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爸爸,你吓到以漠哥哥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果然,客厅里,景慕琛正坐在那儿喝水,一旁的沙发上,除了景翊丞和景安玥,竟然还来了两个小客人。

  “玖玖姐姐好!”十二岁的郁笙箫立刻嘴甜的喊人。

  郁笙箫和母亲常欢颜长得很像,瘦长的鹅蛋脸,恰到好处的娟秀五官,透露出一份古典的气质。

  同样的晨晓校服穿在景安玥的身上,显得活泼又可爱,可穿在郁笙箫的身上,就像是一个小淑女,说不出的文静与秀气。

  而十二岁的郁以漠则更像个早熟的小少年,端正漂亮的小脸蛋上已经褪去了婴儿肥,五官简直就是郁存遇和常欢颜的结合体,他微微地皱着小眉毛,声音更是一板一眼,“玖玖姐姐好。”

  “姐姐,以漠哥哥和笙箫姐姐今天晚上会在我们家里吃饭哦。”景安玥歪着小脑袋开心的说道。

  景安玖立刻微笑点头,“欢迎欢迎。”

  景安玥继续解释道,“知知妹妹突然肚子疼了,所以我就让爸爸带以漠哥哥和笙箫姐姐一起回来吃饭,等郁叔叔带知知妹妹看过医生后,再过来接他们回家。”

  今天是几个小家伙去学校拿考试成绩单的日子,难怪了。

  看了看景慕琛,貌似心情不错的样子。

  唔,不用说,景安玥和景翊丞肯定又是考了满分。

  谁知刚好这时景慕琛抬头,看到她便顺势说道,“玖玖,你弟弟在多伦多那边的学校安排好了,过两天我会带他过去办入学手续,你准备下,跟我们一起过去。”

  “多伦多?”景安玖惊讶,“哥哥是去上学,我去干什么呀?”

  “那边有别墅,你在那玩一阵子,等d大开学前再回来。”

  说完,景慕琛又补了一句,“放心,你们两人的签证都办好了。”

  一听到这话,景安玖就知道景慕琛是计划好了的,当下便小脸一板,想也不想的拒绝,“我不去!”

  “理由?”景慕琛微眯着眼看她。

  景安玖毫不示弱,很直白的说道,“小白刚回国,我不想离开他。”

  景慕琛:“……”

  内心一阵阵的呕血,要不是看还有两个小客人在,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他放下手里的杯子,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说道,“多伦多现在气候宜人,很适合度假和散心,d大开学后有为期一个半月的军训,会很辛苦,趁现在时间充裕,你可以先出去散散心,好好调整下心态……”

  “我心态挺好的,不用调整,开学前,我哪儿都不会去。”景安玖说完,转身就朝楼上走。

  这态度让景慕琛很是不满,当下便“嚯”的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吼了声,“你给我站住!”

  可景安玖一点儿都不怕,飞速上楼,在楼提交一拐,人影就完全看不见了。

  自从生日party那天和景慕琛把话都说开了以后,她现在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忌惮他了。

  虽说作为父亲来讲,景慕琛真的已经做的够好了,为了四个孩子,他这么多年都努力工作,维护家人,甚至还私下派人调查韩墨白在美国的生活……

  但在谈恋爱的这件事上,他太武断,也太自以为是,甚至连沟通都很费劲。

  景安玖已经下定决心,这段时间不会再和景慕琛争吵,只等那个叫冷冽的人回来,将一切事情解释清楚。

  。

  客厅。

  景慕琛站在那儿,看着女儿的背影,眉头皱的死死的,面色更是黑沉,韫怒。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深吸口气,平复情绪。

  一回头,就看到三个小萝卜头全都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除了景翊丞,那小子正靠在沙发上玩着ipad上不知名的游戏。

  “爸爸,你吓到以漠哥哥了。”景安玥一脸讨伐的说道。

  郁以漠:“……”

  郁笙箫:“……”

  其实她也有点而被景叔叔吓到了。

  至于景慕琛,只好尴尬的轻“咳”一声,“吃零食吗?还是吃水果?”

  说着,过去有些粗鲁的将桌上的各种零食都拿来往两个小家伙的手上递,又把水果盘往两人的面前推了推。

  “爸爸,以漠哥哥不爱吃零食的!”景安玥皱着小眉毛,再一次讨伐,一边还伸手把零食全都拿了回去,义正言辞的说道,“小孩子要吃正餐,这样才能长得高,对吧,以漠哥哥?”

  “……”景慕琛嘴角猛地抽搐了几下,心想平日里让你吃正餐的时候,也没见你肯吃啊,就知道在郁以漠面前卖乖!

  郁以漠郑重的点着小脑袋,表示同意,“小孩子吃太多零食对身体不好,景叔叔,以后不要给玥玥吃太多零食。”

  “……”景慕琛斜眼看着这个装成熟,教育自己的毛头小子,不说话。

  虽然郁以漠和韩墨白不是同一个爹生的,郁存遇和韩禛的性格也是南辕北辙,可他怎么看都觉得郁以漠就像是当年的韩墨白。尤其是那种习惯性皱眉的表情,故作老成的样子,还有喜欢教育人的口吻……

  “爸爸你听到了没有,记住以后不许给我买零食了哦!”景安玥看景慕琛不说话,再一次表态,坚决要拥护以漠哥哥的观点。

  景慕琛看着小女儿装腔作势的模样,还挤眉弄眼的暗示自己……

  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他直接从沙发上起身,“自己玩会儿吧,我去书房。”

  “爸爸再见!”景安玥立刻挥手。

  景慕琛:“……”

  等他走到书房的门口,刚要推门,就听到客厅里又传来景安玥安慰郁以漠的声音,“以漠哥哥,你不要理爸爸哦,我听小墨墨说了,爸爸现在是处于什么更年期,所以心情不太好,不喜欢理人,他其实不是不喜欢你的哦。”

  景慕琛猛地脚底一踉跄。

  。

  景安玖回到楼上的卧室,拿过手机,就看到韩墨白已经发了一条微信过来,“冷冽刚给我打电话,已经定了明天的飞机票,估计最迟后天就能到d市了。”

  “这么快?”景安玖有点惊讶。

  之前听韩墨白说过,本来他是得八月份学业结束的时候才能回国,可以说之所以提前两月,完全都是为了她。

  而冷冽则需要走学校的正常毕业手续,所以最少还得大半个月才能回来,怎么现在却……

  韩墨白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景安玖一边滑下接听,一边过去将房门给反锁了。

  免得某人按耐不住过来偷听……

  “我也以为他得过几天才能回来,没想到……呵呵,这么沉不住气。”韩墨白低沉悦耳的声音缓缓传了过来。

  景安玖问,“你下班了吗?”

  听着电话那头很安静的样子。

  “恩,我现在车上。”韩墨白说道。

  “啊?车上?那你还是别打电话了吧,好好开车,注意安全。”景安玖立刻说道。

  “呵。”韩墨白在那头笑了,“这么关心我?”

  “当然啦,我说真的,等你回家了再聊吧,开车打电话的话很不安全的。”景安玖跟个小媳妇儿似的嘱咐。

  “放心,杨叔开的车。”韩墨白终于说了实话。

  景安玖没好气的撇了撇唇,还没开口,就听到韩墨白又说道,“下个月的二十号,是我十八岁生日。”

  景安玖一听这话,立刻说道,“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怎么做?”

  “我会为你提前准备好生日礼物的。”景安玖想当然的说道。

  “……”电话里安静了好一会儿,韩墨白的声音才有些幽怨的响起,“我的意思是,想在生日那天宣布我们两人订婚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

  听到这话,景安玖整个人就跟呆了似的,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说道,“真的要订婚啊?”

  她还以为韩墨白只是说着玩玩儿,毕竟两人现在刚满十八岁,她还得去上四年的大学呢。

  “当然。等生日那天,我也正式满十八岁了,而且你连求婚戒指都收下了,不准反悔。”韩墨白有些霸道的说道。

  “……”

  “你该不会想不负责任吧?那个戒指可是我花了一半的积蓄买的。”

  “咳咳咳。”

  什么鬼,一半的积蓄?!

  “我现在虽然做了韩太总裁的位置,但是呢,公司的实权还是在我爸这个董事长的手里,现在我只能拿一点工资,分红奖金得年底才能拿到。”韩墨白一本正经的解释,“一半积蓄给你买了这枚戒指,另一半则买了我们两人的房子,每月还要还房贷……”

  言下之意:你说你答不答应吧?

  景安玖囧的不行,只好说道,“我是担心如果爸爸他不同意怎么办?毕竟……我还没有上大学呢。”

  “就是因为你还没有上大学,所以才要先订婚。”韩墨白语气怨念。

  否则就直接结婚了好吗!

  景安玖听着这行话,忍不住“噗嗤”一声的笑了,无意识的伸手不停揪着衣角,声音里也带上了一丝娇羞:“你就这么肯定爸爸会同意啊?”

  “当然,冷冽一回来,自然什么都解释清楚了。”

  好吧。

  听着韩墨白这番自信的话,景安玖承认,自己的心里已经甜的要冒泡了!

  因为这直接说明他真的是“行的正,坐得直”,在美国,他真的是清清白白的!

  “吃过晚饭没有?”韩墨白突然问道。

  “没有,今天晚上家里来客人了,所以可能会晚点儿开饭。”

  “谁?”韩墨白立刻问道。

  “以漠和笙箫。”

  “恩。”

  放心了。

  “对了,彦彦哥哥马上要去多伦多留学了。”

  “是吗?”

  “……”

  处于热恋中的情侣,似乎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哪怕只是一些生活琐事,只要能听着彼此的声音,也会觉得满满都是幸福感。

  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直到景安玖屋里的电话响了,苏若晚喊她下去吃晚饭。

  景安玖和韩墨白说了下,便挂断电话下楼了。

  。

  因为有两个小客人,今天景家的晚餐比以往更丰盛了一些,且都是适合小孩子口味的。

  等景安玖到了餐厅,餐桌边上都已经坐满了人,餐桌上更是放的满满当当,一眼看去,很是热闹。

  景慕琛和苏若晚坐在了一起,旁边分别坐着景安玥,郁以漠,郁笙箫,景彦希和景翊丞。

  厉晴也从厉家回来了,坐在景翊丞的身边。

  景安玖看了看,只好走到景慕琛和厉晴的中间位置坐下。

  吃饭期间,最活跃的就是景安玥小姑娘了,以漠哥哥难得来家里吃一次饭,她真是恨不得把所有好吃的东西都给他吃,不停的起身帮忙夹菜,还要帮忙倒果汁,递纸巾……

  这么殷勤的态度,看的苏若晚眉眼弯弯,景慕琛则是相当的不爽。

  但因为郁以漠和郁笙箫都是大哥家的孩子,平时也很少来家里,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心里再不舒服,他在面上也只能先忍着了。

  而且这两个孩子实在是太乖巧懂事看,学习成绩也很好,也就是所有长辈和老师眼里那种典型的好孩子……说句不好听的,比那个韩墨白好多了。

  最重要的是,景慕琛理亏啊,因为……怎么看都像是自己小女儿搀着人家男孩子。

  可能就是基于这种心态吧,这么多年,景慕琛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两个小家伙的相处,景安玥的确是有些太过主动,但还好,郁以漠这孩子成熟稳重,颇有郁存遇当年的风范,他还是挺放心的。

  “以漠哥哥,明天就放暑假了,你要经常来我家玩哦,我会让妈妈给你做好吃的。”景安玥又开口了。

  郁以漠却说道,“可能不行,我过几天要跟爸爸去北京看升国旗,逛故宫,爬长城。”

  和这几个孩子不同的是,郁以漠显然更加的根正苗红,三观正不说,最崇拜的职业就是警察和军人。

  北京之行他更是向往已久,今年郁存遇终于答应了要带一家人去北京度假,他兴奋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拒绝呢?

  景安玥听完,抿了抿小嘴,立马转头看向了景慕琛,“爸爸,爸爸,我也要去升国旗,逛故宫,爬长城。”

  “……”景慕琛皱了皱眉,便说道,“玥玥,爸爸这个月会很忙,你哥哥要去国外读书,你姐姐马上要上大学……”

  话没说完,景安玥就开口打断他,“爸爸,我的意思是……我也想要跟着郁叔叔一家人去北京玩,行吗?”

  一听到这话,景慕琛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爸爸,反正你这么忙,也没有时间陪我去,我就跟郁叔叔去好了,郁叔叔他人很好,也很喜欢我,应该会愿意带我去的。爸爸,你帮我跟郁叔叔说说好不好?我想去北京,我想去……”景安玥使出了杀手锏:磨人战术!

  暑假时间那么长,如果都看不到以漠哥哥的话,那该多没有意思啊。

  景慕琛僵着脸夹菜,吃饭,喝酒……就是不理会。

  景安玥说了半天,可做决定权的关键人物就是不说话,可把小丫头气的够呛。

  牛脾气一上来,把碗一推,翘着小下巴,“哼,我不吃了!”

  众人:“……”

  先是看了看,然后,各个继续安静的吃饭,也不劝。

  最后还是郁以漠看不过去了,开口说道,“玥玥,你乖一点,听景叔叔的话,等我从北京回来的时候,如果你暑假作业都做完了的话,我送你一份礼物。”

  “礼物?”景安玥立刻双眼发亮的看着他,“真的吗?”

  “恩。”郁以漠点头。

  “好,我答应你。”景安玥立刻没节操的答应了。

  “那继续吃饭吧。”郁以漠微笑。

  “好!”景安玥答应的可响亮,立马拿起筷子,端起了碗……

  看着这一幕,众人都有些惊讶住了。

  他们之所以不理会景安玥的“威胁”,是因为从会说话的时候起,景安玥这丫头就很滑头,这一招“一哭二闹三上吊”都不知道使用过多少回了,狼来的次数一多,她的话自然就不可信了,反正最后……她都会自己偷偷去厨房冰箱找吃的,饿不着。

  郁以漠这表现显然是因为不了解景安玥的惯性,可更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景安玥居然肯听他的话……

  惊讶完后,苏若晚是满眼的欣慰,看来,自己的小女婿也要有着落了。

  至于景慕琛,郁卒的几乎要把一口牙咬碎!

  他的女儿啊……

  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的没有出息?!

  。

  吃过晚饭后没多久,郁存遇的车就开到了景家的门口。

  “阿琛,若晚,今天晚上真的是太谢谢你们了,以漠和笙箫没有给你们添麻烦吧。”常欢颜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没有没有,欢颜你别那么客气,以漠和笙箫这两孩子都很乖,我很喜欢他们的。”苏若晚笑着说道,“对了,知知的身体没事儿吧?”

  郁存遇点头,“没事,就是吃坏了肚子,刚刚去医院看了下,现在车上已经睡着了。”

  “那就好。”

  郁以漠和郁笙箫已经背上了,跟着爸爸妈妈要往门外走。

  “以漠哥哥!”景安玥突然从厨房里提出来一个篮子,里面放着的全都是饱满硕大的车厘子。

  景慕琛嘴角一抽,结果就看到她跑到跟前,先是对着郁以漠笑了笑,然后却看向了郁存遇和常欢颜。

  “郁叔叔,欢颜阿姨,这个是我最爱吃的车厘子,送给你们吃哦。”

  “哎呀,怎么这么可爱呀你,这是送给我吃的呀?还是送给以漠哥哥吃的呀?”常欢颜笑着打趣。

  景安玥小脸一红,娇声娇气的说道,“送给你们一起吃的。”

  小姑娘人长得漂亮,脸颊红红害羞的模样又特别可爱,就连一贯面无表情的郁存遇都忍不住笑了,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了句。“真乖。”

  苏若晚看着女儿,真是尴尬又欣慰,尴尬的是,这丫头搞得自己这个女主人倒像是不懂事的了,欣慰的是……恩,的确挺懂事的,还知道先讨好未来公婆。

  。

  一行人走到外面,郁存遇将后车门打开,郁以漠和郁笙箫便纷纷上车。

  “以漠哥哥再见。”景安玥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因为今天过后,就要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都见不到以漠哥哥了。

  “玥玥再见,叔叔阿姨再见。”郁以漠上车后,也对着众人挥挥手。

  景安玥还想说点什么,郁存遇已经直接就将车门给关上了。

  “阿琛,若晚,今天就谢谢你们了,等从北京回来我们再聚。”郁存遇客套的说道。

  景慕琛点了下头,和郁存遇相比,他的态度……有点过于敷衍。

  终于,车开走了,门口恢复乐安静。

  看着依然站在那儿不停挥着小手的景安玥,景慕琛没好气的说了句,“行了玥玥,回家吧。”

  景安玥撅着小嘴抬头看他,“爸爸,为什么以漠哥哥家离我们家这么远?如果我们住在一起就好了,这样是不是就可以天天一起玩了?”

  景慕琛:“……”

  “爸爸,反正你有钱,我们搬去以漠哥哥家隔壁住好不好?”景安玥又说道。

  景慕琛这次选择了直接转身就走。

  “爸爸,爸爸,爸爸你别跑呀。”景安玥忙不迭的追了上去。

  苏若晚:“……”

  真是两个活宝。

  她笑了笑,关门回屋。

  。

  二楼的某间卧房,景彦希正在整理着自己的行李。

  虽说所有东西都可以去多伦多再买,但是作为一名有品位的美少年,有些特别喜欢的衣服或是鞋子还是得亲自带过去的。

  行李都收拾的差不多后,他看了看,走到书柜旁边,将最上面的一本厚厚的相册拿了过来。

  打开,就看到了里面的第一张照片。

  照片还是很久以前拍的,大约有过了十年吧,照片背景是在晨晓的小学部礼堂,他还记得那天……应该是一起参加学校的文艺演出。

  那时候的他还有点儿婴儿肥,胖乎乎的小身子穿着晨晓的学生制服,圆乎乎的特别可爱,看起来就是一个萌正太。

  至于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她扎着两个高高的马尾,头发很黑很长,一直垂到了肩膀的位置,冲着镜头笑咧了嘴,粉雕玉琢,乖巧可爱。

  景彦希静静的看着照片,脸上向来玩世不恭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惆怅。

  过了一会儿,他最终把相册合了起来,放回原处。

  “叩叩叩”。

  房门突然被人敲了几下。

  “彦彦。”苏若晚推门走了进来,问道,“这么快就开始收拾行李了?”

  “是啊。”景彦希点头,“反正也没几天了。”

  听着这语气,苏若晚不禁叹了口气,说道,“彦彦,你也别怪爸爸,他都是为了你好,去国外锻炼几年,也是希望你能更加独立坚强一些,这样对你将来继承公司都是有好处的。”

  景彦希淡淡的“嗯”了一声,对于母亲说的事情,并没有表现出很热衷的样子。

  苏若晚只能劝说几句,便来到了隔壁女儿房间。

  先是敲了敲门,然后习惯性的拧门把……

  额,居然被反锁了。

  等景安玖将门打开后,她无奈的看着女儿,问道,“又在跟小白打电话?”

  景安玖脸红了红,“妈妈,找我有事吗?”

  苏若晚点头,“你爸刚才跟我说了去多伦多度假的事情。”

  “我不想去。”景安玖直接表态,“下个月二十号是小白的生日。”

  苏若晚当然知道,毕竟小情侣刚刚正处于热恋期,这时候让他们分开这么长的时间,搁谁的身上都不乐意。

  “妈妈。”景安玖拉着她的手,撒娇的说道,“你帮我跟爸爸说说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去多伦多。”

  从小到大,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妈妈站在自己这边,爸爸最后肯定是会听的。

  ------题外话------

  本章为过度章节,后面开始写大结局啦。

  感谢一路以来支持正版全文订阅的亲们,你们是我最大的写作动力!(╯3╰)(╯3╰)(╯3╰)

  隐婚之娇妻难养文/盛夏采薇

  内容介绍:

  一趟惊险之旅,她与陌生男子在豪华专机上上演了一幕活色生香的机震……

  “十亿,做我的情妇,如何?”

  下飞机前,一张支票轻飘飘地落到她眼前。

  “我再加十亿,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她高昂着下巴离开,身后是撕成碎片的支票。

  她是云锦集团的千金,他侮辱她一分,她便要加倍还回去。

  一场措手不及的家变,颠覆了她十八年的平稳生活,她从云端坠落……

  “云锦集团百分之十二的股权,娶我。”就算是求人,她下巴依然高昂。

  “云小姐,我现在还不想娶妻,不如,做情妇?”他摸着下巴笑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8爸爸,你吓到以漠哥哥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