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萧煌挖坑 宁王宠人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荣福堂内,老夫人脸色不好看了,顾不得理会苏绾,一脸心急的问进来禀报的小丫鬟:“雪姐儿怎么样?她没事吧?”

  苏滢雪从小便在老夫人跟前长大,老夫人十分的宠她,此次发生的事情,老夫人心里也不好受,把靖王世子萧煌给恨得牙痒痒的,可即便如此,又能怎么样,她也不能够去找靖王世子麻烦,所以只能让大夫人劝着苏滢雪想开些,从此后把靖王世子远远的丢开,至于丢掉的名声,后面再慢慢的找回来。

  可谁知道这雪丫头竟上吊自杀了。

  下首小丫鬟赶紧的禀道:“回老夫人的话,滢雪小姐被人救了下来,没事了。”

  老夫人松了一气,苏绾也松了一口气,若是苏滢雪真的出什么事,她心里一定会内疚的,好在现在她没出什么事。

  不过她们两个人刚松了口气,下面的小丫鬟又禀道:“回老夫人的话,大小姐现在正在房里和大夫人闹呢,大夫人没办法了让人过来禀报老夫人,让老夫人过来劝劝她。”

  “这孩子?”

  老夫人愁死了,安国候苏鹏赶紧的站起来说道:“母亲过去吧,儿子先回去了。”

  安国候虽然是苏滢雪的三叔,可是倒底是男子,总不好往侄女的地方跑,所以只能回避。

  老夫人点头,眼看着安国候往外走,便又想到什么似的说道:“鹏儿,轩儿你得亲自管教着,不能叫他母亲再插手管这件事,轩儿他倒底是我们苏家的嫡子,不能叫别人毁掉了啊,要知道过度溺爱会轻易毁掉一个人的。”

  安国候顿了一下,想了想,虽然生气苏明轩做出的事情,不过那确实是自己的儿子,唯一的嫡子啊,他不能放弃他,母亲说得对,以后他亲自带着苏明轩,亲自管教着他。

  “母亲,我知道了。”

  安国候往外走,经过苏绾身边时望了她一眼,苏绾笑眯眯的说道:“我去看看堂姐,劝劝她。”

  老夫人点点头,想到之前自个儿子说苏绾算计的苏明轩,她看着就觉得不真实,一个小姑娘家的,能整出多大的名堂来,还不是江寒烟那个女人,为了保自个的儿子,就栽脏陷害这个庶女。

  哼,这个没脸没皮的女人,抢了人家娘亲的正妻之位,还算计人家女儿,真是够不要脸的。

  不过老夫人又想到一个问题,江寒烟这个贱人从前对于苏绾和她娘亲还是不错的,可是后来怎么处处针对苏绾了。

  若是真的因为正妻之事而恼羞成怒的话,不是应该从前就算计着吗,可是她从前并未对苏绾的娘和苏绾不好,只是好像苏绾娘亲去世后,她才处处容不下苏绾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老夫人想不透,也懒得再想了,现在她要去看看雪姐儿。

  “绾姐儿,走吧,我们去看看你堂姐,现在你好了,你堂姐一定高兴,所以待会儿你好好的劝劝你堂姐。”

  “是的,祖母。”

  两个人一路出荣福堂,前往苏滢雪住的地方而去。

  一行人刚进了苏滢雪住的地方,还没有走进苏滢雪的房间,便听到房里乱成一团,苏滢雪尖叫的声音响起来:“娘亲,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不想活,我没脸见人了,你让我死吧。”

  “雪儿,你这样让娘怎么活?”

  大夫人伤心的哭叫起来,自己总共就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看到女儿这样,她心如刀绞,只恨自己没本事,不能叫自己的夫君当上候爷,如若今日夫君是候爷,女儿又岂会叫人这样糟蹋,谁敢糟蹋她,就算那靖王世子,只怕多少也要顾忌点安国候府的颜面吧,还不是因为雪儿身份不够高贵,才叫别人这样糟蹋的。

  大夫人越想越伤心,陪着苏滢雪哭,同时心里把安国候夫人给恨死了,若不是这个贱女人死女人从中坏事,她们家又怎么会这样,什么都被他们夺去了,还害得儿子不得志,女儿被人看不起,被人欺负。

  “雪儿,若是你死,娘陪你一起死好了。”

  大夫人哭着说道,不能帮助女儿,她陪女儿一起死好了。

  大夫人话刚落,门外老夫人的冷厉声响起:“混帐,胡说什么,有你这样当娘的吗,不劝着些女儿,净说些让自个女儿不高兴的事情。”

  老夫人和苏绾两个人走进来,只见房间里乱成一团,有人去拉苏滢雪,有人去拉大夫人,然后娘俩一起哭,一起叫的。

  场面看上去很混乱,不过所有人看到老夫人和苏绾进来,都静了一下,然后苏滢雪双手捂住脸,再次的哭了起来,这一次倒没有再闹。

  老夫人脸色不好看的走过去望着苏滢雪说道:“雪姐儿,你究竟闹哪样?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不能安生些吗,虽说你的名声有些受损了,可等过一段时间,这风波自然就会过去了,不管怎么样你爹还是侍郎呢,即便嫁不进那些贵族之家,可也不会太差的。”

  老夫人的话本来说得没错,不过苏滢雪听了,一下子便好像受到刺激似的大叫起来:“我不嫁,我谁也不嫁,让我死了好了,让我死了。”

  苏滢雪又扑腾了起来,挣扎着想寻死,这一回她不找绳子上吊了,因为先前经历过一次,实在是太难受了,这一回她选了撞墙,所以直接的往床下冲,欲去寻死。

  不过被丫鬟琴儿给抱住了:“小姐,你不要这样,你不要寻死啊,呜呜。”

  老夫人看到苏滢雪这样,气得胃疼,她本意是劝着她些,谁知道哪一句话刺激了她,竟然让她再寻死。

  大夫人一看女儿寻死,又哭:“雪儿,你要死,娘陪你一起死。”

  老夫人瞪着她:“闭嘴。”

  大夫人止住了哭声,老夫人回身望着苏滢雪,实在想不透苏滢雪为什么要自杀,虽说之前被萧煌戏耍了,成了别人口中的花痴,可这事终究会过去的啊,为什么这丫头就是闹个没完,先是不吃饭,现在又上吊,还想撞墙,她这是真的打算死吗?难道就因为自己成了别人口中的花痴,就自杀吗?

  老夫人脸色不好看的瞪着苏滢雪说道:“不就是一个花痴的名声吗,有什么好在意的,那京城多少名门贵女喜欢靖王世子,她们不也是花痴吗?若是有人说你,你大可以还击她,还有那丞相府的赵玉珑,不是一直追着萧煌后面跑吗,多少人都知道这件事,也没见她像你这样寻死寻活的,我就不懂了,你究竟为什么这样?”

  老夫人是真的不解,她觉得这事不单纯。

  苏滢雪不说话,只管哭着。

  苏绾望着这样的苏滢雪,忽地知道苏滢雪为什么这样闹了,她走过去望着苏滢雪轻轻的说道:“堂姐,我劝你死了这份心,你闹了也没用,根本没有指望的。”

  苏绾话落,苏滢雪迅速的睁大红肿的眼睛望着她,一脸的受惊。

  房里,老夫人和大夫人两个人听了苏绾的话,满脸的惊骇,然后望向了苏滢雪,两个人失声叫起来:“雪儿,不会吧。”

  苏滢雪之所以闹,是因为她喜欢萧煌,她想嫁给萧煌,可是她又知道自己身份上配不上萧煌,那个男人不会喜欢她,她什么指望都没有,所以她心中这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牢牢的控制着她,让她很痛苦,她只能这样闹着,闹着让她心里舒服一些。

  房里一瞬间的寂静,然后老夫人脸色难看的怒瞪着苏滢雪:“雪姐儿,你快打住你所有的思想,你这根本是痴心枉想,萧煌既然公开羞辱你了,就不会喜欢你的,若是他喜欢你,就不会这样做,你听见没有,不准再胡思乱想了?”

  大夫人也一脸的受惊,她是没想到女儿竟然这样想的,都这种时候了,她竟然还喜欢萧煌,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啊,他欺负她,她还喜欢他啊。

  “雪儿,你真是气死我了,你怎么能喜欢那个坏家伙呢,他有什么好的啊。”

  老夫人和大夫人的话,使得苏滢雪再次的大哭起来。

  苏绾看着苏滢雪,劝道:“堂姐,你不要多想,很快就会过去的,那家伙有什么好的,左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可是这天下好看的人多了去,你若是喜欢长得好看的,以后大可以挑选一个长相出色的。”

  苏绾说完,老夫人和大夫人点头:“没错,若是你喜欢皮相好的,以后我们就往这方面挑。”

  眼下这两个人只希望苏滢雪不要再闹了,本来之前苏滢雪搞出的乌龙就够丢人的了,现在她竟然还痴心枉想的想嫁给萧煌,这件事传出去才真正的笑死人了。

  苏滢雪听着耳边的劝解,只觉得心里特别特别的难受,不过她一抬首看到了苏绾,便想到了萧煌对苏绾的不一样,不由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思绪,然后她扑过去抓住苏绾:“绾绾,你答应堂姐一件事,以后你不要再理会那个家伙,不要理他,也不要和他说话好不好?”

  苏绾知道她说的人是萧煌,说实在的想到萧煌之前刁难她的事情,苏绾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逐点了点头:“好,我们不理他,不和他说话,他那样一个恶魔似的坏人,我们不要理他,把他忘掉好了。”

  苏绾说完苏滢雪心里多少好受一些,听到苏绾这样说,她忽地觉得心里有一些解恨。

  “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以后都不要理会他,不要和他说话。”

  苏绾根本没有多想,反正现在她和萧煌的关系也不好,不理就不理,不说就不说,逐点头:“好,那你也不要闹了,快点好起来吧。”

  苏滢雪此时已经哭累了,也闹累了,再加上听了苏绾的话,心里多少解气了很多,最后点了点头:“好,我不闹,以后我乖乖的。”

  “嗯。你不要再想不好的人和事,这件事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了。”

  苏绾劝道,苏滢雪点头,往床上躺去,不过她紧拉着苏绾的手,一再的要保证:“你答应我的,绾绾,说过不和他说话,不理他的,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好,”苏绾点头,望同琴儿:“侍候你们家小姐睡一会儿。”

  “是的,绾小姐。”

  琴儿点头,看苏绾劝住了自家的小姐,心里特别的感激。

  老夫人和大夫人看苏滢雪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老夫人经过这么一闹,已是很累了,望着大夫人叮咛道:“你好生照顾着雪姐儿,没事陪她多说说话,不叫她多想了,很快就过去了,不会有事的。”

  大夫人点头:“我知道了。”

  老夫人出去,苏绾也起身准备离开,苏滢雪一看她离开,再次叮咛她:“绾绾,别忘了答应堂姐的事情。”

  苏绾应了一声走出去,外面老夫人早领着人离开了,苏绾领着云萝一路回东府自已住的地方。

  路上,云萝小声的说道:“小姐,我总觉得滢雪小姐做得太过份了,自己得不到萧世子的喜欢,竟然还不让小姐和萧世子说话,还让小姐保证不理萧世子,她这样算什么意思啊。”

  苏绾轻笑着开口:“反正我都和萧煌闹翻了,就算答应她也没什么,反正以后我和他路归路,桥归桥。”

  苏绾的话一落,四周的空气明显的一凝,浓烈的寒气遍布在整个空间里,连云萝都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寒冷气息,忍不住轻声开口:“小姐。”

  苏绾却蹙了眉,脸色一点也不好看,她没想到萧煌竟然再次的过来了,不是和她闹翻了吗?现在又出现是搞哪样?

  不过苏绾并没有多说什么,领着云萝一路进了听竹轩,待到她走进了听竹轩,直接不客气的朝着暗处开口:“既然来了,就不要隐着了,说吧,又是什么事,不会还要测试我傻不傻的事吧?”

  苏绾说完不等萧煌现身,便呵呵的冷笑两声说道:“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是好的了,所以某些人信与不信,已经不重要了。”

  苏绾话落,身后的寒凛气息越发的浓厚,有人飘然而落,华衣锦袍,玉冠美发,清绝的姿容,在阳光下就好像一株绽放的绝色莲花,不过却是一朵冰色莲花,源源不断的寒气从他的周身弥漫而开,一双深邃漆黑的瞳眸说不出的嗜沉,阴骜无比的盯着苏绾。

  他没想到竟然听到苏绾那句路归路桥归桥的话,本来这话没什么,可是落到他的耳朵里,便无端的火大,心情不爽至极。

  “哟,你老出现了,不知道这一次出现又有什么指教?”

  苏绾笑眯眯的说道,根本无惧于萧煌周身冷然的气息,以及那寒光凛然的眼神。

  反倒是她身侧的云萝吓得大气不敢出,小心的躲在苏绾的身后望着对面那阴骜无比的世子爷。

  相较于萧世子的清绝高冷,云萝觉得惠王殿下实在是比他好一百倍,人俊性格又好,又是堂堂惠王殿下,怎么看怎么好,反观这萧世子,长得美则美矣,可实在是太冷了,让人消受不起。

  不过萧世子可没有半点的自觉,此刻的他,脸色拢着寒凛的气息,阴沉沉的盯着苏绾:“好一个路归路桥归桥,既然路归路桥归桥,那你是不是该把玉雪银芒还给本世子啊。”

  一听到萧煌说到玉雪银芒,苏绾的脸色便阴沉了下来,对面的萧煌看她脸色不好,心情反倒舒爽了起来,冷笑着说道:“那玉雪银芒可是本世子花了两万五千两的银票买的,你和本王没有半点关系,本王凭什么把这个送给你。”

  苏绾在最初的恼火过后,冷笑:“你没送我?你当时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玉雪银芒送到我的手上的,萧世子,我倒不知道,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能这样的言而无信。”

  “本世子有说过送你吗,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你,就是送给你吗?本世子那是借给你的。”

  苏绾怒极反笑,笑容满面的说道:“行,我算是又认识了萧世子的一样本事了,能够如此坦然自得的打自己的脸,也是你的一个长处,既然你一个大男人都能面不改色的打脸,我又岂能不成全你,不过你要玉雪银芒是不可能,因为当时是我拍下来的,你只是给我付了两万五千两的银票,我要还也是还你两万五千两的银票。”

  这一次萧煌倒是没有纠缠,缓缓的点头:“好,就给两万五千两的银票。”

  “拿来吧。”

  萧煌对着苏绾伸出手,苏绾望着他修长白晰的手,笑眯眯的说道:“这一时三刻的叫我去哪里筹两万五千两的银票,萧世子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好,我也不为难你,三天,三天后若是你交不出银子,那么我只能取回玉雪银芒。”

  本来他是无所谓什么玉雪银芒的,可是看到苏绾不爽,他的心情就爽,为了不让自己心情不好,那只能让别人心情不好了。

  苏绾点了点头后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三天筹两万五千两的银票,这事难不倒她,所以她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现在她越看这家伙越心烦,只愿他从此后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了。

  萧煌看苏绾一副痛恨看到他的样子,心情再次的不爽了,微蹙眉,阴冷的盯着苏绾。

  “苏绾,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之前是装傻的,你一直装傻骗本世子,你这是把本世子当猴子耍,枉本世子想护你周全,你却如此欺蒙本世子,本世子绝不会轻饶了你的。”

  重生一世,萧煌心狠手辣,残狠血腥,努力的让自己强大,不让任何人欺到他的头上,欺到靖王府的头上,他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可是没想到自己难得的发一次善心,想当一次好人,想护一个人周全,结果这人却骗了他,他一想到这个,便觉得心里充斥着冷怒,便想收拾这胆敢骗他的人。

  苏绾听了萧煌的话,挑眉耸了耸肩,认真的说道:“萧世子,你想多了,什么骗不骗的,我压根就没想骗谁,你脑补得太厉害了。”

  只不过是她无意强上了他,然后两个人纠缠了起来,如若她知道会这么麻烦,当时就应该换一个人,不对,当时也找不到别的人,所以才会出现了这么阴差阳错的一出,事实上她可没想骗他。

  苏绾一边想又一边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三日后来取钱吧,至于你轻饶不轻饶的,我等着就是了。”

  既然这人想收拾她,她能躲到哪里去,她等着就是了。

  说实在的重活一世,她一点也不怕死,不就是一个死字吗,若是斗不过他,斗死了,也是她的命,好歹她还重活一回呢,那些没办法重活的人还不如她呢。

  萧煌看她的神情,再听她的话,脸色瞬间黑沉,手指也下意识的握起来了,她竟然如此死性不改,如若,如若她向他道谦,说不定他不会这样生气,或许两个人的关系没有这么差,可是她竟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不但如此,现在竟然还直接的说等着就是了。

  萧煌只觉得心中的一口血气,腾腾的直往脑门上冲,周身笼罩着嗜沉的煞气,阴森森的盯着苏绾。

  苏绾却已经不看他了,转身便走,云萝的身子控制不住的抖簌,勉强撑着跟着自家的小姐一路往听竹轩里面走去。

  萧世子的脸色太吓人了,好可怕。

  可是她们小姐竟然一点也不害怕,小姐太厉害了。

  云萝一边想一边偷偷的掉转身望向身后,便看到那周身充斥着凛厉戾气的萧世子,身形一动如一道流光似的闪身便走,同时他还扔下一句话:“苏绾,但愿你别喊停。”

  萧煌一走,四周幽冷的气息瞬间缓和了下来,云萝松了一口气,吐了吐舌头,萧世子给人的压力真是太大了,每回看到他,她便腿软,不过看看自家的小姐,一点事都没有,云萝不禁佩服。

  “小姐,你太厉害了,面对那样吓人的萧世子,竟然可以面不改色,一点也不害怕他。”

  苏绾白了云萝一眼:“谁说我不怕他,可怕有什么用,他那个人若是想杀人,可不会管你怕不怕,既然怕没用,还怕什么。”

  云萝想了想也对,怕都没用,怕什么,主仆二人一路回听竹轩,吃了点东西后,苏绾便回房间休息了,不过她还没有睡着,便听到外面云萝走进来禀报道:“小姐,季忠季管家过来禀报,说宁王殿下过来找你有事。”

  “宁王萧烨。”

  苏绾挑起眉,这家伙不是刚走吗,现在又来找她做什么?虽然心里有些高兴,不过因为宁王先前和她一起合伙收拾了苏明轩,苏绾对宁王没那么恼,便起身收拾了一番走了出去。

  房间外面季忠规矩的站着,苏绾居高临下的望着他,眉眼隐隐透出俏丽来,竟然分明的娇艳。

  虽然她明媚浅笑,看上去可爱又软萌,不过季忠却不敢大意,这大小姐,可不是凡人,他悠着些吧,最近和她斗的人可个个没有好下场。

  “大小姐,宁王说找你有事,他在前面的正厅等你,让大小姐立刻就过去。”

  苏绾撇了撇嘴,心内冷哼,宁王最好真有事,不然别怪她发火,虽然两个人一起做了坏事,可不代表他可以这么烦她。

  一行人一路往听竹轩外面走去,很快便到了安国候府前面的正厅,宁王正坐在正厅里喝茶,一看到苏绾过来,他高贵出尘的面容上满璀璨的光辉,笑容温润飘逸。

  “绾绾,快过来,我有好事找你。”

  苏绾走过去,站在他的面前,抬头看着他,虽然她个子矮,可是气势却不输于宁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宁王压低声音飞快的说道:“真有好事,你快跟我出去一趟,保管你不后悔。”

  苏绾点了一下头,笑眯眯的说道:“好,是你说的有好事的,要是没有好事,你可别怪我和你翻脸。”

  宁王点头:“嗯,走吧。”

  他掉转头当先便往外面走去,苏绾跟在她的身后,云萝紧随其后的跟了出去。

  安国候府的季忠哪里敢拦,人家可是宁王殿下,他目送着宁王和苏绾一行人离开后,赶紧的带人去玉澜院去禀报候夫人。

  广阳郡主此时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正歪靠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想心事,一侧的苏明月正在劝解着她,不过母女二人一想到苏明轩的事情,便同时气结,两个人现在一门心思的认定了,苏明轩之所以这样,都是苏绾给算计的,可即便知道,她们也没办法拿捏苏绾,那个贱人太刁钻了。

  广阳郡主此时完全不同于之前的风光明媚,现在的她显得十分的憔悴,这才短短日子,她便好像老了几岁似的。

  苏明月看到母亲这样,不由得心疼的安慰她:“娘,你别烦了,我们一定能想出办法对付苏绾的,若是明里收拾不了她,我们就用暗招,下毒,派人暗杀,总之一定可以顺利的除掉这个女人。”

  广阳郡主听了女儿的话,眼神中满是嗜血的杀气,咬牙切齿的发狠:“我就不相信,我杀不了她,这个贱人我再也不想看到她了,我一定要尽快除掉她,她现在这么厉害,留着就是祸害,所以不如早早的弄死她。”

  广阳郡主话落,外面季忠的声音响起来:“夫人,奴才有事禀报。”

  “进来吧。”

  广阳郡主有气无力的说道,季忠从外面走了进来,飞快的禀报:“夫人,宁王殿下过来带大小姐出去了。”

  “宁王?”

  母女二人诧异,这宁王初回京怎么又和那贱人勾搭上了。

  苏明月整张脸冷了,脸色十分的难看,苏绾有什么好的啊,为什么这盛京出色的男子都和她有关系,一个两个的都看中她,她有那么好吗?虽然苏明月没有喜欢上宁王,可是她这样的人,总认为天下的男人要喜欢也该喜欢她这样的美人,而不是苏绾那样的女人,瘦得一阵风都能吹倒,脸色那么难看,有什么可喜欢的啊。

  苏明月越想越生气,望着季忠喝问道:“宁王找她出去干什么了?”

  “奴才不知道,宁王殿下没说。”

  “你不会派人跟着他们,你怎么这么笨啊。”

  苏明月直接的训斥季忠,季忠老脸一僵,一时心中气愤,那是宁王府的人,他若是派人跟着,宁王爷只怕能杀了他的人,真不知道是谁笨。

  季忠虽没说,脸色却有些不高兴的,广阳郡主瞄了自个的女儿一眼后,说道:“你怪季忠做什么,那宁王殿下带来的人,能派人跟着吗?你以为这宁王是好相与的吗?他这时候回京可是有打算的,而且宁王背后有武贤妃,还有永昌候府,这人的筹码很大,一个搞不好,他很可能上位成为太子。”

  苏明月一听,心里更气愤了,宁王长得芝兰玉树一般的出色容颜,又出身尊贵,乃是受皇帝宠爱的皇子,他出生后虽然体弱,可是皇上一早便赐封他为宁王,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男人,怎么就会看中苏绾那个贱人了,他要看也应该看中她这样的人才是,她长相好,家世好,又身份珍贵,配宁王才刚刚好啊。

  广阳郡主看女儿气成这样,眼里一闪而过的忧虑,不过她只挥了挥手让季忠退出去,待到季忠走了,广阳郡主才认真的望着苏明月:“月儿,你是不是喜欢宁王殿下?”

  苏明月立刻摇头:“娘,人家没有喜欢上宁王殿下,宁王刚刚回京,人家还没有和他接触呢,怎么知道喜不喜欢他。”

  这一回广阳郡主发现女儿有些不对劲了,京中这么些青年才俊,她怎么一个也不喜欢。

  “月儿,你和娘亲说,你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

  广阳郡主的眼神有些凌厉,她广阳郡主的女儿,可不是随便阿猫阿狗的能配得上的。

  广阳郡主一说,苏明月的脸颊上拢上了娇羞的红色,不过很快便消退了,但是广阳郡主还是看出来了,看来女儿真有喜欢的人。

  “月儿,是谁,你喜欢的是谁?”

  苏明月摇头:“娘亲,没有谁,你别胡思乱想了,人家没有喜欢谁。”

  广阳郡主却不相信,眼神深沉的望着苏明月:“不管你喜欢的是谁,没有我的同意,你都不能嫁。”

  苏明月望了自个的娘亲一眼后,脸色有些恼:“娘亲,人家说没有就没有了。”

  广阳郡主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心里暗自下决心,看来她要给女儿相看亲事了,不能再让她胡思乱想了,若是再不相看婚事,只怕就坏事了。

  如此一想,广阳郡主说道:“明月,你看靖王府的萧世子怎么样?人品好,家世也好,而且手握西楚重兵,这盛京可有多少女儿家喜欢这萧世子呢,你若是有意,娘亲让人去探探请王府的口气。”

  广阳郡主话一落,苏明月的脸色便变了,萧煌虽然长得出色,又有能力,可是那个人太阴沉了,她害怕他。

  “娘亲,我不嫁他。”

  “那你想嫁谁?”

  广阳郡主脸色幽暗的追问,不过苏明月愣是不说,广阳郡主深呼吸,又开口说道:“你不嫁靖王世子也行,那你看明威将军崔英怎么样?”

  崔英出自于江宁崔氏,崔氏一门都是书香之弟,很少有涉入官场的,崔英是个意外,崔英的父母眼下还在江宁,合族中的人都在江宁,这京城中只有崔英一个,若是明月嫁给崔英,上不用侍奉公婆,下不用讨好小叔姑子,一进明威将军府就可以当家做女主人,这日子绝对能过得蜜里调油。

  不过广阳郡主的认知,不等同于苏明月的认知,苏明月听了自个娘亲的话,怪叫一声:“娘亲,你怎么能让我嫁给崔英呢,他人长得又不怎么样,而且崔家只是一个穷儒罢了,我不嫁。”

  “你这个不嫁,那个不嫁,倒底想嫁哪一个?”

  广阳郡主脸色不好看的盯着女儿,苏明月张了张嘴,最后又闭上了嘴巴,横竖不说自己喜欢的人是谁。

  广阳郡主拿她没撤,不过却严肃的说道:“苏明月,我和你说,不管你喜欢的是谁,我和你爹都不会答应的,你给我死了这条心吧,我眼下相中的人只有两个,靖王府的世子萧煌,还有明威将军崔英,你就从这两人中选一个。”

  广阳郡主说完,苏明月气恼了,噌的一声站起身,瞪着广阳郡主说道:“你让我嫁这两人我就嫁啊,那爹爹还想让我嫁给襄王或者别的皇子呢,我是依你的还是依爹爹的。”

  苏明月说完理也不理广阳郡主,转身便跑了出去,身后的广阳郡主一张脸完全的气黑了,她这才从昏迷中醒过来,现在又被苏明月一气,整个人再次的昏昏沉沉的了。

  应妈妈吓得赶紧的上前帮助广阳郡主顺气,然后安抚广阳郡主躺下,一言也不敢吭。

  宁王府的马车上。

  苏绾双臂抱胸的望着马车一侧歪靠着的宁王萧烨:“说吧,倒底是什么好事儿,神神秘秘的。”

  宁王萧烨飞快说道:“我看你在安国候府挺不容易的,那一家子没有一个好人,可惜你身边一个得用的人都没有。”

  宁王的话一落,云萝不高兴了,嘟起嘴闷闷的说道:“宁王殿下,有奴婢呢。”

  这宁王殿下虽然长得好看,可是真比不上她的惠王殿下,惠王殿下说话永远那么温煦暖人,别的人谁也比不上。

  云萝脸色臭臭的,宁王听了她的话,望了一眼,压根不理她,又自望着苏绾说道。

  “我先前发现了一个可用的人,你可以亲自收了过来为自己所用。”

  宁王一说完,苏绾便警戒了,盯着宁王:“那人不会是你的人吧,我可不用别人的人。”

  保不准就是个叛徒,探子之类的,虽然她和宁王相处不错,可不代表容忍宁王在她的身边安插什么人。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才会没送人给你,这一次的这个人可不是任何人的,你听我说,之前我不是在紫灵山静养吗?这紫灵山不远的一个镇子上有一家恒远镖局,镖主姓聂,父女二人一起经营镖局,两个人武功都不错,而且为人十分的正直,那时候我在紫灵山静养,有时候会惦念宫中的父皇和母后,每逢这恒远镖局的人护镖入京,我便会让人托他们带点东西进京给母妃,所以对他们很熟悉。”

  宁王说到这儿停了一下,苏绾一脸的不解,冷哼哼:“所以宁王叫我出来就是为了给我讲故事吗?”

  “你听我说完。”

  “请讲。”

  苏绾有些兴趣缺缺,斜着眼睛望着宁王,若是没好事,看她怎么和他翻脸。

  宁王又接着往下说:“后面的事情是我打听来的,这恒远镖局的姑娘名聂梨,幼年曾订了一门亲事,眼看着她年龄大了,所以他父亲便关闭了镖局带着女儿入京来,聂梨幼年所订的亲事,乃是当时他们县县令的儿子,谁知道那县令不知道攀上了谁,竟然步步高升,一路做了京官,眼下是从四品的内阁学士。”

  宁王说到这儿,还想往下说,苏绾已经举高手阻止了他:“不用往下说了,我知道了,这内阁学士肯定毁婚了,不愿意娶这位娶家的姑娘了是不是?”

  宁王萧烨点头,苏绾一脸不高兴的瞪着他:“可这干我什么事,你说的好事呢,好事呢?”

  马车里云萝看自家的小姐朝着宁王发火,心里舒爽,吃吃笑。

  宁王白了云萝一眼,望向苏绾说道:“这接下来还有事呢。”

  “那你接着说,我给你一柱香的功夫,你再说不到重点,马上送我回安国候府,我不想再听你废话了,人家本来正睡觉,硬是被你拉出来的,偏还说一堆废话。”

  苏绾不高兴的往榻上倒去,宁王赶紧的拽她坐好:“聂家这位镖主一向为人耿直,如何受得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被毁婚,害了女儿的声誉,这叫他女儿以后怎么嫁人,所以这聂志远便打上了那内阁学士府的门,那内阁学士在京中浸淫了这么多年,府中养了很多打手,如何会怕聂志远,所以便让人把聂志远狠狠的打了一顿,这聂志远又气又怒,又挨了一阵毒打,最后竟然就这么一病不起了,看遍了很多大夫都没用,最后拖了两个月不行了,而他们带来的盘缠全都用了,聂梨为了葬自个的父亲,所以此刻正跪在酒楼门口卖身葬父呢,你看这可是个好机会,你不是缺人手吗?把她买过来,正好给你用。”

  宁王说完笑了起来,苏绾心动了起来,出身于镖局的姑娘,可是会武功的,这还真不错,苏绾升起兴趣,望向宁王说道:“宁王殿下怎么不来个英雄救美,我想那聂家小姐绝对会以身相许的。”

  “敬谢不敏了。”

  宁王瞪她一眼,苏绾笑得分外的开心,忽地想到一件事:“你确定那人不是你的什么人?我可不喜欢用别人的人。”

  宁王赶紧的说道:“你别想有的没的,那聂梨真是没主的人,所以我才叫你过来的。”

  苏绾点了一下头,这一回是真的心动了,问宁王萧烨:“那聂梨自卖自身卖多少银子?”

  “三千两。”

  宁王说道,云萝的脸色立刻变了,飞快的说道:“她这是狮子大开口,我们从人伢子手里买,顶好的才要几十两一个,若是差一些的只要十几两银子,她一张嘴便要三千两,她怎么不去抢。”

  宁王睨了云萝一眼:“三千两是三千两的价值,十几两是十几两的价值。”

  他说完望向苏绾说道:“你若是买了她,可不仅仅是买一个丫鬟,还买一个忠心,这姑娘我可是知道的,十分的正直,和她父亲一个样,而且你知道她定下了什么条件吗?不入窖子,不卖身为妾,若不然早叫人买去了。”

  苏绾这下是真的心动了,说实在的,她身边只有云萝和紫儿两个丫鬟,紫儿是老夫人的,她不太信任她,云萝虽然不错,可倒底只有一个人,不够用的,现在若是买了这聂梨,可就多了一个可用的人了。

  先前她算计了苏明轩,后面广阳郡主和苏明月还有苏明轩肯定会想办法算计她,所以能买到聂梨也不错。

  想着苏绾笑得见眉不见眼的,整个人说不出的软萌可爱,长睫毛眨啊眨的,眨得宁王心痒痒的。

  “绾绾,你别眨了,我知道你想借钱,我借给你。”

  “好,回头等我赚了钱还你。”

  苏绾高兴的说道,然后掀帘催外面的侍卫:“快点,快点去那家酒楼。”

  马车里的宁王看她欢快愉悦的娇丽模样,忍不住笑起来,看到她这样,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心里特别的舒服,似乎他就想这样宠着她……

  ------题外话------

  哈哈,这两个,一个使劲的给自己挖坑,一个使劲的宠人…。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56章萧煌挖坑 宁王宠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