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我就要闹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常欢颜心里甜滋滋的,看着他温柔的眉眼,笑靥如花的开口问道,“对了,为什么突然带我来买戒指?”

  “……”郁存遇不说话。

  常欢颜拿手戳了戳他的胸口,催促,“快点说啊。”

  郁存遇目光直视着前方,淡然的开口说道,“想买就买了,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常欢颜:“……”

  “记得以后都戴着。”郁存遇又说了一句。

  听到他这一番话,常欢颜低头,竖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阳光下,钻戒折射出一道璀璨夺目的光,她脑子里灵光一闪,说道,“你该不会是……”

  看着郁存遇刚毅的侧脸,她突然心花怒放,双手使劲的抱着他的胳膊,笑眯眯的说道,“你该不会是想要用戒指把我给套住吧?是不是?”

  郁存遇:“……”

  常欢颜得意的翘起了嘴角,“是不是阿禛教给你的?”

  她还记得当初看到高筱潇手上的那枚夸张的结婚钻戒,再联想到最近郁存遇总是找阿禛……恩,极有可能。

  “不是。”郁存遇否认。

  “……”常欢颜皱起眉,不是阿禛教的,难道是他自己想通的?

  他越不说话,她就越忍不住的想要个答案,嘴里不停问道,“那是谁教你的?快说!”

  郁存遇还是不肯透露。

  常欢颜想了想,说道,“是不是去我公司发现有那么多的年轻帅哥,所以有危机感了?”

  “上一次不就看过了。”郁存遇立刻反驳。

  常欢颜一怔,也是啊,上次年会的时候他早就看过公司那些男人了,那是什么原因?

  她眨了眨眼,实在想不出来,干脆使出了撒泼的手段,一边撒娇一边问道,“那到底是因为什么,说嘛说嘛,老公,快说啊。”

  珠宝行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购物中心一楼,三月初的天气已经不再那么炎热,高大沉默的男人穿着深灰色羊绒衫,黑色长裤,单手提溜着大衣外套,胳膊上还挂着个一身西瓜红大衣的漂亮女人,两人的动作很是亲密,再加上女人的撒娇声,不一会儿就惹来了路人的侧目,目光和表情都大有“世风日下”的意思。

  郁存遇见状,便也有些不自在,低头说了一句,“外面呢,别闹。”

  “你不说我就要闹。”常欢颜立刻说道。

  郁存遇:“……”

  终于来到了路边,他伸手拦车的时候,常欢颜还是黏在他的身上不停问着答案,管他路边的人怎么看呢,大街上抱自己的老公还不行了?

  有辆车停了下来,郁存遇迅速过去拉开车门,“上车。”

  常欢颜噘嘴看着他,半天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了进去。

  郁存遇也很快上车,并将手里的杂志一放,“师傅,去军区大院。”

  常欢颜眨了眨眼,看那封面眼熟,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

  “你该不会是看了我对齐承灏的采访了吧?”

  郁存遇:“……”

  齐承灏和顾清城两人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可以说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外加十几年的爱情长跑,采访中齐承灏更是直言不讳的表示,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就用一枚“草戒指”将顾清城的这辈子都给套住了。

  当时她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特别感动,觉得他们两人的感情很美好,也很浪漫,没想到郁存遇居然会被这句话点醒……

  常欢颜捂着嘴,“噗嗤”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你是被齐承灏提醒的?”

  郁存遇没有否认,声音低沉的说道,“早就不是十八岁了,所以要再看紧点,免得你跟人跑了。”

  常欢颜心里发酵一样的甜,搂着他的胳膊,将头慢慢地靠了上去,小声,却又无比真心的说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疼人的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跑?”

  郁存遇听着这番话,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觉,慢慢的,眉眼间带笑,唇角也弯了起来。

  。

  经过这么一番的折腾,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下午的四点钟了。

  刚一下车,郁存遇的手机铃声响了,听声音好像是杨曦打过来的。

  郁存遇说了几句就挂断了,常欢颜不免有些忐忑的问,“林医生是不是已经到家里了?”

  “恩,不急。”郁存遇心平气和的安慰她。

  常欢颜走了几步,忍不住又说道,“这两天要忙新一期的杂志,还有年度计划,我可能都得去公司里坐班。”

  郁存遇说,“那就去坐班。”

  常欢颜弱弱的问,“那爸妈那边怎么交代啊?”

  “孩子有人照顾,不放心的话,中午你回来一趟就行,这些都是小事。”郁存遇不紧不慢的说着,仿佛什么事都很淡定似的。

  常欢颜点点头,“我会跟卫总申请继续在家坐班的,等过了这两天的。”

  “恩。”

  。

  进了别墅大门,果然,林医生早已经来了,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聊天呢。

  “存遇回来了。”杨曦忙起身说道。

  常欢颜一脸的尴尬,“妈,不好意思啊,跟存遇在外面有点事,耽误了一会儿。”

  “没事儿没事儿,回来就行。林医生,可以开始了。”

  林医生放下杯子,起身说道,“郁先生,我们先进屋吧。”

  “好。”

  等郁存遇跟着林医生进了房间后,常欢颜正准备去婴儿房看看孩子,郁老太太突然眼尖的看到那枚戒指,开口说道,“欢颜,存遇刚才带你去买戒指了?”

  常欢颜也不否认,“恩”了一声。

  “不错不错,存遇现在也知道疼媳妇儿了。”郁老太太立刻笑着说道。

  常欢颜:“……”

  “是啊,欢颜,当初你和存遇那么简单低调就结婚了,连一枚戒指都没,说实话,实在是太委屈你了。”杨曦也说道。

  常欢颜忙摇头,“不委屈,妈,奶奶,我和存遇……现在挺好的。”

  杨曦忍不住笑了,“我当然知道你们俩现在挺好的,所以我和妈也商量了下,打算等你母亲的事情过去后,给你和存遇补办个婚礼,你看怎么样?”

  常欢颜:“……”

  。

  常欢颜进屋后,将房门一关,外面的任何声音已经听不到了,温馨而又安静。

  婴儿房的隔音设施做的很好,光是这么个小细节,就能体现出郁家长辈对孩子们的喜爱和付出。

  常欢颜脱掉拖鞋,走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到了跟前,看着郁以漠和郁笙箫一人霸占一张小床,闭着眼睛,睡相香甜,就像两个无忧无虑的小天使。

  不知道是不是杨曦的那番话起了作用,常欢颜看着孩子的脸,脑海中却如走马观花,想到了两年前的那些事情……

  。

  二月底的天气,崇城市依然阴冷潮湿。

  市中心某酒店的VIP套房内,灯光明亮,四方桌旁,有两个男人正面对面坐在那儿,两人的身后都各站着好几个人,其中一方都是一身的西装革履,戴着墨镜,双手背后;至于另一方,则有些随意,染发,抽烟,穿着一身的牛仔服不说,有的人嘴里还不停嚼着槟榔。

  “白先生看着还真不像是混黑社会的人。”说话的是王老板,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黑西装被他身上的肥肉撑的紧绷,墨镜下,嘴角歪斜的笑着,却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他见过不少混道上的人,但从来没有见过像白夜这样的,才三十岁,却神色淡然稳健,尽管穿着一身破了洞的非主流牛仔服,周身却散发出一股很干净的气质,看人的时候目光很正,很清明,没有一丝的淫邪之气。

  白夜嘴角咬着烟,听到这话,笑了笑,“没办法,子承父业。”

  “……”王老板神色不变,过了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一句子承父业,不知道令尊最近身子怎么样?”

  白子华,也就是白夜的养父,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老大。

  白夜抬手,拿下烟头在烟灰缸里轻弹了两下,语气怅然,“躺在医院打吗啡,慢慢熬吧。”

  听到这话,王老板立刻叹了口气,“你大哥真狠,要我说啊,你就不该……”

  “王老板。”白夜依然噙着笑,话说却不客气,“我这还急需要米下锅,我们闲话不要多说,直接谈生意吧。”

  这番不客气的话却让王老板消退了心底最后一丝怀疑。

  道上都传白路冷血无情,六亲不认,据说白子华就是被这个儿子所出卖的;至于白夜,是白子华领养的孤儿,性格孤僻,却贪得无厌,眼里只认得钱。

  如今看来,传闻果然不假。

  “我最喜欢和爱钱的人谈生意。”王老板颇具深意的说完,向身边人使了眼色。

  手下心领神会,立刻提着一个密码箱走了过来,放在桌上,一打开,里面摆放着整整一排装满不知名物体的封膜袋。

  看着白夜嘴角骤然加深的笑意,王老板知道,这桩生意成了。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王老板心满意足,握着白夜的手笑的爽快,“白先生,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

  王老板一行人离开后,白夜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慢悠悠的说道,“你们都出去,八仔留下。”

  “是,老大。”

  一帮手下鱼贯走出了套房,房门一关,名叫“八仔”的年轻男人立刻走到白夜身旁,开口说道,“大哥,就这么让他走了?”

  白夜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八仔则立刻拿起打火机帮他点燃。

  忽明忽灭的烟雾里,白夜眯着狭长的双眼,表情有些意味不明,半天后,才缓缓的说了一句,“上头的意思,放长线,钓大鱼。”

  “可是万一他们怀疑我们怎么办?”八仔又问道。

  白夜缓缓吐出一口白烟,声音依然波澜不惊,“真怀疑的话,刚才就不会和我做生意。”

  八仔点头。

  也是,王老板是多么谨慎的一个人,今晚为了来这做这笔交易,他和大哥换了无数次的车,甚至连手机都被拿走砸坏了,但是……

  “大哥,我觉得还是得更小心一些,这些人都吃人不吐骨头,上次王局长派的卧底据说连全尸都找不到,我怕……”

  八仔的话还没有说完,白夜伸手,打断了他,“所以这几天你注意下,最好不要出门,也别打电话,更别跟家里人联系,

  这个酒店里,很可能就有他们的监视。”

  “啊?”八仔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立刻转身,在屋子里四处检查了起来。

  白夜:“……”

  无声的叹了口气后,白夜起身,缓缓抬脚走了出去。

  突然传来的脚步声也让八仔停下了动作,抬头一看,立马大叫,“大哥,大哥你干嘛去呀?”

  不是说好了不能出门的吗?

  白夜只抛下一句,“出去转转。”

  房门被关上了,八仔摸了摸头,算了,他弯腰,继续忙活。

  。

  酒店门口,因为夜深,几乎没什么人。

  白夜四下看了眼,便掏出一根烟,点着,倚在柱子前吞云吐雾起来。

  这个城市他是第一次过来,已是二月底,却还保有着寒冬的阴冷刺骨,街头巷尾依稀存有春节的氛围。

  经过今晚第一笔成功的交易后,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里按兵不动,等款项到位,再进行第二次更大的买卖。

  而那个时候,也就是将王老大这群贩毒团伙一举消灭的最佳时机。

  白夜弹了下烟灰,原本寂静的夜里突然传来一对小情侣的声音:

  “欢颜,欢颜,你真的不留下来?”

  “……”

  “唉,好了好了,不勉强你,看把你给吓得,那……亲我一下总可以吧?”

  “行了,亲完了,赶紧上去睡觉吧,再废话……我明天不出来陪你了。”

  “你不出来我就去你家!”

  “你敢!”

  “我怎么不敢?反正你是我女朋友……”

  “好了好了,真不说了,公交车快到了,我走了啊。”

  “欢颜,欢颜别走啊……”

  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从身前经过,白夜抬眼,就看到一身红衣的年轻女孩儿从自己面前飞奔而过,长发及腰,还有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

  深邃的视线只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秒,随即,他继续低头,掏出第二根烟点着。

  刚放到薄唇边吸了一口,那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再度响起,似乎是在接电话。

  “婷婷,有事吗?”

  “……”

  “不是跟你说了嘛,我现在崇城陪我的女朋友,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行不行?”

  “……”

  “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们那次就是个意外,我心里最爱的还是欢颜……”

  男人的声音渐渐消失,白夜挑了挑眉,站在那儿将嘴里的最后一口烟抽完,才转身走了进去。

  。

  一个月后,D市。

  参加完局里的庆功宴后,郁存遇终于在暌违三个月后,回到家里。

  时间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钟,郁家别墅却依然灯火通明,一进别墅大门,就发现所有人都坐在沙发上,其中两个人的眼神,还充满了各种的幽怨。

  “大少爷回来了。”吴嫂响亮的报备道。

  “你还知道回来!”郁老太太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句,拄着拐杖,往地上一杵,“都跟我来书房!”

  众人:“……”

  。

  五分钟后,一楼的书房。

  郁老太太坐在太师椅上,先端起茶喝了一口,润润嗓子,这才开口说道,“今年,我马上就要满八十岁了。”

  这话一出,郁存遇的表情不变,二弟郁承衍也是一脸的淡定,唯有三弟郁聿庭,立马眨了眨眼,然后眉头也纠结的皱了起来。

  果然……

  “存遇啊。”郁老太太看着郁存遇,口中开始第N次的说着这几年早已说了N遍的陈词滥调,“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决下个人问题?你韩奶奶都说了,男人只要超过三十岁,就是剩男了,你现在都三十三岁了,是剩男中的剩男,剩男中的战斗机!”

  “噗嗤!”有人没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郁老太太立马瞪着郁聿庭,“你今年二十九岁,你马上也要成剩男了,还有脸笑你的大哥?”

  郁聿庭嘴角一抽,忙说道,“奶奶,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不笑了,你赶紧继续说大哥吧。”

  郁存遇:“……”

  郁老太太白了郁聿庭一眼,再度看向了郁存遇,“存遇啊,你可是我们郁家年纪最大的单身汉了,你知不知道,我每天出去串门,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提你的名字,人家有小孙子和小孙女的我也不敢看,更不敢抱,不然人家就会说,唉老郁啊,既然你那么喜欢孩子,为什么不让家里的大孙子赶紧结婚生一个啊,年纪也不小了吧?你跟我说说,遇到这种问题我怎么回答?”

  郁存遇:“……”

  郁老太太等了一会儿,没辙了,看向郁承衍和郁聿庭,“你们俩个也是一样,马上就要三十岁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郁承衍依然翘着二郎腿一脸的风轻云淡,至于郁聿庭,仗着年纪小忍不住诉苦,“奶奶,你做事能不能坚定一些?先催上面的行不行?你催不动大哥,就去催叔叔啊,别来催我啊,我今年才二十九岁,我还没玩够呢。”

  一提到郁锦川,郁老太太的头更疼,但是……郁锦川的情况特殊,她又不好当着三个孙子的面多说什么,只能伸手将桌子一拍,厉声喝道,“别给我转移话题!”

  郁聿庭浑身一颤,立马闭上了嘴。

  紧接着,郁老太太“啪”一声将信封仍在桌上,“这个姑娘是我找人介绍的,你们三哥都看看,谁感兴趣,回头我就让杨曦给打电话约一下。”

  郁存遇依然坐在那里不说话,郁承衍仅仅是挑了下眉,也没动。

  郁老太太正要发脾气,还好,郁聿庭伸出手,将文件袋拿了过去。

  打开,从里面拿出几张照片,一边看,一边倒抽冷气,“奶奶,这……姑娘是整容的吧?”

  “整容?”郁老太太惊讶,忙说道,“不可能啊,这是你景阿姨给介绍的,说刚从韩国留学回来。”

  “那不就得了,韩国整容技术最发达了,还留学呢,我看就是去整容的吧,不信你看看这山根,看看这尖下巴,我要真跟她好上了,以后我都怕她用下巴戳我!”郁聿庭边说,边把照片往大哥和二哥面前递。

  精心准备的照片变成了恐怖照片,郁老太太没辙,今晚的单身汉动员会再次以失败结束。

  。

  郁存遇回到二楼的房间,脱下外套,仅穿着黑色衬衫和休闲长裤的身材高大结实,腰杆挺拔,正打开衣柜要拿睡裤,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走过去将门打开,郁老太太笑眯眯的站在外面。

  “奶奶?”郁存遇不禁微微皱起了眉。

  “存遇啊,还没睡吧,奶奶有几句话跟你说说。”郁老太太说着,立马闪身就走进了屋子。

  明明都快八十岁的老太太了,动作还灵活的不行。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

  一言不合我就开始回忆了,还是以郁老大的角度来写的,希望不会让大家失望哦~

  估计篇幅不会长~

  新书《萌妻高高在上》求支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67我就要闹》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