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巧遇宁王 苏绾梦游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花厅里苏绾一脸苦恼的望着上首的叶廷说道:“其实那玉佩是我拿的。”

  她一说完,花厅里的人刷的一下全都望向了苏绾,苏绾委屈的说道:“我看你们之前欺负我堂姐,所以就拿了世子的玉佩。”

  花厅里的议论声一下子响起来,个个嘀咕着这件事,原来不是侍郎家的小姐拿的,是这傻子拿来,就说嘛,苏滢雪再不济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原来这偷玉佩的另有其人。

  不过这一回靖王世子会不会生气发火,他明明对这苏家的傻子极好,可是到头来,这傻子竟然偷了他的玉佩。

  所有人都望向了上首的萧煌,萧煌深邃幽暗的眸光落到了苏绾的身上,眼睛微微的眯起来。

  这玉佩是怎么回事,他是知道的,可是璨璨怎么会替苏滢雪顶罪,她顶罪倒也说得过去,可是为什么他感觉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绝不像是一个傻子行为?

  萧煌的心里升起浓浓的疑云。

  下首苏绾一看萧煌的神色,就知道他起了疑心,必竟那玉佩是怎么回事,她知道,他也是知道的。

  她这样的行径,分明是帮助苏滢雪顶罪的,当然她仗的是她的傻子身份,她一个傻子就算偷拿了萧煌的玉佩,也没什么,因为她本来脑子就不好,别人议论两句,也不会多说什么,但若是这玉佩是苏滢雪偷的,那么苏滢雪以后就不要做人了。

  但她这样出来替苏滢雪洗刷罪名,很容易露出破绽,不过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苏绾想着,忽地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呜呜,你们都是坏人,你们是一群大坏蛋,欺负我,欺负我堂姐。”

  花厅里,不少人吓了一跳,这傻子怎么说哭就哭啊。

  襄王殿下终于难得的出了声:“靖王世子,绾绾只是一个脑子不清爽的,她拿玉佩很可能就是觉得好玩而已。”

  萧磊一说完,苏绾便翻白眼了,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脑子不清爽,这不就是说她是傻子吗?她真想扇这男人的耳光,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叫人生气,这样的人还是她的未婚夫,去死好了。

  苏绾在心里冷哼之后,直接的把矛头掉转向襄王:“你才是脑子不清爽呢,呜呜,你是我的小相公,你不帮我还说我脑子不清爽,我不喜欢你了,以后别想我嫁给你,求我我也不嫁。呜呜。”

  苏绾哭得很伤心,不过脸上一滴眼泪没有倒是真的。

  不过她的话倒是很成功的挑起了众人的注意力,大家一起望向襄王萧磊,只见萧磊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真想扇自己的嘴巴,叫你没事多嘴,这女人就不能理,一理就让人生气,听听,什么叫求她她也不嫁给他,呸,一个傻子还指着他求她嫁,去死好了。

  襄王心中怨气冲天,四周不少人看他,个个脸上含着笑意,襄王真想站起身大声的怒吼:“谁他妈的想娶你了,你去死好了。”

  可是想来想去,最后他只能黑着一张脸冷瞪着苏绾,终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下不少人暗笑起来。

  上首的位置上,叶廷叶小候爷望着下首哭得伤心的苏绾,本来以为玉佩是苏滢雪偷的,没想到最后却成了苏家这位大小姐拿的了,这叫什么事啊。

  “苏绾,你说你拿的玉佩,玉佩怎么在苏滢雪的荷包里啊?”

  苏绾又哭着说道:“我身上没有荷包,便放在堂姐的荷包里了。”

  叶廷没话说了,掉首望向萧煌:“你看这事如何处理?”

  这下所有人都望向了萧煌,萧煌眸光幽幽的盯着苏绾,最后缓缓的开口:“既然璨璨喜欢这玉佩,那就送给你了。”

  萧煌身后的手下虞歌上前一步把世子爷手里的玉佩取了,送到了苏绾的面前:“这是我家世子爷送你的。”

  苏绾真想拿了玉佩对着那家伙的脸砸过去,不过想想还是忍了,今儿个苏滢雪已经够倒霉的了,就不要再节外生枝了,想着一边收玉佩,一边抹眼泪说道:“既然你送给我了,那就不关我堂姐的事了吧。”

  萧煌冷漠的望了苏滢雪一眼,便想到苏滢雪对他所做的事情,眼神陡的凌厉,嘴角勾出嗜寒的笑意,她对他做出那样的事情,指望他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她,怎么可能。

  不过眼下璨璨在这里,他若再想做什么,恐怕不可能,所以今日之事,到此作罢吧,总之他有的是机会收拾这女人。

  萧煌挥了挥手:“好了,都散了吧。”

  一言落他优雅从容的起身,身侧的叶廷叶小候爷也随着他起身招呼起客人:“好了,这事到此为止吧,眼看着天色不早了,大家还是赶快去入席吧。”

  花厅里众人纷纷起身,不过对于萧煌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苏绾的事情,女宾里面的小姐,很多都气恨得牙痒痒的,实在是搞不懂靖王世子为什么对这傻子这么的好,这份爱护几乎都快赶上了他的妹妹云梦郡主。

  可即便这些人想不通,也不敢多说什么,当然更不敢去招惹苏绾,必竟她有这靖王世子护着,还有一个惠王殿下护着,她们可不敢对这傻子像对待苏滢雪一般。

  因着苏家的人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广阳郡主和苏明月也觉得甚是丢脸,再也没有办法留了下来,所以广阳郡主领着苏明月走过来望了苏滢雪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们回去吧。”

  苏绾赶紧的扶起苏滢雪,此刻的苏滢雪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整个都焉焉的,意识也昏昏沉沉的,任凭苏绾和琴儿扶着她,一路往外走去。

  一行人再没有来时的意气风发,甚是狼狈,就连广阳郡主都脸色挂不住,难看得很,待到出了安平候府的大门,那被安平候府拉下去惩罚的苏瑶,直接被打成一个血人,还被人家狠狠的给扔了出来,一点也不客气。

  这下广阳郡主的脸色黑得像锅底似的,狠狠的瞪了苏滢雪一眼,然后又望向那看上去好像一点气都没有了的苏瑶,沉沉的下命令:“回去。”

  她率先上了马车回安国候府,至于苏瑶,广阳郡主则命令下人,赶紧的去另调一辆马车把那那被打得半死的人带回去。

  苏绾望了一眼那上了马车的母女俩,然后扶了苏滢雪上马车,至于苏瑶,她都懒得看一眼,自作孽不可活,活该。

  马车缓缓的行驶,一路离开了安平候府。

  这一回大家算是丢脸丢到家了。

  马车里,苏滢雪依旧神魂不归位的样子,整个人抖簌个不停,苏绾看了倒起了几分心疼,伸手抱住苏滢雪,温声劝道:“堂姐,没事了,不会再有事了,你放心吧。”

  这话说得倒底没底,因为以她对萧煌的了解,今日他虽然善罢干休,但是后面他一定还会出手的。

  不过她不能再让苏滢雪承担他的怒气了,所以眼下她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恢复过来,若是她恢复过来,是一个好人,那么她说的话做的事情便要有用得多,何况今日安平候府内发生的事情,足以让萧擎意识到她不傻,萧煌只怕也怀疑起她来了,所以她不能再装了。

  苏绾下定了决心后,不再多想。

  她怀里的苏滢雪忽地发起狂来,她一把推开苏绾,尖锐的叫道:“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是,我是痴心枉想了,以为他喜欢我了,难道就这样,他就要毁掉我吗?他怎么可以如此残忍?”

  苏滢雪此刻说不出的痛苦,心中真正是又爱又恨,即便萧煌对她做出了那样残忍的事情,她的心底还是喜欢他的,脑海里依旧有他的容貌,这才是让她崩溃的原因,那样一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她为什么还要心心念念的想着,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啊。

  她控制不住。

  苏滢雪哭了起来,然后想到什么似的,陡的朝着苏绾身上扒拉:“玉佩呢,那东西是不详的,它是个恶东西,扔了,赶紧的扔掉。”

  苏滢雪从苏绾的袖中扒拉出萧煌送给苏绾的那枚玉佩,直接的朝着马车外面扔了出去,啪的一声,玉佩碎裂了,苏绾掀帘往外张望,看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回首望向苏滢雪说道:“好了,堂姐,这下没事了,什么事都没有了。”

  苏滢雪哇的一声大哭,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可是她哭了一会儿,想到了萧煌对苏绾的不一样,不由得止住了哭声,抬首盯着苏绾:“为什么,他为什么对你不一样,他对我那么残忍,为什么对你却那么的好,你明明是个傻子啊。”

  苏绾怔住了,她没想到苏滢雪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一瞬间,苏绾有些恍神,也许在苏滢雪心里,前身就是一个小傻子,她做了那么多,就是对一个弱者的同情,根本不是什么姐妹情深,这就好像所有人都会同情弱者,却又深恶痛绝强者一样,这些都是人的劣根性。

  苏滢雪不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刺激了苏绾,偏还在那里自言自语道:“难道他喜欢傻子,不喜欢正常人。”

  苏绾的脸色黑了,云萝的脸色也难看了,这个滢雪小姐真是不知好歹,自家的小姐为了帮她,宁愿担着贼的名声,而她呢,竟然直接说自家的小姐是傻子,往常她对小姐那么好,难道全是装的。

  苏滢雪的丫鬟琴儿,本来正捂住脸,痛得难受,今儿个她也被打得不轻,身上多处受了伤,可是现在她听到自家小姐说的话,实在听不下去了,赶紧的唤道:“小姐。”

  苏滢雪听到她一叫,醒神一些,抬首便看到苏绾眸光幽幽的望着她,云萝一脸怒火的望着她。

  她立刻想到自己之前说的话,一时倒愣住了,然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绾绾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胡言乱语,你不要当真。”

  可惜苏绾的心里十分的别扭,不过看苏滢雪大哭大闹的,逐压下心里的别扭,耐住性子劝她:“堂姐,没事了。”

  可是苏滢雪现在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虽然她只是侍郎家的女儿,可倒底算得上盛京的名门闺秀,可经过今儿个这一出,她成了京城中那些女人口中的花痴女,以后她还怎么嫁人,本来她还指望自己嫁个好人家,帮衬着自已的父兄,可是现在还有什么,而且想到今儿个自己过来时,祖母和母亲脸上笑成花的样子,若是知道她不但没能够让靖王世子喜欢上,还丢了她们的脸,可想而知她们会是多么的失望。

  苏滢雪一想到这些,直接的不知道如何面对了,她陡的抓狂的叫起来:“我不活了。”

  整个人像箭般的往马车外面冲去,马加本来在急速的行驶着,她这么一冲,前面驾车的马车夫一时驾驭不住马,使得马车完全的失了控,直直的往对街行驶而来的马车上撞去。

  而马车里的苏绾赶紧的冲过去抓住苏滢雪,虽然她不喜苏滢雪先前说的话,可倒底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寻死啊,所以苏绾死命的抓住她,然后把她给拖了回来,这一回不但是苏绾脸色难看,连云萝脸色也难看起来。

  这滢雪小姐真是够了,又哭又闹的像个泼妇似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以后再想办法挽回才是,她这么又哭又闹的算哪一个。

  琴儿看自家小姐要寻死,早吓白了一张脸,要知道小姐若是死了,她也活不成了啊,她吓得哇哇的哭:“小姐,你不要死,你不要吓奴婢,你死了奴婢也没办法活了。”

  马车里闹成一团,外面的马车夫脸色早白了,使劲的拉住失了控制的马,可惜那马完全的不受控制,直直的对着对面的马车撞了过去。

  对面一辆豪华马车徐徐的行驶过来。后面有数匹轻骑一路护卫着,眼看到有马车要撞上他们主子的车驾,数人脸色难看起来,两匹轻骑打马便上,拦在了前头,其中一人冷喝着怒指向苏绾她们这辆马车:“站住,什么人竟然胆敢惊了我们王爷的车驾,真是好大的胆子?”

  可惜苏绾这辆马车上的车夫根本控制不住马,骏马发躁狂奔,直往对面闯去。

  那马上之人,身形一纵,如离弦的箭一般闪身便跃了过来,当头一拍马头,然后一个侧翻身抬脚把马车夫踢下了马车,自已一伸手拉住了马缰,陡的一运力,马头被他以内力硬生生的控制住了,骏马嘶鸣不已,两辆马车终于相安无事了。

  两侧街道上的人,个个拍手鼓起掌来,好险啊,差点就撞上了,若是撞上,只怕双双的伤亡不会轻。

  而马车上苏绾等人直撞得眼冒金星,好不容易待到骏马被控制住了,便听到外面有冷喝声响起来:“你们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冲撞我们家王爷的座驾?”

  苏绾挑了挑眉,王爷?哪一位,眼下她认识的王爷有惠王,襄王还有庆王,不知道这是其中的哪一个?

  苏绾掀帘往外张望,恰好对面马车之上也有人轻掀车帘,未见神容,便先看到阳光之下一只白晰得几近透明的修长手指,那手不但修长而且节节分明,看上去说不出的优雅,很适合弹钢琴的一种手。

  苏绾正想着,对面的车帘徐徐的掀了开来,车帘之后露出一个飘逸出尘的男子来,男子身着一袭玄色衣衫,衣襟和衣摆皆用银丝勾勒出海水纹的波浪,那银丝泛着银色的光辉,映衬得他的面容宛若冠玉,远山似的长眉,一双漆黑的瞳眸散发出琉璃一般明澈的色泽,唇角勾出似笑非笑,那随意恬然的神容,说不出的飘逸魅惑。

  看到他的第一眼,苏绾忍不住怔愣住了,因为她忽地从这人身上感觉出一些熟悉感,可是仔细的望去,却又觉得陌生,不管是前世的自己还是今生的前身,都应该没有见过对面的男人才是,可是这份熟悉感却是从何而来的。

  苏绾忍不住困惑,对面的男人一双琉璃般澄明的瞳眸恰在这时眯了起来,随着他这不经意的小小举动,整个人越发显得飘逸华美,他双眸紧盯着苏绾,好半天一眨没有眨。

  不说苏绾对他有熟悉感,就是他自己也觉得这姑娘好生面熟,可是仔细的看,却又未曾见过,这是怎么回事?

  街道上,两辆马车一动不动的停靠着,马车上的两个人就这么大刺刺的互相打量着,直到有人沉声开口:“王爷,这人竟然胆敢冲撞王爷的车驾,该如何处罚?”

  苏绾一听,立刻收回眸光,飞快的开口:“我们也不是有意的啊,是马儿不听话,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苏绾的话落,对面飘逸出尘的华贵男子,忽地开口:“罢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你这样大惊小怪做什么,又没有伤到人。”

  “可是王爷?”

  马车前的手下还想说话,却见马车上主子已经淡淡的挥了挥手,他不敢再多说什么,瞪了苏绾等人一眼,算她们运气好,冲撞了王爷的座驾,竟然什么事都没有,哼,日后最好不要撞到他们手里。

  “走。”

  那侍卫一挥手,驾车的侍卫赶紧的打马离开,马车里坐着的男子兀自眸光幽幽的望着苏绾,直到马车与苏绾她们的马车插身而过,他才徐徐的放下了车帘。

  待到那些人离开,街道边的人群立刻像炸开了锅似的议论起来。

  “刚才这人是谁,生得好俊啊,怎么从来没有见到过啊。”

  “你没听到他手下说他是王爷吗?”

  “难道是七皇子宁王?”

  有人惊呼出声,七皇子宁王,名萧烨,母妃乃是宫中的武贤妃,武贤妃身子一向不大好,然后生了七皇子宁王,宁王生下来身子骨便较弱,后来武贤妃请了皇上的旨意,把七皇子宁王送往紫灵山静养,听说紫灵山一年四季春暖花开,最是适合人静养,所以宁王一直待在紫灵山,很少返京,没想到这一回竟然回京了。

  安国候府的马车上,苏绾微微的蹙眉,心中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她会对这个七皇子宁王有一丝熟悉感呢,从前她没有见过他呀,心里正想着,忽地听到身后马车里琴儿的惊呼声响起。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

  苏绾一惊回头望去,便看到苏滢雪终于承受不住连番的刺激昏迷了过去,苏绾望了望苏滢雪,望着琴儿说道:“就让她静一会儿吧。”

  她若醒过来,只怕又要闹,先暂时的让她休息一会儿吧。

  安国候府荣福堂内,老夫人和大夫人还在兴奋的等着消息,自从苏滢雪和苏绾等人去参加赏荷宴,她们就一直激动的在等消息,可是等来的不是靖王世子求娶苏滢雪的消息,反而是苏滢雪被戏弄被污陷的事情,不但如此,苏滢雪还因此事刺激而昏迷了过去,更甚至于安国候府五小姐苏瑶竟然直接的被打贱废了。

  荣福堂瞬间喜悦皆无,一片慌乱,苏绾便在这忙碌中悄悄的退了出来,一路出荣福堂,回自个住的地方去了,云萝跟在她身后,不满的说道:“小姐,以前我一直很感动滢雪小姐对小姐那么好,可是谁会想到,她今天竟然会说那样的话。”

  直接当面说小姐是傻子,这是因为眼下小姐好了的原因,若是小姐以前没好,是完全听不得别人说自己傻的。

  “好了,别说她了。”

  苏绾眼下心烦的事情多着呢,首先现在萧擎已经知道她不傻的事了,萧煌也怀疑她了,而且不少人盯上了她,所以她必须尽快好起来。

  苏绾一边想一边领着云萝前往听竹轩,可是她们两个刚走到听竹轩便被人拦住去路。

  这来的人是五小姐苏瑶的娘亲秋姨娘,秋姨娘从苏明月那里知道苏瑶之所以被人打得只剩下一口气,完全是因为苏绾的原因,秋姨娘看到自个的女儿变成这样,心如刀绞,所以立刻像疯子似的领着人过来找苏绾拼命。

  她一看到苏绾便尖叫着冲过来:“苏绾,我要和你拼命,你竟然害得我女儿被打得半死,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苏绾一看秋姨娘冲过来,立刻往旁边一让,秋姨娘扑了个空,狠狠的摔到了地上,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

  她一看撞不到苏绾,不由得坐在地上撒泼大骂起来:“苏小贱人,你个丧门星,你个灾星,你个鬼上身的,你怎么不去死,为什么是别人倒霉啊,为什么我女儿被打得半死,你却什么事都没有啊。”

  四周很多人跑来看热闹,不过并没有人过来拦阻秋姨娘。

  苏绾冷笑着望向秋姨娘,然后朝身后的暗处望了一下,那隐身在暗处的晏歌,身形一动,闪身便出来了,抬手便朝秋姨娘的脸上扇去。

  她可是奉了世子爷的命令护着苏小姐的,这女人胆敢骂苏小姐,分明是找死。

  啪啪啪,晏歌下手绝对不留情,眨眼的功夫便几大耳光抽了下去,直打得秋姨娘眼冒金星,口角流血,苏绾好像没看到似的,径直领着云萝走了过去,不过她并没有走出几步,便听到四周一片恭敬的声音响起来:“见过夫人。”

  广阳郡主身为安国候府的夫人,听人禀报这边的事情,便赶了过来,而且先前秋姨娘过来闹事,她也是知道的,不过她并没有阻拦,因为她也想教训教训苏绾这个小贱人,今儿个一众人前往安平候府参加赏荷宴,苏滢雪吃了大亏,苏瑶吃了大亏,可是苏绾这小贱人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广阳郡主越想越恼,何况苏瑶算来也是她的人,现在差点被打死,而苏绾却什么事都没有,这让安国候府的人暗地里如何说她,所以广阳郡主才会容忍秋姨娘过来找苏绾拼命,她本来想着苏绾只是安国候府一个小小的庶女,若是她和秋姨娘打了起来,就算惠王殿下护着她,她也可以动手收拾她,因为她可以对惠王殿下说,以下犯上,总归是要处罚的,要不然安国候府便乱了套了。

  苏绾本来领着云萝打算离开,听到广阳郡主过来,她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过来做什么,想借机教训她吗?苏绾满脸的笑意,回首望向广阳郡主,以及广阳郡主身侧的苏明月。

  母女二人一看到苏绾那似笑非笑的嘴脸,便满肚子火气,为什么这小贱人的神色看上去好像看好戏的样子。

  广阳郡主过来后,晏歌并没有停手,依旧对着秋姨娘猛扇嘴巴,秋姨娘的一张脸肿得厉害,实在是快不能看了,而因为嘴肿得厉害,她再也不敢骂了,看到广阳郡主过来,她挣扎着扑出来求救。

  “夫人救命啊。”

  广阳郡主望向晏歌,实在不明白,苏绾的身边怎么会好好的多出这么一个女人的,这女人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女人是惠王殿下派来保护苏绾的。

  广阳郡主心里想着,嘴里朝着苏绾冷喝:“苏绾,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让人打秋姨娘,秋姨娘再不好那也是你父亲的姨娘,她是长辈,你竟然就这么让人打她,这成什么体统。”

  广阳郡主喝完,苏明月飞快的说道:“以下犯上,一定要惩罚,最好拉她下去打二十板子,这样她就长记性了。”

  母女二人说完,苏绾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晏歌倒是冷讽的一笑,直接的反驳广阳郡主。

  “我倒是不知道安国候府竟然有这样的家规,一个姨娘可以大骂小姐,而做小姐的却教训不得姨娘,这是什么规矩?”

  晏歌说完,苏绾笑眯眯的望向广阳郡主和苏明月:“嘻嘻,我没让晏歌打她啊,不信你问她们,看我有没有下令让晏歌打她。”

  苏绾说完,四周一片沉默,谁也没有接话,这样的动作,一眼便看出来,苏绾确实没有下命令让晏歌打人,也就是说是晏歌听到秋姨娘骂人,所以打人的。

  广阳郡主差点气死,这傻子怎么这么刁,本来她以为秋姨娘过来找她的麻烦,一闹起来,她肯定气得动手打人,这样她就有借口教训她了,没想到她竟然什么都没有做。

  广阳郡主黑沉着脸瞪向了晏歌,恼火的说道:“你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在我们安国候府里打人?”

  这一次晏歌没有说话,苏绾一脸好心的说道:“她是靖王世子的人,你可以打她一顿,或者把她送给靖王世子。”

  晏歌听了苏绾的话,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为什么她觉得苏小姐十分的刁呢,本来是她朝她的方向望了一眼,她知道她是让她出手,现在偏又没她什么事了。

  广阳郡主和苏明月两个人听了苏绾的话,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指了指晏歌:“你是靖王府的人。”

  晏歌点头:“是的,在下是靖王府的人,我倒是见识了安国候府里的规矩了,我们王府里姨娘就是下人,别说骂小姐了,就是大声说一句都是不行的,你们安国候府倒变了样,姨娘变成主子了,可以大骂小姐。”

  广阳郡主和苏明月二人脸黑了,此刻两个人都有一种想冲过去掐苏绾的冲动,这小贱人究竟有什么本事,让人一再的护着啊,先是有一个惠王护着她,现在又来了一个靖王世子,还直接的派了一个人在她的身边护着她。

  苏绾看广阳郡主和苏明月二人脸色变了又变,只觉得心情舒爽,朝着广阳郡主笑着道:“你快让人把晏歌拉下去打一顿,谁叫她打了秋姨娘呢?”

  广阳郡主忍不住咬牙,她倒是想打,可这晏歌是靖王府的人,她怎么打,一个惠王她都忌惮了,何况是靖王世子萧煌,那个人素来心狠手辣,做事我行我素,如若她打了他的人,还落得了好吗?

  广阳郡主瞪了苏绾一眼,然后回望向地上被打得脸都变形了的秋姨娘,狠狠的说道:“还不滚回去,闹什么闹,不嫌丢人。”

  她说完转身急急的离去,苏明月瞪了苏绾一眼,紧跟着娘亲离开,母女二人都觉得这一次脸丢大了。

  秋姨娘本来指着夫人给她出头的,没想到夫人最后却收手了,反倒是她挨了打,结果苏绾个小贱人连个手指头都没伤到,一想到这个,秋姨娘又嚎啕大哭起来,不过这一次却不敢骂了。

  秋姨娘的丫鬟小心的看了一眼晏歌,赶紧的扶着自家的姨娘离开,省得再被打。

  好汉不吃眼前亏,有什么帐后面再算。

  秋姨娘被扶走了,走出去好远还呜呜的哽咽着:“苏绾,你等着,我不会善罢干休的,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听竹轩门前的下人一看没戏了,赶紧的散开了,眼下大小姐身边有这么厉害的人,她们还是不要招她的好。

  苏绾转身欲走进听竹轩,身后的晏歌几大步走到苏绾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苏绾停下脚步望着她,晏歌眼神深沉的望着她,最后扔下一句:“我怀疑你不是傻子。”

  实在是太精明了,如若这样的人是个傻子,这大概是世上最聪明的一只傻子。

  她说完转身便走了进去,身后的苏绾和云萝两个人面面相觑,泄露了吗?

  云萝小声的嘀咕:“小姐,你看这事?”

  苏绾望着云萝摇了摇头,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晏歌武功很厉害,这样的人听觉力十分的敏捷,若是她们说什么定然会被她听到的,所以最好注意点。

  接下来整个安国候府内一片安静,只除了西府那边乱糟糟的,苏滢雪很快被大夫给救醒了,可是醒来后的她,又哭又闹,整个人好像疯了似的,大夫人只得认命的劝解着女儿,让女儿不要多想,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可惜苏滢雪根本听不进去。

  苏绾听了云萝的禀报后,只能叹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眼下她也没办法过去劝她,因为她现在头上顶着一个傻子的名头,她说的话苏滢雪根本不会听,而且在她的心里说不定还是怨恨她的,因为萧煌对她极好,对她却十分的不好。

  其实苏绾多少猜出一些苏滢雪的心思,她最痛苦的并不是花痴的名声,而是她喜欢萧煌,那样出彩的一个男人,一旦动了心思,不是容易收回来的,偏偏自己喜欢的男人对自己做出了那样恶毒的事情,这才是她不能忍受的吧。

  下午半天的时间,苏绾一直待在听竹轩里,并没有出听竹轩一步。

  今晚她要去威远候府袁家替袁夫人治病,所以要做些准备。

  亥时一刻,苏绾和之前替萧擎治病一样打扮好了自己,随身之物一应准备齐全。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给紫儿和云萝下迷药,而是悄无声息的用银针扎她们的穴位,使得她们沉沉的昏睡过去,她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若是有人夜探她的地方,就不会发现蛛丝马迹,至于那个夜探她香闺的人,最有可能的是靖王世子萧煌。

  萧煌白天对她起了疑心,晚上说不定会过来查探。

  但是她先前答应了萧擎今晚要去威远候府一趟,又不能不去,所以只能祈祷萧煌今晚不要来,或者说来也要等她从威远候府回来后再来。

  总之今晚前往威远候府,一定要速去速回。

  安国候府东北角的小角门处,果然有一辆马车在候着她。

  苏绾上了马车,马车里坐着的正是惠王萧擎,萧擎眸光温和的望着她:“有劳沈门主了?”

  苏绾点了点头,总觉得今晚的萧擎眼神有些不一样,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苏绾不禁深思,他这是怎么了?心里正想着便听到萧擎温融的声音响起来:“沈门主,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你说。”

  苏绾暗沉地开口,萧擎抱拳:“我想问问沈门主,绾绾她真的还没有好吗?”

  苏绾挑了一下眉,脸颊上涌出笑意,萧擎真的发现她不傻的事情了,当然她也没有必要再瞒着他,因为她已经决定了,明天,明天她就要向所有人宣布她已经好了的事情,这事迫在眉睫,已经没办法再往下拖了。

  苏绾想着轻笑出声:“惠王殿下发现了,其实绾绾已经好了好几天。”

  苏绾一说完,萧擎脸上布着欣喜,高兴,他是真心替绾绾高兴的,也并不觉得她有欺骗他什么的。

  “那绾绾既然好了,为什么不告诉别人,要依旧装傻呢?”

  萧擎很奇怪,苏绾望了一眼萧擎后说道:“因为她怕没人相信有人治好了她,因为我从没有在别人面前露过脸,所以她怕她说的话别人不会相信,所以我想请惠王殿下帮我一件事。”

  “你说。”

  “今晚我替威远候夫人治病的事情,明儿一早惠王殿下便让人传出去,这样京城的人就知道确实有我这么一个人,那么绾绾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因为有沈乘风这么一个人,所以她便可以告诉别人,是谁谁治好她的。

  萧擎听了苏绾的话,微微的蹙了一下眉,苏绾知道他顾虑什么,笑着说道:“惠王殿下只需要把我替威远候夫人治病的事情说出去,不需要说出殿下也是我治的就行了。”

  萧擎听了,立刻同意了:“好。”

  然后他望向苏绾说道:“沈门主,不是我不愿意泄露你替我治腿的事情,而是若是我告诉别人你替我治腿,只怕你很快便会招惹上杀机。”

  苏绾知道萧擎说得没错,若是让他的那些兄弟们知道,他的腿有望治好,只怕他们就要想方设法的除掉她。

  所以不说她才是安全的。

  “我知道,惠王殿下只需把我替威远候夫人治病的事情说出去就行了,不需要说殿下的事情。”

  萧擎点了一下头,接下来两个人并没有再说话,马车里一片安静,苏绾闭目休息,萧擎在一边看书,马车一路直奔威远候府而去。

  威远候袁苍白日已得到萧擎的消息,所以此刻领着人在大门迎接,看到苏绾时,袁苍怔愣了一下,只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古怪啊,一个大夫用白布把脸蒙着做什么,怎么看着像个娘们似的啊。

  袁苍先不高兴了,直接的望着苏绾说道:“这位便是沈门主是吧,沈门主大半夜的把脸蒙着做什么?”

  萧擎有些无语的望着袁苍,先前都特别的叮咛过他了,不要多管闲事,倒底还是憋不住,若是惹恼了沈门主,只怕不出手替他女人治病。

  萧擎张嘴便欲劝阻袁苍,不想苏绾抬手轻摘下半边帕子,露出脸上的一道疤痕来:“袁将军,你看我这样会不会吓到别人。”

  苏绾脸上的疤自然是她弄上去的,因为灯光昏暗,所以没人看得清楚,初初一看,倒被吓了一跳。

  袁苍看了苏绾的脸,倒是过意不去了,原来人家脸上有疤,才蒙着脸的,自己真是的。

  袁苍虽然是武将,但这么多年被自家的夫人薰陶,已经很知进退了,赶紧的抱拳:“沈门主见谅,本将鲁莽了。”

  “没事,走吧,夫人在哪儿。”

  一提到夫人,袁苍立刻想到了今儿个正事,他领着萧擎和苏绾进威远候府,一路上七转八弯的往他们夫妻二人住的地方走去,威远候府地方倒是挺大的,内里的设计也十分的奢华,从这一点不难看出袁家十分的受宠。

  路上袁苍不停的说起自己夫人的病,甚是痛心。

  苏绾望着他,心里倒是起了一丝敬佩,因为袁苍终生只娶袁夫人一妻,没有纳一妾,这样的男人当算是好男儿。

  她最看重的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之前萧擎提到替袁苍的夫人治病,她才会过来的。

  “沈门主,你不知道,我夫人身子越来越虚弱,动不动就乏力,而且容易出汗,出汗还多是上半身出汗,平时身子上总好像很热似的,不但如此,她还眩晕,成夜成夜的睡不着觉,眼看着她越来越虚弱,病得越来越重,我一一。”

  袁苍说不下去了,显得很伤心。

  苏绾淡淡的开口:“候爷不必伤心,夫人会好起来的。”

  她一说,袁苍心里升起了希望:“如若沈门主真的能医好我家夫人,我袁苍欠沈门主一个人情,日后不管沈门主让我做什么,只要不违背道义的,我一定会去做的。”

  苏绾点头:“候爷客气了。”

  其实她听了袁苍所说的病人的症状,已经大致知道袁苍夫人所谓的是何症了,苏绾一边想一边问袁苍:“夫人患的是不是癸水不至,经闭之症?”

  苏绾一说,袁苍便点头了:“是的,各个来看的大夫都说我夫人得的是这个病,说什么血淤体寒,又说什么营养缺乏,又说什么生孩子留下的亏损之症,总之开了一大堆的药,可是我夫人吃了这些药后,症状并没有减轻,反而是病情越来越严重,更甚至于现在她每天的出汗次数达十次,整天身上湿漉漉的。”

  袁苍说到这里,整个人心情都沉重了起来,看到夫人吃这么多的苦,他说不出的心痛,可是却无计可施。

  现在来了这么一个沈门主,他所有的指望都在他的身上了。

  苏绾点了一下头说道:“候爷别心急了,会好的。”

  袁苍听了紧张的追问:“沈门主,你看这病有法医吗?”

  “这不是绝症,所以候爷不要担心。”

  苏绾说完袁苍心里多了信心,一行人一路进了袁苍和夫人住的院子,院子里没什么下人,这是之前萧擎和袁苍说的,沈门主不喜欢人多,所以让他把不相干的人全都撵走。

  袁夫人所住的房间,此时房间的床上卧着一人,床边陪着一个年轻的姑娘,这姑娘生得高挑,明眸皓齿,整个给人的感觉是英姿飒爽,一看就是个爽直的性子,她正是袁苍的女儿,袁家的小女儿袁佳。

  房里除了母女二人,还有一些侍候的丫鬟仆妇。

  袁佳正在劝自个的母亲,母亲自从生病后,一直很虚弱,她看了很心疼,尤其是每天都要吃一大碗药,可病却没有一点好转的迹像,这让袁佳很难过,可是却又不能代替母亲生病。

  “娘,你放心,这一回是惠王殿下请的人,一定是个很厉害的大夫,一定会医好你的。”

  袁夫人的容貌和袁佳不一样,她生得较纤细,有着女子的纤瘦婉约,此时因为被病折磨,越发的瘦弱,脸色苍白,只一会儿的功夫,脸上便有汗水溢了出来,袁佳赶紧的从旁边仆妇的手里取了帕子给母亲擦汗。

  这时候,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来,一众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袁苍,袁苍身边便是苏绾,苏绾后面跟着的惠王萧擎。

  袁苍一走到房里,便大步奔到夫人的身边,一脸欣喜的说道:“夫人,这下你有救了,你不要担心了,这个沈门主是个很厉害的大夫,先前为夫只和他说了你的症状,他便知道你患了癸水不至,经闭之症。”

  沈夫人望着袁苍激动的样子,忍不住心酸,说实在的这病折磨得她三番两次的想死,可是每回一看到袁苍和儿女们,她便忍了下去,若是她死了,他们该多伤心啊,至少她活着,可以陪陪她们。

  沈夫人听了袁苍的话,脸上布满高兴的笑意,连连的点头:“好,好/”

  事实上她对自己的病,并不抱多大的希望,她只是为了让夫君好受一些罢了。

  苏绾走过去,袁苍赶紧的把地方让出来:“沈门主,请,请你替我家夫人检查一下,看看她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这样的?”

  若是以往,有男人替自家的夫人查这样的病,袁苍还要忌讳一下,可是现在,他只望自已的夫人病好起来,他希望自己的余生有夫人一直陪伴着他,他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

  苏绾没说什么,走过去坐在床前的凳子上,示意袁夫人伸出手来,她仔细的替袁夫人诊脉,房里一片安静。

  袁苍,袁佳的眼睛紧盯着苏绾,就盼望苏绾能点头,说这病有救。

  苏绾号了脉后,果如她所想的一般,逐放开了袁夫人的手,示意她把舌头伸出来让她看一下,然后又检查了袁夫人的脸,最后才缓缓的说道:“夫人的症状,候爷已经与我说了一些,不过我还要说一下,夫人是不是眩晕的时候,还有耳鸣的现像,听力也稍微有些受影响?”

  苏绾问完,袁夫人惊奇的点头,说实在的这个话,别的大夫没有问,她也忘了说。

  “晚上不好睡觉,耳鸣,脑鸣,听力欠差,而且有上火的现像,上半身特别的容易出汗,而且脾气十分的不好,总是莫名其妙的发火。”

  苏绾说完,袁夫人连连的点头,这一次连她都听出了一些希望。

  “沈门主,我这病有救吗?”

  “你癸水不至多久了?”

  苏绾问她,她飞快的想了一下:“一年多一些了。”

  苏绾点了点头说道:“幸好不算太长,还有救,若是再长只怕没办法了。”

  一听说还有救,屋子里所有人都激动了,袁佳望向袁苍:“爹爹,有救了,有救了,真是太好了。”

  袁苍激动的望向床上的袁夫人:“夫人,这下没事了,你会好起来了,你会好起来了。”

  袁夫人也激动的点头:“嗯嗯。”

  这么长时间的折磨,终于可以好起来了,袁夫人都快要哭了,不过她很快想起还不知道她这究竟是得了什么病,逐问苏绾:“沈门主,我这病是?”

  “卵巢早哀,夫人操心太多,再加上平常不运动,营养有些缺乏,使得卵巢提早哀退,女人一生靠的就是卵巢,若是卵巢健康了,女人就会精力充沛,美貌如花,而且不容易哀老/”

  苏绾说完,取出袖中的银针,不过银针被她渡了药,看上去倒像金针。

  “我先给夫人扎穴位,然后开第一道汤药给夫人服下,夫人先把身上所有不适的症状除掉,然后就喝调理身子的汤药,这样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好,”袁夫人此刻就像个听话的孩子,对于苏绾的话言听计从。

  苏绾因为眼下自己是男子身份,所有有些局限性,只扎了一些外露在衣服外面的穴位,她一边扎一边叮咛站在床边的袁佳,以后每天如何帮助夫人按摩身上的穴位。

  女子腹部有些重要的穴位,没事可常按,这样可护卵巢和子宫。

  屋子里一片安静,唯有苏绾的声音徐徐的响起,其他人则认真的听着,直到所有的事情做完。

  此时天色已不早了,苏绾想到今晚萧煌不知道会不会来,所以还是快点回去的好,想着便起身告辞。

  “好了,候爷放心吧,夫人今晚就会睡个好觉,明天她的症状就不像今天这样明显了,然后服汤药的话,身上不适的症状便会慢慢的减退的。”

  “好,谢谢沈门主了。”

  袁苍激动的道谢,袁夫人此刻已经安静静睡下了,袁苍望了夫人一眼,示意女儿陪着她,自己送人出门。

  袁苍一路把萧擎和苏绾送出了威远候府,目送着惠王府的马车离开,他才吩咐人关上大门。

  惠王府的马车里,萧擎望着苏绾,好半天一声不吭,苏绾奇怪的望着他说道:“怎么了?”

  “没想到你对女子的病症也如此的精通。”

  苏绾轻笑出声:“天下医学本一家,哪分男子和女子啊。”

  萧擎点点头然后满目希望的说道:“本王现在对于你的医术毫不怀疑,相信我的腿很快就会好起来。”

  “我出手就没有治不好的话。”

  苏绾这话说得有些狂妄,不过狂妄也是因为自信。

  萧擎一点也不讨厌她的狂妄,这样的她给人自信,给病人很大的希望,最怕的就是大夫摇头说没有办法,那简直是把人打入十八层的地狱。

  萧擎想到苏绾这么晚还回安国候府,不由得奇怪的开口:“你这么晚了还去安国候府看绾绾吗?你住在什么地方?”

  苏绾一惊,赶紧的压低声音说道:“这几天我住在安国候府绾绾的地方,等替惠王殿下治好腿,我就走了。”

  “沈门主住在什么地方?”

  萧擎好奇的问道,苏绾挑了一下眉,随便的编了个地方:“湘山。”

  萧擎挑了挑眉,努力的想着,也没有想明白这湘山在什么地方,不过安国候府倒是很快到了,苏绾赶紧的下马车,她现在还不知道听竹轩里有没有事情发生呢。

  “惠王殿下回去吧,我进去了。”

  苏绾闪身进了东北角的小侧门,身后的马车上,惠王萧擎挑起长眉,满脸困惑的说道:“湘山,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而且沈门主有着如此厉害的医术,却好像一点武功也没有。”

  萧擎没有想出头绪,便命令侍卫回惠王府。

  至于苏绾一路直奔听竹轩而去,人未进听竹轩,却能感受到听竹轩内有些不正常,过份的安静,虽然一点气息都没有,但是她就是觉得有一种诡异的安静,难道是萧煌过来了,他还内敛了气息,他这是打算逮她一个现行吗?

  苏绾飞快的想着,然后果断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只穿了一件亵衣,把脸上的东西除掉,还用衣服擦干净,最后打散了头发,就这么披头散发微微睁着眼睛,赤着脚往听竹轩她住的房间里走去。

  她住的房间,外间紫儿和云萝依旧在沉沉的睡着,里间静谧得可怕,苏绾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一路飘飘荡荡的进了房间。

  房里果然有一尊大神周身笼着戾气,脸色阴沉的随意歪靠在榻上,那随意的动作,却该死的诱惑,长发分散在肩上,仿若黑色的锦锻,那清绝仿若莲花般精致的面容上,拢着薄冰,深邃好看的瞳眸中折射凛然夺人的暗芒,周身上下每一处都透着嗜冷的气息。

  榻前立着的晏歌,大气都不敢出,生怕爷一怒出手打死她。

  正在这时,房门前响起了脚步声,两个人一起往门前望去,便看到一个飘飘荡荡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点意识都没有的样子,好似没有灵魂般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一路往床前走去。

  晏歌一看,率先惊叫起来:“苏小姐梦游了?”

  “梦游?”萧煌的深邃的的瞳眸眯了起来,紧盯着往床前走去的人……

  ------题外话------

  瞧绾绾多聪明啊,梦游了…。哈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52章巧遇宁王 苏绾梦游》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