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太后治病 赐封县主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萧煌的脸色脸色阴沉无比,瞳眸满是暗潮,身形一动便朝苏绾飘了过来,他打算教训教训这丫头,满嘴谎话,外加半夜三更的出去,不知道到哪里去鬼混了,而且一个小姑娘家的竟然一副流氓行径,萧煌越想越是火大,手一伸便朝苏绾的手腕抓去。

  今晚他一定要好好的盘查盘查,她晚上出去究竟干什么了?

  此时的萧大世子一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神态,心态,完全像一个捉奸在床的妒夫,当然现在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只铁了心的想抓住苏绾教训一顿。

  苏绾一看到他过来,本来笑嘻嘻的容颜立刻收敛了,脸色一冷手一扬便是一抹迷药朝着萧煌挥了过去,不过萧煌早已防备她这一着,冷笑一声:“故伎重施,你以为本世子会给你这样的机会。”

  一言落,五指成爪的朝着苏绾手臂抓去,苏绾身子一动,手中多了几枚银芒,狠狠的朝着萧煌射击了过去,可惜这一世,她的暗器没有练过,所以被萧煌一抬手,轻轻松松的击落到地上了。

  而这时候萧煌已经欺身而近,一把抓住了苏绾的手腕,另外一只手便朝苏绾身上点去,他打算点了苏绾的穴道,好好的审审这丫头,让她交出今晚倒底去什么地方了?

  不过萧煌的手还没有点到苏绾的穴道,苏绾脚下一动,一枚涂了药的银针狠狠的对准萧煌脚下某处穴位踢了过去,涂了药的银针瞬间扎进了穴位,而她身子狠狠的朝着萧煌撞击了过去,直撞得他倒退两步,然后手上的银针同时的抵制住了萧煌腰间的穴道。

  这时候苏绾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璀璨娇艳,笑眯眯的神容说不出的软萌可爱,可是她下手却没有一点的迟疑和犹豫,狠辣异常。

  萧煌此时整个人都快暴怒了,他没想到自己再次的中了这女人的招子。

  虽然他并没有用多少内力来对付苏绾,可是一连两次中了这女人的招,是他太无能了,还是这女人太厉害了。

  萧煌眼眸嗜血无比的盯着苏绾,这一刻他真想扭断这女人的小脖子。

  “苏绾,你竟然再次的算计本世子。”

  现在他算是想明白了,这女人从一进房间就打算算计他了,所以才会说打赏他五百两银票,借机激怒他,而她先故意洒迷药,然后又故意用银针袭击他,事实上这些都不是她真正的用意,她的杀招是脚上藏了一枚涂了药的银针,在他以为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她狠狠的出手了,一击便中。

  该死。

  这一次萧煌不知道骂苏绾还是骂自个儿了。

  总之这是自己的耻辱,估计自己的手下都要怀疑他这个主子的能力了。

  房里苏绾笑眯眯的晃了晃抵住萧煌腰间的银针,眨巴眨巴眼睛娇俏的说道:“我就是想告诉你,以后不要再来我的地方,我不欢迎你,现在我把你的银票还给你了,我们两清了,以后若是再让我看到你,我绝对不会这么客气了。”

  苏绾话落,萧煌差点吐血,暗算他,用涂了药的银针扎他,她这还叫客气啊。

  萧煌咬牙:“苏绾,你给本世子等着,本世子不会再给你这样的机会的。”

  他一言落,再不留下,因为这一次和上次不同,这一次苏绾的药涂在了银针上,而银针没入了他身上可致人昏劂的穴道,现在他便感受到一阵阵的昏昏欲沉之感。

  一想到这个,萧煌便想骂娘,然后狠狠的说道:“苏绾,你给我等着,下一次本世子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萧煌说完身形陡的后退,飘然的荡出了屋外,屋里苏绾甜甜的声音响起来:“萧哥哥,麻烦你下次把人家的银针还给我。”

  萧煌一个趄趋,差点栽到地上去,随之气得狠咬牙,闪身便走。

  屋里,苏绾的脸色却冷了下来,对着窗外冷哼一声,萧煌,你该庆幸,庆幸我手里没有毒药,要不然这一次你中的可就不是迷药,而是毒药了。

  因为一直以来她手里没什么钱,所以她根本没钱买药材来制那些有毒的防身药,她身上有的也就是迷药,因为制迷药的药材成本很低,但是制毒药什么的成本高,而且比较难制,但是现在随着她身侧的敌人越来越多,她认为自己有必要好好制些毒药防身。

  苏绾望了望手里的银票,笑了起来,现在她有了钱,买药材不成问题,制毒药自然也没有问题,心情总算好了一些,不过一低头看到地上扔着的两万五千五百两银票,不由得冷哼,哎哟,这人连钱都不要了,可真是大方啊,顺手把地上的银票捡起来,不过她可没打算贪他的钱。

  苏绾整理好银票,又洗盥一番后躺床上睡觉,不过临睡前,她还是想到了安国候府内隐藏高手的事情,如若这是广阳郡主的人,那她以后真要小心点了,千万不能中了她们的暗招。

  迷迷糊糊间,直睡到第二日天大亮,她刚醒过来,便看到云萝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姐,惠王殿下过来看你了,正在候府前面的正厅里坐着呢。”

  苏绾想起了今日要进宫去替太后治病的事情,立刻来了精神,眼下广阳郡主和苏明月恨她入骨,而宫中的德妃和襄王也处处找她的麻烦,而她现在要人没人,要身份没身份,能倚仗的也就是宁王和惠王三五不时的帮扶一下,这样根本不是办法,所以今日进宫替太后治病,她一定要拿到一个身份,这样一来,至少可与这些人抗衡一下。

  因为若是皇上赐封她为县主,不管是德妃还是襄王,广阳郡主还是苏明月,都不敢把算计放在明面上,而且不敢太大意,若是露了把柄,可是落不得好的,这于她来说却是有利的。

  苏绾想着伸了个懒腰,招呼云萝侍候自己起来,又吩咐紫儿赶紧去大厨房拿些东西来给她吃。

  安国候府前面的正厅里,大公子苏明轩正招呼着惠王。

  苏明轩此刻正努力的游说着惠王,企图打消惠王疼护苏绾那个小贱人的心。

  那小贱人有什么好的啊,竟然得了惠王的眼,若是他能说动惠王殿下放弃那小贱人,他们岂不是可以明明白白的出手对付苏小贱人了吗?总之现在苏明轩一想到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就把苏绾恨入骨,现在他分分钟想弄死那女人,可恨现在他被自个爹爹带着,没机会动手。

  这一回和之前不同了,之前他手里虽然有人,却都是一般寻常的护卫,但现在他身边可有两个高手了,那可是他娘送给他的暗卫,所以现在他再想收拾苏绾,绝对可以轻松的整死那女人。

  可关键是这惠王殿下一直护着苏绾,也不是事儿,若是他派人杀那女人,被惠王殿下查到了,岂不是很麻烦。

  苏明轩不算完全没有脑子的人,对于惠王还是有些忌惮的,所以他希望能说动惠王放弃掉苏绾,这样与他自然是有利的。

  “惠王殿下身份尊贵,若是与苏绾走得近了,只怕要引人非议了。”

  惠王满脸的不喜,提醒苏明轩:“那是你大姐姐。”

  苏明轩眼神闪了一下,心里骂了一句,他才不会叫那小贱人大姐姐呢,一个傻子罢了,何况哪一个姐姐会那样算计自己弟弟的,这时候苏明轩完全忘了一直以来自己对苏绾不好的事情了。

  “是,惠王殿下。”

  萧擎望着苏明轩,自然知道苏明轩是什么意思,只勾了勾嘴角说道:“本王不怕被人非议。”

  也许以前他还要顾忌这个顾忌那个,但现在没有必要,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不惧别人的议论。

  别说现在护着苏绾,等到她退了婚,他还想娶她呢。

  萧擎想到这个便笑了起来,苏明轩看他油盐不进的样子,不由得着急:“惠王殿下,其实我是替惠王殿下担心。”

  萧擎望着苏明轩,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他耍宝,他那点心计,他能看不明白。

  可惜苏明轩不知道啊,他还在哪里一脸痛心的说道:“你都不知道苏一一,这个大姐姐有多心狠手辣,平时在府里打骂奴才就罢了,先前她进宫后,金珠一心维护她,她不但不护着自己的丫鬟,还为了自保打骂金珠,后来靖王世子生气发火打断了金珠的骨头,还扒了她的皮,可是大姐姐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替金珠求一下情,你说这人心狠不狠,惠王殿下和她在一起,我真怕?”

  苏明轩一脸担心的样子。

  萧擎只觉得无聊,挑眉提醒苏明轩:“那个丫鬟不是她的丫鬟,是你娘的丫鬟。”

  苏明轩的嘴角狠抽了抽,都想喷惠王殿下了,他说的是丫鬟的事吗,他说的是苏绾那个女人心狠手辣的事情,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一般人看到不是该讨厌吗。这男人为什么没有感觉。

  苏明轩越想越恼火,不过倒也不敢真对着惠王殿下发火,又继续劝解道:“你说她一个闺阁女子怎么心就这么狠呢,对了,上次我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其实不是我的错,是因为大姐姐动了手脚,她竟然给我给我一一。”

  苏明轩一脸痛心的仰首望着头上的屋梁,一副痛苦的样子。

  “她怎么能这样对自个的弟弟呢,再说一个闺阁女子怎么能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情来呢,惠王你说是不是?”

  这一回不用萧擎回话,门外自有人接了他的话:“哟,这是谁啊一早上编排别人,这舌头是不是太长了,我看不用留着了,把它割了吧。”

  苏明轩一听到这说话声,便火大的转回头望过去,果然看到门外走进来的苏绾,苏绾满脸讥讽的望着苏明轩。

  苏明轩脸色难看的瞪着苏绾:“你刚才说什么,割谁的舌头。”

  “谁是长舌头就割谁的舌头啊,大公子这么生气做什么,难不成大公子就是那个长舌头的人。”

  苏绾说完吃吃的笑起来,说不出的娇媚美好,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明珠似的,看得惠王萧擎心里欢喜,瞳眸满是柔情。

  看苏绾气得苏明轩跳脚,他乐得看热闹。

  正厅里,苏明轩听了苏绾的话,一张俊秀的脸瞬间气成了青色,怒气冲冲的指着苏绾:“苏绾,谁给你的胆子这样和我说话,你是不是皮在痒?”

  苏绾并不怕和苏明轩开撕,说实在的,就算她隐忍,苏明轩也不会放过她的,何况人家公然的挑事,她就没有退让的道理。

  想着苏绾笑嘻嘻的说道:“大公子,我天天皮痒,你不知道啊,难道是现在才发现这件事,那我不得不说,你的反应太迟钝了,一个人怎么能反应迟钝成这样呢,真要命,你可是堂堂安国候府嫡子,安国候府所有人的指望啊。”

  苏绾说到最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苏明轩快气吐血了,实在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飞快的往苏绾身边冲去,扬手便想打苏绾耳光,贱人,打死你。

  不过苏明轩的手没有扬下来,便被人一把握住了,他飞快的抬头望去,发现握住他手的人不是别人,乃是惠王的手下。

  苏明轩掉首望向惠王,还不忘乘机告状:“惠王殿下,你看到了这个女人就是这么的可恶,谁碰到她谁倒霉,我劝惠王殿下还是不要靠近她的好。”

  惠王萧擎挑眉,温雅的说道:“我就喜欢这样可恶的女人。”

  苏明轩再次被气了个仰倒,不过惠王已经不理会他了,掉首望向苏绾:“绾绾,我们该走了。”

  “好。”

  苏绾转身往外走,临走朝着苏明轩挥挥手,俏皮的眨眼睛:“我的好弟弟,姐姐去有事了,你慢慢的气着吧。”

  苏明轩眼睛都气绿了,手指紧握起来,若不是惠王殿下在,他一定会命自己手下的暗卫出来杀了这个女人。

  不过因为有惠王在,苏明轩不敢这样干,一直目送着苏绾和惠王萧擎走出正厅,才气得摔了正厅里的一张椅子。

  正厅外面,走出老远的惠王萧擎和苏绾二人都听到了身后的响动,萧擎不由得蹙了眉,望着苏绾说道:“绾绾,你这样和苏明轩直接的开撕,只怕他后面要报复你,不如我派些人保护你。”

  苏绾摇头:“你又不能保护我一辈子,等你的人走了,他一样可以算计我。”

  苏绾说完,萧擎的眼神深了,他想说我可以保护你一辈子的。

  不过倒底没有说出口,苏绾又娇媚的笑起来:“其实你别担心我了,我自有办法,你若是真的想帮我,今日便让皇上下旨封我一个县主当当,若是我有了封号,相信不管是苏明轩还是苏明月或者是广阳郡主,都不敢太明目张胆的算计我,若是她们使暗招,就让我来会会她们,看谁更棋高一着。”

  苏绾说得欢快,整个人很灿烂,现在她要快快乐乐的活着,不想那么憋屈自己,如若憋屈了自己,隐藏了自己能很好的保护自己也没什么,可是她隐藏隐忍了,最后人家只当她好欺负,欺她欺得更厉害了。

  像广阳郡主和苏明月还有苏明轩,只要看到她一口一声小贱人,她究竟怎么得罪她们了,明明是她们一直在害她啊,还有宫中的德妃和襄王殿下,她明明说了不要正妃之位,自愿退婚,可是呢,人家非要让她为襄王侧妃。

  所以现在她想通了,有时候不是自己想低调就低调得起来的,想隐忍就没有事的,所以既然低调不起来,隐忍也保护不了自己,为什么不张扬一点,活得自我一点呢,像之前苏明轩被她气得脸都黑了,看他那张黑脸,她就舒心。

  反过来,她若是隐忍了,苏明轩就不对付她了吗,根本不可能,这家伙只会当她更好欺负,变本加厉的收拾她还差不多。

  苏绾虽然想得很明白,可是萧擎还是担心,俊美的面容上拢着淡淡的忧心,认真无比的说道:“绾绾,我派两个人到你的身边保护你吧。”

  苏绾摇头,笑着说道:“不用了,其实我很快就有人保护了,之前我在桐花楼买了两个人,他们两个人会武功,可以保护我的,另外我会制一些防身用的东西,以及毒药什么的,总之那些人若是找上我,我不会让他们占到便宜的。”

  苏绾说完,萧擎便想起上回苏绾去桐花楼买人的事情,听说后来那人活了,很多人只当那人没有死,其实萧擎知道,定是苏绾出手救了那人。

  萧擎虽然挺高兴苏绾有保护自己的人,不过想到那是宁王萧烨带她去的,萧擎的眸色不由得暗了暗。

  那宁王怎么回事,怎么一回京便盯上了绾绾了,他和绾绾的交情有那么好吗?

  萧擎想着,两个人出了安国候府,上了惠王府的马车,一路进宫去了。

  永寿宫是太后娘娘住的宫殿,这宫殿偏西一些,修建得极为的清雅,很适合静养。

  太后一般不太理会宫里的事情,自从皇后去世,皇上并没有再迎娶皇后,宫中的一应庶务都是德妃在打理,不过重大的事情,德妃还是会请示太后娘娘旨意的。

  太后娘娘的母家乃是威远候府,威远候府除了有一个手握重兵的威远候外,还有一个六部尚书,这使得袁家十分的显赫,不过因着袁家没有皇子傍身,所以反而使得他越发的兴旺,皇上也很信赖袁家,太后可谓顺风顺水,荣华不尽。

  不过世上人,没有十全十美的,就是这样风光无限的太后娘娘也是有心病的,那就是她有一个陈年的顽疾,一直治不好。

  即便宫中御医很多,也没人治得好太后的顽疾,这是太后娘娘心中的痛,不过外面很少有人知道倒是真的。

  前几天,威远候夫人进宫给太后请安,太后发现她的病竟然很有起色了,不由得惊讶,经过询问后才知道是惠王萧擎请了一个很厉害的神医替威远候夫人治好了病。太后一听便心动了,宣了惠王进宫询问,本来太后的意思是让萧擎帮她请那个神医进宫,不想萧擎竟然说那个神医离开了,还说那神医教了安国候府庶女苏绾医术,说苏绾的医术也很不错。

  太后只觉得不可思议,安国候府那个庶女不是傻子吗,怎么好端端的竟然能给人治病了,这也太神奇了吧,可是萧擎一再的保证这苏绾医术不错,太后想了想倒也同意了,反正她的旧疾太痛苦了,她是但凡听到有什么厉害的大夫,便秘密的请了进宫来替她查一下,这个苏绾自然出自于那个什么沈乘风之手,那她就让她试试,若是苏绾救不好,到时候再让沈乘风出手也是一样的。

  太后盘算一番后,便同意了,所以才会让萧擎揩了苏绾进宫。

  皇帝也听说了这件事,不由是惊讶,安国候府的庶女怎么还会治病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吧,最不可思议的是母后竟然还同意让她试一试,皇帝一想到这个,心情就有些不爽,宫中那么多的御医都没医好,难道一个小傻子就能医好了。

  虽说她现在好了,但也不至于医术高过那些个御医吧。

  所以皇上不太放心,一下早朝,便赶了过来,想看看这苏绾是不是真有些本事,千万不能胡来。

  待到苏绾和惠王萧擎进了永寿后宫,便看到永寿宫的大殿上除了太后,还坐着皇帝和宁王萧烨。

  宁王萧烨是进宫给太后和母妃请安的,正好碰上父皇也在,便也给皇上请了安,宁王听说苏绾要进宫给太后治陈年旧疾,生怕有什么不利于苏绾的事情发生,所以他便又留了下来,父子二人刚说了一会子话,苏绾和萧擎便到了。

  宁王萧烨抬首望着那从殿外走进来的小姑娘,身材纤瘦,个子也不是太高,穿一袭湘妃色的细腰长裙,整个人说不出的娇俏,那眉眼带着明媚的笑意,就好像一枝开出墙外的蔷薇花,带点刺,带点鲜嫩,让人移不开视线。

  苏绾哪里知道自己这刚从殿外走进来,宁王殿下竟然想了这么多。

  她跟在惠王萧擎的身后规规矩矩的进来,向皇帝和太后娘娘见礼。

  “儿臣见过父皇,皇奶奶。”

  “臣女见过皇上,见过太后娘娘。”

  皇帝望了下面的人一眼,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昨天的事情,然后便想到她不愿意为襄王侧妃的事情,心里多少有些不高兴,因为这小姑娘不愿意为侧妃,说明她是惦记着正妃之位的,看着年纪不大,心倒是蛮大的。

  不过皇帝没有说什么,先示意她们两个人起来,然后问苏绾昨儿个在宫门前发生的事情,其实这事萧煌早派人进宫禀报过他了,说宫里的马车被人安置了鱼雷,意图炸伤苏绾,不过苏绾被他救了,倒是两名太监被炸伤了,而且萧煌查得的结果是宫中有两名太监曾经靠近过马车,细查之后发现这两名太监竟然是内廷局的人,不过这两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人除掉了,至于曾经接近过这两个太监的人,还真是不好查。

  不过老皇帝不查也多少能猜测出些,因为有所猜测,所以脸色不太好看。

  下首苏绾恭恭敬敬的回了话,安份的站在大殿下首。

  她就不相信承乾帝没有猜测,这个皇帝可不是傻子,他这样问,无非就是做做样子罢了。

  她也没必要指着他来替她报仇,她的仇她自己会报。

  大殿上首的太后听着他们的话,有些没兴趣,待到皇帝不说话了,太后才望向苏绾:“你就是苏绾。”

  苏绾点头:“是的,太后娘娘。”

  “抬起头来让哀家好好看看。”

  广阳郡主乃是太后身边长大的,苏绾是安国候府的人,不过太后对于安国候府内的事情并不清楚,自然也不知道广阳郡主和苏绾现在仇怨大了去。

  苏绾飞快的抬首望过去,便看到大殿上首坐着一个衣着华丽的老太太,不过这老太太脸色却不太好看,一片腊黄,而且整个人很瘦弱,没什么精神,苏绾只望一眼便知道这太后娘娘所患的病症,恐怕是肠道内的疾病。

  一般人若是患上肠道内的疾病,脸色都不会太好看,而且十分的瘦弱,还容易乏力。

  太后大抵便是这样的情况。

  苏绾抬首后,太后仔细的打量过后,倒是挺喜欢她的,笑着眯眼说道;“这小姑娘长得倒是不差,一看就是有福气的,十分的让人疼,而且这眼睛乌光明澈,看着就不像是个坏心眼的家伙。”

  太后说完,惠王和宁王抬头望天,太后娘娘大抵是不会想到,这女人就是个小恶魔,小魔女,谁若是惹到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不过苏绾的容貌还真能骗过所有人,若是她装装乖,卖卖甜,看到她的人没有不喜欢她的,因为她的外形就是一个美丽又甜美的小姑娘,和那些容貌华丽,却神圣不可侵犯的女子完全不是一样的。

  但男人恰恰是最喜欢苏绾这一种的,巧笑嫣然的笑脸,水雾迷蒙的眼睛,鲜嫩灿烂的神容,没有哪一样不是男人喜欢的。

  大殿内苏绾立刻笑眯眯的向太后娘娘道谢:“谢太后娘娘。”

  太后望了望她,温和的开口:“哀家听说你跟那个什么沈乘风习了医。”

  苏绾点头:“回太后娘娘的话,是的,过去我脑子不太好,沈哥哥便教了我医术,不过过去我不太懂这是医术,只管学着,现好了,才知道沈哥哥教我的是医术。”

  太后听了没说话,一侧的皇帝可就不大高兴了,拉长了脸:“苏绾,你没有给人医治过,竟然要给太后医治,你好大的胆子。”

  苏绾望了望皇帝,她当然没本事和皇帝叫板,不过她装还是可以的,所以她扑闪着大眼睛,一脸无措的望着皇帝,似乎十分的不安。

  惠王和宁王看她这样,忍不住好笑,熟悉她个性的都知道这小丫头又开始卖乖了。

  不过太后娘娘不知道啊,看到苏绾一副很受惊吓的样子,便有些不满了,望向皇帝说道:“人家小姑娘进宫,你不要吓唬她,这是哀家同意的,再说她的医术是那个什么沈乘风教的,想必不会差,那沈乘风眼下不在京城,就先让她试试吧。”

  “母后,你的贵体如何能让人随便动手医治呢。”

  皇帝不认同太后的话,太后望着皇帝说道:“哀家倒想不让人随便动手,可是御医院那些个御医有用吗,没有一个有用的,你以为哀家想随便找个人看吗?可是哀家这不是也没办法吗?”

  皇帝是知道太后病症的,所以听她此刻黯然神伤的样子,倒不好再说了,望向苏绾冷冷的说道:“好了,既然你进宫来了,便先给太后娘娘看看吧。”

  一言落,不等苏绾说话,他便又恶狠的警告:“仔细些。”

  苏绾应声:“是,皇上/”

  太后已经冲着她招手:“你上来吧。”

  “是,太后娘娘,”苏绾应声后往太后的身边走去,大殿内一时安静了下来,个个都望着苏绾。

  太后身边的嬷嬷取了一个绣墩出来,让苏绾坐下,苏绾便就近给太后娘娘把起脉来。

  苏绾号了一会儿脉,又仔细的看了看太后的面色,最后让太后伸出舌头来看了看,然后她望着太后说道;“太后娘娘,臣女可全力为太后娘娘娘试一试,不过一一一。”

  苏绾停住了,缓缓起身。

  太后一听苏绾的话,便知道苏绾似乎已知她患了何种病症,再听她说全力为她试一试,这是说有些把握吗?太后的脸色不由得亮了几分,要知道她这个病症,可是一直折磨着她的,让她很是痛苦,每日寝食难安。

  外人只道她是当朝太后,可是却没人知道她的痛苦,她身患大便难的病症,通常三四天解不了一次,因为大便不爽利,导致她每天都不敢吃多少东西,可即便如此,她依旧每天腹胀得难受,每回宣了御医过来用药,御医多用含有大黄的药,只为她通便,可是却不能彻底的根治她的病症,这使得她十分的痛苦。

  现在看苏绾的样子,竟然有几分把握,太后不由得大喜,望向苏绾说道:“你说,有什么事尽管说。”

  苏绾缓缓的跪下说道:“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女拜我师兄沈乘风为师傅,蒙他教导医术,我师兄曾与我说过,我毒医门有一个门规,凡替病人治病,必取一样贵重的东西方可治病,否则绝不替任何人治病。”

  苏绾话一落,承乾帝的脸色便不好看了,这病还没有治呢,便先谈起条件来了,这是有多大的胆子竟然跑到皇帝和太后的面前谈条件啊。

  “苏绾,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当着朕的面和太后谈条件。”

  苏绾垂首不卑不亢的说道:“皇上,臣女只是遵从我毒医门的门规,国有国规,家有家规,入了山门拜了师傅,自然遵从师傅的门规,臣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承乾帝眼睛眯了起来,这女人确实是安国候府的傻子吗/。即便正常了,这胆子是不是也太大了点。

  太后望了皇上一眼,做什么又吓人家小姑娘,不就是要点东西吗?只要她能看好她的病,多少东西她都赏。

  “好了,不就是想要一样东西吗,就是她不说,治好了哀家的病,哀家也会重赏的。”

  太后不理会皇帝,现在她满心关心的是自己的病症,实在是太痛苦了,你们没有经历过我这样的痛,是不会了解的,我每日都腹胀,都难受死了,你们了解吗,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人有把握了,你们不让人家试试。

  谁不让我和谁急。

  太后心里想着,望向苏绾说道:“苏绾,只要你替哀家治病,不管你要什么哀家都赏给你,金银珠宝,华冠美服,只要你想的,哀家一定会赏你的。”

  苏绾恭敬的回禀:“臣女不需要这些东西。”

  太后和皇帝愣了一下,望向苏绾,承乾帝的脸色又不好看了,望向苏绾:“那你需要什么?”

  这一次苏绾没有说话,反倒是惠王萧擎推了轮椅出来,恭敬的说道:“父皇不如下旨封苏绾一个县主,眼下这个才是她需要的。”

  萧擎话一落,老皇帝脸色就不好看了,县主是那么好封的吗?随便什么人一张口便要封个县主,分明是狮子大开口。

  太后也沉默了,因为这封县主不是小事儿,一张嘴便要一个县主,以后随便什么人都要一个县主怎么行?

  承乾帝脸色阴沉沉的望着萧擎,又望向地上的苏绾,不想发作自个的儿子,却发作起苏绾来了。

  “苏绾,你竟然胆敢狮子大开口,一张嘴便要一个县主。”

  “回皇上的话,这话不是臣女说的,本来臣女还没有想好要什么赏赐,没想到惠王殿下竟然提出了这么一个顶好的赏赐,臣女不反对。”

  苏绾这话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惠王萧擎无语的翻了一下白眼,不过这是他欠苏绾的,当初沈乘风替他医治腿时,就说过了这个条件,所以今日他定然要完成自己的条件。

  大殿一侧的宁王看苏绾那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唇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承乾帝望了望苏绾,呼呼喘气,然后气狠狠的掉头望向殿下的儿子,正想训斥萧擎。这时候宁王萧烨也站了起来,他觉得绾绾若是有一个县主身份,确实挺好的,最起码安国候府的那些人不敢再明目张胆的算计苏绾。

  想着宁王萧烨站了起来,恭敬的禀道:“父皇,儿臣认为三哥的建议可行。”

  皇帝眯眼望向了宁王萧烨,萧烨并不退缩,依旧沉稳的说道:“父皇忘了苏绾的身份了吗,她眼下是五哥的未婚妻,可是她却只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庶女,这样的身份怎么配为襄王正妃,可父皇也不好直接赐封苏绾为县主,现在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苏绾治好了皇奶奶,父皇可以顺水推舟的赐封苏绾为县主,这样一来,她的身份不是就没有问题了吗,而且朝臣也不会有异议,因为苏绾可是医治了当朝太后娘娘的。”

  宁王萧烨的话倒是让承乾帝心思动了起来,苏绾眼下是襄王未婚妻,可是庶女身份实在是配不上襄王,如若她是县主身份,配襄王为正妃,倒也不差。

  承乾殿的心思活了。不过苏绾的脸色却暗了,一双瞳眸阴暗的望向宁王,宁王分明知道她不想嫁给襄王,竟然还说这样的话。

  不过苏绾望向宁王萧烨的时候,看到萧烨朝她使了眼色,让她稍安勿燥,苏绾终于知道宁王的目的是先把身份弄出来,至于婚事,后面再想办法。

  苏绾总算收敛了自己的火气,笑眯眯的望向皇帝。

  “其实皇上赐封臣女县主身份,可是好事啊,要知道我沈哥哥的医术可是天下无双的,很多人想找他都找不到,可是我却是他的小师妹,若是我找他肯定是找得到的。”

  苏绾的话使得皇上和太后的心思动了,虽说他们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太后,可是这天下真正医术高超的神医恐怕不多,就算是宫里的御医,医术也未必就高超到哪里去,若是多了一个沈乘风,于他们来说是好事,何况苏绾若是医好了太后,赐封她一个县主身份,也没有什么,因为只是一个封号而已,并没有封邑,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如此一想,承乾帝的脸色好看多了,望向苏绾说道:“苏绾,今日朕就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真的医好了太后的病,朕就下旨赐封你为一一。”

  承乾帝想起什么似的望向身侧的太后:“我记得安国候府还有一个县主叫什么来着。”

  这还是太后替苏明月求来的封号,皇帝有些记不清了,太后倒是记得很清楚,因为苏明月经常跟着广阳郡主进宫,而且这丫头嘴巴甜,会哄人,太后倒是挺喜欢她的。

  “怡灵县主。”

  “喔,对,怡灵县主,那你就叫清灵县主吧,不过若是你治不好太后的病,不但不会有县主封号,而且朕还会下令让人打你二十板子。”

  承乾帝说完苏绾飞快的跪地请安:“臣女谢过皇上,谢谢太后娘娘。”

  承乾帝又望了苏绾一眼:“现在可以替太后娘娘治病了。”

  “是,皇上。”

  苏绾起身,恭敬的请了太后进内殿,替太后娘娘治病。

  大殿内,皇上和惠王萧擎还有宁王萧烨,父子三人并没有离开,三人一起说话等候着,个个想看看苏绾究竟能不能治好太后娘娘的病症。

  其实苏绾已经查出了太后的病症,太后其实患的不是大便难,也就是现代人口中的便秘,她是因为肠狭窄,肠道有一部分有些狭窄,再加上太后年纪大了,一直不活动,总是窝在床上不动,所以狭窄的地方不通,所以形成排便困难,而宫里的御医只按寻常的法子医治,当她是便秘治,这根本不可能治好的。

  苏绾在内殿给太后扎了几针后,又亲自动手替太后按摩腹部,肠狭窄的地方,有一块硬硬的东西,不通畅,这使得太后整个人不舒服,经过苏绾推拿过后,太后当场便放了几个响屁,待到响屁过后,竟觉得整个人舒服了很多,然后她又替太后开了汤药方,让宫女替太后熬了服下,保管太后不会有事。

  其实苏绾所做的事情,只要交待宫女去做就好了,太后就不会太难受了,但是好歹刚从皇帝的手里拿到了一个清灵县主的封号,所以无论如何,她也要多治几次,装也要装得像一点嘛,要不然外面的皇帝心里不平衡,又要找她的麻烦。

  苏绾做好了这一切,扶了太后走了出来,这时候太后觉得自己肚子很饿,立刻吩咐宫女上两样点心过来。

  大殿内,皇帝看着太后的样子,不由得惊奇,这么厉害吗?

  “母后你,”

  太后满意的望着苏绾,这舒服的感觉真的好久没有过了。

  “这孩子手艺不错,皇帝下旨赐封她为清灵县主吧。”

  太后这是有了自己的私心,这孩子手艺不错,若是自己以后有个头疼脑热的,可以把她叫进宫来替自己治一下。

  太后话一落,皇帝诧异了一下,十分的惊奇,倒是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没有什么惊奇的地方,因为他们早就看到过苏绾出手救人的画面了,所以知道她医术不差。

  不过能轻轻松松的便治了太后的病,他们还是感到神奇,一直以来太后究竟有什么病症,他们也不知道,只听说太后有顽疾,却不知道所患何病。

  大殿下首,苏绾听了太后的话,早高兴的跪地谢恩:“臣女谢过太后娘娘。”

  太后都发话了,皇帝自然不好再说什么,立刻唤了太监:“立刻前往安国候府宣旨,安国候府庶女苏绾,因救治太后娘娘有功,现赐封为清灵县主。”

  ------题外话------

  明天是十一月了,亲爱的姑娘们记住自己投了几张月票啊,月底的时候来领奖励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61章 太后治病 赐封县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