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重女轻男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周一的这天早上,吃过早餐后,韩禛便开车载着高筱潇和高小白离开了睿园。

  先是去了圣约翰幼儿园,送小家伙进去上课。

  幼儿园马上就要放暑假了,看着儿子穿着笔挺的白色小制服,在一堆小朋友的簇拥中走进校园,高筱潇不禁想到了一年前的场景。

  也是这样,一堆的小朋友,众星拱月般的……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这么一眼看过去,小家伙依然矮矮的,萌萌哒的奶娃模样,一切似乎都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应该就是她的身边多了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吧?

  他是她的丈夫,是小白的爸爸,也是她肚子里将出生的女儿的爸爸。

  不自觉地,她就伸手握住了韩禛的大手,五根柔细的手指轻轻地拨开他的指缝,和他十指交握。

  他的手很大,指节劲瘦精致,高筱潇一边摩挲着他的手背,另一只手则扶在了他的臂弯上,整个人都靠在他的身上,特别的小鸟依人。

  “怎么了?”韩禛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第一次在外面,看到她这么主动,就像是……撒娇似的。

  高筱潇抿了抿唇,感慨道,“没什么,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啊,小白都要上小学了。”

  韩禛笑了笑,将手中的小手握紧,“是啊,小墨墨也快五个月了。”

  高筱潇:“……”

  她怎么觉得……韩禛有点“重女轻男”呢?

  。

  回到车上,高筱潇刚把安全带系上,手机铃声响了。

  拿起来看了眼,便按下了“接听”键,“奶奶?”

  “……”

  “恩,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韩禛边将车开了出去,边随口问道,“什么事?”

  虽然他的语气很随意,但相处这么久了,高筱潇也知道他的性格,便很坦白的说道,“奶奶说时光璞从英国回来后就住院了,好像情况不太好,所以今天他们都去医院了。”

  韩禛挑了下眉,“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个?”

  高筱潇想了想,才说道,“可能是怕我们去大院了家里没人吧。”

  毕竟,本来今天就和郁老太太说好了,要去郁家一起吃午饭的,谁知……

  “没让你过去探望探望?顺便问问她和顾向北怎么了?”韩禛薄唇讥诮,表情带着嫌弃,语气更是酸溜溜的。

  高筱潇:“……”

  不用猜也知道,肯定又是小心眼的毛病犯了。

  时光璞这次去英国,谁都知道是为了顾向北去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单独回来了,可多多少少也能猜的出来,应该和顾向北脱不了干系。

  郁老太太也只是单纯的跟她报备一声,结果怎么他就能七拐八拐的想到那么复杂的地方去?

  高筱潇好气又好笑,但也不想因为不相干的人,和他生气,于是干脆扭过头看着窗外,打了个呵欠,“我困了,回家吧。”

  “……”韩禛认真的看了她一眼,“困了?”

  “嗯。”高筱潇说着,就闭上了眼睛,假寐起来。

  韩禛:“……”

  虽然外面已是艳阳高照,温度也有些度,但因为车窗上都贴着护膜,阳光透进来的时候,并不刺眼,反而暖暖的,很舒服。

  车开的很稳,高筱潇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了嗜睡,本来是假装的,后来居然真的睡着了。

  等车突然停下,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往窗外一看,却愣住了,“怎么来这儿了?”

  “买个东西。”韩禛解开安全带,“还睡不睡?还是跟我一起下去?”

  “一起吧。”高筱潇冲他笑了笑,也解开了安全岛。

  下车后,就好像先前的事情没发生过似的,两人手牵着手,就朝店里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礼品小店,装潢都是粉粉嫩嫩的少女峰,韩禛穿着白衬衫黑西裤,长身挺拔的就这么走了进去,一站在店里,浑身上下每一处都透着卓然不群的气质,顿时引起了店员眼冒红心的接待。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买什么东西?”

  “先生是要给女朋友买礼物吗?”

  “先生需要我替您介绍吗?”

  “……”

  高筱潇有些吃味的看着那几个店员。

  至于吗?

  再看看韩禛,他微微蹙眉,脸上的表情略微带着不耐烦……然后,高筱潇立刻就开心了起来。

  “有许愿瓶卖吗?”韩禛终于开口。

  这下,不仅是高筱潇,所有人都有些被雷到了。

  许愿瓶?这么个挺拔帅气的大男人居然要买那么娘的东西?

  “有的有的。”其中一个店员反应最快,忙说道,“请跟我来。”

  高筱潇被他拉着往里走,到了一个货架旁,各式各样的许愿瓶琳琅满目的摆放在上面,韩禛看了一眼,就说道,“这种,给我来十八个。”

  “好的,先生,您稍等。”店员刚要拿起往购物框里放,高筱潇立刻拉住了他,“你买这么多许愿瓶要做什么呀?”

  莫名其妙的带她来这里,还买许愿瓶那种小女生的东西,买就买好了,居然还要买十八个!

  哪有人这么许愿的?

  韩禛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道,“送给咱女儿的许愿瓶,十八个,一年一个,刚好等她十八岁成年。”

  高筱潇:“……”

  在她的满脸黑线中,韩禛买好许愿瓶,付完款,提着袋子带着她离开了店里。

  。

  接下来的一路上,韩禛一边开着,一边就愉悦的吹着口哨。

  嘴角不停地往上勾着,俊脸柔和又轻松,右手更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高筱潇的手。

  高筱潇看了他一眼,实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高兴,但看他那么神采飞扬的样子,回握住他的手,也微微笑了起来。

  30分钟后,宾利开进了香汐园别墅小区。

  一进自家的大门,刘婶就已经等在别墅门口了,旁边还蹲着已然肥了一大圈的果冻。

  小小的,雪白一团窝在那,看着特别的可爱。

  一看到高筱潇下车,果冻“汪汪汪”的喊了几声,就“哼唧哼唧”的朝她跑了过来。

  要不是韩禛及时用脚挡着,差点儿就扑高筱潇的腿上了。

  见果冻被隔绝了跑步过来,只能可怜兮兮的在地上趴着,高筱潇不忍心的拉了下韩禛的胳膊,“你别这样。”

  韩禛不冷不淡的看了她一眼,眼神似乎在说,“别怎样?”

  高筱潇:“……”

  “先生,太太,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刘婶不知什么时候回屋又走了出来,一手拿着一棵小树苗,大概就有小白那么高,一手拿着个铁锹,笑眯眯的说道,“先生,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韩禛说完,接过东西,一手牵着高筱潇,离开前,说了一句,“帮我们准备下午餐。”

  “好的。”刘婶点头,转身就进屋忙活去了。

  韩禛带着高筱潇来到别墅后面的花房,在外面找了一处空地,停下,“就这儿吧。”

  高筱潇看他解开扣子,把衣袖卷了上去,拿起铁锹在空地上画了个大大的四方形……眨了眨眼说道,“你要种树?”

  “嗯。”韩禛点头,“在d市有一个习俗,生女儿的话就要在家里种一棵香樟树,等她长大了出嫁的时候,把香樟树砍掉,打成香樟木箱子做她的嫁妆。”

  “真的假的?”高筱潇讶异的看着他,“那男孩儿呢?”

  “男孩儿就种个柚子树。”韩禛如数家珍,“也就是有子的意思。”

  高筱潇点了下头,“那……”

  “不过d市的天气不适合种柚子树,所以算了吧。”韩禛立刻说道。

  高筱潇:“……”

  还好小白不在,她在心中默默的想道。

  自从知道她这肚子里怀的真的是个女儿后,韩禛的表现真的是越来越“重女轻男”了,区别对待的不要太明显!

  韩禛从花房拖了把椅子出来,让高筱潇坐上去,她在那儿写着许愿瓶,他则拿着铁锹开始挖坑。

  高筱潇写的很简单,不外乎就是什么“身体健康”,“开心活泼”,“天真可爱”……无关乎什么富不富养,她最希望的,就是女儿可以健康快乐的长大,最好像小姑子韩敏夏那样,每天无忧无虑的。

  写的差不多后,抬起头,才发现韩禛还在那儿挖坑呢。

  一身干净的白衬衫,笔挺的黑西裤,袖子随意的挽在胳膊肘上,裸露出的前臂因为时不时的用力鼓起结实又漂亮的肌肉,看上去,还真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只是……要放许愿瓶,且是18个,所以韩禛吭哧吭哧的挖了快一个小时,才将一个巨深无比的坑搞定。

  他放下铁锹,看着眼前那个坑,突然有种挖了个坑,结果把自己给坑掉了的感觉……

  缓了半天,他才伸手把那棵小树苗拿了过来,“媳妇儿,来,扶着。”

  “哦。”高筱潇起身,小心的走了过去,踩在坑的边上,伸手扶住那一棵树苗。

  韩禛挥动铁锹,挥汗如雨的再忙着填土。

  等填到差不多时,再将那十八个许愿瓶也放进去,然后……继续填土。

  高筱潇看着那些五颜六色,外形可爱,里面塞满了她写着祝福的许愿瓶,当它们慢慢被泥土掩埋起来的时候,一颗心也软的不可思议。

  终于,坑被填好了,韩禛吐出一口气,伸出脚踩了踩。

  突然,额头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

  抬起头,就看到高筱潇正拿着纸巾,一脸认真的帮他擦着汗。

  现在天气已经很热了,他又那么费劲的忙了半天,虽然还是脸不红气不喘的,但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密密的汗,后背也是……

  韩禛望着她的小脸,薄唇瞬间就勾了起来,先前的疲劳一扫而空,心里更是满满的成就感。

  低下头,配合着让她用纸巾将自己脸上的汗水全部擦干,然后便搂着她说道,“心疼我了?”

  高筱潇:“……”

  两人的身体贴的紧紧的,鼻端也闻到一股淡淡的汗味。

  以前,她最讨厌的就是闻到这种味道,尤其是夏天的时候,经常挤公交地铁,那些男人身上传出来的汗味混合着体味,每次都会让她皱眉屏息,特别的不舒服。

  可是此刻,她居然觉得……挺好闻的。

  有一股淡淡的咸味,混合着他清冽的男人味道,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男性魅力。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爱屋及乌”?

  高筱潇暗暗的鄙视了自己一下,见他眉眼得意的看着自己,便踮起脚,抬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恩,老公你辛苦了。”

  韩禛手一松,铁锹“哐当”一声被扔在了地上,双手搂住她柔软的腰身,就着她凑上来的唇瓣便吻了起来。

  温柔又珍视的力道,让高筱潇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她抬起双手,也轻轻地圈着他的腰,柔软的掌心紧紧贴在他结实的后腰上,任由他在自己的唇上亲吻,然后挑开她的唇齿,一股湿热的滑腻窜了进来,挑着她的舌尖,相濡以沫。

  好半天后,韩禛才松开她,看着她小脸上红艳艳的颜色,挑了挑眉说道,“我们一起拍张照。”

  “啊?”高筱潇看他从兜里掏出手机,一手搂着她的肩,镜头对准两人,“靠近我一点,笑一下。”

  高筱潇:“……”

  “咔嚓”一声,韩禛拍下了两人凑在一起的画面。

  旁边,则是那一棵脆弱的小树苗。

  只见他长指一滑,就将照片发到了朋友圈,还附上了一条文字,“6月20日,于香汐园别墅花房外,为女儿亲手种下一棵香樟树。小墨墨,爸爸妈妈爱你哦。”

  高筱潇:“……”

  韩禛放下手机,一脸的心满意足,“走吧,回去吃饭。”

  等吃完了午饭后,高筱潇实在没忍住,偷偷拿出手机刷了一下朋友圈。

  果然,在韩禛的那一条信息下面,已经回复了很多条的留言了。

  燕南昇:“真肉麻。”

  封辰安:“真显摆。”

  郁聿庭:“真脑残。”

  齐承灏:“真服了。”

  陆自衡:“鄙视。”

  陆南城:“幼稚。”

  高筱潇:“……”

  这一帮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损!

  。

  第一人民医院,19楼vip病房外。

  常欢颜眼看着时间到了,便随便找了个理由,从时光璞的病房里走了出来。

  郁家人倒也没说什么,只让她小心一点,注意身子。

  常欢颜走到一处座椅旁坐下,拿出手机就登陆了查询网站。

  是的,今天是d市各大高校高考放榜的日子,而常井然报考的是d大的法律系,她迫切想要知道弟弟到底有没有考上。

  说到这个,常欢颜也有自己的私心,毕竟郁家世代从政,公公郁东辰还是市检察院的检察官,郁承衍又开了一家很大的律师事务所……可以说,只要常井然考上了d大的法律系,以后不管是实习还是工作,或多或少,都会受到郁家人的一些照顾。

  在如今这样的现实社会里,有现成的人脉关系,不用的,那是傻子。

  心里的如意算盘都打得好好的,谁知……

  常井然竟然落榜了!

  而且,考的分数居然连本科都够不上!

  常欢颜闭了闭眼,再深吸口气,这才拨通了常井然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常欢颜刚喊了一句“井然”,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女孩儿怒气冲冲的声音,“你是谁啊,找我男朋友干什么?”

  “……”常欢颜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个臭小子,不是说已经分手了吗,居然骗她!

  “怎么不说话了?喂……”下一秒,电话那头传来了常井然的声音,“姐,打电话找我什么事?”

  “井然,你为什么要骗我?不是说和她分手了吗?”常欢颜直接问道。

  “姐,我和清清是真心相爱的。”常井然在那头演着琼瑶戏。

  常欢颜翻了个白眼,压着脾气说道,“就因为谈恋爱,你现在连大学都没有考上,你自己说该怎么办吧?你都十八岁了……”

  “姐。”常井然猛地打断了她,“你就跟姐夫说,让我直接去警校就得了,我查过了,我的分数刚好可以上警校。”

  ------题外话------

  月初求月票呀求月票,因为今天又有亲在群里说忘记投票结果浪费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呀你说是不!

  所以有票的亲们,不管是月票还是免费评价票,有的话一定不要忘记投给《暖妻》哈,上月都掉到第十名了,这月咱争取早点入榜,让更多的人看到韩少,~\(≧▽≦)/~啦啦啦~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91重女轻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