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受伤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高筱潇没有接话,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说的这些话你可能不太爱听。但是……既然都已经决定分开了,不如早点儿看开,你的外形和条件这么好,一定会找到一个更适合你的男人。”

  “更适合?”时光璞冷笑了一声,“你的意思是……我跟向北不适合?那谁适合,你吗?”

  听着她挖苦又讽刺的话语,高筱潇冷着脸,直接起身站了起来,“看来我跟你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她转身就朝门口走去。

  “你给我站住!”时光璞猛地开口喊道。

  见高筱潇脚步不停,没办法,她急的直接就说道,“我今天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向北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有交过别的女朋友吗?”

  高筱潇慢慢地停下脚步,转身,清澈的目光直直的看向病床上的女人。

  她坐在病床上,一身浅蓝色的病号服,外加微微前倾的身子,使得她愈加显得瘦骨嶙峋,浑身上下仿佛没有一点儿的肉。

  那双眼睛里更是盛满了紧张和急切,嘴唇紧紧的抿在一起,脸色苍白又憔悴,哪里还有昔日里那自信骄傲到跋扈的千金大小姐模样?

  鬼使神差的,高筱潇点了下头,“有。”

  时光璞的脸色倏然变得更加苍白,没有一丝的血色。

  “夏夏曾经跟我说过,顾向北在英国留学的时候,身边一直都有个固定的女朋友。”

  看着她的表情,高筱潇又补了一句,“可能也不能算是女朋友吧,夏夏说,在他回国的时候两人就立刻分手了。不知道我这么说,你心里会不会舒服一些?”

  时光璞的脸上迅速闪过一丝被识破的尴尬。

  她低下头,紧紧的咬着后槽牙,握着书的双手更是用力到泛白。

  高筱潇心中叹了口气,突然……又有点不忍心了。

  尽管时光璞这人的性格她很不喜欢,但不管怎么说,她们也是一对表姐妹,身上都流着郁家人的血。

  更何况现在,她还刚刚没有了孩子,失去了婚姻。

  高筱潇望着她,轻声说了一句,“这本小说挺好看的。”

  然后,她拉开病房的门,直接抬脚便走了出去。

  时光璞惊讶的看着被关上的房门,半天后,才有些无意识的将视线收回,最终,落到了被褥上的那一本书上。

  《我的前半生》。

  作者:亦舒。

  小说的内容她刚刚才看到一半,讲的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突然遭遇了离异,婚姻的失败让她反思,也让她坚强勇敢,最终找到了一个更值得爱的男人。

  这个作者的文笔老辣而又世故,将人性的美好与丑陋寥寥几笔尽现于纸上。

  时光璞身子往后,轻轻的靠在枕头上,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她看着看着,突然就觉得眼眶一阵阵的酸涩难挡。

  。

  高筱潇关上病房的门,走廊上,原本正坐在长椅上的男人立刻起身并迎了过来。

  他的目光清隽中又透着一丝的凌厉之气,微微蹙眉上下打量着她,“没事儿吧?”

  “潇潇儿,光璞没有跟你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吧?”郁熹媛也迅速关心的问道。

  高筱潇摇摇头,“没有。放心吧姑妈,我们没事儿的。”

  “没事儿就好。”郁熹媛舒心的笑了,语气抱歉,“潇潇儿,以前都是光璞不懂事,我替她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她现在已经和向北离婚了,你放心,以后她都不会再对你无礼了。”

  “……”高筱潇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至于时光璞到底能不能想通,那些也不是她所能左右的了。

  。

  离开医院的时候,时间还早。

  高筱潇看着车窗外这一座繁华的都市,看到路边行迹匆匆的行人,心思一动,忽然转回头对韩禛说道,“我想去看看爸妈他们,行吗?”

  “……”韩禛看了她一眼,点头答应,“好。”

  ……

  30分钟后,宾利直接开进了小区的单元楼下。

  先前,郁锦川曾经给过高筱潇一把钥匙,让她随时都可以过来,就算是家里面没有人的话,也可以上去坐坐。

  但是高筱潇还是伸手按下了门禁,听到那头郁锦川惊喜的声音,她的脸上也不禁微笑了起来。

  很快的,两人坐电梯到了楼上,电梯门一开,就看到郁锦川一身居家服的站在门口等着。

  “潇潇儿,阿禛,怎么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郁锦川一脸微笑的说道。

  高筱潇走过去,亲昵的揽着他的胳膊,“爸,我和阿禛刚好路过这儿,看时间快到中午了,所以就上来蹭一顿饭吃。”

  “蹭什么饭?这里就是你的家,什么时候想来就来,想吃什么都跟我说,我给你做。”郁锦川说完,就带着两人走了进去。

  经过这几个月,高知秋的头发也已经长了出来,没有再戴帽子,乌黑的齐耳短发,额前还留着齐刘海,一眼看去,反倒更显的年轻了,再加上气色红润,嘴角含笑,眉宇间没有了以往那种淡淡的忧愁……

  总之,完全不像是半年前才刚刚做过脑部手术的人。

  可能因为高知秋已经复原的差不多了,家里并没有佣人,高筱潇在屋里看了一圈,问道,“妈,vivian不在家吗?”

  “vivian去剧组拍戏了。”高知秋笑着解释,“据说就快要拍完了,等结束后就会有个长假,到时候就不忙了。”

  高筱潇点头。

  上次婚礼的时候,vivian并没有过来参加,后来发的短信也一直没有回。

  说实话,她心里还觉得挺奇怪的。

  “阿禛,潇潇儿,你们先坐着休息一会儿,我去厨房给你们做菜。”郁锦川从厨房端出来一盘切好的水果,又给倒上水,就抬脚去厨房忙活了。

  高筱潇坐在那儿,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抬头观察着客厅。

  快大半个月没过来了,总觉得好像那里有点不太一样似的。

  然后,她就起身,走过去看着柜子上那把用琴盒装着的小提琴,“妈,这是你的琴吗?”

  高知秋抬头,愣了愣,才说道,“怎么了?”

  “我能看看吗?”高筱潇问道。

  “……当然可以。”高知秋起身,走了过来,伸手将琴盒拿起放在桌上,打开后,里面却放着一把比较陈旧的小提琴。

  尽管高筱潇不太懂乐器,但也能一眼看出,这把琴颇具一些年份了。

  她弯了弯唇,便说道,“妈,你能拉一小段给我听听吗?”

  高知秋有些恍惚的看着女儿,“你想要听什么?”

  她真的已经很久都没有拉过小提琴了。

  久到自己都快要不记得时间了。

  “随便都可以。”高筱潇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的表情温柔,又带着母性的光辉,“说不定,以后你的外孙女儿也会想要学小提琴。”

  高知秋视线往下,停留在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最终点了点头,“好。”

  。

  郁锦川是被琴声吸引出来的。

  他站在厨房的门口,表情有些怔忪的看向客厅。

  高知秋穿着一件米白色的上衣,齐耳的短发被拨在耳朵的后面,小提琴平稳地搁在她的左肩锁骨上,头稍稍侧着,很自然地落在琴身上,白皙的右手拉着琴弓,动作优雅又娴熟。

  窗外的阳光洒了进来,使得她的周身仿佛都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金边,看起来,有些不太真实的朦胧感觉。

  她脸上的表情很温柔,唇边甚至还弯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悠扬又舒缓的琴声在整个房间里不停的飘荡着……

  眼前一恍,他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d大校园。

  某一天上午,也是这样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他偶然经过练琴房的时候,被琴声吸引,于是就站在门口,远远的看着那一帮学生在排练。

  明明所有人的衣服都穿的极为相似,但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模样。

  干净,清秀,认真……美好如初,始终都刻在他的内心深处。

  这一把小提琴他也已经拿过来搁置很久了,但是不管他怎么劝说,高知秋都不曾碰过,更何况是拉?

  没想到今天却……

  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将他的思绪打断。

  高知秋的琴声也戛然而止,她不好意思的对着高筱潇笑了笑,放下小提琴,过去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您好,哪一位?”

  “请问是vivian的妈妈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

  高知秋微微皱眉,“我是,请问您是……”

  “对不起,阿姨,vivian她出事了。刚才在拍戏的时候,吊威亚的机器突然出了问题,她直接从房梁上摔了下来,现在我们已经送到人民医院进行抢救了。”

  “哐当”一声,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高知秋的脸,更是瞬间变得刷白一片。

  。

  高筱潇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尽管郁锦川和高知秋都劝她吃过午饭再去医院,但她怎么可能放心得下?

  于是,由韩禛开车,载着三人便迅速来到了人民医院。

  到了10楼,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走廊上站着好几个人,其中有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自称是vivian的经纪人,先是不停的表示着歉意,然后才说道,“叔叔,阿姨,这真的是一场意外,不过请你们放心,拍摄场地都有做安全的措施,泡沫垫起到了缓冲作用,而且刚才医生也说过了,情况不是太严重,请你们千万不要太担心。”

  韩禛扶着高筱潇在椅子上坐下,便走到一旁给齐承灏拨了个电话。

  因为刚刚喜得贵子,再加上齐沐瑶的事情,齐承灏最近很忙很忙,一听到vivian拍戏期间突然受伤,也是惊讶的不行,在那头连声保证,一定会查清真相,给出个交代。

  。

  除了经纪人,其他人都先后离开了。

  走廊上很安静,眼看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手术室的灯还亮着,韩禛干脆起身,去医院的楼下食堂买了饭菜上来。

  高知秋没心情进食,高筱潇虽然也担忧,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多少还是吃了一些。

  又过了半个小时,高知秋实在坐不住了,起身就在走廊上来回不停的走着,直到一个没注意撞在了郁锦川的身上。

  他伸手扶着她的肩,将贩卖机上刚买来的牛奶递给她,“不要太担心,医生不是说了吗,情况不是很严重,应该没问题的。”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高知秋一直忍着没有哭,尽管内心已经备受煎熬,“早知道拍戏也这么危险的话,我就不应该让她去的,都怪我,如果我当初能阻止她,或者,我能亲自去陪她的话……”

  “这个跟你没有关系,这些都只是意外。”郁锦川沉声劝道。

  “不……”高知秋摇头,“这个戏,我是不会让她再拍下去了。”

  说完,她抬头看向韩禛,“阿禛,拜托你帮我一个忙,跟那个齐先生说一声,这部戏,vivian她不拍了行吗?”

  韩禛微微蹙眉,没有立即答应,“妈,这些都是小事而已,还是先等手术完了再说吧。”

  高知秋:“……”

  高筱潇一时也搭不上话。

  虽然齐承灏是韩禛的好朋友,但是这戏好像都拍了大半年时间了,估计马上也快要杀青了,这时候突然决定不参与接下来的拍摄……就算是好朋友,可能也都会很难做的吧?

  她皱了下眉,只能上前安慰道,“妈,你先别急,等手术做完了再说,我相信……vivian她一定没事儿的,放心吧。”

  高知秋看了她一眼,径自走到座椅边坐了下去,没有再开口说话。

  一旁的经纪人也不敢再说什么话,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希望手术成功,vivian没有什么大碍。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走廊上安静的仿佛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啪”的一声,手术室的灯突然灭掉。

  门开了,里面的医生护士全都鱼贯走了出来,高知秋第一个就起身迎了过去,“医生,我女儿她怎么样了?”

  “手术很成功。”医生说完,抬了抬眼镜,看着众人继续说道,“只不过,伤者的身上有多处皮外伤,另外,右腿及胳膊都有骨折的情况。”

  “骨折?”高知秋睁大眼睛,同时也伸手捂住了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情况严重吗?多久能恢复?”郁锦川沉着开口。

  “只要伤者积极配合我们的治疗和复健,恢复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医生说道。

  这一句话,也让所有人悬着的那颗心终于归位。

  将vivian送到加护病房后,众人又在医院里一直守到晚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全身麻醉,vivian始终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高知秋看了看时间,便说道,“潇潇儿,你现在怀孕了,千万不能累着。这样吧,你先跟阿禛回去,有什么事情了我给你打电话。”

  顾及到肚子里的孩子,高筱潇也没有强撑,透过玻璃看了看躺在那儿的vivian,叹了口气,便和韩禛先离开了。

  。

  vivian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的快10点钟,窗外的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房间里更是一片寂静。

  她睁开眼,看到了满目的苍白,呼吸间更是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头昏沉沉的,喉咙也干的不行,整个人更是软绵绵地没有一丝力气。

  脑子里迟钝的回想到了出事前的场景:她身上吊着威亚,刚做了一个姿势,突然只觉得身上一松,随即,整个人就直接往下面摔了下去……

  她不会变成残废了吧?

  vivian猛地睁大了眼睛,使劲的想要抬起胳膊,或者是抬起腿,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抬不起来。

  她的眼睛里慢慢出现了恐慌,心里越想越害怕,再加上身上疼得不行,没忍住,直接张嘴就哭了起来。

  “vivian,你醒了吗?”

  哭声惊醒了沙发上的高知秋,她猛地起身就冲了过来,一脸担忧的看着女儿问道,“vivian,是不是身上的伤口疼了?快告诉妈妈,vivian?”

  郁锦川也从外面推门进来,见状便伸手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

  很快的,就有医生和护士进来开始给vivian做各项检查。

  开始的时候,vivian还一边流着泪一边配合,问题也都能答对,人也都认识。

  高知秋见状也放下了一颗心,只要没有伤到脑子,一切都好说。

  只是当医生让vivian随着指令做动作时,刚做了一个,她立刻又哭了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了?vivian?”高知秋又急又心疼,看着女儿浑身是伤的躺在那儿,小脸苍白,头发都被眼泪浸湿了……真是恨不得亲自替她去受那些罪。

  “妈妈,我的手,我的腿……”vivian突然开口。

  “怎么了?”高知秋忙问道,“vivian,你说什么?”

  vivian的小脸上害怕又不安,半天,才小心翼翼的问出口道,“我是不是变成残废了?”

  众人:“……”

  下一秒,vivian就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我的手没有感觉了,腿也没有了,我是不是变成残废了?”

  她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似的,说完这句话就拼命的想要从床上起来,嘴里还不停的叫嚷道,“我成残废了,没有人爱我了,以后更没有人会爱我了……”

  “vivian,你就是骨折了而已,等麻药退了就会有感觉了,以后会养好的……”高知秋搂着她的肩膀,苦口婆心的劝。

  vivian拼命地摇头,“我摔下去的时候就知道了,我肯定是摔成残废了,你和uncle结婚了以后,我就是一个拖油瓶了,没有人爱我,terry他不要我,现在我残废了,你们也不要我了呜呜呜……”

  “不会的vivian,你的腿不会有事的,就算……就算真的有事,你是妈妈的女儿,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妈妈都不会不要你的啊。”

  “你骗人,你骗人!你总是说谎话来哄我,以前你就是喜欢姐姐,现在我又断了腿,以后还需要人照顾,也不是个正常人,你肯定更嫌弃我了,不想要我了!”vivian无助的嚎叫道,“你走,你们都走!我不要看到你们!走……”

  场面一时陷入了失控。

  最后,还是郁锦川沉着的吩咐医生,给vivian打了一针镇定剂,加护病房这才安静了下来。

  ------题外话------

  被标题吓了一跳的报个到!

  还差几张月票就能入榜了,为啥就入不了呢?

  看我的表情,生无可恋,郁郁寡欢,心如枯槁,万念俱灰~

  →_→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95受伤》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