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玉兰盛宴 二女争春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明亮的房间里,萧煌的脸色瞬间阴沉起来,瞳眸寒光四射的盯着苏滢雪,苏滢雪看着他这样的眼神,心里很不安很不怕,可是她都已经开口了,自然要接着往下说,而且想到苏绾明媚娇丽的样子,还有她被封为县主的事情,她就心里有一股恨意,还有一种嫉妒,嫉妒她被萧煌相护,甚至于她有一种感觉,那个女人身份高贵了,变美了,萧煌会不会喜欢上她,所以她要在这男人喜欢上她之前,先毁掉她。

  对,就是这样,只要一想到可以毁掉那个女人,苏滢雪心里便觉得高兴,便觉得人生还是不错的。

  因着心中所想,所以她根本没注意到对面的萧煌瞳眸闪过嗜杀的血气,他悄然的握手望着苏滢雪:“你看到了什么?”

  如若这个女人看到了苏绾衣衫不整的从紫竹林跑出来,那么他定然要杀掉这个女人,他可不会让人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苏滢雪并不知道萧煌心中所想的事情,她看到萧煌脸色难看,瞳眸满是寒气,还以为萧煌是因为知道有人进了紫竹林,所以生气的,她迫不及待的说道:“其实我不想说的,我真的不想说。”

  说到这儿,苏滢雪似乎十分痛苦似的,满脸的纠结,眼泪竟然慢慢的溢了出来,似乎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似的。

  可是她忘了,忘了对面的男人是萧煌,萧煌身为银翼军的统帅,轻易可看透人心,这女人假仙的样子,他一眼就看出来,所以苏滢雪话一落,他便不耐烦的说道:“是不是不装你就会死。”

  一点也不给苏滢雪面子,冷冰冰的话像石块砸向了苏滢雪,苏滢雪愣住了,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只是此刻的她就像个小丑,像个笑话。

  萧煌脸色已是十分的不耐,他身后的虞歌生怕自家的爷抓狂,赶紧的望着苏滢雪冷喝出声:“苏小姐,你若想活着走出这间屋子,就快点说,不要装模作样的了。”

  苏滢雪咬牙,最后气恼的说道:“是苏绾,我看到苏绾出了紫竹林。”

  她的话一说,房间里,冷气瞬间爆满,萧煌周身弥开寒气,满脸的血煞之气,他嗜沉幽冷的瞳眸盯着苏滢雪:“除了看到她出紫竹林,你还看到什么了?说。”

  最后一个字充满了杀气,那狂暴血腥的戾气铺天盖地的扑向苏滢雪,苏滢雪吓坏了,飞快的说道:“我看到她从紫竹林出来,身上还沾着血,所以那天晚上进紫竹林刺杀萧世子的一定是苏绾,一定是她,所以萧世子你搞错了对象,我并没有进紫竹林,也没有刺杀你,你这样对我是不公平的。”

  苏滢雪说到最后,再次的哭了起来,可是萧煌周身的寒气却一下子收敛了很多,不过双瞳依然阴沉得可怕,幽寒的盯着苏滢雪,他听了苏滢雪的话,一下子就知道苏滢雪那天晚上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没有看到他,也没有看到苏绾,因为那天晚上天色很暗,苏绾从紫竹林出来,她是如何看到她身上沾了血的,按照道理,要看到也该看到她衣衫不整才是,所以说这个女人并没有看到苏绾从紫竹林出来,她这样说,只不过是因为苏绾当了清灵县主,她嫉妒苏绾了。

  萧煌的嘴角勾了勾,女人的嫉妒心还真是可怕,曾经是那样好的姐妹,结果却因为嫉妒,毫不犹豫的去毁掉另外一个人,所以说女人就是麻烦,可是萧煌很快想到,他便是被这样一个麻烦给强上了。

  想他重生一世,从心底厌恶女人,因为前世的他一直被女人嫌弃,被女人欺负,所以今世,他从不轻易理会女人,也从心里嫌弃她们,可就是这样的自己,还是被自己嫌弃的女人给上了。

  萧煌心中满是血气,若是可以,他现在真的想前往安国候府去掐死那个女人,可是就算他到那个女人面前,她只怕也不会承认吧。

  所以他眼下要做的事情是让那个阴险的女人亲口承认她自己所做的事情,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会如何承担这件事的后果。

  房间里,寒气越来越浓,苏滢雪还以为自己的计策得了逞,不由得笑了起来,谁知道对面的萧煌忽地抬头望着苏滢雪:“你根本没有看到苏绾从紫竹林出来,你之所以这样说,只不过是为了借本世子的手除掉苏绾,你知道上回在宫里那丫头想算计本世子得了什么样的下场吗?”

  萧煌一说,苏滢雪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大夫人身边的金珠最后得到什么样的下场,她自然是知道的,不但被打断了筋骨,还被剥了皮,听说看到的人没有不害怕的,吓得多少天没有睡过。

  苏滢雪一想到那画面,整个人都惊悚了起来,脸色惨白,拼命的摇头否认:“我没有,我没有骗你,我真的看到了苏绾从紫竹林出来了,我还看到她身上一一一。”

  苏滢雪说到这儿,忽地感觉到自己话里的语病在什么地方了,那天晚上明明是黑夜,紫竹林那一片连灯都没有,幽幽的昏暗无比,她怎么可能会看到苏绾身上有血迹的,所以她的话就是破绽,苏滢雪慌恐的摇头:“我没有,没有看到她身上有血,我看到她慌慌张张的从紫竹林里跑出来了。”

  “对,就是这样,她慌慌张张的从紫竹林里跑出来的。”

  苏滢雪此时害怕极了,她完全相信萧煌做得出来抽筋剥皮的事情来,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

  “我没有撒谎,我没有。”

  苏滢雪拼命的摇头,以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可惜对面的萧煌却已经懒得理会她,直接的冷笑一声:“苏滢雪,本世子给你一个机会,你说你想怎么死,是先毁掉这张脸再打断腿再把你分尸而死呢,还是先抽了你的腿筋,再打断你的骨头,最后剥了你的皮,把你的皮做成灯笼而死,还是把你剥了皮后扔进油锅里炸一一一。”

  萧煌正说着,苏滢雪已经吓得语无伦次了,喘气都不顺了,眼翻白的尖叫连连:“啊啊,我不要,我不要。”

  她整个人抖簌得像风中的残叶一般,更甚至于竟然连尿都吓了出来,待到她发现自己做出了什么后,整个人像疯子似的尖叫起来,她竟然就这么在喜欢的人面前连尿都吓出来了,她不想活了,啊啊。

  苏滢雪像个疯子似的尖叫,最后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生生的吓昏了过去。

  虞歌望向自家的爷,他知道爷根本没有打算杀苏滢雪,因为爷若是杀苏滢雪,根本不可能和她多说什么,直接下命令打杀了她便是,何来的吓唬之说,不过苏滢雪之前还想利用自家的爷杀苏绾,爷一惯是最讨厌人利用他的,这一次他怎么会绕过苏滢雪呢。

  虞歌虽然没说话,萧煌却知他心中想什么,冷冷的抬眸望他一眼:“留着她还有用呢。若不然你以为她命会这么好。”

  他说完一挥手,命令虞歌:“把人送回去吧。”

  说完一脸嫌弃的掉头就走,女人还真是胆小如鼠,只不过吓吓她,竟然吓昏了过去,而且连尿都吓出来,可笑至极。

  萧煌冷笑过后,忽地便想到胆小中的一个异类,不但和他针锋相对,还连连的欺骗他,更甚至于还上了他。

  一想到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干掉了,萧煌周身的狂怒,抬眸冷冷的望着夜空,想着如何揭穿苏绾的面目,让她无话可说,他知道若是他就这么去问她,那个女人是根本不可能承认这件事的,所以他要抓她一个现行,让她无话可说,到时候一一。

  萧煌瞳眸之中浓浓的煞气,身形一动飘然而走,一路直奔安国候府而去。

  只要一想到苏绾那个女人强上了他,还一路顺风顺水的欺骗他,他就再也按捺不住不动手。

  安国候府的听竹轩,一片安宁,不过在这安宁之中,听竹轩的房间里竟然亮着幽幽的灯光。

  房里,隐约有说话声传出来:“小姐,夜深了,你休息吧。”

  云萝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其实是她自己困了,所以催促苏绾,苏绾望了她一眼,示意她先去睡。

  “你去睡吧,聂梨陪我。”

  云萝想说我也陪你,可是实在困极了,逐不再多说,转身便自去外间睡觉,房里聂梨一言不吭的陪着苏绾做事,苏绾正在精心制作各种药丸,本来她是想明天再制的,可是眼下她得罪了很多人,身边的危险可是很多的,虽说有聂梨这样会武功的人在身边,可是凡事不能全指望别人,要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才行,虽然她不会武功,但是好歹制一些防身所用的东西,至于让聂志远去做暗器的事情,只怕一时两时的还做不出来,所以她还是先准备些东西保护自己吧。

  房间里,苏绾一边做一边望向聂梨,她发现聂梨是个不多话的丫头,十分的安静,不过这不代表她不聪慧,相反的她比云萝还要进退得当,苏绾很满意:“聂梨,你困的话也去睡吧,我再做一会儿。”

  聂梨摇头:“不用了,小姐。”

  说完又低头继续做事,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她的脸色陡的暗沉下来,飞快朝着窗外冷喝:“什么人胆敢夜进听竹轩?”

  她身形一动,直奔窗户而去。

  窗外久久的没有一点声音,但是冷气弥漫在整个房间里,整个空气都冷嗖嗖的。

  苏绾略一感受便知道来人是谁了,忍不住勾唇轻笑起来,抬脚一路往窗户前走去,然后打开了窗户,她看到窗外三米开外的地方,立着一道俊雅欣长的身影,幽暗的灯光之下,看不清他的神容,却能感受到他瞳眸之中寒气四溢的冷气,苏绾也不以为然,笑眯眯的招呼着:“原来是靖王世子驾到,世子既然来了,怎不进来坐坐。”

  萧煌脸色阴沉的瞪着苏绾,那本就清冷的瞳眸,此时愈发的幽暗,深不可测,仿似剑芒般直射向苏绾。

  苏绾只当他是在恼恨上次自己对他动手脚的事情,却哪里知道此刻人家已经知道她对他做的事情了,所以才会脸色如此的难看阴森。

  萧煌望着苏绾笑颜如花的神容,不由得心中狂怒,这个胆敢上了他的人,竟然能过得如此的舒坦,他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

  他心中想着,冷沉的声音响起来:“苏小姐真是好手段啊,连窗外都下了毒,若是本世子想进去,你以为这点毒拦得住本世子吗?”

  苏绾挑高眉,可爱的眨巴着眼睛:“我没说这毒拦得住你啊,但是这里的毒拦不住你,不代表屋子里的毒拦不住你,所以你要好好的考虑清楚,究竟是进来还是不进来。”

  “你,”萧煌望着这个巧笑嫣然的女人,想到她的阴险刁钻,自己进屋只怕真未必落得了好,这女人总是让人防不胜防,所以他不打算进去,但是她以为今晚拦得住他,后面拦得住他吗,他会叫她亲口承认那天晚上上他的事情的。

  萧煌脸色阴骜的冷瞪着苏绾一声,冷冷的抛下一句:“算你狠。”

  他说完转身便打算走,不想身后的某女人得了便宜还卖乖:“萧世子,萧哥哥,你不留下喝杯茶了吗,人家可是准备了上好的铁观音呢,可好喝了,你走了可真有点可惜了,对了,上次你那两万五千五百两的银票忘了带走,快回来带走吧。”

  前面暗夜之中萧煌脸色再次的黑沉了两分,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陡的一运力挥了出去,听竹轩后面的小花园便毁掉了一片。

  苏绾一点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说道:“你要想毁的话尽情的毁吧,总之你的钱在我的手里,我是要照扣的,现在我还欠你两万四千五百两了。”

  萧煌胸中血气翻滚,真有一种想回头扭断这女人脖子的想法,可是偏这女人房里下了毒,所以这笔帐,他记下了。

  苏绾,你给我记住,我定要让你痛哭流涕。

  萧煌发了狠后,闪身便走,一路直奔听竹轩外面而去。

  苏绾的房间里,聂梨望了苏绾一眼,面色平静的提醒苏绾一声:“小姐,你屋子里没有下毒。”

  “我知道啊,可是架不住人家害怕啊,你看,他不是也不敢进来了吗?不过骗过了一次不代表能骗过两次,所以我们赶紧的制毒吧,要不然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庆幸了。”

  “好,”主仆二人一起动手制毒。

  西楚盛京,乃是西楚国的锦绣之都,达官贵人无数,商贾巨豪更是多如过江之卿,这样繁华热闹的地方,从来都是藏不住任何事的,一有任何风吹草动,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漫延了开去,形成口口相传的谈资。

  安国候府苏绾最近是盛京城中头号谈资,因为她本来是一个傻子,一朝竟然得到了她未婚夫襄王殿下的重视,听说襄王殿下在琳琅轩一掷十万两银子,替她买下了五件琳琅轩的镇店之玉,然后又传出靖王世子对她疼护有加,更甚至于靖王世子竟然花了两万五千两的银子替她拍下了玉雪银芒。

  随之又爆出惠王殿下对她疼护有加,最后宁王爷殿下又对她另外相看。

  可就在众人对这些不可思议的时候,忽地又传出,安国候府的这个傻子不傻了,她被人治好了。

  听说靖王世子当着所有人对她进行了测试,最后的结果是这傻子不但不傻了,还十分的聪明。

  这些本来就够劲爆了,可更劲爆的还在后头。

  这位苏家的大小姐不但好了,竟然还懂医,一朝进宫替太后娘娘治病,竟然把太后多年的顽疾给治好了,最后皇上大笔一挥,赐封了她一个清灵县主的封号。

  现在这位曾经的苏家傻子,已经不是傻子了,她是西楚国的清灵县主。

  大街小巷人人都在说这件奇事,个个觉得不可思议,当然对于最后一件事,个个是不大相信的,那就是苏绾竟然会医,还进宫替太后娘娘治好了病。

  民众间,很多人猜测这苏家大小姐根本不会医,但是因为她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当初这婚事乃是皇帝陛下赐婚的,可是现在皇帝陛下觉得苏绾的身份配襄王殿下实在是不搭配,所以便找了一个机会,赐封了苏绾为清灵县主。

  随着这件事情的起落,众人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苏绾乃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未来的襄王妃。

  一时间,整个盛京,人人都道这苏家大小姐命太好,竟然眨眼间从傻子到了襄王妃,这可是天砸下来的幸福了。

  随着众人的议论,安国候府也有了举动,安国候夫人向盛京各大名门世家广发请贴,邀各家贵女前来安国候府参加玉兰宴,因安国候府有一个院子里栽种了很多广玉兰,正巧玉兰花开,安国候夫人便把宴席开在这院子里,名玉兰宴。

  本来上次安国候府发生了苏明轩的事件,盛京城里的很多贵女是不打算再登安国候府的门的,可是现在大家都想看看这好命的苏家大小姐,是怎生好运的人,上次虽然很多人看到了苏绾的样子,可倒底只是测试一下她傻不傻的事情,根本没有仔细的瞧瞧。

  今日她身为清灵县主,很快又会成为襄王正妃,她们倒想好好的瞧瞧这个女人凭什么这样的好命。

  因着这一层的意念,今日安国候府的铃兰宴,竟然分外的热闹。

  安国候夫人的玉澜院内,广阳郡主望着自个的女儿认真的说道:“明月,今日你万不可出任何的差错,先一次因着你弟弟的事情,使得这盛京城内很多名门世家对我们有意见,连带的也影响了你,今日你好好的招待这些女宾,把先前的不好形像改变过来。”

  苏明月扬眉一笑,说不出的高雅大方,今日她是精心妆扮了的,本来就生得美丽的女子,再精心妆扮一下,当真是千娇百媚的美人儿,连广阳郡主都忍不住笑赞道:“月儿今日当拔得玉兰宴的头筹。”

  苏明月满意的轻笑起来,今日的玉兰宴是为了苏绾那个小贱人办的,不过她偏要抢了她的风光,让人知道苏家二小姐才是一个真正才貌双全的女子,至于苏绾,只不过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人吧,今日她定要把她击得体无完肤,还有很多人不是说她很快便要成为襄王妃吗,那她就要让大家看看,襄王殿下喜欢的人是谁。

  至于她最后嫁不嫁襄王,又另作别论。

  苏明月眉眼拢着得意,潋滟轻笑,一笑更若明艳的牡丹花儿,说不出的富贵华丽。

  广阳郡主打量着女儿,然后说道:“今日你和明轩小心些,千万不要着了那女人的道儿,她可精明得很呢。”

  本来照广阳郡主的意思,是不同意一双儿女今日算计苏绾的,要知道若是今日玉兰宴上,她们失手了,倒霉的可就是自个儿了,可是眼下苏明月和苏明轩二人就像疯魔了似的想收拾苏绾,若不收拾那女人,他们就要疯魔了,凭什么让那个女人一直风光灿烂的活着,他们要除掉她,一定要除掉她。

  广阳郡主的话刚落地,苏明月便不满的嘟嘴了:“娘亲,你这是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已的威风,难道你认为女儿会输给苏绾那个小贱人吗,以前我们是被她算计了,可是娘亲不要忘了,那是因为我们小瞧她的原因,现在我知道她很厉害,所以不会大意的,这样我就不怕她了。”

  广阳郡主听了,点了点头,笑望向苏明月:“好了,那些贵女恐怕都要来了,她们是你的朋友,你领着丫鬟先去招待着吧。”

  “好的,娘亲,那我去了。”

  苏明月笑眯眯的,好像一只漂亮的蝴蝶一般的飘走了,身后的广阳郡主望着自个美丽的女儿,心满意足的笑着,她身后的应妈妈和游妈妈两个人立刻开口:“小姐长得真好看,日后一定会嫁一个好夫婿的。”

  “是啊,小姐长得和夫人很像,夫人本也好看,大小姐自然漂亮。”

  广阳郡主听了两个老嬷嬷的话,忍不住白了她们一眼,不过心里倒底是高兴的,只是一想到听竹轩里的那位,脸色可就不太高兴了,望向应妈妈说道:“你去听竹轩那边通知那位,让她到铃兰院招待客人,今日这玉兰宴可特地为她举办的。”

  其实广阳郡主同意办这个玉兰宴,并不全是因为怕安国候生气,而是因为上一次儿子的事情,使得盛京很多名门贵女心中恼火,所以她是想借这个机会,好好的修复她们和这些贵女之间的关系。

  而她相信,今日的玉兰宴,一定会有很多贵女前来,因为人都有好奇心,苏绾从一个傻子变好了,再从好人变成了清灵县主,想也知道,那些女人个个又嫉妒又吃味,又想看看这女人究竟有什么能耐成为清灵县主,如此一来,她们自然会前来安国候府。

  广阳郡主的脸色变幻莫测的,应妈妈却有点不安,因为她对于听竹轩的那位,有些忌惮,金珠是怎么死的,她们可清楚着呢,那位有点邪门儿,一个搞不好,很可能就会倒霉。

  可是夫人下令了,她又不敢不去,应妈妈迟疑着应了,便自走出去。

  广阳郡主望向游妈妈:“你再派几个得心的人过去盯着,万不能出什么差池。”

  虽然要算计苏绾,让她丢脸,让她倒霉,让她生不如死,可是这宴席却不能出意外,因为若是再出什么意外,她们可就真被人笑话了。

  游妈妈退了出去,广阳郡主歪靠在房里的软榻上闭目休息,可是心里总是有些不放心自个的一双儿女,所以她飞快的唤了一名暗卫出来。

  广阳郡主身边一共有八名暗卫,送给儿子两名,送给女儿两名,自己手里还有四名暗卫。

  “杜云。”

  一道幽灵似的身影闪了出来,这人是八名暗卫中身手最厉害的一名暗卫,是暗卫队长。

  他一出现恭敬的垂首待命,广阳郡主望向他吩咐道:“你今日注意着大公子和二小姐,一定要保护好他们,不能让他们受到半点的伤害。”

  “是,属下明白了。”

  杜元闪身便走,眨眼的功夫失去了踪影,广阳郡主想了想才放下心来,有杜云暗中保护明月和明轩,她就放心了。

  听竹轩。

  苏绾正在花厅里看书,是聂梨从外面搜进来给她看的,有名人轶志,有都城外传,大人物小人物的都有,苏绾这两日都在看这些,看得津津有味的,难得忙里偷闲的清闲日子,十分的自在。

  她巴不得日日这样安宁才好呢,可是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样安宁的日子大概就是所谓的暴风雨前夕吧,不过能偷得两三日空闲的日子也不错,苏绾什么都不管,只管好好的调养自己的身体,没事看看书,养养精神,还别说,她这么养着,竟发现自己的脸色越来越好看了。

  小脸水嫩嫩的好像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再没有之前的腊黄之样,粉嫩的小脸,配上细长的眉毛,一双乌亮水汪汪的眼睛,一笑说不出的迷人,就是苏绾自己看了都很满意,云萝更是连连夸赞。

  今日苏绾穿了一袭桃红撒花束腰长裙,那淡雅的桃粉色,映衬得她本就细嫩的肌肤越发的吹弹可破,仿似嫩豆腐似的,直看得云萝心痒痒的想上手捏捏,不过最后倒底没敢捏,但是一双眼睛却老是盯着苏绾的脸,只觉得这张脸真正是比那些所谓的美人好看一百倍,因为像二小姐她们的美,美则美矣,可终究没有灵气,可是自家小姐的一举一动说不出的勾人心魂。

  她静的时候,就像一幅娴雅的画,笑的时候却又像一朵花,可若是她嘟嘴撒娇的时候,真正是软萌到人的骨子里,让人拒绝不了。

  花厅里,苏绾虽然在看书,可是门前的一道视线总是落在她的身上,让她看书都受到打扰,她忍不住抬头瞪了云萝一眼。

  “云萝,幸好你不是个男的,你要是个男的,绝对是色坯一个。”

  云萝不好意思的笑:“虽然奴婢不是男的,可依旧喜欢看小姐的脸,长得真是太好看了。”

  苏绾忍不住又白了她一眼,指了指外面:“去外面站着,影响到我看书了。”

  “小姐。”

  云萝嘟嘴不乐意,不过看苏绾凉凉的眼神,只好乖乖的走出去。

  对了,她忘了自家小姐还有一种样子,若是冷冷瞪人的时候,绝对是凶狠的。

  云萝刚走出花厅,便看到门外有人走了过来,正是应妈妈,应妈妈一看到云萝,赶紧的说道:“云萝,大小姐呢,夫人让奴婢过来通知大小姐,今日的玉兰宴乃是为大小姐准备的,夫人让大小姐去铃兰院去招待客人,各家的贵女差不多都要到了。”

  应妈妈说完,云萝立刻点头应声。

  “我知道了,我去回大小姐,应妈妈是进来坐会儿,还是先走。”

  应妈妈惦脚瞄了一眼花厅,隐约看到一个身影,早摇头往外走了。

  云萝回身走进花厅,她没说话,苏绾已经抬头了,慢悠悠的说道:“招待宾客,苏明月一定极乐意做这些事情,所以我们急什么,不着急,待会儿过去。”

  “是,小姐。”

  云萝应声又走了出去,苏绾却不再看书了,而是想着今日玉兰宴的事情,她知道安国候苏鹏打算把她推到贵女社交圈里,借以显摆安国候府的得宠,更甚至高调的显示,她很快就要嫁进襄王府。

  只可惜她可没那个意思,不过今日玉兰宴,只怕不太平。

  苏绾眸光幽幽,唇角冷笑连连。

  今日她们肯定会送大礼给她,同样的她也要送大礼给她们。

  苏绾在听竹轩又待了大半个时辰,才不紧不慢的领着聂梨和云萝还有紫儿前往铃兰院。

  铃兰院内,此时十分的热闹,不少盛京的贵女早早的便过来了,大家过来无非是想看看清灵县主苏绾究竟有何能耐让皇上下旨赐封为清灵县主。

  可惜这些贵女早早便到了,却根本没有看到苏绾,一时间不少人议论起来,很多人都说苏绾骄纵。

  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主,还只是一个封号,有什么可骄纵的,她们在场的人,虽然没有陛下赐封的封号,可哪一个身份都不比她差,她这样拿乔有什么意思。

  苏明月乘机在贵女们面前打秋风,明着是替苏绾道谦,实则上却是煽风点火,使得贵女们更加的生气罢了。

  再加上今日来的贵女中,有一个赵玉珑,越玉珑一直和苏绾不对盘,心里把苏绾恨死了,上次她在安国候府丢了那么大的脸面,今日定然要找回来。

  这也是赵玉珑今日过来的原因。

  虽然上次赵玉珑在贵女圈里丢了脸面,可是架不住赵玉珑显赫的身份,她出自于丞相府,姑姑又是宫里的德妃娘娘,表哥是襄王殿下,不管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没人敢说她半个不是。

  人群之中,赵玉珑正以高八度的嗓音尖锐的说着话,生怕铃兰院内的贵女们听不到似的。

  “人家现在可是县主了,县主啊,那可是了不得的身份,自然可以对我们不屑一顾了,我们算什么呢,大家一起等着吧,等着那姗姗来迟的大人物吧。”

  赵玉珑一说,不少贵女心中不满,要知道今儿个来的人中,不少人可都是盛京真正的名门贵女,像靖王府的小郡主,吕国公府的小姐,威远候府的小姐,永昌候府的小姐,丞相府的小姐,这些哪一个都身份显赫,可不比苏绾的县主差,苏绾虽说有一个县主封号,可倒底是庶女出身,要真正的讲究起来,也没那么高贵。

  今日玉兰宴本为就是为了她办的,可是苏明月一直在这里招呼客人,苏绾却不见人影,这个女人摆明了不把她们这些人放在眼里啊。

  真是太拿自已当回事了。

  铃兰院内,顿时响起七嘴八舌的声音,大都是说苏绾骄纵不可一世的,这才当上一个县主便如此狂妄了,若是日后当上了襄王妃,只怕更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吧。

  “好一个清灵县主,架子可真大啊,放着我们这些人,一概不理。”

  “谁叫人家是皇上赐封的县主呢,身份显赫啊。”

  “那照这样说的话,靖王府的云梦郡主身份还尊贵呢,她理该过来拜见才是啊。”

  赵玉珑抬出了靖王府的小郡主萧蓁,萧蓁白了赵玉珑一眼,她和赵玉珑虽然不是死对头,不过也没什么交情,此时赵玉珑把她抬出来,她十分的反感,不过对于苏绾的迟迟不出现,也十分的反感。

  她们今儿个过来是看看这女人有多大能耐让皇上下旨赐封为清灵县主的,而不是过来看她拿乔的。

  云梦郡主萧蓁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阴沉沉的,苏明月可不想今儿玉兰宴再出什么问题,所以赶紧的领着人走过去向萧蓁赔礼。

  “云梦郡主莫生气,我替我大姐姐向你道个歉,估计大姐姐是有事耽搁了,要不然她早就过来了,云梦郡主见谅啊。”

  云梦郡主萧蓁似笑非笑的望着苏明月:“你们姐妹俩何时这么要好了?”

  一句话阻住了苏明月剩下来的话。

  正在这时,院门外响起了婆子的高呼声:“襄王殿下到。”

  众女一听,飞快的望了过去,便看到一众人从门外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襄王萧磊,襄王身边跟着的是安国候府的大公子苏明轩,苏明轩的身边还跟着丞相府的大公子赵文安,以及刑部尚书府的公子阮清。

  这些人可谓都是盛京有名的青年才俊,如此齐齐出现,顿时便让各个女人心花怒放,早忘了之前生气发火的事情,其中有些人赶紧的让自个的丫鬟帮忙检查一下,看看身上有什么乱的地方没有,真正是满园春色关不住。

  苏明月一看襄王萧磊出现,立刻眉一挑,心计上头,飞快的迎了上来,笑容满面的向着襄王萧磊施礼:“明月见过襄王殿下,没想到襄王殿下竟然来安国候府参加玉兰宴,我们真是太高兴了。”

  襄王萧磊望着苏明月,只觉得满眼明媚春色,让他怎么也收不回目光,本来苏明月就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再加上精心收拾,真正是国色天香的美人一个,襄王看得眼都转不开眼了,满眼温柔多情,伸手便扶起了苏明月,说出口的话更是如水一般的温柔多情。

  “明月,快起来,你和本王这么客气做什么。”

  铃兰院里的贵女,个个望着这一幕,不禁挑高了眉,满脸的兴味,这又是唱的一出,这襄王可是清灵县主的未婚夫,可是现在呢,对这个二妹妹似乎更上心一些呢,那么最后是姐姐嫁进襄王府还是妹妹嫁进襄王府呢?大家个个看好戏的目光。

  苏明月看着四周的眼神,心里略有些得意,苏绾啊苏绾,我倒要看看襄王会不会娶你入襄王府。

  “王爷。”

  苏明月声音温婉柔媚,妥妥的一朵白莲花。

  偏偏襄王殿下吃这一套,满脸的深情款款。

  这里这两人正表演得入骨,门前又有人叫起来:“宁王殿下到。”

  芝兰玉树,风华潋滟的宁王殿下领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来,不少的贵女都激动了起来。

  宁王殿下可比襄王殿下出色多了,襄王被安国候府的两个姐妹惦记着,她们就动宁王的心思好了。

  宁王萧烨的身侧跟着的是永昌候府的武公子,两个人领着京城中的几位公子,一路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

  苏明轩一看宁王殿下和永昌候府的公子来了,赶紧的迎了过去,把人招呼了进来。

  宁王萧烨今日之所以过来,乃是为了给苏绾送礼。

  今日的玉兰宴可是为绾绾办的,所以他是不可能不来的,不过宁王明澈的瞳眸望了一圈,并未看到苏绾的身影,他便知道苏绾还没有来,逐和永昌候府的公子自找了一个偏静的地方坐了,并不理会铃兰院内的一众贵女。

  在场的贵女不由得心中失望,同时大家想起一件事,这宁王好像对安国候府的这位清灵县主与众不同,难道宁王殿下喜欢苏绾。

  如此一想,不少人心中吃味。

  这里一众女人正心中嫉妒吃味,院门外又有下人禀报:“惠王殿下到。”

  惠王萧擎身侧随同的乃是吕国公府的两位公子,一左一右的陪着萧擎一路进了铃兰院,苏明轩看到惠王萧擎,便心中恼火,这惠王可是一直护着那小贱人的,想想便让人心中火大,这一个两个的都往跟前凑什么啊,真是有够不要脸的,苏绾那贱人有什么好的,一个个抢着护着她,不过今日定叫她名誉扫地,看这一个两个的还怎么把她当成宝贝,苏明轩想到这个,心情无端变好,赶紧的迎了上去,把惠王往里面让。

  其实今日玉兰宴,根本就没有邀请这些男宾客,但个个都来了,苏明轩只好招待着,把铃兰院西半边让给了一众贵女,东半边便留给了男宾,必竟都是未嫁的男女,所以还是分开的好,千万不能在安国候府内生出什么事来,那可就麻烦了。

  这一点苏明月和苏明轩兄妹二人还是拧得清的。

  男子那边有人凑到一起下棋,有人凑到一起说话,显得十分的安静,倒是女宾这边,个个兴奋激动,小声的说个不停,就是赵玉珑也忘了去鄙视苏绾了,一心的朝门外张望,想看看靖王世子有没有来。

  虽然上次赵玉珑丢了脸,可是那一点也不影响她,这么多年,她一直追在萧煌的后面跑,早把脸丢干净了,所以现在根本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萧煌在赵玉珑的千盼万盼中终于粉墨登场了。

  赵玉珑不由得激动起来,盯着铃兰院门前的一抹欣长挺拔的身影,眼睛都移不开了,她身侧的武婵忍不住鄙视了她一下,不过她自己也瞧得脸红心跳的,之前她们还吃味苏绾,不过现在萧煌和苏绾弄翻了,她们可就有机会了,所以个个盯着萧煌。

  可惜萧煌根本就没有看任何人,而是和他身侧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一路说着话走进了铃兰院,同样的萧煌被苏明轩给迎进了铃兰院的东半边院子。

  今日盛京城有名望而的青年才俊可算来了一多半,女宾这边说不出的激动,很多人便想在这些青年才俊们面前表现一番,因此有人提议,不如来个才艺表演,请男宾那边的人当评判,反正宴席还没有开始呢。

  最后众人推选苏明月去男宾那边说一下,看看男宾那边的人同不同意,苏明月答应了起身便往男宾那边走,只是她还没有走到东院,便听到院门前一道尖锐的叫声响起来:“苏绾,你给我站住。”

  苏绾,清灵县主?

  她总算来了吗?一时间不管是东院还是西院的人,全都望向了铃兰院的院门前。

  只一眼所有人都看呆了,半圆形的垂花门,青枝柳条垂挂,门下一粉衣少女,浅笑盈盈的侧立着,眉弯弯就像天上的新月,眼睛乌黑澄亮,好似汪了一池春水一般,唇红齿白,那肌肤吹弹可破,仿似能掐出水来,最重要的是她笑起来的时候,透着一股软软的可爱,能一直软到人的心里去。

  男人看了全都回不过神来,女人看了,几乎是一瞬间心里升起了嫉妒,然后不少人望向了怡灵县主苏明月,这一大一小两朵姐妹花,灿烂夺目,完全的掩盖了别的贵女的美貌,不过究竟是姐姐更胜一筹,还是妹妹更胜一筹呢?

  ------题外话------

  绾绾:今日人家可是盛妆出席了,姑娘们,看我萌宠的小眼神,快点投票纸来啊。

  宁王:不投票纸的,全都拉到本王的后院来当小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63章 玉兰盛宴 二女争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