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再不睡,天都要黑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一年半后,当看着一排排训练有数的保镖恭敬喊着自家媳妇‘湛少’,凌霄然:……

  他震惊却仍然不敢置信!

  一个月后,他才知道训练了大半个月的‘小子’竟然是个女人!

  昔日赫赫威名,却没想到有一天竟然差点毁在一个女人手上,更没想到自己将来有一天会对着这个‘小子’不可自拔!

  凌霄然自问自己堂堂一国最有手腕和威慑的上将。m. 乐文移动网

  第三次见面,他是她大学严厉的教官,因为第一天就迟到,他第一次决定假公济私拿出铁腕手段吧这个‘小子’训出个人样。

  第二次见面,他认出她,见她正对其他士兵献殷勤,便把她当成喜欢男人的gay。

  简介:第一次见面,她在gay吧当着所有男人的面差点把他强上。

  推荐群里姐妹落风一夜的作品:《豪门军少密爱成瘾》

  ------题外话------

  。

  听着书房门“啪”一下撞上的声音,顾俪清怒不可赦,气的直接将包扔在了地上!

  “我厚颜无耻?告诉你,我没把你赶出去就不错了,都二十八岁的老女人了,一天到晚的还不准备嫁人,还想和向北抢家产?我呸!告诉你,顾家的家产只能是向北的,你……一分钱也拿不到!”蒋梦怡说完,过去客厅的茶几上抓起手机,就朝着书房走去。

  “你!”顾俪清咬牙切齿的指着蒋梦怡,扭曲的脸上满是愤怒和不甘,“简直就是厚颜无耻!”

  “……”蒋梦怡瞬间沉下了脸,发狠一般的说道,“就算向北是个私生子又怎么样?老头子他现在神志不清,顾以城又在坐牢,顾家就是向北在做主!要走是吗?你走,总之我们是不会走的!”

  顾俪清冷笑一声,又说道,“对了,你还不知道吧?现在顾氏的财政大权都不在顾向北手里,也就是说,他就是挂着法人的名号帮忙经营公司而已。我劝你,还是早点儿带着他离开顾家吧,趁着你现在还年轻,说不定还能再找个厉害的男人,带你儿子重新闯出一片天地呢。”

  “真行啊,一个私生子而已,竟然瞒天过海了这么多年,不但骗了我爷爷,还骗了我爸,以及顾家的所有人。蒋梦怡,你可真够厉害的啊!不过还好,我早就在爷爷中风之前怀疑这件事了,所以爷爷才让张律师将遗嘱给改了。”

  蒋梦怡猛地转头,就看到顾俪清提着挎包,嘴角微笑的站在身后,也不知站那多久了,又听到了多少。

  蒋梦怡攥紧了手指,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道讥诮的女声,“原来今天齐家发布会上说的都是真的。”

  她是不希望时家来占有顾家的财产,可是……那不也是因为她担心自己的儿子吗?

  蒋梦怡一脸的尴尬和难堪,看着儿子孤单寂寥的背影,她的眼圈也渐渐红了起来,心里更是痛苦不已。

  说完,他抬脚就朝楼上走去。

  “随便吧。”顾向北的脸上似笑非笑的,“离婚也好,这样,你担心的事情不就不会发生了?”

  “怎么会这样?”蒋梦怡花容失色,“凭什么要让你净身出户,孩子又不是你故意弄没的,光璞她也有责任的!你跟齐沐瑶既然都是误会,你就和光璞解释清楚啊,她那么爱你,一定不会跟你离婚的……”

  顾向北嘲弄的笑了一声,眸底满是冰冷,“无所谓。马上,我会和光璞离婚,而且我还会被净身出户,赔偿时家的财产……”

  “向北。”蒋梦怡忍不住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向北,你一定要相信妈,妈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一切都是姜朝搞的鬼,他太笨了,所以才会让齐家人给查出来。还有你放心,妈是不会让他认你的,你姓顾,是顾家的儿子……”

  顾向北脱下西装,抬脚要上楼……

  沉默,也在母子间持久的弥漫着。

  “……”蒋梦怡的脸顿时白了个彻底。

  顾向北将头一偏,躲开了她的碰触。

  她心疼的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脸颊,“向北,你的眼睛怎么了?”

  蒋梦怡皱着眉,这才发现儿子脸上受伤了,尤其是右眼……

  他低头解着手腕的袖扣,动作慢条斯理,尽显优雅。

  “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人的名字。”顾向北的声音很冷,也很淡。

  一进别墅大门,蒋梦怡就一脸愧疚的迎了上来,“向北,齐家的发布会我都已经看过了,对不起啊,妈真的不是故意的,发照片的事情都是姜朝搞的鬼,妈事前一点都不知道,不然……我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做的呀!”

  顾向北没有回时家,而是被一通电话叫回了顾家。

  。

  在她的窘迫和尴尬中,顾向北移开视线,面无表情的走进了电梯。

  常欢颜眨了下眼,鬼使神差的,竟然对他点了下头。

  片刻后,他突然转过头,看向了常欢颜。

  “……”常欢颜被吓得话都说不出了,她靠着墙边,听到房门“啪”的一声又被关上,而顾向北,他怔怔地站在病房的门口,像个木头人似的一动也不动。

  常欢颜一脸的黑线,还没等她开口呢,刚刚闭上的病房门突然又被打开了,时正林瞪着猩红的双目,将顾向北推推搡搡的从病房里赶了出来,歇斯底里的叫道,“等着收律师信吧你!滚,赶紧给我滚,以后不许你再来这里见光璞!”

  “我问你,顾向北和时光璞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快把第一手的情报资料告诉我啊!”宋萧守在那头八卦的问道。

  “……”常欢颜回神,“在,怎么了?”

  “喂,欢颜,欢颜?你有没有在听啊?”耳边传来宋萧守火急火燎的声音。

  他穿着一身的西装革履,表情沉静,目不斜视,好似没发现到她的存在,径直走到1901号病房的门口,敲了两下门便抬脚走了进去。

  常欢颜走到外面,刚从包里掏出电话,电梯门又开了,顾向北从里面走了出来。

  “去吧,小心一点啊。”杨曦在身后吩咐。

  常欢颜一愣,忙拿着手包起身,轻声说道,“妈,我出去接个电话。”

  正想着,手机铃声突然在手包里响起。

  那时候,谁又曾想过这桩婚姻会走到如今这步田地?

  彼时她挽着顾向北的胳膊款款亮相,男帅女美,端的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当时的时光璞优雅美丽,一头风情万种的长卷发,笑容是那么的意气风发,脸上更是散发着天之骄女才有的那种倨傲感。

  那天是郁东辰过生日,也是她第一次跟着郁存遇见到郁家的其他亲戚。

  不自觉的,常欢颜便想到第一次见到时光璞时的情景:

  她闭着眼睛躺在那儿,脸上苍白的不行,浅蓝色的单薄病号服下,清晰可见脖子下面凸起来的锁骨,瘦骨嶙峋的像是一个纸片人。

  常欢颜从进屋后就和杨曦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她没怎么关注他们的说话内容,倒是仔细观察了一下病床上的时光璞。

  众人:“……”

  “不但要离,我还要顾向北他净身出户!”时正林更是毫不客气的说道。

  郁熹媛擦了擦眼泪,哭着说道,“离婚!我一定要让光璞离婚!”

  郁老太太则说道,“行了,事已至此,就不要哭哭啼啼浪费时间了。这里也没什么外人,熹媛,正林,我只问你们一句话,先前我也把发布会的视频都给你们看过了,对于这件事,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杨曦拍了拍她的肩,给予无声的安慰。

  引产手术后,孕妇必须卧床休养一整个月的时间,杨曦将特意炖好的煲汤放在桌上,引得郁熹媛又流下了眼泪,又感动,又是窝心,“大嫂,谢谢你们。”

  郁老太太点头,带领众人进去病房。

  “她早晨醒来,知道孩子没了特别的激动,所以先前让医生打了针镇定剂,现在已经安静下来了。”

  “光璞她怎么样了?”郁老太太一脸的关切。

  时正林愁眉苦脸的抬起头,一看到郁老太太和身后的一大帮子人,立马开口激动的喊道,“妈,大哥大嫂,你们来啦。”

  郁东辰抬手敲了敲门,很快的,房门被打开了。

  本来她也就打算进去看一眼,确保时光璞没什么大事就行了。

  “好的,妈。”常欢颜感动的点头。

  到了1901号病房的门口,杨曦小声的对儿媳妇说道,“欢颜,待会儿进去了以后,你就坐我的身边。如果光璞她的情绪太激动的话,你就先到外面的座椅上坐着等我们,免得吓到肚子里的孩子。”

  就这么思前想后的,“叮”的一声,电梯到了19楼,门开后,众人抬脚走出电梯。

  此时此刻,她真的好羡慕韩敏夏,郁承衍说不让她过来就不过来了,而她作为郁家的长孙媳妇,似乎不来就显得不太好了,而且郁存遇还不在家……

  常欢颜默默的捏了捏手心。

  毕竟她现在也怀有身孕,肚子的月份还和时光璞的差不多,虽然不至于像高筱潇那样容易刺激到时光璞吧,但万一时光璞看到她肚子再胡思乱想怎么办?

  虽然常欢颜跟高筱潇说了要来医院里探望时光璞,但在内心深处,她最初的时候是拒绝的。

  d市人民医院,住院部大楼。

  。

  不过才下午的两点钟而已。

  高筱潇:“……”

  见高筱潇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半天都惊讶的说不出话,他眼底的笑意顿时更浓,抬起手,在她细腻的脸颊上轻轻捏了捏,“现在想通了吧?快点儿睡觉,再不睡,天都要黑了。”

  韩禛勾起薄唇,俊眉星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要不是我提醒过小耗子,他应该不会去着手调查顾向北的身世问题。”

  高筱潇这下子彻底愣住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着他,呐呐的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说……”

  “之前,我就有注意过顾向北和齐沐瑶的关系,所以我提醒过小耗子。”他淡淡的说道。

  高筱潇原本要闭上的眼睛瞬间疑惑的再度看向了他。

  韩禛抬起拇指,在她细嫩白皙的脸上上轻轻刮蹭,“其实……”

  尽管知道他这番话只是在安慰自己,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心里真的舒坦了许多。

  高筱潇轻轻地点了下头。

  “别胡思乱想,‘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是他父母造的孽,就算你不说,别人也会查出来的。”韩禛淡淡的说完,揭开被子,将她的手放了进去。

  她甚至想:如果不是当初她说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现场那么多人都听到了,那顾向北私生子的身份是不是就不会被暴露?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复杂的心情,总之……感觉怪怪的。

  高筱潇:“……”

  韩禛挑了挑眉,“所以呢?”

  “……”高筱潇不否认,一脸坦诚又担忧的看着他说道,“我真的没有想到顾向北会是个私生子。当初,蒋梦怡的外遇也是我说出来的,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奶奶他们才找人调查的?”

  韩禛放下文件,起身过来在床边坐下,拉过她搁在被子上的小手握着,“你刚才就在想这些事情?所以不睡午觉?”

  “你看新闻了吗?”高筱潇又问道。

  韩禛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看着她,眉眼深邃,看不出什么情绪。

  “阿禛。”高筱潇突然开口,声音在室内显得分外轻柔,“你知道吗?时光璞她的孩子没有了。”

  视线往下,落在他骨节分明的右手上,拇指跟食指捻着文件的一角,翻页时不急不缓,透出一股子沉稳。

  落地窗的窗帘被拉上了,室内昏暗,只有小客厅的沙发一角亮着一盏橘黄色的地灯,颜色很温暖,投注在韩禛的身上,愈发衬得他眉眼清秀,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已经年过三十的男人了。

  高筱潇闭着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最后在被子里转了个身,面朝外面,看着坐在沙发上翻阅文件的男人。

  房间内安静如斯,只有偶然翻阅纸张的沙沙声。

  见她表现尚算听话,韩禛满意的勾起薄唇,关上门后,抬脚走到一旁的小客厅里坐下办公。

  “……”高筱潇看了他一眼,立马乖乖的放下手机,往被子里躺了下去。

  高筱潇的午睡时间一般是下午的一点钟,也就是吃完饭的一个小时后。

  可能是见高筱潇拿着手机靠在床头,他的神情略显得不悦,“两点了,怎么还不睡觉?”

  韩禛穿着一身居家服进来,手里还捧着一叠文件。

  房门突然被人轻声推开了。

  先是知道真相后第一时间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让齐沐瑶撇清了和顾向北的关系;发布会上单方面宣告和顾氏的合作关系从此终止,撤资了项目;现在,再将微博删除……估计过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会随着时间被世人逐渐淡忘。

  看来,齐家人果然已经开始行动了。

  挂断电话后,高筱潇揭开被子准备上床,本来是要睡午觉的,想了想,不放心的掏出手机刷了下微博,却发现那条转载了好几万的热门微博已经被删了。

  当然这些话她并没有说出口,只是让常欢颜去过医院后记得给她回个消息。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注定就是不公平的。

  虽然看起来很残酷,但这就是“弱肉强食”的道理。

  她几乎可以预感,就算顾向北真的开了新闻发布会了,挽回一点面子,可舆论也只会很快就被齐家所控制住,而顾向北,势必将背负着“私生子”这个名号度过余生。

  而齐沐瑶却有着齐家做后盾,不管是论财力,还是论人脉,在d市,顾家肯定都是斗不过齐家的。

  本来孩子就是在他和时光璞的推搡之间流掉了的,以时光璞那性格,就算他和齐沐瑶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心伤之下,估计她也不会相信的吧?更何况发生了这种事情,时家和郁家的长辈更不可能同意他们俩再在一起了。

  她只知道,顾向北现在真的应该算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

  会吗?

  高筱潇皱眉。

  常欢颜在那头不停的八卦,可能是听高筱潇一直不说话,干脆自己又在那儿说了起来,“我觉得啊,这种事情肯定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现在只看到齐沐瑶在开发布会,什么都只是一面之词而已,说不定马上顾向北也开个发布会,脏水就全都泼回去了!”

  “潇潇儿,你说他们两个到底是谁勾引的谁呀?”

  “……”高筱潇没有说话。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6再不睡,天都要黑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