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撕逼胜利 萧煌救人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软轿之中,苏绾望着手里的圆珠子,散发着淡淡的轻辉,照亮了软轿中昏暗的空间。

  苏绾虽然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但是却知道这应该是夜明珠吧,而且还是很大颗的一粒,想必价值不菲。

  这东西正是先前德妃宫里的婢女塞在她腰间里的,那个宫女似乎有些武功,所以动作十分的迅速,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可惜苏绾素来不喜欢人靠近,对于靠近自己身边的人都存了一份戒备之心,所以当德妃从大殿上下来拉她的手,她就怀疑这女人想动什么算计她的主意,再到那宫女过来倒茶,她腰间一动,她就知道德妃娘娘这是打算借着这件事情来压迫她同意做襄王侧妃。

  呵呵,苏绾脸色冰霜一样冷,唇角满是讥讽的笑意,这女人为了她手里的嫁妆,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过人家想要她的东西,偏还认为她的身份配不上她的儿子,真是可笑至极。

  苏绾悄然的出声:“云隐。”

  一道鬼魅似的身影如幽光一般的闪进了苏绾的轿中,来人正是宁王手下厉害的暗卫云隐,云隐穿一身黑色的锦衣,整个人面无表情,恭敬的垂首待命:“苏小姐。”

  “给我把这颗夜明珠带出去,放在德妃身侧的那个嬷嬷身上,记着要小心些。”

  “是,”云隐伸手接过了夜明珠,闪身飘了出去,速度奇快无比,一般人很难发现他这样的人。

  苏绾看得有些羡慕,好厉害的功夫,若是她也会武功,遇事便要随心所欲得多,相反的因为她不会武功,反而处处受制。

  她心里正想着,忽地听到外面急切的脚步声响起来,苏绾眼里闪过冷芒,唇角微弯,好戏登场了。

  轿外,德妃宫里的大太监安成领着数名小太监奔了过来,拦住了软轿:“站住。”

  软轿停了下来,安太监对着软轿之中苏绾一抱拳说道:“苏小姐,我家娘娘有事请苏小姐回去一趟。”

  苏绾冷然的一笑,懒洋洋的开口:“德妃娘娘有旨,那就回去一趟吧。”

  一众人又回转了德妃所住的临元宫。

  这一次德妃脸色难看的瞪着苏绾,生气火大的开口:“苏绾,本宫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倒底要不要当襄王侧妃,若是你同意,就什么事都没有,我们还是好婆媳。”

  德妃唇角满是冷讽嘲弄的笑,她身居宫中这么多年,就不相信拿捏不了一个小小的贱人。

  若不是她的嫁妆,她早弄死她了,让她在这里张牙舞爪的,以为自己算哪根葱。

  今日若是她不答应,她就弄臭了她的名声,一个德行有亏的女子,无论如何皇上也不会让她为襄王正妃的,到时候她再坚持让她为侧妃,皇上肯定会依她的。

  德妃一边想一边望向大殿下首的苏绾,可惜这女人神色不变,依旧淡然从容,不卑不亢的说道:“德妃娘娘,臣女说过了,臣女不会为襄王侧妃的,臣女有自知之明,配不上襄王殿下,所以自请退婚,不管娘娘如何问,臣女都是这个回答。”

  苏绾话一落,大殿上首的德妃脸色变了,阴沉而难看,陡的朝着大殿下首的宫女冷喝:“来人,本宫之前在殿中丢了一颗夜明珠,先前只有苏小姐来过,本宫要搜身。”

  德妃话一落,殿内有宫女奔过来,便想搜苏绾的身。

  苏绾面容冰冷的瞪视着这些宫女,冷喝:“谁敢搜,今日我可是皇上宣进宫里来的,我倒要看看,谁敢在皇上宣我进宫的时候对我动手脚。”

  几名宫女停住了动作,飞快的望向上首的德妃。

  苏绾也望向德妃,深沉的说道:“德妃娘娘,我是皇上宣进宫里来的,你这样公然搜我的身,至少也要问过皇上的意思吧,要不然皇上会不会认为德妃娘娘挑衅他的权威呢。”

  德妃的脸色立马黑了,不过一时倒也不敢动。

  不过她想到之前苏绾上软轿后,她一直有派人暗盯着她,没有发现她有任何的举动,何况今日她带进宫里来的两个婢女,一个被靖王世子打杀了,另外一个则被送回安国候府去了,她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所以这夜明珠,现在只怕还在她的身上。

  德妃如此一想,嘴角勾出冷笑:“苏绾你还真是不知死活,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本宫就让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她一言落,朝着大殿下首命令:“安成,立刻去请皇上过来,就说本宫这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请皇上过来主持一下。”

  “是,娘娘。”

  安太监领命闪身便走,大殿内,德妃冷眸莹莹的望着苏绾:“苏绾,你还有时间考虑,在皇上来之前,你若是改变了心意,愿意当襄王侧妃,本宫自会放过你一马,若是皇上来了,你还不改变心意,那你就等着挨罚吧。”

  大殿下首,苏绾一脸油盐不进的样子,依旧如之前那样悠然从容,看得德妃火大不已,若不是为了那嫁妆,她真想让人弄死这女人。

  不过她也别以为她会一直容忍她,等到她进了襄王府,她拿到了那批嫁妆,定然不会再留着她。

  德妃阴毒的想着,事实上眼下德妃母子有些着急了,因为宁王回京了,永昌候府可是极有家底的,若是他们拉拢了各方的朝臣,他们的胜算可就没有宁王殿下大了。

  所以现在这母子二人极需要大笔的钱财,这样就可以用钱财拉拢,控制朝中的一部分朝臣了,若是这些人为她们所用的话,再加上丞相府的势力,那么她的儿子当太子为时不远了。

  可是现在苏绾个贱人,愣是不同意嫁她儿子为侧妃,这样一来,她们根本没有大笔的钱财来操作,虽说朝中有一部分依附丞相府,可那些都是一些没有太大势力的人,依附丞相只不过是为了从中得到自己的好处,至于那些有能力,有权力的人,他们要付出很多钱财才能拉拢到他们。

  德妃想到这些,便心里上火,偏偏苏绾油盐不进,她此刻的心里恨死了苏绾,狠狠的想着,若是他日她儿子上位,第一个便是弄死这个女人,叫她不合作,叫她不愿为襄王侧妃。

  若是这女人识时务,安份守已的进襄王府为侧妃,又极力的扶助她儿子上位,等到她儿子上位后,她说不定还让儿子封她一个妃位。

  可现在,她想都别想。

  德妃脸色黑黑的想着,大殿内一片安静。

  直到皇上过来,皇上一过来,德妃便换了一副神容,整个人一扫之前的凌厉杀气,说不出的温柔小意,满脸笑意的领着人迎到了殿门前:“臣妾见过皇上。”

  “臣女见过皇上。”

  皇帝深看了德妃一眼,之前他已经让萧煌查探清楚了,这德妃之所以坚持让襄王娶苏绾,原来是因为苏绾娘亲留了一大笔嫁妆给她,老皇帝不禁气笑了,这两母子什么人啊,堂堂后妃和皇子,竟然动起了别人嫁妆的主意来了,这还真是让人无语。

  不过皇帝也知道这笔嫁妆不会少,不过对于德妃母子二人的小家子气,皇帝忍不住轻视了两分,不过脸色也没有显出来,摆了摆手示意德妃和苏绾起身。

  “德妃叫朕过来所为何事啊?”

  德妃起身,一脸委屈的朝着前面的皇帝说道:“皇上,臣妾请皇上过来是想请皇上主持一件事的。”

  “说。”

  老皇帝简洁的命令,一路走到大殿上首,德妃便在他面前的石阶上站了:“之前皇上赏了一颗夜明珠给臣妾,臣妾一直很喜欢,随身揩带着,可是今天那颗夜明珠不见了。”

  承乾帝一听德妃的话,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眼里精光四射,德妃看到皇帝的眼神不禁有些不安,皇上怎么这样看着她,难道?

  承乾帝望了望德妃,又望了望苏绾,心里已经知道德妃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还不是因为安国候府的这位小姐不肯为侧妃,所以德妃动起了心思,想栽脏陷害苏绾一把,让苏绾失掉品行,若是苏绾失了品行,就算为侧妃,也是德妃和襄王宽宏大量了。

  承乾帝没说话,大殿内,德妃不由得紧张,皇上不会发现她的事了吧,他不会发火吧。

  承乾帝却说话了:“夜明珠怎么不见了?”

  虽然这事对苏绾有些不公平,不过苏绾只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小小庶女,承乾帝也认为她实在不足以堪当襄王正妃,若是德妃拿捏了苏绾,让她当一个侧妃倒也不错。

  至于德妃母子二人动苏绾嫁妆的心思,虽然有些小家子气,倒也没有影响到大局,所以老皇帝不打算点破。

  德妃一听皇帝的话,松了一口气,哭丧着一张脸说道:“今日臣妾这里,只有苏家小姐来过,臣妾想着许是苏小姐没有见过夜明珠,所以一时动了心拿了起来,可是苏小姐她不承认,还说她是皇上宣进宫里来的,所以臣妾只能请皇上过来了。”

  苏绾冷眸望着大殿上的两个人,老皇帝先前那么看德妃,她多少已经看得很明白了,这个皇帝只怕知道今儿个这一出是德妃唱出来的,但他却不点破,这说明什么,说明老皇帝也认为她这样的身份只能为侧妃吧。

  这一刻苏绾心头说不出的火大,心中有万马咆哮,她这是日了谁家祖宗不成,都说了自愿退婚,可这一个两个的都认为她只能为襄王侧妃,她当真只能呵呵哒了。

  苏绾望向德妃,没好气的说道:“德妃娘娘,臣女说了没有看到德妃娘娘的夜明珠,为什么娘娘一门心思的认定夜明珠便在臣女身上呢。”

  德妃脸色难看的望向苏绾,沉声说道:“先前你没来的时候本宫还看到那颗夜明珠呢,可是等到你走了,本宫就没看到那颗夜明珠了,不是你拿的,又是谁拿的?”

  “当时大殿下好像不是只有臣女一个,还有别人呢,为什么娘娘不认为是别人动了你的夜明珠,却认定了是臣女动了你的夜明珠。”

  “本宫殿内的人,个个都知道那夜明珠是本宫喜欢的东西,她们谁敢动本宫的东西。”

  德妃说完,掉首望向上首的承乾帝,飞快的说道:“请皇上替臣妾做主,夜明珠在不在苏家小姐的身上,只要搜一下就知道了。”

  德妃现在是百分百的肯定那夜明珠便在苏绾的身上,因为她从头到尾都让人看住苏绾呢,没见到她把那颗夜明珠转移了,所以那珠子肯定在苏绾的身上,只要一搜便能搜出来,到时候看这女人如何狡辩。

  大殿内,苏绾脸色难看的望向上首的德妃,沉声说道:“臣女虽然是庶女,可好歹也是安国候府的小姐,娘娘这样是羞辱臣女吗?”

  德妃脸色阴沉的转身望向苏绾:“本宫的东西不见了,你还百般的不愿意让本宫搜身,这东西分明就在你的身上。”

  今日她定然要苏绾在皇上面前失了品行,那么以后皇上就不会把苏绾给儿子为正妃了,无论如何,她都要替自个的儿子争得一个名门贵女为正妃,同时也拉拢了一个有力的势力。

  如若苏绾是苏明月,她也不会这样麻烦了。

  德妃脸色冰冷的想着,转身望向承乾帝:“请皇上同意臣妾下旨搜身。”

  承乾帝望向苏绾,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殿外有太监飞奔进来禀报道:“皇上,惠王殿下过来了。”

  德妃一听惠王过来了,脸色立马黑沉了,听说这惠王可是一直护着苏绾这小贱人的,这会子他过来做什么。

  不过承乾帝对于惠王却是极疼爱的,一听到他过来,便吩咐太监宣了惠王进来。

  殿外有侍卫推了惠王殿下进殿来。

  “儿臣见过父皇。”

  承乾帝面容温和的望着惠王萧擎:“你怎么进宫来了?”

  “回父皇的话,是皇奶奶让人宣了儿臣进宫的,儿臣已去看过皇奶奶了,听说父皇在这里,所以便过来了。”

  太后是知道了威远候夫人所请的沈神医乃是惠王殿下请来的,所以宣了惠王进宫,一来赏赐了这个孙儿,二来太后有个陈年旧疾,十分的痛苦,都多少年了,宫中的御医谁也没有把她这个毛病治好,所以她一听到沈神医竟然治好了威远候夫人的病,便心动了,所以宣了惠王进宫,想请惠王把这位沈神医宣进宫里来。

  萧擎在永寿宫里,没敢直接答应太后娘娘,不过他出了永寿宫后,却听小太监们说起苏绾被父皇宣进宫了,不但如此,还听说苏绾被德妃娘娘给宣进了临元宫。

  萧擎知道这德妃和她的儿子都不是好鸟,德妃宣苏绾过去,肯定是打了什么坏主意,所以惠王才会急急忙忙的赶过来。

  此时大殿内,德妃生怕萧擎出现,生出变故,待到萧擎向老皇帝见了礼后,立刻开口:“请皇上下旨,让人搜苏绾的身。”

  萧擎听了德妃的话,心下已了然,定然是德妃少了什么东西,或者该说德妃算计绾绾,萧擎望了一眼身侧的苏绾,苏绾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明显的心情十分的不好。

  想当然而,不管是谁被当成贼对待,这心情都不会太好,所以萧擎望向大殿上首的皇帝说道:“父皇,儿臣可以担保,苏家小姐绝不是见东西便眼馋的人,她绝不会看见德妃娘娘的东西便起贪恋,请父皇准许苏小姐出宫。”

  “苏小姐若是被搜身,这事传出去,可是影响苏小姐声誉的事情。”

  萧擎说完,承乾帝倒是意外了一下,他这个儿子竟然会护着苏绾,倒是挺让人惊讶的。

  苏家庶女有这么好吗?

  承乾帝望向苏绾,打量了起来。

  大殿一侧的德妃生怕自己好不容易设计好的局子就这么废了,所以飞快的跪了下来:“皇上,苏绾眼下头上还顶着襄王正妃的名头,这夜明珠不见了,若是不查实,她这样的品行如何配当襄王正妃。”

  德妃说完,大殿下首的萧擎总算知道德妃今儿个演这一出究竟是为了什么,原来是为了把苏绾由正妃贬为侧妃,还是那种必须为侧妃的那种。

  “父皇。”

  萧擎望向承乾帝,他自从断腿之后,一直表现得很得体,从来没叫承乾帝费过神,此时承乾帝看他说话,自然想全了他的心思,所以正想开口允苏绾出宫,德妃的脸色立马便变了,飞快的开口说道:“皇上,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苏绾带了夜明珠出宫不成,臣妾不服。”

  她说完眼眶红了,似乎极伤心似的,临了她还说一句:“若是今日苏绾不证明自己身上没有夜明珠,就算皇上让她出宫了,臣妾的心里,那夜明珠也是她拿走的。”

  这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即便承乾帝放了苏绾出宫,她也是认定了苏绾就是那个贼的,既然认定了苏绾是偷了她夜明珠的贼,那么苏绾就没办法坐在襄王正妃的位置上,她是绝不会答应这件事的。

  皇上自然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眉蹙了一下,眼神冷了两分。不过对于苏绾为襄王正妃的事情,他也是不赞同的,所以他才没有吭声。

  苏绾眼神幽冷,嘴角满是嘲弄的笑意,这女人当真以为她身上有夜明珠不成。

  她不过是为了做出一个假像,让她以为她身上有夜明珠罢了。

  “德妃娘娘一门心思的认定夜明珠就在臣女的身上,若是夜明珠不在臣女的身上怎么办?”

  “若是不在你的身上,本宫愿意向你道谦,当着皇上的面向你道谦,是本宫枉做小人了。”

  苏绾呵呵冷笑:“希望娘娘说到做到。”

  她一言完又说到:“皇上,臣女有一个要求,既然娘娘说夜明珠被臣女拿了,可是当时大殿上不是只有臣女一个,所以请皇上下旨,让当时在大殿内的人都接受检查,这样一来臣女才会心服,另外臣女想问问皇上,若是搜查出这夜明珠不是臣女所偷,而是别人偷的,该如何惩罚。”

  承乾帝望向德妃,德妃此时一门心思的认定了那夜明珠便在苏绾的身上,所以眼里闪过冷芒,志得意满的说道:“若是夜明珠不在你的身上,在别人的身上,本宫不但向你道谦,定然下令仗毙了那胆敢偷本宫夜明珠的人。”

  “好,”苏绾眸中满是寒光,唇角笑意浓烈。

  萧擎现在已是十分熟悉她,知晓她素来不是吃亏的个性,此时这样的神容,只怕是早就做了安排的,逐放下心来,不过临了不忘补一句:“苏绾,本王做你的见证人。”

  这话就是如若真的搜出夜明珠不在苏绾的身上,谁也别想抵赖。

  承乾殿看到德妃和苏绾达成了协议,也就同意了这件事,不过苏绾却沉声开口:“臣女希望搜身的人是皇上派出来的人,而不是临元宫内的人。”

  德妃听了苏绾的话,脸色再次的布满了阴霾,心里气得直骂苏绾,这个小贱人,待会儿定叫她笑不出来,这样处处针对她,还想当襄王正妃,做梦吧,这人还没有进门,就敢和她这个婆婆对着干了,她岂能如了她的心意。

  承乾帝很快派身边的太监去找了宫中的女官过来,负责这件事。

  苏绾和当时在临元宫内侍候着的几名宫女和太监还有嬷嬷一起被带到内殿去搜身。

  一会儿的功夫,内殿便有哭嚎声响起来。

  德妃一听这哭嚎声,先是大喜,苏小贱人哭了,活该,这下看她如何拿捏她。

  不过一会儿,她便听出这哭声有些不对劲,为何有些像她身边侍候的林嬷嬷的声音啊,这林嬷嬷是她的奶娘,一直是她的左膀右臂,她怎么哭起来了。

  德妃的心一沉,手指下意识的握紧了。

  这时候皇帝派出去的女官领着人走了出来,苏绾跟在她的身后,一众人鱼贯而出。

  宫中女官和苏绾还没有说话,倒是她们后面的林嬷嬷冲了出来,扑倒一声跪在大殿上,朝着上首的德妃娘娘尖叫:“娘娘,奴婢没有偷夜明珠啊,奴婢没有偷。”

  那负责搜身的女官恭敬的端着托盘走出来,盘中摆放着一颗夜明珠,此时不需要她多说,众人也看了出来,这夜明珠是从林嬷嬷的身上搜出来的,根本不是从苏绾身上搜出来的。

  德妃难以置信的盯着苏绾,一双眼睛此时拢满了狰狞之色,怎么会这样,她明明让人把夜明珠放在苏小贱人身上的,而且事后她还派了人盯着那软轿,看到她并没有把夜明珠转移,怎么现在不但不在她的身上,还到了林嬷嬷的身上。

  “娘娘救命啊,奴婢没有拿夜明珠,奴婢什么都没有做。”

  德妃心一抽,飞快的望向大殿上首的承乾帝:“皇上,林嬷嬷一直侍候我,她怎么可能会拿臣妾的夜明珠呢,这事分明是有古怪。”

  这一次承乾帝没有说话,惠王萧擎便说话了。

  “娘娘这话说得很奇怪,为什么苏家小姐能拿夜明珠,你身边这个老婆子不会拿,这古人有句话可是说得好,捉贼拿脏,眼下这脏都拿住了,娘娘反而说不是她拿的,那娘娘之前没看到脏物却一口咬定苏小姐拿了你的夜明珠,这是什么意思啊。”

  “还有娘娘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若是在苏小姐身上搜不到夜明珠,便要向苏小姐道谦,还要亲自下令仗毙了胆敢偷夜明珠的人。”

  林嬷嬷脸色惨白,她是做梦没想到一日大祸临头。

  这么些年她在宫中如鱼得水,身为德妃的奶娘,她可算是风光无限的,不管在宫中什么地方,没人敢招惹她,可是现在她就要死了,不,她不要死啊。

  林嬷嬷尖叫起来:“娘娘,奴婢什么都没有做,娘娘救命啊。”

  德妃的脸色惨白了,她不想林嬷嬷有事,这林嬷嬷可是她的得力助手啊,她若是死了,以后她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

  德妃咬牙,一双眼睛都红了,掉首望向苏绾。

  这时候她希望苏绾能站出来,主动说免了林嬷嬷的责罚,这样林嬷嬷就不用死了。

  可惜苏绾愣是动都不动一下,萧擎已经望向大殿上首的承乾帝。

  “父皇,德妃娘娘可是当着父皇的面许下承诺的,若是她不兑现自己的承诺,这就是蔑视父皇权威。”

  一言便扣到了皇上的头上,德妃脸上豆大地汗珠往下滚,身子发软的摇头:“臣妾没有,皇上,臣妾没有,请皇上饶过林嬷嬷一次。”

  承乾帝望了望德妃,又望了望林嬷嬷,最后望向苏绾,若是苏绾松口,倒也不是不可以。

  可惜苏绾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她是那种人死踢三脚的人,只要招惹她,她绝不会心慈手软,所以苏绾望着承乾帝说道:“这种胆敢背主的东西,打死了还是便宜她了,皇上应该下旨把她片成三百六十块,以儆效尤,看以后谁还敢做这种背主的事情。”

  明明是血腥无比的事情,可偏偏被她轻松的说出来。

  大殿内的人,这一刻都认识到一件事,这位安国候府的庶女很可能是个狠角色,绝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苏绾也不隐藏自己的心狠手辣,这些人都欺到她的头上了,她还隐藏什么。

  大殿内,林嬷嬷直接承受不住的吓昏了过去,承乾帝知道这事苏绾是不可能开口放过林嬷嬷的,所以说这是德妃自作自受,这事对于承乾帝来说,不管是德妃吃亏还是苏绾吃亏,都与他没有多大地干系,只不过是女人内斗罢了。

  承乾帝望向德妃说道:“好了,这奴才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拉下去仗毙了吧。”

  德妃身子一软,几乎站不直,脸色说不出的白,牙齿都打起颤来了:“皇上,皇上。”

  承乾帝眼神一眯,阴沉无比的暗芒射出来,有本事做,就要有本事承担后果,难道做事不想想后果吗?这就是教训,好好长长记性吧,别以为自己是宫中的后妃,便无往不利。

  要他说,这事的结果倒也没那么差,教训这女人一下也好,谁叫她胆敢瞒着他苏绾有大笔嫁妆的事情。

  承乾帝如此一想,早不耐烦的挥手了,德妃身子抖簌,连嘴唇都控制不住抖了起来。

  这一次,是她轻视苏绾了,是的,她以为只不过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小傻子,就算现在好了,能有多大的能耐,她只要随便玩个小把戏就能整到她,可是没想到她的大意轻视,竟然直接的害死了林嬷嬷。

  德妃哭起来,可是皇帝还在等着呢,她只得咬牙费力的下令:“来人,把林嬷嬷给带下去仗毙。”

  一言说完,她整个人虚脱了一般,跌坐在大殿上。

  殿外有太监奔了进来,上手便去拖林嬷嬷,林嬷嬷正好醒过来,听到了德妃所下的命令,痛心的叫起来:“娘娘,你怎么能仗毙奴婢呢。奴婢是你的奶娘啊,娘娘。”

  可惜小太监下手很快,眨眼的功夫便把人拉了出去,远远的还能听到这老婆子撕心裂肺的叫声呢,德妃此时好像傻了似的跌坐在大殿上。

  惠王萧擎尤不解恨的说道:“德妃娘娘还忘了一件事,你说了若是在苏家小姐身上搜不到夜明珠,你便向她道谦的。”

  德妃缓缓的抬首,望向萧擎,眼里满是浓烈的恨意,然后望向苏绾,满眼血腥。

  这个贱人,这个贱人她不会放过她的。

  承乾帝看德妃受了重创,缓缓说道:“好了,这事到此为止吧。”

  萧擎还想说话,苏绾则不卑不亢的开口:“是,皇上。”

  眼下德妃受了重创,她已经很知足了,至于道谦,道不道没什么区别,她最喜欢的就是玩死人。

  德妃,你要坚强一点喔,我会慢慢和你玩的。

  承乾帝离开了临元宫,萧擎和苏绾两个人也跟着他身后一路出了临元宫。

  大殿内,德妃坐在地上哭起来,随之像疯了似的起身,冲到一侧去把殿内的东西全都砸了,然后眼闪绿光,大叫道:“苏绾,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身为宫中的德妃,眼下打理六宫,背后还有丞相府,从来都是风光无限的,什么时候吃过这等亏。

  临元宫外面,萧擎和苏绾一路往外走去,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话。

  萧擎眸光温和的望着苏绾:“你没事吧。”

  苏绾轻笑,心情好了起来,笑眯眯的说道:“有事的又不是我,是德妃娘娘。”

  “不过这女人眼下损失了林嬷嬷,只怕她后面要出手对付你,所以你要小心些。”

  “呵呵,我不怕她对付我,来吧,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双死一双。”

  苏绾眉眼愉悦,说不出的娇丽,可是那说出口的话,实在是和她的人不搭。

  不过她这样鲜活灿烂的样子让惠王萧擎看得眼睛都移不开了,他不由得叹口气,难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这种调调的。

  苏绾望着他,眨巴眨巴眼睛:“怎么了?瞧你一脸愁怅的样子,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苏绾说完嘻嘻笑,萧擎被她的话吓了一跳,随之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那么的难以接受,反而是心底因为苏绾的这句话,有那么一抹的喜悦,难道他真的喜欢这小魔女。

  萧擎沉思起来,苏绾早抛开这话题了,她就是随心所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对了,今儿个你进宫见太后了。”

  一提到这个话题,萧擎想到顶重的一件事:“绾绾,太后娘娘知道了沈门主了。”

  苏绾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知道就知道呗。

  萧擎看她没有说话,又接着往下说:“太后想请沈门主进宫替她看病。”

  “太后请沈哥哥替她看病,宫里不是有很多御医吗?怎么还要请沈哥哥替她看啊。”

  苏绾脑子飞快的动起来,这太冒险了,她是假扮的沈乘风,虽然先前做足了功夫,可是她都是晚上出诊的,再加上人少,所以不会轻易露出破绽,可是若进宫,就太冒险了,因为她本身长得很瘦,属于弱柳扶风的那种,若是白天多少双眼睛盯着她,搞不好病还没有看,便被人栽了一个欺君之罪,所以这个险她不能冒。

  苏绾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可是沈哥哥连夜回湘山了啊,湘山那边有急事,他没办法留下。”

  苏绾说完,萧擎的脸立马变了:“啊,他回湘山了,那我的腿,还有威远候夫人的病,还有他让我替他找一个病人。”

  苏绾笑眯眯的望着萧擎说道:“惠王殿下别担心了,沈哥哥走的时候,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一切有我呢,所以你别担心,我可是得了他的真传了。”

  苏绾自信的说道,可是惠王倒底还是担心,脑门蹙得死紧死紧的。

  苏绾不高兴的望着惠王萧擎:“难不成你认为我医不好你。”

  萧擎硬着头皮点头:“我相信绾绾。”

  其实那张脸一点也不像相信的样子,苏绾哈哈笑,看他这么纠结,她就觉得开心,让他纠结去吧,谁叫他不相信她的医术的。

  等她真的出手替他医治他就知道了。

  不过萧擎想到另外一件事:“那沈门主让我替他找一个病人,三万两的诊金,这病人乃是朝中何御吏七十高龄的老母,这何御吏是孝子,一直以来到处找人替自个的母亲治病,可一直以来都没人能彻底的治疗他母亲的病,他看了很痛苦,所以我打算让沈门主替何御吏的母亲治病。”

  苏绾点了一下头,然后笑嘻嘻的望着萧擎说道:“一般朝中的御吏都是很清廉的,这位何御吏哪里来的三万两诊金,不会是你贴的吧。”

  萧擎怔愣,没想到连这个绾绾都猜到了。

  苏绾却认真的说道:“你贴补是你的事情,你为了拉拢何御吏,贴了三万两的诊金,这和我可没什么关系。”

  萧擎不禁错愕,他还以为这丫头会和他客气一下呢,没想到人家根本不买他的帐,不过这正是她的性格。

  “这事自然和你没什么关系的,不过沈门主眼下回了湘山,谁替何御吏的母亲治病呢?”

  “我,今晚你悄悄的来安国候府接我吧,记住,不要让人发现,对了,我听沈哥哥说,你一般会在安国候府的东北角小侧门等他是吗?晚上我去哪里候着,你来接我,我假扮沈哥哥替你前往何御吏的府邸走一趟。不过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不是沈哥哥,反正他们又没有看到过。”

  “这。”

  萧擎的脸上扯出一抹无奈的笑,不过眼下只能这样了,若是绾绾治不好,她定然会请沈门主过来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行,那晚上我亲自去安国候府接你。”

  两个人说着话,走到了内宫门口,内宫门外,停着惠王府和宫里的马车,萧擎望向苏绾,正想和她说,亲自送她回安国候府,就不用宫里的马车送了,不想他还没有开口,身后的宫道上有脚步声响起来,几名太监飞奔了过来,一过来恭敬的行礼:“奴才见过惠王殿下。”

  这来的人乃是皇帝身边的近身太监,惠王自然不会为难这些人。

  “起来吧,有事吗?”

  “回惠王殿下的话,皇上宣惠王殿下过去问问太后的事情。”

  承乾帝知道今日自个的母后宣惠王进宫是为了什么事,所以让人唤了萧擎过去问问情况,这么些年,母亲的顽疾一直不得好,眼下有这么一个人,还是擎儿认识的人,这倒是好事一桩,另外皇帝也想知道那沈神医能不能治好萧擎的腿。

  萧擎一听,微蹙眉望向苏绾,苏绾望着他点头:“你去吧。”

  她说完想起什么似的,贴着惠王殿下的耳朵边说道:“见过了皇上后,你去太后宫中走一趟,和太后说我可以替太后治治看,若是能治好太后,你可得替我捞一个该有的名份。”

  苏绾说完,萧擎想起他答应沈乘风替苏绾捞一个县主名份的事情,若是苏绾能治好太后,倒真能替她争一个县主的名份。

  可是宫里的是太后啊,绾绾若是治不好,可就麻烦了。

  “这一一。”

  “这什么这啊,照我说的去做,另外告诉太后,不要告诉别人我治病的事情。”

  眼下她可不想把自己会治病的事情传出去,萧擎望着她信心百般的样子,倒不好拒绝了,不过想想沈乘风不凡的医术,绾绾是他教的,应该不会太差,所以他试试吧。

  “好。”

  萧擎同意了,苏绾很满意,朝着他挥手:“大哥哥快去吧。”

  她完全是捣蛋,可是听到萧擎的心里,说不出的甜,回首一脸宠溺的望着苏绾。

  苏绾早转身上了宫里的马车,一路出宫去。

  今日她收获不错,心情十分的好,和德妃开撕,大获全胜,虽然这样会为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就算她低调隐忍,这些家伙会放过她吗,所以以后她就想随心所欲的活,谁想找死就上来,谁想开撕她奉陪,反正她死过一次了,活一天赚一天,活两天赚两天,反正不想再委屈自个儿了,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如此一想,心中反倒说不出的舒坦,一直以来的装傻卖乖实在是太累了。

  马车一路出了皇宫,到了宫门口,竟然再次的遇到了靖王府马车,这时候苏绾正好掀帘往外看,一看到靖王府的马车,立马脸色冷冷的甩帘子。

  她这边的动静,萧煌自然感觉到了,所以脸色说不出的冷,轻掀车帘望过来,丢了一个冷眼后,正欲放下车帘,不过他的眼睛忽地瞄到了苏绾所坐的马车后面,冒出淡淡的轻烟出来,极难察觉。

  萧煌的脸色立马变了,想都没去想,身形陡的腾空飘然往苏绾的马车上闪来,苏绾一抬首看到萧煌冷若冰霜的容颜,正幽幽的盯着她,看到这家伙她就讨厌,一点好脸色也不给他:“萧世子,你这青天白日的强闯宫里的马车,意欲何为?”

  萧煌根本不理会她,伸手扣了她的手,闪身便往外飘去。

  苏绾没想到这家伙一言不和动手就拉人,不由得脸色难看了,抬手一拳便朝萧煌的胸前挥去,想想尤觉得不解恨的抬脚去踢萧煌,不过她的动作都被萧煌避开了,而这时候,身后忽地通一声巨响,随之惨叫声,嘶鸣声不断。

  ------题外话------

  小煌煌,是真正的矛盾集合体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59章 撕逼胜利 萧煌救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