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苏绾好了 萧煌测试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苏绾微睁着眼睛一路摸索着往床上走去,眼看着萧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却丝毫不加理会,稳如泰山的走到床前,然后慢吞吞的爬上了床,拉上薄被脸朝里盖在身上,很快一动不动的好像睡着了。(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房间里,晏歌沉稳的望向自家的主子爷:“世子爷,苏小姐好像真的得了梦游。”

  萧煌瞳眸深沉而凌厉,美若莲花的面容上满是薄霜,挥了挥手命令晏歌:“去把她叫醒//”

  “是的,爷。”

  晏歌上前,轻拍苏绾的身子,拍了两三下后,苏绾动了一下,伸出手无意识的推开了晏歌的手,然后嘟嚷了一句:“真讨厌。”

  一会儿功夫又一动不动的睡着了,晏歌的脸黑了一下,看爷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赶紧的用力拍了两下,这一回苏绾被她给拍醒了,一惊坐了起来,看到房里有人的时候,吓了一跳的往床里一挪:“你,你怎么在这里?”

  萧煌一直盯着苏绾,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现不对劲的破绽,不由得微蹙眉想着,难道她真得了梦游症不成?可若是没得梦游症,她个小姑娘家,半夜三更的去哪儿的?

  萧煌正想着,床上的苏绾已经来火了,瞪着晏歌:“你跑我房间做什么?吓我一大跳。”

  晏歌嘴脸抽了抽,相当的无语,谁愿意半夜叫她啊,她就没看到她们爷这么一个大活人,脸色难看的瞪着她吗?

  晏歌想着恭敬的说道:“苏小姐,我们爷有事找你?”

  “你们爷?谁?”

  一脸的茫然,似乎忘了晏歌的主子是谁似的,晏歌的脸色再黑了黑。

  “世子爷。”

  苏绾挑了挑眉,一脸的恍然:“你说的是萧哥哥啊,他在哪他在哪?”

  房里的两个人已经不能忍受了,尤其是萧煌,周身都充斥着寒凛凛的霜色,阴骜无比的开口:“璨璨。”

  他一唤,苏绾掉首望过去,然后一脸惊讶的开口:“萧哥哥,你在这里啊?”

  萧煌望着她,想着白天发生的事情,先是次辅大人裴大人的小公子落湖之事,她是怎么知道的,一个小孩子思想的人竟然能发现有人被推进湖水中去了,是不是太夸张了,还有那玉佩明明是他送给苏滢雪,借以栽脏陷害苏滢雪的,可是她却说是她从他的身上顺手拿的,别人不知道可能真相信,可是他却是知道的啊?

  她所做的种种,哪里像一个傻子了?

  萧煌想到这个,周身的寒意涌动,充斥在整个房间里,苏绾似乎也感受到了,下意识的拥被坐在床上,警戒的盯着萧煌:“你怎么了,好吓人?”

  萧煌也不和苏绾拐弯抹角的,直截了当的说道:“璨璨,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坦白,说不定我就饶了你这一次?”

  苏绾眨了眨眼睛望着他,似乎不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

  萧煌不理会她,又自说道:“你是不是根本不傻?记住这是你仅有的一次机会,你若自己主动交待了,本世子说不定饶你一次,若是你不交待,日后被本世子查清楚你骗了本世子,本世子绝不会饶你。”

  说到最后一句,萧煌周身戾气,整个人说不出的阴骜,一双深沉幽黑的瞳眸,此时愈发的幽深,令人不寒而粟。

  只要一想到他萧煌很有可能被人戏耍了,他就火大得想杀人,他难得的相信一个人,这个人却耍了他,光是想到这一点他便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了。

  苏绾望着萧煌,根本不相信萧煌的话,什么叫自己主动交待了,就饶她一次。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这就好像现代那些警察抓住罪犯时所说的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可是等你真正交待了,哪一个又逃过惩罚了,何况看萧煌此时的神情,她还根本没有承认呢,他的整张脸都变了,若是知道她真的骗了他,以他这样的性格,只怕能当场掐死她,所以打死她,她也不会承认的。

  她没有那么傻,不会真的傻傻的去相信他的话。

  苏绾想着嘻嘻傻笑了两下,望着萧煌说道:“萧哥哥,你说什么,我不懂?”

  晏歌望了一眼苏绾,又望向了世子爷,小心的说道:“世子爷,说不定一一。”

  她跟着苏绾几日,不忍心她受到什么责罚,因为若是苏绾真的骗了世子爷的话,世子爷一定不会饶过她的,一定会叫她生不如死的,那苏滢雪就是一个例子。

  虽然到现在晏歌也搞不清楚,世子爷为什么要惩罚苏滢雪。

  晏歌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萧煌的冷喝声已经响起:“闭嘴。”

  晏歌不敢再说,只无奈的望着苏绾,苏小姐自求多福吧,看你能不能躲过去。

  萧煌瞳眸幽幽暗暗的盯着苏绾,慢慢的再次开口:“璨璨,这是本世子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了,你确定你不说?”

  苏绾看他整个人声音低沉冰冷,好似地狱的酷吏一般,这样的他怎么会饶过她,只不过是为了骗她说出来罢了,她是打死也不会说的。

  她若不说,即便他怀疑,也不好直接的惩罚她。

  何况,她若是说了她是好的,那么这人就有可能怀疑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人是她。

  因为她所住的地方离得紫竹林最近,这个稍微想一下就会想到/

  苏绾想着一脸惊吓的望着萧煌,然后嘴一咧便哭了起来:“啊,你们欺负我,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呜呜,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们了,你们都是大坏蛋,你们一个个都欺负我。”

  她一边哭还一边捶床,似乎真的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伤心不已,哭了一会儿尤不死心的在床上滚了起来。

  晏歌望了一眼床上的人,最后望向自家的世子爷:“爷,你看这一一。”

  萧煌眯眼望着床上的人,并没有因为苏绾的撒泼打浑,便消除疑心,因为白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不正常了,那就算是一个正常人也未必做得出来。

  何况是一个小孩子智商的人,除非这人不傻,还极聪明。

  萧煌想着,眼神越发的深沉,散发出幽冷的光芒,随之他起身,拢了一下华袍,清冷的开口:“璨璨,机会我给过你了,是你不要的,若是后面被我查出来,你装傻骗我,你知道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吗?”

  重生以来,他一直不相信任何人,处心积虑,步步为营,就为了保靖王府一门,其实有时候他也感到空虚和累,后来他从璨璨的身上看到了他前世的影子,他便下决心护她一个周全,若是这唯一让他护着的人,最后竟然骗了他,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所以若是他查出来,璨璨真的骗了他的话,他会让她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萧煌的瞳眸闪过森冷阴骜,然后身形一动,飘然离开了。

  身后的房间里,苏绾的哭声依旧响着,萧煌因着这哭声,忽地心情烦燥起来,虽然知道这女人很可能是装的,可是为什么他还是感受到她的哭声里有着那么一些的痛楚。

  萧煌想着冷哼一声,闪身便走。

  房间里,晏歌看苏绾哭得伤心,赶紧的劝她:“小姐,别哭了,世子爷走了。”

  苏绾哭到最后,其实是真的有些伤心了,尼玛的,她穿越到现在容易吗?整天绷着一根线,她不累吗?

  再说了,她愿意骗他啊,还不是因为他那个人太冷酷无情了,若是知道她装傻骗他,或者是进紫竹林强了他,可想而知,他接下来的报复有多么的疯狂,所以她是坚决不会说的。

  苏绾止住哭声,晏歌站在她的面前,定定的望着她,好半天才叹口气说道:“苏小姐,你该珍惜世子爷给你的机会的,你该知道若是世子爷查出来,你是假装的,那么你定会生不如死的。”

  晏歌说完,转身便走。

  其实她心里挺心疼自家世子爷的,难得对一个人真心以待,若是这个人却是假装傻的,你让他情何以堪啊。

  身后的房间里苏绾好半天没有说话,她倒是想和他说,可是能说吗?她可不认为她说了,那个家伙就真的饶过她,只怕她的下场比苏滢雪还要惨,所以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坚持咬住牙,什么都不说。

  苏绾想着萧煌之前难看的脸色,他现在是一心认定她不傻吗?

  如若是这样,他一定会查她究竟傻不傻,那么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从她的身边人下手,所以云萝?苏绾一惊,他一定会抓云萝去查她傻不傻的事情的。

  苏绾跳下地,来回的走动,这可怎么办?

  若是他严刑逼供的话,云萝一定会熬不过去的,这倒不是说忠不忠心的问题,而是那家伙素来心狠手辣,没有几个人熬得过去他的手段。

  何况云萝并不傻,若是被他抓去一吓,说不定就会露出破绽。

  苏绾在房里来回的踱步走动,最后走到外间去把云萝给弄醒,依旧让紫儿沉睡。

  云萝睁开眼睛,看到自家的小姐在她的床前望着,不由得吓了一跳:“小姐,你一一。”

  苏绾赶紧嘘了一声,她这是以防晏歌听到她们两个人说话,那女人倒底是萧煌的手下,若是她听到什么事,肯定不会瞒着萧煌的。

  不过对于她先前维护她的事情,苏绾还是记得的。

  “你跟我来,我有事要和你说。”

  苏绾小声的嘀咕,云萝点了点头,跟着她的身后,两个人一路进了里间。

  “小姐,倒底发生什么事了?”

  云萝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此时十分奇怪的问苏绾,苏绾望着她小声的说道:“靖王世子怀疑我不傻,装傻骗他的?”

  “靖王世子?他在哪,在哪?”

  云萝一听靖王世子便先吓了一跳,紧张的在房里张望,苏绾白了她一眼,小声的说道:“他走了,不过我没承认我不傻,但是他不相信,说若是查到我是装傻的,定叫我生不如死。”

  饶是苏绾心力坚强,说到这个,还是有些不安,谁叫她眼下什么武功也没有呢,偏人家武功高强。

  不过也没有那么害怕就是了。

  反倒是云萝听了苏绾的话,脸色白了,几乎要吓哭了:“小姐,那怎么办?若是被他知道你不傻,是装傻的,他一定会对付我们的。”

  “反正他想从我身上查出这件事,我是不会承认的,那么他肯定把心思动到你的身上。”

  苏绾一说,云萝立刻坚定的摇头:“小姐,你放心,我也不会说这件事的。”

  因为小姐若是有事了,她也不会有好下场的,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

  苏绾拍了拍云萝的肩:“我倒是相信你,可是你熬得过靖王世子的刑罚吗?还有你若是被刑讯逼供了,你还能装傻吗?”

  苏绾一说到这个,云萝脸白了,身子更是抖簌起来,她没把握啊。

  “小姐,呜呜,这可怎么办?奴婢害怕,奴婢不怕死,可是奴婢怕疼。”

  苏绾叹了口气,认真的说道:“你别哭了,听我说,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听到苏绾如此说,云萝总算安心了一些,停住了哭声,望着苏绾:“小姐你说。”

  “其实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我之所以不傻,是因为有人帮我医治了,所以我才会不傻的,相信你应该知道我从前脑子确实不太好。”

  苏绾说到这儿,云萝点头,从前小姐脑子确实不太好,这个她是知道的,她的脑子好起来是从老夫人寿辰那天晚上开始的。

  原来小姐之所以好了,是有人替她医治的原因,那个替小姐医治的人不会是小姐说的那个什么沈门主吧。

  云萝飞快的开口:“小姐,就是你说的那个沈门主医治了你。”

  苏绾点头:“是的,明天我打算向所有人宣布,我已经好了,这事不能再隐瞒下去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我了,很容易就露出破绽的,你看昨天我帮滢雪堂姐,就让靖王世子起疑心了,他怀疑我不傻了。”

  云萝点头,昨天小姐那样做,确实很容易让人怀疑,不过小姐好了也好,这样以后看谁还敢说自己家的小姐是傻子。

  “但若是明天我宣布好了,靖王世子疑心只怕更大了,今儿个他问我傻不傻,我说傻的,明儿一早就好了,他不是更疑心吗,他一疑心,肯定要抓你过去查这件事。”

  苏绾一说到这个,云萝又要吓哭了,靖王世子什么人啊,那手段绝对血腥残酷啊。

  “小姐,我害怕。”

  “你别怕,我想过了为了不让靖王世子查明白这件事,我打算先把你搞傻了。”

  苏绾一本正经的说道,若是云萝思维错乱,那么萧煌就查不出什么,反正外面的人都以为云萝也是个脑子不好的,而且她思维错乱的话,萧煌也不会为难她的,她知道萧煌这个人虽然心狠手辣,但是对于没有还手之力的人,一般不会过于为难。

  所以这样可确保万无一失。

  可是云萝听了苏绾的话,直接的反应不过来了,什么叫把她搞傻了,她不要傻啊。

  “小姐,人家不要傻。”

  “不是真傻,就是我用银针扎你的穴道,使你的脑子在短时间内有错乱的感觉,跟傻子差不多,但是等我把银针取出来后,你就恢复如常了,然后你也对外宣布好了,这样一来,我们主仆二人就可以平安无事了。”

  苏绾说完,云萝总算明白小姐话里是什么意思,可是想想云萝还是担心,哭丧着脸说道:“小姐,人家不想傻,要是最后我真傻了怎么办?”

  苏绾望着她,认真的说道:“那你选择吧,一被靖王世子抓住,然后严刑拷打,你熬不过去交待了我不傻的事情,还有你也不傻的事情,我们两个人都骗了靖王世子,然后我们等着被他大卸八块,二,我把你暂时的搞傻,等到他查过这件事,我再把你恢复过来,到时候我们两个人什么事都没有。”

  其实苏绾完全可以直接用银针把云萝神智搞错乱,根本用不着和她商量,但是现在她把云萝当成亲人一般,所以有事商量着来。

  云萝前思后想了一番后,终于下决心:“好吧我选第二种。”

  她说完又一脸担心的说道:“小姐,我不会真的傻了吧。”

  苏绾拍了拍她的头,保证的说道:“你放心,你是小姐我身边最得力的丫鬟,所以我一定不会让你傻了的,若是你傻了,我到哪里去找这样忠心耿耿的丫鬟。”

  云萝听了她的话,终于一咬牙闭上眼睛:“来吧。”

  苏绾忍不住笑起来:“来什么来,明早上再给你施针,现在先去睡觉。”

  办完了这件重要的事情,她有些困了,折腾了大半夜,她都累死了,而且她相信今晚萧煌不会过来抓云萝,所以不用担心。

  云萝应了一声后走出去,不过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想到一件事,谁给她施针啊。

  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过那个沈门主,不会是一一。

  云萝一脸惊悚的回首望向自家的小姐,哭丧着脸说道:“小姐,不会是你给我施针吧?”

  苏绾点点头,笑眯眯的说道:“是啊,怎么了?”

  一抬首看到云萝那快哭了的样子,苏绾忍不住好笑,要知道前世多少人指着她这个毒医门门主出手,她都懒得理会,现如今,给人施针,别人都要吓死了,真是落水的凤凰不如鸡啊。

  “我忘了告诉你,其实沈门主一直有教我学医术,所以你别担心哈。”

  苏绾说完不再理会云萝,直接的倒床上拉上被子闭眼睡觉,她办完了事情,很快便睡着了,可是云萝却睡不着了,她忧心啊,呜呜,小姐手段行不行啊,她不会把她真的搞残了吧,要是傻了呢,以后她就是一个真正实实的傻子啊。

  她咋这么命苦啊,碰上这么一个行事怪异的主子。

  这一夜苏绾睡得特别香,可怜丫头云萝一夜没睡,睁眼到天亮,忧心忡忡,真怕自己被主子给玩完了。

  第二天一早,京城内流传出一则消息,威远候府请到了一个有名的神医,毒医门门主沈乘风,三枝金针下去,一直以来困扰着袁夫人的病症,便有所减轻了,听说该神医只号脉看面像,便可把人身上的所有症状给说得一清二楚,是当之无愧的神医。

  一时间京城中的人说得分外的热闹,有些人家中有病人的,便纷纷去威远候府打探消息,确认了这事属实,便想方设法的想打听出这神医的下落。

  不过威远候府口风甚紧,放出话来,沈神医说了,不准泄露他的消息,所以恕他们有心无力。

  安国候府内,苏绾睡到天大亮还没有醒,云萝一夜没醒,天一亮便在安国候府各处转悠,然后得到一个消息,赶紧的回听竹轩禀报自家的主子。

  “小姐,你醒醒,你快点醒醒。”

  苏绾迷糊间睁开眼:“怎么了?”

  “听说今儿个中午,二小姐在她的桃花轩里宴请了京中的上流贵女,你说你要宣布好起来的事情,这不正是机会吗?”

  苏绾眼睛亮了,望着云萝表扬道:“云萝,我发现你挺聪明的,不错不错,今日苏明月宴请京城的贵女,我正好借机会宣布好了的消息,不用一天时间,人家全都知道我好了。”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赶紧的起来,云萝吩咐紫儿去大厨房那边取了早饭过来,三个人赶紧的吃点东西,早饭后,苏绾拉着云萝的手一脸姐俩好的样子进房间去了,云萝一看就知道小姐这是打算对她下手了,一想到小姐要对她做的事情,云萝便不安的快哭了,呜呜,她不会真的傻了吧。

  偏偏紫儿还一脸喷火的瞪着她们两个,哼,又这样排挤她,果然是傻子和傻子对眼。

  苏绾和云萝一走进房间,云萝便一脸紧张的开口:“小姐,你确定不会出意外?”

  苏绾白了她一眼,这是不相信她的医术吗?

  “放心,不会出意外的,保管还你一个好好的云萝,而且等我好了后,我也宣布你好了,这样我们主仆两个人以后就不用当傻子了。”

  “好。”

  云萝高兴的点头,她一直以来装傻装够了,以后不用装傻倒也不错。

  苏绾取了银针出来,云萝看到那细长的银针,再次的发怵:“小姐,你千万千万不要扎错了,人家不想傻的。”

  几欲哭了,苏绾无语的翻了一下白眼,然后上手便拽了她过来,银针眨眼的功夫没入了云萝身上的穴位,一共扎了三根银芒。

  “半个时辰后你的神智就会有些混乱,你放心今日那萧煌肯定会出手,等你躲过去了,我就替你把玉雪银芒取出来,保管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了。”

  眼看着玉雪银芒已经扎入了穴道,云萝也认命了,要是真的傻了,傻就傻吧,做个快乐的傻子也不错,反正到时候她没什么意识。

  房间里两个人又仔细的说起一些小细节,总之务必不要出什么意外。

  安国候府前面的正门,停了不少的马车,十分的热闹。

  今日怡灵县主苏明月在桃花轩举行了一个小小的品诗宴,宴请京中的各家名门贵女,借此拉拢彼此间的关系,因着昨日在安平候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广阳郡主和苏明月生怕自个的声誉受损,所以一早上便给各家的贵女发了簪花请贴,请各位贵女过府来参加品诗宴。

  品诗宴顾名思义,只不过就是这些自命才情高超的贵女们玩的小把戏,每人写一首或者两首诗,供人品赏,其实说到底就是找个名目聚一聚罢了。

  往常苏明月也会办一些这样那样的宴席,宴请各家的贵女,安国候府内的下人早已熟悉了这样的程序,所以忙起来有条至理的,一早上便忙碌得差不多了。

  待到忙好了一切,苏明月亲自带着丫鬟迎到了大门口,把各家的贵女一一的迎进了桃花轩内。

  桃花轩内很快便热闹了起来,莺声笑语不断,满府都充斥着笑语之声。

  听竹轩内自然也听到了这样的动静,苏绾望向云萝点了点头。

  云萝得了指令后,闪身便奔了出去,一边奔一边激动狂喜的大叫起来:“我家小姐好了,她不傻了,有人替她治好病了,候爷,夫人,小姐她不傻了,她好了。”

  云萝一路狂奔,直奔桃花轩而去,眼下广阳郡主肯定在桃花轩内帮着苏明月招待那些京城中的贵女,她到桃花轩喊一嗓子,只怕用不了明天,整个京城内的人都知道自家的小姐好了,她不傻了的事情。

  云萝越想越开心,一路直奔桃花轩而去,路上,多少下人被惊动了,个个满脸的稀奇,然后议论纷纷。

  “大小姐好了。”

  “真的假的啊。”

  “这傻子说的话能行吗?应该是假的吧。”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桃花轩内,广阳郡主正帮着自个的女儿招待京城的各家贵女,欢声笑语的不断,只到外面有欢快的叫声响起来:“夫人,你快来看啊,我家小姐不傻了,我家小姐她不傻了,她好了,有人替她治好了病。”

  广阳郡主怔愣了一下,脑门蹙了起来,满脸的不快,这是谁啊,这么大呼小叫的,一点体统都没有。

  这时候有仆妇飞快的奔了过来,小声的禀报:“夫人,有人来禀报说大小姐她不傻了,有人替大小姐治好了病?”

  “什么?”

  广阳郡主一脸受惊,随之满脸的阴骜,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了,那个傻子,怎么可能会好起来,她明明傻了的啊,怎么会,怎么可以好起来。

  不远处的苏明月感觉到母亲的不对劲,赶紧的走过来追问:“怎么了,娘?”

  这次广阳郡主没有说话,她身侧的仆妇禀报道:“回二小姐的话,有人过来禀报说大小姐她好了,有人替大小姐医治好了她的病,她现在不傻了。”

  “什么?她不傻了,”苏明月的脸色也不好看了,怎么可以,那个小贱人一直让她不爽,现在竟然不傻了。

  广阳郡主和苏明月母女二人的样子,早被人有心人发现了,而且她们母女二人说话也没有避着人,所以桃花轩内,不少人知道了这件事,不由得议论开了。

  “苏家那傻子不傻了。”

  “真的假的啊?”

  “好像是真的,外面有人禀报了过来,说有人替她治好了傻病。”

  桃花轩内,不少人来了兴趣,说个不停,这些人中,有人脸色特别的难看,丞相府的赵玉珑,一直以来赵玉珑便对苏绾不爽,因为这傻子,害得她三番两次的被武婵嘲笑,说她连一个傻子都不如,她追着靖王世子的屁股后面,靖王世子都没理她,而人家一个傻子,却得了靖王世子的厚待。

  可是现在,这傻子竟然不傻了,她不傻了,靖王世子会怎么对她,不会喜欢上她吧。

  赵玉珑虽然觉得这事不可思议,可是还是忍不住担心,同时心里说不出的火大,她径直领着两个人走过来,望着苏明月说道:“苏明月,听说你们家大小姐不傻了,这事是真的是假的?”

  苏明月掉头望过去,便看到身后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件事,不由得蹙了蹙眉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人过来禀报说她不傻了,谁知道真假呢。”

  赵玉珑冷冷一笑,说道:“那不如把你们家的大小姐请过来试一试,试一试她究竟是傻还是不傻?”

  苏明月望向赵玉珑,看到赵玉珑脸色阴阴沉沉,瞳眸闪闪烁烁的暗芒,看来这位丞相府的大小姐,打算出手整治自家的这个傻子了,也对,不如叫人把那个傻子带过来测试测试,看她究竟是不是真的好了?

  苏明月想到这个,便望向身侧的母亲广阳郡主:“娘,既然有人说大姐姐好了,不傻了,不如把她带过来测试看看,看她究竟是不是真傻了?”

  广阳郡主也想看看这苏绾究竟搞什么名堂,好了,昨天还没有听说她好呢,一夜过去她便好了,这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来人,立刻前往听竹轩去把大小姐请过来,我们要看看大小姐她是真的好了还是假的好了。”

  广阳郡主身侧的下人,赶紧的领命前往听竹轩去领人。

  桃花轩内,因着这么一出戏,反而较之先前的气氛热切了很多,大家都想看看这苏家的傻子是不是真的好了,而且个个都好奇,赵玉珑和苏明月二人打算如何测试苏家这位傻子傻不傻的事?

  一时间桃花轩内异常的热闹。

  而在安国候府一处僻静的角落里,此时正有人满脸阴骜的瞪着面前的手下,手下大气也不敢出,小心翼翼的站着,爷此时特别的生气,他们若是再招他,就是找死。

  这些人中,为首一人竟是靖王府的世子萧煌。

  萧煌精致无双的面容上满是寒霜,深邃的瞳眸拢着森冷的阴骜之气,不过却偏偏唇角擒着笑,那笑仿似二月的冰刀,锐利,寒光凛凛,手下虞歌沉稳的开口:“爷,现在怎么办?”

  爷昨天忽地怀疑安国候府的这位大小姐根本没有傻,一直以来都是装傻的。

  所以昨天半夜他跑到安国候府来想查清楚这件事,不过并没有任何的收获,今日一大早,爷命他把他们手里一名精通医术的手下给现调了过来,就是为了查清楚苏家这位大小姐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

  若是假傻,只要号脉,便会发现她脉像混乱,很容易便能查出这位大小姐是真傻还是假傻。

  但是他们刚过来,便听到人叫,苏家大小姐好了。

  这也太及时了吧。

  爷让手下过去一查,竟然真有其事,苏家大小姐今早竟然好了。

  昨夜还没有好呢,今早便好了,可想而知爷心中是多么的愤怒。

  萧煌瞳眸闪闪烁光,好像草原上狼的眼睛一般冷冽,充满了戾气。

  “查不了她,就查她身侧的那个傻子,我倒要看看她身侧的那个傻子,是不是也是装傻的?”

  萧煌一挥手示意虞歌带人去把苏绾身侧的那个傻子给抓来。

  虞歌领命闪身便走,萧煌依旧停靠在原地,眼睛微微的眯起来,唇角勾出血腥戾寒的笑意,苏绾,只要本世子查清楚你一直以来都是装疯卖傻,把本世子当成傻子一样耍,本世子绝不会轻饶了你的。

  虞歌办事很迅速,很快便把云萝给带了过来。

  云萝此时神智有些不清爽,忽地看到这么些人,害怕极了,不过她的穴道被虞歌给点了,生怕她大喊大叫的惊动安国候府内别的人。

  “爷,人带来了?”

  虞歌恭敬的禀报,萧煌望了一眼云萝,发现这傻子不像是装的,不过是不是装的,还要让他手下的大夫查一下才能知道。

  萧煌一挥手,一名身着白色锦袍,温文儒雅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上前给云萝号脉,只号了一会儿的功夫,他便放开了云萝的手脚:“回爷的话,她的脉像十分的混乱,绝不是常人正常的脉像,这个女人脑子确实不太好。”

  这话就是说云萝确实是个脑子不好的,萧煌微微的眯眼,望同虞歌说道:“你解开她的穴道,问她,她们小姐的事情?”

  虞歌望了一眼云萝,有些担心,这傻子可能叫了,他放开她,她不会大喊大叫的吧,不过爷吩咐了,他只能照做,虞歌一伸手解开了云萝的穴道,眼下云萝神智混乱,再加上受了惊吓,哪里还知道说什么话啊,一得到解放便大叫起来:“啊,啊。”

  虞歌脸色一变,伸手便点了她的穴道:“爷,你看这?”

  根本没办法问话,萧煌抬手挥了挥,示意放了云萝,他一个靖王府的世子,难不成还能为难一个傻子不成。

  虞歌应声,望向身后的手下,示意他把云萝放回去。

  待到云萝离开,虞歌请示萧煌:“爷,那现在我们回去吗?”

  萧煌勾唇轻笑起来:“本世子倒挺稀奇这位苏家大小姐会如何证明自己不傻的事情,不如一起去看看热闹。”

  萧煌说完身形一动,飘然而走,虞歌赶紧的示意几名手下回去,自己领着几个人跟着自家的主子,一路直奔桃花轩而去。

  桃花轩门前,此时围了很多安国候府的下人,里三层外三层的,说不出的拥挤,大家全都好奇的望着那远远走过来的一个女子,安国候府的大小姐苏绾,苏绾今日穿了一袭软银轻罗百合裙,柔软的长裙衬得她本就瘦弱的身子轻盈袅娜,步伐轻悠从容,小脸虽然依旧瘦弱,可是较之之前的腊黄,已经透出隐隐的白晰来,眉眼竟然分外的俏丽,尤其是一双眼睛,明亮清澈,好似汪了一池清水似的,看得不少人嘀咕起来。

  “你们看,大小姐好像真的好了,一点也不像之前那般疯疯颠颠的了。”

  “是的,看上去真的好了,你们看,大小姐长得还不差呢。”

  “嗯嗯。”

  不少人议论起来,苏绾顺着长廊一路优雅的往桃花轩走,一边走一边欣赏安国候府各处的景致,并不着急进桃花轩。

  不过她不着急,桃花轩内的人却着急了起来,苏明月派了两拨下人过来催她,这不,苏绾刚走到桃花轩的门前,苏明月身侧的大丫鬟侍棋再次的出现在桃花轩的门口,看到苏绾不由得有些恼火,这大小姐是怎么回事,就算好了吧,也用不着这么夸张,大家都在等她一个,她倒好,竟然这么悠哉悠哉的让所有人都等着。

  “大小姐,你还是快点吧,夫人和二小姐等急了。”

  “急什么,我又不会跑了,”苏绾轻笑着开口,她一说话,声音带着一丝软软的甜萌,听得人十分的舒服。

  四周不少人忍不住多看几眼,然后小声的议论着,大部分人肯定苏绾是真的好了,她不傻了。

  这样淡定从容,悠然自得的大小姐,不但不傻,看上去还有一股超凡脱俗的感觉,连说话的声音也好听,真是变得好厉害啊。

  苏绾没理会桃花轩门前的下人,跟着侍棋的身后一路进了桃花轩。

  桃花轩内,此时所有人都在等着她,直到她的身影出现,个个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

  不少人第一眼看到她便有一种感觉,这苏家的傻子好像真的不傻了,这样举止从容,悠然自的人儿,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傻子呢。

  不过知道苏绾不傻了,不少人心中嫉妒吃味不已,想到靖王世子萧煌和惠王对她的与众不同,便心里升起恼意,之前这傻子是个傻子,那两个出色的人便对她不一样了,如今她不傻了,还不知道靖王世子和惠王殿下会如何的对她呢。

  人堆里,赵玉珑看着这样的苏绾,心中那股燃烧的火焰腾腾的窜起来,眼神凶狠的瞪着苏绾,这个贱人,竟然好了,不过别指望她今天会放过她。

  赵玉珑狠狠的握紧了手,打定了主意,今天绝不会放过苏绾,今日她倒要看看萧煌还怎么护着她。

  除了赵玉珑脸色难看,广阳郡主和苏明月母女二人的脸色也不比赵玉珑的脸色好看多少,她们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苏绾这个傻子竟然能好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不过就算她好了又怎么样,今日她要让她张口莫辩,依旧顶着傻子的名头。

  广阳郡主阴骜无比想着,然后望向苏绾,缓缓的开口:“苏绾,听人禀报说你不傻了?”

  苏绾挑眉望向广阳郡主,她分明看到广阳郡主眼里的戾气和狠辣了,看来这女人是不打算让她好了,就算她好,她大概还想让她顶着傻子的名头,不过她真是想多了。

  苏绾幽幽轻笑,正想说话,不想她还没有开口,便听到桃花轩门外有人叫起来:“襄王殿下到,宁王殿下到。”

  桃花轩里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襄王殿下和宁王殿下竟然来了。

  襄王来了她们能理解,因为他是苏绾的未婚夫,若是知道自个的未婚妻不傻了,襄王殿下一定想过来看看明白。

  不过七皇子宁王怎么也来了。

  宁王初回京,还没有在正式的场合露面,不过听永昌候府的武婵说过,宁王长得十分的出色,可与靖王世子并称为盛京二俊,可想而知这宁王殿下是多么的出色,这样一个惊艳出彩的人,忽地出现,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望了过去。

  很快,众人便看到不远处徐徐走来一众人,为首的两个人说不出的华贵出色,不过最耀眼的还是左边的一个,身着一袭紫色的绣纹锦袍,面容俊美却又透着高雅出尘,长眉如墨晕开,星眸闪烁着动人的轻辉,润泽的唇衅勾出若有似无的弧度,整个人仿若芙蕖初绽,圣洁而华贵,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的高雅,不染尘埃。

  宁王竟然如此与众不同,完全不同于京中的各位皇子,他的容貌比起靖王世子不差分毫,可是那周身的气度却仿佛不染尘埃一般的高洁,果然不亏是紫灵山出来的人,就是和京中的人不一样。

  在场的不少佳丽感概,其中有人立刻对这样的宁王殿下心动了起来。

  不过宁王殿下一走进来,一双拢着寒梅般馥郁香气的瞳眸便落到了苏绾的身上。

  今日他们之所以过来,便是他和五皇兄襄王说,很久没有回京了,想四处走走。

  襄王听说了安国候府内举办了品诗宴,便带他过来看看。

  不想他们进了安国候府的大门,便听到府里的下人议论,说安国候府的大小姐不傻了。

  两个人都有些惊奇,不过最惊奇的还是襄王殿下,说不出的惊讶,傻子不傻了,这怎么可能,真的假的啊?她不傻了,难道他真的要娶她不成?襄王殿下愁死了,恨不得这件事是个谣传。

  此时襄王一路走到苏绾的面前站定,仔细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苏绾一番,然后满是愁怅的说道:“你不傻了?”

  苏绾看着襄王那无尽愁怅的样子,不由得冷笑一声,大概在这个未婚夫心里,宁愿她是傻的,这样他就可以娶安国候府的二小姐苏明月了,可惜他怕是要失望了,不过即便她不傻了,她也不稀憾嫁他这样的一个人,他真是想多了。

  苏绾眸光幽幽,唇角微微的勾出笑意,对着襄王笑容晏晏的开口:“你说呢?”

  襄王望着这样的她,确实是不傻了,心里越想越郁结。

  这时候广阳郡主和苏明月已经醒过神来,襄王殿下和宁王殿下过来了,那她们就要好好的招待了。

  广阳郡主赶快安排下人,把桌椅等一字儿摆开,恭敬的请了襄王和宁王两个人坐下。

  这里刚安顿好两位王爷,便听到听竹轩的门外再响起叫声:“惠王殿下到。”

  刷的一下,听竹轩内的人齐齐的望向了桃花轩的门口,惠王殿下也来了。

  不会吧,今儿个是什么日子,这些皇子龙孙的怎么全都赶了过来。

  往常她们想请他们都请不来,今儿个可全都来了。

  很快襄王过来了,广阳郡主和苏明月看到惠王萧擎,脸色暗了一下,心里十分的不畅,因为这位惠王殿下可是护着苏绾这个小贱人的,现在他出现,不会节外生枝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广阳郡主和苏明月领着人赶紧的把惠王殿下迎了进来。

  惠王无视桃花轩内所有人,径直推着车到苏绾的面前,笑容满面的说道:“绾绾,听说你好了,本王在此恭喜你了。”

  “谢惠王殿下。”

  苏绾客气的说道,之前她叫萧擎为大哥哥,那是因为她傻的原因,眼下她正常了,可不能再像之前那般叫了。

  萧擎眼里一闪而过的失望,其实他还是喜欢绾绾叫他大哥哥,说不出的亲近。

  “之前你还叫我大哥哥呢?”

  苏绾轻笑着开口:“那是因为惠王抬爱,苏绾在此谢过惠王了。”

  “好说,”惠王摆了摆手,今日他之所以过来,就是知道苏绾要宣布自己好起来,他是生怕有人故意刁难她,所以才会过来的,若是有人刁难她,他可以帮助她。

  这里众人正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桃花轩门外,再次响起叫唤声:“靖王世子到。”

  嗡的一声,桃花轩内,众女的议论声再起,这一次众人是真的有些搞不明白了,怎么这一个两个的都往这里跑了,究竟是为了什么啊,难不成是为了苏绾这个女人,多少女人嫉妒的眼神落到了苏绾的身上。

  眼下在场的三个男人都和这女人有关系,一个是她的未婚夫,另外两个护着她,她有这么好吗?

  众女盯着苏绾,实在是想不透,究竟哪个环节出了毛病。她们是使足了劲也没有吸引到任何一个男人的注意,可这女人一下子吸引了三个,那还是在她傻的时候,她们真想知道,现在她好了,会吸引多少人,难不成这女人是狐狸精投生的,专吸引男人的。

  个个说不出的吃味,不过大家的眸光很快被门外的一众人吸引住了,当先一人正是靖王世子萧煌,萧煌身着一袭白色的绣青枝攒竹的锦袍,腰束银色的玉带,腰间玉佩随着他的走动,左右摇晃,一举手一投足,说不出的华贵,偏在那华贵之中,还拢着幽冷的霸气,就好像天地间的王者一般,明明是随意旁若无人的行走着,可是偏就有那排山倒海的气势压过来,令人不敢小觑他。

  这样一个霸气冷然,却又美若莲花的男子,难怪京城中很多女人被吸引,明知道这样的男人危险,可还是控制不住的前扑后继的往前冲。

  那苏滢雪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萧煌领着人一路走进桃花轩,他的眼里并没有看别人,而是一径望着苏绾,那暗沉漆黑的瞳眸漫开满天的冷意,直袭向苏绾。

  很多人不敢承受他这样的冷意,苏绾却淡定无比的站着,而且根本不看那家伙,不用想也知道那家伙此刻十分的愤怒火大,昨天才来逼问她是不是装傻的,今儿个一早她便好了,可想而知他心中是多么的愤怒,可那又怎么样,只要她咬牙不承认,他又能耐她何?

  苏绾想着,前面的广阳郡主和苏明月已经领着人赶紧的迎了过去,一路把萧煌给迎了进来。

  萧煌一进来,襄王,宁王二人便向他打招呼,惠王萧擎倒是什么都没有说。

  待到众人全都坐定了,萧煌才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听说苏家大小姐不傻了?被人治好了?”

  广阳郡主瞳眸说不出的幽暗,苏明月的脸色也不好看,萧煌一直以来都护着苏小贱人,现在他出现,她们还有办法刁难苏小贱人,还有办法让她头上顶着傻子的名声吗?

  广阳郡主缓缓的开口:“是的,听禀报说她好了,不过我还没有问她呢,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好了?”

  广阳郡主话一落,萧煌徐徐的轻笑,一笑透着该死的诱惑,他暗沉冰冷的声音响起来:“既然还没有确认,不如让本世子来测试一下,她究竟是不是真的好了?如何?”

  他开口,谁敢反对,广阳郡主硬着头发同意了:“萧世子请。”

  萧煌望向下首的苏绾,此时苏绾也抬眸望着他,两个人眸光淡定交接,前者眸底涌动着阴骜血腥的煞气,后者却是一副姐就是淡定君的神色,这样的神色看得萧煌心中的火气腾腾的往上冒,唇角忽尔勾出戾狠的笑意来,他缓缓的举起手来,问苏绾。

  “这是几?”

  ------题外话------

  萧萧在找死了,现在越作后面死得越难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53章苏绾好了 萧煌测试》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