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自作多情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老夫人一抽气,屋子里的人便都慌了神,掐人中的掐人中,顺气的顺气,有人冲着苏绾摆手:“别学了,别学了。”

  苏绾止住话,望了望忙碌成一团的人,唇角咧了咧,心情舒爽的自走到一侧去吃东西去了,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热闹,不错不错。

  不过老夫人的身体素来好,所以在一阵抽气过后,还是撑了过来,不过她一缓过气来,便气得直捶身侧的软榻,朝着身后的嬷嬷大叫:“气死我了,赶紧的带人去把那该死的贱婢给我拿过来,今儿个我非打贱了她不可。”

  老夫人吼完,大夫人赶紧的阻止她:“老祖宗,不妥不妥。”

  老夫人脸色难看的瞪着大夫人:“为什么不妥,一个贱婢竟然胆敢骂我,我打死她也是她该着的。”

  大夫人几步走过去,靠近老夫人说道:“可这话不是别人说的,是绾姐儿说的,你说若是她们不承认呢,到时候她们往绾姐儿身上一赖,再来个倒打一耙,你说我们是不是得不偿失?还得向她赔礼。”

  大夫人说完,老夫人眼一眯,望向了苏绾,仔细的盘衡着,若是今天学舌的不是苏绾,老夫人便要认定这骂人的别有居心,可是苏绾乃是个脑子拧不清的,她怎么可能会骂得出这样爽俐的话来,所以定然是别人骂了被她听到了,而这安国候府内,胆敢骂她的人除了自己儿媳妇以及她身边的人,别人恐怕不敢骂。

  老夫人一想到这个,脸色再次的黑沉沉的,阴风阵阵。

  不过身为安国侯府的老候夫人,多年的权威浸淫,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从前不过是不想家宅不宁罢了,可是没想到自己一退再退,那贱人便当自己怕她了,难道真以为她怕她不成,那就让她来看看她的手段吧。

  郡主又怎么样,她嫁进了安国候府,就该恪守做媳妇的本份,若是她闹出点什么,她倒要看看这候夫人的脸色往哪里搁。

  短短的数息功夫,老夫人已下了决定,望向身前的大夫人说道:“我还没老糊涂呢。”

  她说完吩咐身后的贾嬷嬷:“去,把候爷叫过来。”

  大夫人脸色变了:“老祖宗。”

  老夫人瞪了大夫人一眼:“我说了我没有老糊涂呢,我叫候爷过来是和他谈谈绾姐儿的事情,不是说襄王殿下昨天还陪着绾姐儿去买了很多好东西吗?既如此,说明德妃娘娘还是有意让绾姐儿进襄王府的,你看绾姐儿现在像什么样子,瘦得皮包骨头的,一身象样的衣服都没有,她这是怎么做候夫人的,外面的人还说她贤惠大度,这就是贤惠大度的样吗?”

  大夫人听了老夫人的话,知道老夫人终是对上了广阳郡主,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不过脸上神色倒是一派认真,掉首望了望苏绾:“可怜见的,明明该是嫡出姐儿,怎么就成这样儿了。”

  大夫人说着还抹起了眼泪,老夫人只当没看到,别以为她不知道这儿媳妇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不过她现在是真的无法忍受江寒烟那个贱人倒是真的,仗着是从宫里太后身边出来的,便不把自个的婆母放在眼里,她倒要看看,这天下有哪一条一律,说郡主可以不把婆母放在眼里的,那宫里的公主嫁人了,还要孝顺婆母呢。她倒好,只不过是一个占了虚名的郡主,就这样目中无人了。

  “贾嬷嬷,还站着做什么?还不去请候爷。”

  贾嬷嬷立刻退出去,前去安国侯府的东府去请候爷去了。

  这里,大夫人赶紧的劝解着老夫人,苏怀心等人也说着笑话哄着老夫人,总算把老夫人愤怒的心哄好了一些。

  苏滢雪看老夫人高兴了起来,拉着苏绾的手,向老夫人道谦。

  “祖母,绾绾不是有意的,你原谅她这一回吧。”

  她说完望向苏绾:“绾绾,快向祖母道谦,以后万不能说那种浑话,祖母可是你嫡亲的祖母。”

  苏绾撇了撇嘴巴,眼里满是嘲讽的暗芒,嫡亲的祖母,她在府里过着连下人都不如的时候,也没听到这嫡亲的祖母说一句话。

  不过她目的已经达到了,而骂也骂了,说两句和软的话,也没什么,必竟以后她没事要过来看热闹的。

  苏绾想着望向上首的老夫人:“祖母,绾绾以后不敢了。”

  老夫人看着苏绾便有些头疼,虽说那些话是别人说的,可这丫头学了一遍,也让人喜欢不起来,不过想到以后她还要用到这丫头,老夫人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坐吧,这原也不是你的事情,不过以后万不可跟那等肮脏的东西乱学舌。”

  “我知道了。”

  大夫人看苏绾倒是顺眼得多,伸手便拽了苏绾坐下来,然后望向身后的一个仆妇:“去把我前儿个刚得的一套珍珠头面拿来,送给绾姐儿。”

  “是,夫人。”

  那仆妇转身便走,苏滢雪一看自个的母亲对苏绾好,赶紧的伸手拉着苏绾:“绾绾,谢谢大伯母。”

  苏滢雪是希望自个的母亲喜欢上苏绾,以后说不定能帮衬着绾绾。

  苏绾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谢谢大伯母。”

  荣福堂内,有人看着这一切,立刻羡慕起苏绾的好运气来,明明骂了老祖宗,竟然还得了好东西,真是让人嫉恨。

  这羡慕苏绾的除了大房的两个庶女外,便是蓝家的小姐蓝珠了,苏怀心倒是其次,她虽然是商家出身,但是钱财不缺,好东西见得多了,所以没什么感觉。

  但蓝家的小姐蓝珠,倒底不是安国侯府这样的门弟出来的,吃穿用度都不如苏府出来的苏滢雪和苏怀心,此时看大夫人一出手便送了一套珍珠的头面给苏绾,不由得嫉妒是咬牙,哼,一个傻子,送了也是白送。

  大夫人吩咐去取东西的仆妇很快来了,一套珍珠的头面,虽然价值不是特别的贵,但是却胜在精巧,而且大夫人送的头面也适合年轻女孩子戴:“来,绾绾,大伯母送你的东西,拿着。”

  这一次苏绾倒不用苏滢雪教,甜甜的说道:“谢谢大伯母。”

  “乖。”

  苏绾示意云萝把东西收下来。

  屋外有脚步声响起来,小丫鬟率先奔了进来禀报:“老夫人,候爷过来了,不过候夫人也过来了,还有襄王殿下。”

  一听到候夫人广阳郡主也过来了,房里的气氛立马便变了,冷气嗖嗖的流动着,老夫人的脸色黑沉沉的,瞳眸寒光霍霍,紧盯着门口。

  大夫人生怕老夫人失控,直接的对着广阳郡主发火,若是她发火,就失了先机了,因为这事必竟没凭没据的,苏绾的话又当不得什么证据,若是广阳郡主倒打一耙,她们在候爷面前闹了个没脸,以后再说什么,候爷也不会相信了,而且襄王殿下还过来了,在外人面前闹出点什么总归不大好,她们家的女孩儿大多还没有议亲呢。

  所以大夫人忍不住叫:“老祖宗。”

  老夫人气恨的瞪着大夫人:“闭嘴,我不傻。”

  她说完望向房里的几个小姐:“滢雪,带妹妹们进内间避避。”

  襄王必竟是外男,姐儿们还没有议亲呢,还是避些嫌的好。

  苏滢雪倒没有议论,她对于襄王没什么好感。

  不过蓝珠却有些不大乐意,慢吞吞的不肯下榻,她就想看看襄王殿下长什么样。

  听说襄王殿下风流倜傥,气度不凡,乃是人中龙凤。

  这傻子的命怎么这么好啊,竟然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襄王殿下之前还送了她好些东西,蓝珠实在想不明白,襄王殿下为什么要对这傻子这么好,她又傻又丑,有什么好的啊。

  蓝珠又嫉又恨,不过被苏滢雪给拉走了,苏绾倒是被老夫人给留下了。

  “绾姐儿留下吧,那襄王殿下本来就是你的未婚夫,见见也无防。”

  苏滢雪有些担心,大夫人无语的望了女儿一眼,就搞不懂女儿怎么就对苏绾这么上心了,跟是她亲妹妹似的,不过大夫人现在看苏绾也顺眼得多,逐拉过苏绾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绾姐儿就坐在我身边,不会有事的。”

  她这样一说,苏滢雪总算不吭声了,领着几个姐妹们进内间去了。

  她们一走,外面安国侯,候夫人,还有襄王等人便进来了。

  安国侯和候夫人先给老夫人行礼:“儿子给母亲请安了。”

  “儿媳给母亲请安了。”

  襄王萧磊也笑着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万安。”

  老夫人不给儿子儿媳的脸,不过却不会不给襄王脸,赶紧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来:“王爷折煞老身了,快坐快坐。”

  襄王便自在一边坐了,他坐下后方看到苏绾便在对面坐着,想到昨天花掉的银子,襄王殿下的心又隐隐的疼了起来,不过还是勉强扯出一抹笑来和苏绾打招呼。

  “绾绾,你也在。”

  苏绾直接的甩他一个白眼,然后不客气的说道:“我不认识你。”

  襄王脸色一暗,安国侯赶紧的出声:“绾绾,不要胡闹。”

  苏绾可不会给安国侯脸子,他算什么东西啊,这么多年来不闻不问,现在装模作样的拿姿态,呸。

  苏绾脸色冷冷的望了安国候一眼,然后瞪向襄王:“你说你昨天是不是不想给我买东西,所以装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哼。”

  这次是直接的打襄王的脸子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襄王气得想打人了,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没法下手,而且他也不能真打苏绾,若是一打,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僵了。

  “绾绾,本王没有,本王是真的身子不舒服。”

  “你以为我傻啊,骗我是不是,我不傻啊,”苏绾冷哼,安国侯眼看着襄王殿下的脸色不好看,再次的望向苏绾:“绾绾,行了,襄王殿下是真的身子不舒服。”

  “真的吗?”

  苏绾眨了两下眼睛,襄王赶紧的表态:“是真的身体不舒服。”

  “那好,回头你再给我补好东西,我就相信你不是装的,是真的身子不舒服。”

  苏绾话落,襄王差点没有再次的昏过去,这个小贱人,死贱人,分分钟气死人,他现在每一根细胞都叫嚣着想弄死她。

  偏偏苏绾还一脸认真的等他的话:“小相公,你买不买,不买的话,以后你就不是我小相公,你走吧。”

  满厅的人都望着襄王,老夫人和安国侯,还有大夫人等直觉的认为,这可是退婚的好机会啊。

  只有安国候夫人广阳郡主心中了然,襄王殿下怎么可能退婚,他还等着拿到苏绾手里的嫁妆呢,不过他做梦,这人在安国侯府内,她就不会让那东西进襄王府。

  厅里各人各心思,不过襄王在最初的愤怒过后,冷静了下来,深沉的说道:“好。”

  安国候转移话题:“母亲让贾嬷嬷请我们过来做什么?”

  老夫人望了广阳郡主一眼,心里那个恨哪,真想指着这贱人的鼻子骂,不过最后忍下了,示意安国候和候夫人坐下,待到他们坐下后,老夫人指了指苏绾说道:“绾姐儿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你们看她现在成什么样子?”

  老夫人发火,广阳郡主一听,心咯噔一沉,她怎么感觉这火是朝着她发的,不由得微微挑眉,她没得罪这小家气十足的婆母啊。

  广阳郡主一边想一边张嘴欲辩解,老夫人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只管说道:“这别人背后指不定如何说我们呢,按理说我不该张这个嘴,必竟眼下掌家的是郡主,可是昨儿我想了一夜,一夜没都没有睡得着。”

  老夫人说到这儿,所有人都望着她,发现老夫人的脸色确实挺难看的,原来是一夜没睡啊。

  苏绾忍不住发笑,这老太太可真能睁眼说瞎话,她之前明明精神着呢,不过是被她的话给气着了,偏现在成了她一夜没睡好的证据了。

  安国侯苏鹏身为老夫人的小儿子,从小那也是娇惯着的,对自个的娘亲,自然是心疼的,不过因着自己抢了大哥的候爵之位,这么些年有些不敢面对自己的母亲和大哥罢了。

  “母亲,你这是为了什么啊?”

  老夫人望了一眼安国候深沉的说道:“苏鹏,虽说你袭了候府的爵位,可你姓苏,你身上担着的是苏家一门所有的荣耀,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们所有人都要跟着你受累的,你这候爷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候府的事情也不是郡主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我们大家的事情,以往我没有理会,但现在我看不下去了,何况我也不能眼看着我们苏家被人给毁掉。”

  老夫人最后一句话,就差直接的指明说广阳郡主要毁掉苏家了。

  广阳郡主的脸色一下子阴骜了下来,尤其是老夫人说这话还当着襄王殿下的面,这分明是直接的打她的脸子。

  她又没得罪她,这该死地老东西。

  广阳郡主虽然心里骂,脸上却不显,张嘴想辩解:“老祖宗,我一一一。”

  老夫人却不理她,而是望向安国候苏鹏,淡淡的说道;“苏鹏,你别忘了你姓苏,这安国侯府是苏家的,不是别人的,我听说你这堂堂候爷现在说话都不怎么管用了?呵呵。”

  老夫人冷笑,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如利刃一般的直戳苏鹏的心,先前发生的事情本就让他恼火,此刻老夫人一提,他更是心情不畅,脸色幽幽暗暗的望着广阳郡主。

  广阳郡主今儿算是有嘴说不出了,想辩解辩解,老夫人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眼见着候爷也恼了,又张嘴想安抚安国侯。

  “候爷一一。”

  可是她话没有说出来,上首的老夫人便又说话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苏家成这个样子,小小的下人竟然胆敢不把候爷放在眼里,这些东西太混帐了,所以从今往后,府内的事情,我不会视而不见了。”

  这话说的很明朗,她会插手候府内的事情。

  广阳郡主脸色一下子暗了,这老东西插手府内的事情,一定会给她添阻的,绝对不能让她插手府内的事情。

  “老祖宗,你年纪大了,太操劳容易伤身子。”

  老夫人望向了广阳郡主,嘴角勾出冷笑:“郡主,即便我再老,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家出什么事,说到这个,我倒要和你说道说道了,绾姐儿是不是候爷的女儿,外面一直盛传郡主贤惠大度,对庶出的女儿如嫡出的女儿一般,这就是你的贤惠,你的大度,你看看绾姐儿,脸色腊黄,身子瘦弱,一阵风都能吹走了,她这分明是营养不良造成的,还有你看她的衣裳,连个下人都不如,走出去别人会怎么想怎么说,别忘了,她还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

  荣福堂内,所有人都望向苏绾,苏绾不看别人,只望向广阳郡主,给她一个甜甜的笑脸。

  笑容中隐有看好戏的意味。

  广阳郡主看她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气得火腾腾的往上窜,胸口上下起伏,手指都紧掐进肉里。

  她堂堂郡主,什么时候竟然沦落到让一个傻子看笑话的地步了,想到这,广阳郡主掉首望向上首的老夫人:“老祖宗。我什么时候对绾姐儿不好了,身为庶女的她,该有的份例,可是一分不少的,不过因为她神智不好,总是喜欢把自己的东西随便送人,搞得自己很狼狈,难道这也是儿媳妇的错,一直以来我掌管着诺大的候府,哪里能事事做到,有些疏忽也是有的,母亲当初也是掌管着诺大的候府的,难道不知道其中的艰辛。”

  广阳郡主说完,一副气愤的样子,老夫人便冷笑了,望着广阳郡主说道:“郡主,过去的事情我们也别细究了,细究起来也没什么意思,不过以后的事情倒要好好的安排着了,我不会再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事发生的,还有听说府上的下人现在只听郡主一个人的了,连候爷的话都不怎么管用了。”

  广阳郡主眼一黑,这老东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老夫人却不理会她,继续说道:“郡主手段好,这个我佩服,不过郡主似乎忘了,这里是安国侯府,是我们苏家,不是文信候府,不是江家,以后若是再有这等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东西,直接拉出去仗毙了。”

  她说完眼神阴骜的望着安国侯,自个的儿子。

  “苏鹏,我说的话你还赞成吗?”

  安国侯此时心中正恼火,而且看母亲气得不轻,更不可能火上浇油,逐点头:“母亲说的是。”

  “那我以后插手府里的事情,你没意见。”

  安国侯恭敬的垂首:“应该的。”

  老夫人笑了,望向广阳郡主,然后吩咐身后的贾嬷嬷:“吩咐下去,以后若是再有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分不清场合的直接拉出去仗毙了。”

  “是的,老夫人。”

  贾嬷嬷应声走了出去,荣福堂内,广阳郡主气得脸都黑了,老夫人这分明是直接的打她的脸子,以后府内的下人只怕知道候府不再是她一人说了算了,何况老夫人是候府的老主母,威信可不见得比她差,而且这老家伙一直对她很恼火,这次复出,岂能不处处打压着她。

  广阳郡主越想越抓狂,真想站起来发火,可是望了望苏鹏,现在苏鹏偏向了老夫人,她若是发火,只会让他更火大罢了,所以她即便气得快吐血了,也只能忍住,广阳郡主快咬碎了一嘴的牙。

  老夫人的心情却好起来,能看到这贱人吃瘪,真是心情舒爽啊,敢骂她老不死的,给她等着吧,这才是开始呢。

  老夫人脸色极好的望向自个的小儿子,语重心长的说道:“苏鹏,不是母亲说你,以后要好好的照顾绾姐儿,绾姐儿这孩子太可怜了。”

  她说着抹起了眼泪,事实上一滴泪也没有,只不过装装样子。

  然后又抬起头望向安国候:“她母亲死得早,偏她又得了这样的毛病,你知道她小时候长得可真漂亮。”

  安国侯想到了苏绾小时候,确实是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粉嫩可以掐出水来,不过那时候他只忙着挤身朝堂,根本没空理会她们母女二人,再加上那时候他还指着广阳郡主帮扶他,自然什么都顺着广阳郡主。

  不过安国侯苏鹏心里倒底有那么一些愧疚,因为苏绾本来该是安国候府的嫡小姐的,只因为广阳郡主设了个计,害得她母亲失了嫡妻的身份,她才会贬为庶女的,这丫头也是个倒霉的。

  安国侯想着:“母亲,儿子知道,以后会好好的补偿绾姐儿的。”

  老夫人又说道:“鹏儿啊,你可要记着,绾姐儿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这可是皇上赐婚啊,虽然皇上现如今没有说什么,可是这必竟是皇上亲自下旨赐的婚,若是皇上哪一天想起来,绾姐儿成了这样的,你还能落得了好吗?”

  老夫人的话使得安国候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是啊,若是哪天皇上想起来,召见了绾姐儿,看到绾姐儿这样的,皇上会怎么想?再一个,若是皇上哪天对他不满了,只要一个绾姐儿便能治他的大罪了,因为他这样对绾姐儿,分明是蔑视皇上权威啊。

  这一刻安国侯好像落到冷窖里,周身透心的凉,这一层他一直没想到,幸亏母亲提醒啊。

  他只顾哄着江寒烟这个女人,却忘了,绾姐儿是皇上赐婚的啊,皇上现在忘了,可哪天想起来,保不济就能以此治他一个大罪。

  安国候飞快的起身,恭敬的说道:“儿子知道了。”

  老夫人点头:“知道就好,我们都姓苏,劲要往一处使,我们苏家才会兴旺发达。”

  安国侯尊重的点头,没错,母亲说的话对,他们姓苏,自然劲要往一处使,至于江寒烟,她可是姓江。

  老夫人说完这些不再看安国侯,而是望向了一直坐在旁边的襄王殿下。

  襄王殿下正在凝神,因为老夫人的话,同样的让他有些警醒了,他一直嫌着苏绾,可是苏绾乃是父皇当初指婚给他的,这婚事即便不好,他也应该去向父皇请旨,请父皇下旨废了这婚事,若是他私自退婚,若是父皇多想,他这是立马失了圣心了。

  襄王殿下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老夫人温和的声音响起来:“让襄王殿下看笑话了,希望襄王殿下不要见怪。”

  襄王摆手:“无防。”

  老夫人点头,抬手打了一个哈欠,满脸疲倦的说道:“鹏儿,你带王爷去前面的正厅招待着吧,我也累了,躺会儿。”

  “是的,母亲。”

  安国侯请了襄王殿下前去正厅,襄王望了一眼苏绾,本想说些话哄着苏绾的,不过当着大家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跟着安国侯离开。

  广阳郡主望着那面无表情离去的安国侯苏鹏,只气得胃都抽疼了起来,心里大骂安国候萧鹏,这个死男人,当初一应顺着她,不管她做什么事,都依着她,可是现如今他功成名就,名利地位应有尽有了,他便嫌着她不把他看在眼里了,当初他怎么不嫌了。

  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旦功成名就,就巴不得甩掉那个对自己有功劳的人,似乎生怕别人知道他那身功劳是怎么来的。

  广阳郡主心里快吐血了,今儿个吃的瘪,使得她十分的没脸,这么些年,谁给过她脸色看,现如今荣福堂内的人个个看着她,那眼神别有深意,尤其是大夫人蓝氏,笑眯眯的望着广阳郡主说道。

  “郡主,你脸色看上去不大好,要不要大嫂帮你叫个大夫过来瞧瞧。”

  广阳郡主的脸都快扭曲了,撑着一侧应妈妈的手,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来,然后看也不看上首的老夫人和大夫人,沉声喝道:“走。”

  一行人便往荣福堂外走去。

  广阳郡主刚走出去,还没有走远,便听到大夫人蓝氏欢天喜地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来:“恭喜母亲,以后又可以重新过问候府的事情了。”

  老夫人懒洋洋的声音传出来:“你这话说的,这候府是我们苏家的,我什么时候都能过问。”

  “是,是。”

  广阳郡主脚一软,差点栽倒到地上去,旁边的两个仆妇赶紧的扶住她:“夫人。”

  广阳郡主撑着一路离开,回自己的玉澜院,不过没进玉澜院便声厉俱下的吩咐应妈妈:“去,给我查查,今日在荣福堂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发生的这一出,一定有原因,那蓝老货素来忌惮她,怎么好好的扛上她了,分明是有原因的。

  所以她要查清楚荣福堂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应妈妈应声出去查事,广阳郡主回自个的院子,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糟心,尤其是今日候爷一句也没有护着她,反倒是风向偏向了老夫人。他这一偏,以后候府的风向只怕也要偏了,她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安国侯府,凭什么让别人插手,她不甘心。

  广阳郡主气得摔了一地的东西,玉澜院内,所有人大气也不敢出。

  相较于玉澜院的死寂,此时荣福堂内却一团的欢喜,老夫人因为打了一个胜仗,心情十分的不错,望向身后贾嬷嬷:“你去取些人参和燕窝来,让绾姐儿带回去,好好的补补身子。”

  “是,老奴去办。”

  贾嬷嬷领命去办。

  屋里苏滢雪早拉着苏绾向老太太道谢:“绾绾,快谢过祖母。”

  “谢谢祖母。”

  苏绾难得的看了一出好戏,心情也不错,所以十分的乖巧。

  上首的老太太瞄了她一眼,看到她身后只跟了一个丫头,听说还是个痴傻的,不由得挑了眉,望向屋子里的一个二等丫鬟:“紫儿,以后你到绾姐儿的身边尽心侍候绾姐儿,有什么需要的过来取。”

  紫儿心里有些不大乐意,因为大小姐是个脑子不好的,在候府里经常被人欺负,她跟着她,岂不是要被别人欺负。

  不过老夫人的意思,她不敢违逆,只得恭顺的应声:“是的,老夫人。”

  苏绾眼神暗了一下,不过倒没有多说什么,她若不想让这紫儿侍候,分分钟的事儿,所以压根没什么担心的,先暂时让她待着吧。

  屋子里,老夫人已经哈欠连连,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我也累了。”

  “是,祖母。”

  各个人往外退,大夫人留在最后面侍候着老夫人。

  苏滢雪倒是挺高兴的,因为苏绾得了不少的好东西,又得了祖母和母亲的喜欢,这是好事。

  “绾绾,我送你回去吧。”

  “谢堂姐了。”

  苏绾和苏滢雪说着话往外走,跟在她们身后的蓝珠,脸色暗了暗,最后没忍住说道:“雪姐姐可真是偏心,心妹妹你说是不是。”

  苏怀心瞄她一眼,根本不搭腔。

  苏滢雪嘴角勾出冷笑,直接没给蓝珠面子:“她是我妹妹,我自然对她比旁人好,这叫什么偏心。”

  哼,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蹦哒货,也敢讲偏心不偏心。

  苏滢雪最瞧不上蓝珠,明明是蓝家的人,偏一直霸着祖母,撕娇卖萌的不肯走,还不是为了让祖母给她找门好亲事。

  蓝珠脸色一僵,委屈得不得了,眼里便溢出了泪水,似乎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望向了苏怀心,苏怀心视而不见,她才懒得掺合她们的事情呢。

  几个人走出了荣福堂,正好碰上了贾嬷嬷,贾嬷嬷的手里捧着几个锦盒,一看到她们便笑道:“几位姐儿出来了。”

  苏滢雪最大,所以什么事都由着她开口:“是的,贾嬷嬷,这是送给绾绾的吗,那让紫儿捧着吧。”

  紫儿走过来把锦盒捧着,一行人离开,走到叉道口便分开了。

  苏滢雪送苏绾回东府听竹轩,两个人边走边说话。

  “绾绾,之前你真是吓死我了,以后万不可那么说祖母,记住没有?”

  苏绾点了点头,若不是为了挑起事端,她才懒得说呢。

  苏滢雪自然不知道她的心思,又往下说:“你看现在祖母和我母亲挺喜欢你的,以后你若有什么事便去找她们,她们一定会替你出头的。”

  苏绾撇了撇嘴,她可不认为那两个家伙是真的为了替她出头,她们只不过借她来治广阳郡主罢了,不过她们绝不会想到,她也只不过借老夫人这把刀使使,苏绾笑了起来。

  一行人一路说着话,往东府的听竹轩走去,很快进了听竹轩。

  苏绾一进听竹轩,便感受到听竹轩内有一股内敛的寒凛气息,是萧煌的气息,虽然他内敛了身上所有的气息,可苏绾还是第一时间便感知到了,从前她是专门习过感知人气息的感知力的,所以即便她没有武功,她的感知力也比常人强得多。

  苏绾想着,纤眉轻动了一下,心里十分的无语,萧煌他竟然又来了,不会真的要查西府的小姐吧。

  事实上苏绾不知道,萧煌是因为她夜里做恶梦,所以过来看看的,当然主要还是查西府的小姐。

  苏绾虽然知道萧煌在暗处,却不动声色,并不打算告诉别人,只跟着苏滢雪一路往听竹轩走去,苏滢雪并不知道苏绾心中所想的事情,依旧认真的叮咛她。

  “绾绾,你身子太虚弱,刚才祖母让人送过来的人参和燕窝,你让紫儿送去大厨房给你炖上,每天吃一碗,很快脸色就好看了,身子也就不虚了。”

  “对了,紫儿,你让大厨房炖的时候,记得盯着,不要让她们偷换上劣质的人参或者燕窝。”

  紫儿赶紧的应声:“知道了,大小姐。”

  一行人很快走到了听竹轩的花厅外,苏绾想到暗处的萧煌,正等着查西府的小姐呢,说实在的,她不愿意查到苏滢雪的头上,苏滢雪一直以来都护着她,她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所以苏绾走到花厅门前的时候,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堂姐,我累了,我想去躺会儿。”

  苏滢雪忍不住笑话她:“你个小懒猪,刚睡醒就又要睡,不行不行,先吃了早饭再睡。”

  她说着拉苏绾进花厅,苏绾赶紧的拦她:“堂姐,人家困了。”

  苏滢雪哪里理会她,拽着她,两个人就这么拉扯了起来,不想苏滢雪腰间的粉色荷包竟然被扯掉到了地上,当的一声,有东西从荷包里掉了出来,苏绾飞快的望去,却见到荷包里掉出一块龙纹玉佩来,玉乃是少见的汉白玉,光滑润泽,还雕刻着龙形图案,一看就是好东西,可关键这东西应该是男人的玉佩,垂吊在腰间用来压衣服的,堂姐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莫不是她有了喜欢的人,苏绾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把抢过龙纹玉佩,朝着苏滢雪晃了晃:“堂姐,这是谁的,谁的?”

  苏滢雪的脸红了一下,被小堂妹发现她荷里有一个男人的玉佩,这可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情,所以伸手便抢,一边抢一边说道:“绾绾,给我,这玉佩是我捡的。”

  “捡的,我才不相信,我不相信,真好玩啊。”

  苏绾拿着玉佩在花厅门外转悠起来,苏滢雪在后面追着,一边追一边说道:“我没骗你,是祖母生辰那天晚上我在紫竹林边捡到的。”

  苏滢雪的话一落,听竹轩内的空气明显的凝滞了,空气中寒气四溢,使得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寒意。

  紫儿和云萝两个人赶紧的抱上手臂,一先一后说道:“好冷啊。”

  苏绾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她没想到苏滢雪那天晚上竟然进过紫竹林,本来萧煌正欲去查西府的小姐,现在苏滢雪去过紫竹林,更甚至她捡到的这枚玉佩,不会是?苏绾飞快的冲到苏滢雪的身边,把玉佩塞到苏滢雪的手里,大声的说道:“堂姐,你可真会说笑话儿,我累了,你快点走吧。”

  可惜她的话刚落,紫儿和云萝两个人惊骇的叫了一声:“啊。”

  听竹轩花厅门外的空地上,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道身影,身着白色银丝绣纹锦衫,墨发用玉簪束起,缕缕黑发在脸颊轻轻的拂过,精致无双的面容上,满是幽冷的寒霜,一双深邃好看的瞳眸此时撒发着冰冷无情的光泽,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害怕。

  紫儿和云萝两个人先受不住的轻轻低喃:“靖王世子。”

  萧煌眸光折射出的嗜血的杀气,凶残无比的盯着廊阶之上的苏滢雪,苏滢雪心里感到害怕,紧抓着玉佩。

  这时候她后知后觉的想到一件事,那天晚上,靖王世子在紫竹林那边遇到了刺客,他不会以为她就是那刺客吧,她不是啊。

  苏滢雪脸色微白,飞快的开口:“我一一。”

  萧煌已徐步走了过来,低沉的声音在空中响起:“那天晚上你去过紫竹林。”

  “是的,不过一一。”

  萧煌再次的打断了苏滢雪的话:“玉佩是你捡到的?”

  其实这龙纹玉佩乃是他的东西,只不过因为当时太愤怒了,所以气得把玉佩扔了,事后也没有在意,没想到竟被这女人捡了去。

  想来她事后又去了一趟紫竹林。

  苏滢雪飞快开口:“是我的捡的,我什么都没有做。”

  她不说后面的一句还好,一说后面的一句,萧煌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大踏步的走上石阶,眸光充斥着幽冷无情,低低的声音响起:“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吗?”

  苏滢雪惊吓的盯着萧煌,近距离的看萧煌,越发的风华无双,尤如天人,一眉一眼都透着极致的华贵,世间怎么会有这样好看的一个男人,苏滢雪的脸瞬间红了,飞快的低下头。

  这样的神容落到萧煌的眼里,分明是做了亏心事的表现,他的眼神越发的阴骜嗜血,嘴角紧抿,大手一握便要掐死这个贱人,竟然胆敢对他做那样的事情。

  不过手没有伸出来,他忽地便又松开了,如若掐死这贱人,是不是太便宜她了,他要让她生不如死。

  如此一想,忽尔笑了起来,一笑好似彼岸花开,说不出的诡异荼绯,一侧的苏绾看得心惊不已,萧煌对苏滢雪动的不仅仅是杀机,而是让她生不如死。

  苏绾真心的不想让苏滢雪落到这样的下场,飞快的开口说道:“堂姐,你那天晚上是不是和别人一起去的啊。”

  若是有别人在,萧煌就会去查,这样苏滢雪就可以躲过一劫,可惜苏滢雪此时的心思在萧煌的身上,根本没注意到苏绾说的话。

  萧煌看着这样的她,心中说不出的嫌弃,一想到那天晚上,自己是被这样的女人给一一。

  萧煌就抓狂的想杀人,但是杀人却不足以让他泄恨,所以他再不看苏滢雪一眼,转身便走,身后的苏滢雪醒过神来,举起手里的玉佩说道:“你的玉佩。”

  “送你了。”

  一道幽冷低磁的声音飘在半空,分明就是地狱的催命阎罗,可惜苏滢雪却没有感受到,虽然先前她很害怕萧煌的神情,可是还是控制不住心中小鹿乱跳,而且一个男人送她玉佩什么意思啊?他难道对她有些意思。

  ------题外话------

  昨日抢楼得奖名单,有名单的今日请留言啊,奖励的币币会发下去。

  第1一4名,欧阳凡儿479087031大地家yn8599奖励币币>

  第5一10风吟嘻嘻似今非昨战倾风蔡琰小逗比

  88楼130470274奖88币

  112奖>

  288楼大爱锦爷奖>

  388楼盈盈英英奖>

  488楼姑瑶免丝奖>

  588楼诗菲依奖>

  688楼玉洛瑶奖688币,以上亲们记得留言,发币了,至于没有抢到的,下次再抢。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48章 自作多情》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