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苏绾破局 泡妹招数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桃花轩内,所有人下意识的望向萧煌,不懂这位萧世子又是搞哪样,他这样的行为看来倒有点像针对苏家这位大小姐的,可是之前他不是一直护着这苏大小姐吗?

  一时间个个搞不清楚萧煌是什么意思了。

  惠王萧擎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萧煌这样的举动,分明是轻视绾绾,哪有举一只手问人家这是几的。

  襄王萧磊倒是没什么感觉,身为未婚夫的他,丝毫不觉得萧煌此举有什么不妥,反而是一脸看热闹的神色,较之襄王萧磊的神色,宁王萧烨的眸色却是暗了,眸光幽暗冷沉,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有人欺负苏家这位大小姐,他便觉得心里不舒服,有一种很生气的情绪牢牢的掌控着他。

  宁王脸色微暗的望着萧煌,不过一时倒也没有出声。

  下首苏绾看到萧煌伸出一只手时,脸色瞬间幽冷,萧煌此人果然极端阴险,外人只看到他的问题简单,可他却是别有用心的,若是她乖乖的说那是五,他便会说她心智幼稚,乃是小孩子心性,根本就没有好,因为谁会回答这样无聊的问题,只有小孩子才会乖乖的回话,可她若说不知道,只怕他又会反过来说她脑子不好,因为她连五个手指都不认识。

  苏绾眸光闪过冷芒,唇角忽尔勾出轻笑,软软的声音响起来;“靖王世子,臣女不识字,靖王世子不会因为臣女不识字,就认为臣女是傻子吧?”

  她话落,四周很多女人面面相觑,搞不准这两个人眼下是什么状况,本来好好的,现在看来却又有点针锋相对的感觉。

  不过不管怎么样,眼下这两个人的状况还是让她们高兴的,尤其是赵玉珑,望向苏绾,又望向萧煌,看到萧煌并没有如往常那样面对苏绾的时候,温融柔和,眼面前的他,一身的幽冷,即便是面对苏家这个傻子,也没什么好脸色,难道说他们两个人闹了起来,这真是太好了。

  赵玉珑眼里升起嗜冷的暗芒,嘴角勾出笑意,苏绾,苏小贱人,今日定叫你生不如死。

  不但是赵玉珑兴奋,就连苏明月也忍不住兴奋了起来,这真是太好了,萧世子竟然和傻子弄僵了,这可是好机会啊,这一回不用她们动手,这靖王世子便出手对付这傻子了,真是太好了。

  在场的人各有各的心思。

  上首的萧煌,在最初听到苏绾所说的话时,心里一闪而过的不自在,这女人前不久还叫他萧哥哥呢,现在却只管叫他靖王世子了,不过这情绪很快过去,因为萧煌想起苏绾骗他的事情,脸色拢上了寒凛的霜色,阴沉着脸再次的开口。

  “好一个不识字,既然苏小姐不识字,那么本世子再问你一个无关识字的问题,你说本世子长得怎么样?”

  萧煌话落,四周所有人都望向他,一时搞不懂这萧世子是什么意思,怎么好好的问这样一个问题。

  当然其中也有精明的人,猜出了萧煌话里的玄机,不由得轻笑起来。

  苏绾自然也猜出了萧煌话里的玄机,他问她他长得怎么样?

  若是她说他生得风华无双,天人之姿,只怕她就要落得一个和苏滢雪一样的花痴名声,即便她好了,她也担了一个花痴的名声。

  可若她说他长得丑,只怕在座的个个都要说她是傻子了,有眼的人都看得清楚,萧世子乃是天下间少有的绝色男儿,怎么就丑了。

  苏绾冷笑一声,望向上首的萧煌,缓缓的开口说道:“萧世子乃是靖王府世子,贵为皇亲国戚,臣女乃是安国候府的一介小小的庶女,又岂敢非议世子爷的容貌,请萧世子见谅,臣女不敢妄议。”

  苏绾话一落,四周不少人挑起了眉,有人脸上满是兴味,有人则脸上满是嫉恨,有人则火大不已,总之话说到这里,所有人都认清了一件事,那就是安国候府家的这个傻小姐,现在确实不傻了,不但不傻了,而且十分的聪明。

  萧世子一连出了两道绕人的题目都被她给轻易给解开,所以这女人太精明了。

  不过苏绾两次轻松避重就轻的回答了话题,还让人抓不到任何的把柄,上首的萧煌脸色却不太好看,清绝的容颜之上,浓浓的秋色薄冰,眼神中拢满了森冷阴骜,他幽冷凌寒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来:“苏大小姐,本世子再问你一个问题,若是你的嫡母安国候夫人掉到湖里,你是救还是不救?”

  这话一起,四周所有人都望向了安国候夫人广阳郡主,广阳郡主没想到萧煌竟然出了这样一个题目来考较苏绾,眸色暗了一下,不过她也好奇,苏绾如何回答这道题。

  桃花轩内所有的名门贵女到这时候已经看出了端睨,靖王世子萧煌和苏绾真的闹翻了,他出的题目也是越来越刁钻。

  安国候夫人落水,苏绾救是不救?若是苏绾回答救,那么萧世子一定会说她脑子不好,因为明眼的人都看出来,这么些年安国候夫人待苏绾并不好,安国候夫人落水,最高兴的应该是苏绾,她怎么可能去救,所以苏绾若说救,就说明她脑子根本没好。

  可若是苏绾说不救,那么萧世子一定会说她不孝,是安国候府的逆女,这样一来,即便苏家大小姐好了,也要担上一个不孝的罪名,从而被天下人耻笑。

  所以这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所有人都望向了苏绾。

  苏绾的脸上拢上一层冷色,唇角是浅淡的冷笑,眸光满是阴沉的光芒,直直的望向萧煌,这一刻的她,心中说不出的火大。

  她的眸光那样的清冷,萧煌看到,心竟然奇异的很不舒服。

  不过他来不及深想,苏绾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了:“回萧世子的话,臣女不会游泳,所以谈不上救人。”

  “那苏小姐的意思是不救吗?”

  萧煌挑起长眉,声音略高,这声音使得整个桃花轩内的人都听得明明白白。

  不救?呵呵,这个很正常,谁叫安国候夫人对这个傻子不好呢,不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安国候夫人脸色却不太好看了,咬牙在心里冷哼,这个小贱人,竟然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表示不救,她这是不孝,即便她对她不好,她公开说不救,这事传出去,也是有失体统的事情,看她以后还怎么做人。

  安国候夫人心中冷笑。

  苏绾的声音却再次的响起来:“萧世子搞错了,我只说了我不会游泳,没有说别的,而且萧世子认为若是候夫人掉进湖里,用得着我救吗?”

  她这话说得极为的巧妙,安国候夫人身边有很多奴仆,不管她去哪里,身边都跟着一大群的人,所以根本轮不到她这个小小的庶女出手。

  苏绾话一落,萧煌还待说话,不过这一次却有另外一人抢先一步行动了,宁王萧烨轻轻的拍了拍手,认同苏绾的话。

  “不错,苏小姐的话一点也没有错,堂堂安国候府的夫人,出行随身侍候的奴仆少不得数人,若是安国候夫人落水,奴仆早下水去救人了,所以根本轮不到苏小姐出手。”

  宁王萧烨的话一落,刷的一下,桃花轩内所有人都望向了宁王,惊愕莫名,一个个睁着大眼望着宁王殿下,想不透为什么宁王殿下会帮助苏家的这女人。

  宁王殿下啊,高贵出尘的宁王,怎么又帮上这小贱人了。

  不少人心中说不出的嫉恨,咬碎了一嘴的牙齿。

  宁王殿下话落,惠王萧擎也说话了:“好了,这事差不多该结束了,苏小姐一看就是个正常的,她是再正常不过的人了,所以大家不要再怀疑她傻的事情了。”

  惠王一开口,哗的一下,在场的女人中,又有人心碎了。

  惠王又帮上这女人了,她怎么这么好命啊。

  襄王萧磊看宁王惠王都帮助苏绾说话了,身为苏绾未婚夫他若是再不说话,似乎说不过去,所以襄王萧磊也开了口。

  “好了,这事到此结束了吧,苏绾的病确实好了,她确实已经不傻了,所以大家不要再怀疑她了。”

  襄王说到这个,心里十分的郁结,眼神不自觉的飘向了苏明月,可惜苏明月看也没看她,此时的她脸色拢着薄霜,眼神阴骜的盯着苏绾。

  没想到苏绾这个小贱人这么聪明,轻松的躲过了萧世子出的三道题目,不但如此,还得了宁王的爱护,先是靖王世子,惠王,现在又多了一个宁王,幸好靖王世子现在和她闹翻了,要不然她非气得吐血不可。

  苏明月心中想着,脸色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靖王世子萧煌。

  “世子爷,那这事就这么算了?”

  她看出萧煌的脸色十分的阴沉,看上去不会善罢干休的样子,苏明月想不透,为什么萧煌忽地便和苏绾闹翻了,他们两个怎么闹翻的。

  虽然好奇,却不敢多问。

  不过苏明月的话一落,萧煌周身漫开嗜煞的戾气,瞳眸说不出的凛冽,如一柄出梢的宝剑一般,寒光凛凛。

  他深沉的开口:“本世子的测试还没有结束呢,怎么就认定她不傻了?”

  本来今日萧煌心情就不爽,看到宁王惠王等人护着苏绾。他的心情莫名的越发的不爽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周身漫开寒凛的气息,使得整个桃花轩都笼罩着凉薄的气息,令人大气不敢出,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不少人偷偷的瞄着萧煌,又望同宁王萧烨和惠王萧擎等人。

  宁王飘逸出尘的面容上,长眉轻蹙了一下,眼里一闪而过的戾色,他温润的开口:“萧世子身为西楚权势滔天的重臣,何必为难一个小女子呢?”

  “宁王殿下这话错了,这怎么叫为难呢,本世子只是帮助安国候夫人测试一下,看看苏家这位小姐是不是真的好了?”

  “既然本世子担了这责任,就要把事情做好,不是吗?”

  萧煌唇角微微勾出笑来,那笑说不出的冷决,看到萧烨护着苏绾,他就不想如了他的心意,在他手里护人,真是想多了。

  英雄救美,也该看看在什么人面前当英雄,他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萧煌说完后不看宁王,反倒是望向安国候夫人:“候夫人,本世子没有说错吧?”

  安国候夫人望向萧煌,又望了望宁王和惠王等人,说实在的她是哪一个都不想得罪的,可是眼下这所有人里面,萧煌才是最厉害的一个,因为他手握西楚的重兵,而且心狠手辣,做事无所顾忌,若是得罪他,才是最麻烦的一个。

  至于别的皇子,反倒次一些,因为这些皇子好歹要顾忌一些。

  安国候夫人想通了这个,点头说道:“有劳萧世子了。”

  一来她不想得罪萧煌,二来她也不想让苏小贱人轻易好起来,现在有人替她出手教训苏绾,她巴不得呢。

  萧煌听了安国候夫人的话后,掉转身望向身侧不远坐着的宁王萧烨:“宁王爷,你看这事?宁王殿下想要英雄救美的心不能实现了。”

  宁王萧烨飘逸出尘的容颜之上拢上了清幽的冷霜,他冷冷的盯着萧煌,缓缓的开口:“萧煌,你认为苏家小姐需要你们哪一个认同,她傻与不傻,根本不需要别人来认同,她只是告诉你们大家一个事实而已。”

  萧烨说完望向下首站着的苏绾:“苏小姐,你可以走了。”

  苏绾望向宁王萧烨,不明白这个初回京的王爷为什么一照面便帮自个儿,还有自己对他似乎有一份熟悉感,可若说认识他,却又不尽然,她认真的想过,她绝对没有见过宁王殿下。

  不过宁王殿下出言相护,还是让人高兴。

  “谢过宁王殿下了。”

  苏绾笑着道谢,她眉眼温融的神情落到萧煌的眼里,萧煌心中的火气慢慢的升腾起来,嗜沉的声音响起来:“宁王殿下这话就错了,苏大小姐身为安国候府的一份子,她说自己不傻了,难道不该让候府的人看明白她不傻的事实吗?若是她说的是傻话呢?”

  萧煌说完眸光幽幽的望着苏绾,苏绾神色漠然,好像不认识他似的。

  一侧的宁王萧烨脸色拢着坚定,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

  “萧世子不是出了三个问题吗?我认为苏小姐回答的三个问题,足以说明任何问题了,若是在座的有人还认为她傻的话,这个人才是傻子吧。”

  宁王这话分明是意有所指的,直接的对准了萧煌,萧煌周身涌起寒气,瞳眸瞬间折射出凛厉的寒芒,清绝的容颜之上满是嗜血的戾气,阴沉沉的瞪视着宁王萧烨。

  两个人就这么瞪视着,互不相让,大有一言不和便要动起手来的感觉。

  桃花轩内,众人不由得心惊,个个担心,同时看宁王殿下一心护着苏绾,那些看中宁王殿下的贵女,不由得吃味,个个气恨难平的望着苏绾,这小贱人又勾了宁王殿下的心了,她究竟有什么能力这样啊,还是天生就是狐狸精投的胎。

  苏绾虽然高兴宁王殿下护着自个儿,不过她并不希望宁王殿下和萧煌两个人打起来,若是打起来,这件事闹大了,一来自己的声誉不好,二来一定会惊动宫中的皇上,这不是好事,而且她也不想欠宁王这么大的人情,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所以还是自立更生的好。

  苏绾想着,飞快的望向萧煌。

  “萧世子打算如何让我证实这件事,难不成萧世子一直考验下去,我就要一直被萧世子考验吗?对不起,萧世子有娱乐的心,我苏绾可没有供大家娱乐的心。”

  萧煌其实并不想在眼下这种时候和宁王萧烨对上,必竟萧烨的皇子身份摆在哪里呢,所以能不动手的时候,他还是不要动手的好

  此时听到苏绾的话,他便把凛冽的眸光从萧烨的身上收回来,缓缓的望向苏绾。

  “两次,若是苏小姐还能顺利的接下接下来的两次考验,那么本世子就承认苏小姐确实是好人一个了。”

  萧煌说完朝着身侧的各家名门贵女说道:“不知道各位是否认同本世子的话。”

  萧煌说话,谁敢反驳,个个点头认同,其中赵玉珑是叫得最响亮的一个。

  她不但叫,还飞快的说道:“若是苏绾不能顺利的通过两次考验,那么她依旧是个傻子,根本不是正常人。”

  赵玉珑的话赢得不少人附和的点头。

  苏绾抬眸望过去,便和赵玉珑的眸光相接,一个幽幽轻笑,一个凶残的散发出狠光。

  忽尔萧煌轻拍手命令身后的手下:“抬上来。”

  虞歌很快让人抬了三样东西上来,每样东西都用黑布蒙着,众人谁也看不见这黑布之下蒙着的是什么,不过依苏绾对萧煌的了解,他知道这人出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这三个看上去像笼子似的东西里,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绾微蹙眉,眸光不自觉的看到了赵玉珑,忽地轻笑起来,待到萧煌的手下退了开去。

  她望向萧煌说道:“萧世子考验我,倒没什么,不过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要求?”

  萧煌眸色暗沉的望着苏绾,深沉的说道:“说。”

  苏绾飞快的望向了人堆里的赵玉珑,缓缓的笑了。

  赵玉珑忽地不安起来,手指下意识的握紧,这个女人想做什么?

  苏绾悦耳软甜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为了让大家更好的看清我苏绾是不是好了,我有一个建议,找一个人来与我一道完成接下来的两道题,我想经过比较,大家应该更好的看清我是不是好了?”

  苏绾话一落,人群里不少人脸色微变,要知道萧煌让人抬出来的东西,看上去实在是不太好,而且众人望一眼那黑色的东西,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个个害怕不安,生怕被苏绾点到名。

  赵玉珑是最不安的一个,不过这事还要萧煌同意,萧煌自然和苏绾闹翻了,那么未必会同意她的建议。

  可惜赵玉珑念头未落,便听到萧煌冷酷无情的声音响起:“好,同意了,你选一个吧。”

  苏绾素白的手指往赵玉珑一指,不客气的说道:“那我就选赵家大小姐,素闻赵大小姐乃是盛京有名的才貌双全的女子,有她陪我一同接受接下来的两局考验,相信大家会看得更明白,我苏绾是不是真的好了?”

  赵玉珑的脸一瞬间有些白,不过咬牙站了起来,她赵玉珑可不是上不了台面的人。

  赵玉珑很快走了上来,不过她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眸光莹莹发绿,凶狠的瞪着苏绾。

  她和苏绾之间的仇隙越来越深了,而苏绾浑然不在意,因为她从来没有招惹过赵玉珑,这女人竟然一直视她为眼中钉,所以她还需要和她客气吗?

  苏绾飞快的望向萧煌,轻快的说道:“打开吧,我要看看萧世子究竟给我出了什么样的考验?”

  萧煌看她神色从容,丝毫没有半点的害怕不安,唇角勾出幽幽冷笑,他就不信了,拿不定这女人一回。

  萧煌一挥手,虞歌亲自走了过来,打开了黑色的布,四周不少人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生怕看到什么怪物,不过黑布揭开,只看见三个黑色的铁笼子,根本看不到内里的东西,但是黑笼子上首,却是没有盖子的。

  虞歌望向苏绾和赵玉珑两个人:“两位小姐请认出笼中的东西。”

  赵玉珑和苏绾两个人一起往前走去,越往前越是毛骨悚然,因为她们听到黑笼子里簌簌的声响,似乎是什么软体动物爬行的声音

  赵玉珑周身毛骨悚然,控制不住的发抖,脸色难看极了,其实赵玉珑身为丞相府的大小姐,自小是偷偷习了武的,若是有人找上她,未必能从她手里讨得了好,可偏是现在这样的一种场面,让她毛骨悚然。

  笼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赵玉珑想着,腿已发软,不过依旧硬撑着一路往前走去,很快两个人走到黑色的笼子面前,一眼望去,只觉得周身的汗毛倒竖,赵玉珑控制不住的惨叫起来:“啊,啊。”

  苏绾看了一眼后,同样觉得极不舒服,因为三个笼子里,共放着三样东西,蛇鼠蚁。

  三样东西本就令人毛骨悚然,偏每个笼中还有半数的这些东西,半笼老鼠,半笼蛇,半笼黑蚁。

  最重要的是三个笼子里除了蛇鼠蚁外,还有鲜血淋淋的肉在里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肉,可是看着那些老鼠,蛇,还有黑蚁在鲜血淋淋的肉上撕咬,换成是谁都觉得毛骨悚然,苏绾同样不例外,不过她倒底经常接触这些东西,除了觉得恶心外,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看着身侧赵玉珑的表现,她觉是自己有必要配合一下。

  所以苏绾也惨叫了起来,啊啊。

  一时间桃花轩内惨叫声不断,惊得所有人脸色都白了,个个控制不住的抖了抖。

  苏绾则心中冷笑,她之所以让赵玉珑出来,只不过是为了让萧煌不好拿捏她罢了,现在赵玉珑这样的表现,她也是一样的表现,他总不能说赵家的大小姐也是个傻子吧。

  若是她之前不把赵玉珑叫上来,不管自己何种表现,只怕萧煌都拿捏得住自己。

  若是自己吓得尖叫,萧煌定然会说,只不过是蛇鼠蚁,有什么可叫的,看来她还是未好啊。

  可若是自己不叫,这位萧世子定然又会说,你看这样吓人的东西,她竟然面不改色,所以说她根本没好,依旧是个傻子。

  不过她叫了赵玉珑上来,现在她和赵玉珑一样的表现,试问靖王世子还能说她傻吗?

  难不成他要说赵家的大小姐赵玉珑也是个傻的,那么分明是他萧煌睁眼说瞎话。

  苏绾一边叫一边唇角有着浅笑,这笑刺激了萧煌。

  现在他终于也明白了苏绾叫赵玉珑出来的目的,根本就是让他不好拿捏她啊。

  这个女人好刁钻。

  萧煌的手指紧握起来,绝美的面容说不出的阴沉,冷冷的朝着赵玉珑和苏绾喝道:“好了。”

  萧煌的冷喝声,很好的制止住了赵玉珑,她心惊胆颤的迅速的后退,退离开了三个黑笼子范围,此刻的她说不出的狼狈,脸上满是冷汗,一片惨白。

  赵玉珑一回首看到苏绾神色如常,虽然之前和她一般尖叫,却根本没有被吓着的样子。

  赵玉珑的恨意从心里涌出来,恨不得扑到一边去咬苏绾一口,可惜当着这么多面前,她若是这样做,只怕明天就有人说赵家大小姐疯了,所以她只能忍着。

  苏绾唇角勾出笑意,软软的说道:“萧世子,这三个黑笼子里装的分别是蛇鼠蚁,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不知道这一关我过没有过?”

  因着多了一个赵玉珑,萧煌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再拿这件事说事。

  只能眸光幽冷嗜血的挥了挥手,示意手下把东西抬下去。

  这时候桃花轩空地上很多人都看明白了,这一关苏绾又轻松的过去了,而且有些聪明的人,直到这时候才猜出苏绾叫出赵玉珑与她一起接受考验,其实只不过是拿赵玉珑当她的挡箭牌。

  有了赵玉珑这个活挡箭牌,萧世子根本没办法再评判苏绾傻不傻的事情,因为苏绾所做的和赵玉珑如出一辙,虽然她看上去并没有多害怕。

  宁王萧烨看到苏绾眉眼含笑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一直绷着的俊逸面容,此时也拢上了丝丝柔和,眸光温融的望着苏绾,想到这小丫头的精明,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很厉害。

  惠王萧擎看苏绾再次的顺利通过一关,心情也好起来,脸上满是温和的神彩,眸光温柔的望着苏绾。

  小丫头果然不一般。

  萧煌看着明媚含笑的苏绾,再看宁王和惠王的神容,周身的寒意越发的凌厉,眼神幽冷至极。

  他冰冷的声音再次的响起来:“第二关,箭穿葡萄。”

  他话落,众人面面相觑,什么叫箭穿葡萄。

  萧煌身后的手下虞歌已经走了出来解释:“这一关是赵小姐和苏小姐两个人头顶葡萄站好,有我和另外一名侍卫射穿葡萄。”

  虞歌的话一落,四周哗的一下惊呼声不断。

  箭穿苹果就够惊人心魂的了,现在竟然箭穿葡萄,那么小的一粒葡萄,还顶在人的头上,现在竟然还要射箭穿过去,这太吓人了吧。

  赵玉珑的脸色越发的惨白,身子都站不直了,手脚发软,望向不远处的虞歌,嘴巴张了张,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出来,因为她已惊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反倒是一侧的宁王萧烨和惠王萧擎的脸色同时的黑沉了下来,脸色难看至极,两个人一起望向萧煌:“萧煌,你别太过份了,她们只是寻常的小姐,怎么能用这样的手段对待她们,就算是军中的将士,只怕也不能坦然面对。”

  萧煌瞄向一侧的萧烨和萧擎,慢条斯理的说道:“两位还是稍安勿燥吧,你看她们都没有说什么,你们想英雄救美是不是早了点,好歹等人家求救了再出来英雄救美是不是?她们都没求救,你们着什么急啊。”

  他说完懒洋洋的一挥手,身后的虞歌,闪身便让手下取来了弓箭。

  他和另外一名手下走了出来。

  这时候宁王萧烨已经看不下去了,噌的一声站了起来,萧煌太狂妄了,竟然这样对待一个闺阁女子,太过份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苏家这位小姐被他欺负,他就特别的难受,心口很疼,这种感觉和他每晚做梦时的感觉是一样的,可是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萧煌?”

  苏绾抢先一步开口:“开始吧。”

  虽然宁王出头维护她是好事,不过萧煌此人身有逆骨,你越是和他作对,他越要做到底,萧烨不可能阻止得了他做事,若是萧烨坚持,那么他们就会打起来,而她不希望这事闹大,闹大了,就算她正常了,只怕也要落一个红颜祸水的名声。

  萧烨掉首望过来,便看到苏绾朝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他什么都不要做。

  萧烨看到这样的她,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明明想帮她的,可倒底没有帮得了她。

  萧煌看到萧烨和苏绾两人对视,那眼神分明有眉目传情的意思,不由得火大至极的沉声下令:“开始了。”

  虞歌和一名手下走了过来,一手拿着弓箭,另外一只手拿着一枚葡萄,两个人示意赵玉珑和苏绾分别站在一百米开外的地方。

  桃花轩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紧张起来,虽然个个讨厌赵玉珑,嫉恨苏绾,可真正看到这一幕,还是心惊胆颤的。

  不过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倒是挺高兴的,巴不得一箭射穿苏绾个小贱人的脑袋,这样就省了她们多少事了。

  箭穿葡萄眼看着便要开始了,赵玉珑的身子抖得特别的厉害,脸色如纸一般的白,往常高傲不可一世的丞相府大小姐,此时再没有了往日的半点骄傲,此刻她只能勉强的站定。

  待到虞歌把葡萄放在了她的头上,让她站好时,她几乎都要给虞歌跪下来了,不过最后她总算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她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如果那样,就太丢脸了。

  反观苏绾,神色却要淡定得多,不但淡定还很从容,镇定自若的站在一百米外的地方,一副任凭别人处置的样子。

  眼看着虞歌和一名手下便要开始射箭了,那一直歪坐着的婧王世子萧煌忽地优雅的起身,一言不吭,径直的走到虞歌身边,一伸手便从虞歌的手里接过了箭,他慢慢的把箭瞄准了苏绾,唇角是一抹血腥嗜杀的冷笑。

  “苏大小姐,你害不害怕?”

  “我相信靖王世子的箭术。”

  苏绾淡定的说道,这家伙若是想看她惊慌失措,怕是要失望了,如若说萧煌此人有些逆骨,她也是,若是真的平心而论的话,她对萧煌是有一丝愧疚的,但现在萧煌如此对她,她的心反而坚硬如铁。

  萧煌看她这样,眼神说不出的幽暗,明明做错事的她,欺骗他她是傻子,现在竟然一丝悔改的意思都没有,这令得他十分的火大,正因为火大,所以铁了心的想教训她,他就不相信,这世上有女人面对这样的境况,能面不改色。

  “你说若是本世子的手一抖,你的小命会不会?”

  萧煌没有说下去,苏绾淡淡的笑:“那样的话,只能说萧世子是蓄意谋杀了,因为以世子爷的能力,若不想杀人,断然没有失手的可能。”

  苏绾话一落,又慢吞吞的说道:“当然,像我这样卑微的小命,死在靖王世子手里,大抵也是命该如此吧。”

  苏绾明明笑得温软,像一株开在枝头的花儿,可是那笑容却生生的叫人看出几分悲凉来。

  宁王萧烨听她说着这样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心忽地一抽,竟然很疼很疼,疼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难过。

  惠王萧擎的心也不好过,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紧紧的盯着萧煌,他不知道萧煌为什么就盯上了绾绾,要如此针对她。

  但是,如果他真的失手杀了绾绾的话,他是绝不会放过他的,绝对不会放过。

  桃花轩内,气氛说不出的冷幽,令人觉得窒息。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望着萧煌,只见他周身凛寒,脸色笼罩着的是比冬日霜冻还要冷的寒气,他的瞳眸涌动着浓烈的暗潮,手指用力一拉,长箭直奔苏绾而去,同一时间,萧煌身侧的手下也拉弓射箭,长箭直奔赵玉珑的身边。

  丞相府大小姐赵玉珑眼看着那长箭直奔自个而来,她周身冒冷汗,再也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然后身子往下一蹲,直接的躲开了那射来的长箭。

  赵玉珑一动,苏绾的身子也动了,她和赵玉珑一先一后的避开了那射来的长箭,同样的她和赵玉珑一般,啊啊的尖叫起来。

  整个桃花轩内的人都被她们的尖叫声给叫乱了,个个一身冷汗的望着那尖叫不已的两个女人。

  赵玉珑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尖叫之后,掉头便往外狂奔,一路直奔桃花轩而去,而苏绾待到赵玉珑离开后,方才安静下来,此时的她已经恢复过来,脸上满是温柔明媚的笑意,笑看着靖王世子萧煌。

  “萧世子,这一关我可是过了?”

  萧煌眸光幽暗至极的盯着她,手指下意识握了起来,他又再次的被她骗了一欠,这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接他这一箭,因为她知道赵玉珑肯定接不了这一箭,而她的表现自然要和赵玉珑一致,这样不管他想找什么借口刁难她,都不行了。

  因为丞相府的大小姐,赵玉珑不是傻子。

  她和赵玉珑的表演一模一样,他又有什么理由说她好与不好呢?

  萧煌眸光幽沉,忽尔唇角勾出笑来,苏绾,你想玩是吗?本世子奉陪,但愿你后面也能玩得起。

  “恭喜苏大小姐,你再正常不过了,这世上大抵没有人比你再正常了。”

  萧煌的话一落,四周的人全都松了一口气,若说之前大家还恨不得好好的教训教训苏绾,可是现在经过这样惊心动魄的一面,她们已经不想再看这样的画面了,谁知道接下来萧煌还会出什么样惊险的局,所以还是早点结束这样的事情好。

  就算苏家大小姐正常了又怎么样?她只不过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小小的庶女,又能翻得出什么样的浪花来呢。

  人群中,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脸色同时的难看起来,她们没想到连靖王世子出手,苏绾都能顺利的躲过去。

  从这一点不难看出,苏小贱人的厉害之处。

  人群中,襄王萧磊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若说之前他还不高兴这苏绾正常过来,可是经过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他忽地看到了苏绾的价值,这个女人如此的精明,若是她一心助他,于他一定是一大助力,襄王殿下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他要好好的规划规划,如何让苏绾喜欢上他,然后全心全意的助他一臂之力,当然如果她能同意以侧妃的身份进襄王府最好了,这样他就可以娶苏明月为襄王正妃了。

  如此一来,姐妹二人一起进襄王府,可谓是一段千古佳话。

  襄王越想越高兴,忍不住眉眼愉悦,望了望苏绾,又望了望苏明月,好像看到这两朵姐妹花顺利的被他娶进了襄王府。

  苏绾看萧煌终于承认她正常了,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只觉得整个人很累,逐不卑不亢的望向上首萧煌以及宁王惠王等人。

  “既然臣女通过了萧世子的测试,那么臣女就退下了,祝各位今日用膳愉快。”

  苏绾说完再不看任何人,转身便自离开了,她一刻也不想这些人待在一起了。

  身后的众人在她离开后,再也提不起兴趣了,安国候夫人立刻招呼了下人准备宴席,大家兴趣缺缺的用起宴席来。

  苏绾出了桃花轩后,一路往自个的听竹轩走去,此刻的她一心惦记着丫鬟云萝,不知道这家伙眼下怎么样,还是快点回去替她拔掉身上的银针。

  不过苏绾还没有到听竹轩,半道的时候被一个丫鬟拦住了去路,小丫鬟心急的叫起来:“不好了,大小姐,你的丫鬟在后花园大哭大闹的,你赶快过去看看。”

  苏绾想都没有多想,转身便跟着小丫鬟的身后一路直奔后花园而去,不过刚到了后花园,前面的丫鬟便停住了,指了指后花园对苏绾说道:“她就在前面,你过去吧,我还要去做事。”

  她说完转身便走,苏绾心一沉,第一直觉便感觉这是一个陷井,有人想算计她,什么人?

  她想着一步步小心的往后花园走去,不过她人还没有到后花园,刚走了几步,便听到空中嗖的一声响,有什么东西直直的朝着她打了过来,苏绾脸色一变,迅速的往后撤,避开了那迎面朝着她打来的东西,不过她一避那东西半空又是旋转了一下,直直的朝着她的脖子上袭击而来。

  这一次苏绾看得很清楚,这是一条有着剧毒的金环蛇,细如拇指,却剧毒无比,而且攻击性特别的强。

  苏绾的脸色不由得变了,要知道此刻她身上并没有带解蛇毒的解药,而且她也没有武功,至于晏歌,她一直没感觉到她跟着她,她大概是被靖王世子萧煌给叫去了,所以她是没法指望她的。

  难道今日她就要命丧于此,苏绾脸色冷冷,最后一咬牙,手中捏了几枚银针,眼看着那金环剧毒蛇袭了过来,她手一扬便待把手中的银芒挥出去,不管杀得了杀不了这畜生,先出手了再说。

  不过苏绾还没有来得及杀剧毒金环蛇,身后忽地有银芒闪过,一道快如流星的暗器直奔金环蛇而去,那金环蛇一下子被暗器给打中了,直直的被打飞了出去,钉在了身后的柳树上。

  苏绾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缓缓的掉转身望过去,便看到灿烂的阳光下,一个高贵出尘,飘逸华贵的男子徐徐的走了出来,他正是宁王萧烨,萧烨眸光温柔的望着苏绾:“苏绾,你没事吧?”

  苏绾摇了摇头,唇角擒笑的向宁王萧烨道谢:“谢谢宁王殿下了。”

  “不要这样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宁王说完后,忽地认真无比的望着苏绾说道:“苏绾,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宁王殿下请说?”

  “本王总觉得你很熟悉,从前我们是不是见过?”宁王萧烨的话一说完,苏绾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宁王殿下,你这泡妹妹的招数太老套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54章 苏绾破局 泡妹招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