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流鼻血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因为动作的原因,常欢颜整个人已经顺势弯下了腰,一阵温热的气息也瞬间似有若无的从身前拂过。

  郁存遇只觉得脑子里的某一根弦瞬间紧绷,同时也觉得全身一热……

  他紧攥着右手,好不容易才压抑住了那种感觉,却发现常欢颜已经蹲坐在了那儿,仿佛……看呆了似的。

  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她双眼睁的很大,小嘴微张,因为姿态的关系,那幅画面带来的冲击力不小,而被布料包裹住的某处,也已经有了抬头的趋势。

  浴室里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般的安静,除了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再无其他。

  最后,还是郁存遇没能忍住,低低的咳嗽了一声。

  “……”常欢颜立刻回神,意识到自己刚才居然对着他看呆了,便有些不好意思。

  她抿着嘴唇,忙转身走到浴缸旁,拿起毛巾不停地用温水搓洗浸湿。

  等她再转过头的时候,发现郁存遇已经在椅子上坐下来了,几乎是面不改色,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常欢颜眼角一阵猛跳,同时也在心里暗暗的骂了自己几句。

  真没出息!

  没看过男人是不是?

  至于吗,以前又不是没有看过!

  她佯装镇定的走了过去,先抬起他的右臂,就帮他细细的擦洗起来。

  郁存遇也没有再说话,只是一直用那双深邃的眼睛望着她。

  擦完了两只胳膊,和上半身后,常欢颜暗暗放松,回去重新浸湿了毛巾,再回来开始帮他擦腿。

  终于,两条腿也擦完了,她才彻底松了一大口气,说道,“好了。”

  郁存遇却没有起身。

  直到她洗完了毛巾,回过头再看向他时,郁存遇这才挑了下眉,说道,“还有个地方没有擦。”

  “咳咳咳。”常欢颜顿时被口水给呛住了,又是一阵的猛咳。

  郁存遇望着她脸红又尴尬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虽然那笑声很短促,但常欢颜还是听到了,她臊红着脸,有些恼羞成怒的瞪着他,“你笑什么?”

  “没什么。”

  否认的倒是挺快。

  只不过他眼底那抹似有若无的笑,还有脸上那好整以暇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在取笑她似的。

  常欢颜气不过,紧捏着毛巾,几乎是凶巴巴的说道,“坐着让我怎么擦?”

  “哦。”郁存遇挑了下眉,就很配合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常欢颜:“……”

  怎么在医院的时候没见他这么的听话过?

  “好了。”郁存遇开口。

  常欢颜:“……”

  竟然还开始催促起她来了!

  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认输?

  于是,常欢颜扔下毛巾,过去就将双手放在他的黑色内库的两边,一咬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把它给褪了下来。

  然后,她视若无睹的转身,拿过湿毛巾,就往他的身上擦去。

  ……

  当温热的毛巾从他身上摩擦而过的时候,郁存遇的喉结猛地滑动了一下。

  这一辈子,他还从来没有过这样子的经验,没穿衣服,让一个女人帮他做这种事情……

  就算在受伤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

  有些尴尬,有些荒唐,还有些……无所适从。

  各种复杂的情绪从眼中一一划过,最终,化为了眸底最深沉的墨色,还有紊乱的心跳声。

  听着头顶那越来越粗乱的呼吸,常欢颜的脸上也已经烧的不行,只能一直不停地告诫自己道:把自己当成一个护士,一个护士,护士……

  常欢颜双手发抖,两眼发直,脑子里更是“嗡嗡嗡”地响个不停,当发现那玩意儿……

  她只觉得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然后猛的就往上冲,最后朝着某个部位迅速聚集。

  还不待反应过来,鼻子里猛地传来一阵刺热的感觉,随后……

  她把毛巾一扔,捂住鼻子,撒腿就往盥洗台跑去。

  郁存遇一愣,脑子里的旖旎画面瞬间烟消云散。

  “怎么了?”他开口,嗓音已经粗噶到不行。

  常欢颜没有说话,回答他的只有“唰唰唰”的水流声。

  郁存遇伸手,扯过浴巾,等到了盥洗台边才发现,原来……

  常欢颜流鼻血了。

  。

  10分钟后,常欢颜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可怜兮兮的用纸巾堵着自己的鼻孔。

  居然看那种东西看到流鼻血了……她真的是鄙视自己!

  再看到坐在一旁端着纸巾盒的某人,常欢颜又羞又恼,瞪着他就说道,“你不许笑,听到没有!”

  “好,我不笑。”郁存遇开口,声音低沉。

  只是一看到他这幅正经严肃的样子,常欢颜心中更恼,“你现在一定在心里笑话我对不对?”

  因为鼻子被卫生纸堵着,说起话来闷闷的,听着格外的委屈。

  郁存遇自然是不会承认,只能否认道,“没有。”

  “你有!”常欢颜郁闷的大叫。

  郁存遇:“……”

  过了一会儿。

  “你想笑就笑好了。”常欢颜突然说道。

  本来只是一句赌气的话,谁知……

  郁存遇竟然真的笑了一下。

  声音很低,也很轻,几乎是稍纵即逝。

  可常欢颜还是瞬间就被点燃了,整个人像个毛躁的小母狮子,扑到他的身上嗷嗷叫道,“让你笑你就笑啊,太坏了,我咬你,咬死你!”

  郁存遇抬起受伤的胳膊,单手就把她的身子给控制住了。

  “别闹。”

  顾忌着他大伤初愈,常欢颜也不敢使太大的劲,最后,纠结了半天,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下,才泄愤的说道,“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了?”

  怎么又成欺负她了?

  郁存遇心底汗颜,面上却只能说道,“嗯,不欺负了。”

  常欢颜哼哼了两声,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立马又说道,“不许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听到没有!”

  居然流鼻血,真的是……太丢人了!

  郁存遇看着她“小鸡肚肠”的模样,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纵容的应允,“好。”

  。

  回到大床上,她还颇为怨念。

  虽然知道郁存遇的伤还没有完全好,还有她现在的身体状态,也不能做那种事情,但……

  总觉得不甘心啊!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块鲜美的肥肉摆在自己面前,却只能看,不能吃,太馋人了!

  等郁存遇也洗漱完上床后,她便开口说道,“我要你抱着我睡。”

  郁存遇没说话,只是躺下,然后伸长了手臂。

  常欢颜立马眉开眼笑,就像个小猫儿似的窝了过去,头枕在他厚实的胳膊上,手也搂住了他的腰。

  鼻息间,是他浓烈的男性气息,伴随着沐浴露的味道,很好闻,也让她觉得很安心。

  忍不住,就抬起小脚,在他的大脚上蹭了蹭,再往上,顺着他毛毛的小腿往上……

  “安分点。”郁存遇开口。

  常欢颜刚想要说话,却听他继续说道,“免得再流鼻血。”

  “……”常欢颜只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羞愤难平,下意识的就想要再伸手掐他。

  就在这时,额头上却传来了一阵温热的触感。

  郁存遇吻了吻她的额头,低醇着嗓音说道,“这几天你太累了,好好休息。”

  “……”常欢颜瞬间收敛了小爪子,改为搭在他的腰上。

  室内灯光如洗。

  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想要解释,“刚才只是个意外,暖气开太足,我有点上火了。”

  郁存遇没有说话,呼吸平稳,好像睡着了似的。

  常欢颜囧,不是吧,暌违两个月后两人再度睡在一起,他就这样睡着了?

  抬眸看过去,某人闭着眼睛,半张脸陷在柔软的枕头里,面容沉静,看上去睡得挺沉的。

  常欢颜抿了抿唇,抬起头在他的下巴上亲了一下,也闭上了眼睛。

  。

  这一觉,是近几个月来从未有过的踏实和满足。

  导致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大床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落地窗的窗帘已经被拉开了,温暖的阳光洒了进来,在室内泄下一大片亮光。

  ……

  一到楼下,吴婶就上来说道,“大少奶奶,老夫人他们都去庙里了,您早餐想吃点什么?”

  “随便做点就行了。”常欢颜说完,看了眼客厅,便问道,“存遇呢?”

  “哦,大少爷刚刚出去了,说一会儿就回来。”

  “出去了?”常欢颜惊讶,“可他的伤还没有好,他能去哪儿?”

  “大少爷没说。不过,是老周开的车,而且已经走了大半个小时了,估计就回来了。”吴婶说道。

  常欢颜:“……”

  等吴婶离开后,她便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听了。

  常欢颜冲着那头就说道,“你在哪儿?”

  “……”电话里顿了一会儿,随即,郁存遇的声音响起,“在车上,马上到家。”

  满腹的疑问顿时没了发泄之处。

  常欢颜撇了撇唇,只好说道,“那你小心点,等你回来再审问你!”

  郁存遇:“……”

  。

  30分钟后,常欢颜给两个孩子喂完奶,又吃完早餐,郁存遇这才回来。

  常欢颜匆匆从餐厅出来,就看到他站在玄关处,却没有换鞋。

  一身黑色的长款大衣,搭配那条红色围巾,整个人看上去结实又高大。

  “去哪儿了?”常欢颜走过去,“别以为你戴了围巾我就会原谅你。”

  郁存遇微微一笑,说道,“把外套穿上。”

  “干嘛啊!”常欢颜一脸的不耐烦,不过还是随手就把外套给拿上了。

  到了玄关,不用郁存遇说话,她就开始换鞋,又穿上了外套,最后抱着他的胳膊说道,“不会又是给我来什么人工降雪吧?真是的,尽乱花钱。”

  郁存遇:“……”

  他低“咳”一声,直接带着她离开了别墅。

  出门右拐,往院子里面走,最后来到了车库后面的狗棚外。

  一阵雄壮有力的狗吠声让常欢颜一愣,随即,她两眼发亮的说道,“根号三?你把它从警队带回来了?”

  郁存遇点头,带着她走过去。

  果然,一到狗棚的外面,便看到根号三正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它的专属棚内。

  阳光下,它一身黑毛油光锃亮,双目炯炯有神,看到常欢颜的时候,“嗷”的一声,就冲了过来,扒着铁栏不住的想要往上蹿。

  常欢颜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说道,“这能行吗?家里有孩子呢。”

  自从她和韩敏夏怀孕后,为了安全着想,家里的宠物就都被隔离了,再也不能进入别墅,狗棚更是改成了铁质。

  可藏獒终究不比拉布拉多温顺,它性格凶猛,也待不住,同时也需要更广阔的空间,把它困在这么小的地方,常欢颜有些于心不忍。

  “等我伤好了,我们就搬回去住。”郁存遇说道。

  “搬回去?”常欢颜惊讶。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沁宝送了111朵鲜花,(* ̄3)(ε ̄*)

  月初姣姣《军门密爱之七少的娇妻》

  【高冷强势女军官vs腹黑温柔狐狸男,宠文无虐,大家放心跳坑!】

  纪家有一对双胞胎,姐姐沉静貌美,却蠢笨异常,妹妹貌若天仙,但聪慧伶俐,豪门巨变,妹妹一手将她推出门外:“做姐姐的理所应当让着妹妹。”

  弃女归来,她是最出色的特别行动组组长,面对妹妹的哀求,她双腿翘在桌上,双手抱胸:“救你的未婚夫?可以,跪下求我!”

  嚣张至极!

  莫七,京城莫家唯一的嫡出少爷,风姿卓绝,淸贵无双,一场车祸让他和轮椅为伴。

  一纸婚书,银货两讫的交易,她背着他生了孩子,再次相见!

  “儿子,你爸诈尸了!”女人睁大眼睛。

  “买一送一很划算!”男人笑得高深莫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7流鼻血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