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萧煌狂怒 紫竹林真相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安国候府大厅,此时跪了一地黑压压的人,当头的正是安国候苏鹏,苏鹏一脸不解,皇上好好的赐什么圣旨,难道是想把女儿苏明月指婚给哪个皇子,如此一想,心中不由得冒出喜气。

  相较于安国候的喜气洋洋,广阳郡主的脸色却不太好看了,她不高兴自个的女儿嫁给皇室中的任何一个皇子,皇帝不会真的想把女儿指给哪个皇子吧,必竟女儿和丞相府的赵玉珑在盛京颇富盛名,再加上她出自于安国候府,皇帝完全有理由把她指婚给任何一个皇子。

  苏明月则一脸的不高兴,皇上不会真的把她指给哪个皇子啊,她现在不想嫁啊。

  大厅里各人各心思,手捧明黄圣旨的太监已经开始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今有安国候府的大小姐苏绾,兰心慧质,贤惠贞淑,医术高超,今医好太后多年的顽疾,为表嘉奖,特赐封为清灵县主,钦此。”

  太监宣读完圣旨后,大厅里很多人都呆了,从安国候苏鹏到满府的下人,皆齐齐的呆愣住了。

  大小姐被赐封为清灵县主,这怎么可能。

  安国候苏鹏抬首望向前面的太监:“公公,这说的是小女吗?”

  兰心慧质,贤惠贞淑,医术高超,他怎么一样都不知道啊。

  太监瞄了一眼安国候,挺鄙视的,自个的女儿被皇上下旨赐封为清灵县主,不是应该高兴吗?怎么这位候爷却好像被雷劈了一般,有这么惊讶吗?

  太监不卑不亢的点头:“候爷,咱家的眼睛还能看得见。”

  安国候一惊,赶紧的赔礼:“是本候唐突了。”

  虽然眼面前的太监只是一个小小的太监,可架不住这人是皇帝身前走动的太监,若是哪天没事给他一个小鞋穿,他可就倒霉了,所以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这点道安国候还是懂的。

  苏鹏现在总算确定了皇帝是真的赐封自家的那个傻女儿为清灵县主了,虽然惊讶,但倒底是喜事一桩,现在大女儿被赐封为清灵县主了,那么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嫁给襄王为妃了,那她日后可就是襄王妃了。

  安国候如此一想,心里一下子高兴了起来,完全忘了以往不待见苏绾的事情。

  “绾绾,还不上来接旨。”

  苏绾跪在后面,本来是没人待见她的,可是现在却一下子成了焦点了。

  个个望着她,苏绾不卑不亢的起身,走过来接了太监手里的圣旨:“谢公公了。”

  “好说。”

  太监客气的笑道,因为眼面前这位现在可是顶着襄王未婚妻的身份,他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必竟未来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太监和苏绾说完话后,便向安国候道喜:“恭喜候爷,贺喜候爷了,一门荣耀啊,府中连出两位县主,这可是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荣宠啊。”

  “谢皇上,皇上隆恩啊。”

  安国候自然是高兴的,连连跪拜,然后起身亲自送了公公出府,当然也不忘塞红包给公公。

  公公高兴的进宫复旨去了。

  这里安国候府的正厅里,广阳郡主和苏明月还有苏明轩母子三人,脸色都扭曲了,瞳眸一片狰狞之色,三个人手都下意识的握了起来,她们实在想不透,为什么苏绾这小贱人会医术,竟然治好了太后多年的顽疾,太后有什么病症,广阳郡主和苏明月是知道的,这么些年,她们也没有少找秘方替太后娘娘治病,可是一直都没什么成效,现在苏绾竟然治好了太后的病症,还被皇帝下赐赐封为清灵县主。

  本来这女人就够刁钻了,现在只怕更刁钻了。

  苏明月咬牙,嘴唇都快滴血了,苏绾个小贱人,凭什么凭什么和她一样当上县主,不行,她不甘心,她绝对不能容忍她这样的贱人同她一样当上县主。

  母子三人都快要气疯了,苏绾自然没有忽略她们的眼神,浅笑盈盈的拿着手里的明黄圣旨翻看着,大厅里,不少人看到了夫人和苏明月的脸色,一时间谁也不敢动,虽有人想和苏绾道喜,可是却碍着广阳郡主的脸色而不敢上前。

  不过侍候苏绾的云萝和紫儿却不惧广阳郡主,她们两个人一个是苏绾的丫头,一个老夫人的人,所以上前给苏绾道喜。

  “恭喜小姐成为清灵县主。”

  云萝是真的很高兴,说完还顺带得意的瞄了一眼正厅里的人。

  苏绾笑眯眯的说道:“每人赏二两银子。”

  她话一落,大厅里,多少人悔断了肠子,妈的,这大小姐可真是大方啊,一出手便每人赏了二两银子,要知道她们其中有些人月钱只不过二百吊,二两银子啊。

  不过苏绾却懒得理会这些下人,笑眯眯的望着广阳郡主和苏明轩苏明月母子三人,那神情说不出的明艳俏丽:“各位慢慢聊,我先回去了。”

  说完领着两个丫头,一路出了正厅,前往听竹轩去了。

  大厅里,苏明轩再也控制不住怒火,大发狂怒:“怎么会这样,那小贱人会治什么病,怎么会治好了太后娘娘的病,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的,娘,你立刻进宫去找太后娘娘,揭穿那女人的把戏,然后让太后娘娘下旨,废掉她的清灵县主封号。”

  苏明月也点头望着广阳郡主:“娘亲,我想肯定是这样的,太后一定被她蒙蔽了,所以才会相信她会治病,对了,她不是说她的病是那个什么人治的吗,一定是那个人教她的,所以她进宫欺蒙了太后,只要我们到太后面前揭穿她,她肯定会倒大霉。”

  她们现在巴不得苏绾被太后惩罚,最好让她不得好死。

  广阳郡主却满脸阴沉的起身,虽然她和女儿儿子一样的很生气火大,不过她却知道,皇上圣旨都下了,若是她们再进宫,只怕皇上和太后会多想,要知道苏绾可是她们安国候府的人,按理她被赐封为清灵县主她们该高兴才是,没道理还进宫去找麻烦,这只会让皇上和太后看低她们,而不是苏绾,所以她是不会进宫的。

  广阳郡主望了正厅里的人一眼,挥手让所有下人退出去。

  管家季忠赶紧领人退了出去,直到正厅只剩下广阳郡主和苏明轩还有苏明月,苏明轩倒底是少年心性,如何能耐得住,气得顺手便把身侧正厅案几上的茶盎摔落到地上去了,哗啦着响。

  他火大的吼叫起来:“这个小贱人凭什么,凭什么和姐姐一样被赐封为县主,她根本是个下三流的东西啊。”

  苏明轩话一落,门外一道大喝声响起:“住嘴。”

  苏鹏从门外走了进来,脸色难看的怒瞪着苏明轩,阴沉沉的说道:“苏明轩,你胡言乱语说什么?那是你大姐姐,什么小贱人,什么下三流的东西,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苏鹏话一落,广阳郡主和苏明月,苏明轩三人全都望向了苏鹏,广阳郡主一眼便看出苏鹏这是打上了苏绾的主意,苏绾现在成了清灵县主,又顶着襄王未婚妻的身份,苏鹏便动起了苏绾的心思,在这个男人心里,女儿可都是他利用的工具,不过她广阳郡主的女儿,绝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工具。

  广阳郡主脸色阴骜的想着,不过却没有说话,一侧的苏明轩和苏明月却不知道苏鹏的心思,姐弟二人忍不住一先一后的开口。

  苏明轩飞快的说道:“爹爹,她算是我哪门子大姐姐,我姐姐只有一个,她就是个下三流的东西。”

  苏明月则满脸的委屈:“爹爹,她凭什么和我一样是县主。”

  说完一双水蒙似的眸子便溢上了雾气,轻咬着唇,整个人说不出的委屈。

  若是往常苏鹏一定会安抚一双儿女,可是今日他却是护上了苏绾:“闭嘴,你们两个给我记住,她是你们的大姐姐,以后若是你们再胆敢胡言乱语,就别怪爹爹惩罚你们,这一次就算了,你们要记住,苏绾也是苏家的人,她荣耀了,会帮衬你们的。”

  苏明轩眼睛睁圆了,完全的不能相信这样的事。

  “她凭什么荣耀了,她是骗子,她骗了太后,骗了皇上,我定要揭穿她的真面貌,让她不得好死。”

  苏明轩说完,苏明月也不满的叫起来:“是啊,我们不指望她。”

  苏鹏脸色难看而阴沉,盯着苏明轩和苏明月二人,广阳郡主一看他要发火,赶紧的开口:“候爷放心吧,我会教导她们和苏绾好好相处的,候爷的心意我懂。”

  广阳郡主恨得快吐血了,不过苏鹏的为人她是知道的,于他有用的,他就会一力的护着,若是于他没用了,他又就会弃了,所以眼下苏绾这样的身份,他是不会弃了苏绾的,所以明轩和明月这样只会吃亏。

  广阳郡主一说完,苏鹏脸色好一些了,说倒底苏明轩和苏明月是他中意的一对儿女,无论如何,他也不希望他们两个吃亏。

  苏鹏想着语重心长的说道:“明月,明轩,你们可是爹最疼爱的一对儿女,爹不希望你们吃亏,眼下苏绾被赐封为清灵县主,这不仅仅是为太后治病的原因,而是皇上要给苏绾一个合理的身份,这样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嫁进襄王府去了,你们现在和她作对,若是日后她嫁进了襄王府,成了襄王妃,又如何对待你们呢,这些你们想过没有。”

  这一次苏明月和苏明轩火气更大了,本来苏绾成了一个县主便够让他们火大的了,没想到皇上的意思竟然是这女人还可以顺利的嫁进襄王府。

  苏明轩忍不住叫起来:“襄王殿下喜欢的是姐姐,怎么会娶那个女人呢。”

  苏明月一听弟弟的话,眉蹙了起来,很不满,她又不想嫁给襄王殿下。

  苏鹏耐住心说道:“襄王殿下能和皇上作对吗,当初把苏绾指婚给襄王殿下的就是皇上,皇上总不可能自打嘴巴的收回成命吧,所以他只能弄这么一个身份给苏绾,这样一来,不是顺理成章了吗?所以苏绾最后很可能是要嫁进襄王府的,你们以后对她恭敬着些。”

  姐弟二人脸色立马暗了,心里同时冷哼,绝对不可能。

  广阳郡主害怕自己的一双儿女再说出什么惹怒苏鹏的话,赶紧的保证:“候爷,你放心,我会让她们和苏绾和平共处的。”

  安国候听了总算满意:“好,我相信夫人是识大局的人。”

  他说了后,想了一下说道:“对了,苏绾眼下被赐封为清灵县主了,你在府里为她弄个宴席,招待一些京城的贵女,把她正式的介绍给这些贵女。”

  广阳郡主的眼神说不出的阴暗,手指紧握起来,不过脸上却不显任何神色,温和的点头:“嗯,我会弄的,候爷放心吧。”

  苏鹏看了广阳郡主一眼,很是满意她的态度,神色也温融得多,想到自己两个女儿都成了县主,这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事情啊,这盛京不知道多少朝臣羡慕他呢,而且苏绾成了县主,可以顺理成章的嫁给了襄王了,这样一来,若是日后襄王上位,他可就是国丈,何况他手里并不是只有苏绾一个女儿,还有一个明月,现在看来不需要再把明月嫁给襄王,倒可以把明月嫁给宁王。

  因为宁王的胜算也很大,若是日后宁王上位,他一样是国丈,到时候只要弃了苏绾就行。

  苏鹏越想越开心,满脸笑容的走了出去。

  身后的正厅里,苏明轩和苏明月看着自个的爹爹走了出去,脸同时的黑了下来,望着自个的母亲:“娘,爹爹他怎么完全变了一个样。”

  广阳郡主唇角勾出鄙视的轻笑:“你爹从来就是这样的人,对于他有用的人,他全力捧着,哪怕让他做低伏小,下跪磕头都行,可若是对于他没用的人,他可不讲一点情面的。”

  这一点苏明轩和苏明月也深有体会,从前苏绾没用的时候,不管他们姐弟怎么欺负苏绾,他们的爹就好像没看到,可是现在苏绾成了清灵县主,还很有可能会嫁进襄王府,他们的爹立马就不一样了。

  苏明轩和苏明月眼里满是狠光,他们绝对不会让苏绾那个小贱人爬上襄王妃位置的。

  苏绾被皇上赐封为清灵县主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京城,安国候府老夫人和大房那边是最先接到消息的。

  老夫人和大夫人面面相觑,十分的难以置信,三房出了一个苏明月这样的县主,现在竟然还出了一个苏绾为县主,这样的荣宠,整个盛京大概是头一份了,怎么会这样啊。

  大夫人望向上首的老夫人:“那小丫头不是只是一个小傻子吗,怎么会成了清灵县主的,还说治好了太后娘娘的病,她会什么医术啊。”

  房间里除了大夫人外,还坐着几个姑娘家的,大房的嫡女苏滢雪,苏滢雪脸色暗暗的,整个人有些阴沉,除了苏滢雪外还有苏怀心,蓝珠。

  苏怀心和蓝珠两个人听说苏绾被赐封为县主,两个人不禁有些嫉妒,没想到那个傻子竟然被皇上下旨赐封为清灵县主了,还真是好命啊。

  苏怀心虽然嫉妒,但还好一些,只是心里不平衡而已,蓝珠直接受不了的叫起来:“皇上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下旨赐封那个女人为清灵县主,她凭什么啊。”

  老夫人一听蓝珠的话,分明是对皇上不敬,立刻瞪了她一眼:“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大夫人嫌弃的望了蓝珠一眼,这个侄女就没有一点的眼力见,她想着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没听说吗,她治好了太后娘娘的顽疾。”

  “可我们从来没听说过她会医术啊。”

  苏怀心忍不住开口,屋子里的人个个满脸的沉思,蓝珠忽地想到什么似的望向了苏滢雪:“大姐姐不是一向和苏绾那个女人好吗?可是这样大的事情大姐姐怎么也不知道啊?”

  蓝珠说完吃吃的笑起来,然后奚落苏滢雪:“看来人家也没有真心实意的对待大姐姐,是大姐姐剃头挑子一头热了。”

  苏滢雪本来就脸色阴沉,此时蓝珠还挑衅她,她火大的站起身,瞪着蓝珠冷喝:“闭嘴,有你什么事,你个长舌妇,那舌头早该被人割了。”

  她说完转身便跑了出去,身后的蓝珠气得哭闹了起来:“姑奶奶,她欺负我。”

  大夫人瞪着蓝珠:“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蓝珠一惯是个让人嫌弃的,若不是老夫人留她,早被大夫人撵走了,哪里容得下她,可这女人偏偏不自觉,天生的搅屎棍,什么地方都有她的事情,处处惹人嫌。

  大夫人训完了蓝珠抬脚便走了出去,她生怕女儿伤心难过,必竟她之前对苏绾确实是挺好的,可是到头来,苏绾会医这样大的事情竟然没告诉她,她心里一定不好受。

  不过大夫人找了一圈后,并没有找到女儿,问了丫鬟后,才知道女儿去听竹轩找苏绾去了,大夫人生怕女儿和苏绾呛起来吃亏。必竟眼下苏绾是皇帝亲封的清灵县主,而女儿只是侍郎家的女儿,若是闹起来,肯定女儿吃亏。

  听竹轩。

  云萝正在兴高采烈的和苏绾说话,想到之前夫人和大公子还有二小姐的样子,她便觉得心里舒爽。

  “小姐,你是没看到她们的脸色好难看啊,一阵绿一阵红的,太搞笑了,还有还有苏明轩眼睛瞪得有铜铃一般的大,好像要吃人似的。”

  “可那又怎么样,小姐现在是皇上亲封的清灵县主,她们生气也没办法,总不能进宫找皇上算帐吧。”

  花厅里,苏绾在喝茶想事,根本不理会云萝的自说其话,倒是紫儿看不下去了,小声的说道:“夫人和大公子还有大小姐是不好对付的,她们一定会算计小姐的,虽说小姐现在是县主,可若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皇上一定会废了小姐的县主身份的。”

  “我们小姐这么聪明,才不会上她们当呢,你放心啦。”

  这一阵子以来,云萝看得很清楚,自家的小姐聪明着呢,她才不会上广阳郡主母子三人的当。

  紫儿张了张嘴还想说话,可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这次苏绾倒是说话了:“紫儿说得没错,她们母子三人不会善罢干休的,一定会出手对付我的。”

  现在广阳郡主手里很可能有厉害的高手,而她一点武功都没有,虽然有使毒的本事,也未必能处处防备着,一不小心很可能便会倒霉。

  苏绾想着眼面前该怎么办,就算她现在学武都不可能保护得了自己,所以她现在要制一批防身的暗器,没人知道前世她身为毒医门的门主,全身上下,随便一样东西都是暗器,从金弩到手上的一枚戒指,每一样都是暗器,现在她没武功,可以浑身上下都设下暗器,再加上自己使毒的本事,一般人想让她吃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苏绾想着立刻起身。准备进自己的房间去画东西。

  不过她刚起身,便看到花厅门前歪靠着一个身影,一个脸色不好,眼神阴沉的人,这人正是苏绾的堂姐苏滢雪。

  苏绾有几日没看到苏滢雪了,此时看她虽然脸色不好看,精神倒不错,笑着招呼苏滢雪。

  “堂姐,你来了,快进来坐。”

  苏滢雪没动,阴沉着脸问苏绾:“我问你,你会医,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

  苏绾怔了一下,倒没想到苏滢雪竟然恼火,这事让她如何说啊,想了想最后打哈哈:“不是我不告诉堂姐,而且因为当时沈哥哥教我时,我根本不知道这是医术,是后来我好了以后,才知道我所学的是医术。”

  苏绾说完,苏滢雪并没有不生气,相反的只要一想到苏绾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成了县主,她就觉得没来由的生气,再加上此刻看苏绾因为调养过后,竟然特别的漂亮,眉眼娇丽明艳,一笑说不出的软萌可爱,让人看一眼便喜爱,可是苏滢雪看了只觉得生气,怎么可以,这个傻子怎么可以变得这样漂亮,还成了清灵县主。

  她呢,她却什么都没有,明明那靖王世子把玉佩送给她了,让她一下子好像上了九霄云外,可是最后他却狠狠的羞辱她,把她从高天之上给坠落到地狱,现在她都不敢出去,生怕别人笑话她,对她指指点点的。

  可是她这样痛苦不堪,难受自责,苏绾却混得风生水响,不但如此,她还得了一个县主的身份,既然她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不帮助她,为什么?枉她以前对她那么好,把她当妹妹一般的看待,这个女人却如此的有心机,明明会医却不告诉她,然后悄悄的进宫医好了太后,得了皇上的赏赐。

  太阴险了,真的是太阴险了。

  苏滢雪心中满是愤怒,她甚至于想到,若是苏绾帮助她,帮助她成为县主什么的,说不定她就配得上萧煌了。

  苏滢雪心中翻江倒海的怒意,一双眸子阴森森的瞪着苏绾,听着苏绾的话,只觉得讥讽,她冷笑着望向苏绾:“恭喜你了,苏绾,你现在是县主了,不过我要说,你真的太鄙卑了太有心计了。”

  她说完转身便跑走了,身后的苏绾听着苏滢雪的话,一刹那脸色特别的难看,她不知道这女人抽的什么风,跑过来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堆,按理她被赐封为清灵县主,身为她堂姐,不是该高兴吗,怎么她好像十分的生气。

  苏绾身后的云萝脸色难看的走过来:“小姐,滢雪小姐发什么疯啊,跑过来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些话。”

  紫儿小声的在后面嘀咕:“滢雪小姐是嫉妒小姐了。”

  紫儿一说,苏绾终于明白苏滢雪抽什么风了,原来是因为嫉妒,嫉妒她成了清灵县主,所以才会跑来发了这么一阵风,苏绾忍不住冷讽的笑笑,她早就知道,人大多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

  哪怕是路边的乞丐,都会同情弱小,看到不如自己的人,他都会伸出一把手,这就好比苏滢雪以前对自己,因为自己是傻子,连饭都吃不饱,苏滢雪便产生了怜悯之心,可是现在因为自己成了县主,她又嫉妒起自己来了,所以处处看自己不顺眼。

  苏绾一时没有说话,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其实苏滢雪只看到了自己表面的风光,可没有看到她暗处的刀光剑影,她现在等于是架在火炉上烤,一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而她还在哪里嫉妒着自己,这样的姐妹,又算什么姐妹,罢了。

  “小姐,你别难过了。”

  云萝安抚苏绾,苏绾摇了摇头:“没事。”

  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人能影响到她,她抬脚走出花厅自回房间去画各种暗器,以及所需要制毒的药材。

  宫中,临元宫内外一片寂静,宫女和太监谁也不敢大声的吭哧一下,因为德妃娘娘今天心情不太好,所以在德妃跟前侍候惯了人的人,谁也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响。

  大殿内,只有德妃和襄王萧磊。

  德妃脸色黑沉,整个人说不出的阴骜。

  下首襄王自然看出自个的母妃心情不好,而且他也知道母妃为什么心情不好,还不是苏绾那个小丫头惹出来的,竟然使计谋害了母妃身边最得用的嬷嬷,那可是母妃的奶娘,这一下子母妃做起事来,就不那么得心应手了。

  何况母妃本来想教训教训那丫头的,结果呢,她竟然躲避了过去,如此一来,母妃自然更生气了。

  襄王微凝眉,内敛的开口:“儿臣知道母妃生气苏绾,不过现在父皇已经下旨赐封苏绾为清灵县主,儿臣想父皇这样做,恐怕是另有深意的。”

  萧磊这样一说,德妃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母子二人想到一处去了,皇帝这样做是打算把苏绾指给襄王为正妃了,要不然好好的给那丫头封什么县主,还说治好了太后的顽疾,她们才不相信呢,一个小贱人会治什么啊,宫中那么多的御医都束手无策,凭她一个黄毛丫头吗。

  德妃脸色阴沉的握手说道:“我是绝不会同意让苏绾苏小贱人当襄王正妃的,她也配。”

  若是说之前苏绾被赐封为清灵县主,德妃倒有可能真同意让苏绾为襄王正妃,可是现在苏绾害死了她身边的得用嬷嬷,这分明是直接的打她这个婆婆脸子,她凭什么让那女人成为襄王正妃啊,她做梦吧。

  德妃望着下首的襄王,见儿子没吭声,她又喝道:“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不准娶那个女人为襄王正妃。”

  “可是父皇下旨赐封她为清灵县主,好像便是打算把她指给我为襄王正妃的啊。”

  他可不想失了圣心,若是失了圣心,他还怎么当上太子啊。

  德妃微蹙眉,眼神阴骜嗜血,忽地阴测测的笑起来:“那个女人胆敢算计本宫的人,本宫又岂会让她完好无损。”

  她说着望向下首的儿子萧磊:“磊儿,你和娘说,你真的想娶苏绾为妃吗?”

  萧磊想了一下,有些迟疑,要是以前的他肯定是一口咬定不想娶苏绾为妃的,可是现在他却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了,竟然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

  他一迟疑,德妃便看了出来,儿子的魂被那小妖精给勾了,不行不行,她绝对不能让儿子动想娶那女人的心思。

  德妃想着语重心长的说道:“儿子啊,你不想要太子之位了。”

  萧磊一惊,飞快的抬首:“母妃。”

  德妃又说道:“若想成为太子,你就要冷血冷情,不能有任何自我感情,你可不要被苏绾那个狐狸精给迷住了,她只会拌住你的脚,让你登不上太子之位,你想,苏绾即便被皇上下旨封为县主,可是在安国候府,她得安国候苏鹏的宠爱吗?若是你娶了苏绾,苏鹏那个老狐狸很可能动心思把苏明月嫁给宁王,如此一来的话,宁王的胜算可就比你大了,你确定要这样吗?”

  德妃一说,萧磊立刻脸色不好看起来,瞳眸满是阴霾。

  德妃又缓缓说道:“不过母妃还是那个意思,我们不能不娶苏绾,但苏绾不可为正妃,她只能为侧妃,这样一来,你既娶了她,又可以得到她的嫁妆了。”

  “可是眼下苏绾成了县主,如何会愿意为侧妃呢。”

  “县主,只不过是一个封号罢了,她可没有封邑,一个只有封号的县主,你父皇想封多少是多少,你可别当她是什么香馍馍。”

  萧磊微挑眉,缓缓的点头,同意了自个母妃的话,不过他想到了苏绾拒绝为他侧妃的事情。

  “可是她根本不会同意为襄王侧妃的,那女人要的是正妃之位。”

  德妃呵呵冷笑两声:“儿子,对付女人的办法可多的是,她想就要给吗?若是你和她做成了夫妻之实,不,哪怕没有夫妻之实,让所有人看到你们有私情的画面,只怕这女人就失掉了品行,这样的女人只能为侧妃。”

  德妃狠毒的说着,心里冷笑,苏绾,我定要你以侧妃身份进襄王府,日后我定叫你生不如死。

  萧磊一下子明白了自个母妃的意思,不过稍有迟疑,因为他想到苏绾那个女人不是好对付的,只怕未必上当。

  不过大殿上首的德妃却知道萧磊心里的小心思,飞快的说道:“磊儿,若是你能做成了这件事,母妃定然叫你父皇下旨,把安国候府的嫡女苏明月许配与你为正妃,这样一来,你可就得了两个姐妹花,如此一来,岂不是一桩佳话/”

  萧磊认真的想过之后,同意了,他实在不愿意娶苏绾为襄王正妃,虽然那女人现在变得很漂亮,又很聪明,可处处与他针锋相对,这样的女人如何为襄王正妃呢,他要娶至少要娶一个能帮扶自己的女人为正妃吧。

  如此一想,襄王萧磊同意了,上首的德妃笑眯眯的说道:“你回去准备准备,不出意外,苏家肯定要替苏绾办一个宴席,把她正式的推到各家的贵女面前,你就在那一天让所有人看看,苏绾是如何和你有私情的,如此一来,她又如何配为襄王正妃。”

  萧磊没说什么,微凝眉向德妃告安退出去安排这件事。

  几乎是同一时间,靖王府的碧华园小花园里,萧煌正随意的歪靠在八宝亭中听着门前虞歌的禀报,待听到苏绾成了清灵县主时,忍不住挑了眉冷哼一声,那女人倒是有些本事,竟然能让那扣门的皇上下旨赐封为清灵县主。

  看来头脑不是摆设的。

  门前,虞歌看自家爷没什么表情,但明显的没有动怒,松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这位苏小姐还真有些本事,竟然会医术,太后娘娘多年报顽疾,竟然就这么被他医好了。”

  萧煌本来随意的喝着茶,听了虞歌的话,脑海中一闪而过什么,俊美冷若冰莲的面容上拢上了若有所思,他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那个女人动作迅速的上手便狠狠的点他的穴道,当时的他可以感觉到一件事,这个女人没有武功,没有武功,但是却能准确的点他的穴道,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个女人她一一

  萧煌眼睛陡的睁大了,瞳眸之中一片嗜血的杀气,整个八宝亭中都充满了寒气,冷得好似数九寒冬。

  亭门口的虞歌一下子被吓住了,努力的想着,自己究竟说了什么惹爷生气的话了,他的脸色竟然如此的难看。

  而萧煌脑海却飞快的转动着,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的盘衡了一遍,那天晚上强上的他的女人,不会武功,身材纤弱瘦小,而且从她狂猛一点也不迟疑的态度来看,这女人是个随心所欲的性子,强上了他后,不但不知羞耻,还大刺刺的从身上摸出两枚铜板,耀武扬威的说道,不是我出的钱少,只怪你技术不好。

  技术不好,呵呵。

  萧煌冷笑,陡的伸出手狠狠的抓住了石桌之上的茶杯,他的手一用力,茶杯化成粉沫从指缝间流下来,而他的脑子却一刻也不停留的想着苏绾的心狠手辣,我行我素,本来他以为她是傻子,可是她根本不是,既不是傻子,又会医,还随心所欲,而且她住的地方离得紫竹林最近,更重要的一点是,萧煌忽地想到之前苏绾所说的话。

  来,上次你替姐付了两万五千两的银票,这是姐打赏你的。

  两枚桐钱睡你一次,我们两清了,别怪我出的钱少,实在是你技术不好。

  萧煌脑子里走马观花一般的重复着这两句话,最后终于合二为一。

  她们根本就是一个人,这个该死的混帐,从一开始就在骗他,她睡了他,然后装傻骗他,就连他误以为苏滢雪是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人,她都没有吭声,这个该死的混帐,该死。

  萧煌周身的狂暴,整个人好似雷霆暴雨一般,戾气弥漫,双瞳一片血红,这样的他就连手下虞歌都没有看过,不,看过一次,就是那天晚上在紫竹林出来后,爷的脸色便是如此的难看,现在爷竟然又是这副骇人的神容,那天晚上紫竹林倒底发生什么事了。

  虞歌自然不敢问,八宝亭中的萧煌已经抬手狠狠的一掌朝着石桌拍了过去,轰隆一声响,石桌竟然应声而碎了,随之他犹不解恨的挥手便朝着八宝亭边的柱子击去。

  轰隆隆的响,八宝亭的柱子也被他炸飞了,可见他此刻的震怒有多么大。

  “爷。”

  萧煌却已像一头困兽困在中间似的,一连叫了三遍:“该死,该死,该死。”

  这样疯狂的他,可是极少见的,虞歌吓了一跳,赶紧的叫起来:“爷,你怎么了?怎么回事?”

  几乎是同一时间,萧煌只觉得胸中血气往上涌,头疼欲裂,然后再也承受不住的哇的一声竟然吐出一口血来,这下虞歌真的吓坏了,闪身冲了进来,正好抱住了萧煌:“爷,你怎么样了,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明明之前好好的,怎么会一下子抓狂至此,爷并没有练武啊,所以根本不存在走火入魔之说,而且他的武功很厉害,自然也不存在走火入魔之说。

  可惜倒在他怀里的萧煌一时没有反应,虞歌只得扶着他离开,一路进萧煌住的地方,然后唤了手下的大夫替萧煌检查一下,最后只是确认了自家的爷是急怒攻心了。

  这里萧煌已经知道那天晚上在紫竹林强上自己的人是苏绾,苏绾却还什么都不知道,自从接了皇帝的圣旨后,她便窝在听竹轩里,研究各种暗器,其实说研究倒也不尽实,因为她只是把图样子画出来,因为很多暗器前世用过,所以只要把图纸画出来便行。

  好在这个时代,隐藏暗器比现代更方便,因为女人头上的头饰,身上的首饰,每一样都可以改装成暗器,让人防不胜防,别人还不会知道。

  可是待到这些东西画出来,苏绾却发愁了,因为这些暗器都比较先进,在这古代有人能做出来吗?

  傍晚的时候,安国候府管家季明来禀报,有两个人要见苏绾,其中一人说是聂梨。

  苏绾一听便高兴了起来,聂梨和聂志远父女来了,这真是太好了,正好现在她需要用人手。

  苏绾立刻让云萝去把聂梨和聂志远父女二人带到听竹轩来。

  她收拾了一番后拿着图纸走出了房间,本来她找不到人去帮她做这些东西,现在聂志远来了,这些东西便交给他去办,这是她对他的第一个考验。

  聂梨父女二人很快被云萝带了过来,一进花厅,父女二人便扑倒一声跪了下来,齐声说道:“奴婢见过小姐。”

  “属下见过小姐。”

  苏绾抬眸望去,聂梨她是看过的,自然识得,不过这一次的聂梨却和上次不一样,整个人显得英姿勃发,举手投足自带一股洒脱俐落之气,再看聂志远,竟然生得不俗,和聂梨长得很像。

  没想到这父女二人长得竟然十分的齐整,苏绾看着倒是挺喜欢的,不过苏绾脸上不显出来,淡淡的望着聂梨和聂志远说道:“现在我给你们父女二人一个机会,你们二人可以选择离开,从此后自去过自己的日子,但若是留在我的身边,那么就要做到忠心不二,因为若是被我发现背叛了我,你们该知道,我不会心慈手软的。/”

  说到后一句,苏绾的眸中射出冷幽幽的寒芒,聂志远走南闯北,一看苏绾的眼神,便知道这小姑娘是一个狠角色,不过聂志远并不打算离开,他聂志远一生之中从不欠人的,现在这小姑娘救了他,那么就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断然没有不报恩就离开的。

  而且当初他们父女二人进京,把镖局结束了,就算回去还要重头再起,聂志远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没什么精力去押镖了,镖局以后总不好交给聂梨,聂梨总归是姑娘家,最后还是要嫁人的,虽然姓胡的坑了女儿,可不代表女儿以后就遇不到良人,不求嫁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只求遇到一个真心对待的人,这要求不算高,他相信自个的女儿能找到良人。

  所以聂志远决定留下来,他望向聂梨,父女二人眼神交流,最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们父女二人一起留在小姐的身边,效忠小姐,求小姐收留我们。”

  苏绾望了望两个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一笑便是一个软萌可爱的小姑娘,看得人心里软软的,聂志远和聂梨十分的喜欢。

  苏绾已招手示意他们两个人起来:“我这个人其实很好相处,只要不背叛我,我一般是很好说话的。”

  云萝在一边用力的点头:“是的,我家小姐人特别的好,心特别的善良,你们跟着她可是有福了。”

  门外,紫儿刚好走进来,脚下一趋,差点没摔倒,这也太不要脸了吧,大小姐这样的人还特别的好,心特别的善良,现在满府的人说起大小姐,那绝对谈人色变,因为只要大家一想到夫人身边金珠落得的下场,便个个害怕了。

  不过紫儿聪明的什么都没表示,恭恭敬敬的进来给苏绾奉了茶,然后又乖巧的退到门外去,现在她是能不出现,就不出现,尽量少惹小姐不开心。

  苏绾待到聂志远和聂梨起身后,才说道:“聂志远,你回头到外门的季管家那留个名,告诉他,你是我的马车夫,若我有什么事自会让聂梨通知你的,至于聂梨,和云萝一样是我的大丫鬟。”

  苏绾说完,门外紫儿的脸黑了,聂梨成了大丫鬟,她算什么,可惜她虽然心中恼火,却不敢进去问苏绾,这女人可是心狠手辣的,她还是小心些吧。

  父女二人一起应声:“是,小姐。”

  苏绾起身拿着图纸走到聂志远的面前,把图纸交到聂志远的手上:“我来考考你,看你能不能把我的第一个任务给圆圆满满的办好。”

  聂志远立刻领命拿了图纸,待到看清楚了图纸上所绘的东西,他惊奇不已,聂志远不是寻常人,他开了镖局,接触过很多人,所以一看就知道苏绾绘的东西乃是各式暗器,可是他还从来没看到过有人能把暗器做成这样形状的,有的像头上的发钗,有的像手上的玉镯,甚至于连一个小小的耳环,都是暗器,还有一把小巧的乌弩。

  聂志远看得很激动:“小姐,这个,这个东西。”

  “是我绘的,你去帮我找一个手艺高超的能工巧匠,把这些东西打造出来,有问题吗?”

  聂志远想了一下,摇头:“属下一定给小姐把这事办妥。”

  聂志远原来跑镖的时候,走南闯北的自然见识过不少人,京城他也是经常跑的,自然有一些门道,所以并不担心做不出来,不过因着这些东西,聂志远却看到了苏绾绝不是寻常的候府大小姐,不但医术高超,而且还能绘出各式各样精巧的暗器,这样的女人绝不是等闲之辈,他们父女二人跟着她说不定会有一番大造化,如此一想,聂志远更是下定了决心的跟着苏绾,效忠于苏绾。

  苏绾点点头:“你现在就给我去办这件事,记着,这些头饰首饰都用纯银打造,至于这把乌弩,必须用乌铁打造,这样才能展现出它的力量来,寻常的铁制品,硬度不够,还有这个也用乌铁来造。”

  苏绾指点聂志远,聂志远连连点头:“好,属下一定办好/”

  苏绾取出一千两的银票:“这个你拿去,只要能做出好东西,不管对方要多少钱都行,一定要东西好,另外你也不要着急回来,你在那里盯着这些东西,待到做出东西后,你就把图纸给我毁掉了。”

  以免那些铁匠银匠的把这些图纸泄露出去,她相信毁掉图纸,就算让他们重新做,也做不出一模一样的东西来。

  聂志远应声领命去办事去了,花厅里,苏绾望向云萝命令道:“你先带聂梨去和季管家打声招呼,以后她就是我的大丫鬟,另外你给她安排一下住的地方。”

  “是,小姐,”云萝点头,苏绾又想到另外一件事:“对了,等安排妥当了,聂梨你帮我出府买些东西,记得小心些。”

  苏绾取出药材的名字,又取了一些钱给聂梨,然后挥手让她们退下去:“我忙碌了大半天,先去躺会儿。”

  “是。小姐。”

  云萝领命带着聂梨去办事,苏绾便自进房间去休息了。

  是夜,安国候府万赖俱寂,天地一片安宁。

  昏暗的夜幕之下,两道幽灵似的身影直奔安国候府的西府,很快闪进了西府的某间房间,然后有人扛了一个人出来,很快的没入了黑暗之中。

  这两个仿似鬼魅的人扛着身上的人,很快出了安国候府,一路施展轻功,进入了京城的某处宅院,此时宅院内,一片宁静,没有半点的声响。

  两个扛着人的人,很快把人带进了宅院的其中一间房,然后不客气的一伸手解了肩上之人的穴道,把她给扔在了地上。

  地上的人慢悠悠的苏醒过来,然后睁开眼睛,望着房里的人,房间有些暗,根本看不清楚这些人是什么人,不过那被人劫走的恐慌吓到了地上的人,她忍不住尖叫起来:“啊,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地上的女人正是西府的嫡小姐苏滢雪,苏滢雪脸色惨白的盯着房里的人,身子慢慢的挣扎着往后退,似乎这样才安全些,这些人是什么人啊,他们想干什么,呜呜。

  黑暗中有人冷喝出声:“闭嘴,再敢叫,缝了你的嘴巴。”

  苏滢雪吓得一下子合上了嘴巴,再不敢说一个字。

  黑暗中有人开口问道:“那天晚上你进紫竹林干什么去了,若是说一个谎话,你这张嘴就别想要了。”

  这人一开口,苏滢雪便知道这些人是谁了,靖王府的人,他们想干什么,上次羞辱她不够吗/。竟然还把她抓过来,苏滢雪一下子受到刺激似的大叫起来:“萧煌,我知道是你,你想干什么?”

  随着她的叫声,房间里忽地一下灯亮了,苏滢雪便看到房间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随意的歪靠着一个身穿华白锦袍,一身冷霜的男子,男子眉眼如画,偏那冰冷的气息,让人不敢随意靠近,可即便不敢靠近,还是移不开眼睛,昏黄的灯光下,那样绝色的容颜,幽冷气息,仿似林中之王一般强大狂霸,让人痴迷。

  苏滢雪在最初的恐慌之后,心忽地跳了起来,紧紧的盯着萧煌,直到萧煌暗沉冷魅的望着她,她才悠然的惊醒,这些人想干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抓她。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她说完望向萧煌尖叫起来:“萧煌,上次是你送我玉佩的,你送了我玉佩,事后又那般的羞辱我,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萧煌不耐烦的蹙眉,他身侧的虞歌立刻冷喝出声:“苏小姐,我们不想为难你,你还是快点说说那天晚上你进紫竹林干了什么,做了什么,还有看到了什么。”

  苏滢雪虽然是西府的小姐,可是并不是笨人,听他们一再的提到紫竹林的事情,便想到上次自己说在紫竹林捡到玉佩,后来萧煌便把玉佩送给了她,难道他以为她是进紫竹林刺杀她的人,所以才会羞辱她,要她难堪。

  苏滢雪一想到这个,脸变了,朝着萧煌尖叫:“我只是顺路经过而已,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没有刺杀你,我不是刺客。”

  苏滢雪说完,对面萧煌的心一瞬间放松了下来,他之所以今晚抓苏滢雪过来,是想看看苏滢雪那天晚上有没有看到什么,或者听到什么,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乐意见到,现在看来这女人什么都没有看到。

  萧煌正想着,忽地听到对面的苏滢雪说道:“其实我说谎了,那天晚上,我看到一个人从紫竹林出来了,我包庇了她。”

  ------题外话------

  关于苏滢雪这个人物的原型,其实是我身边的,原来吧,我有一个朋友特别的要好,真的很要好,后来我家的条件好些了,她家还那样,结果就是每次她和我说话都奚落我,根本没法再交往,想想挺忧伤的…姑娘们,求票啊。<!--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62章 萧煌狂怒 紫竹林真相》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