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害什么羞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怎么住人啊!”常欢颜刚刚忍下去的脾气立刻就上来了。

  故意的!

  这个白骨精一定是故意的!

  常欢颜把手里的包往床上一扔,转身就想要往门外冲……

  “要做什么?”郁存遇拉住她的胳膊。

  “我要去找白骨精!”常欢颜撅着小嘴,满脸都是不开心,“瑾瑜说的对,这么点小事情怎么可能会搞错,而且我今天早上特意跟她说了要带你一起过来的,结果现在给我们留了一个标间,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嘛!”

  郁存遇将房门关上,拉着她的手走到床边,让她坐在那儿,“先不要激动。”

  常欢颜气呼呼的看着他,“不是我激动,你看这床……这么小,这么短,你晚上怎么睡啊?腿都伸不开!”

  跟她的激动和愤慨相比,郁存遇显得格外的淡定,听到这话居然还笑了一下,反问她,“就住一个晚上而已,怎么就不能睡了?”

  常欢颜:“……”

  “我以前在国外出任务的时候,经常几天几夜都合不了眼,有时候只要有把椅子就可以睡,都无所谓的。”郁存遇很耐心的解释,想让她不要那么的介意。

  说完,就在她对面的床上坐了下来。

  一米九的身高,再加上健壮又结实的身材,光是这么坐在那儿,就觉得那张小床快要被他给坐塌了似的,一点儿都不安全……

  常欢颜越看越不爽,“蹭”地一声又站了起来,“不行,我还是去找人换个房间吧。”

  “不用。”郁存遇再度拉住了她的胳膊,“别人很可能也是一对夫妻,难道你要让他们住标间?”

  “那我们就活该住标间吗?”常欢颜立刻反问。

  郁存遇无奈的笑了一下,声音却是一如既往的低缓和平和,“人不是机器,总会有疏忽和犯错的时候。你那个领导已经说了,都是助理的错,而且她也亲自道过歉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觉得,一个领导能为下属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可以了,不要太苛责。”

  常欢颜无语又郁闷的看着他,“你居然还帮白骨精说话?”

  “不是我帮她说话,我只是觉得,在事情还没有确切的定夺之前,最好不要把人想得那么坏,更不要因为这个而影响了自己的心情。今天是你公司在这开年会,待会儿你还要上台去领奖,保持一个愉悦的心情,享受这一次出游,岂不是更好?”郁存遇谆谆教诲的说道。

  常欢颜听着这一长串的心灵鸡汤,头顶一片乌鸦黑压压的飞过,嘴角更是抽搐个不停。

  以前怎么没见他这么的能说会道?

  还这么的会开解人?

  她负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反正我觉得她就是故意的!”

  本以为郁存遇会继续安抚自己,谁料他竟然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介绍资料看了起来。

  常欢颜:“……”

  她心里更是憋屈的不行,将身上的衣服一脱,转身就想要躺下去。

  因为没掌握好距离,“哐当”的一声,她的后脑勺直接磕在了硬硬的床头柜上。

  “嘶!”

  常欢颜咬着牙,疼的的眼泪都快要飚出来了。

  她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

  诸事不顺!

  郁存遇俨然也被这声音惊到了,立刻放下资料,抬脚走了过来,“怎么这么不小心,撞疼了没有?”

  “能不疼吗?都怪你!”常欢颜瘪着小嘴,眼泪汪汪的冲着他吼。

  “你自己撞到了,怎么倒怪起我来了?”郁存遇失笑的看着她。

  “要不是你,我能气到撞到头吗?”常欢颜强词夺理的说道。

  郁存遇:“……”

  他没再说话,只是伸手在她的后脑勺上轻轻地揉着。

  常欢颜瘪着嘴,半推半就的靠在他怀里。

  闻着他身上熟悉又温热的气息,不知道怎么回事,心底的不忿居然奇迹般的慢慢平息了。

  过了一会儿……

  “还疼吗?”郁存遇问。

  “疼死了。”常欢颜故意说道。

  其实已经不疼了,但是,她就想让他搂着她,抱着她,这么哄着她……

  尤其再看到放在床尾的行李箱,想到里面那件兔女郎的衣服,心里的委屈就有些忍不住了。

  宽厚的手掌又在她的后脑勺上揉了揉,郁存遇低头,看着她紧蹙的眉心,撅起的红唇,声音低缓的开口,“真的想要换房间?”

  不说话还好,一提到这个常欢颜心里就来气。

  她低垂着头,故意不说话,不搭理他,心里还不停的碎碎念。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大木头,都说了自己今天例假过去了,两人出来玩,晚上肯定是要做那种事情的嘛……

  现在这个房间,这种小床……怎么做?

  下一秒,郁存遇直接松开了她,从床上起身。

  周身温热的气息瞬间没了,常欢颜有些失落,但是碍于面子,只能继续坐在那儿生着闷气。

  “我现在景逸温泉山庄,今晚要在这里过夜。”郁存遇的声音突然又在房间里响了起来,似乎是在打电话。

  “……”

  “恩,帮我调一间大床房。”他说道。

  “……”

  一听到“大床房”这三个字,常欢颜眨了下眼,迅速抬起头看着他。

  郁存遇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听了一会儿后,“恩”一声,就挂断了。

  常欢颜也顾不上别的了,主动开口问道,“你认识这里的负责人?”

  “不认识。”

  “那你刚才给谁打电话呢?”常欢颜问。

  郁存遇看着她,淡淡的笑了一下,“阿琛。”

  阿琛?

  常欢颜顿时更惊讶了。

  “我刚才看了这里的资料介绍,上面说,景逸温泉山庄是景阳集团旗下的产业。”郁存遇解释道。

  常欢颜:“……”

  。

  10分钟后,两人在客户经理的带领下来到顶楼,身后还跟着一个服务生,手里则拖着两人的大行李箱。

  走了几步路后,客户经理在一扇门前停下,拿出门卡一刷。

  “叮”的一声后,房门便打开了。

  “郁先生,郁太太,这里就是我们为你们特别提供的总统套房,请二位看下是否满意。”客户经理笑着伸手示意。

  常欢颜看了看郁存遇,然后,缓缓地抬脚走了进去。

  套房很大,光是站在客厅入口,一眼就望不到边,空间明亮宽敞不说,房间里的装潢设计也都格外的高端和大气,客厅角落还有个吧台,后面的酒柜里放着各式各样的世界级名酒,旁边还有钢琴,各式娱乐设施应有尽有……

  “郁先生,郁太太,这里是主卧。”客户经理又打开了另一扇门。

  常欢颜一进去,就看到了那张足以让四个成年人在上面翻滚的圆形大床,床褥寝具的颜色都是粉红色,再抬头,顶上居然是全玻璃的透明设计。

  午后的阳光从上面直接投射下来,将整个卧室渡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光芒,温暖,浪漫,明亮……简直就像住在一个极尽奢靡,却又梦幻无比的二人世界!

  最重要的是,晚上可以躺在床上看星星有木有!

  客户经理又过去将落地窗的门拉开,宽敞无比的大阳台上,一大片呈U字形的玫瑰园步入眼帘,旁边的走廊上,有躺椅,秋千,吧台……甚至还有超专业的天文望远镜!

  站在阳台上,可以将整个温泉山庄的风景尽收眼底,远处就是连绵不绝的湖光山色,美不胜收……

  常欢颜站在那儿,心底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意外和惊喜,这个地方她真的是太喜欢了,这样的房间,才符合今天晚上的主题嘛。

  郁存遇看着常欢颜的表情,对经理点了下头,“谢谢,我妻子很满意。”

  经理立刻松了口气,笑着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山庄的所有房间都已经被预定了,这一间套房我们从来都不会对外开放,只有景总偶然带着夫人过来才可以入住。请二位放心,这里每天都会有专人负责清洁和消毒的工作,有什么需要的话,请直接call服务台即可。”

  服务生将行李箱拖进来后,两人便礼貌的告辞。

  郁存遇回到卧室,刚把外套脱下,常欢颜已经兴奋的扑了过来,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仰着小脑袋,下巴枕在他的胸口,两只大眼睛发光发亮的看着他,“老公,你真的太厉害了,我好喜欢这个房间,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郁存遇托着她柔软的腰身,情不自禁的勾起了唇角,看着她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温柔和宠溺,“现在开心了吗?”

  “开心!这里真的好浪漫啊,我爱死你了老公。”常欢颜说完,踮起脚,在他的下巴上大力的亲了一下。

  郁存遇捏了捏她的腰,说道,“赶紧换衣服去,4点钟签到别忘了。”

  “急什么,还有30分钟呢,你先亲我一下嘛。”常欢颜撒着娇,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郁存遇看着她嘟嘴闭眼索吻的小模样,眼底渐渐地溢出一抹笑,然后,真的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刚要离开,常欢颜立刻抬起双臂,跟个小色女似的缠着他的脖子不肯放。

  “……”

  郁存遇只好继续亲吻着她的唇,温热的舌尖探入,扫过她口腔中的每一处,缠绵而又温柔。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一吻,常欢颜红着小脸,喘息着说道,“这是奖励给你的。”

  因为这话,郁存遇低低的笑出了声,“真的这么开心?”

  他的嗓音带着成熟男人特有的磁性,因为刚刚经过了一番亲吻,又多了一丝沙哑,此刻听着格外的性感。

  “其实我一个人的话住什么都无所谓的,主要是……”常欢颜心跳的有点快,脸上也烧的不行,差点儿就要将今天晚上的计划脱口而出。

  不想让他认为自己是个爱慕虚荣,吃不了苦的女人,但更怕他觉得自己是个放浪形骸的女流氓……

  真是纠结!

  常欢颜憋了半天,最后,只能故意凶巴巴的问他,“难道你不开心吗?”

  郁存遇摸了摸她的头,安抚孩子般的语气,“你开心就好。”

  常欢颜听出了他话里对自己的纵容,嘴角的弧度顿时更甜,笑眯眯的就说道,“只是又让你欠了景慕琛一个人情,以后……你是不是还得还给他呀?”

  郁存遇挑了下眉,说道,“这都是小事。”

  “那我回头在专访里替他多说几句好话好了,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常欢颜立刻说道。

  郁存遇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提醒她,“还剩二十五分钟到四点。”

  “……”常欢颜眨了眨眼,心满意足的转身,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装小礼服的袋子。

  刚放在床上,伸手去脱身上的衣服,却见郁存遇转身就往门外走。

  “我去外面。”

  常欢颜:“……”

  真是的,都老夫老妻的了,她一个女的都没说什么,他一个大男人……害什么羞?!

  。

  白锦岚刚换好礼服,就接到助理的电话,匆匆赶到了一楼门口迎接贵宾。

  很快的,卫子扬一身西装革履,外面罩着一件银灰色大衣,和几个人慢慢走了过来。

  “总经理好,刘总好,王特助好,周局长好……”白锦岚伸出右手,一一握手寒暄。

  “这位就是《都漫》的新任主编白小姐?”周局长看着白锦岚,挑眉问道。

  卫子扬点头,“白主编是我高薪从《星空》挖过来的,上任一年,杂志社销量已经突破双倍的增长。”

  “白小姐真是漂亮又能干,难怪子扬天天都不用去杂志社,有你在,我看他啊,可以高枕无忧了。”王特助也说道。

  卫子扬嘴角挂着一抹淡笑,“王特助这话,我可压力大了,看来以后我得多去去杂志社,不能总往集团里跑了,免得集团领导都以为我占着位置不干活,空手套白狼呢。”

  “子扬你可真会开玩笑,你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你手下的人,我们自然也放心。”

  “是啊是啊,白小姐这么能干,当老板的偶然放松点也是没问题的嘛……”

  “……”

  众人就这么说说笑笑来到了前台。

  白锦岚刚让助理去做入住登记手续,就听到刘总说道,“我听说这家温泉山庄是景阳在今年初刚刚投建的,刚才一路这么看过来,风景果然不错。”

  白锦岚点头,“是啊,这里的温泉更不错,泡完温泉后,还可以享受下泰式按摩,除了卡拉OK,一楼还有各项娱乐设施,等晚上年会结束后,各位可以尽情的享用。”

  “对了。”周局长突然说道,“我听说这儿的顶楼设了一间露天的七星级总统套房,可以夜观星象……只不过从来都不对外开放,不知道今天周某可否有幸参观一下。”

  王助理不解,“既然是七星级的总统套房,为什么不对外开放?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点嘛。”

  “唉,这你就不懂了吧,肯定是景阳的总裁留着自己享用的。”

  “有钱任性,是吗?”

  “哈哈哈哈……”

  白锦岚心思一动,便转过头问前台,“请问这里的顶楼套房可以参观吗?”

  前台抱歉的笑着说道,“不好意思,顶楼一律是不对外开放的。”

  白锦岚眉头一皱,“不能破例一次吗?你看今天,我们一共来了快100个人,几乎把你们这儿的房间都包了。”

  前台再次抱歉的鞠躬,“真的不好意思,我们只负责顾客的接待和入住工作,其他方面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你们经理在吗?我想……”白锦岚还想说点什么,卫子扬已经开口,“可以了,就这样吧。”

  周局长见状,立刻也笑着说道,“是啊,既然不开放那就算了,白小姐,不必勉强了。”

  白锦岚咬了咬唇,“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这又不是你的错。”

  “是啊,白小姐你太客气了。”

  众人纷纷安慰。

  。

  终于将几位贵宾送进各自的房间后,白锦岚跟着卫子扬来到他所在的301号房,确定最后的年会颁奖流程。

  10分钟后,她离开房间。

  本来是要去会议厅的,结果在经过308号门口的时候,白锦岚突然停下了脚步,思忖片刻,便过去按响了门铃。

  没有人应答。

  白锦岚皱眉,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三点五十分了,难道……已经去会议厅了?

  正想着,隔壁的房门突然开了,乔瑾瑜和小染穿着一身的小礼服兴高采烈的走了出来。

  “主编好!”

  “主编。”

  两人立刻恭敬的打了声招呼。

  白锦岚点了下头,就问道,“小常和她先生已经离开了吗?怎么不在房间?”

  乔瑾瑜眨了眨眼,“主编,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白锦岚疑惑。

  乔瑾瑜抿了抿唇,才说道,“欢颜跟我说,她和她先生已经换房了,所以这间房现在是空着的。”

  “换房?!”白锦岚的眉毛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声音严肃的说道,“她跟谁换的房?不是说过了吗,公司安排的是哪一间房,就是哪一间房!这么随意的私下换房,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找不到人怎么办?”

  乔瑾瑜:“……”

  “她现在住哪一间房?”白锦岚又问。

  乔瑾瑜只好说道,“欢颜说是在顶楼,我和小染正准备上去找她呢。”

  顶楼?

  白锦岚抿着红艳的嘴唇,道,“刚好,我也有事要找她,我们一起上去。”

  “啊?”乔瑾瑜立刻呆住了,不是吧?这个白骨精怎么这么烦啊……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白锦岚已经转身就走。

  两人无奈,对视一眼后,只好赶紧也跟了上去。

  。

  顶楼套房。

  常欢颜换好小礼服后,又给自己化了个淡雅的妆,刚要拿出口红,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拿出手机一看,是乔瑾瑜发过来的微信消息,“欢颜,白骨精上来了!说要找你有事情!”

  常欢颜:“……”

  白锦岚找她?这都快四点钟了啊!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放下手机,拿过一旁的口红就继续细致的涂抹起来。

  。

  白锦岚一行人坐电梯直奔顶楼。

  “叮”一声响后,电梯门开了,有个男人正背对着她们站在对面的窗口。

  可能是听到声音了,他回头,对着三人礼貌的点了下头。

  白锦岚一愣,下午看到的时候只觉得这个男人挺普通的,可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他的脸半隐在阴影里,五官线条深刻又立体,配上那一双深邃的眉眼,嘴角带着一抹淡笑,倒添了几分说不出的味道。

  他的个子很高,只是很随意的站在那儿,却能看出布料下结实又挺拔的好身材……

  “姐夫,欢颜她人吗?”乔瑾瑜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在换衣服。”男人的声音低沉又稳重。

  白锦岚一听到这话不禁眯了眯眼,“换衣服?”

  郁存遇看着她,“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有。”白锦岚忙笑着说道。

  其实,不只是她,就连乔瑾瑜和小染都有些惊讶。

  这两人不是一对夫妻吗?为什么欢颜换衣服,他要站在外面?

  ------题外话------

  突然闹肚子疼,所以更新晚了,抱歉抱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4害什么羞》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