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我是那么肤浅的男人吗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一月一度的大姨妈又来了,浴血奋战今天还是加更了,被自己感动哭/(tot)/~

  ------题外话------

  秘书转身,手刚放上门把,却听到齐沐瑶突然又说道,“……等一下。小说し”

  “是,齐总。”

  齐沐瑶的脸瞬间就白了,双拳紧握的说道,“不见,把他赶走!”

  虽然先前的那则事件很快被揭过去了,但因为发生在齐家身上,身为齐立集团内部的员工也多少都有些耳闻。

  “他说自己叫姜朝,是……”秘书尴尬的低下头,将剩余的话讲完,“是顾向北的亲生父亲。”

  “谁?”齐沐瑶微微蹙眉。

  “齐总,楼下有人想要见您。”

  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却听到敲门声传了进来,“叩叩叩”。

  下班时间就要到了,齐沐瑶上了一天的班,整个人累的不行。

  齐立集团,副总裁办公室。

  。

  “好。”

  她紧紧的握着手机,冲着司机就喊道,“小吴,去齐立集团。”

  “你疯啦?!”蒋梦怡刚说完这句话,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那个齐沐瑶不是齐家的大小姐嘛,我儿子被她甩了,孙子还没了,我想要找她要点儿精神补偿,这样总可以吧?”姜朝自以为是的说道。

  “齐立集团?你去那里做什么呀?”蒋梦怡惊讶的叫了起来。

  “呵呵,我告诉你吧,我现在就在齐立集团的楼下,要不要过来,你自己看着办吧。”姜朝得意的说道。

  “什么意思?”蒋梦怡皱眉。

  “梦怡,你非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吗?没错,那件事情是我做错了,但是……我也没有想到时光璞会这么冲动,流产的事情纯属意外。再说了,既然他们已经离婚了,‘木已成舟’,就不要多想了,我现在有个更好的办法,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转圜的机会。”

  “关心?呵。”蒋梦怡冷笑了一声,“如果你真的关心他,你当时就不应该擅自决定去做那一件蠢事!现在,全d市人都知道,向北他是一个私生子,他不配拥有顾家的资产,所有人都在心里笑话他,鄙视他。向北他的孩子没了,老婆也没了,家产也没了,现在身上还背着好几千万的债,你到底还想要他怎么办?你非要逼死他不可吗?”

  “梦怡,我只是关心我们的儿子,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姜朝在那头说道。

  蒋梦怡深吸口气,在铃声第四次响起的时候,终于按下了“接听”,“姜朝,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向北他是不可能认你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好吗!”

  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是姜朝发过来的短信,“梦怡,接电话。”

  蒋梦怡再次按了“挂断。”

  “好的,太太。”车缓缓的开动,手机铃声却再度响起。

  电话是姜朝打过来的,她没心情接听,直接按下了“挂断”,同时开口对司机说道,“回家吧。”

  终于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上车后,蒋梦怡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激动的拿起手机,表情却一下子又变得失望起来。

  这些都是向北的东西,她必须要带回去。

  “没事,快,快帮我把东西都搬上车。”蒋梦怡急的大喊。

  司机迅速从车里下来,走到跟前问道,“太太,您没事儿吧?”

  蒋梦怡看着不远处脏不拉几的行李箱和袋子,疯了般的喊道,“小吴,小吴你快过来。”

  说完,她转身,铁门“哐当”一声就被关上了。

  郁熹媛喘了口气,又说道,“我今天只说最后一次,顾向北已经和光璞离婚了,以后你们顾家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要是再敢上门,别怪我找人把你给轰出去!”

  “这些,还有这些,都是顾向北的东西,你带走,全部都带走!”

  门口,郁熹媛把她的包狠狠的摔在地上,又让司机去把之前收拾好的属于顾向北的东西都拖了出来,一起稀里哗啦的就扔了出去。

  蒋梦怡被郁熹媛和佣人一起拉出了别墅。

  。

  她说什么?顾向北……不见了?

  后面的声音渐渐听不到了,房门也被关上,时光璞愣愣的坐在那里,苍白的脸上空洞而又迷茫。

  蒋梦怡拼命的挣扎,对着时光璞喊道,“光璞,向北他不见了,我打电话打不通,四处都找不到他,已经四十八个小时了啊,我真的好担心他,他一定是因为跟你离婚了,难过才躲起来的,光璞,算我求求你,你帮我把他找出来好不好?好不好啊光璞?我求求你……”

  郁熹媛和佣人都已经追了进来,两人拉着蒋梦怡就往外推,郁熹媛嘴里更是骂骂咧咧的说道,“你这个女人疯了是不是?谁让你进来的,出去,赶紧给我滚出去!”

  蒋梦怡见她不回答,干脆就自己进屋四处找了起来,卫浴室,更衣室,包括衣柜和床底下……

  “……”时光璞睁大眼睛看着她,也不说话,仿佛呆住了似的。

  蒋梦怡疯了一般的冲进来,看到床上的时光璞便兴奋的喊道,“光璞,向北他是不是在这里?”

  时光璞睡的昏昏沉沉,听到外面突然嘈杂的不行,皱着眉睁开眼睛,刚从床上坐起身来,房门就被人“啪”地一声给推开了。

  卧室里。

  。

  她踩着高跟鞋,疯了一般的就朝楼梯跑去,嘴里不停的大声喊着,“向北,向北,妈来了……”

  吴阿姨正在厨房准备炖给小姐的补汤,听到声音后匆匆出来,却根本也拦不住蒋梦怡的横冲直撞。

  “……”郁熹媛先是一愣,随即便咬牙切齿的追了过去,“站住!我让你站住听到没有?吴阿姨,吴阿姨你快拦住这个女人……”

  只是,门一打开的刹那,胳膊上却被猛地撞了一下,郁熹媛吃疼的稳住身子,却见蒋梦怡已经往里面冲了进去,嘴里还不停喊着“向北,向北,妈来找你了向北……”

  “没有。我女儿已经跟他离婚了,我们时家也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怎么可能还让他过来?你走吧,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说完,郁熹媛伸手掏出钥匙,将别墅的铁门打开。

  她屈辱的喊出这个称呼,“你看到我家向北了吗?他真的没有来找光璞吗?”

  “……”蒋梦怡的脸上一阵尴尬,忙改口说道,“我今天来是有事情要问你的,时太太。”

  要不是眼前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生下了那个同样朝三暮四私生子,她的女儿也不至于会被迷惑成那个样子,现在孩子没了,还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

  “别叫我亲家母!谁是你的亲家母?我女儿早就和顾向北签字离婚了,难道他没有告诉你吗?”郁熹媛一脸愤恨的看着她。

  “亲家母,你回来啦。”蒋梦怡欣喜的走了过去。

  蒋梦怡转过身,就看到郁熹媛正提着包站在一辆奥迪车旁,面色不悦,俨然是刚刚回家。

  就在她被挂电话,一筹莫展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了解自己的儿子,这么久了其实一直都没有放下对叶潇的那一颗心,不然也不至于结婚后还会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他的心根本就不在时光璞的身上啊……

  蒋梦怡站在门口思来想去,干脆又找高贞宁要来了高筱潇的电话号码。

  于是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让家里的司机开车送她来到这里,没想到……佣人竟然连门都不让她进!还说什么是郁熹媛要求的,顾向北也不在这里。

  蒋梦怡这才开始急了,挂断电话后,想也没想的就拨打了时光璞的手机,提示关机,再拨打郁熹媛的电话,也拒不接听。

  她没办法,只好给特助刘博打了个电话,刘博却说顾向北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去公司了,公司的事情几乎都是顾俪清在管,他也打不通总裁的手机。

  谁知昨天晚上,顾向北还是没有回来睡觉,电话也依然打不通。

  她打电话没能打通,当时也没有多想,毕竟最近的糟心事情太多了,可能是去哪里散心也说不准。

  自从上一次顾向北跟她说要和时光璞离婚后,他就搬回顾家的别墅住了,可是……就在前天晚上,他突然没有回来睡觉。

  时家别墅外面,蒋梦怡哭着放下手机,整个人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

  离开卫浴室前,他将那则通话记录删掉,号码则直接拉黑。

  “你儿子始终了,你应该去报警,而不是找不相干的人。”韩禛说完这句,直接就把手机给挂断了。

  蒋梦怡“呜呜呜”的在电话里哭了起来,“韩总,我就是想要问问潇潇,她知不知道向北去哪里了?向北已经失踪了四十八个小时了,我找不到了他了,你能帮我问问她吗……”

  “我媳妇儿在午睡,你找她有什么事?”韩禛的声音很淡。

  电话那头俨然顿了一下,随即,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韩总,是我,不好意思,请问潇潇儿她在吗?”

  他起身走进卫浴室,按下接听,“喂,哪一位?”

  韩禛看了一眼,伸手拿过来一看,屏幕上显示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下午快四点钟的时候,高筱潇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卧室里始终都很安静。

  韩禛勾了勾唇,过去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忙起了公事。

  高筱潇也是真的困了,懒洋洋的闭上眼,不一会儿就迷糊的睡了过去。

  她也没拒绝,站在那儿任由他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又拿出睡衣给她套上,然后才抱着她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上,拉过一旁的薄被。

  高筱潇:“……”

  “我帮你脱。”韩禛立刻又没脸没皮的缠了上来。

  “……”高筱潇无语的看着他,干脆转身,“不跟你说了,我要睡觉了。”

  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韩禛眯了眯眼,不满意的说道,“我是那么肤浅的男人吗?还是你以为我跟顾向北似的?”

  就好像那个齐沐瑶,跟时光璞还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呢,时光璞都怀了顾向北的孩子了,她还不是照样勾引不误?

  他英挺帅气的站在那儿,一身黑色西装优雅又迷人,她挺着个肚子,一身粉红的蕾丝,还穿着一双毫无气势的平底鞋,看着就又肥又丑的,估计她们才会更不把她放在眼里吧?

  “别蹬鼻子上脸的!”高筱潇气呼呼的拿手戳着他的胸口,“我说你风度翩翩是客气话,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帅?还有,我要是真的穿成这样,那些女人才更不把我当回事,估计到时候更要往你的身上扑。”

  他想的是,以退为进,谁知……

  见高筱潇微微蹙起了眉,他立刻又补充说道,“为了让她们知难而退,你就穿身上的这一件,让所有人一看就知道你怀孕了,这样别人就不敢接近我了。”

  韩禛笑了笑,搂着她哄道,“媳妇儿,你老公我都很久没有出去应酬了,你看我长得这么帅,难道就不怕外面的女人对我虎视眈眈吗?”

  高筱潇脸红的啐了一声,“油嘴滑舌。”

  “……”韩禛似笑非笑的走到她面前,双手顺着她的后腰往上,把原本松开的拉链又拉了上去,然后滑到她的胳膊,从上往下,握住她的小手左右一拉,评头论足的说道,“谁家有这么苗条的小猪?”

  高筱潇看他吃瘪,扬了下眉就说道,“总之我才不要穿这件,免得到时候你风度翩翩的,我就像个粉红猪。”

  他怎么突然觉得自家媳妇儿的口才见长啊!

  韩禛:“……”

  高筱潇反唇相讥,“那你们男人那天不都得穿黑色吗?”

  “真的,我骗你做什么?”韩禛真的很想要劝服她,“而且人家的订婚宴,你穿个黑色……多不吉利啊,对吧?”

  “……”高筱潇觉得他纯粹是在睁眼说瞎话,估计就是不想让她穿那件黑色的礼服呢。

  韩禛将视线往下,一本正经的打量了一会儿,最后摇头,“不明显啊,一点都看不出来。”

  “不要!”高筱潇拒绝,“太贴身了,小肚子都能看到。”

  他走过去,先将手里的平板电脑放回桌上,才温声说道,“这一件穿着多好看,就穿这一件吧。”

  明明都已经快要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这么一眼看过去,最多也就是不到二十岁的样子,难怪有人说怀孕等于女人的第二次发育。

  瓷白的小脸上白里透红,衬着粉色的衣服,再加上那副羞答答的表情,干净清透的眼睛,看在某人眼里真是惹火的不行。

  高筱潇又羞又恼的看着他,双手拉着身上的衣服不撒手。

  韩禛将门关上,挑了下眉,突然“嗤”的一声笑了起来,“媳妇儿,我回屋还需要敲门?”

  “……”高筱潇惊弓之鸟般的转过身子,脸上“唰”的就红了起来,脱口而出道,“你怎么不敲门啊?”

  谁知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吧嗒”一声的被打开了,韩禛手里拿着个平板电脑,双眼灼灼的盯着她裸露出来的大片白皙的背部。

  伸手往后拉开背后的拉链,就想要脱掉。

  “唉……”她叹了口气,心底有些落寞。

  高筱潇撅了撅嘴,伸手在自己的腰上掐了掐,好像是多了不少的肉,也没有以前那种盈盈一握的感觉了。

  这件礼服是中袖,及膝的款型,里面搭一层白色的内衬,外面全部是蕾丝花朵的镂空设计,虽然漂亮,但是一穿上身后,因为衣服比较贴身,从镜子里看过去,可以很明显看到小腹部位微微凸起。

  打开衣柜,看到挂在那儿的那件粉色小礼服,心血来潮的试穿了下。

  高筱潇回到楼上的卧房,准备换睡衣睡午觉。

  吃过午饭后,高小白就带上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穿着一身小西服,背着小书包,萌萌哒的坐着车去少年宫参加生日party了。

  睿园,韩宅。

  。

  以下三千字自行想象。

  郁聿庭唇角荡漾开一抹满意的笑,伸手便把她搂进了怀里。

  “你……你……”尤小乔头皮发麻,耳根发烫,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因为住院,郁聿庭穿着医院的病号服,裤子是那种带松紧带的,此时一看,裤子竟然被拉到了跨的部位,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四角内裤,还有那活跃的……

  尤小乔顺着他的指示,低头一看。

  “我裤子都脱了……”郁聿庭声音轻轻地,听着就像要糖的小孩子似的,“不信你看看。”

  尤小乔:“……”

  “……”郁聿庭扯了扯唇,“不行。”

  “哦。”尤小乔点头,想了想,便说道,“那你还是好好休息吧,那个……那个事情,还是等下周你的伤好了出院后再说吧,行吗?”

  “什么封大哥,别听那疯子胡说。”郁聿庭将手机随手一扔,伸手便把她再度揽进了怀里,哄小孩儿似的语气说道,“住院观察,有什么情况医生随时都知道,这样子也会好的快一些。”

  她抬起头,眼神狐疑的看着郁聿庭,“老板?封大哥说的是真的吗?”

  尤小乔:“……”

  封辰安:“小乔妹妹,哥是脑科医生,以本人多年的临床经验告诉你,你老板的头啊就是受了一点点的皮外伤,完全不需要住院,回家休息去吧啊。”

  燕南昇:“哎呦喂,小乔妹妹来了!”

  郁聿庭眯了眯眼,伸手夺过她手里的手机,一看,“啪啪啪”打了几个字发过去,“下周伤好了再说。”

  尤小乔立刻抬起头,小脸上一副不赞同的表情:“老板,你头上的伤都还没有好呢,怎么答应他们请客了?”

  燕南昇:“……”

  陆南城:“哥自己去。”

  燕南昇:“对。陆哥,记得明晚带冉姐一起来哦。”

  陆南城:“结婚?”

  齐承灏:“好的,晚上几点?”

  封辰安:“一定到!”

  结果点开一看,“八面埋伏”的微信群里,燕南昇发了一条消息:“明晚金盛,为庆祝大婚,聿庭请客,到时候大家伙儿都记得来啊。”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一下,她眨了下眼,忙抑制住自己浮想联翩的邪恶思想,把他推开,再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尤小乔心里又甜,又有点儿……说不出的期待和激动,一颗小心脏也“砰砰砰”的乱跳个不停。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泻了进来,落在他的眉眼和脸上,说不出的温暖和英俊。

  “你……”尤小乔害羞又无奈的看着他。

  因为两人的身高差异,这个姿势……颇为高难度!

  郁聿庭却牢牢地攥着她的小腰,后来干脆把大手往下一抬,她一条小细腿就这么被抬起来环在他的腰上。

  撅着小嘴像是不高兴,还想要伸手把他给推开。

  “……”尤小乔败下阵来,嘴上直“哼哼”。

  “这就不要脸了?”郁聿庭挑了挑眉,笑的有点流里流气的,“还有更不要脸的呢,宝贝儿你想不想试试?”

  尤小乔白了他一眼,语气娇嗔,“不要脸。”

  郁聿庭“呵呵”笑了一声,“你长的这么萝莉,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有这么大的胸。”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81我是那么肤浅的男人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