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重惩贱婢 德妃暗算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上书房里,苏绾的脸色说不出的幽暗,瞳眸一片嗜血,嘴角忍不住冷冷的勾起来,这萧家父子二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一个表演得情深意重,其实是想从她的手里拿到什么东西,另外一个还以为给她一个侧妃身份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还有一个讨人厌的家伙,处处落井下石。

  若说之前萧煌出手对付她,她虽然恼火,却多少还是有些能够原谅他的,必竟是自己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即便他不知道,她却是心中有数的,可是现在他竟然拾撺皇上让她成为襄王侧妃。

  她这一生之中,最恨的人就是渣男和小三了,就算是死,她也不会为小三。

  苏绾冷冷一笑,抬首望向一侧情深意重的襄王萧磊。

  “臣女想请教襄王殿下,你把臣女由正妃降为侧妃还自认为情深意重,这是谁给你的意念。你把臣女降为侧妃,那些民间的百姓就不说皇家无情了吗?本来臣女好好的一个正妃,什么错都没有犯,一眨眼的功夫,便由正妃变为侧妃,你还认为自己对臣女情深意重,臣女只想问你哪来的情,哪来的意?”

  上书房里,襄王的脸色变了,瞳眸阴骜的瞪着苏绾。

  上首的承乾帝的脸色也不好看,阴沉沉的望着苏绾,之前还认为这女人识大体,知进退呢,这么一会儿便原形毕露了,她这是以退为进的想捞到正妃之位吗?

  承乾帝正想发火,不想苏绾又再次开口:“襄王殿下,你这是置皇上的威望于不顾,这圣旨当初便是皇上下的,那时候臣女就是庶女,皇上却下了圣旨的。现在你却以此由头让臣女从正妃之位降为侧妃,外面的人不知道,定然会以为皇上以威压人。”

  苏绾说完,一侧的宁王萧烨飞快的起身,沉稳的说道:“儿臣认为此事不妥,请父皇三思,这把苏绾指婚给襄王的旨意当初便是父皇下的,父皇乃是金口玉言,若是现在把苏绾由正妃降为侧妃,恐会引人耻笑,再一个,若是父皇现在把苏绾由正妃降为侧妃,朝臣和天下人会不会多想,父皇这是打算重用襄王殿下了,要不然好好的为什么把本来是正妃的苏绾降为侧妃。”

  宁王一句重用襄王殿下,瞬间让上首的承乾帝脸色变了,宁王的意思很明白,他若是如此做,下面的朝臣和百姓就会以为他是想立襄王为太子,要不然好好的把苏绾降为侧妃做什么。

  承乾帝眼下可没有立太子的打算,他自认为自己身体还很康健,没到立太子的时候,何况襄王并不是让他中意的太子人选。

  一时间上书房里安静了下来。

  襄王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阴骜无比的瞪着苏绾,咬牙冷哼,这个贱人。

  他骂过苏绾,又望向宁王萧烨,瞳眸腾腾的喷火,他就知道,他就知道这时候他回来,准没有好事,他一定是和他一样盯上了太子之位。

  眼下惠王是没有指望了,能竞争的就是他们两个人了,所以这个人是他最大的劲敌。

  襄王正火大的想着,下首的苏绾再次的开口。

  “其实臣女也知道皇上为难,因为臣女的身份确实配不上襄王殿下,所以臣女自请退婚,这样一来,天下人就不会责怪皇上了,只会说臣女自已有自知之明,这样岂不比把臣女由正妃之位降为侧妃好吗?”

  苏绾一说,承乾帝也觉得这主意不错,这是最好的主意了,因为这是苏绾有自知之明,自请退婚的,与他和襄王是没有半点关系的。

  承乾倒想同意了。

  不过襄王却不同意,飞快的跪下开口:“父皇,儿臣不同意苏绾退婚,当初儿臣的母妃答应了苏绾的娘亲,要好好的照顾她的。”

  苏绾冷笑着望向襄王:“照顾的方法有很多,未必要娶我,襄王殿下可以把我当妹妹对待,对我好一点,就是报答我娘当初对德妃娘娘的救命之恩了。”

  苏绾说完,不待襄王开口又说道:“还有,我记得襄王殿下这么多年对我不闻不问,任由我生死自如,我想问襄王殿下,你对我的情深意重在哪里,既然想报答我娘的恩情,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去照顾我一下,现在却坚持要娶我,这其中难道有什么别的原因?”

  苏绾的话一落,上书房里,承乾帝,宁王,靖王世子萧煌一起望向了襄王。

  他们也意识到了苏绾的话很有道理,襄王为什么一再的坚持要娶苏绾,他往常并不待见苏绾,现在却坚持要娶苏绾,这是什么原因?

  襄王没想到苏绾眨眼的功夫,便把矛头对准了他,心中对这女人的恼意更大了,而且此刻他认准了一件事,苏绾这是以退为进,事实上她一定是想当他的襄王正妃。

  可恶的女人,野心太大了。

  襄王心里怒骂苏绾,但脑子却飞快的想着对策,眼下父皇以及别人都怀疑他的用心了,他可不能让他们怀疑,所以襄王飞快的说道。

  “回父皇的话,儿臣以前是不太想娶苏绾的,总认为她一个傻子,又是庶女的身份,配不上儿臣皇子的身份,但是现在苏绾好了,儿臣的母妃之前又叫了儿臣过去,认真的和儿臣说了,一定要善待苏绾,所以儿臣才会想完成母妃的心愿。”

  襄王说完,上书房里的人觉得襄王的心思也是情有可原的。

  苏绾冷笑一声又说道:“德妃娘娘对臣女可真是情深意重啊。”

  这一句情深意重又让人多想了,因为这么多年,宫里的德妃同样对于苏绾不闻不问,这说明她并不重视苏绾,现在却要让儿子娶苏绾,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事。

  上首承乾殿的眼睛眯了起来,一抹精光直射到襄王的身上。

  襄王心中不安起来,父皇这是怀疑起他们母子二人来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苏绾苏小贱人,太可恨了。

  不过襄王不敢在这时候多说什么。

  承乾帝不看襄王,望向一侧的萧煌:“萧煌,你看这事如何解决。”

  萧煌已经看出来苏绾并不想嫁给襄王殿下,她不想嫁,他偏让她顶着襄王妃的名头。

  想着萧煌慢悠悠的说道:“皇上,这事还是慎重的好,这其中说不定有什么隐情呢,皇上还是等等再来定夺这件事。”

  萧煌话一落,承乾殿便想到了襄王母子二人坚持要娶苏绾的事情,没错,这其中说不定有什么隐情,他还是先让人查查这件事,回头再来定夺这件事。

  “好了,今天这件事到此为止吧,至于襄王和苏绾的婚事,稍后再议。”

  上书房里,苏绾和宁王萧烨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两个人森冷的视线同时射向了不远处的萧煌,萧煌不理会萧烨,倒是似笑非笑的望着苏绾。

  苏绾直接冰冷的瞪他一眼,这一眼不同于以往的那种生气恼火,却是生生嫌弃的,这一眼令得萧煌心一沉,格外的不舒服。

  不过随之他便想到,这是苏绾该有的惩罚,谁让她欺骗他的。

  萧煌正想着,忽地看到苏绾望向宁王萧烨的眼神,那温柔的神容令得他心中十分的火大,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臣告退。”

  萧煌起身告退欲离开,不想承乾帝望着他说道:“萧煌你留下,朕有事要和你说。”

  “是。”

  萧煌留了下来,其他人一听皇上有事要与萧世子谈,只得纷纷起身告安退出了上书房。

  上书房门口,襄王萧磊望着苏绾,气愤的说道:“苏绾,你这以退为进的招数使得可真好,你想当正妃就和本王直接说,为什么要说那样让父皇生嫌的话。”

  因着苏绾的话,父皇眼下似乎有些怀疑他们母子二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襄王一想到这个,便火大不已,恨不得一巴掌朝苏绾的脸上扇去,先前他还以为这女人很聪明呢,现如今看来也只不过是妇人罢了,为了当他的正妃,竟然全然不顾后果了。

  要知道她想当他的正妃,就是和他一体的,不事事为他着想,这样的女人要来何用。

  上书房门前,苏绾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是完全的被襄王给逗笑了,这脸得有多大啊,以为自己是香馍馍吗,竟然说她以退为进,说她想当她的襄王正妃,他是哪个眼睛看到她想当他的襄王正妃了。

  苏绾望着萧磊笑眯眯的说道:“王爷,你该回家吃药了。”

  “吃药?”萧磊愣了一下,随之想到这是苏绾在骂他呢,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苏绾你别以为我不敢教训你。”

  襄王怒火万丈的一把拽住了苏绾,一侧的宁王萧烨的脸色黑沉了,上前一步握住襄王的手:“皇兄,你打算在上书房门外动手吗?”

  襄王醒神,赶紧的放开了手,可是心里那口气啊,怎么也下不去。

  苏绾还当着他的面,一脸嫌弃的甩着自己的手,临了还说了一句:“真脏。”

  她说完看也不看萧磊,望向宁王萧烨:“宁王殿下,我们走吧。”

  “好。”

  萧烨满目温柔,浅笑着点头,不过眼睛瞄到一侧的襄王萧磊时,瞳眸之中一闪而过的嗜杀之气,随之抬脚陪着苏绾离开。

  身后的襄王萧磊气得整张脸都黑了。

  可惜没人理会他,前面苏绾和宁王萧烨有说有笑的一路往上书房外面的宫道走去。

  萧烨温柔的望着苏绾说道:“绾绾,你不想嫁给襄王殿下吗?”

  苏绾冷笑一声,撇了撇嘴角:“你看襄王殿下想娶我吗?他不想娶我,我何必嫁他,虽说他是襄王身份,可我犯不着为了这个去嫁他。”

  “如若你不想嫁,本王会帮你退了这门婚事的。”

  苏绾抬头望向身侧的宁王,宁王殿下说不出的俊逸华贵,着一袭烟灰白的锦衫,衣襟和袖口还有衣摆皆用银丝勾出波浪纹的线条,淡淡的银辉,衬得他整个人越发的如芝兰玉树一般,他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寒梅馥郁的香气,令人感觉十分的舒服,此时他双眸染满了笑意,目光微醺的望着她。

  苏绾忍不住挑起眉,问宁王。

  “宁王殿下,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我实在想不出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这个男人从出现似乎就是无条件的对她好,苏绾想不透,这世间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对别人好。

  宁王潋滟轻笑,神容越发的华美,他愉悦的声音响起来。

  “绾绾,你知道吗?我就想对你好,看到你第一眼我便有这种感觉,你若要问为什么,我也说不出来,似乎对你好,就会让我高兴,就会让我开心,所以你别问我为什么,我也说不出来,若真的要说什么,也许是,上一辈子我欠了你的吧,所以我是来还债的。”

  宁王说完,苏绾忍不住笑了起来,上一辈子,上一辈子她可是记得的,事实上,上一辈子他也不欠她的。

  不过听他这样说,倒是很真诚的,有人对自个好,总比有人算计自己好吧。

  苏绾想到了萧煌,眸色瞬间阴沉,因为她想到了萧煌竟然意图让她成为襄王侧妃,这是她人生中最讨厌的事情了,所以连带的现在萧煌也成了她心中最讨厌的人。

  苏绾脸上神色一变,宁王便感受到了,立刻关心的问道:“绾绾,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苏绾摇头:“没事,我就是想到襄王让我为他的侧妃,就觉得可笑,我连他的正妃都不稀憾,他竟然想让我为他的侧妃,你说是不是太可笑了。”

  宁王萧烨没有笑,他眸光深沉,脸色布满了冷霜,然后掉首望向苏绾的时候,眸光一片温润。

  “绾绾,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嫁给襄王的,我会帮助你退掉这门婚事的。”

  两个人说着话,便走到了上书房外面的高大宫门口,此时宁王府的马车和宫里的马车正停靠在宫门口。

  宁王望着苏绾说道:“绾绾,不如本王送你回去吧。”

  苏绾正想说话,宫道前面有两名太监迅速的走了过来,恭敬的一福身子:“见过宁王殿下。”

  宁王瞄了一眼,一眼便认出这两名太监乃是德妃宫里的太监,逐微点了一下头问道:“你们过来有什么事?”

  “回王爷的话,我们家娘娘让我们请苏小姐过去一趟。”

  “喔,”宁王脸色暗了,德妃召见绾绾做什么,这个德妃可不是好相与的,所以他还是不要让绾绾去见她为好。

  “你去和德妃娘娘说,苏小姐身子不好,改日再进宫拜访娘娘。”

  宁王说完,两名小太监扑通一声跪下:“王爷,娘娘说了,她有事要与苏小姐相商,请王爷不为难小的。”

  苏绾身侧的金珠,看苏绾没动,不由得暗着急,夫人让她进宫,她还没有完成夫人交待的事情呢,现在就回去,肯定会被夫人责罚的,所以金珠伸手扯了扯苏绾的衣袖,小声的嘀咕道:“小姐,德妃娘娘眼下打理六宫,十分的有权势,若是你不去,只怕后面要有麻烦。”

  金珠一说话,苏绾便挑了眉,眼神有些幽暗,这女人想做什么,想算计她吗?

  苏绾冷笑,她倒想看看她如何算计她,而且苏绾也知道金珠有一句话说对了,若是她现在不过去,后面德妃肯定找她的麻烦,所以倒不如过去瞧瞧,一来收拾金珠,二来也会会这位传闻中的婆婆。

  看看这个绿茶婊想做什么,她和她的渣儿子就是一样的货色。

  苏绾眼里满是戾气,手指下意识握起来,从这一刻开始,她不打算饶过任何对她别有企图的人。

  而且她也不想牵连宁王,若是宁王坚持把她带走,他就得罪宫中的德妃娘娘了,虽然他不怕,可这事闹到皇上面前,对于宁王来说可就不大好了。

  所以苏绾眼看着宁王又要开口阻拦,赶紧的说道:“宁王殿下,既然德妃娘娘派人来接我,我不过去似乎有些不符合礼制,那我过去看看吧。”

  金珠一听苏绾的话,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不过脸色可没有表示出半点来。

  宁王听了苏绾的话,侧首看她,见她一脸的坚持,倒也没有再阻止她,温和的说道:“好,你要小心点。”

  他说完附身在苏绾的耳边轻声说道:“我把我的手下云隐留在你的身边保护你,若是有什么事,你吩咐他去做。”

  宁王说完立刻抽身,转身便自走了。

  苏绾望着他优雅离开的身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倒真是让人无法拒绝啊。

  不过她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承他这么多的情。

  苏绾正想着,她面前的小太监飞快的开口:“苏小姐,德妃娘娘有请,苏小姐请跟我们走吧。”

  “头前带路吧。”

  苏绾冷冷的开口,就让她来会会自己的这个婆婆吧。

  一行人前往德妃所住的宫殿而去。

  德妃所住的临元宫,离得老皇帝的上书房有点远,所以太监便宣了一顶软轿,命人抬着苏绾一路前往临元宫而去。

  不想一行人走了不过一柱香的功夫,便和另外一顶从斜角里窜出来的软轿撞上了,苏绾在轿中颠了一下,倒没有什么,不过对面却响起一道尖叫:“什么人竟然胆敢冲撞我们公主的鸾轿。”

  苏绾一听这话,知道她这是撞上了宫中的某位公主,不过她听说宫里目前只有三位公主,不知道这一位公主是何人。

  苏绾一边想一边意欲下轿,不想软轿外边的金珠却叭哒叭哒的张嘴便说道。

  “我们家小姐乃是安国候府的大小姐,是德妃娘娘宣召我们小姐的,所以请公主见谅,莫要见怪。”

  苏绾眉一蹙,呵呵冷笑了起来,这丫头还真是迫不及待啊,就怕对面的公主不怪她似的,所以故意说这些话来生事吗?

  果然,金珠话一落,对面的软轿中有冷喝声响起:“安国候府的大小姐很脸大吗?只不过是一个庶女罢了,也能在宫里耀武扬威的吗?本宫倒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狂妄的东西。”

  随着话落,对面的软轿中,有人轻掀轿帘望了出来。

  正好苏绾也掀了轿帘望出去,便看到对面软轿中一个火红的身影,云鬓高挽,珠钗轻摇,面容娇美,仿若出水的芙蓉一般。

  这女子神容一露,苏绾便知道她是谁了,宫中长得最好看的公主,莫过于武贤妃所生的冯翔公主了,冯翔公主今年只有十三岁,不但得武贤妃宠爱,还很得皇上的喜爱,她一生下来不久,便赐封她为冯翔公主。

  听说冯翔公主一向骄傲跋扈,在宫中更是横着走的人物。

  不过苏绾想不明白,为何她这一进宫,这冯翔公主便出现了,好像算准了似的。

  苏绾瞄了一眼身侧的金珠,忽地便笑了。

  有意思啊。

  她幽幽轻笑着望向对面的冯翔公主,冯翔公主看自己发火,这女人竟然一点也不害怕,既没有求饶,也没有慌恐,不由得火大的冷瞪向苏绾。

  “你可知罪?竟然胆敢冲撞本公主的鸾轿,还敢在宫里大呼小叫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苏绾不卑不亢的开口:“臣女冲撞公主的鸾轿,确实是臣女的错,敬请公主见谅。”

  苏绾话一落,身侧的金珠飞快的上前一步站定,一副护主模样的说道:“公主,我家小姐可没有冲撞公主,是德妃娘娘召见我家小姐,所以我家小姐才走的这条道,公主若是怪我家小姐,等见了德妃娘娘再说。”

  金珠话一落,冯翔公主俏丽的脸变了,眼眸冷嗖嗖的瞪着金珠,然后望向苏绾:“呵呵,拿德妃娘娘来压本宫,本宫倒要看看,今儿个本宫教训教训你,德妃娘娘能如何对付本宫?”

  冯翔公主在宫里并不怕德妃,她母妃是四妃之一的武贤妃,她又深得皇上的宠爱,所以德妃她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冯翔公主话一落,金珠得意的笑,哼,她就说今日她出手,这女人绝对落不得好。

  金珠正得意的想着,对面的冯翔公主朝着身后的太监冷喝:“还不把这女人拿下,给本宫狠狠的掌二十耳光,竟然胆敢在宫里大呼小叫的,还拿德妃娘娘压本宫,本宫先打了她,倒要看看德妃能耐本宫何?”

  冯翔公主在宫里一向得势,她身后的太监可不敢怠慢,飞快的冲过来,便欲拿苏绾。

  苏绾身侧的金珠和另外一个丫鬟飞快的往后退了一步,这时候,她可没有半点护主的样子了。

  苏绾望着那来势汹汹的几个太监,脸色一沉,望向对面冯翔公主,森冷的说道:“等一下。”

  冯翔公主看她出声,立刻一举手,几名太监站住了,冯翔公主得意的望着苏绾说道:“你害怕了,那就赶紧的给本宫跪下认个错,本宫就饶了你这一次。”

  苏绾眼神幽冷,嘴角勾出冷笑:“公主想多了,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跪下道谦。”

  苏绾说完,冯翔公主一脸惊讶的叫起来:“你说什么,你没做错。”

  “是啊,公主说我在宫里大呼小叫的,还用德妃娘娘压公主,请问公主,那是我做的吗?是我大呼小叫的吗,是我用德妃娘娘压的公主吗?”

  苏绾话一落,转身两大步走到了金珠的面前,扬手狠狠对着金珠扇了下去。

  “贱婢,竟然胆敢大呼小叫的冲撞公主的鸾驾,还用德妃娘娘压公主,你个找死的东西,难道不知道公主乃是尊贵之人吗,竟然胆敢冲撞公主,不但如此,没有主子的命令,你一个贱婢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抢先说话,你按的是什么心,今日本小姐就打死你,替公主出气。”

  苏绾啪啪啪的几耳光狠狠的扇下去,金珠完全被打傻了,耳光嗡嗡响,眼冒金星的。

  一时她的脑子都反应不过来了,不是应该这女人挨打吗怎么成她挨打了。

  苏绾打了金珠几耳光后,犹不解恨的抬起脚对着金珠狠狠的踢了过去,两脚下去,金珠痛得跪在地上哀求:“奴婢不敢了,奴婢不敢了。”

  苏绾冷笑一声停住了脚,回身望向身后的冯翔公主:“公主,你看这贱婢胆敢在宫里大呼小叫的,还拿德妃娘娘来压公主,臣女已经狠狠的教训她了。”

  冯翔公主惊骇的望着苏绾,这女人太凶残了吧,这一出手便把人打成这样。

  事实上冯翔公主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金珠悄悄的联系了公主身边的宫女,那宫女经常受到金珠的恩惠,便找了个借口哄了公主去看望贤妃娘娘,因为这条道是通往武贤妃和德妃娘娘宫殿的所经之路,所以两辆轿子才走到一起的。

  因为一直以来冯翔公主在宫里骄扬跋扈的,所以金珠以为自己只要冲撞了公主,公主就会惩罚苏绾。

  只是她做梦没想到,大小姐竟然一言不和直接的对她出手,这样一来,她自己惩罚了不懂事的奴婢,还打得这样惨,公主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冯翔公主虽然骄扬跋扈,可却不是什么阴险狠辣之辈,所以此刻看苏绾出手打了金珠,一时竟找不出话来反驳了,只能指着苏绾说道。

  “你好狠啊。”

  苏绾挑了挑眉,轻拍拍手,一脸明媚笑意的望向冯翔公主:“这贱婢胆敢在公主面前大呼小叫,还拿德妃娘娘压公主,分明是找死,若不是因为这里是宫中,臣女定然打死她。”

  金珠抖簌了一下,都想哭了,怎么会这样啊。

  苏绾理也不理金珠,望向对面的冯翔公主:“公主认为臣女的处罚还行吗?若是公主还满意的话,臣女该前往德妃娘娘所住的地方了。”

  冯翔公主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主啊,嘴角直抽的说不出话来。

  正在这时候,身后一道幽冷的声音响起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一众人掉头望过去,便看到一顶软轿抬了过来,轿中之人掀帘望过来,这人一出现,苏绾的脸色就不好看了,瞳眸幽幽寒气,看都不看他一眼。

  萧煌自然没有忽视苏绾的动静,心里瞬间恼火,本就漆黑冰冷的瞳眸越发的暗沉好似无边的深渊。

  冯翔一看到萧煌出现,立刻委屈的嘟起嘴巴说道:“世子哥哥,这个女人她欺负我。”

  金珠想到了萧煌和苏绾作对的事情,萧世子出现了,说不定她有反击的机会了,金珠想到这个,朝着萧煌尖叫:“萧世子救命啊,奴婢护着大小姐,没想到大小姐竟然狠扇奴婢的耳光,呜呜,奴婢是为了护主啊。”

  苏绾直接呵呵冷笑了,慢慢的抬眸望向对面的萧煌,俏丽明媚的面容上拢着淡淡的冷讽:“萧世子这是打算英雄救美吗?”

  萧煌看到苏绾脸上的神容,心里火气很大,可同时的还夹杂着一股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情绪,总之让他十分的不舒畅,他微眯眼,冷芒从瞳眸中折射出来,然后没看金珠,而是望向了身侧的冯翔公主。

  冯翔公主看他幽冷的神容,心里有些害怕,指着苏绾说道:“她,她先前对我大呼小叫的,还拿德妃娘娘来压我,我就想一一。”

  苏绾认真的纠正冯翔公主:“公主,请说清楚了,不是我对你大呼小叫的,而是这贱婢对你大呼小叫的,也是这贱婢拿德妃娘娘来压你的,我已经狠狠的教训了这贱婢。”

  苏绾说完,金珠望着萧煌说道:“世子爷,奴婢这是为了护主。”

  萧煌望了望这三人,忽尔轻笑起来,其笑冷澈骨,嗜杀至极。

  他心里本来就不畅快,此时有人撞上门来,正好倒霉。

  他望着金珠慢条斯理的优雅开口:“我倒不知道安国候府竟然有这样忠心的奴才,你这是打算让本世子替你出头吗?你这是打算借本世子的手来完成你的心愿吗?”

  “呵呵,本世子倒不知道本世子竟然沦落于此了,连安国候府的一个小小的妾婢竟然胆敢对本世子动起了这样的心思。”

  金珠脸上豆大的冷汗冒出来,这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只怕要倒更大的霉,这萧世子可是一向阴晴不定的,招惹了他,死得更难看了。

  “世子爷饶命,奴婢没有,奴婢没有那样想。”

  “晚了。”

  萧煌一言落,陡的朝着暗处的人下命令:“虞歌,把这个胆敢打本世子主意的贱婢拉下去扒皮抽筋断骨,然后送到安国候府去。”

  金珠眼一翻,直接的昏死了过去,虞歌脸色冷冷的闪身上去提金珠,这贱婢也是活该,竟然动起了他们爷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爷现在心情不好,她这是自找死路了。

  虞歌伸手提了金珠,不经意间看到了苏绾,不由得叹口气,自家的爷倒底是怎么了?对这个苏家大小姐既然狠不下心来收拾,干脆就好好的对人家,现在搞得两个人关系不好,他自己心情也不好,他们做手下的个个都提心吊胆的。

  其实要他说,自家的爷对苏家这位小姐是有些不一样的,若是寻常人骗了他,现在只怕下场比这贱婢还要惨,哪里还能这样鲜活的站着。

  苏绾听了萧煌的命令,倒是坦然,她早就知道这男人不是什么善茬,出手一向狠辣,反倒是冯翔公主,虽然一向骄蛮,可却很少见过这样血腥的手段,当场便吓了个脸色煞白,身子忍不住的抖簌起来,堂哥好凶残啊,好吓人。

  萧煌望向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萧煌眼神陡沉,清冷的声音响起来:“冯翔,以后别惹事。”

  “我知道,我知道了。”

  冯翔公主腿发软,赶紧的掉转身,爬上软轿,命令手下的太监离开,一路直奔自己的宫殿,连母妃的宫殿都忘了去了。

  这里苏绾也转身准备上软轿,根本不想和萧煌说话,身后萧煌幽冷暗沉的声音响起来:“苏绾。”

  苏绾停住脚步回身望过来,脸色浓浓的冷意,唇角是讥讽的笑意:“萧世子这是打算等我道谢吗,不过只怕你等不到。”

  她说完看也不看萧煌,抬脚便上了软轿,小太监赶紧的让人把轿子抬走,他看到身后萧世子阴沉得可怕的眼神,都吓死了。

  身后萧煌扬起一掌狠狠的击向了身侧的巨石,巨石应声而碎。

  响声惊动了虞歌,虞歌赶紧的闪身过来,紧张的询问:“世子爷,你没事吧,有没有怎么样。”

  萧煌收手,淡淡的说道:“没事。”

  只是神色间越发的冷峻了,虞歌叹口气望着自家的爷说道:“世子,既然不想和苏小姐闹得那么僵,就别算计她了。”

  “哼,她难道没有做错事,难道不该道谦,难道不该求饶。”

  萧煌说完一甩手上了软轿,自去查皇帝命令他查的事情,皇帝命令他去查一下德妃和襄王母子二人为什么坚持要娶苏绾为妃,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是他不知道的。

  正因为皇上的命令,所以他才会在这里遇到苏绾。

  软轿一路离开,身后的虞歌蹙起眉,头疼的伸手揉自己的脑袋,主子一向唯我独尊惯了,所以不容许别人欺骗他,不容许人蔑视他,一般人招惹了他,定然落个生不如死,可偏偏遇到了苏小姐这么个意外,他根本就下不了狠心去收拾苏小姐,可偏又咽不下心中一口气,所以三番两次找苏小姐的麻烦。

  可事实上他找苏小姐麻烦后,反而是心情越发的不好了。

  虞歌一路跟着萧煌离开。

  临元宫大殿,德妃脸色难看的高坐在上首,手指紧紧的握着手中的茶杯,想到苏绾竟然宁愿退婚也不愿意屈身为侧妃,德妃气得整张脸都青了,一个小小的庶女,竟然还宵想正妃之位,若不是她手里有一批嫁妆,就是侧妃也轮不到她。

  这个小贱人好了后,心倒高了,她倒要看看她心有多高。

  德妃越想越生气,本来这是个很好的机会,皇上同意让苏绾为侧妃,她可以给自己的儿子张罗一门名门贵女,这样既拉拢了一方势力,又有一个配得上儿子的大家闺秀,另外苏绾可带着嫁妆进襄王府,如此一来,所以的事情都是圆满的。

  可是她万没想到这小贱人竟然以退为进的,宁愿拒婚也不要什么襄王侧妃。

  她才不相信她不想嫁给自个的儿子,儿子是王爷,又长得那么好,又得皇上的宠,不知道多少女人想嫁,这女人分明是以退为进的,现在这事不就僵住了吗,一个搞不好,这女人真有可能上位为襄王妃,那她儿子以后一定会被笑话死的,还有苏绾在安国候府里并不得宠,安国候苏鹏是不可能为了苏绾而站在她们这一边的,那她娶她有什么用。

  德妃脸色黑沉沉的,一气把手里的茶杯狠狠的摔了出去。

  哗啦一声响,大殿内太监和宫女谁也不敢说话。

  下首有人走了过来收拾东西下去,德妃望向身侧的林嬷嬷:“去,看看怎么还没有过来。”

  她话刚落,外面有小太监奔了进来:“娘娘,苏小姐过来了。”

  “宣她进来,”德妃没好气的说道,她倒要看看这小贱人拿的什么乔,连襄王侧妃都满足不了她,若不是有那么一批嫁妆,以她庶女的身份,襄王府的小妾都轮不到她,她现在还嫌侧妃不好呢,要知道她儿子日后可是要当皇帝的,儿子当了皇帝,身为侧妃的她,可是要封妃的,她出自于丞相府,还是丞相府嫡女,眼下不过才是一个德妃。

  这女人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德妃脸色阴沉沉的望着大殿门口。

  很快,殿门前走进来一个乌发亮眸,粉嫩俏丽的姑娘,穿一袭淡紫绣百蝶的长裙,整个人说不出的娇媚可爱,让人一看就觉得这小姑娘十分的无害。

  上首的德妃倒是愣了一愣,没想到苏绾竟然生得这样软萌俏丽的神容,让人看了讨厌不起来。

  不过想想她拒婚的事情,德妃的脸色立马不好看了。

  下首苏绾不卑不亢的施礼:“见过德妃娘娘。”

  德妃就这么打量着苏绾,也不叫她起来,直到她立了一会儿规矩,才慢吞吞的开口:“起来吧/”

  虽然让苏绾起来了,可并不赐坐,而是语气不好的说道:“你就是苏绾。”

  “是的,娘娘。”

  “听说今日皇上有意让你为襄王侧妃,你不乐意是吗?”

  苏绾一听,总算明白德妃娘娘叫她过来所为何事,这是来兴师问罪来了吗?这女人大概也认为给她一个侧妃之位是抬举她了,若不是因为她身上有她需要的东西,只怕她连侧妃之位都不给她了,早退了她的婚事了。

  不过她们究竟想从她身上拿到什么呢,苏绾想不明白,当然这时候也没空想。

  “回德妃娘娘的话,臣女不愿为侧妃,乃是因为臣女的母亲临死前曾留了遗命给臣女,永世不准臣女为妾,所以臣女岂能违背母亲的遗愿呢。”

  反正她的母亲已经死了,德妃是死无对症了。

  “臣女知道自己配不上襄王殿下,所以自请退婚。”

  “自请退婚,呵呵,你以为本宫会相信你的话吗?自请退婚,你只怕是把眼睛盯住更高的地方了吧?”

  德妃黑色的瞳眸阴测测的,压根就不相信苏绾是真的为了退婚。

  苏绾一脸的黑线条,为什么这两母子的脑回路都一样啊,以为自己是香馍馍,别人追着喊着想要。

  苏绾恭敬的说道:“德妃娘娘若是不相信,臣女愿写下退婚书,臣女因为配不上襄王殿下,自愿退婚。”

  德妃的眼睛眯了起来,盯着下首的苏绾,看她神色倒是挺真诚的,似乎真的自愿退婚。

  不过德妃可不想这女人退婚,退了婚后,她到哪儿去找那么一大笔的嫁妆,她到哪儿去找龙王令,何况,自己身上还顶着苏绾娘亲救过她一命的事情,若是自己同意苏绾退婚,民间的百姓定然会说她忘恩负义,到时候她当了太后,岂不是有失体统的一件诟事,所以她不能同意。

  反倒是苏绾为侧妃是最好的解决之道,一来她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二来民间的百姓定然会认为她有情有义,因为苏绾只不过是小小的安国候府庶女,竟然可以贵为侧妃,这算是不错的了。

  德妃想着,望向下首的苏绾:“苏绾,当初你娘救了我的命,我岂能让你自请退婚,若是你退了婚,以后谁还会要你啊,虽说你是庶女身份,配不上襄王,但是因为有你母亲的救命之恩在里面,即便你为侧妃,本宫和襄王也会视你如同正妃的。”

  苏绾脸色黑了,瞳眸一片暗潮,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她的底线,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妻妾的戏码。

  德妃,萧磊,她一个不会放过的,苏绾的瞳眸一片赤红。

  德妃尤不自知的在大殿上首满脸耐心的劝解着:“你要知道若是日后襄王上位,你可是金尊玉贵的女人。”

  德妃试图以荣华富贵打动苏绾,不想苏绾眸光冰冷的开口:“德妃娘娘,臣女绝不会违背臣女娘亲意愿的,臣女说过了,自愿退婚,绝不会为襄王侧妃的,请娘娘收回成命吧。”

  她说完眸光冰冷的望着上首的德妃,德妃看着她这样凶残的眼神,森森吓了一跳,不过想到这女人竟然一口回绝了侧妃之位,自请退婚,她才不相信她是真的想退婚,无非是想要正妃之位。

  不过她绝不会答应的,德妃眼神阴暗,手指悄然的握了起来,不识抬举的东西,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宫又岂会和你客气。

  德妃想着徐徐的起身往下首走去,一路走到苏绾的身边,伸手拉着苏绾,一脸慈爱的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啊,你若是退婚,以后可怎么嫁人啊,我和你母亲交情那么好,实在是不忍心你落得这样的结局。”

  “不是本宫不想让你为襄王正妃,实在你的身份摆在这里,本宫问你,若是你为襄王正妃,日后磊儿成了太子,你说太子份是庶女身份,这事不说磊儿,就是你只怕也会被人诟语的。”

  德妃苦口婆心的劝着,拉着苏绾坐到大殿一侧,殿内很快有婢女奉了茶水过来,不过这婢女给苏绾倒茶的时候,苏绾感觉到自己的腰部似乎被动了一下,眸色不由得暗了暗,脸色瞬间暗了,手指也下意识的握了一下,而德妃一下子不像之前那样温柔可亲了,脸色严厉的望着苏绾。

  “苏绾,本宫再问你一次,你可愿意为襄王侧妃,若是你愿意为襄王侧妃,日后就是本宫的好儿媳,若是你不愿?”

  “娘娘又待如何?”

  “只怕这事由不得你,”德妃说完起身,冷傲的盯着苏绾,苏绾起身,不卑不亢的说道:“恕臣女无法从命,娘娘的厚意心领了。”

  “哼,不识抬举,来人,送她离开。”

  德妃气得脸色黑沉的一挥手,殿内立刻有宫女闪了过来,请苏绾离开。

  苏绾唇角满是讥讽的冷笑,转身便走,看也不看身后的德妃,德妃望着她毫不犹豫离开的身影,气得火大不已,然后想到先前自己让婢女做的事情,不由得得意的笑起来,苏绾,本宫就不相信了,拿捏不了你。

  苏绾出了临元宫后,有太监抬了软轿过来,一路送她出宫。

  待到坐到软轿里,她便伸手往腰间摸去,果在腰间摸出一物来。<!--ov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58章 重惩贱婢 德妃暗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