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辣手摧花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常欢颜一抬头,就看到外面站着好几个人。

  一眼看过去,燕南昇她认识,陆自衡和冉羽虽然知道,但也只能算是点头之交,至于另一个英挺帅气的熟男,以及他怀里正眼泪汪汪的小包子,以前没见过,也不认识,但……

  不用想也知道,应该都是韩禛的朋友吧?

  于是她弯起唇角,礼貌的对着众人笑了笑,“你们好。”

  陆萧潜瘪着小嘴看着她,小脸上满是悲怆的神情。

  “大嫂?”燕南昇挑了挑眉,顺便把大衣外套换了只手,“你也来看潇潇儿的吗?”

  常欢颜点头,脸上维持淡淡的微笑,“你们这是要走了吗?”

  “对啊。”燕南昇看了一眼她手上,然后撇了下薄唇,小声说道,“大嫂,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红包带了没有?嗯?”

  常欢颜眨了下眼,点头,“带了。”

  “那就好那就好。”燕南昇忙伸手按住要关上的电梯门,说道,“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啊,大嫂拜拜。”

  “再见。”常欢颜对众人挥了挥手,电梯门刚关上,就听到那孩子“哇”的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

  “呜呜呜呜,爸爸你太不给力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我还没有把礼物送给小墨墨呢。”陆萧潜边哭边悲愤的看着陆南城,感觉自己的老爸真的是太不给力了。

  刚才他只不过就说了一句“女朋友”,就被韩叔叔给轰出来了,这个老爸不但不帮忙,还让小叔也赶紧走,说时间不早了要回家吃饭了……

  于是最后,一大帮人就这么被韩叔叔给轰了出来。

  “别假哭了,适可而止懂不懂?”电梯里,陆南城一脸嫌弃的看着怀里的儿子,声音不冷不淡,但也提不出有多少的热情。

  他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还在微信群里埋汰韩禛未来的女婿,刚才就被熊孩子打脸……就觉得颜面无存,教子无方啊。

  臭小子不但对小墨墨一口一个“女朋友”,“小媳妇儿”的,还要把自己存压岁钱的银行卡往外掏……

  不是都说儿子像母亲的吗?

  冉桐那么斤斤计较,又爱钱的个性,为什么这个儿子却这么傻?不对,简直就是个缺心眼!

  哪有人一见面就送银行卡的?俗不俗?

  “早知道我就不让你带我过来了。”陆萧潜伸出小胖手捂着眼睛,肩膀一耸一耸的,可怜兮兮的说道,“我要去找妈妈,我不喜欢你了,我要跟妈妈过!”

  陆南城:“……”

  “大哥。”冉羽揽着陆自衡的胳膊,“嘿嘿”的冲着陆南城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要不……就让萧潜跟着我们走吧,我和老公刚好今晚要回家去吃饭。”

  “小婶婶。”陆萧潜立刻放下小胖手,脸上哪里还有眼泪?

  他两眼发亮的看着冉羽,迫不及待的说道,“我要跟你们走!我要回家找妈妈!”

  说完,伸出两条小短胳膊求抱抱。

  陆南城抿着薄唇,大手一压,就把他两条高高竖起的胳膊给压了下去,“要找妈妈是吧?”

  下一秒……

  “我带你去。”

  陆萧潜:“……”

  。

  常欢颜敲门的时候,韩禛正抱着小墨墨站在落地窗前,指着旁边架子上一盆盛开的水仙花给她看。

  小墨墨嘴里“咿呀咿呀”的叫着,伸出白白胖胖的小手不停地在空中抓啊抓的。

  “是不是喜欢花花啊?”韩禛说着,就把她往前送了送。

  原本只是想要逗她玩玩儿的,谁知小墨墨眼疾手快,手起花落,一把就将水仙花给揪了起来。

  “……”韩禛都看呆了。

  真不愧是他的女儿,身手了得啊!

  这才刚出生几天?就会“辣手摧花”了!

  听到敲门声,他一边试图从小娃儿手里把花给温柔的夺回来,一边习惯性的使唤起儿子,“小白,去开门。”

  “哦。”高小白从奥数习题里抬起头,刚从椅子上爬下去,又听到韩禛补了一句,“如果是男人的话就不要让他们进来了。”

  高小白:“……”

  他看了一眼爸爸,后者正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握着水仙花的枝干,轻声细语的哄道,“小墨墨乖啊,这花花多漂亮啊,不能摘的,听话啊乖。”

  小墨墨瞪着一双大眼睛,小嘴“咿呀咿呀”就是不肯松手,父女俩在那儿拔河,僵持不下……

  高小白暗自摇了下头,迈着小短腿过去开门。

  一看到站在门外的常欢颜,他立刻乖巧的喊了一句,“大舅妈好。”

  “小白好,你妈妈呢?”常欢颜看了一眼屋里,问道。

  高小白指了指紧闭的房门,“屋里休息。刚才燕叔叔他们来了,吵了半天,估计睡觉呢。”

  韩禛抱着小墨墨回身,对常欢颜点了下头,就过去把门打开,看了一眼,说道,“媳妇儿,欢颜来看你了。”

  高筱潇并没有睡觉,正躺在床上优哉游哉的看三浦春马,闻声立刻坐了起来,“欢颜,快进来。”

  常欢颜从包里掏出红包,递给“张牙舞爪”的小墨墨,便抬脚走了进去。

  “老公,把门关上。”高筱潇立刻说道。

  韩禛:“……”

  小墨墨拿着红包,瞅了瞅,直接就往小嘴里塞。

  韩禛忙伸手,一边把红包往外夺,一边又使唤起儿子,“小白,把你妈妈的门带上。”

  高小白,“……”

  他叹了口气,只好又过来把门给带上。

  等韩禛终于把红包抢下来扔到沙发上的时候,高小白抿了抿小嘴,开口说道,“爸爸,下个学期我想要跳级。”

  韩禛眼角一跳,“什么?”

  “老师说了,我现在可以直接跳三年级,我也考虑好了,就这么定了吧。”高小白极其淡定又高冷的说道。

  韩禛:“……”

  。

  屋内。

  常欢颜在椅子上坐下,开门见山就说道,“潇潇儿,我今天过来,是要跟你告别的。”

  “……”高筱潇惊讶的看着她,“告别,什么意思?你要去哪儿啊?”

  “我明天要去美国了。”常欢颜说道,“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存遇的同事给我打了个电话,我才知道,原来他在查案子的时候受伤住院了,所以我想要过去照顾他。”

  “大哥受伤了?”高筱潇受惊不小,“怎么会这样?严不严重?”

  “不清楚。他同事没有跟我细说,但我猜……肯定挺严重的。”常欢颜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消息了,从孩子办满月酒那天后就离开了,到现在都十三号了,我给他发了微信,也没有回,所以我害怕……”

  “别怕别怕。”高筱潇忙安慰她,“大哥肯定是怕你担心,所以才没有给你回消息的,既然他同事都给你打电话了,那说明应该没什么大事,放心吧。”

  常欢颜点头。

  但愿如此吧。

  “对了。”高筱潇又问道,“欢颜,你一个人去美国吗?”

  “嗯。”常欢颜看着自己的双手,声音幽幽的说道,“今天应该能把签证之类的资料都办好,最迟明天下午,我应该就可以出发了。”

  高筱潇想了想,说道,“要不要找个人陪你一起去啊,你以前都没有出过国,而且才刚刚出月子,到那儿又人生地不熟的……”

  “没关系。”常欢颜有些强颜欢笑,“我英语还可以,虽然没有出过国,但你别忘了,我在大学的时候还担任过学校留学生的助教,英语口语没问题的。”

  “……”高筱潇皱眉,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欢颜。”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你家人知道这件事吗?能不能让他们陪你一起过去?”

  常欢颜愣了愣,家人?

  “好像很久都没有听你说家里的事情了,我记得你生孩子的时候,伯父伯母都没有来看你吧?”高筱潇又问道。

  常欢颜眨了眨眼睛,“我妈她一直都在住院,来不了。”

  高筱潇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住院?伯母她怎么了?为什么会住院?”

  常欢颜没有说话。

  “欢颜,到底怎么回事啊?”高筱潇着急的问道。

  这一年多来,她从来都没有听常欢颜说过家里的事情,除了常井然转学复读……

  起初她也没多想,但是现在,却听说伯母住院……

  常欢颜眼圈发烫,视线也跟着有些模糊。

  但她咬着嘴唇,没有让自己哭出来,半天后,仿佛下了决心一般,说道,“潇潇儿,等我回来,我会把事情都告诉你的。”

  高筱潇:“……”

  。

  离开医院后,刚坐上车,常欢颜就接到了周伟同事的电话,告诉她资料都已经全部办好了,现在已经让快递把东西送出来了,最晚,吃完饭的时候肯定能收到。

  至于飞机票,则定了第二天上午的10点钟,到洛杉矶的时间刚好也合适,甚至酒店也都给预定好了,就在医院的附近。

  常欢颜很满意,不停的对他表示道谢,挂断电话后,便给常井然打了个电话。

  当知道她要出国后,常井然没心没肺的说道,“姐,既然你要出国,记得帮我买一款寸的就行了,就当是我的十九岁生日礼物了哈。”

  “……”常欢颜嘴角抽了抽,还是答应了。

  “谢谢姐!没事的话我挂了啊。”常井然立刻说道。

  “等一下。”常欢颜忙喊住他,“井然,我这次出去可能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到时候……可能就要过年了。这段时间,你只要有空就去医院看看妈,跟她多说说话,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就立刻给我发微信。还有,学校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吧?你好好上课,不要逃课,也不要惹是生非……”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常井然不耐烦的打断她,“姐,队友都等着我呢,还有别的事吗?”

  常欢颜皱眉,干脆说道,“你姐夫说了,如果你这次期末考试不进班级前10名的话,以后有事就别想找他。”

  “姐,你不说这个我还忘了,上个月我打电话给姐夫怎么不接?”常井然异常的愤慨,“是不是背着我偷偷换手机号码了?都一个多月了,我打了十几次电话,一直提示关机!”

  常欢颜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想了想,还是决定托盘而出,“井然,你姐夫上个月就出差了,在美国受了点伤,我这次过去就是要照顾他的。你好好准备考试,到时候我和他一起回来,再请你吃饭。”

  。

  常欢颜回到家,关上房间门厚,就把自己摔在了软软的大床上。

  跑了一天,身体不停地发出疲惫的信号,但她的心里却格外的清醒和冷静。

  是的,她已经决定好了,这一次去美国,一是为了要好好照顾郁存遇的身体,二,就是要和他开诚布公的谈谈。

  虽然这一桩婚姻是因为利益关系才开始的,但……既然两人彼此有意,她想好了,等到了那边就找机会对他表白。

  不是都说“患难见真情”吗?

  固然她是因为担心他的伤情才赶过去的,但另一方面,这种情况下,他肯定也会被千里送温暖的自己所感动吧?

  毕竟之前他就很喜欢自己了,而且这一年多来他们从来都没有吵过架,现在更是连孩子都有了。只不过,因为他的性格实在太木讷,也太古板了,她又没有明确的表态,估计他也是不太好意思主动表白……咳咳咳。

  总之,常欢颜觉得,在郁存遇离开之前,他们两人之间其实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了,而这次,更是个捅破窗户纸的绝佳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等回国后,她就可以很坦诚的把所有事情都告诉高筱潇,宋萧守,还有郁家的长辈们。

  这么愉快的决定后,常欢颜便伸手从衣服的领口处掏出那一根红绳,红绳下绑着一个精巧的小佛袋,里面装着的是之前在宝塔寺求的两张黄色的护身符。

  其中一张是她的,另一张,则是要给他的。

  盯着护身符看了一会儿后,常欢颜弯起嘴角,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常欢颜早早儿的就起床了。

  谁知临出发前,龙凤胎兄妹却好像知道自己要被抛下似的,突然哭闹个不停。

  常欢颜哄了一会儿,可两个小家伙抱着就不哭,一离开她就哭……搞得她也特别的舍不得。

  眼看时间都要到七点钟了,常欢颜起身,往玄关处走去。

  “哇……”

  “哇……”

  两个孩子立刻争先恐后的嚎啕大哭起来。

  “不哭不哭啊,笙箫乖,妈妈去找爸爸了,很快就回来陪你们了。”

  “以漠乖,不哭不哭。”

  三个老人不停的轻柔哄着,可两个孩子哭声凄厉,且一声比一声大,听得她心都要碎了。

  换完鞋后,没忍住,又回身过去抱起了女儿。

  一到她的怀里,小笙箫立刻就又不哭了,虽然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眼泪,鼻子和嘴巴都红彤彤的,但整个人立刻安静下来了,小手放在她的身上,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瞅着妈妈,那小模样别提多可怜了。

  常欢颜把她脸上的眼泪都擦干净,又亲了亲,刚把孩子放回去,就跟被按了开关似的,立马又哭了起来。

  小以漠也在一旁不停的哭,两个孩子的脸上就像是没关的水龙头似的,眼泪“唰唰唰”的流个不停。

  郁老太太一边哄着重孙儿,一边安慰她说道,“欢颜,你就放心的去吧,孩子有我们呢,你就别管了。”

  郁东辰也说道,“是啊,快去吧,记得到那儿的时候给家里打个电话,不然发个微信也行。”

  常欢颜点头,又将小以漠脸上的眼泪擦干净,哄了一会儿。

  “行了快走吧,都快七点钟了,别再赶不上飞机了。”杨曦抱着笙箫,催促道。

  常欢颜眼圈发红,一狠心,转身就走。

  走出别墅大门,还能听到两个孩子传来的哭声。

  她忍不住再次停下了脚步,突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自私了?

  ------题外话------

  谢谢stillyyys791亲送了100朵鲜花,看到的时候一度以为我眼花了。

  除了第一本书的时候好基友给我送花以外,这好像是第一次收到读者这么多的花,破费啦,(づ ̄3 ̄)づ~

  推荐醉猫加菲最新力作《玲珑嫡女之谋嫁太子妃》

  简介:

  一个人到底是钱多才能命好,还是命好才能钱多?

  秦天阁主秦蔻儿有钱,很多很多银子

  那个死变态的男人却有命,天生帝王命

  于是有一天,最有钱的女人碰到了最有命的男人:

  “秦蔻儿,本太子第一次睡女人就睡了你,你是不是特有面?”男人酥胸半露,抖脚穷嘚瑟。

  “太子爷,本阁主第一次花银子睡男人,就嫖了你,你是不是觉得无比自豪?”女人兰花手青花瓷的媚笑。

  最有钱的嫖了最有权的,许你一个不一样的恶男祸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49辣手摧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