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我是正房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他轻“咳”了一声,才说道,“嗯,之前来过一次。”

  韩敏芝弯着唇,牵着女儿跟了上去。

  到了1909号病房的门前,韩禛先伸手轻敲了三下,随即推开。

  沙发前,郁存遇身高腿长的站在那儿,胸前悬挂着受伤的左手,右手则单手抱着一团毛毯,听到声音后回过头看着他们,表情惊讶。

  那样子,显得……有点傻。

  至于沙发上,常欢颜正闭着眼睛躺在上面,睡着了。

  “帅叔叔!”一道甜甜的童声打破了安静。

  “……”韩敏芝一愣,立马伸手把小丫头的嘴给捂住了。

  尽管婉婉的声音不大,但还是把常欢颜给惊醒了。

  她皱了皱眉,一睁眼,就看到韩敏芝正牵着婉婉的手站在门口,旁边还站着韩禛。

  心里蓦地一颤,忙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这才发现郁存遇也站在旁边,手上还拿着毛毯。

  她一时有些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和表情,自然,也就联想不到他那么深层的地方去。

  “你们坐,我去倒水。”

  说完这句话,她就走到桌子旁边,窸窸窣窣的忙活了起来。

  郁存遇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的回去将毛毯放在床上,“先坐下再说吧。”

  韩敏芝对他抱歉的笑了笑,然后才对着常欢颜说道,“欢颜,刚才真不好意思啊,婉婉有些太调皮了,把你吵醒了吧?”

  常欢颜眨了眨眼,没回身,“没事,本来也就没怎么睡着。”

  “帅叔叔!”婉婉获得了自由,立马蹦蹦跳跳的冲到了病床边,小丫头站着还没有郁存遇坐着高,抬着小脑袋叽叽喳喳的问道,“你现在身体都好好儿的了吗?”

  郁存遇淡淡的勾起唇角,点头。

  “帅叔叔,你要快点儿好起来哦,上次太姥姥还问你来着。”婉婉说道。

  “问我?”郁存遇皱眉。

  “是啊,我说你是妈妈的男朋友,所以太姥姥问你是……”

  话还没有说完,“啪”地一声,有东西掉在了地板上,伴随着常欢颜“嘶”一声痛呼。

  郁存遇一怔,下一秒已经直接冲了过去,拉着她的手腕进了卫浴室,打开水龙头,将她的手放到冷水下面。

  头顶传来他沉沉的说话声,“疼不疼?”

  因为不是沸水,所以感觉还好,但是当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后,常欢颜眨了下眼,点头,“疼死了。”

  郁存遇的眉头顿时皱的更紧,带着薄茧的手指轻捏着她纤细的皓腕,声音如常,却显然多了一丝责备的意味,“怎么这么不小心?”

  常欢颜听到这话,忍不住抬起头看他。

  他穿着一身病号服,高大的身体几乎都贴在她的身后,半低着头,那张线条刚毅的脸庞有些紧绷,表情更是专注又严肃,尤其是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

  他这在担心她吗?

  意识到这点后,常欢颜完全忘记了手上的疼痛,心跳有些加速,眼中只看得到他……

  “没事儿吧?”身后传来了韩敏芝的声音,“阿禛,你快出去叫医生。算了,存遇,还是赶紧送欢颜去烫伤科看看吧,别回头再留下什么疤。”

  郁存遇一听到这话,点头,“好。”

  常欢颜低下头,没说话,也没看任何人,就这么乖乖的被他带着出了病房门,然后往电梯走去。

  婉婉还想要跟过去,却被韩敏芝一把拉住了小手。

  “妈妈……”

  “婉婉,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不要随便乱插嘴,是不是忘记了?”韩敏芝严肃的看着女儿。

  婉婉看着韩敏芝,小脸上满是不解,几秒钟后,大眼睛里委屈的集满了泪水,然后,“哇”地一声仰天大哭了起来。

  可能因为自己也刚生了个闺女,韩禛心有戚戚焉,便劝道,“姐,婉婉又不是故意的,你别……”

  话还没有说完,婉婉转过身,一虾子就扑到了他的身上,两只小胖手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把脸都埋了进去,嘴里呜呜的哭喊着,“舅舅,舅舅,呜呜呜妈妈凶我……”

  韩禛:“……”

  嘿,这脏丫头!

  韩敏芝也顾不上这两人了,摇了摇头,过去开始收拾起屋内的残局来。

  。

  烫伤科。

  其实烫着的时候并不疼,但是当过了那阵子后,反应上来了,常欢颜就觉得自己的左手背像是在被火烧着似的,又痒又疼。

  还好没有起泡……

  “这几天要要多注意一下,千万不要沾到水。”医生细心的嘱咐。

  常欢颜点头,忙问道,“医生,我这手会不会留疤?”

  医生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先生,听到这话就笑了,“放心吧,你这手也就是轻度烫伤,没有起泡,回头等消肿了,好了蜕皮后就没事儿了。”

  帮常欢颜包扎完伤口后,他又说道,“让你叔叔先去把费缴了。”

  叔叔?

  常欢颜一愣。

  再看向郁存遇,他站在那儿,脸已经直接黑了个彻底。

  一瞬间,连日来常欢颜眉目间的那股阴霾烟消云散,甚至……忍不住“噗嗤”一声的笑了起来。

  郁存遇望着她眉开眼笑的样子,心头的不快也渐渐散去,嘴角边微微勾起一抹笑,徐徐蔓延至深邃的眼底。

  老医生皱眉,“怎么还不去啊?”

  郁存遇收回视线,硬邦邦的抛下一句,“我是她丈夫。”

  然后,抓起单据就往外面走去。

  仿佛带着一股怒气似的。

  老医生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等人走了,才开口问道,“他真的是你的丈夫?”

  常欢颜定定的看着老医生,“真的很不像吗?”

  可能是怕小姑娘难过,老医生眨了眨眼,立马点头,“像!我刚才开玩笑呢。”

  常欢颜:“……”

  医生,年纪这么大了,还这么爱开玩笑,真的好吗?

  。

  走出烫伤科,常欢颜的左手已经被包成了一个猪蹄。

  她坐在外面的走廊上,等着去缴费的男人回来。

  走廊上人不少,对面就有一对头发斑白的老夫妻坐在一起等候,两人的手始终都紧握在一起。

  常欢颜看着看着,就有些入了神。

  直到一双穿着病号服的长腿在自己身旁站定,常欢颜抬起头,猝然望进了郁存遇的眼睛里。

  “怎么了?”可能是看她的眼圈有点红,郁存遇立刻问道。

  果然是粗枝大叶的大男人,压根不懂女人敏感的小心思。

  常欢颜垂头丧气,没说话,直接起身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很快的,郁存遇跟了上来,右手抓着她受伤的左腕,以为她还在生气,便开口说道,“婉婉还小,她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常欢颜:“……”

  她这才想到,原来刚才自己是被婉婉的那句话刺激到,才烫到了手的。

  电梯到了,两人进去后,郁存遇伸手按下了19层。

  电梯楼层的数字不停的变化,常欢颜抬头看着,不说话。

  直到“叮”地一声,电梯门开了,常欢颜没有动,郁存遇望着她,微微蹙眉。

  就在电梯门将要关上的时候,常欢颜突然抬脚走了出去。

  脚步迈的很大,也很急。

  郁存遇一愣,随即几个大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欢颜。”

  常欢颜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他问,“你把她叫来是什么意思?”

  “我想让她来给你解释一下。”郁存遇说道。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常欢颜咄咄逼人。

  郁存遇:“……”

  “不用解释了,你们俩之间的事情我早就已经知道了,不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嘛?”常欢颜继续说道,语气可谓嘲讽十足。

  郁存遇略显讶异的望着她,那表情似乎在说,“你怎么知道?”

  常欢颜自然不会出卖韩禛,她拼命挣扎着说道,“放开我,我要回去了。”

  “回哪儿?”郁存遇问。

  “不要你管。”常欢颜赌气地说了一句。

  郁存遇没有再说话,手也松开了。

  这回轮到常欢颜惊讶了,他居然……就这么松手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韩敏芝温柔的声音,“欢颜。”

  常欢颜一愣。

  “欢颜,我能跟你聊几句吗?”韩敏芝又说道。

  郁存遇对着韩敏芝点了下头,就抬脚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韩敏芝微笑着走到常欢颜的面前,态度和蔼可亲,说话温声细语,就连身上散发出的香水味都是温雅而含蓄的,“欢颜,就去这间咖啡馆吧,我想跟你聊几句。”

  说完,也没等常欢颜答应,直接就抬脚走了进去。

  常欢颜看着她的背影,双手捏了捏,最后在心中说道:去就去!怎么说我也是正房!难不成还怕你!

  于是,她抬脚就跟了上去。

  。

  咖啡馆内,两人坐在角落的位置,服务生走了过来,将两杯水放在桌上,便转身离去。

  常欢颜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啪”一声放下,直奔主题,“说吧,想要跟我聊什么?”

  韩敏芝略显讶异的看着她,随后便说道,“其实今天是存遇叫我过来的。”

  常欢颜眼睫一跳,虽然早已经猜到了,不过听到她这么面对面地说出来,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他打电话给我的语气……我现在想起来还想笑,我认识他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用这种近似请求的语气跟我说话。”韩敏芝说着,单手托腮,眉眼也弯了起来,“要不然,其实我并不想来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常欢颜故意不说话。

  韩敏芝笑了笑,只好继续说道,“可能因为之前伤害过他吧,我一直都有点怕再看到他,当年跟世钧去了A市后,那么多年没回来,一方面有我家人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还有郁家的长辈。你懂吗?就是一种负罪的心态,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们,但是……如果时间倒流,再给我一次选择机会的话,我还是会跟世钧走的,虽然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但我真的不后悔当时做出的选择。”

  常欢颜不懂,既然现在都不后悔,为什么还要离婚?

  好像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似的,韩敏芝开口说道,“我跟世均离婚,主要是因为我发现他并不爱我,虽然我知道他和那个女人是不可能的,但我也不愿意将就。你和存遇不一样,很明显,存遇他现在是爱你的,就说以前,他也未必就是真心喜欢我,只不过因为习惯,所以我们才在一起那么久。”

  说着,她双手握着杯子,仿佛整个人陷入了过往的回忆。

  “我和存遇一生下来,就被两家的长辈定了娃娃亲,从懂事起,我就知道,他会是我的丈夫。存遇从小性格就比较踏实,学习好,表现出色,就连学校老师都不反对我们在一起,我们从幼儿园直到高中,都是同桌,直到十八岁那年,我上大学,而他决定去美国参加封闭式训练,于是在两家人面前,我们定下了婚事。”

  “可能因为十几年来都习惯了和他在一起,我觉得我应该是喜欢他的,如果以后就这么结婚,生孩子,一起生活下去……那也挺好的。存遇去了美国后,我也在D市上了大学,然后,就遇到了世钧。他英俊,有才华,谈吐幽默风趣……我慢慢儿的体会到,原来我对存遇的感情并不是爱,只是一种习惯,而我,爱上了世均。”

  “世均并没有接受我的感情,我很苦恼,也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存遇每次回国的时候,我依然会答应他跟他出去约会。我们的约会很简单,也很单纯,每次就是看看电影,或者是看各种展览,完事儿后就一起吃饭,然后各回各家,这么多年,一贯如此。你敢相信吗?在一起二十多年了,他甚至……从来都没有亲过我。”

  常欢颜惊讶的看着她。

  “你别不相信,是真的。”韩敏芝也忍不住笑了,“他这人性格太木讷,我也不是那种……奔放的性格,所以我们交往二十多年,最多就是牵牵手而已。”

  常欢颜眨了眨眼,突然觉得心里头有些怪怪的。

  难道……郁存遇三十三岁的时候,还是个处男?

  这……

  “对了,在洛杉矶的时候,其实我有去医院看过存遇。”韩敏芝突然又说道。

  这话也成功的把常欢颜的注意力转移,她抿抿唇,说道,“我知道。”

  “存遇跟你说了?”韩敏芝说完,立刻又否认,“不对,他那闷葫芦性格怎么可能跟你主动交代,我猜……应该是他的同事告诉你的吧。”

  常欢颜端起杯子喝了口气,不承认,也没有否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事过境迁了,还是因为听到了刚才的那一番话,总之,她突然觉得自己也没当初那般的介意了。

  韩敏芝也没再追问,只是继续说道,“当时他刚刚从重度昏迷中醒过来,很虚弱,医生检查完后,我就留在病房和他单独聊了一小会儿,虽然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我在说,他并没怎么说话。直到我要走了,他才和我说,让我回国后不要把他受伤的事情说出去,尤其是不要告诉你。他说你名字的时候,那表情……”

  韩敏芝皱了皱眉,似乎在想着形容词,“总之,我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过那种表情,又温柔,又宠溺……当时我就觉得,自己心里这么多年积压累积下来的负罪感一下子就消失了。”

  常欢颜:“……”

  离开之前,韩敏芝突然又说了一句,“对了,还有一件事,其实我的确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只不过没有告诉家人,婉婉误会那人是存遇,其实不是他。”

  常欢颜呆呆的坐在位置上,看着韩敏芝微笑着离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最后的这一句话,韩敏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题外话------

  删改了好多次,总觉得不满意,将就看吧……后面就是甜了,恩!

  谢谢大家的月票,鲜花,钻石,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4我是正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