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算计恶人 堂姐上吊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苏绾之所以如此说,是为了试探宁王,因为不要说宁王对她有熟悉感,就是她自己对宁王也有熟悉感,所以她怀疑宁王是不是和她一样来自于现代啊,如果这样的话,那她岂不是多了一个老乡。

  苏绾如此一想,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所以才会来这么一句带有现代特色的话,不过宁王听了她的话,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喜,反而是满脸的困惑。

  “泡妹妹的招数,这是什么意思?”

  苏绾认真的看宁王的神情,发现他确实满脸不解,根本没有装,所以说宁王根本不是来自于现代的,是她想多了。

  苏绾不禁有一些失望,看到宁王还在一脸认真的望着她,等着她解释什么叫泡妹妹的招数,逐笑望向宁王。

  “泡妹妹就是把我当你妹妹的意思。”

  也许她和宁王并不认识,只是两个人彼此投缘罢了,这世上有些人一眼便投缘,但有些人却怎么看怎么厌。

  宁王听了苏绾的话,轻笑着微微点头:“嗯,本王看着你总是觉得分外亲切,也许这就是缘份吧。”

  两个人正说话,宁王的身后忽地闪过一个人来,那人一身的白衣,身手仿似鬼魅,一看就是宁王的厉害手下,这人一出现,恭敬的报拳:“王爷,属下刚才追着那暗算苏小姐的人,查清楚了那人是受苏家大公子苏明轩指使的。”

  一听到苏明轩,苏绾的脸色暗了,这个坏家伙,竟然用剧毒金环蛇来害她,若不是宁王出手救她,她未必躲得过去。

  这该死的家伙敢出手对付自己,她又岂会轻易放了他。

  苏绾的眉轻蹙,很快瞳眸之中闪过乌亮的光华,她笑意盈盈的望向一侧满脸怒容的宁王:“王爷,有没有兴趣,合作做一件坏事?”

  她看宁王十分的顺眼,所以轻易便把宁王当朋友了。

  宁王听了她的话,知道她是打算收拾苏明轩。

  本来宁王就没有打算放过苏明轩,此时听到她如此一说,倒是升起了极大的兴趣;“好啊。”

  看她乌亮明澈的眼睛,神彩飞扬的神情,宁王只觉得心里十分的柔软,不管她做什么,他都愿意陪着她一起做。

  “你说怎么做?”

  苏绾招手示意宁王过来,小声的嘀咕着,很快宁王的脸上闪过错愕之情,随之笑了起来,点了点苏绾的小脑袋瓜儿:“你啊,可真是刁钻。”

  他点完后一愣,脑海中飞快的的闪过什么画面,可是认真的细想,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苏绾看宁王对她的态度,同样的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坦然,既然当宁王殿下是朋友了,就没有那么讲究了。

  “王爷认为可行吗?”

  “行。”

  宁王点头,然后伸手拉了苏绾的手,飘然而走:“走,一起去看好戏。”

  两个人身若流光,眨眼便消失在后花园里,很快到了苏明轩所住的落梅阁。

  落梅阁中栽种了很多的梅花,苏明轩很喜欢梅花,所以便给自己的院子取名落梅阁。

  不过此时并不是冬天,所以梅花并没有盛开,落梅阁也没有那么应景,不过院子依旧十分的华美,随处可见的雕栏玉彻,小桥流水,可见广阳郡主在自个的一双儿女身上是倾注了全部的心血的。

  此时落梅阁的花厅里正传来不满的喝声:“古谦,你不是说那剧毒金环蛇一出手,那女人必死无疑吗?现在她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苏明轩心头火大不已,只要一想到那傻子不但害得他被打,还害得母亲三番两次的吃瘪,最关键的是府里好多人都吃了她的亏,现在连五妹妹都因为那贱人而被打得剩下半口气了,可是那傻子呢,不但没事,现在竟然好了。

  所以苏明轩越想越恼火,下定了决心要收拾苏绾。

  今日姐姐苏明月在桃花轩办品诗宴,他便想乘着人多,好好地教训教训苏绾,可是那个贱人身边有厉害的手下,而且她自己也很精明,不容易得手,所以苏明轩便想到了自己交的一个朋友古谦,古谦喜欢训蛇,手里有很多剧毒蛇,若是他让古谦用蛇咬死那女人,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事后只要说府里有毒蛇就行了。

  可是谁知道,古谦用了最有攻击性的金环蛇,竟然没有杀死那个女人。

  古谦此时心情也不太好,要知道那金环蛇可是名贵无比的,而且十分的难得,他手里总共就这么一条,还被杀了,他现在心情说不出的沮丧,偏苏明轩还怪他。

  古谦不高兴的说道:“本来可以轻松杀那女人的,可是谁知道有人出来坏事,打死了我的金环蛇,我还怨呢。”

  “什么人护着那贱人。”

  苏明轩气愤地用力一捶身侧的桌子,火大不已。

  他实在看不出那小贱人有什么好的,怎么那些王爷世子的上赶着护着那女人,这些人眼睛是不是有问题啊。

  “我不知道,那人身手十分的厉害,一出手便用暗器打死了我的金环蛇。”

  要知道金环蛇的速度,可是蛇类中最迅速的,可竟然被那人一出手给打死了,可见那人的武功是十分厉害的,所以他不敢久留,赶紧的离开了。

  “这贱人真是好运气。”

  苏明轩又骂。

  落梅阁花厅后面的树上,宁王萧烨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尤其是听到苏明轩一口一声小贱人的,他就火大得想抽这货两耳光,能不能好好的说话,说个话跟放屁似的,满嘴臭气轰天的。

  宁王正想让人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苏绾却伸手拉住了他,望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取了一种药来对着宁王晃了晃。

  宁王立刻笑了起来,从苏绾手中接过药来,然后示意自个的手下,把药放进花厅去。

  手下领命赶紧的去办事,这里两个人继续躲在后面的大树上,听苏明轩骂人。

  苏绾唇角满是冷笑,眼里幽光连连。

  她倒要看看待会儿这事出了,盛京城里的人还如何看待这位安国候府的大公子,安国候会如何收拾苏明轩这个儿子。

  安国候苏鹏此人素来最讲究脸面,又小心谨慎,若是儿子出了这事,只怕他得气死,苏明轩的惩罚不会轻,而且苏明轩是广阳郡主的心头好,若是苏明轩出事,想必广阳郡主心如刀绞。

  光是想到这个,苏绾便觉得心情爽。

  对于广阳郡主,她是不会轻饶了的,而且她绝不会简单的杀了她了事,她要慢慢的折磨她,替前身报仇。

  那样惨忍的一幕,她竟然下得了手,既如此也让她来尝尝剜心之苦。

  前面,宁王的手下已经奉命把苏绾交给他的药放进了苏明轩所在的花厅里,而那手下也奉了宁王的命,直奔落梅阁外面,很快落梅阁外面起火了,府里有下人大叫起来:“不好了,起火了,快来救火啊,快点来救火啊。”

  苏明月的桃花轩内,此时众人正兴趣缺缺的用着膳,宁王,惠王以及靖王世子等男宾全都离开了,剩下的女宾客再没有说笑的心思,大家心不在焉的吃着东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打算早早的吃完好回去。

  眼看着宴席差不多结束了,忽地安国候府外面有吵闹声传进来。

  很快有人奔进来禀报:“夫人不好了,大公子住的落梅阁里起火了。”

  “什么?”

  广阳郡主吓了一跳,脸色立马难看了,想都没想起身便往外奔去。

  这回连苏明月都受惊了,那苏明轩可是她的弟弟啊,是她的亲弟弟,若是出事了,母亲一定会伤心死的。

  苏明月也起身,急急的跟了出去,宴席上的各家贵女望着这一幕,忍不住纷纷的起身,这些女人唯恐天下不乱,一扫之前的神情恹恹,个个精神抖擞了起来,紧跟着苏明月的身后起身,往外走。

  一众人刚出了桃花轩,便看到安国候苏鹏领着几个下人一路走了过来,安国候苏鹏的脸色同样的焦急,苏明轩可是他的唯一的儿子,而且长得十分的出色,人也聪明,虽然有些娇惯,却是无伤大雅的,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儿子有什么事。

  安国候和广阳郡主两个人一照面,广阳郡主便担心的开口:“候爷,不知道轩儿怎么样?”

  “没事,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

  苏鹏安抚广阳郡主,因为牵扯到自个的儿子,两个人之间的缝隙在此时似乎不重要了,广阳郡主心里松了一口气,浩浩荡荡的一众人一路直奔苏明轩所住的落梅阁。

  等他们到了落梅阁后,发现火势并不大,此时已被下人控制住了。

  广阳郡主和安国候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觉得有些不对劲,轩儿的院子里怎么会好好的着火呢,还有都着火了,为什么没有看到轩儿,他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如此一想,安国候和广阳郡主两个人脸色同时变了,抬脚便往落梅阁走去,身后的一众贵女紧随其后的跟了进去,一路直奔落梅阁的正居。

  安国候府大公子苏明轩,虽然只有十六岁,不过却生得十分的出色,是盛京有名的俊美少年,京中有不少的小姐心仪他,他是那些二三流名门闺秀的良婿,很多人把眼光盯在苏明轩的身上,意图和安国候府拉上关系,从此后互惠互利。

  这一回苏明轩的院子着火,在场的贵女中便有不少人担心。

  大家前奔后继的一路往落梅阁走去,一路走来并没有看到多少下人,因为落梅阁里的下人都去救火了,可是苏明轩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这让安国候和广阳郡主两个人担心死了,脸色越来越难看。

  眼看着落梅阁的正居要到了,依旧没有看到苏明轩的身影,安国候和广阳郡主一颗心都提到了胸口,脚下步伐加快,浩浩荡荡的一队人很快到了落梅阁花厅外不远的地方。恰在这时,有人从落梅阁的花厅奔了出来,脸色别提多难看了,而且满脸燥红,这人奔了几步,一抬首看到安国候和广阳郡主,一时张嘴结舌。

  “候爷,夫人,我一一。”

  安国候和广阳郡主因为担心自个的儿子,所以并没有在意这手下的异样,看他慌慌张张的不由得来火,脸色难看的冷喝:“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夫人,公子他一一。”

  下人想到之前看到的画面,脸腾的一下红了,不知道如何往下说了,只能往身后的花厅指了指。

  安国候和广阳郡主一看这人的神态,还当自个的儿子出事了,不由得大惊失色的往花厅冲去,后面苏明月和几个贵女也一路往花厅里奔了过去。

  身后的手下看着这个,不由得惊叫出声:“候爷,夫人不要进去。”

  可惜此刻安国候和广阳郡主太心急了,压根就不理会他,其他人也没有理会他。

  这下人拦也拦不住,最后不忍直视的赶紧捂住脸蹲到地上去。

  落梅阁的正厅里,有一股暧昧低亢的喘息声,隐约传出来,如果细心定然会发现蛛丝马迹,可惜安国候和广阳郡主太担心自个的儿子了,所以根本不多想,大踏步的冲了进去,花厅的门本来就是不关的,他们很轻易的便冲了进去,一眼看到宽敞明亮的花厅里,散了一地的衣服,而花厅里面的长椅上,此时正有人赤身*的做着苟此的事情。

  安国候和广阳郡主看到第一眼,呆住了,后面的人此时全冲了进来,然后看到这一幕后,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啊,啊。”

  所有的闺阁小姐都脸红的退了出去,再也不敢看。

  广阳郡主虽然是过来人,可倒底是女子,看到这一幕后,赶紧的往后撤,一边撤一边怒喝:“候爷,快把这该死的肮脏东西给拉出去乱棍打死,竟然胆敢在我轩儿的地方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安国候此时怒火滔天,直直的冲过去,抬起脚便对着那正进入激情之中的人踢了一脚,一脚踢中那人的屁股,他啊啊的大叫起来。

  安国候一听,呆住了,这分明是他儿子的声音啊。

  外面广阳郡主自然也听到了儿子的叫声,再次忍不住的冲了进去,然后她便看到那赤身*,正对着身下一名男子做着不轨之事的人,竟然是自个的儿子,广阳郡主呆了,儿子,她的儿子怎么会是不正常的,她的儿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广阳郡主控制不住的尖叫:“轩儿,你,你怎么?”

  广阳郡主说不下去了,不过外面的人却个个听到了广阳郡主的叫唤,然后想想先前的画面,所有人脸色都变了,没想到安国候府的大公子竟然有这种嗜好,原来他专好男男之道,而且好不要脸啊,竟然就在花厅里把别人骑在了身下,太不要脸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对着花厅碎了一口唾沫,然后谁也没有打招呼,转身便走,个个一边走一边大念阿弥陀佛,没想到今儿个竟然叫她们看到这样肮脏的一幕,以后安国候府这个地方,她们还是少来的好,不,是再也不要来了。

  若是再撞上这样的画面,她们宁愿瞎了眼。

  一时间,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苏明月怔怔的望着花厅,然后生生的气哭了,这个弟弟怎么这么不争气,竟然青天白日的做出这样下作的事情,以前她还当他是个好的,现在看来也是个不成器的,真是白瞎了她的疼爱,还害得她在所有的贵女中丢脸,以后看谁还嫁给他,看谁还敢要她。

  苏明月越想越伤心,哭着跑了,理也不理身后的苏明轩。

  花厅上,安国候苏鹏此时已经清醒了过来,看到儿子和别的男人不堪入目的一幕,不由得气疯了,他安国候的儿子竟然是这么下作的东西,好好的青年才俊不当,竟然要做这种不阴不阳的人,还害得他在所有人面前丢脸。

  安国候苏鹏怒火攻上心头,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气,一拳便朝着苏明轩打去,苏明轩先是被苏鹏踢了一脚,有些木愣愣的,这会子又挨了一拳,总算清醒了过来,认真一看,竟发现自己和古谦两个人?苏明轩不禁羞耻至极,冲到一边拽了一件衣服套上,随手又抢了一件衣服给古谦,而这时候安国候苏鹏再次怒火万丈的挥拳朝着苏明轩打去,他一边打,一边大发雷霆之火。

  “我打死你个孽子,让你伤风败俗,让你丢人现眼,让你净做这等见不得人的事情。”

  说话间,苏鹏又是两拳打到了苏明轩的身上,苏明轩被打得狼狈至极,一边躲避一边求饶:“爹爹,你听我说,你听我解释。”

  可是苏鹏此时已经完全的气疯了,一向引以为傲的儿子竟然成这样了,他只觉得绝望。

  苏明轩看苏鹏完全不理会自己,那凶狠的样子大有要打死他的样子,不由得害怕的朝着一侧的广阳郡主叫起来:“母亲救我。”

  广阳郡主本来也心痛难忍,只觉得绝望,自己精心护着的儿子怎么这样了?眼看着苏鹏打儿子,她一时没反应,只顾着伤心。

  可是听到苏明轩的求救,再看苏鹏血红着一双眼睛,大有要打死儿子的样子。

  广阳郡主立马心疼了,这是她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怎么能打死他呢,广阳郡主朝着苏鹏叫起来:“候爷,你饶他一回吧,别打了,饶他一回。”

  苏鹏一听广阳郡主的话,早愤怒的吼叫起来:“闭嘴,都是你平时惯的他,惯得他这样不知羞耻,连这种丢安国候府颜面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你说以后他还怎么做人,别人又如何看待我安国候府,本候的脸面全被他丢干净了。”

  苏明轩听着苏鹏的话,脸色难看的叫起来:“爹爹,你听我说,我没有,没有这种嗜好,是有人算计我了。”

  苏明本来是性急辩解,可是说完后越发认定了这个理,没错,就是有人算计了他。

  他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嗜好,怎么会和古谦乱搞到一起去了,而且他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苏明轩想通这个理,一边跑一边朝着安国候和广阳郡主叫道:“爹爹,娘,我根本没有这方面的不良嗜好,是有人下药算计了我,我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安国候苏鹏和广阳郡主听了他的话,脸色全都难看起来,安国候停住了动作蹙紧了眉。

  广阳郡主的脸色狰狞得可怕:“谁,是谁算计了你。”

  她定要把这人千刀万剐了,竟然这样毁她的儿子,她不会放过她的。

  苏明轩飞快的想着,然后便想到了之前想用金环蛇想毒害苏绾的事情,后来不是有个很厉害的人杀了金环蛇吗?一定是苏绾和别人动的手脚,想到这个理,苏明轩大叫起来:“爹爹,是苏绾,是苏绾对我动的手脚,先前我让人放蛇去吓了她,一定是她起了报复心,报复了我。”

  苏明轩避重就轻,没说想用金环蛇毒死苏绾,只说想吓她一下。

  安国候和广阳郡主两个人脸色一下子黑了,尤其是广阳郡主眼神充斥着一片腥红的血气,苏绾,又是这个小贱人,不行,她不能放过她,她竟然胆敢对自个的儿子做出这等下作的事情。

  “候爷,你要替明轩做主啊,他可是安国候府的全部希望,苏绾竟然对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分明是心里憎恨候爷,想报复整个安国候府。”

  广阳郡主不说苏绾恨她,反而说苏绾恨整个安国候府,这样一来,候爷定然会生气。

  广阳郡主如此一说,安国候的脸色果然难看了,黑沉沉的冷喝起来:“那个孽女,竟然胆敢做得出这等事来,我定饶不了她。”

  他说完转身便往外走去,想到自己的儿子就这么被毁了,安国候现在就想杀了苏绾,本来今日听到这孽女好起来,他还多少有些高兴,好歹他不用顶着傻子父亲的名头了,没想到这孽女竟然恨他,一心一意要毁了安国候府的希望,这样的孽女,他如何能容忍。

  广阳郡主一看安国候往外走,自己也紧跟了出去,今日她一定不会放过苏绾的,即便她有宁王惠王护着又怎么样,她这样残害手足,就算闹到皇上那儿,她也是要受惩罚的。

  身后的花厅里,苏明轩的脸色同样的难看,咬牙切齿的,今日他出了这种事,算是栽了一个大跟头了。

  苏绾,她竟然胆敢这样对他,他不会放过她的。

  花厅一侧的古谦,小心的开口:“难道真是那傻子?”

  苏明轩白他一眼,冷哼道:“除了她还有谁,我们先算计了她,后面立刻便发生了这样的事,不用想也知道是她了。”

  古谦张嘴还欲说话,苏明轩已经不耐烦的挥手:“你快走,难道想等我爹娘反应过来,杀了你吗?”

  古谦的脸色一白,赶紧的把衣服抱上,狼狈的溜了出去。

  落梅阁花厅后面的树上,苏绾本来看得津津有味的,不过在苏明轩和古谦办事的时候,她的眼睛被宁王萧烨给捂上了,不过她很不满的抗议了,萧烨好气又好笑的逗她:“你还是不是小姑娘,这样的事情还看得津津有味的?”

  苏绾不满的嘟嚷:“有热闹不瞧是傻子,何况他敢做,我有什么不敢看的。”

  明明是惊骇世俗的话,可听到宁王的耳光里,一点也不大惊小怪的,反而觉得这样的话出自于苏绾的嘴里再正常不过了。

  宁王实在想不透,为什么苏绾会给他这么多不一样的感觉,不过经过相处,经过认真的想,他终于承认一件事,他和苏绾真的不认识,所以他的这些奇怪的感觉,也许缘自于两个人投缘。

  两个人接着往下看戏,没想到好戏演变到最后,竟然把矛头牵扯到苏绾的身上了,苏绾撇了撇嘴,看来苏明轩也不是笨蛋。

  “宁王殿下,能不能劳烦你送我回听竹轩。”

  “好。”

  宁王立刻点头了,伸手拉着苏绾的手,按照苏绾的提示一路飘进听竹轩。

  听竹轩里,云萝正在花厅里发脾气,大哭大闹的,情绪十分的不稳,一看就是被人欺负了的,此刻紫儿正一脸心虚的哄着她,苏绾一眼便看出是紫儿乘她不在,欺负了云萝,看她哭起来又开始哄她。

  苏绾抬脚欲进花厅,身后的暗处,宁王萧烨的声音响起:“要不要我留下来帮你?”

  苏绾立刻摇头,不需要。

  花厅里,紫儿一看到苏绾回来,立刻乖顺的起身:“小姐,你回来了。”

  眼下这小姐好了,她还是安份些侍候着吧,要知道主子再不好,也是主子,若是出了什么事,还是她们做奴婢的倒霉。

  苏绾望了紫儿一眼,紫儿立刻心虚了,苏绾不再理会她,挥了挥手说道:“出去守着吧,我来哄她。”

  “是,小姐。”

  待到紫儿一走,苏绾立刻走到云萝的身边,伸手替云萝把身上的银针拔了下来,不过银针刚拔下来,云萝的神智依旧不清爽,一时没有任何的反应,这时候,花厅门外,响起了安国候苏鹏怒气冲天的吼声:“苏绾,你给我出来。”

  苏绾撇了撇嘴,没有说话,门外紫儿冲了进来,飞快的开口:“小姐,是候爷,候爷的脸色好难看啊。”

  苏绾才不怕他,慢吞吞的起身走了出去。

  门前,安国候脸色铁青,胸口急速的起伏,可见他气得不轻,一看到苏绾出来,他就怒指着苏绾喝问:“苏绾,你说。你是不是对你弟弟做了什么?”

  广阳郡主的眼睛好像淬了毒似的,阴森可怕。

  她凶狠的瞪着苏绾,一定是这个贱人,一定是她毁了她的轩儿。

  只要一想到先前的画面,还被那么多人看到,广阳郡主便想扑上来咬死苏绾。

  以后她的轩儿可就有了污点了,他将来可是要干大事的人,现在却被一个小贱人毁掉了,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广阳郡主一向妩媚高贵的面容,此刻说不出的扭曲,甚是骇人。

  不过苏绾一点也不怕她,要说她有点忌惮萧煌倒是真的,必竟人家有能力有手段,若是落到萧煌的手里,绝对生不如死,还有一个原因,是她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

  即便是男人,大概也不希望自己被人强上,所以她心里多少是有一点愧疚的。

  不过对广阳郡主,呵呵。

  恕她没办法对她太客气,而且也别指望她怕她,虽然她不能明招上收拾她,暗招同样不会饶过她。

  不过现在想要她认罪,不可能,他们又没有抓住她的把柄。

  苏绾挑眉,一脸不解的说道:“爹爹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安国候看她的样子,一时怔住,紧盯着她,猜测她这话是真是假。

  一侧的候夫人广阳郡主却尖叫起来:“苏绾,你别不承认,是你算计的轩儿,他才会和人,和人?”

  苏绾接她的话问道:“和人怎么了?”

  广阳郡主一想到那画面,只觉得剜心,钻心似的疼痛,亲眼看到儿子和一个男人大干特干,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广阳郡主此刻只觉得生不如死。

  偏苏绾还一脸不解的样子,更是让她抓狂。

  “苏绾,你别装了,明明是你,是你算计的轩儿,你别想假装否认。”

  她说完望向安国候说道:“候爷,你快替轩儿做主,他可是你的希望,可是我们安国候府的希望啊,现在他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候府以后还怎么见人。”

  广阳郡主一口一声候府,安国候苏鹏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阴沉沉的盯着苏绾:“苏绾,你说是不是你干出来的事情,若是你现在说,为父说不定还饶你一命,可若是被我查出来是你做的,我绝对饶不过你。”

  苏绾挑了挑眉,优雅淡然的说道:“我根本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而且我也不知道苏明轩怎么样了,你们这样莫名其妙的话,我实在听不懂,还有为什么就认定我算计了苏明轩,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

  苏绾直直的望着安国候,慢慢的唇角勾出冷笑。

  “爹爹好歹也是一国候爷,最好不要被人牵着鼻子走才好,爹爹认为我有这样大的本领,可以轻松的进入落梅阁算计苏明轩吗?”

  苏绾的话使得苏鹏脸色暗了一下,苏鹏此人十分的自负,最讨厌的话就是有人牵着他的鼻子走,虽然从前是这样,可现在他一听到这样的话,便觉得不自在,所以苏绾的话便使他不自在了,他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广阳郡主,随之又想到苏绾的话,落梅阁可不是等闲人进得了的,而且还有人先放火,然后又对苏明轩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苏绾一个候府的庶女,有什么能力做出这些。

  苏鹏迟疑了,广阳郡主胸中血气涌动,这个小贱人太刁钻了,每次都挑动候爷对她生出缝隙来。

  广阳郡主大哭起来:“候爷,轩儿可是你唯一的儿子啊,你一定要替轩儿做主,不能放过那算计了轩儿的人。”

  “除了苏绾外,还有谁会对付咱们轩儿,咱们轩儿一直以来可没有得罪过谁啊,这么多年来也都没有出一点事,怎么偏就今日得罪了苏绾一下,他便出事了,候爷,你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今日轩儿丢的可不是他一个人的脸面,而是整个安国候府的脸面,眼下府中的姑娘可全都没有议亲呢,现在出了这种事,我们家可就算毁掉了啊。”

  这话一说,苏鹏的脸色又难看了。阴沉的瞪着苏绾,沉声吼起来:“来人,给我搜,整个听竹轩,一处都不放过。”

  苏鹏话一落,身后奔出数名手下来,一路直奔苏绾住的地方。

  这时候花厅里的云萝已经清醒了,走出来后看到这样严阵以待的场面,不由得紧张起来:“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苏绾望着云萝说道:“去,跟着他们,别让人乘机把什么东西放在我的房间里,然后说我算计人,我可没那本事。”

  云萝应了一声,赶紧的跟上那些前去搜查的人。

  这里安国候望向苏绾,看她眉宇清明,瞳眸幽亮,神色从容,即便面对这样大的场面,竟然面不改色,镇定若然,这个女儿果然不傻了,而且看到她如此镇定,没有一丝儿的慌乱,苏鹏不禁迟疑,难道今天算计苏明轩的不是她。

  那又是何人算计的苏明轩。

  安国候眼睛微微的眯起来,望着苏绾问道:“苏绾,我再问你一遍,你倒底有没有算计苏明轩,要知道,若是查出来什么东西,我轻饶不了你。”

  “我说过,我没做过。”

  苏绾从容的说道,安国候身边的广阳郡主尖叫起来:“不是你是谁做的,我记得你身边有个很厉害的手下。”

  “喔,你说的是晏歌,对不起,她是靖王世子的人,今儿个你们也看到了,我和靖王世子闹翻了,所以他把他的人给带回去了。”

  苏绾说完,又悠然的说道:“不过,你们应该知道,我虽然只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小小的庶女,可倒底是襄王殿下的人。”

  苏绾说完娇媚的一笑,不再往下说。

  安国候听了她的话,眉蹙起来:“你是说,是襄王殿下一一。”

  安国候话没有说完,广阳郡主便叫起来:“候爷,你别上她的当,襄王殿下是不可能为她出头的,除非是惠王殿下。”

  广阳郡主说完停住了,安国候望向了她,夫妻二人面面相觑,两个人同时想着,难道真是惠王殿下派人算计的苏明轩,必竟惠王殿下一直护着苏绾,这倒有可能。

  苏绾看他们两个人惊疑的样子,冷冷的开口:“既然你们怀疑惠王,大可以带人去惠王府搜查一下,看看惠王有没有做,对了,连宁王府也顺带的搜查一遍。”

  苏绾说完,广阳郡主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吃了这贱人的肉。

  她就不相信这事和她没办法,不可能。

  这时候,安国候派去搜查的人已经迅速的回来了,很快的禀报:“候爷,没有。”

  “没有。”

  事实上这些手下中有广阳郡主的人,先前安国候下令,广阳郡主便朝其中一人递了眼色,那人心领神会,本来是想做点什么的,可是偏苏绾精明的让人跟着,这人根本下不了手,所以最后什么都没有做。

  苏绾挑眉望着下首的安国候和广阳郡主:“你们搜也搜了,查也查了,现在是不是该还我清白了?”

  苏绾话落,广阳郡主尖叫:“不,候爷,一定是她。”

  这一阵子,她看得很明白,苏小贱人太精明刁钻了,这事分明就是她做的。

  “你们搜也搜了,查也查了,什么都没有,现在还诬陷我,难道真的因为我是个小小的庶女,就容不下我吗?既如此我就进宫去请皇上做主吧,好歹我和襄王殿下的婚事还是皇上赐婚的呢,我算来也是皇上的儿媳,他总会替我做主的。”

  苏绾一脸苦恼的样子,似乎十分的伤心。

  不过她的话倒是让安国候不再轻举妄动,冷瞪着苏绾,最后沉声说道:“苏绾,今日这事到此为止,以后若是你再做出什么残害手足的事情,即便到皇上那儿,你也逃不过责罚。”

  他说完冷哼一声,便自转身往外走去,身后的广阳郡主,没想到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明明是苏小贱人算计了她的儿子,害得轩儿出了那样大的丑,现在她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她不甘心。

  “候爷,你相信我的话,真的是苏绾算计了轩儿,你要替轩儿做主啊。”

  可惜安国候只冷喝一声:“没有证据,休得胡言乱语。”

  广阳郡主只气得手脚发软,身子都站不稳了,她回首望向身后石阶之上站着的苏绾,看到这女人,明媚浅笑的轻轻朝着她眨了眨眼睛,那可爱的模样,活脱脱就是在朝着她示威。

  广阳郡主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被一个庶女给玩得体无完肤,她只觉得胸中一口气喘不上来,直直的往旁边倒去,身侧的应妈妈赶紧的扶着她:“夫人,你保重身体,莫要气坏了身子。”

  偏在这时候,听竹轩门前有人大声的说道:“见过候爷,老夫人有请候爷,夫人,大小姐。”

  广阳郡主只觉得气更喘不过来了,又一个折魔人的魔鬼来了。

  荣福堂,上首的位置上坐着老夫人,下首坐着安国候,广阳郡主,还有苏绾,再没有别人。

  老夫人脸色难看的望向安国候和广阳郡主,不等他们开口,便大发雷霆之火。

  “瞧瞧,瞧瞧,我们苏家的所有脸面都给丢干净了,苏鹏,若是你到地下去,你有何脸面见你爹,有何脸面见苏家的列祖列宗。”

  安国候苏鹏的脸色黑沉而阴骜,今日的事情他同样的觉得剜心,明轩发生那样的事情,他这个做父亲的,同样落不得好,以后他都没脸说同僚们任何事情了,因为人家只要一句话,便能阻住他。

  这一刻苏鹏对苏明轩十分的失望,就算背后有人算计他,好歹也要精明一点,怎么就被算计了,而且没事去招惹苏绾做什么,明知道苏绾有惠王等人护着,还去招惹她,分明是自不量力。

  苏鹏一声不吭,他没话发驳老太太。

  倒是广阳郡主挣扎着想辩解两句:“轩儿他不是一一。”

  不过广阳郡主没有说出口,便被老夫人给喝止住了:“住口,那苏明轩有今日都是因为你娇惯所致,身为人母不知道好好的教导自个的孩子,这是你的失责,你还想说什么,你还有什么资格开口说话。”

  广阳郡主没想到有朝一日这老太太竟然敢指着自己的鼻子训斥,不由得火气涌上来,激动的开口:“我怎么骄惯他了,我们明轩一一。”

  这一次连安国候都不站在广阳郡主身边了,直接的朝她冷喝:“闭嘴。”

  这一下广阳郡主被刺激到了,先是儿子的事情刺激她了,然后苏绾示威式的动作,更是气得她快吐血,现在被老太太训斥,还被安国候冷喝,她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对待啊,广阳郡主只觉得胸中窒息,喘气越来越困难,头晕晕的眼睛一片黑,然后一头往地上栽去,身侧的应妈妈赶紧的扶住她,大惊失色的叫起来:“候爷,老夫人,夫人她昏过去了。”

  安国候一看,倒底有些心疼了,必竟是自己的妻子,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了,可是他一张嘴,老夫人便说话了:“瞧你那点出息,女人的这点伎俩都看不穿,装的呗。”

  老夫人说完,安国候停住了动作,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吩咐应妈妈:“把你们夫人扶回去找人看看。”

  “是的,候爷。”

  应妈妈不由得失望,同时心中隐有怒火,对老夫人和候爷都不满意,安国候府若不是郡主帮扶着,哪里来今日这般的风光,现在功成名就了,这老夫人和候爷便不把郡主当回事了,郡主真是白帮了两个白眼狼。

  应妈妈虽然心中有气,不过却不敢表现出来,必竟这里是候府,安国候一句话便能要了她的老命,她赶紧的招呼着两个仆妇过来扶着夫人离开了荣福堂。

  老夫人看到广阳郡主被气昏了过去,心里总算大出了一口气,这么多年压在心中的恶气终于吐了出来,哼,广阳郡主,就算你是郡主,在太后身边长大的,以后也给我乖乖的蹲着,若是再敢和我蹦哒,我就进宫问问太后老人家,这样的儿媳妇我该不该管。

  老夫人心里想着,望向安国候说道:“那轩哥儿该好好的管教管教了,只知道做荒唐的事情,身为安国候府的嫡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成何体统啊。”

  老夫人说完,安国候张嘴为儿子辩解:“其实明轩是被人算计了的。”

  “被算计了的,谁?谁算计的他?”

  老夫人一脸惊讶,想不透谁会算计苏明轩。

  安国候望向了苏绾,苏绾乖乖的站起来,望着老夫人,一脸伤心的说道:“他们说是我算计的苏明轩。”

  苏绾的话一落,老夫人便冷笑了,指着安国候说道:“又是那女人说的是吧,我看你真是白当了候爷了,一直被人牵着鼻子走,苏绾一个小小的庶女,能算计得了苏明轩,他身边养了那么一大帮子人,是轻易叫人算计得了的吗?这还不是那女人为了保儿子使出来的手段,这么些年,她有什么样的手段你不知道吗?你当所有人都像那女人一样会使手段。”

  老夫人话一落,安国候愣住了,老夫人已经不再看安国候,而是望向了苏绾,认真的打量了几眼后问道:“绾姐儿,你好了?”

  “是的,祖母。”

  苏绾温顺的说道,眼下她和老太太相安无事,没事装装乖也没什么。

  “嗯,不错,不错,”老夫人点头,想到的是苏绾是襄王萧磊的未婚妻,现在她恢复了过来,日后定然是要嫁到襄王府的,所以她们可不能得罪她,日后安国候府还指着她帮扶呢,想到这,老夫人脸上的笑意越发的亲切了。

  “绾姐儿过来祖母这里坐坐,让祖母好好的看看。”

  苏绾没反抗,起身便往老夫人身边走去,不过她刚走了几步,外面有丫鬟惊慌失措的冲了进来,一边跑一边禀报:“老夫人,不好了,滢雪小姐上吊自杀了?”

  ------题外话------

  月底了,姑娘们有票纸可以投了,过期作废,对了,下个月有奖励活动,记得看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55章 算计恶人 堂姐上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