有点缓和,她不想再因为冲动,把两人的关系再度搞僵。

  前几天,她在顾向北的西服上发现了一根女人的长头发,如果不是动作亲密到一定的程度,不可能在他的肩膀上留下那么一根头发。

  刚才冉桐的那些话与其说是刺激了她,倒不如说是提醒了她。

  果然,原先顾向北坐在那儿的位置已经空了。

  时光璞僵着脸,一路小跑的回到了宴会厅。

  。

  那个顾向北,上一次在酒吧的时候就那么来者不拒,她就不信,面对齐家大小姐的诱惑真的能不动心

  等时光璞急躁无比的走出去后,门一关上,洗手间内立刻爆发出了女人阵阵的笑声。

  “哎呀。”冉桐突然一拍手,“我忘记跟你说了,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齐沐瑶好像带顾向北去露台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在大学的时候,你们俩都对咦,光璞你去哪儿啊”

  “你还是先顾好自己的婚姻再来说别人吧”时光璞嘲讽的看着她,伸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倨傲又得意的说道,“起码我现在家庭美满,婚姻幸福,现在肚子里还怀了向北的孩子。”

  冉桐仿佛一点儿也不生气似的,葱白的手指勾起自己的一缕卷发,又柔又媚的说道,“我要是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先看好身边的男人,既然自己已经怀孕了,不能让老公快活,那就赶紧想想别的法子,免得老公再去外面偷腥,你还傻乎乎的在家里当黄脸婆呢。”

  “你们不在背后说三道四,乱嚼舌根,你以为我爱听吗”时光璞毫不示弱。

  “嗤。”冉桐笑了笑,转过身,双臂环胸的看着她,“时大小姐怎么还有躲在角落听人八卦的癖好”

  “哐当”一声,时光璞将面前的那扇门推开,一脸嘲弄又挖苦的看着那几个人,“没错,我家是破产了,但是我可没藏着掖着,不像你,都离婚了还不敢说,遮遮掩掩的怕丢人。”

  “你离婚了”

  “我什么”冉桐挑眉看着她。

  “就是,你都不知道,刚才光璞还说你离呃。”说了一半才意识到说漏了嘴,女人忙伸手把嘴给捂住了。

  “哎呀,冉桐,我们这不是为了你打抱不平吗”

  “呵呵。”冉桐看着镜子里完美的妆容,笑的烟视媚行,“你们真是的,为什么总要在背后说人的坏话呢,这样子不好,知道吗”

  “你们还不知道她爸爸的公司破产,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刚才当面的时候我都没好意思说呢,毕竟大家都是老同学,而且她老公也在这儿。”

  “她们家破产了嘛”

  “要我说那个光璞也真是的,自己家都已经破产了,还有脸说你”

  谁知接下来

  她本来是打算出去打个招呼的,这会儿啊,干脆听听她们到底还能说出些什么不要脸的话来。

  听着外面亢奋的声音,时光璞嫌弃的瘪了瘪嘴,两人都离婚了还好意思在这儿说什么真爱呢,我呸

  “对啊,冉桐你也太潇洒了,快讲讲”

  “冉桐你教教我们呗,怎么就能让外面那么多男人也对你死心塌地的呢”

  “没错,就算陆南城那么多女人又怎么样,见到你还不是乖乖的俯首臣称啊。”

  “这话说得对,花无百日红啊,最主要的是陆南城的心在你这儿啊”

  冉桐看着洗手间的镜子,拿出唇膏补了补,左右顾盼,然后嫣然一笑,“就算是让她做了总裁夫人,那也得看她有没有本事能一直做下去。”

  “所以说嘛,这女人就是犯贱,以为跟着总裁来参加宴会了就能当上总裁夫人吗,简直是笑话见到正主了还不得乖乖让位啊”

  “就是啊,你老公也真是的,竟然看到你直接就把那女人给推倒在地上了,裙子都掀到大腿那儿了,那光走的呀啧啧,哎呦喂不行,想到哪画面真的是笑死我了。”

  “冉桐,你刚才怎么那么厉害啊,那个狐狸精看到你连一句话都没敢说竟然就吓跑了。”

  时光璞刚坐下去,就听到洗手间门被打开了,随即也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嬉笑声音。

  女洗手间。

  。

  高筱潇:“”

  半天后,高筱潇才听到女人娇俏的声音再度响起,“呵呵,瞧把你给吓得,我是开玩笑的,你千万别紧张哦。光璞她是我的好朋友,我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顾向北没有说话,不知道是在惊讶于女人对他的表白,还是

  “唉。”齐沐瑶突然悠悠的叹了口气,“你说,我长得也不比时光璞差,甚至我还是齐家的大小姐,现在又是公司的副总裁,论身份论地位,甚至是论工作能力,为什么你就偏偏看上她了呢”

  “呵。”顾向北笑了一声,“刚才你的叔叔不是都已经说过了吗还需要来问我”

  “我听说光璞家的公司已经倒闭了,是吗”

  “什么话”顾向北不动声色。

  “向北,光璞她去洗手间了,所以我有几句话想要趁机对你说。”她笑吟吟的看着他,明明已经是二十六岁的女人了,却有一种可爱又娇俏的感觉,声音也是嫩到不行。

  齐沐瑶转身,透过宴会厅里的灯光,隐约能看到那身湖绿色的晚礼服下,她肤白赛雪,晶莹如玉的肌肤。

  他微微蹙眉的看向面前的齐沐瑶,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

  是顾向北

  “齐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直到,一个熟悉的低沉嗓音突然传了过来。

  此刻她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怎么韩禛还有这种窥人的癖好

  她一动也不敢动的贴在他的胸口,听到露台门被打开的声音,走进来的脚步声,也听到了耳边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声。

  话没说完,嘴巴就被他给捂住了,随即,一阵说话声又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高筱潇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被韩禛再度抱进了怀里搂着。

  “”高筱潇无语,又不好意思,生怕他真的还要在这儿继续,低声柔柔的劝道,“我们先回去吧,别让”

  韩禛低头看着她,手臂一伸,不知道摸到了哪儿,高筱潇只听到“吧嗒”的一声,脆弱的最后一小盏地灯也灭了,原本就昏暗无比的露台顿时伸手不见五指。

  还好她现在已经从聚鑫离职了,要不然的话,公司里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她慢慢的转过一点视线,然后才将头抬了起来,抚了抚胸口,又含嗔带怨的看了一眼韩禛。

  好不容易等人离开了,也听不到声音了,韩禛才开口说道,“媳妇儿,人已经走了。”

  高筱潇听到那熟的不能再熟的声音,又羞又窘,头皮都要麻掉了。

  说着,端着酒杯转身就走,还体贴的把门又给关上了。

  齐佑之尴尬的收回视线,脸上已经泛了一抹淡淡的红晕,还好,露台比较暗,也看不出来,于是他便立刻又说道,“不好意思,我我换个地方。”

  韩禛没有说话,只是拿那一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看着他。

  虽然看不到女人的正脸,但是用膝盖想也知道,那个女人肯定是高筱潇,尤其她还不好意思的一直将脸藏着。

  “呃,韩大哥”齐佑之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就是不喜欢宴会厅那种气氛,好不容易大哥碰到朋友聊天去了,他才得以出来透透气,竟然也会撞到韩禛和女人在这儿亲热。

  韩禛一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放在她的后脑勺轻轻呵护的拍着,邪肆漆黑的双眸则看向了来人。

  高筱潇脑子里“轰”的一声,忙低下头,将整张脸都埋在了他的怀里。

  “吱呀”的一声,露台的门突然就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他一边用指腹轻轻地摩挲着,一边将薄唇又凑到了她软嘟嘟的嘴唇上不停啄吻着,只觉得像是果冻,又像是鲜奶油,又香又软,怎么也吻不够似的。

  韩禛失笑的勾起薄唇,大手往上,扶住她滑嫩的小脸,露台昏暗,不用看也能猜到此刻她的小脸肯定已经通红通红的了,耳朵也是,热的都快能煎鸡蛋了,手指摸上去的时候,能感觉到她的轻颤

  是不能怎么样,可可是她嫌丢人啊

  高筱潇:“”

  “怕什么”韩禛咬着她的小耳垂,热气随着声音一起进入了她的耳朵,勾人魂魄,“我跟我媳妇儿亲热呢,就算被看到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嗯”

  “”他这气势汹汹的架势委实有点吓人,高筱潇蹙紧眉心,忍不住低声喊道,“你别亲了,快放我下来,待会儿再有人进来。”

  深吸了一口气后,一只大手忍不住地往下,托着她的翘臀,将她整个人都抱起来贴在了自己的身上。

  韩禛亲够了,薄唇又往上凑到了她的脸上,耳边,轻柔眷念的不停蹭着吻着,没有化妆的肌肤清透细嫩,也吃不到什么脂粉的味道,全部都是她清新又自然的香气

  高筱潇有些紧张的抓着他的肩胛骨,虽然这里是室外,宴会厅通往这边的门也被关着,可她还是害怕会否有人会突然闯进来,耳边还能隐约听到宴会厅里传来的音乐和交谈声,除此之外,便只有彼此急促的呼吸声,以及他亲吻时发出的暧昧声音。

  韩禛边想着,边将怀里那绵软的身子抱得更紧,几乎要把她整个人都抱离地面似的,食髓知味地将她的唇从里到外吻了个遍,然后沿着她的唇角吻到了耳朵,又一路来到了颈窝,锁骨。

  没有化妆就是好,也不怕吃到口红,更不需要待会儿补妆。

  高筱潇:“”

  舔了一下她的双唇,不停厮磨着,嗓音低哑,“乖,让我好好亲亲,一晚上都没亲到你了。”

  高筱潇红着脸,两只手都被他抓着巩固在身体的两侧,他粗重的呼吸声在耳畔响起,好不容易放松了一些力道,高筱潇刚想要推开他,又被他按着后腰抱了回去。

  高筱潇还没反应过来,嘴唇就已经被他给吻住了,碾磨吮吻了一阵,火热的舌便撬开她的牙齿直接滑了进去。

  一到那儿,他将门推好,拉着高筱潇走到暗处,什么也没说的就搂住了她。

  韩禛带着高筱潇穿梭过衣香鬓影的宴会厅,直奔露台而去。

  。

  真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会如此之小。

  齐良栋,也就是当年差点儿强暴了叶潇的那个男人。

  顾向北却端起酒杯猛地喝了一口,眼睛里一闪而过了一丝阴鸷和嫌恶。

  时光璞笑的僵硬,有些不明白他的恶意究竟从何而来。

  “理解理解,年纪大了,确实也应该退下来安度晚年了。”齐良栋一脸的笑容,话虽如此,表情和语气却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时光璞没想到齐良栋会突然问这个问题,眨了一下眼睛便说道,“其实我父亲早就有退休的打算了,我和大哥又不太喜欢经营公司,所以”

  齐良树笑了笑,却听到一旁的齐良栋突然开口说道,“前几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了新闻,令尊的公司宣布破产,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时光璞猛的回神,“哦,没什么,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顾向北顺着她的视线,却什么也没有看到,挑了下眉,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光璞,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光璞,光璞”齐良树连喊了两声,然后微微皱起了眉。

  为什么到哪里都能看得到她为什么她总是阴魂不散的

  时光璞的双手微微用力,心里顿时烦躁的不行。

  再看她的身旁,那个牵着她手的高大男人,只消背影,便能认出是韩禛。

  叶潇,她怎么也在这儿

  一道明黄色的身影突然映入眼帘,她无意识的看了过去,随即脸上的笑容一僵。

  她唇瓣带着淡淡的笑意,偶然倾听,偶然点头,良好的谈吐和气质将名媛风范演绎的恰到好处。

  觥筹交错的宴会厅正中央,时光璞揽着顾向北的胳膊,正和齐家的几个长辈站在一起寒暄。

  。

  于是当郁聿庭和尤小乔端着食物再度回来秀恩爱的时候,座位上只剩下了两个单身汪。

  韩禛冷眸横了一眼对面那两个“蠢货”,懒得再说,起身带着高筱潇就离开了。

  虽然不厚道,但是真的好想笑啊怎么办

  高筱潇:“”

  “把我们当成果冻还不行吗”

  “就是,我们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对面那两人又开始了。

  “二哥,这是又要去哪儿啊”

  免得待会儿又要来两个苍蝇。

  他将叉子放回盘子里,叫了服务员过来将餐盘收下,便说道,“既然吃饱了,那我带你去别的地方逛逛。”

  韩禛:“”

  “不是。”高筱潇脸更红了,“是真的吃饱了,待会儿回家再吃吧。”

  “”韩禛微微蹙眉的看着她,“东西不好吃”

  高筱潇脸红的将食物含进嘴里,忙按着他的手说道,“够了,我吃饱了。”

  从头到尾他看都没看那两人,就顾着给她喂吃的了。

  “张嘴”耳边又传来了某人的声音。

  高筱潇大开眼界的看着两人亲密的背影,原来郁聿庭谈恋爱后是这个样子啊,简直就是花式炫耀,比韩禛还会炫耀

  “宝贝儿,别理他们,饿了吧走,我们也去拿点儿东西吃。”郁聿庭薄唇贴着尤小乔的小耳朵,说完后,还得意的看了一眼那两个单身汪,然后拥着尤小乔就朝自助餐的区域走去。

  封辰安:“”

  燕南昇:“”

  “”尤小乔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微微地弯起小嘴,假笑道,“谢谢夸奖哦,谢谢。”

  “别说,打扮了一番后,确实气质都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哈,以前是无知少女,现在是”封辰安挑了挑眉,然后下了个词,“名门淑女。”

  “哎呦我去,原来这是小乔姑娘啊,还真没看得出来,原来打扮打扮这么的明媚照人,真是让我刮目相看。”燕南昇双手环胸,轻笑道。

  “”众人有着瞬间的安静,随即

  他将怀里的女人又搂紧了几分,几乎是让尤小乔贴在了他的身上,肯定又倨傲的说道,“她是小乔,我的女朋友,你们俩个是不是有健忘症”

  “你们俩眼瞎了是不是”郁聿庭沉下脸,竟然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就不认识了,他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行啊聿庭,先是不食人间烟火的vivian,然后是童颜的尤小乔,现在这个甜美可爱的小姑娘又是从哪里找来的呀,老实交代”燕南昇边说,边从头到脚地将尤小乔打量了一番,眼神也是各种的羡慕嫉妒恨啊。

  “”尤小乔眨了眨眼睛,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卧槽”封辰安一见到这架势,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聿庭,你丫的怎么又换女朋友了”

  一黑一白,一高一矮,动作却亲昵到不行。

  他穿着一身纯手工正装西服,身姿挺拔,笑容讨厌,手里还霸道的搂着一个娇憨甜美的可人儿。

  是郁聿庭。

  “呦,潇潇儿妹妹,阿禛妹夫,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啊,也不给三哥说一声。”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突然从左前方传了过来。

  如果他们知道所谓“果冻”并不是个孩子,而是一只小拉布拉多的时候,不知道又会做出什么反应

  高筱潇:“”

  “就是。”燕南昇摇头晃脑,端起面前的香槟喝了一口,“啧啧,这结了婚有老婆的男人就是不一样,我看你这嘴巴里成天就离不开老婆和孩子了是吧你还能说点儿别的话吗”

  “大哥你太过分了,我和阿昇好歹也是堂堂七尺男儿,你竟然说我们像五岁的小孩子过分这不等于是在侮辱我们的年龄和智商嘛”封辰安立刻不满的开口。

  韩禛喂完了鳕鱼,又叉了一筷子的虾肉,这才慢条斯理的回答说道:“果冻是小白的好朋友。”

  封辰安也迅速皱紧了眉,“是啊,谁是果冻”

  燕南昇一听到这话,眉头微皱,“果冻是谁”

  高筱潇:“”

  韩禛不为所动,一只手将她的小手拿下去握在手里,另一只手则坚持的将那块鳕鱼递到她的嘴边,“把他们当成果冻就行了。”

  没看到对面的那两个男人正一脸幽怨加批判的看着他们两吗

  高筱潇忙伸手要从他的手中接过叉子,“我自己来就行了。”

  “媳妇儿,这儿吃的东西太少了,这样,你先吃点儿垫垫肚子,待会儿回家了我们再吃宵夜。”韩禛嫌弃的撇了撇薄唇,在高筱潇身边坐下,刚把盘子放在桌上,便习惯性的拿起叉子就要喂她。

  怀孕后,高筱潇也不敢在外面随便乱吃东西,韩禛更是每一道菜都亲口问过了服务生,是否加了什么调料啊巴拉巴拉的,最后把服务生烦的不行,才端着一盘精挑细选的食物过来。

  。

  顾向北勾着薄唇,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突然显得有些晦暗不明。

  “呵。”这种回答让时光璞的那颗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握紧顾向北的手掌,轻声调笑说道,“那你真坏没想起来还说那种话。”

  顾向北表情不变,“没有。”

  时光璞边走,边用两人才能听得到的音量低声问道,“向北,现在想起来了没有”

  “”齐沐瑶的脸上先是微微一愣,但很快,她挑了下眉,随即转身,抬脚朝前走去。

  顾向北淡淡的将视线收回,抽出胳膊,转为直接握住了时光璞的手,“那走吧。”

  面对偶然的视线交错,齐沐瑶没有任何的躲避或者惊慌,反而嘴角的笑靥更浓,眼睛也直直的盯着他不放。

  她的双眼仿佛匿藏着熠熠星光,唇边两颗小小的酒窝,笑起来的时候,使得那张娃娃脸稍显圆润,不如时光璞那样削瘦的尖下巴,却有另一种萌呆和可爱的感觉。

  顾向北唇畔噙着一抹淡笑,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摇曳着手里的高脚杯,一个无意的抬眸,刚好和齐沐瑶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好啊。”时光璞笑了笑,欣然同意。

  齐沐瑶面上维持着浅笑,伸手从经过的服务生手托盘中拿起了一杯红酒,柔声说道,“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爸正和几个叔叔在聊天呢,正好,我现在带你们过去见见”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32当他们是果冻就行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