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今天不需要二更了吧?

  ------题外话------

  “卧槽!阿禛,知不知道我快要被你给害死了!”郁聿庭在那头大叫道。

  谁知……

  电话是郁聿庭打过来的,所以他才不紧不慢的半天后才接通,想必……是要感谢自己昨天晚上出谋划策,让他终于可以顺利的在岳父家里过夜吧?

  看着某人充满怨念的背影,韩禛笑了笑,先扶着高筱潇上了车,自己也坐上去后,才慢吞吞的接通了电话,“又怎么了?”

  郁承衍交钥匙的手在半空中顿住,然后……得,还是他来开吧。

  出了寺庙,正准备上车的时候,韩禛手机突然响了。

  两个男人各自扶着自己的老婆,陪着韩老太太进去,拜完菩萨,捐了香油钱,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下车后,韩禛一身的白衬衫黑西裤,又是一副高贵冷艳的尊贵模样,哪里还有车里那幼稚小气的模样?

  到了寺庙。

  。

  大哥一定是在报复她婚礼上拦门的事情,真坏!

  韩敏夏更是气的绞紧了手指头。

  众人:“……”

  韩禛对她咧了下嘴角,“突然又不困了,不行啊。”

  “……”高筱潇还没开口,就听到对面韩敏夏的声音响起,“大哥,你刚才不是说困了吗?”

  劳斯莱斯缓缓开出了军区大院,韩禛坐在高筱潇的身边,搂着她的腰,呵寒问暖,“媳妇儿,累吗?累就靠我的身上休息休息。”

  郁承衍扯了扯薄唇,只好面色沉俊的绕过车头,拉开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

  “放心吧放心吧。”韩老太太说完,就匆忙抬脚上车了。

  但是当着众人的面,拒绝开车这种事情也未免显得太小家子气,只好接了钥匙说道,“那就麻烦奶奶帮忙照顾好我老婆了。”

  郁承衍瞬间黑脸,这个阿禛……

  “那就麻烦承衍了。”韩禛说着,将车钥匙送到他手上,又不留神的打了个哈欠。

  郁承衍一愣:“……”

  “呀,那可不行,去庙里还得一个小时了,疲劳驾驶太危险了,车上还都是孕妇啊。”韩老太太说完,看向郁承衍,“承衍,要不你来开车?”

  韩禛点了点头,“恩,最近有点累。”

  “呀,阿禛怎么了,困了?”韩老太太问道。

  谁知到了外面,韩禛突然伸出手,不小心的打了个呵欠。

  反正劳斯莱斯的空间大,空位也多,于是郁承衍便也没开车,打算和韩敏夏一起陪韩老太太坐车同去。

  。

  等那对小夫妻终于吃完饭,时间已经是上午的九点钟了……

  郁承衍对众人点了下头,就继续小心翼翼的扶着韩敏夏去了餐厅,佣人也立刻端着营养早餐送去,其他人只能继续坐客厅等。

  因为太懒了!

  为啥?

  “……”韩老太太没好气的看着她,头一次在心里头庆幸,自己的这个孙女儿还算嫁了个靠谱的人家,不然以她这性格,估计去谁的家里都受罪!

  韩敏夏摇头,“没有。”

  “不行,你必须得过去。”韩老太太坚持,刚要起身,又问道,“没吃早饭吧?”

  走到跟前,她先是伸出小手,捂着小嘴打了个呵欠,才埋怨的说道,“奶奶,大哥,小嫂子,昨天晚上我不都跟你们说了嘛,我不想去寺庙。”

  尤其小妮子脸上带着自然又红润的光泽,看着特别的健康。

  韩敏夏现在已经怀孕五个月了,小腹微凸,小脸圆润,站在一身西装革履又劲瘦挺拔的郁承衍身旁,倒也不至于不般配,反而有种很奇妙的协调感。

  她穿着一身粉色的孕妇裙装,郁承衍则扶着她的手和腰,就像是清宫戏里太监伺候娘娘似的那般谨慎……

  说话期间,韩敏夏终于下楼来了。

  郁老太太虽然有些不太满意,但也只能遗憾的答应了。

  于是,到最后高筱潇也没答应,只说会问问两个人的意思。

  如果说,在之前不知道冷世钧就是vivian父亲的时候,她可能还会撮合自己的父母,但是现在……她觉得,还是尊重他们自己的意见吧,到底结不结婚,毕竟还是他们俩人之间的事情,她作为女儿,也不能多说些什么。

  高筱潇:“……”

  “没有。所以我这不问你的意见吗,只要你答应了,他们俩肯定听你的话。”郁老太太笑呵呵的说道。

  高筱潇瞬间就愣住了,想了想,开口问道,“爸妈他们已经答应结婚了吗?”

  “呵呵。”郁老太太笑了笑,一脸喜气的说道,“我打算啊,在这天让锦川和知秋去民政局领证,你觉得怎么样啊?”

  六月一号?高筱潇眨了眨眼,“那天不是儿童节吗,怎么了奶奶?”

  郁老太太先是关心了下高筱潇的肚子,然后才笑着说道,“潇潇儿,你觉得六月一号这个日子怎么样呀?”

  杨曦去楼上喊韩敏夏的工夫,其他人便在沙发上坐下稍事休息。

  “我就知道。”韩老太太一副料事如神的样子,不然,她也不至于特地还赶早了上门来。

  杨曦听到这话,便有些尴尬,“韩阿姨,您别急啊,我这就上去催她。”

  韩老太太挑了挑眉,“呵呵,夏夏不会还没有起床吧?”

  一进屋里,郁老太太的声音就洪亮的响了起来,“哎呀,老太婆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呀?”

  。

  最后,还是莲姨扶着韩老太太下来了,一行四人这才朝着别墅里走去。

  韩禛:“……”

  韩禛松开手,刚要再去接韩老太太,直接被她“啪”的打了一下,“不用你,我自个儿下去。”

  高筱潇见韩老太太眉目舒展,也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便伸手放在韩禛的手里,被他带着从车里下来。

  “哎呦,我开玩笑的,生什么气啊,赶紧的,下去吧。”韩老太太忙笑着说道。

  高筱潇忙说道,“奶奶,您别生气,阿禛他……”

  韩老太太暗自啐了一句,“臭小子,倒挺会疼媳妇儿的。”

  韩禛看了一眼韩老太太,说道,“我先扶你,待会儿再扶奶奶。”

  高筱潇看到,便有些脸红的说道,“呃,先扶奶奶下去吧。”

  韩老太太本来手都已经伸出去了,听到这话便硬生生把手又缩回去了。

  到了郁家,韩禛先推门下车,然后过去打开了后车门,伸出手就说道,“媳妇儿,把手给我。”

  韩老太太倒也没勉强他们,毕竟,她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带孙媳妇儿去还愿。

  至于韩正铭和钟瑜红,两人难得悠闲,就去市里逛商场去了,说是要给小孙女儿买点婴儿衣服和玩具什么的,之前因为不知道性别,也不敢大肆的购买。

  莲姨还特意提了个大包,里面放着高筱潇怀孕时喝的燕窝粥,老太太爱喝的洋参茶,还有一些吃的喝的,总之,分量都不轻。

  今天不是周末,一大早起来吃过早饭后,小梁开车送高小白去了幼儿园,韩禛则直接开着家里的那辆加长劳斯莱斯,载着高筱潇,韩老太太和莲姨往军区大院赶。

  睿园,韩宅。

  。

  “……”尤勘山瞠目结舌的看着刘慧丽的背影,半天后,才呐呐的吐出一句话,“一个一个的,都魔障了是不是?”

  说完,她抬脚就追了过去。

  “你才傻呢!”刘慧丽气的直接松开了手,“你自己回家去吧,我跟闺女在这照顾小郁,不管你了!”

  “……”尤勘山抿了抿嘴唇,没好气的说道,“闺女傻,你也跟着傻!”

  “行了行了,你没看到咱家闺女多关心小郁?他都伤成这样了,你还想要怎么破坏啊!”刘慧丽难得严厉的说道。

  “你拉我干嘛?”尤勘山不悦。

  尤勘山还想要过去,却被刘慧丽给拉住了。

  这时郁聿庭已经被推出来了,尤小乔吸了吸鼻子,立刻就扑了上去,“老板。”

  尤勘山也立刻松下了一颗心,就说嘛,摔一下而已,怎么可能会有多严重。

  “不客气。”医生说完,便抬脚离开了。

  尤小乔猛地松了口气,“好的,谢谢医生,谢谢。”

  医生看着眼前头发蓬乱,眼泪纵横,还穿着一身粉红睡衣的小姑娘,皱了皱眉说道,“你是伤者的下属是吧?是这样,伤者的后脑撞到了一个的玻璃碴,失血过多导致昏迷,我们已经帮忙伤口做了清理,也将玻璃碎片都取出来了,目前发现都是一些皮外伤,应该没什么大碍。等患者清醒后,最好再做个脑部ct,看看有没有脑震荡。”

  尤小乔立刻起身冲了过去,“医生,医生,我老板他没事吧?”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灭了。

  。

  尤小乔看着亮着的手术灯,一边哭,一边在心中默默祈愿:“老板,你一定要好好儿的,你不能有事……”

  “小乔,别哭别哭,你放心,‘吉人自有天相’,小郁他一定会没事的……”刘慧丽见女儿不停地哭,心里也难受的不行,但是她能做的,就是陪在身边不停安抚。

  他的女儿,他含辛茹苦了二十五年养大的女儿,如今竟然在他的面前说要为另一个男人去死……

  尤勘山没有再说话,但是膝盖上的两只手已经死死的攥在了一起。

  “对,就怪你!我告诉你,如果老板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也不活了呜呜呜呜!”尤小乔说完,就仰着头继续嚎啕大哭了起来。

  “……”尤勘山惊讶,又满脸受伤的看着女儿,“小乔,你……你竟然怪我?”

  “都怪你!”尤小乔猛地抬起头,冲着他吼道,“要不是你,老板会这样吗?”

  尤勘山脸色黑沉的不行,抿着嘴唇,半天后,才嘴硬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会这样?我不过就是吓唬吓唬他,谁知道……”

  “小乔,你这说的都什么胡话呀。”刘慧丽心疼的不行,搂着女儿,哄了半天也不见效,只好抬头看着尤勘山说道,“勘山,你能不能说几句呀!要不是你,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吗?”

  尤勘山:“……”

  “哇……”尤小乔的哭声打断了他,“妈,如果老板他死了,我……我也就不活了!”

  这个臭小子,怎么那么不经摔啊,就摔了一下,竟然就头破血流了,真是……

  尤勘山坐在一旁,脸上满是尴尬和无奈,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小乔,你别太担心了,小郁他一定会没事儿的。”刘慧丽见女儿这么失魂落魄,便抚着她的肩劝道。

  尤小乔坐在手术室外面的座椅上,她的手上,还有睡衣上都有很明显的血迹,头发乱糟糟的,双眼泪汪汪的,鼻子眼睛都哭的红肿,整个人看起来憔悴落魄的不行。

  一个小时后,附近某公立医院。

  。

  “老板,老板,你没事儿吧呜呜呜……”尤小乔抱着郁聿庭包,小手死命的按着他后脑勺的伤口,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好……好!”刘慧丽一阵结巴,说话晚,忙转身跑回屋去打电话了。

  “妈,快打电话叫救护车!”一看到那红色,尤小乔直接就吓哭了,这话几乎是哭喊着说出来的。

  果然,郁聿庭龇牙咧嘴的躺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好像很痛苦,头后面的泥水里,有红色的血迹缓缓流了出来。

  他放下警棍,仔细一看。

  “……”尤勘山一愣。

  “爸!”尤小乔已经冲了过来,猛地就把尤勘山推到了一旁,“老板都流血了,爸你太过分了!”

  尤勘山拿着警棍,大喘了一口粗气,哈哈大笑的说道,“臭小子,让你跑,你再跑啊!”

  尤小乔和刘慧丽尖叫着冲了过去。

  “天哪!”

  “老板!”

  因为昨天夜里刚刚下了一场暴雨,老小区又全都是泥地,很湿也很滑,郁聿庭整个人就往后面倒了下去。

  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郁聿庭抬起胳膊一挡,只觉得脚底一滑……

  不说话还好,一说,棍子竟然直接朝他的脸上飞了过去,“让你说,让你说……”

  老人的力气毕竟有限,自己又是个练家子,皮糙肉硬的,所以打起来并不疼,但是……这么一下接一下的,不停的打,郁聿庭到后面也有些受不了了,只好不停的往后退,嘴里还得好声好气的说道,“伯父,您不要这么激动,小心您的腿啊!”

  郁聿庭:“……”

  尤勘山稳住身子后,抡起棍子就往他的身上砸去,“打死你个臭小子,我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

  郁聿庭眼角猛的一跳,忙箭步过去,伸手扶住了尤勘山,“伯父小心!”

  他的脚原本就有些跛,再加上刚才摔了一跤,跑了一小段路就踉跄了下,好似要摔倒似的……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尤勘山大喊一声,就朝他冲去。

  尤勘山追出单元楼,就看到郁聿庭正站在那辆黑色揽胜的旁边,貌似正要上车。

  。

  刘慧丽一个人根本也拦不住,吓得忙叫道,“勘山!你别冲动啊,勘山!”

  就在这个时候,尤勘山趁她不注意猛地挣脱,拿着警棍就往外面冲去。

  尤小乔眨了眨眼,只觉得心里有道暖流轰然侵入,随即就甜的想要笑出来……

  他说……“小乔我娶定了?”

  刚才他说什么?

  说完,他抬脚走去客厅,拿起车钥匙和手机,就大步往外走去。

  郁聿庭眯眼看了一会儿,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行吧,那我先走了,但是我把话撂在这里,我是不会放弃的,小乔……我娶定了!”

  三人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场面混乱的不行。

  “……”

  “勘山,冲动是魔鬼啊!”

  “我要打断你的狗腿!”

  “老板,你快走啊!”

  “小郁,勘山他太激动了,你先回去吧行吗?”

  “是男人你就别跑!”

  “老板,大丈夫能屈能伸啊,你快走吧。”

  想他郁聿庭哪儿不好了?论家世,论外貌,论财力,他哪里比不上那只大猩猩了?

  “我不走,要走也一起走。”郁聿庭也有点来气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么固执的老人,简直能和家里的老太太相比了!

  “老板,你快出去啊,快走啊!”尤小乔死命拉着尤勘山的胳膊,冲着郁聿庭喊道。

  “都别拦我,我要揍他,臭小子,竟然敢欺负我的女儿,今天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尤勘山歇斯底里的叫道。

  “爸,你干嘛啊!”尤小乔惊慌失色的跑了过去,刘慧丽也过去,帮忙一起拦着丈夫。

  “……”郁聿庭满脸黑线,这……玩儿真格的?

  暴怒之下,他一下子就甩开了刘慧丽,冲回主卧,然后……拿了一只黑色的警棍就出来了。

  他养了二十五年的女儿啊,就这么……被一只猪给拱了!

  “臭小子!你……你竟然敢欺负我的女儿!我……我揍死你啊!”尤勘山这下听明白了,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朝脑门冲去,怒得不行。

  郁聿庭睨了眼尤小乔,有点不悦,索性再说一次,“你没听错,我说了,我和小乔早就发生过关系了,而且还不止一次,所以……就算你们不答应,我们也已经在一起了。”

  “呃,爸,爸……老板他是开玩笑的,你千万别当真啊。”尤小乔忙说道。

  至于尤勘山,先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半天后,才有些不相信的指着郁聿庭,“你……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刘慧丽也立刻捂住了嘴,被吓到了。

  晕死,他怎么把这种事情说出来了呀!

  尤小乔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整个人都被炸焦了,脸上又烧又热,话都说不利索了,“老板,你……你……”

  他低头看了一眼尤小乔,嘴角微微一勾,便说道,“其实我和小乔早就发生过关系了,所以就算你们不答应,我们也还是会在一起的。”

  她抬起头,就看到郁聿庭下颚线条紧绷,往日里有些散漫和轻佻的眼神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不移的的神情,“伯父,其实小乔早就跟我的父母,还有奶奶都见过面了,他们都特别的喜欢小乔,也说过好几次,想要和你们一起坐下来吃顿饭,聊聊我和小乔的事情,所以您完全可以放心,我们家人都不会有意见的。而且,我也不瞒伯父了,其实……”

  刚想要开口,肩上却被郁聿庭给按了一下。

  尤小乔听完这番话,顿时鼻子一酸,眼圈也一阵阵的发红发胀,难受的不行。

  尤勘山深吸口气,说道,“好,那我就好好说。我们尤家就是普通的小老百姓,什么背景都没有,这些年,我和慧丽靠一点的退休金生活,存款也有限,就算将来小乔真的要嫁人,我们能给的嫁妆也有限,肯定入不了你们那些大户人家的眼。小乔是我的女儿,我宁愿她找个普通男人,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本本分分的赚钱,也不要她在你家里受到委屈,被人轻视和侮辱!”

  “老公!”刘慧丽死死的拉着他,“我们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冲动啊。”

  “臭小子,人家宇文是老实人,你以为都跟你似的臭流氓啊!”尤勘山说着,又想要冲过去。

  “呵呵。”郁聿庭对此更是嗤之以鼻,“伯父,你确定,一个喜欢了七年都没敢告白的男人,就是你心中的理想女婿?”

  呃,怎么她作为当事人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尤小乔瞬间张大了小嘴,大师哥喜欢她七年了?

  “没错!”尤勘山也不否认,“宇文这个孩子我在几年前就认识了,他为人踏实,性格沉稳,最重要的,是他对小乔一往情深,他喜欢小乔整整七年了,这样的感情……”

  “门当户对?”郁聿庭笑了一声,“伯父,您说的是唐宇文吗?”

  “我们尤家小门小户的,装不下你这一尊大佛,我也不想让小乔嫁进什么豪门,我宁愿她找个差不多的,门当户对的就可以,所以你,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尤勘山最后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随着尤勘山一字一句的飚出贬义词,郁聿庭的一张俊脸也越来越黑,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加重,掐的尤小乔都疼了……

  “为什么?很简单。”尤勘山没人控制的那只胳膊,拿食指点着郁聿庭就说道,“你,双眼露邪,戾气太重,吊儿郎当,作风散漫……”

  “伯父为什么不同意?”郁聿庭不卑不亢的提问。

  尤勘山激动的吼了起来,“你跟小乔的事情,我不同意!”

  “不行!”

  然后……

  房间里有着瞬间的安静。

  “……”

  “伯父,伯母。”郁聿庭不想再这么磨磨蹭蹭下去了,他紧紧的搂着尤小乔的肩膀,沉声说道,“我喜欢小乔,小乔也喜欢我,我们两人是真心相爱的,请伯父伯母成全我们。”

  尤小乔心虚的眨了下眼睛,胳膊上却猛地传来了一股遒劲的力道,随即整个人就被郁聿庭拉去圈在了怀里。

  尤勘山冷“哼”一声,瞪着郁聿庭就骂道,“臭小子,我早就知道你不怀好意了,果然没有猜错!好啊,竟然在半夜给我偷溜进来了,说,你们俩现在到什么地步了?”

  刘慧丽和尤小乔一听到这话,顿时又把他拉的死死的。

  尤勘山龇牙咧嘴的缓了一会儿,本来还想再冲过去揍一拳,却发现自己的膝盖被摔的有点疼,只好动了动胳膊,虚张声势的说了句:“都不要拉我!”

  “勘山你没事吧?”刘慧丽也吓得不行,过去扶着他的胳膊,顺便也……拉着他,不让他能再动手。

  “爸,爸你没事儿吧?”尤小乔被那惨叫声给吓到了,忙冲过去把跌倒的尤勘山给扶了起来。

  郁聿庭反应灵敏,几乎下意识的就将身子往旁边一侧,尤勘山收手不及,直接就栽进了门里,“哎呦!”

  “臭小子,王八蛋!”门一开,尤勘山一拳头就呼了上来。

  终于等两人身上都打理妥当后,他便过去将门给打开了。

  别说,尤小乔卧室的门还挺严实……

  和她的慌乱相比,郁聿庭显得淡定许多,他揭开被子,先是将裤子慢条斯理的穿上,然后又披上陈尚,系上纽扣……

  “老板,快,你快点儿把衣服穿上啊!”尤小乔一边系纽扣,一边催他。

  而且……两人身上的衣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被脱光了,要被捉奸在床的节奏!

  完蛋了,昨天晚上明明都想好了要定闹钟早点儿起床的,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什么事儿都没有了,谁知……居然一觉睡到了现在,还被父亲给发现了!

  屋里,尤小乔已经被那踹门声吓得不行了。

  。

  尤勘山不理她,一边踹,一边骂,“臭小子,给我出来,听到没有!臭小子!”

  “……”刘慧丽愁得不行,赶紧起身,过去想要拉他,“勘山,勘山你先别激动啊,别把门给踹坏咯。”

  随即,就传来了隔壁房门被脚踹的声音。

  不说还好,一说这个,尤勘山眼睛都红了,也不等她找什么钥匙了,直接转身就冲了出去。

  “……”刘慧丽惊讶的坐了起来,刚想要起床去找钥匙,转念一想,又不去了,“不行,咱闺女的房间你不能进去,万一他俩要是没穿衣服……”

  “那个臭小子半夜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跑我闺女的屋里去了!”尤勘山大吼。

  “怎么了勘山?”刘慧丽突然被叫醒,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他回到主卧门口,从兜里掏出钥匙就开门进去,喊醒了老婆,“慧丽,快,把小乔房间的备用钥匙找出来。”

  尤勘山急了,他一手养大,如花似玉的闺女呀!

  没有人应声。

  “臭小子,你给我出来!臭小子!出来,听到没有!”

  他瞪着双眼直愣愣的望着尤小乔紧闭的房门,双拳握的“咯吱咯吱”作响,下一秒,直接抡起拳头过去就开始砸门。

  尤勘山脑子里一懵,赶紧起来,先是去了洗手间,然后去了厕所,都没人!

  “嚯”的一声揭开被窝,转头往沙发上一看……人呢!

  随即,脑子里就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眯了眯眼,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就把眼睛给睁开了。

  第二天早上,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客厅,缓缓随着时间移动,最终落在了尤勘山的脸上。

  。

  可后来,不知道是不是折腾了一天太累了,一闭上眼,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睡着了。

  尤小乔开始还有些担惊受怕,睡不太着,脑子里想了很多事:要定闹钟,要早点起,要让他戒掉这个“奶娃娃”习惯……

  这都是给他养成的什么破习惯啊,每天晚上必须抱着她的32d,不然就说睡不着……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尤小乔顿时欲哭无泪。

  “不摸着她我睡不着。”郁聿庭的声音饱含着怨念,说完,两只咸猪手已经伸进她的睡衣,一手一个,很熟练的包住了她。

  尤小乔:“……”

  “我不做。”郁聿庭硬声硬气的开口,“我就摸摸,摸摸总行了吧?”

  “老板!”尤小乔惊呼,他怎么又……

  突然,床板又“吱呀”的一响,她只觉得被子动了下,随即就被一只大手捞进了熟悉的怀里抱着。

  尤小乔咬着小嘴,自顾自的郁闷起来。

  但是,她更不想在父母还没接受他的时候做这种事情,家里是老房子,隔音非常差,而且她的床还是那种木质的,郁聿庭又那么大一个大块头,她刚才一听到那“吱呀吱呀”的声音就觉得脸红不已了,万一真的做那种事情再被尤勘山给听到了,以他的个性,真有可能什么也不管的就冲进来……到时候,该多丢人啊!

  这还是两人谈恋爱以来,第一次……因为上床的这种事情闹别扭。

  过了一会儿,她抿了抿唇,算了,为了自己今天夜里的安生……她侧过身子,也学他,拿背对他。

  尤小乔:“……”

  “哼。”郁聿庭傲娇的不转身。

  尤小乔伸出食指,小心翼翼的戳了戳他硬邦邦的背,柔声问道,“老板,你生气啦?”

  “……”尤小乔惊讶,又呆住了,他现在这是在干什么?生气了?和她发脾气吗?

  下一秒,郁聿庭的手立刻就顿住了,然后握着她的腰将她抱到了一旁,自己转过身,拿背对着她。

  “不能每次都是你想做就做,你得尊重一下我的意见!”尤小乔又说道。

  郁聿庭:“……”

  尤小乔咬着嘴唇,就是不松口,也不松腿,“不行不行,你要是这样的话,我……我早知道就不让你进来了。”

  “不会的,宝贝儿,你叫的小声点儿就行了,听不到。”郁聿庭一手握着她的腰,认真的想要把她的腿掰开。

  “……”尤小乔硬着头皮,脸上也烧的不行,声音怯懦的说道,“真的不行啊,老板,爸爸就睡在门外面,万一被他听到那就完了!”

  虽然屋里没开灯,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不用猜也知道,他现在肯定是满脸的……流气!

  “不要哪样?”郁聿庭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老板。”尤小乔紧紧的夹着自己的双腿,避免发出可耻的声音,“你……你不要这样嘛。”

  他双手往下,直接就将她的睡裤连同小内内全都褪了下去,然后……

  “不行!”郁聿庭拉开她的手,算了,也不解纽扣了,麻烦。

  “老板,你……不能这样,万一被我爸爸发现了怎么办啊?”尤小乔简直被他吓得半死,不由分说的抓着他的手就道,“就一个晚上的时间,你忍耐下吧,行吗?”

  “还是女人窝里舒服,好香啊。”郁聿庭深吸口气,然后就抱着尤小乔放在自己的身上,双手也开始去解她睡衣上的纽扣。

  “……”尤小乔傻眼的看着他伸手,将床头的开关给按下了,房间里瞬间漆黑一片。

  进入屋里,郁聿庭便立刻将门给关上了,对屋里的环境摆设看都都不看,直接抱着尤小乔就去了床上,放下去的同时自己也钻进了温暖的被窝里。

  不但迅速,而且没发出一点儿的声音。

  腿长就是好!

  郁聿庭跟着她,两人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照样是他把她抱起来,然后抬起长腿就瞬间垮了过去。

  于是她轻巧的从他腿上站了起来,说道,“走吧。”

  尤小乔撇了撇小嘴,虽然心底有些埋怨,但也只是一小会儿,毕竟,她更舍不得的是他受罪。

  还真是不客气呢,就不知道体谅一下女生吗?

  尤小乔:“……”

  “好啊。”郁聿庭一口就答应了。

  咕噜噜的眨了下眼睛,她继续轻声说道,“你去我屋里,把我床上的那床被子搬出来吧,我们换被子盖。我在屋里不冷,盖薄被就行,外面冷一些,你盖我的。”

  “那怎么办啊。”尤小乔立刻急了起来,“要不……”

  “嗯。”郁聿庭点头。

  “这被子太薄了吗?”尤小乔立刻问道,很担心他明天会感冒。

  “我需要温暖。”郁聿庭一本正经的说道。

  “呃。”尤小乔怯怯的看着他,“那你……还需要什么呀?”

  “……”郁聿庭开始还挺感动的,心想她总算知道心疼自己了,可听到后来就有些郁闷了,皱着眉头就说道,“你来就是为了给我送枕头?”

  “老板。”尤小乔眨巴眨巴眼,小脸上满是心疼和愧疚,“对不起啊,我也没有想到今天晚上竟然会下这么大的雨,这沙发一定睡得很不舒服吧,我给你送个枕头,这样可以舒服一些。”

  郁聿庭抱着尤小乔回到沙发上,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这才发现她怀里还抱着个枕头。

  地上,尤勘山毫无知觉,依然张着嘴巴打着鼾睡得香甜。

  郁聿庭揭开被子,轻手轻脚的迅速过去,两手在她的小腰上一用力,就将她娇小的身子抱了过来。

  尤小乔站在卧室的门前,正一边扶着门框,一边轻巧的抬起脚,想要从地上的人影身上跨过去……

  他眨了下眼,随即,便从沙发上抬起头。

  就在郁聿庭伤春悲秋,自怨自艾的时候,突然,一道柔和的光亮从后面倾泻了过来。

  身上的棉被是刘慧丽特意从柜子的最里面找出来的,闻起来稍微带了些霉味,且还没有找到多余的枕头,他只能用胳膊放在脑后自己枕着,身上还穿着白天那一身衬衫和西裤,两条腿还得憋屈的支起来,否则会放不下……

  黑暗中,郁聿庭也听到窗外的雨已经慢慢停了,不用看都知道时间已经到夜里的十二点了,人气象局都办完事收工了,可他依然还没能睡着。

  和他相比,尤勘山却因为睡在门口,卸下了防心,没多久就很快睡着了,发出了恣意又酣畅的打鼾声。

  搞什么人工降雨啊,提什么睡沙发啊,现在好了吧,明明有一块鲜嫩可口的小鲜肉就在一墙之隔的床上躺着,他却只能靠脑子去想象,不能亲自去品尝,这种滋味,真的是很不好受啊。

  半夜,郁聿庭躺在客厅那简陋,狭窄,又硬邦邦的沙发上,感觉自己纯粹是没事儿来这找罪受。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74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