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萧煌的报复 花痴女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马车里,萧擎微微的错愕,他倒是没想到沈乘风提的条件竟然是这个,让父皇下旨赐封绾绾为县主,不过细想想,这主意倒是真不错,要不然绾绾即便好了,在安国候府也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小庶女,如何抗衡广阳郡主和怡灵县主苏明月。

  所以沈乘风的提议还是可行的,不过绾绾眼下还没有完全的好起来,这样的她如何能让父皇下旨赐为县主呢。

  萧擎望向沈乘风:“眼下恐怕不行,不过等绾绾好了,本王会想办法让父皇给她赐封一个县主之名的。”

  “好,我相信你。”

  苏绾满意的点头,然后她抬首望向萧擎说道。

  “其实你的腿病最初是完全可以治好的,并没有真到不可挽救的地步。”

  她说完,只见萧擎的脸色瞬间黑沉得可怕,周身涌动着戾气,紧盯着苏绾:“你是说,我的腿一开始并没有到不可救的地步。”

  苏绾点了点头:“很显然的是你的主治大夫被人收买了。”

  她说完马车里的气流越发的冰冷,萧擎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大手紧紧的握起来,他做梦没有想到自己的主治大夫竟然被人买通了,这人一直是他东宫的心腹,医术相当不错,最开始说他腿不好的人就是他,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人竟然被人收买了。

  萧擎只觉得周身的凉,只觉得自己完全生活在一个虚伪的世界里,这世上还有什么是真实的。

  苏绾看了倒是有些不忍心,低沉的说道:“惠王殿下也不要太过伤心,身为东宫,本就生活在刀尖之上,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敌人,都有可能背叛你,你能做的就是防着每一个人,把自己的心练成铜墙铁壁,若是你不能做到这一点,那我要说你不适合当一个储君。”

  苏绾说完,萧擎忽地苦笑,望向苏绾说道;“是的,这话很多人说过,我外祖父说过,我东宫的幕僚也说过,他们说我心不够硬,太仁义,这样的我不适合为一国储君,可偏偏身处在储君之位,这只会害了我,没想到被他们一言成谶。”

  苏绾轻笑起来:“幸好你遇见了我,所以一切还不算晚。”

  萧擎醒神,笑了起来:“是的,幸好遇到了你,不,幸好遇到了绾绾,所以一切还不算晚,从此后我会让所有人知道,身为东宫的我,再不是从前的那个我。”

  苏绾点了点头,望着他说道。

  “我们还是来说说病情吧。”

  萧擎收敛了自己暴怒的情绪,望向苏绾。

  苏绾认真的说道:“你的腿最初只是伤了经脉,其实是可治的,不过因为被人误了,所以经脉淤塞严重,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你的饮食,有人故意让你吃很多寒性的东西,这导致经脉淤塞得越发的厉害,而且因为对腿绝望,所以你这段时间应该常常暴饮暴食,所以你现在除了治腿,还要治脾胃,因为脾胃能把水谷化为精微物质,输布全身。营养滋润五脏六肺,四肢百骸。现在你的脾胃出了问题,所以光是治腿,根本是治不好的。”

  苏绾的话落,萧擎的心里对于这毒医门门主已是十分的信服,此人所说的是从前那些大夫没有说过的,就是宫中的御医也是检查过后,说他的经脉伤得太厉害,没办法完全的治好,没想到到他这里竟然不是难事。

  “一切听凭沈门主的安排。”

  “好,”苏绾也不和他多说,取出金光灿灿的玉雪银芒,示意萧擎把腿伸出来,她一边按压他腿部的穴位,一边说道:“其实我金针之上涂了药,这种药是去淤血的药,这金针会留在你的腿部两日,两日后取出来,换另外一种药。”

  苏绾说完毫不犹豫的出手,把银针扎进了萧擎的双腿,然后她拍了拍手,望向萧擎:“我开两种汤药方给你,一种是早上服用,一种是晚上服用,早上的药是治脾胃的,晚上的药是治你失眠的,等到六天后,你的身子好多了,我会开治腿的汤药方给你,配合金针扎穴,应该很快就可以好了。”

  “很快可以好?”

  萧擎有些难以置信,困顿了他整整一年的断腿,竟然这么快就好了,他总觉得不感相信,好像在做梦一般。

  苏绾看他的样子好笑:“又不是什么绝治之症,有什么好惊讶的,你这腿之所以这么难治,不是腿难治,而是你没有整理好身边的人。”

  说到这个萧擎眸色暗了一下,不过此刻的他心中十分的高兴,望向苏绾沉声道谢:“谢谢沈门主,日后若是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呵呵,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尽快给绾绾一个县主身份。”

  “好。我定会想办法尽快给绾绾一个县主身份。”

  这一次他的腿之所以能好,完全是绾绾的功劳,绾绾就是他的小救星,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想办法给绾绾一个县主身份的。

  苏绾不再看他,而是伸手取了笔墨纸张过来,开始写汤药。

  很快写好了两份汤药方,一份是治脾胃的,另外一份乃是治失眠的,只有身体好了,接下来的治腿才会顺利,若是身体不好,治腿时间就要长。

  很多大夫治病,总是只针对病人的病症,而不针对他的全身治疗,这样治病总要治很长时间,有时候疗效还不是太好。

  苏绾把写好的汤药方交给萧擎后,便打算离开。

  不过临走前,发现萧擎张嘴似乎想说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

  苏绾回身望着萧擎,萧擎望她一眼后,缓缓的说道:“其实我是想请沈门主帮我替一个人治病,当然不管沈门主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萧擎看苏绾眸光幽幽,生怕她生气,又赶紧说道:“如果沈门主不愿意的话,不用勉强。”

  苏绾挑了一下眉,淡淡的说道:“那个人是谁?”

  “威远候袁苍的夫人。”

  苏绾想了一下,倒是想起这袁苍是谁了,当朝太后的嫡亲哥哥,不但是威远候府的候爷,还是皇帝亲封的定远将军,手握西楚十万重兵,是西楚位高权重的人物,不过袁家似乎和惠王萧擎没什么关系吧。

  苏绾深想了一下,又笑了起来。

  “惠王殿下打的好如意算盘啊。”

  袁家虽然位高权重,却有一件憾事,没有皇子佑身,当年袁家也曾有一位小姐进了宫当了皇帝的妃子,还是宫中四妃之位的淑妃,只是后来这位娘娘好像死了,其中细节苏绾并不太清楚,她这具身子并没有太多这些记忆。

  不过袁家没有皇子,反倒成了各家皇子拉拢的对象,何况袁家的宫里还有一位太后娘娘,这太后娘娘可是当今皇上的母亲。

  萧擎请她去救威远候夫人,无非就是想拉拢袁家,好为他日后上位铺垫。

  苏绾似笑非笑的望着萧擎,萧擎看不清她的神情,不过却从她幽暗的瞳眸中看出她的一丝不满。

  萧擎挑了长眉,温融的说道:“若是沈门主不高兴,这件事就算了。”

  苏绾则缓缓的说道:“今日我就卖惠王殿下一个面子,当然这不是给你面子,而是给绾绾面子,惠王殿下最好记下这份人情。”

  苏绾这样说,是为了加重自己在惠王心中的份量,这样一来,以后她若有事找惠王,他定然义不容辞的帮助她的。

  萧擎的脸色拢上润泽的神彩,他本来只是试试看,没想到竟然真的请动了沈乘风出手。

  这真是太好了,一直以来他都想拉拢袁家,可惜袁家一直以中立派自立,并不偏向任何一个皇子,不过各个皇子还是使足了力气的拉拢他们。

  但谁也没有得手。

  威远候袁苍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却极疼他的夫人,夫人出自吕阳林氏,吕阳林氏乃是有名的儒家大族,族中之人多是书香之弟,林氏出自于林氏大族,自然也是极有才气的,不但人长得美,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主要的连兵法也颇为精通,袁苍乃是武将,可惜却稍嫌鲁莽,自从娶了林氏后,林氏便手把手的教他兵法之道,排兵用阵之法,正因为有了林氏的扶助,所以袁苍才会成为位高权重的大将军。

  正因为这样,两个人极是恩爱,袁苍这么多年除了林氏一妻,再没有娶别的女子,林氏替他生了两儿一女,眼下长子已从军,次子和女儿留在京中陪林氏。

  一年前,林氏忽地生了病,请了很多大夫,都没有看好,袁苍听到爱妻生病,立刻向皇上请旨班师回朝,眼下正在京中陪着妻子。

  不过林氏的病并没有因为袁苍的回京便有所改变,这令得威远候袁苍很是焦虑,整个人都阴沉沉的。

  萧擎今晚过来之前,并没有想过请沈乘风出手救林氏,但就在先前,他忽地动了这个念头。

  他知道若是沈乘风真的治好了林氏,那么袁苍必然欠他一个大人情,至少他以后不会再站在他的对立面,这于他来说是好事。

  何况袁家并没有皇子傍身,他们最终肯定是选一个皇子傍身,那个人为什么不可以是他呢?

  萧擎正想得入神,苏绾暗沉的声音响起来:“不过即便我看在绾绾的面子上,答应帮惠王殿下一次,惠王殿下也要欠在下一次人情。”

  萧擎醒神,望向苏绾,苏绾指了指桌上的纸张,缓缓说道:“惠王殿下还是写下来吧,欠在下一次,日后不管我让惠王殿下做什么事,惠王殿下都要义无反顾的去做,若是惠王殿下不能答应,在下是不会去的。”

  萧擎微微的挑了眉,欠沈乘风一次人情,倒是没问题,可沈乘风说日后不管让他做什么事都要义无反顾的去做,如若那件事是让他杀人呢,难道他也要义无反顾的去杀,这个条件似乎有些苛刻了。

  “若是沈门主让我杀人呢,难道我也要义无反顾的去杀,或者杀的还是我不能杀的人,我也要杀吗?”

  苏绾轻笑:“那就是惠王殿下的事情了,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愿意还是不愿意,至于我让你去做什么,那就是我的事了,若是你不愿意大可以不张这个嘴。”

  她说完转身便欲走,说实在的,她并没有非救袁苍夫人不可的理由。

  救萧擎也是因为萧擎为人不错,对她还是可以的,她才会出手的,一般情况下,她是不会出手救人的,虐人倒还差不多。

  苏绾跳下了马车,正欲离开,身后马车里的萧擎却唤住了她:“等一下。”

  他说完,毫不犹豫的拿起了笔飞快的写了起来,然后递给苏绾:“给,这是本王的凭条,日后若是有谁拿着这个凭条,本王定会帮沈门主做一件事,不管这件事是什么事?”

  苏绾接过了手中的纸条看了看,玩味的笑道:“若是我让惠王殿下杀的人是皇上呢。”

  她说完转身便走,只留下身后呆了的惠王殿下。

  惠王萧擎一脸的惊骇,沈乘风不会真的让他去杀他的父皇吧。

  前面苏绾暗沉的笑声响起来,随之有话传进来:“惠王殿下想多了,我和皇上可没有仇,明晚你来接我吧,记着,不要有人跟着。”

  萧擎回过神来,竟发现自己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随之无奈的笑着摇头,为什么他觉得这沈乘风,某一方面跟绾绾竟然有些像呢,都有些古怪刁钻。

  萧擎正想着,暗处有手下迅速的闪身过来,紧张的开口:“王爷,你没事吧。”

  马车之中的萧擎眸色慢慢的暗沉了下去,唇角紧抿成一条线,现在他该回王府收拾那些隐藏在他身边的害虫了。

  “走吧,回惠王府。”

  “是,王爷。”侍卫应声跃上马车,一路打马离开了安国候府。

  安国候府内,苏绾灵活的一路直奔自己住的听竹轩,听竹轩内紫儿和云萝两个人睡得正香,一切都没有异状,苏绾松了一口气,当然她不是害怕紫儿和云萝醒过来,而是担心萧煌半夜三更脑抽中跑过来,不过好在一点事没有。

  苏绾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俐落的洗盥了一番便自上床睡觉。

  第二天天大亮,苏绾也没有起床的意思,昨天晚上她忙碌了半天,还是好好睡睡吧,何况眼下她起来也没什么事,现在她是傻子,不管是老祖宗那,还是广阳郡主面前,都不用立规矩,她倒是省心。

  不过苏绾并没有睡太久,门外,云萝急急的走了进来,飞快的开口:“小姐,你醒醒。”

  苏绾迷糊间睁开一条眼缝,望了云萝一眼,不满的嘟嚷:“有什么事吗?”

  她嘟嚷完又闭上眼睛了,十分的不高兴,这睡个觉都不安生,有什么事不能等她睡醒再说吗?

  云萝凑到她的身边小声的说道:“安平候府给滢雪小姐送了请贴。”

  这一回苏绾眼都没有睁:“送就送呗,有什么稀憾的。”

  “小姐你不知道,安平候府内有大长公主坐镇,那府邸可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进的。”

  苏绾睁开眼睛,一脸莫名其妙的望着云萝,反正现在她也被云萝给吵醒了,再睡也睡不着了,倒要听听这丫头吵醒她究竟为了什么。

  “所以呢?”

  “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叶廷前不久刚行了及冠礼,今日大长公主在安平候府举办了赏荷宴,宴请了京中不少的上流贵女,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大长公主这是想给孙子叶小候爷选媳妇呢。”

  云萝本也不知道这些,她是从府里的下人那里听到的,安国候府内眼下不少人在说这件事。

  本来安平候府的荷花宴,只会请苏明月一个人,可是这一次除了请苏明月外,还请了苏滢雪,满府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苏滢雪的身份虽然不算低,可倒底只是侍郎的女儿,安宁候府的小候爷乃是大长公主的孙子,怎么轮也轮不到苏滢雪去安宁候府参加这样的宴席。

  不过大长公主府偏就给苏滢雪发了请贴,所以众人才会议论这件事。

  床上苏绾蹙着眉,想了半天不理解云萝话里的意思。

  “堂姐前去安平候府不是很正举常吗,说不定大长公主喜欢她呢。”

  “小姐,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啊。”

  云萝泄气:“安平候府是皇亲国戚,小候爷身份尊贵,自然要选门当户对的贵女为妻的,怎么会请滢雪小姐呢,这事摆明了是靖王世子请的,那叶小候爷和靖王世子可是好朋友啊。”

  “小姐,你说靖王世子是不是真喜欢滢雪小姐,要不然说不过去啊。”

  女人天生有八卦精神,云萝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她话一落,苏绾便受惊了,盯着云萝:“你说叶小候爷和靖王世子是朋友。”

  “是的,上次二小姐在府里举办宴席的时候,我听到她们说的。”

  这些贵女在一起总是会偷偷的讨论男人,她自然听到了不少。

  所以今儿个满府下人在议论安平候府为什么给苏滢雪送请贴的时候,云萝已经很认真的想到一个问题,会不会是靖王世子让叶小候爷请的滢雪小姐,那靖王世子真的喜欢滢雪小姐吗?要不然为什么请她啊。

  云萝正想得入神,苏绾的脸色已经变了,她终于后知后觉的想到一件事,今日萧煌一定会出手收拾苏滢雪的,他开始动手了。

  虽然不知道他后面想做什么,但是她知道他的报复手段从今天开始了。

  不行不行,她要阻止这一切。

  苏绾想着望向云萝,沉声命令:“云萝,快,替我穿衣服。”

  云萝醒神,赶紧走过去,想到之前锦绣纺把小姐的衣服送了过来,飞快的说道:“小姐,今日锦绣坊把六套衣服送了过来,要不要奴婢把衣服拿进来让你挑选一下。”

  苏绾摇了摇头:“你随便拿一套进来。”

  她现在根本没心情去研究衣服,只想立刻赶到西府那边阻止苏滢雪。

  云萝没说什么,走到外间去挑选了一件淡紫色轻罗百合裙走进来,俐落的侍候苏绾穿上衣服,还别说衣服挺合身的,一穿上整个人立马变了一个样子似的,虽然依旧十分的瘦弱,不过却透出一股袅娜轻盈来。

  云萝伸手从梳妆台上取了一枚镶珍珠的银簪给苏绾戴上,整个人越发的娇俏水嫩起来,云萝忍不住赞叹:“小姐,你可真是不一样了。”

  苏绾摆了摆手:“走吧,去西府找滢雪堂姐去。”

  两个人往外走,紫儿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食盒,气鼓鼓的望着云萝,这傻丫头竟然总是指使她做这做那的,太可恨了,早晚有一天她逮到机会收拾她。

  紫儿心里想着,嘴里唤道:“小姐,吃早饭了。”

  苏绾摆手:“不吃了,我去西府一趟。”

  紫儿错愕,既然不吃叫她去大厨房拿什么饭,这不是耍她吗?太可恨了,一气把手里的食盒扔到地上,坐到一边去生闷气去了。

  苏绾和云萝并不知道这情况,两个人早一路直奔西府而去。

  不过进了西府并没有找到苏滢雪,因为苏滢雪在北边的荣福堂那边。

  苏绾又领了云萝前往荣福堂。

  荣福堂的婆子丫鬟倒没有为难苏绾,听说这位邪门得好,她们还是离得她远些吧。

  荣福堂内,传来了欢喜的说话声,热闹不已。

  苏绾人没有进去,便听到里面说的话了。

  “雪丫头,今儿个去安平候府,若是看到靖王世子一定要好好的表现,若是你能嫁给世子,也是替祖母脸上争光了。”

  这话是老夫人蓝氏说的,蓝氏的话一落,大夫人的声音响起来:“若是雪儿能嫁给靖王世子,我就是死也知足了。”

  大夫人话一落,苏滢雪娇羞的声音响起来:“娘。”

  房内一阵笑声,然后便有人禀报老太太苏绾过来了,老太太脸色微微有些恼,不过还是挥手吩咐丫鬟把苏绾带了进去。

  苏绾走进去,看到一屋子的人个个喜笑颜开,欢喜不已的神情,似乎苏滢雪马上就要嫁给了靖王世子萧煌一样,不过这些人中也有脸色不好的,那就是蓝家的小姐蓝珠,蓝珠满脸嫉恨的望着苏滢雪,看到苏绾进来,她便又嫉妒的望着苏绾,一张本来生得还算细致的脸,都有些扭曲了。

  她就想不明白了,这盛京城的男儿家,眼睛都瞎了不成,个个都抢着娶安国候府家的女儿。

  先是襄王殿下要娶苏绾这个傻子,然后是靖王世子要娶苏滢雪这个什么都不出色的女人,靖王世子啊,那可是传说中神一般的人物,听说他不但长得好,还手握西楚的重兵,连皇上都很宠爱他呢,他怎么就喜欢上苏滢雪了呢。

  蓝珠脸色有些扭曲,不过没人理会她,大家此刻都很高兴。

  最高兴的莫过于苏滢雪的娘亲,大夫人蓝氏,蓝氏早先听苏滢雪说了她是在苏绾的听竹轩里遇到的靖王世子,此时蓝氏看苏绾十分的顺眼,伸手便拉了苏绾过来:“绾姐儿,你过来了,大伯母正想让人唤你过来呢,想要什么东西和大伯母说,大伯母送给你。”

  蓝氏说完,上首的老夫人也说话了。

  “是啊,绾姐儿想要什么,和祖母说,祖母也送你。”

  一个个高兴得都有点语无伦次了,苏绾无语的望着屋里的所有人,最后望向了苏滢雪。

  苏滢雪本来长得秀丽的脸蛋,此时因为拢了丝丝红晕,越发显得动人,一双眼睛水光雾色,竟比从前好看几分,这样的她让苏绾一看,便知道她的这位堂姐真的动了心,一个女人若是真喜欢一个男人,一个小动作,一个小眼神都可以看得出来。

  苏绾的心有些沉重,怎么就演变成这样的局面了。

  苏滢雪虽然高兴,虽然娇羞,可还记得照顾苏绾,她看自个的母亲拉着苏绾,苏绾一脸不自在的样子,赶紧的伸手拉过苏绾:“娘,你别吓着绾绾。”

  大夫人不像往常那般不高兴,哈哈笑起来。

  “娘知道了,不吓她不吓她。”

  她说完望向上首的老夫人说道:“我们雪姐儿跟绾姐儿,那就是嫡亲的姐妹一样。”

  “这也是绾姐儿的福气。”

  一屋子的人笑了起来,苏绾却不理会别人,望向苏滢雪:“堂姐,我昨天晚上做恶梦了。”

  苏绾话落,屋里的人全都明白过来。

  原来是做恶梦了。

  一做恶梦便来找人,看来绾姐儿果然是小孩子心性,而且看上去她和雪姐儿关系真的挺好的。

  苏滢雪没理会别人,满脸担心的望着苏绾:“你和堂姐说说,你做什么恶梦了。”

  苏绾大声的说道:“堂姐,我梦到那个美人哥哥了,就是你们说的靖王世子。”

  屋里的人本来正笑着,一听到苏绾做梦梦到了靖王世子,有人脸色不太好看了。

  大夫人蓝氏蹙了眉,老夫人蹙了眉,这小丫头不会也喜欢上了靖王世子吧。

  这是不是太好笑了,一个小傻子还喜欢人家靖王世子,人靖王世子那是天上的龙凤,会喜欢这小傻子吗?

  大夫人张嘴便想劝苏绾,不过苏滢雪抢先开口了,她才不相信绾姐儿喜欢靖王世子,何况先前她说做恶梦了啊。

  “你做到什么了?”

  “我做到靖王世子对堂姐好凶,冷冷的瞪着堂姐,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吓人啊,绾绾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半夜吓醒了,想起昨天靖王世子就是那样凶的看着堂姐的。”

  苏绾由梦说到现实,就是告诉苏滢雪,告诉屋里的人,靖王世子萧煌对苏滢雪没有什么情义,若有情义怎么可能那么凶的对待她。

  果然苏绾的话落,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夫人蓝氏和老夫人一起望着苏滢雪。

  她们只听说靖王世子把玉佩送给了雪丫头,倒没到她说的别的,此时一听苏绾说到靖王世子对滢雪很凶,不由得奇怪了。

  大夫人飞快的问道:“雪丫头,这是怎么回事?”

  苏滢雪的不由得急了,望向苏绾说道:“绾绾,你不要乱说。”

  她说完望向自个的娘亲:“娘,你别听绾绾乱说,她什么都不懂,靖王世子没有对我很凶,他就是那样的人,难道娘亲不知道吗?”

  苏滢雪说完后,一侧的琴儿也飞快的点头:“是的,靖王世子并没有对我们家小姐很凶,他就是那样冷的人,不过最后他把玉佩送给了我们家小姐,你想啊,若是他对小姐没意思,为什么把玉佩送给小姐啊。”

  琴儿说完,屋子里老夫人率先开了口:“看来真是绾姐儿胡说了,她能懂什么凶不凶的,左不过靖王世子脸色有些冷罢了,可他就是那样的人,即便喜欢雪丫头,也不可能改了自己的脾性。”

  老夫人说完,大夫人也点了头:“嗯嗯,一定是这样的,男人送玉佩给女孩家,本来就给的定情之物,按理这种私下相授的东西不该接受,可谁叫那人是靖王世子呢。”

  大夫人说完又开心的笑了起来,屋子里再次的热闹了起来,大房那边的姨娘庶妹赶紧的向大夫人和老夫人道喜。

  苏绾望了望眼面前的一切,还想再说,却被苏滢雪拉到一边去说话了,苏滢雪认真的望着苏绾:“绾绾,你不要乱说话,你再这样,堂姐要生气了。”

  苏滢雪是真的有点生气了,绾绾也太不懂事了,怎么能这样胡言乱语呢,本来大家正高兴,她这么一闹,大家都不开心了。

  她往常对她那么好,她也不知道替她高兴高兴。

  苏绾无语的望着苏滢雪,真想甩手走人,事实上若不是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人是她,她真想甩手不管,即便苏滢雪对她好,她也不管了,她就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这次已经一再的插手了,这本不是她的性格。

  可是现在她明知道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是自己,她又岂能无动于衷,可是现在她说什么苏滢雪都不听,这可怎么办?

  苏绾想来想去,最后望着苏滢雪,嘟着嘴巴说道:“堂姐,绾绾知道错了,下次我再也不敢了,那她们说你今天要出去玩,你能带我去吗?”

  苏绾话落,那本来笑得开心的大夫人蓝氏就不赞同了,飞快的开口说道:“那怎么行?不行不行,安平候府是什么地方,岂是随便什么人都去的,安平候府的老祖宗,可是大长公主,那可是皇上的亲姑姑,若是你去了,她不高兴了,连累你雪姐姐怎么办?”

  大夫人一说话,老夫人也严肃的点头:“绾姐儿,不许胡闹。”

  苏绾却不理会大夫人和老夫人,伸手拽住苏滢雪的衣袖:“堂姐,人家想去,我想去找大哥哥玩,还有我家小相公一定也会去的,对了,美人哥哥也会去对不对,他以前对绾绾可好了。”

  苏绾一说,苏滢雪想到一件事,靖王世子萧煌曾替绾绾付过两万五千两的银票,帮她买了一套玉雪银芒。

  这样看来,靖王世子对绾绾是不一样的,她带着绾绾说不定对她有帮助,如此一想,苏滢雪答应了:“好,我带你去。”

  “这怎么行?”

  大夫人和老夫人不同意,苏滢雪望向她们:“娘,祖母,靖王世子对绾绾是不一样的。”

  她一说,大夫人和老夫人也想到了靖王世子所做过的事情,两个人同时的了然,带上绾姐儿说不定有用处,逐脸上神色好看得多。

  大夫人叮咛苏绾:“绾姐儿,若是看到靖王世子,你要帮你雪姐姐多说好话知道吗?要说你雪姐姐心地善良,对人很好,而且琴棋书画,女红什么的都会,记住大伯母的话没有。”

  大夫人说完,老夫人也点头:“对,对,就这样说,等你雪姐姐嫁给靖王世子后,你要什么,祖母都送给你。”

  苏绾眼里满是暗芒,嘴角勾出嘲弄的笑容,不知所谓。

  人贫贱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量力,靖王世子那样的人,岂是寻常人可以匹配的,她们这样想根本是异想天开,说实在的,苏滢雪若是真遭到萧煌的报复,有一部分原因肯定是这老太太和大夫人造成的,若是她们认清现实,和苏滢雪说两个人不般配,说不定苏滢雪能醒悟过来,从而避开萧煌的报复,可现在她们偏偏个个都异想天开。

  自己说的话,谁也不相信。

  苏绾心内冷哼,脸上并没有什么神色,大夫人和老夫人还想再说,门外有丫鬟奔进来禀报:“老夫人,候夫人派了人过来通知滢雪小姐前往安平候府,若是再不去就晚了。”

  赏荷宴是中午,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安平候府在南城,离得安国候府有些距离,待到赶到那里,时间也差不多了。

  大夫人和老夫人立刻眉开颜笑的应了,然后望向苏滢雪,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对于苏滢雪今日的精心打扮,还是很满意的,今天苏滢雪穿了一袭金丝白纹昙花雨丝绵裙,白色金纹的腰带,腰间垂吊着一个淡米分的荷包,荷包里装着的正是靖王世子送给她的那块玉佩。

  苏滢雪本来人长得就不错,秀丽清逸,再加上精心打扮,此时的她确也有几分动人之处,大夫人和老夫人越看越欢喜,只觉得自家的女孩儿就是国色天香的仙女,靖王世子一定会喜欢她的,说不定很快就派人来提亲了。

  大夫人满目慈爱的望着自个的女儿:“雪姐儿,开心点,你是最漂亮的。”

  苏滢雪的心里又多了几分信心,伸手拉着苏绾和老夫人道了安,然后两个人走了出去,一路往安国候府的大门外走去。

  安国候府的大门前停着两辆马车,前面一辆马车十分的豪华精致,正是广阳郡主的坐驾,此时广阳郡主和苏明月正坐在马车里说话。

  苏明月一脸愤怒的望着自个的母亲:“娘,你说这事究竟是真的假的啊,靖王世子怎么会喜欢上苏滢雪那个贱人?”

  苏明月越想越不甘心,苏滢雪长得又不漂亮,又没什么能力,最重要的还只是一个小小侍郎的女儿,她凭什么嫁给靖王世子那样出色的人啊。

  广阳郡主望向自个的女儿,微微挑起眉:“明月,你喜欢靖王世子?”

  苏明月一愣,随之摇头:“我没有喜欢他。”

  她看到靖王世子有些害怕,那个人太阴骜了,有时候她看到他,甚至于觉得这人骨子里根本就是地狱里窜起来的恶鬼,实在是太阴沉了。

  不过虽然她不想嫁靖王世子,却没办法否认他的优秀,那样的人要嫁也是她嫁,怎么可能轮到苏滢雪。

  “娘,虽然我不喜欢他,可是也不想看到苏滢雪嫁,娘你也不想吧,你想若是苏滢雪真的嫁给了靖王世子萧煌,那西府的势力立马提升了起来,以后她们只怕更是处处找你的麻烦了。”

  广阳郡主听了苏明月的话,直接的冷哼:“她们也配。”

  她说完望向苏明月:“明月,其实娘亲倒是认为靖王世子不错,人长得极出色,而且手握西楚的重兵,若是明月你能让他喜欢你,嫁给他也不错。”

  广阳郡主话一落,苏明月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她本就害怕萧煌,娘亲还让她嫁给萧煌,这是要她的命啊。

  不过广阳郡主并不知道苏明月心中所想的事情,她依旧认真的说道;“你不是不喜欢苏滢雪嫁给靖王世子吗,那你就把靖王世子从她的手里抢过来,这样也证明你的魅力比她大。”

  苏明月听了自个娘亲的话,不由得心动了一下,虽然她不敢嫁靖王世子,可不代表不能抢啊,对,今天的赏荷宴,她一定要把靖王世子从苏滢雪的身上抢过来。

  苏明月想到这个笑了起来,马车外面有丫鬟的响声起:“夫人,你快看。”

  广阳郡主脸色不好看的掀起车帘,冷喝出声:“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

  不过她掀帘后,脸色更不好看了,因为她看到从门口走出来的不仅仅是苏滢雪,竟然还有苏绾那个小贱人。

  这个小贱人去做什么,不嫌丢安国候府的脸面吗?

  此时苏滢雪已经领着苏绾走了过来,恭敬的唤道:“三婶。”

  广阳郡主没说话,苏明月倒是冷沉的出声:“苏滢雪,你带她做什么。”

  “绾绾要跟我去安平候府。”

  苏明月冷讽的一笑:“那是她想去就去的地方吗/苏滢雪你脑子没病吧,那安平候府可是皇亲国戚的地方,你带她去不是让我们安国候府被人笑话吗?”

  苏滢雪脸色一暗,手指紧握起来,她身侧的苏绾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为什么不能去,我去找大哥哥玩,难道不行啊。”

  她一提惠王萧擎,广阳郡主和苏明月没办法阻止了,因为若是她们不带苏绾过去,到时候她到惠王殿下面前告状,说她们欺负她,惠王真有可能会发火。

  广阳郡主脸色说不出的暗沉,猛的一摔帘子:“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真是多事。”

  马车往前面驶去,马车里,苏明月气得发火:“这两个贱人,真是怎么看怎么讨厌,尤其是苏绾这个小贱人,竟然害我出了那样大的丑。”

  虽然母亲下令府里的人禁口,不准说她又笑又脱衣服的事情,可是苏明月还是生气火大,她一直想找机会收拾苏绾,可母亲总不准。

  不行不行,她忍不下去了。

  苏明月忽地朝着外面的马车叫道:“停车,停下来。”

  外面的马车应声而停,广阳郡主一脸错愕的望着女儿:“明月怎么了?”

  “我要带五妹妹一起去。”

  苏明月认真的说道。广阳郡主一听这个女儿的话,微微挑眉:“明月,你想做什么?”

  “我要教训教训那个小贱人,要不然我会憋死,今天我定然要好好的收拾她一顿,一个傻子竟然欺到我的头上来了。”

  广阳郡主望着女儿,还真怕她憋出病来,想了想唤了外面坐着的丫鬟:“去把五小姐唤来。”

  “是的夫人。”

  小丫鬟自去唤人,苏明月总算高兴的笑了,眼神阴骜至极,就在此时,安国候府的另外一辆马车驶了过来,马车夫欲停住,广阳郡主挥手吩咐:“你们先走吧。”

  马车夫应声,一路前往安平候府而去,马车里坐着的苏滢雪满脸不解的开口:“三婶怎么不走了?”

  苏绾微微的挑眉,嘴角勾出冷笑,不用想也知道这两母女又鼓捣什么算计人的事情了,而且算计的对象该是她才是,要不然为什么本来都走了的马车,忽地又停了下来。

  苏滢雪的注意力很快就不在广阳郡主的身上,而是在苏绾的身上,她生怕苏绾去安平候府惹出什么事来,所以一遍遍的叮咛苏绾。

  “绾绾,你记着,千万要小心些,今日安平候府的赏荷宴上,会有很多盛京的上流贵女,那些人可都不是好招惹的。”

  安平候府乃是大长公主的夫家,大长公主是皇帝的亲姑姑,可想而知,今日的赏荷宴,只怕连宫里的那些金枝玉叶都会过来,所以今儿个算是真正的上流贵女集中地,像苏滢雪这样的侍郎千金,都不太够瞧,何况是苏绾这样的庶女,所以苏滢雪才会担心的叮咛。

  苏绾难得的点头:“堂姐,我知道了。”

  安平候府赏荷宴,设在安平候府的清荷榭内,整座院子全是水榭之地,有一半地方用来建了水上小院,另外一半地方种了满池的荷花,此时湖中除了荷花,还有几艘画舫靠岸停靠着,画舫上不时的有欢声笑语的响起来,显然是有人在画舫上说话。

  除了画舫外,岸边也有不少人,三个一群,五个一党,或说话,或下棋,或在岸边采荷,十分的热闹。

  苏绾和苏滢雪等人到的时候,别人根本没有注意,因为她们两个太普通了,何况别人也不认识她们,所以根本不理会。

  要知道这些社交圈子有特定的模式,若是你不够份量,别人是不屑理会你的。

  广阳郡主和苏明月二人经常参加这样的社交圈子,所以一来便自有人招待了过去,很快和别人打成了一圈,反观苏滢雪和苏绾,好像被孤立了一般,没人理会她们。

  苏滢雪往常也没有少参加社交圈子,只是她参加的多是一些二三流的社交圈,像这种上流社会的社交圈,很少参加,所以在这里,她几乎一个熟悉的朋友都没看到。

  四周已有人指指点点的小声议论起来,大致是问身边的人,她们是谁?然后有人认出了苏滢雪,必竟苏滢雪也是侍郎家的女儿,不过今儿个这样的场合,一个侍郎家的女儿怎么会出现呢?不少人满脸奇怪的问身边的人,就差当面问苏滢雪,她有什么资格来参加这样的赏荷宴。

  苏滢雪心里十分的难过,脸上却极力维持着镇定,就在这时候,她感受到某处有一道视线射了过来,她飞快的抬头望过去,便看到不远处有两个人正在下棋,那下棋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靖王世子萧煌和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叶廷。

  萧煌看到苏滢雪,周身拢上了狂风暴雨,脸色难看至极,不过看到苏滢雪望过来,他的唇角忽尔浅浅一笑,朝着苏滢雪微微的点了点头,苏滢雪本来受人冷落,此时一看到萧煌面容温润,浅笑盈盈的朝着自己的点头,不由得心里高兴至极,说不出的激动。

  看来靖王世子是真的喜欢她,他这样冷心冷情的人,竟然如此温润的对待她,这不是对她有意又是什么?

  这一刻苏滢雪的心如小鹿似的乱跳,心中说不出的得意,哼,你们不理会我又怎么样,靖王世子却是在意我的,你们身份再高贵又怎么样,靖王世子还不是不喜欢你们,他看中的人是我。

  苏滢雪脚步轻快的直往萧煌的面前走去,身后的苏绾正四处打量着,并没有在意苏滢雪的心里状态,也没有看到萧煌和叶小候爷在下棋,待到她发现苏滢雪飞快的往某处走去时,她才回过神来,一抬头便看到萧煌正似笑非笑的望着苏滢雪,那眸底说不出的阴冷嗜血。

  只一眼苏绾便知道,萧煌的报复开始了,而苏滢雪竟然傻傻的不自知:“堂姐,回来。”

  可惜苏滢雪不理会她,她此刻就好像完全的被魅惑了一般,一路直走到萧煌的面前,满脸羞涩的向萧煌打招呼:“臣女苏滢雪见过靖王世子。”

  萧煌抬眸,眸中流动着嗜寒的冷意,慢条斯理的开口:“有事吗?”

  苏滢雪一时间怔住,先前萧煌明明对她满脸温柔笑意的,现在怎么又这么冷。

  苏滢雪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满脸的不自在,手脚都没处放了,心中又急又气,脸颊上很快布满了红晕,叶小候爷叶廷爽朗的声音响起来:“苏小姐莫不是喜欢靖王世子,特地跑过来打算表白的?”

  叶小候爷的话就像一声惊雷,在半空炸开了花,本来苏滢雪跑去和萧煌打招呼的时候,不少人便停住了说话盯住她。

  眼下京城多少贵女都盯着萧煌,他就像众人面前的一块大肥肉,人人都想嫁给他,可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可是眼下是什么情况,一个小小的侍郎家的小姐竟然这样没脸没皮的跑到萧煌的面前去说喜欢他,她算个什么东西,萧煌怎么着也轮不到她喜欢吧,不自量力。

  一时间,四周仿佛炸开了锅一般的叫了起来。

  “真是不要脸,竟然宵想靖王世子,她算个什么东西啊。”

  “是啊,花痴女,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就这么跑到靖王世子面前欲表白。”

  “她脑子一定有问题,靖王世子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她算哪一根葱啊。”

  “没想到苏家有个傻子,现在又出来一个花痴女,真是让人恶心。”

  四周嘲讽的话如热浪一般的向着苏滢雪扑面而来,苏滢雪完全的被击中了,她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往下滑落,手脚发软,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明明是萧煌送玉佩给她的,明明是他朝她笑的,看他那样风霁雪月的样子,她不由自主的心动了,所以才会跑去打招呼的,可是现在她怎么成花痴女了。

  苏滢雪只觉得天眩地转,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可是耳边的讥讽嘲笑声一浪一浪的扑过来。

  “这女人太不要脸了,竟然跑去向靖王世子表白,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萧世子是她能配上的吗,不自量力。”

  “听说十七岁还没有嫁出去,也许着急了,脑子不太好使了。”

  ------题外话------

  可怜的苏滢雪,中了萧煌的算计了…。<!--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50章 萧煌的报复 花痴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