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回国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常欢颜站在楼道里,大口的喘着粗气。

  感应灯亮着,过了一会儿,又因为没有声音而自己灭了下去。

  她看着黑乎乎的楼梯,静谧的空间里,仿佛还能听到心脏在一下又一下的跳动的声音。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她的耳边,也仿佛回荡着郁存遇和韩敏芝的那些谈话。

  原来……郁存遇的前女友就是韩敏芝。

  多么可笑,居然……是韩敏芝!

  很多事情只要有了一点点的线索,就很容易把前因后果全部都想明白了。

  她想到了满月酒的那天,几个大家族长辈们说的话,以及韩老太太的突然打断。

  也正是从他们的反应,她才猜出前女友应该就是八大家族里面的女人。

  后来她去医院问潇潇儿,潇潇儿给韩禛打了电话,然后却说他不太清楚……他们两家人的关系那么近,韩禛和郁存遇的关系也不错,这话很显然就是在欲盖弥彰。

  还有,在她一年前因为突然怀孕而住院的期间,郁存遇每天来到病房,没待几分钟,就会说要出去一会儿……

  她当时没有多想,以为他只是出去抽烟。

  毕竟每次在他回来的时候,浑身都充满了很浓的烟味。

  可现在她却知道了,原来他不是去抽烟,而是去楼下探望韩敏芝。

  当时韩敏芝因为做宫外孕手术,一直都住在楼下的病房。

  她住了一个星期,而郁存遇,也每天都去楼下看了一个星期。

  常欢颜松开行李箱的拉杆,渐渐地蹲了下去。

  难受吗?

  常欢颜问自己。

  除了心底有一点点疼以外,好像还好。

  并没有那种……痛不欲生,又心如刀割的感觉。

  毕竟,他一直都没有明确说过喜欢她不是吗?都是她在自以为是。

  也幸好,她还没有很投入这一份感情,所以一切都还来得及。

  常欢颜笑了笑,强撑着又站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动作太猛,眼前一黑,一阵晕眩感猛地袭来,她伸手抓着一旁的栏杆,不让自己倒下去。

  闭着双眼,缓了很久,直到那阵晕眩感过去了,她才告诉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

  赶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她真的太累了。

  她要离开,不能再待在这里。

  反正他有韩敏芝的照顾,身体情况看起来也很好,病房的条件也不错……怪不得连微信消息也不肯回,看来,他真的并不需要自己的照顾。

  常欢颜深吸口气,提着行李箱,撑着自己虚弱的身体,一步一步的下了楼梯。

  到了下面的一层,拉开安全门就走了出去。

  手机传来一阵阵密集的提示音,她顾不上,进了电梯后就伸手按下了一层。

  。

  出了医院,常欢颜拦了一辆出租车,将酒店的名字告诉司机后,这才掏出手机。

  是微信消息。

  点开一看,全都是常井然发过来的,连续发了好几条:

  “姐,你已经到美国了吗?”

  “姐,看到马上回我消息。”

  “姐,快回我消息!”

  “姐……”

  “井然,怎么了?”常欢颜打了几个字,发了回去。

  常井然这次直接发了一条长长的语音消息过来。

  常欢颜没带耳机,只能直接按下播放在耳边听着。

  手机里,传来常井然惊慌又害怕的声音,“姐,不好了,周护士给我打电话,说妈突然醒过来了,但是……但是身体的情况不好,说什么要做手术抢救,我现在已经在车上了,马上就到医院,姐,怎么办?妈她不会有事吧?”

  常欢颜怎么都没有想到,等了快两年的时间,母亲都没有醒过来,却在她此刻不在D市的时候……

  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她再多想,只能快速说道,“井然,你不要怕。你听我说,你到了医院就跟医生说,让他们一定要救妈,医药费什么的都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回去汇给他们,听到没有!”

  “听到了,姐,你跟姐夫快点儿回来吧,我一个人实在不知道怎么办?”

  “我知道,井然,你别怕,我马上就回去,有情况随时跟我说。”

  放下手机,她直接就对着司机说道,“不好意思,麻烦去国际机场。”

  司机点了下头,到了前方的路口,便直接将车掉头,朝着与酒店相反的方向开去。

  。

  圣诞节将至,回国的机票并不算好买。

  常欢颜没办法,只能花高价买了一张头等舱的机票,只是登机时间还需要四个多小时。

  过了海关和安检后,她坐在候机室里,手里还一直拿着手机等待着消息。

  当广播提醒开始登机的时候,手机上终于再度传来了消息。

  常欢颜颤抖着手指滑开信息。

  屏幕上,常井然说道:“姐,妈走了。”

  常欢颜的心跳猛地一震,手没握紧,手机“吧嗒”一声,直接摔在了锃亮的水泥地上。

  。

  后来的事情,她就记得不太清楚了。

  迷迷糊糊中完成了登机,几个小时后,却突然在飞机上发起了高烧。

  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中,她躺在头等舱的机位上,头昏脑胀,眼皮沉重的不行,明明很困,却又睡得很不安稳。

  耳膜里一直“嗡嗡嗡”的响着各种的声音,常井然,郁存遇,韩敏芝,还有一些陌生人的……

  她的头被人抬了起来,嘴巴被人捏着张开,有苦涩的东西顺着舌尖到舌根,瞬间蔓延了她整个口腔。

  身体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黏湿难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双温热的大手轻柔地抚摸她的额头,替她把汗水都擦干净,鼻息间,隐约能闻到一股熟悉的烟草气息。

  当那双大手要收回去的时候,常欢颜就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突然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声音沙哑干涩的喊道,“不要走……”

  喉咙像是被刀割一般的疼痛,昏昏沉沉中,她不停的低声喊着,念着,滚烫的泪水从闭合的眼皮下流了出来,很快滑落脸颊,消失不见。

  那只手顿了一下,随即,便轻抚着她的背,低声温柔的说道,“好,我不走。”

  得到承诺,常欢颜闭着眼睛,这才彻底失去了意识。

  。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常欢颜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

  抬头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脑子里,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几秒钟后,她迅速撑着身子,想要从床上坐起来……

  只是才起来一点点,就因为浑身无力再次跌了回去。

  “常小姐,你醒了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入耳朵。

  常欢颜皱眉,转过头,看见一个女护士朝她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微笑,“常小姐,你高烧两天了,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我现在就给尹先生打电话。”

  说完,她就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常欢颜的脑子里渐渐清醒了过来。

  她回国了?

  还被人送到了医院?

  医院?!

  常欢颜心里一惊,用尽全力从床上爬了起来,眼前一阵眩晕,紧接着,“哐当”一声,她再度狠狠的跌回床上。

  声音惊动了屋外的人。

  房门打开后,那名护士惊慌的跑了进来,“哎呀常小姐,你没事儿吧?”

  常欢颜开口,嗓音低沉,又粗哑的不行,“把我扶起来。”

  “哦,好的。”护士忙走了过来,帮忙扶着她的身子,“常小姐你小心一点儿啊,还在挂水呢。”

  下一秒……

  “常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呀?”护士惊讶的看着她,怎么有这种病人,竟然自己把针头给拔掉了。

  常欢颜将双脚塞进鞋里面,站了起来。

  身形一晃,护士忙扶着她,劝道,“常小姐,你现在身体实在太虚弱了,不能随便下床走动的,有事儿的话,等你老公回来再说,好吗?”

  老公?常欢颜皱眉。

  房门这时又响了,小护士惊喜的声音也同时响了起来,“常小姐,你老公来了。”

  常欢颜抬头,看着眼前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

  怎么是他?

  常欢颜眨了下眼,没有想到会是尹谦,心里头也瞬间升起一层淡淡的失望。

  “欢颜?”尹谦面露惊喜的走了过来,手上还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个外卖盒,“你醒了?肚子饿不饿?我给你买了碗粥,先吃一点儿吧?”

  常欢颜望着他,问道,“是你救了我?”

  尹谦点头。

  “我昨天刚好从洛杉矶回国,在飞机上听人说有一个中国女人发高烧突然晕倒了,我也没有想到这么巧,居然会是你。下飞机后,我就立刻把你从机场送来了医院,从进医院到现在,你已经昏迷了……”他抬起左腕看了眼时间,说道,“十三个小时了。”

  十三个小时?

  常欢颜看着他,“现在是几号?”

  尹谦说道,“十六号,上午九点十五分。”

  十六号?她是十四号上午去的洛杉矶,回来到现在,又昏迷了十三个小时?

  常欢颜突然四处张望,“我手机呢?”

  尹谦抬脚过去,从桌上把她的手机拿了过来,“好像没电了。”

  常欢颜接过手机,按了两下,刚要起身,却被尹谦给阻止了,“你现在身体太虚弱了,不能下地。”

  常欢颜一把推开了他,走到桌边,从包里翻出钱包,找出手机卡,充电器……然后四处查找着电源插头。

  尹谦皱了下眉,问道,“欢颜,你要做什么?”

  常欢颜没理他,立刻走到有插座的地方,将手机插上,换卡。

  然后,她又起身,走到他的面前,伸手说道,“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尹谦虽然不解,但还是掏出了手机递了过去。

  常欢颜拨打了常井然的手机号码,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听了,她迅速开口说道,“井然,是我。现在怎么样了?你人在哪里?”

  “我在学校,姐,王医生跟我说,让我尽快操办一下后事,我……我也没有钱,不知道该怎么办,姐夫的电话也打不通,发你的微信也不回,不过你放心,我已经给姑妈打电话了,但她说现在家里忙,得过几天才能赶过来……”

  “井然,你不要担心,我现在已经回到D市了,我现在马上就去医院。”

  放下手机,尹谦的声音响起,“欢颜,你高烧很严重,医生说了,还需要继续留院观察,还有……你刚刚生过孩子,现在情况也有点复杂,呃……”

  后面的话,他有些难以启齿。

  虽然郭玲玲早已经生过孩子了,他知道产妇在哺乳期间涨奶的疼痛和危害,可……

  常欢颜已经把手机塞还给他,并说道,“谢谢你救了我,回头,我会把医药费什么的都打款给你,我现在必须得先走了。”

  说完,她又去拔掉了正充电的手机,放进包里,过去拿起外套就要走。

  “欢颜!”一股遒劲的力量再度抓住了她的胳膊,尹谦满脸不赞同的看着她,“你到底要去哪?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就不能等身体好了再去处理吗?”

  常欢颜挣扎,“松手!”

  “我不松!”尹谦却表情坚决,攥着她胳膊的手紧了紧,“我好不容易把你救回来了,你现在就这么出去,只会让病情更加重,万一路上又晕倒了怎么办?”

  常欢颜不理会,拼命开始挣扎。

  但因为刚刚大病初愈,没什么力气,不但挣脱不开,反而把自己弄出了一身汗,脸色也有些发白。

  “放手!”她拼命叫道。

  “不放,你先好好住院,回头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我去帮你处理。”尹谦也坚决的说道,控制住她的身体就往病床边带。

  常欢颜从来没有这么的歇斯底里过,就像个疯女人似的,她拼命地挣扎,宣泄般的大吼道,“我妈死了,我现在要去医院,这么说你满意了吧,你能放手了吗?”

  尹谦身形猛地一震,脸上也愣住了。

  。

  40分钟后,尹谦开车,载着常欢颜来到了城北医院。

  一楼的走廊上一眼见底,一个人影都没有。

  常欢颜慢慢的抬脚走了过去,到了停尸房门前,转过身,看向里面。

  房门没有关,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只摆着一张单人床,白布遮掩了躺在上面的人。

  常欢颜怔怔地看着那一块白布,眼圈发涩发烫,眼泪已经猝不及防的滑落了下来。

  也是这一家医院,也是这一间停尸房,也是差不多这个时间点……

  一年半前,她就是在这里,送走了父亲,现在又……

  “姐。”身后突然传来了常井然的声音。

  她没有动。

  常井然刚要上前,却被一只手给拉住了。

  他回头,惊讶的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男人,“尹大哥?”

  。

  尹谦带着常井然走到稍远一些的长椅上,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是说……伯父伯母是在去年四月份出的车祸?”他皱着眉,突然,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恩。我爸当时就走了,我妈就一直躺在医院,醒不过来。”说完,常井然突然伸手攥起拳头,在空中挥了两下,恶狠狠的说道,“要是让我查到那个肇事司机是谁,我一定要让他偿命!”

  尹谦:“……”

  “只可惜,我姐不让我去做警察。”常井然说完,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郁郁不得志。

  尹谦看着他依然青涩稚嫩的脸庞,忍不住开口,“对了,你姐夫呢?”

  “我姐夫?”常井然皱着眉,“我姐说姐夫在美国受伤了,她前两天刚坐飞机过去,要不是因为我妈出事,她也不会这么早回来。”

  尹谦眼神动了一下,半天后,点了下头,“原来是这样。”

  。

  周护士拿着签字文件来到一楼,到了停尸房门口,看着站在里面纤瘦的背影,无声叹了口气。

  半天后,才伸出右手,轻轻敲了敲门板。

  “叩叩叩”。

  常欢颜却闻所未闻般,依然伫立在那儿没有动。

  周秘书皱了皱眉,只好抬脚走了过去,轻声说道,“常小姐,请节哀顺变啊。”

  常欢颜这才转过头,双眼红肿的望着她,许久,才开口说道,“周护士,我妈她……走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遗言?”

  “哦,章女士清醒后,情绪很激动,我当时立刻给你打了电话,只不过……”周护士叹气,将手中的纸给了她,又说道,“后来,你弟弟赶过来的时候,章女士就已经走了。你放心,她走的时候,很安详,没有太多的痛苦……”

  常欢颜看着眼前的文件,半天后,才伸手拿起笔,颤抖着,在亲属那一栏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

  美国,洛杉矶。

  医院的病房里,周伟躺在病床上,看着时间,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觉得奇怪,为什么已经过去两天的时间了,常欢颜还没来医院?

  打她国内的电话打不通,加微信也不回,给同事小朱打电话,却说证件什么的都办好了,飞机票时间也都没问题,但是……酒店的房间也一直没有人住。

  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消失呢?难道是没有过来?

  他皱着眉,想了想,干脆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隔壁就是2011号病房。

  他看了一眼,里面的灯已经灭了,看来,大哥已经睡着了。

  他拿出手机,直接给同事小朱打了一通国际长途,“小朱,是我。”

  “周哥,我正要跟你说。我今天已经找航空公司的人仔细核查过了,14号上午的时候,你朋友的确是已经登机去洛杉矶了。”小朱说道。

  周伟皱眉,“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去酒店,也没有来医院。”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小朱叹气,“要不……你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草,我要能打通的话还问你吗?”周伟气的冲电话吼。

  小朱:“……”

  “这样吧。”周伟终于开口,“你明天去一趟大院,找郁家人问问情况,看他们能不能想办法联络到我大嫂。”

  “好的。”

  挂断电话后,周伟气的一拳头砸在了栏杆上。

  都怪自己,没事儿搞什么意外惊喜啊,现在完了,人不见了,反而让秦音过来了……真是蠢死了!

  。

  第二天,早晨。

  眼睁睁看着秦音和张科提着早餐进了隔壁的病房,周伟立刻披上衣服,也跟了过去。

  宽敞明亮的病房里,郁存遇半躺在床头,包裹着纱布的右手正不时翻着份报纸看。

  “大哥!”他开口喊了一句,便笑呵呵的看向桌旁忙碌的倩影,“小秦,今天买了什么好吃的?”

  秦音已经脱掉了羽绒服,身上是一件粉色的裙装,随着她的走动,雪纺裙摆轻轻地摇晃,伴随着脸上那淡淡的微笑,他不禁都有些看呆了。

  “秦医生一大早就起来了,跑了两条街,在一家中国餐馆买了粥和小菜。”张科多嘴的说道。

  “哎呦喂,哪儿呢?还有中国餐馆?”周伟话音刚落,秦音已经端着盛好的粥走到病床边上。

  ------题外话------

  谢谢漫长等待中送了110朵的鲜花,又刷新了本人收花的新记录!谢谢亲爱的破费(づ ̄3 ̄)づ

  今天起,欢颜的番外正式开始,采取倒叙的手法,前面可能会虐一些,但是后面……你懂的。

  很多亲可能觉得潇潇儿部分完结的很突然,的确,连我自己都是写着写着就突然决定了要结局的,本来后面还有很多的内容要写的,但是……可能压力太大,也太容易受评论影响,突然就没有什么动力再继续写了,有种戛然而止、被掏空了的感觉。

  但是想一想,该交代的也差不多都交代清楚了,这时候换一对主角写,也挺好的。

  总之,番外我会尽量多更,但不会像正文那么拼了,因为要留出时间去休息,顺便思考上本书的番外,坑在那里总觉得心里不舒坦。

  最后谢谢各位亲们半年来的支持和鼓励!爱你们~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回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