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胎动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韩禛看了一眼,便说道,“他现在是齐立的副总裁,今天是代表齐家过来祝贺的。”

  “副总裁?”高筱潇顿时惊讶的不行。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齐立的副总裁不是齐沐瑶吗?

  韩禛“嗯”了一声,却不打算细说,伸手端起桌上的牛奶,便说道,“先喝点儿东西,离开席还有一段时间。”

  高筱潇看着他,最后,只好伸手接过杯子小口的喝着。

  她所不知道的是,齐家最近的变动确实很大。

  因为齐沐瑶交友的丑闻从网络闹上了报纸,齐良树不得不放弃了状告蒋梦怡的想法,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只想静静地等着这一场风波过去。

  也因为齐沐瑶是齐立的副总裁,这件事情多多少少都影响到了公司的声誉,股票也受了波动,齐良树恼火的不行,一怒之下,直接便把小儿子齐佑之从那家小公司叫了回来,上位顶替了齐沐瑶的副总裁位置。

  齐沐瑶心中虽然也有不满,但又不敢有什么意见,毕竟她现在的公众形象实在是不好,再加上脸上的伤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需要时间去复原,所以便只能躲在别墅里避避风头。

  等终于将伤口都养的差不多了以后,她找了个机会回家,谁知道刚一进客厅,正躺在小婴儿床上睡觉的小侄子突然醒了,张着小嘴就“哇哇哇”的大哭了起来,哭声那叫一个嚎啕惨烈,齐承灏和顾清城怎么哄都停不下来。

  齐良树二话没说,直接就开口让齐沐瑶先回去。

  齐沐瑶前脚刚迈出大门,就听到客厅里的哭声瞬间停止了,就跟按了开关似的,可把她气的够呛。

  虽然父母,还有大哥和大嫂都没有说什么,但她多少也能猜到,他们肯定都在心里觉得是她吓到小侄子了,不然怎么会她一进门孩子就哭,一出门孩子就不哭了?

  本来以为这也就是个小插曲罢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回到别墅,她居然做了个可怕的噩梦。

  梦里,有一个小男孩浑身是血的追着她,不停地喊着要让她偿命……

  等齐沐瑶浑身冷汗的醒过来后,就不敢在偌大的房间里睡了,抱着被子来到一楼的客厅,躺在沙发上,再开着电视,把所有的灯也都打开……就这样,还是直到外面天光大亮才睡着了。

  就这么过了几天后,母亲来别墅看她,一见面才发觉女儿有点不对劲,明明是在家里面休息的,为什么整个人看着那么憔悴,黑眼圈那么重,脸上的皮肤也蜡黄蜡黄的,就像好多天都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齐沐瑶便把每天晚上做噩梦,梦到死小孩的事情说了出来,母亲被吓得心惊肉跳,第二天立刻去了寺庙求签,又给女儿找了个心理咨询师,慢慢开解。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夫妻俩正坐在沙发区休息的时候,一道熟悉的男声突然传了过来,“阿禛,嫂子。”

  高筱潇抬起头,就看到燕南昇穿着一身极绅士的复古风西装走了过来,身形颀长挺拔,五官俊美出挑,再加上他身上自带的优雅气质,端的是风度翩翩,公子如画。

  “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了?”韩禛难得的关心了一下好兄弟。

  这样的场合,燕南昇一般都会和封辰安一起出现。

  燕南昇将手中的杯子放下,伸了伸长腿,一脸的幸灾乐祸,“小安子今晚去相亲了。”

  “哦。”韩禛挑了下眉,“那你怎么不去?”

  “……”燕南昇顿时拉下脸,没好气的看着他,“阿禛,以我这貌似潘安,家产万贯的条件,你觉得我需要去相亲吗?”

  高筱潇默默的在心中汗了几滴汗,安安静静的喝着自己的牛奶不说话。

  “你过完年也要三十岁了吧?”韩禛很正经的问道。

  “哥今年才二十八岁,还没过二十九岁的生日呢!”燕南昇说完,立刻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冰凉的香槟降降火。

  怎么觉得……每次和韩禛说话的时候都会很烦躁呢?

  “岁数也不小了,该成家了。”韩禛立刻说道。

  “……”燕南昇捏着杯身的优雅长指使劲儿捏了一下,随即松开,一副不在乎的态度道,“急什么,我还没玩够呢,过几年再说吧。”

  “呵呵。”韩禛立刻伸手搂住了高筱潇的腰,不疾不徐地说道,“我二十五岁就有儿子了,现在三十岁,马上就要有闺女了。”

  高筱潇:“……”

  燕南昇:“……”

  大哥,你这么*裸的炫耀真的好吗?

  燕南昇果断待不下去了,就算要被长辈带着去见结识圈内各家各户的姑娘,也比待在这儿受某人的冷嘲热讽来得好啊!

  于是他端起酒杯,“呵呵”假笑了两声就走了。

  高筱潇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放下杯子,伸出食指戳了戳韩禛的胳膊,“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爱炫耀?”

  尤其是那两个单身的,真是饱受其害。

  谁知……

  “媳妇儿,不生我的气了?”韩禛眉眼舒展,漂亮的薄唇都快勾到耳边了。

  高筱潇:“……”

  “我刚才是故意的。”韩禛原本俊雅的脸庞此刻堪称眉飞色舞,“谁让他老要来打扰我们二人世界。”

  高筱潇好气又好笑,细软的手指头在他硬硬的胳膊上戳了又戳,无奈的说道,“你怎么这么幼稚?”

  外人面前优雅又贵气的,在她的面前却越来越孩子气。

  这要是说出去了,估计搁谁听到都不会相信吧?

  “嫌弃我幼稚了?”韩禛搂着她,黑眸也直勾勾的盯着她,语气很认真。

  高筱潇见他似乎挺在意的,眨了眨眼,在心中仔细掂量了下,才小心说道,“你是我的丈夫,我当然不会嫌弃你了,但是有时候吧,你确实是有点儿……”

  “那就好。”韩禛立刻打断了她,“就知道媳妇儿对我最好了。”

  说着,薄锐好看的唇就贴在了她的脸颊上。

  她的皮肤嫩嫩软软的,他总是忍不住地就想要蹭蹭,更何况现在没有外人,地方有隐蔽……

  高筱潇心中一阵无语,又被他蹭的脸红心跳的,刚想要伸手推开他……“韩叔叔!”

  好吧,又有人来了。

  韩禛的手仍然放在她的腰上,脸却不得不离开。

  一抬头,就看到一身红色小西装的陆萧潜迈着小短腿,就跟个小火箭似的冲了过来,头上还做了个莫西干的发型,简直就跟个小太保似的!

  “咦?”到了跟前,小家伙刹住脚步,先是仔仔细细的把沙发周围都看了一圈,然后歪着小脑袋问高筱潇,“阿姨,小白哥哥又没有过来吗?”

  “没有,小白哥哥要在家里做作业呢。”高筱潇说着,伸手握着他的小手,让他在沙发上坐下。

  萧潜挪着小屁股爬上沙发,很自在的坐在韩禛和高筱潇中间的位置上,抬头就对着慢半拍跟过来的男人说道,“爸爸,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待着吧,我有阿姨陪着就可以了。”

  “……”陆南城的嘴角猛抽了好几下。

  他倒是无所谓,但是……儿子,你这么擅做主张,问过你韩叔叔的意见了吗?

  韩禛的脸在萧潜坐在他和高筱潇中间的时候就黑下来了,此刻再听到这句话,眉毛更是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

  陆南城看着韩禛那郁闷的表情,突然就改了主意,点了下头便说道,“阿禛,潇潇儿,那就麻烦你们了。萧潜,不要给阿姨添麻烦,听到了没有?”

  陆萧潜忙着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棒棒糖,听到这话只抬起小手挥了挥,一副赶人的架势,“去吧去吧。”

  陆南城:“……”

  等某人放心泰然的离开后,韩禛一伸手,就把电灯泡从中间抱到了自己的右手边坐着,不让他挨着高筱潇。

  陆萧潜嘴里含着棒棒糖,立刻从沙发上爬了下去,吭哧吭哧地走到高筱潇身边,又爬上沙发挨着高筱潇坐着。

  韩禛刚想要再起身过去,高筱潇立刻拉住了他的胳膊,“行了行了,你跟孩子闹什么闹?”

  韩禛:“……”

  “阿姨。”陆萧潜清脆的小声音响起,同时小肉爪子拉了拉她的胳膊,大眼睛更是直愣愣的盯着她微微凸起的小腹,“我可以摸摸你的肚子吗?”

  “……”高筱潇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笑着说道,“当然可以啊。”

  陆萧潜长得精致漂亮,而且又那么讨好和期待的表情,实在让人很难拒绝。

  韩禛皱眉,看着那一只刺眼的小肉手颤悠悠的贴在了高筱潇的肚子上,然后还来回的摸着……心里有股强烈的冲动想要去把它给挪开!

  深吸口气,又握了握拳头,这才堪堪的忍住了。

  “阿姨,小宝宝叫什么名字呀?”陆萧潜一边摸,一边开口问道。

  小家伙的手小小的,又软软的,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贴在她的肚子上,动作也是轻的不行,好像生怕摸坏了似的,感觉特别的萌。

  高筱潇看着他清澈的大眼睛,笑着说道,“她叫小墨墨,这个名字好听吗?”

  “小墨墨?”陆萧潜眨巴眨巴眼,猛点头,“好听!真好听!”

  高筱潇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一颗心也软的不行。

  陆萧潜冲着高筱潇笑了笑,便低下头,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小墨墨,我是陆萧潜,是你未来的男朋友哦。”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的手突然被顶了一下。

  高筱潇也瞬间感觉到了,就好像肚子里被什么东西给踢了一下似的,因为太突然了,直接没忍住就喊了出来,“嘶!”

  这下子可把韩禛给吓坏了,扶着她的胳膊就问道,“怎么了?”

  见高筱潇皱着眉心,一只手又放在肚子上,好像很痛苦似的……韩禛板着脸,目光犀利看着陆萧潜就说道,“让你摸!摸什么摸!”

  陆萧潜早就被吓得把手缩回去了,见韩禛表情严肃又冷厉,吓得小脸委屈的不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没事。”高筱潇忙拉着韩禛,解释道,“好像是……小墨墨在肚子里踢了我一下,就是胎动而已,你别这么紧张。”

  “胎动?”韩禛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渐渐缓和,最终变成惊喜,“真的是胎动?”

  “嗯,是胎动,也不疼,就是她踢了我一下。”高筱潇看着他惊喜又好奇的表情,不觉莞尔。

  韩禛这才真的松了口气,又偷偷瞪了一眼陆萧潜后,便将手放上了高筱潇的肚子,这一晚上都不肯松开了。

  高筱潇不忘安慰被吓坏的小家伙,“萧潜不怕,这是小妹妹在跟你打招呼呢。”

  陆萧潜拧紧小眉毛,“真的吗?那……”他脸上露出了一抹近似羞赧的表情,声音也低低的,“那她喜欢我吗?”

  高筱潇笑了笑,说道,“当然喜欢你啦。”

  陆萧潜立刻美滋滋的笑了,半天后,才声如细蚊的说道,“我也喜欢她。”

  至于韩禛,仔细的贴在高筱潇的肚子上,想要再感受一次胎动,奈何一直等到订婚宴都结束了,小墨墨都没有什么反应。

  。

  回到家后,韩禛就去拿书翻阅有关胎动的资料,高筱潇则坐在他的身旁,掏出手机刷了刷,看到了常欢颜发的那一条微信消息,“潇潇儿,今天我和奶奶他们去医院,时光璞说想要见你,有些话想和你说,你去吗?”

  高筱潇有点惊讶的看着信息,时光璞要见她?

  拨了电话过去,常欢颜将下午时光璞的那些原话都告诉了她,最后又不放心的说道,“潇潇儿,我觉得她的状态有些不太好,可能是在伦敦受到了不小的刺激,不然不会又去住院。而且‘防人之心不可无’,她以前就对你挺有意见的,如果你真的要去看她的话,我建议,还是让韩禛陪你去吧。”

  “嗯,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高筱潇拍了拍肚子上的那只大手,“你明天上午有事吗?”

  韩禛抬起头,“怎么了?”

  “……”高筱潇抿了下唇,说道,“我想去医院看一下时光璞。”

  韩禛眯了眯眼,似有不悦。

  高筱潇以为他会不答应,忙说道,“她现在住院,我听欢颜说她的状态不太好,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嗯,明天我陪你一起过去。”韩禛居然答应了。

  高筱潇有点惊讶的看着他,明明几个小时前还是一副小家子气的男人,怎么答应的这么爽快?

  “媳妇儿,你这是什么表情?”韩禛伸手,捞着她的身子在自己的腿上坐好,“再怎么说,你们也是一家人,有些话摊开了说,总比一直闷在心里要好。”

  “……”高筱潇迟疑的点头。

  虽然他这番话说的有道理,可是……怎么听,都不像是他能说出口的话。

  韩禛却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双手圈着她的身子,一手拿着书,另一只手则指着书里的某段话说道,“媳妇儿,这本书上说了,孕妇可能会在18周后就能感觉到胎动。刚开始的胎动若有若无,像是蝴蝶在扇动着翅膀,慢慢地,胎儿的胎动变得越来越有劲,也越来越有规律了。”

  念完后,他将书一丢,问她,“之前真的没有胎动?”

  高筱潇摇头,“没有,今天是第一次胎动。”

  韩禛撇了撇薄唇,眉头微蹙,“居然被那个臭小子给夺去了第一次。”

  高筱潇:“……”

  “不行。”韩禛抱着她起身,迈着大步就走到大床边,先将她放了上去,然后自己也上去,将头贴在她的腹部轻轻靠着,同时大手也一下一下的轻轻抚摸着,仿佛大灰狼诱哄小白兔似的语气说道,“小墨墨,宝贝儿,我是爸爸,能听到吗?听到的话就动一下让我看看,乖……”

  高筱潇:“……”

  肚子:“……”

  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最后,高筱潇实在忍不住了,伸手就把他的头给推开了,“行了别啰嗦了,小墨墨该烦你了。”

  韩禛:“……”

  ------题外话------

  1、月初求月票!

  2、长评奖励111币!

  3、推荐好友叶清欢《暖婚之佳妻有色》

  男友车震背叛,逼她献血救白莲花,却让她阴差阳错的救了让女人趋之若鹜的钻石男神!

  他让她提条件,她说:“我要你娶我,互不干涉。以一年为约,到时你就自由了。”

  “真是有趣。”男子好看的长眉轻挑。

  “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她利落的转身。

  “我娶。”男子完美的声线,冷静沉着,“救命之恩,是该以身相许!”

  形婚的他们本该是两条不该有交集的平行线,当她身边出现桃花时,他一朵朵一掐掉:“记住你是蔺太太,不管当初结婚的原因是什么,但我不想在婚内带绿帽。”

  当她被人欺负的时候,他亲密的揽着她的腰:“记住能欺负你的人只有我一个,而我从不舍得让你掉一滴眼泪。”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93胎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