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要做坏事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她觉得自己骨子里一定是一个坏女人,还是一个很色的坏女人,要不然怎么会做出这种……主动勾搭警察叔叔做坏事的举动。

  但是,她却不想要就此停止。

  常欢颜喘着息,稍稍与他分开,和他四目相对了一会儿后,轻轻捧住他的脸,低头,将唇贴在他刚毅的下巴上。

  因为是晚上了,那块地方呈现淡淡的青色,有新生的胡渣滋生出来,嘴唇碰上去的时候有些刺,也有些痒。

  她觉得很新奇,反复亲吻了很久,才往下,贴在他突起的喉结上。

  当她贴着那块地方反复亲吻的时候,她感觉到,他的呼吸明显更加粗乱了起来,搂着她的力道也渐渐加重。

  闻着沁鼻而来的强烈男性气息,常欢颜的心跳有些失序,也不知是因为被他的气息所感染,还是因为害羞,脸上已经通红一片,烧的她整个人快要炸开。

  双手一直紧搂着他结实的腰身,嘴唇不断往下,就这么一路经过他的脖子,锁骨,胸前……一点一点,带着生涩,小心翼翼,就像个虔诚的教徒,竭尽全力的膜拜着她心中的信仰。

  大床被橘黄色的台灯映出半边浅浅的光晕,卧室里很安静,除了暧昧的呼吸交织声,再无其他。

  郁存遇半靠在床头,黑眸幽深,一瞬不瞬的盯着身上不停忙碌的小女人。

  因为动作的关系,她的睡衣已经悄悄滑落了下来,露出大半边白皙削圆的肩膀,当她低下头的时候,一览无余。

  郁存遇的目光从最开始的玩味,渐渐变得有些深沉,压抑,最终转为了炽热……

  当她的红唇滑过壁垒分明的腹肌,甚至……还要继续往下的时候,骨节分明的大手突然抓住了她的胳膊。

  “想要做什么?”郁存遇粗噶沙哑的嗓音在室内响起。

  常欢颜停住动作,慢慢地抬起头,瓷白的小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纯真又无邪的看着他,声音娇娇软软的说道,“警察叔叔,我想要做坏事。”

  郁存遇:“……”

  大脑中最后的一丝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立刻阻止她,然而她一直那么望着自己,眼神清澈,甚至……还有些委屈的咬住了下嘴唇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不受控制起来。

  常欢颜一直留心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当胳膊上的手劲松开的刹那,她心一横……

  郁存遇渐渐地收回手,转为紧紧地攥在一起,喉结急速的上下滚动,一向波澜不惊的眸底,更是泛起了从未有过的狂乱。

  。

  常欢颜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为一个男人去做这样的事情。

  就算看过了那么多的言情小说,甚至是岛国爱情动作片,但她骨子里,还存有着中国女人所特有的传统和矜持。

  就连以前和尹谦在一起谈恋爱的时候,偶然的亲密行为也只浮于表面,亲吻的时候总有些排斥……

  而现在,不但主动想要对郁存遇好,为了让她开心,甚至为做任何事情都不觉得恶心,反而甘之如饴。

  ……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躺在郁存遇宽厚的怀里,一只手轻轻捏着他腰间的肌肉,轻声问道,“刚才你感觉怎么样,舒服吗?”

  郁存遇的情绪也已经平复,他低头望着她,小小的鹅蛋脸上还透着薄薄的一层红,低垂着卷翘的睫毛,甚至……都不敢抬头看他,那么乖巧又妩媚的窝在他的怀里,哪儿还有刚才那大胆热情的模样?

  郁存遇突然低低的笑了一声,薄唇在她的耳边低沉说道,“刚才是被妖精附身了吗?”

  常欢颜小脸涨红,一时羞愤,就手在他的腰上掐了一下,“你才被唐僧附身了呢!”

  唐僧?

  郁存遇无奈,再度低笑了一声,嘴角也弯了起来。

  “说说啊。”常欢颜再度催促。

  “说什么?”

  常欢颜翻了翻白眼,嗔怪的在他身上又掐了一下,“说说感觉怎么样啊,跟之前那样,呃……有什么区别没有?”

  郁存遇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

  结果,常欢颜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他的回答。

  再抬头一看,果不其然,看到他的耳根子通红一片。

  原先的那抹羞赧荡然无存,常欢颜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伸出细白的手指在他耳朵上捏了捏,说道,“老公,你怎么又害羞了?”

  郁存遇轻“咳”一声,有些尴尬,“现在能吹头发了吧?”

  常欢颜:“……”

  她望着郁存遇一本正经的样子,“噗嗤”一声,笑的整个人直接滚落到了旁边。

  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男人?

  居然到现在还想着为她吹头发的事情,反而搞得他刚才像是被她强迫了似的……

  咳咳咳。

  “不吹干睡觉的话,明天起床了容易头疼。”郁存遇说完,从床上起身,居然真的去卫浴室找电吹风了。

  常欢颜看着他挺直的背影,心里甜甜的,她索性躺在那儿,不动弹,直到他拿着电吹风从卫浴室走了出来,才撒娇似地说道,“我刚才为你服务,手都要酸死了,好累哦,你帮我吹。”

  “……”郁存遇望了她一眼,脸上迅速划过一抹尴尬,没说话,却过去将插头插上,然后在床沿边坐了下来。

  常欢颜和他相处的久了,自然也知道他这样的反应等于是答应,立马笑嘻嘻的爬了起来,然后在他身边坐下。

  先把头绳松开,拨了拨头发,就将头枕在了他遒劲修长的大腿上。

  郁存遇说,“我只有一只手。”

  “没关系。”常欢颜舒服的闭上了双眼,嘴角弯弯的说道,“我不嫌弃你慢。”

  郁存遇:“……”

  温厚干燥的大手在她波浪的长发间稍稍梳理了下,电吹风的声音闷闷地响起,温热的风从她的头皮缓缓吹过,很舒服,也很温柔。

  郁存遇只能用单手操作,速度很慢,等终于将头发差不多吹干后,他关掉电吹风,这才发现,常欢颜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长翘浓密的睫毛像两扇蝶翼覆盖在眼睑上,小脸上的肌肤清薄白皙,鼻头微微翘着,发出细匀而清浅的呼吸声。

  他望着她许久,然后低头,薄唇在她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

  与此同时,睿园韩宅的一楼书房。

  韩禛坐在书桌后面,眉头紧皱,一脸严肃,不知道的,恐怕会以为他遇到了什么旷世难题。

  “叩叩叩”,房门突然被敲了几下。

  钟瑜红披着外套,端着一杯热牛奶走了进来,“阿禛,怎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自从高筱潇怀孕后,韩禛每天晚上不到9点钟,肯定会上楼陪媳妇儿睡美容觉,近一年来每晚如此。

  韩禛头也不抬的说道,“等会儿再睡。”

  “忙什么呢?”钟瑜红干脆走了过去,只是还没待她看清楚桌上的东西,韩禛已经直接拿本子盖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钟瑜红一脸的吃惊,她不懂公司的事情,不用这么防贼似的吧?

  韩禛轻咳了几声,才说道,“没什么,妈你先回去休息吧。”

  “哦。”钟瑜红把牛奶放下,叮嘱道,“那你也早点儿睡,别潇潇儿刚出月子,你就这么忙,回头你让她怎么想?夫妻之间互相多体谅体谅,知道不?”

  韩禛心想谁来体谅我啊?

  他抽了抽嘴角,点头,“我知道了。”

  钟瑜红欣慰的笑了笑,又吩咐他要把牛奶喝完,这才转身离开。

  韩禛叹了口气,一手揉着额角,将本子拿开,继续写。

  一边写,还一边在心里不停的碎碎念。

  自从毕业后,已经有很久没手写过这么多的字了,还是写这么没营养的东西。

  要知道他一个签名最少也得好几千万的资金往来好吗!

  现在居然在这跟小学生似的回答问题……

  终于,等桌上的时钟显示停在了10点,他将笔一扔,不管不顾的起身离开。

  。

  到了二楼的卧房,一推开房门,就看到高筱潇正穿着睡衣舒服的靠在床头看电视呢。

  他眯了眯眼,把门反锁好,抬脚走了过去。

  “老公?”高筱潇转过头看他,“采访稿都填完了吗?”

  韩禛一句话也没说,过来就直接上了床,然后压住她一阵的狂吻。

  “唔……唔。”高筱潇嘴巴被堵的严严实实,她脸红耳赤,伸手推他,却没能成功。

  韩禛里里外外的亲吻一番后,大手已经不安分的滑进了被子,长指熟练的撩起她的睡衣下摆。

  “老公!”在他薄唇顺着嘴唇往下的时候,高筱潇终于得到空闲,张嘴再度问道,“采访稿填完了没有呀?”

  “没有。”韩禛随意糊弄的说了一句,大手一扯,便去拉她的睡衣。

  高筱潇只觉得身上一凉,又急又羞地推着他说道,“不行,没有填完采访不许做,你之前答应过我的。”

  韩禛:“……”

  他不说话,直接将头贴在了她的怀里,声音闷闷的开口说道,“已经填好一半了。”

  “那就继续填完啊!”高筱潇喊,还想把他给推开。

  “急什么,明天再说。”韩禛大手握住她的脚踝,声音低沉,还透着一丝邪气,“先填你这个坑。”

  高筱潇:“……”

  臭流氓!

  果然一出月子就恢复狼性了嘤嘤嘤。

  。

  第二天下午,常欢颜午觉醒来,就接到了高筱潇的电话。

  “欢颜,你的采访稿都已经填写好了,待会儿小梁就开车给你送过去。”

  “哇塞,这么快,你们动作够迅速的呀。”常欢颜有些意外的说道。

  “咳咳咳。”高筱潇在那头干笑了几声,“你的工作我当然得支持啦,希望你这次能来个开门红,回头等杂志出来了一定要告诉我,我让老公去买个几百册,发给他公司的员工看。”

  “哇,真的吗潇潇儿,你对我真的太好了!真不愧是我的好姐妹!”常欢颜开心的大叫。

  “那是,咱俩谁跟谁啊。”高筱潇呵呵笑着。

  又说了几句话后,常欢颜挂断电话,起床,随便换了件衣服就来到楼下。

  一楼客厅的沙发上,杨曦和郁老太太正坐在那儿看电视。

  “奶奶,妈,存遇去哪儿了?”常欢颜问。

  “存遇送客去了,应该快回来了。”杨曦说道。

  送客?

  常欢颜点头,想也没想的就换了鞋出门。

  往院子的大门走,果然,郁存遇正站在那儿,身边还跟着根号三。

  常欢颜脸上泛起笑容,兴高采烈的就朝他跑了过去。

  谁知到了跟前才发现,居然他身边还站了个人,还是个男人。

  她停下脚步,想转身,根号三却已经看到她了,冲着她就“嗷”地叫了一声。

  常欢颜:“……”

  见两人已经转头看了过来,她只好扯起嘴角,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到了跟前,根号三活跃的在她腿上蹭着,郁存遇则开口介绍道,“欢颜,我妻子。”

  常欢颜有些不好意思,早知道客人还没走,她就穿得好看一些了,太丢人了。

  “嫂子好。”客人对她点了下头,又笑了笑。

  他长了一张成熟俊逸的脸,因为戴着副金丝边框的眼睛,一身咖色的羊绒大衣,显得人很斯文,有一种淡淡的书卷气。

  “您好。”常欢颜微笑颔首。

  “这是我朋友,陆北川。”郁存遇说完,似乎是很无意的补了一句,“他现在是一名战地记者,刚从中东回来。”

  战地记者?

  常欢颜眼睛一亮,“您好,我是《都漫》杂志社的编辑常欢颜,请问……我能有幸采访你一下吗?您放心,我们是一家非常专业的网站,像您这样优秀,又富有传奇经历的成功男士,一定会很受我们女性读者的欢迎的。”

  陆北川:“……”

  他微微挑起一道眉,望着郁存遇的眼神中充满了兴味,还有暗示。

  郁存遇笑了笑,却说道,“那就安排个时间吧。”

  陆北川:“……”

  他怎么觉着自己好像被卖了?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在的缘故,陆北川说了几句话后,看了眼时间,便告辞了。

  常欢颜看着那人风华满身的离开,忍不住开口说道,“真没想到,陆北川居然长得这么帅。”

  陆北川是八大家族陆家的二公子,因为也是D大中文系的学生,所以作为学妹的她也略有耳闻。

  据说陆北川是D大百年难得一遇的才子,学富五车,口才惊人,关键还长得帅,和妻子更是D大校园模范情侣。

  她进D大的时候,他和妻子已经毕业好几年了,但却不妨碍这段佳话在D大学生中来回传播。

  今天第一次见到真人,居然这么帅,关键是气质很独特,儒雅,清傲,浑身充满文艺气息,有点像……年轻时候的黎明。

  心中畅想了半天后,常欢颜才意识到郁存遇一直都没说话。

  她转过身,就见他正低头看着根号三,表情很淡。

  常欢颜忍笑的靠了过去,双手亲昵的抱着他胳膊,“你是不是吃醋啦?”

  “没有。”郁存遇立刻否认。

  “没有你干嘛不敢看我?”常欢颜故意说道。

  郁存遇:“……”

  他转过头,谁知常欢颜突然抬起胳膊,拉着他脖子往下,湿软馨香的小嘴一下子就堵住了他的唇上。

  郁存遇只愣了一秒,随机便用力回吻住她。

  过了好一会儿,常欢颜红着脸,双臂依然挂在他的脖子上,柔声说道,“你放心,我现在不喜欢那一款帅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老帅哥。”

  说完,还把脸贴在他肩膀上蹭了蹭,就像一只求主人宠爱的小狗狗似的。

  郁存遇抬手搂住她的腰,一摸到她身上薄薄的衣服,眉头紧皱,“怎么穿这么少?”

  常欢颜不满意的哼哼了两声,“人家在对你告白呢,你居然关心我的衣服?”

  “先回去吧,别着凉了。”郁存遇说完,喊了声“根号三”,便搂着她的腰往回走。

  根号三“嗷”地叫了一声,雄赳赳在前面带路。

  常欢颜撅了撅小嘴,气的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郁存遇笑了笑,几乎是抱着将她带回了别墅。

  。

  刚坐下没多久,韩家的司机小梁就过来了。

  “谢谢你啊,小梁。”常欢颜接过文件袋,笑着感谢。

  “不客气,那我就先回去了。”小梁笑呵呵的,又对着一屋子的人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开。

  “欢颜,什么东西啊?”杨曦在一旁好奇的问。

  常欢颜眨了眨眼,就说道,“哦,潇潇儿送我的书,无聊时随便看看。”

  杨曦点头,便没再问。

  常欢颜拽了拽郁存遇的衣服,从摇篮边起身,“奶奶,妈,那我们就先上去了。”

  “好。”

  。

  到了楼上,常欢颜打开文件袋,将采访稿拿了出来。

  让她大感意外的是,居然每一道题都填写了答案。

  其实她有想过,以韩禛的性格,肯定很不乐意做这些小儿科的采访,所以她才特意准备了近100个题目,心想就算他不耐烦,只做了一半,或者只做了三分之一,那她也能从里面凑出一篇完整的采访,没想到的是……他居然100题全都填了。

  常欢颜一张接着一张的看,边看边笑,连自己都没想到第一篇采访居然会这么的顺利。

  除了要感谢高筱潇,最大的功臣自然就是自家老公啦!

  “说曹操,曹操到”。

  “怎么这么开心?”郁存遇低沉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常欢颜一听到这话,笑得两只眼睛更是弯成了线,“你快看,阿禛把采访稿全都填完了。”

  郁存遇过来,顺着她的手看了几眼,突然说道,“没有照片吗?”

  “照片?”

  常欢颜眨了眨眼,恍然大悟,“对哦,你提醒我了,得有照片才行啊,不然这算什么私密采访啊!不行,我赶紧给潇潇儿再打个电话。”

  说完,她过去拿出手机就拨通了高筱潇的电话,上来就是一番客套,“潇潇儿,采访稿我已经收到了,真是太谢谢你老公了,居然全部填写完了,辛苦了啊。”

  “恩,收到就好,别客气,还有什么问题尽管跟我说。”高筱潇说道。

  “好呀,正好有个小问题要麻烦你一下,我之前忘记跟你说了,光有文字采访不够,你能让阿禛再拍几张照片吗?不要他发给媒体的照片,最好是私人一些的,也可以找一些有你和孩子的照片。”

  高筱潇自然是答应,“好啊,这些照片家里都有,你要多少张?”

  “唔,大概10张左右吧,我可以再挑选下。”

  “好,我挑一下就发给你。”

  “谢啦。”

  常欢颜挂断电话,心里已经兴奋的不行,转身看到站在书桌前摆弄东西的男人,扑过去,踮脚在他的脸上猛亲了好几下,讨好地说道,“老公,你真的好聪明啊!”

  郁存遇:“……”

  。

  ------题外话------

  谢谢送了99朵鲜花,村口的豆腐东施送了39朵鲜花,10颗钻石,(╯3╰)

  这章福利明天传正版群哈,这次争取写的……多一些。

  推荐好友的军旅言情《军少强宠之地球的后裔。爱吃香瓜的女孩著。(女主是只小怪兽,没有毛的那种~)

  【女扮男装+复仇虐渣+花式甜宠+1对1,双强双洁之夫人要从小培养】

  陈少军捡到陈暖时,觉得“他”像妖怪,左脸上有块像鱼鳞的胎记。

  长大后陈少军觉得他更像妖孽,长得比女孩还漂亮,且时时刻刻盯着他,似想把他吃了。

  面对这个无比粘人的小男孩,身为三栖特战部队总教官的陈少军决定:把他训练成一个男子汉!

  于是拔苗助长的辛酸历程开始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3要做坏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