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结婚吧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她看着高筱潇从容淡漠的一张脸,两只手已经紧紧的攥在了一起,指甲尖锐,扣得手心一阵阵的发疼,她必须死死的忍耐着,才能不让自己的脸上露出类似愤怒的表情。

  “潇潇儿的度量大,原谅了你,但是你这次一定要长记性到底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都要做到心中有数。”郁锦川说罢,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再说了。熹媛,正林。”

  时正林和郁熹媛忙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依次喊了句,“二哥。”

  “光璞这件事情做的不对,但是你们为人父母的,也要承担很大一部分的责任,她已经二十多岁了,马上就要做母亲了,可现在,居然连最基本的是非观念都不分了。今天她能在家里做出偷东西这样的事情,很难保证哪一天不会做出更可怕的事来”

  听到这一番话,时正林和郁熹媛都纷纷低下了头,脸上已经烫的不行。

  “所以这一阵子,你们都不要再来家里了,都好好儿的在家里反省反省。还有”郁锦川的脸部线条紧绷又严肃,“再过几天,潇潇儿和阿禛的婚礼马上就要举办了,为了避嫌,那天你们也都不要过来了。”

  郁老太太边听边点头,出了这种事情,让她觉得时光璞对高筱潇没有恶意她都不相信了,所以一切都听从郁锦川的安排便是,她也没什么意见。

  时正林也只顾羞愧的低着头,不敢有什么二话,倒是郁熹媛,惊讶的直接抬起头喊道,“二哥,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是潇潇儿的姑妈,婚礼我是必须过去的呀,不然的话,外面人还以为我”

  “呦,怎么这么多人”一道讥诮的男声突然从门口传来,打断了郁熹媛的话。

  众人抬头一看,韩禛穿着一件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淡漠矜贵,眉眼清隽,手里拿着个文件袋款款走了进来。

  他笔直的长腿边,还跟了一只全身雪白的拉布拉多。

  “果冻”高筱潇惊讶的喊出声。

  韩禛的双眸落在她略显惊讶的脸上,薄唇微微一勾,“媳妇儿,来这里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

  高筱潇:“”

  她没想到韩禛竟然会来这,而且还带着“果冻”一起来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把事情告诉他,一来是唯恐他的性格太冲动了,很容易再和以前似的惹出个不愉快来;二来也是因为时光璞终归还是郁家的外孙女儿,都是一家人,有些话,还是让郁老太太和郁锦川的身份来说会比较好。

  韩禛没有深究,狭长的双眸缓缓扫视了一眼全场,旋即说道,“看来,事情都已经搞清楚了,对吗”

  高筱潇眨了眨眼,就见他突然弯下腰,一手摸了摸果冻的头,一手拿着文件袋,装模作样的放在果冻的鼻子前面让它嗅了嗅,声音波澜不惊:“我刚刚已经问过老周了,他说今天上午开车离开大院,就一路来到了这里,半路都没有停过车。”

  时光璞脸上一白,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只听到“汪汪”的两声狗叫后,果冻便撒了欢似的朝着楼梯跑去。

  虽然现在果冻才几个月大,但因为拉布拉多本身就是中大型犬,腿脚灵敏,只消几秒钟,楼梯上就看不到它的狗影子了。

  韩禛直起身子,声音再度淡淡的响起:“都说狗是这个世界上嗅觉最灵敏的动物,果不其然。看来身份证,应该也就在楼上藏着呢吧”

  众人:“”

  时光璞脸色猛变,随即尖声喊道,“爸爸你快上去把那只死狗逮下来啊”

  她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刚才下楼的时候,好像卧室的房门没有关上,万一被那只死狗冲进去了,弄的一团脏不说,再感染上寄生虫什么的就糟了。

  当然,她并不相信这只狗真的能找到什么身份证

  “汪汪汪”楼上已经传来了果冻兴奋的狗叫声。

  “看来有发现了。”韩禛一本正经的说着,过去握住了高筱潇的手,“媳妇儿,要不要跟我上去看看”

  高筱潇:“”

  她整个人突然有点儿风中凌乱啊

  时光璞却已经忍不住了,一咬牙,直接抬脚就往楼梯冲去。

  “光璞,你慢点儿走啊,小心肚子里的孩子”郁熹媛一惊,忙起身跟了过去,搀着女儿就朝楼上走去。

  其他人见状,也都纷纷赶紧跟上去了,除了郁老太太,因为小腿的伤才刚好,不方便爬楼梯,只能继续坐在沙发上眼巴巴的看着。

  然后,她就听到楼上传来时光璞歇斯底里的叫声,“啊”

  “”郁老太太头皮一麻,忙伸手捂住了胸口,压压惊。

  。

  楼上,卧室房门果然已经被推开了,时光璞一走到门口,就看到果冻正在沙发上来回的乱跳着,搞得她的抱枕和毛毯一团乱。

  听到声音后,果冻“哼哼唧唧”地跳了下来,找了处墙角,抬起一只后腿就开始撒尿

  不远处的地板上,丢着她刚才临时脱下来的蕾丝睡衣,此刻已经残破不堪,变成了一块碎布。

  “啊畜生,快给我滚开”时光璞尖叫着,刚想要冲过去,郁熹媛又一把拉住了她,“光璞,你冷静一点,小心肚子。”

  时光璞感觉自己真的快要疯了,当看到那只狗撒完尿,竟然又跑到

  狗撒完尿,竟然又跑到了床边的长毛地摊上,在那来回开始打滚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的开口喊道,“我把身份证拿给你,赶紧让这只死狗滚出去”

  高筱潇一愣,呃

  郁锦川没好气的看着她,说道,“阿禛,把狗叫回来吧。”

  韩禛撇了撇薄唇,语气无奈:“果冻是小白养的,我叫它恐怕也不肯听。”

  时光璞:“”

  “汪汪汪”果冻打滚够了,叫了起身,爬起来,张嘴就咬住了大床上垂下来的鹅绒被

  “果冻,快过来。”高筱潇见时光璞的脸色已经难看到要崩溃,赶紧喊了一声。

  听到她的声音,果冻转过头,还想要拖着被子往回走

  还好走了两步,因为太重它果断选择放弃,吐着舌头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只是还没到高筱潇脚边,就被韩禛抬脚给挡住了。

  高筱潇:“”

  “你现在怀孕了,不能随便碰狗。”韩禛说完,不顾时光璞脸上的精彩纷呈,直接问道,“身份证在哪里”

  “”时光璞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咬牙切齿的说道,“衣架上,那件大衣的口袋里。”

  时正林听到这话,立刻抬脚走了过去,伸手往口袋里一摸,果然,拿出了高筱潇的身份证。

  他走过来,一脸尴尬的递给了高筱潇,“潇潇儿,这个还给你。”

  高筱潇伸手把身份证接了过来,只觉得今晚的这一切简直就像是一场闹剧。

  “谢谢。”她将身份证握在手里,轻声说道。

  郁锦川看着时光璞,表情难看,最终,他什么也没说,转身就离开了。

  。

  一行人到了楼下,郁老太太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担忧的问道,“怎么了没什么事儿吧”

  “没事。妈,事情都解决了,我先送你回去。”郁锦川过去,伸手扶起了母亲。

  果冻好像个大功臣似的,“汪汪汪”地跑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高筱潇叹了口气,拿起自己的包,和韩禛一起往门外走去。

  没想到刚出门口,却刚好碰到了从外面回来的顾向北。

  他穿着一身灰色的正装西服,眉眼英俊,仪表堂堂。

  可能是没料到居然会在时家看到高筱潇,顾向北的脸上满是意外,只是还不待他开口,韩禛已经直接说道,“媳妇儿,走了。”

  “好。”高筱潇移开视线,被韩禛拉着往车库走去。

  郁锦川对他淡淡的点了下头,一言不发的扶着郁老太太也离开了。

  直到看着那辆白色宾利和吉普车一前一后的开走了,大门缓缓关上,顾向北依然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晚风吹过,他才缓缓的抬脚进入了别墅。

  楼上依稀传来时光璞的尖叫声,他的眉头不自觉地皱紧,换好室内拖鞋,又将外套脱下,慢吞吞的朝楼上走去。

  “妈,她是故意的,她一定是故意的”时光璞站在卧室门口,一脸脸扭曲的疯狂喊道。

  “行了行了,你自己做错了事情,还说别人是故意的。光璞,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自我反省一下”郁熹媛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反省”时光璞指着脏乱不堪的房间,“妈,你自己看看,他们竟然带了一只狗过来,还故意把我的房间弄得这么脏,她就是故意的还有韩禛,他们一起来欺负我啊,我是孕妇,那只狗那么脏,万一我的房间要是被感染上什么寄生虫,影响了我肚子里的孩子”

  “够了”时正林实在忍不住了,低吼一声就说道,“偷拿别人的东西也就罢了,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还敢撒谎。光璞,这么多年我都白教你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家人的关系,你现在的行为就等于是犯了盗窃罪”

  “”时光璞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时正林,“爸,你竟然这么说我到底谁才是你的女儿啊再说了,什么盗窃,我明明已经把东西都还给她了我不过就是想”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郁熹媛烦恼不堪的捏着额角,再抬起头,脸上满是痛心疾首,“光璞,多余的话我们真的不想再多说了,总之以后,没有你舅舅的允许,你就不要再去大院儿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先下去,回头我会让佣人上来把房间收拾一下,再消消毒,你先别碰就是了。”

  说完,她转身,却发现顾向北挺拔的身影站在楼梯口。

  顾向北抬脚走了过来,看着卧室里一团糟的场景,清俊的眉头微微蹙起,“发生什么事了”

  郁熹媛叹了口气,懒得再说,直接和韩正琳就下楼了。

  “向北。”时光璞靠着门边,眼底猩红的看着他,语气更是埋怨加委屈的不行,“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顾向北抬起手,慢条斯理的解着脖子上的领带,“你又做了什么事情”

  “”时光璞瘪了瘪嘴,“什么叫我做了什么事情,明明就是他们,一大帮人的过来,还带了一只恶心巴拉的狗,你看把我们的房间给弄的又丑又脏,简直是恶心死了”

  “”顾向北抿紧薄唇,也懒得再问。

  抬脚走进卧室,先将领带往沙发上一扔,伸手就要去捡地上的那件睡衣

  “别动”时光璞喊道

  时光璞喊道,“刚才那只死狗进来了,屋子里全都被它给搞乱了,等佣人收拾一下你再碰吧。”

  顾向北将手缩了回来,迈着长腿到了衣柜旁边,一边拉开柜门,从里面拿出浴袍,一边说道,“我后天要去一趟c市出差,郁家和韩家的婚礼我可能去不了了。”

  时光璞点了下头,“要去多久”

  其实本来,她就没有打算要带顾向北去参加韩禛和高筱潇的婚礼,现在刚好,也不用说不能去的理由了,更省的去了现场看到他们闹心。

  “一个星期。”顾向北淡淡的说道。

  “这么久”时光璞猛地瞪住了他,“跟谁一起去”

  “公司新合作的项目要在那里启动,我带刘博一起过去。”顾向北说道。

  刘博是顾向北在顾氏的特别助理,今年三十五岁,性别男。

  “嗯。”时光璞点头。

  等顾向北的身影消失在卫浴室后,她看着一团乱的卧室,尤其是那一小滩的黄色尿液

  她闭了闭眼,强忍半天才忍住尖叫的冲动。

  。

  时间是下午的四点多钟。

  车外,黄昏日落,金色的余晖从车窗洒了进来,高筱潇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身份证,突然抬起头,看向身旁自上车后就沉默不语的男人,“你什么时候去大院儿问老周的”

  亏她中午的时候还隐藏得那么辛苦,没想到他竟然早就开始怀疑是有人偷偷把身份证拿走了

  “我还没问你,为什么偷偷跟爸跑来时家还不告诉我。”韩禛斜睨了她一眼,便转过头继续专心开车。

  高挺的鼻梁,削薄而形状完美的嘴唇,下颚的线条也是无可挑剔高筱潇看着他略显冷清的侧脸,便开口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讲了一遍。

  最后,她又补充说道,“我想的是事情解决后再告诉你。毕竟时光璞是郁家的外孙女儿,发生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让奶奶和爸都知道的比较好,让他们警告一次,以后她也就不敢再背地里做这些小动作了。”

  韩禛扯了下唇,不置可否。

  高筱潇见他似乎还是不太开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没告诉他真相的缘故,想了想,便扬了扬手中的身份证,微笑说道:“身份证已经拿到了,我们明天上午就去民政局结婚吧,行吗”

  韩禛修长的十指握着方向盘,语气轻嘲,“之前不是不着急吗”

  “”高筱潇瞅了瞅他,半天后才小声的说道,“小心眼。我那不是为了安抚你嘛。”

  女人的声音娇软而又绵柔,韩禛受用的轻笑了一声,将右手从方向盘上挪了下来,习惯性的就要去握她的小手。

  谁知高筱潇身子往床边一靠,一脸的嫌弃,“脏不脏你刚刚摸过果冻了。”

  “”这下子轮到韩禛说不出话了。

  正安静的时候,果冻可能是听到自己的名字了,迅速从后车位座上抬起狗脑袋,“汪汪汪”的连叫了好几声。

  高筱潇:“”

  。

  ------题外话------

  推荐本人已完结小说:隐婚前妻疼你入骨

  意外后,她怀孕了被迫与集团公子结婚,一个月后却匆匆离婚

  一千万的离婚分手费,他要的不过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然而五年后,当他回国才发现,当年前妻的肚子里怀的竟然是一对龙凤胎

  该死的女人,竟敢联合别的男人瞒天过海偷走自己的女儿

  传闻d市景阳集团的二公子景慕琛性格阴晴不定,做事心狠手辣,五年前一举打败兄长竟得了继承权,却放弃出国整整五年,原因不详

  五年后他归国,迅速上位裁员变革,连亲生兄妹都丝毫不留颜面

  他从不出入任何风月场合,却带着一个面容俊秀的男子进酒店开房

  他是d市八大家族为首的黄金单身汉,却突然有一天身边跟着一个五岁的小包子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47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结婚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