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互相算计 打脸之战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铃兰院东面的男宾席里。众男望着门前水灵动人的小姑娘,一时间个个看得有些呆,其中有不认识苏绾的人不禁问身边的人:“这是谁啊,长得可真水灵。”

  有人立刻小声的嘀咕起来:“这位就是安国候府的大小姐,皇上刚下旨赐封的清灵县主。”

  那问话的人惊讶了,这就是苏大小姐,那个傻子。

  怎么会长得这样好看呢,比起安国候府的二小姐苏明月和赵玉珑之流可要让人喜欢得多。

  人群中,惠王萧擎眸光温润,唇角是潋潋的笑意,双瞳一眨不眨的望着苏绾,心中十分的了然,绾绾本来就是这样美丽可爱的小姑娘。

  宁王萧擎微凝浓黑的长眉,紧紧的盯着苏绾,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似乎曾经他见过这样的画面,可是他拼命的去想这个画面,却又什么都想不到了,不过不可否认,这样的绾绾还真是吸引人。

  宁王眼里满是皎月般的轻辉,手指悄然的握了起来,五弟配不上绾绾,他定要帮助绾绾尽快退掉五弟的婚事,这样绾绾就有自由选择婚事的权利了,他想娶她。

  靖王府的世子萧煌,看到垂花门的苏绾时,一瞬间脸色阴骜冷寒,可随之心底却有一处悄然的松动,只是当他看到苏绾悠哉悠哉的样子,活得别提多滋润了,萧煌心里的火气又冒了出来,对他做了那样的事情,她竟然仿若没事人似的,这让他看了火大不已,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一抹危险的光芒遍布在瞳底。

  襄王萧磊呆呆的望着门前的小姑娘,美丽可爱,那肌肤就像嫩滑的丝绸一般雪白粉嫩,眼睛明澈动人,此时巧笑嫣然的样子说不出的勾魂夺目,这样迷人好看的小姑娘,竟然是他襄王的未婚妻。

  几乎在一瞬间,襄王殿下的心动了一下,也许,苏绾为襄王妃也不错,她长得如此出色,能力又好,还被父皇赐封为清灵县主,她为正妃也无不可。

  襄王望向了女宾席那边的苏明月,然后又望向垂花门前的苏绾,一时间竟然难以取舍了,这样出色的两朵娇花,他倒底娶谁为正妃呢,是姐姐还是妹妹?襄王殿下左右盘衡起来,竟然觉得不知道如何取舍了。

  这里众人各有所思,安国候府的大公子苏明轩,看到苏绾时,眼里除了一闪而过的惊艳时,还有一抹憎恨之意,这个小贱人在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竟然越混越滋润了,不但长得比以前好了,还被皇上直接的赐封为清灵县主。

  不,他们绝对不容许她活得如此的光鲜亮丽,安国候府里,长得好活得好的人只能是他和他姐姐苏明月,别人休想夺了他们的光彩。

  苏明轩眼里闪过狠毒的光芒,手指狠狠的握起来,今日他定然要毁掉这个女人,让她从天堂坠落到地狱去。

  这里苏明轩在发狠,女宾那边的苏明月脸色别提多阴骜难看了,除了苏明月,连丞相府的赵玉珑脸色也阴沉难看了起来,没想到苏绾个小贱人,竟然长得如此的出色,比起她们来一点不差,相反的看她那勾魂的样子,分明是比她们还会勾人,难怪宁王惠王等人都被她勾了魂去,原来这女人就是个小狐狸精。

  苏明月和赵玉珑等人在心里怒骂。

  女宾里面,有些贵女忍不住吃味的开口:“这清灵县主总算姗姗来了,可真是不容易啊。”

  人群中有人回话:“是啊,清灵县主可总算来了,还以为她把我们忘了呢。”

  其实在场的贵女个个都嫉妒吃味不已,本来苏绾被赐封为清灵县主,她们就够吃味嫉妒的了,偏偏她还长得这么好,这让这些贵女如何不嫉妒不吃味。

  因为嫉妒吃味,所以说出口的话也是阴阳怪气的。

  苏明月和赵玉珑等人眼里放出冷光,即便她长得好,又被赐封为清灵县主,那又怎么样,今日她们定然要狠狠的教训她,让她在所有人面前颜面无存,即便为清灵县主,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两个女人心中算计着。

  而铃兰院垂花门前,苏绾领着聂梨和云萝停住身子,回身望向那叫住她的人,原来是五妹妹苏瑶。

  苏瑶当日在安平候府出手算计连大人家的小公子连欢,被大长公主命人给狠狠的扇了嘴巴,又被打了二十大板,整个人打得只剩下一口气了,经过几天的调养,现在虽然能行走了,不过还不是太俐索,脸上被扇的地方刚刚消了肿,不过依旧满脸的伤痕。

  此刻她望着苏绾,眼里满满的狠意,指着苏绾尖锐的叫起来:“苏绾,是你,是你害我被大长公主打的,你如此心狠手辣,残害手足,怎配当一个清灵县主。”

  苏绾并没有因为苏瑶的指责而有所变脸,她依旧笑意盈盈的望着苏瑶,不紧不慢的说道:“苏瑶,你这算不算好了伤疤忘了疼,以前吧,我觉得你虽然有点蠢,但应该不至于这么蠢,可是现在我只能说,你就是这么的蠢,蠢得像头猪似的,不对,拿你比喻猪是污辱猪了。”

  苏绾说完,忽地对着半空双手合什的道起歉来:“猪啊猪,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我不该把这种蠢东西比喻成你。”

  苏绾本来生得娇俏美丽,此时这番动作做出来,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她骄纵,或者欺人太甚,反而让人觉得这小姑娘说不出的可爱。

  苏瑶却脸色扭曲了,被人当众比喻成一头猪,不对,连猪都不如,这分明是啪啪的打她的脸子,她如何受得了。

  “苏绾,你欺人太甚了,你身为长姐,不知道疼护妹妹,你这样的人,也配为长姐,配为安国候府的女儿吗?”

  苏绾俏脸上笑容一收,无比鄙视的说道:“苏瑶,你脑子没秀逗吧,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长姐了,我苏绾在安国候府什么状况,这满京城的人谁不知道,还长姐,麻烦你收起这虚伪的一套吧,而且我不喜欢有这么蠢的女人当妹妹,喜欢被人当枪使,一次倒也罢了,竟然当上瘾了,你说你这样出现,难道不是被人当枪使,出来故意找我的碴子,败坏我的名声吗?你这样的人还是我妹妹,别那么虚伪好吗?”

  苏绾冷笑着盯着苏瑶,这个女人一惯是个没脑子的人,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是受了苏明月指示,故意败坏她的名声吗?她以为她会怕她们吗,现在再有人招惹她,她就直接开撕。

  因为她并不在乎安国候府的名声,她们不要名声拉倒,关她什么事。

  她现在不介意把安国候府搞臭了,让这一府的姑娘谁也嫁不出去,总之她自己又没想过嫁人。

  反正现在谁再招她,她绝不退缩,以前她退缩,是因为自己是个庶女,闹得太大,总是麻烦,说不准还被安国候给收拾了。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一来她是皇上赐封的清灵县主,二来她身边有了得用的人,她根本不怕安国候,所以她没必要再忍让这些家伙。

  苏绾的话使得苏瑶完全的呆愣住了,一时竟不知道做何反应了,本来她今日出现,是让苏绾在众人面前没脸的,让她这个清灵县主在盛京贵女们面前丢脸,可是苏瑶完全没想到,苏绾竟然直接的开撕,完全不顾虑什么名声,什么声誉,更不怕在众贵女面前发飙,这让她不知道如何往下发挥了。

  最后苏瑶只能哭,一边哭一边撕心裂肺的叫着:“呜呜,苏绾,你欺负我,我不活了。”

  苏绾一听挑高了眉:“不活了,你自找个地方寻死,你跑我面前哭什么,难道指望我拦住你不成,算了,你想死就死吧。”

  她说着还让出了位置,指了指身侧的垂花门:“你朝这边撞吧,狠狠的撞,只要一下就可以撞死了。”

  苏瑶睁着一双泪眼,望着苏绾完全不知道做何反应了。

  苏绾还在那里比划着:“对了,要是觉得撞墙死得难看,那你就朝这边的柳树撞,这柳树的硬度要稍微好一点,你撞上去的话,也许脑浆不会出来。”

  明明是血腥无比的事情,小姑娘偏能说得一脸的轻松。

  铃兰院内,很多人看呆了眼睛。

  苏明月脸色说不出的难看,连她也没想到苏绾竟然一点都无所谓,根本不在乎什么声誉,也不在乎自己在贵女们面前的体面,直接的便与苏瑶开撕了,还有若是苏瑶真的出了什么事,今日丢脸的可是安国候府,她们的脸面要不要了,苏绾可以不要,她们却不能不要。

  苏明月想着,立刻面上拢着焦急,领着两个丫鬟一路往垂花门前走去,很快走到垂花门前拦住苏绾。

  苏明月一脸端庄大气的说道:“大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和三妹妹说呢,三妹妹她说的就是气话,她好歹是你的妹妹,你不能这么心狠。”

  苏绾掉首望向苏明月,脸上笑意渲染,眉眼说不出的明艳,可就是这笑意背后隐有诡谲,令得苏明月隐隐有些不安。

  苏绾清悦的声音响起来:“二妹妹,你可真是善解人意,可是为什么这五妹妹出来闹事的时候,你不出来,现在倒出来了,你和我说说,你是什么意思,你心疼五妹妹呢是好事,可是为什么就不见你心疼心疼你大姐姐呢?”

  苏绾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苏明月脸色一僵,她一惯在众人面前维持的就是大方得体,进退得当,现如今被苏绾这么一逼问,直接的有些狼狈。而且今日来的贵女们都是人精,听苏绾这一说,便知道这苏家五小姐之所以出现,很可能便是二小姐苏明月搞出来的名堂,就为了抹黑自个的大姐苏绾。

  人群中有人鄙视苏明月,但也有一部分很高兴,乐得看热闹,安国候府的姐妹二人开撕,这戏码不错,保不准明儿个京里便传遍了。

  铃兰院门前,苏明月脸色阴沉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和苏绾小声说道:“大姐姐,有什么事回头再说,今儿个有这么多客人呢?”

  “客人,”苏绾掉头望向铃兰院,随之明媚的轻笑:“是啊,我知道今儿个有客人,所以才要指正五妹妹的行径,她这样的行为,只会让人家觉得我们安国候府没有规矩,明明举办玉兰宴,宴请盛京的各家名门贵女,偏有不懂事的人出来闹事儿,你让人家怎么看,怎么想,所以二妹妹一定立下规矩,要不然以后谁还敢登我安国候府的门。”

  苏绾此话很简单,这闹事的人必须要受惩罚,要不然这事没完。

  苏明月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她对面的苏瑶脸色白了,不安的望向苏明月,明明是二姐姐让她过来闹的,她可不想有事啊。

  这时候垂花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来,苏绾和苏明月飞快的望过去,便看到安国候夫人脸色阴沉的领着人过来,安国候夫人瞳底满是阴霾,直射向苏绾,可惜苏绾根本不理会她,安国候夫人又望向自个的女儿苏明月,很是不满意,她都和她说了,不要小瞧了苏绾,不要小瞧了她,偏偏女儿以为随便找个人出来,便能让苏绾丢了脸面,最后反而是自己吃亏。

  安国候夫人虽然不满,不过却不会当面说苏明月,她走过来,看也不看别人,直瞪向五小姐苏瑶:“苏瑶,你好大的胆子,你生病了,不知道在自个的院子里静养,竟然跑到铃兰院来闹事,真是胆大。”

  她说完,命令身侧的应妈妈:“把她带下去打十板子,让她好好的长长记性。”

  苏瑶呆了,这不是她的错啊,是二姐姐让她闹的啊/

  “母亲,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应妈妈生怕苏瑶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所以赶紧的捂了苏瑶的嘴巴,把她拖拽了下去。

  安国候夫人脸上忽地浮上笑意,回首望向苏绾和苏明月:“好了,不要让那不懂事的丫头,坏了今日的玉兰宴,去招待客人吧。”

  苏明月没想到第一遭出手,便直接的惨败,还害得苏瑶挨了母亲十板子,心里都快滴血了。

  苏绾,我不会善罢干休的,我苏明月不比你差,我比你聪明得多。

  苏明月眼里折射出凌厉的光华,直瞪着身侧的苏绾,苏绾则笑眯眯的回望着她,说不出的俏皮可爱,直看得苏明月血气往上涌,真想撕了这贱女人的脸,她这张水嫩的小脸,看得她抓狂不已。

  从前明明是那么一无是处的女人,现在却变得如此的美丽,实在是叫人憎恨。

  苏明月身侧的安国候夫人,看着自个的女儿,忍不住叹气,功力倒底不如苏绾这个小贱人啊,人家一个眼神,便能叫自家的女儿气得火气大盛,这如何和她斗啊。

  安国候夫人咳嗽了一声,苏明月醒神了一些,总算收回了视线。

  一行人一路进了安国候府的西边贵女群,安国候夫人和各家的贵女打了招呼,并为了苏瑶的事情向各人道了歉,大家也都纷纷表示不计较,最后安国候夫人又陪着说了一会儿话,便把场面留给了苏明月和苏绾,自己则到东半边的庭院去招呼一下男宾客。

  女宾这边,一众女人个个盯着苏绾,近距离的看苏绾,长得是真正的好,皮肤白晰水嫩,吹弹可破,纤眉弯弯,不描而黛,那眼睛漆黑幽亮,还水汪汪的好像拢了一层轻纱一般,一双眸子好看得像天上的星辰,更不要说她俏鼻樱唇,一笑整个人不但美丽,还透着粉嫩可爱,完全不同于苏明月和赵玉珑之流。

  苏明月和赵玉珑两个人在盛京一直颇富盛名,两个人都很美丽,但是这两个人的美却透着高贵大气,和苏绾的俏丽美丽完全不一样,这样说吧,苏明月和赵玉珑两个人虽然十六岁,但是如果说她们十八岁,二十岁照样有人相信,可是苏绾同样是十六岁,但是众人一眼看去,只觉得她像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说不出的俏丽动人,还带着活灵活现的灵气。

  这份灵气,不是谁都能有的。

  女宾这边,一众女人打量过苏绾之后,不少人心中吃味起来,当然也有人坦然。

  威远候府的袁佳和何御吏的女儿何敏二人就要坦然得多。

  袁佳身为将军的女儿,个性本来就要率直得多,所以对于美丽的苏绾,只有欣赏。

  何敏身为何御吏的女儿,一直以来受父亲的影响,心胸十分的开阔,所以对于美丽的苏绾,没有什么敌意。

  而且此二人的亲人都曾被沈乘风救过,她们听父亲说,好像这苏绾也是沈乘风救的,不但如此,沈乘风还教了苏绾医术,所以她才会有进会进宫治太后的病。

  因着这一层关系,所以袁佳和何敏两个人对于苏绾没有丝毫的恶意。

  可是她们没有恶意,却有人对苏绾心中满是恶意。

  丞相府的赵玉珑和苏明月两个人对于苏绾是满满的愤怒,两个人相视一眼过后,赵玉珑率先开口说道:“怡灵县主,我们先前说好要比试才艺呢,你快去请男宾那边的人过来当评判,我们好好的玩一玩。”

  一听说请男宾那边的人过来当评判,不少女人激动了,个个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不过大部分人是同意的。

  在场的都是盛京有名的贵女,哪一个不是才情满满,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啊,今日来了这么多的青年才俊,她们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表现表现,然后好嫁给喜欢的人。

  别人激动议论的时候,赵玉珑望向了苏绾,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清灵县主,你也一起参加吧,难得的我们大家聚在一起,一起热闹热闹如何?”

  苏绾抬眸望过去,这是又有人来找撕了,她难道是天生的惹祸体质吗,为什么到哪里都有人找撕啊。

  这时候,所有人都望了过来,有人唇角勾出笑意,满是幸灾乐祸,当然也有人十分的不齿赵玉珑的行为。

  威远候府的袁佳和何御吏的女儿何敏便十分的不齿。

  袁佳不冷不热的说道:“赵玉珑,那也要人家有兴趣才行,你以为个个像你一样喜欢没事在人前表演吗?我就不喜欢这些。”

  袁佳父亲是将军,袁佳从小喜欢习武,当然她也习了武,只是没有男人那般的精通罢了,不过说到底,袁佳对于才艺方面的东西,不太感兴趣,不过身为威远候府的嫡女,她多少还是习了一些的。

  袁佳说完,何敏也点了头:“是啊,这才艺表演有什么可表演的,每次都是这一套,没意思。”

  赵玉珑掉头望向袁佳和何敏二人,很意外这两人竟然帮助苏绾。

  不过很快赵玉珑便笑了起来,心中满是了然,原来这两人和苏绾多少还是有些关系的,难怪会出手帮人。

  赵玉珑满脸挑衅的望着袁佳和何敏:“你们不喜欢可以不参加,但是今日的玉兰宴可是特别为清灵县主举办的,身为主人家的,客人提了出来,总不好不玩吧,难道这一点的规矩你们两个也不懂。”

  袁佳和何敏的脸色冷了,瞪了赵玉珑一眼。

  苏绾望了袁佳和何敏一眼,袁佳她是认识的,当时替她母亲治病,她就在跟前,至于何敏,眉眼和那何御吏有些像,应该是何家的女儿。

  不过苏绾什么都没有说,掉首望向赵玉珑。

  赵玉珑这分明是找撕的,她不奉赔似乎说不过去啊。

  苏绾笑眯眯的望向赵玉珑说道:“既然赵大小姐邀请了,那就玩玩呗,其实我也是跟人学了一些诗啊词的,正好陪陪赵小姐。”

  苏绾其实并不想和赵玉珑比这些诗啊词的,因为她并不精通这些,要说比赌博打架斗狠,她倒是挺凶的,这些文皱皱的东西她并不太熟,可她不熟,不代表不会啊,生为现代人,胸中不说有三千首诗,也有好几百首的,随便拿来用用就好,因为她实在看赵玉珑不爽,这个女人想找撕是吗?好,她奉陪。

  不过苏绾的话一落,四周不少人惊讶了,因为个个都知道苏家这位大小姐是没读过书的,就算有人教,会些诗啊词的,又如何和丞相府的大小姐赵玉珑比呢,赵玉珑人家可是有名的才女啊,丞相从小就栽培她,比起男子来可不差多少,这么些年,她在京中那是颇富盛名的,现在这清灵县主和赵玉珑较上劲,分明是自找苦吃。

  人群中有人替苏绾担心,不过更多的人是看好戏。

  赵玉珑一听苏绾答应了,立刻望向苏明月:“快去男宾那边看看,有没有人愿意过来当我们的评判。”

  苏明月立刻志得意满的笑了,说不出的高兴,瞳眸满是阴暗。

  苏绾个小贱人,今日便要你当着所有男人的面丢尽脸,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还想和丞相府的大小姐赵玉珑斗,分明是自找苦吃,呵呵。

  想到很快苏绾就要灰头土脸的,苏明月的心里就舒爽,说不出的兴奋,早高兴的领着人一路去男宾那边问有没有人愿意过来当评判。

  谁知道苏明月过去一说,男宾那边的人竟然个个要过来看看热闹。

  因为此事牵扯到苏绾,惠王,宁王,襄王便要过来了,别人自然乐得过来看热闹。

  最后一众男人指定了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来当评判,其他人纯属看热闹。

  最后苏明月和苏明轩请示了安国候府夫人,把男宾和女宾并在一起,到时候开宴也热闹一些。

  女宾因为男宾的加入,个个激动起来,卯足了劲的要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一番。

  丞相府的赵玉珑,为了表示大度,笑眯眯的望着苏绾说道:“苏小姐,今日琴棋书画任选一样,苏小姐准备表演什么?”

  苏绾笑望向赵玉珑,明媚的说道:“往日你们总是比这些难道就不腻吗,不如今日我们来玩点新颖的如何?”

  一时众人怔住,一起望向苏绾,不知道这位清灵县主,要如何新颖。

  赵玉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她对这些有信心,她从小被父亲努力的栽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武艺虽然不好,也算不错,所以她会怕苏绾吗,不管她提出什么样新颖的玩法,她都不担心。

  “那清灵县主打算如何玩?”

  苏绾笑着说道:“我们所有参与的人围坐成一圈,叶小候爷在中间架一门小鼓,我们就玩击鼓传花作诗的游戏如何?当然,其中自然是有彩头的。”

  苏绾说完,女宾里的人个个议论起来,倒是挺高兴的,因为还没有这样玩过,觉得很新颖。

  赵玉珑眼睛眯了一下,望向苏绾:“这游戏什么规矩。”

  “叶小候爷鼓敲十下停,红花落到谁的手里,谁就要出来作诗,这作什么诗嘛,由叶小候爷定,然后再击十下鼓,诗就要答出来,若是答不出来就算输了,输了可是要认罚的,琴棋书画,不管什么才艺,表演一项都行。”

  苏绾说到这儿停了下来,赵玉珑的眼睛暗了一下,她对于这击鼓传花作诗没什么兴趣,她最大的兴趣就是收拾苏绾。

  恰好苏绾也是这个念头,这女人找上门来,她岂能不收拾她,丞相府的大小姐又怎么样,胆敢找上门的,她一样收拾。

  “若是赢了的话,可以指名让人表演一样才艺,当然也可以挑战一个人,两个人可以定下彩头,不俱什么彩头,只要双方同意就好,然后叶小候爷再出题,敲十下鼓,鼓停两个人若是同时作出诗来,那么自然是连作两首的人赢。若是挑战的人没有作出来,被挑战的人作出来的,那么两个人就是平手,若是被挑战的人一首也没有作出来,那么就是之前的人赢了。”

  苏绾的话刚说完,赵玉珑便迫不及待的开了口:“好,我同意了。”

  女宾里,不少贵女却有些迟疑了,倒不是说她们作不出诗来,而是鼓敲十下便要出一首诗,这速度太快了,十下之后便要出一首诗,这是神人才做得出来的啊。

  不过赵玉珑却很有自信,因为她觉得若是她做不出来,苏绾更不可能做得出来,那么两个人就是平手,若是她做得出来呢,那么她就胜了,她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苏绾。

  若是她出了彩头,苏绾不同意,那她就是自已打脸,若是她同意了,呵呵,那她定要毁掉她的脸面。

  赵玉珑狠狠的想着,然后一脸阴测测的笑意:“好,就这么比了,开始吧。”

  苏明月巴不得赵玉珑和苏绾对起来,若是赵玉珑能让苏绾没脸,也是替她出了一口恶气了。

  想想便觉得爽,苏明月立刻开始指挥人把案几摆在圆形的方位,然后各个贵女按照份位坐下来,至于男宾则坐在里面喝茶,欣赏美女们比试才艺。

  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脸色拢着轻辉,眸光温润的望着苏绾,对于苏绾他们是十分相信的。

  她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既然她敢这么干,自然有敢这么干的理由。

  倒是襄王萧磊,一脸的无可奈何,望着苏绾,心里抱怨苏绾的不知量力,要知道他表妹可是才情皆备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苏绾这样分明是自己给自己找没脸,这之前他还认为她能够当他的襄王妃呢,就这么一会儿,她就现出蠢样来了,真是的。

  不过看苏绾那粉嫩明媚的娇容,萧磊还是有些心动,不得不承认这女人长得真不差,让人下意识的想保护着。

  男宾最外侧歪靠着的正是萧煌,萧煌周身拢着冷霜,从头到尾一声不吭,反正这女人做啥事,他现在都很淡定,因为能做出强上男人的事情来,这女人就绝对不是凡物,所以这一次吃亏的恐怕是赵玉珑,不过想想赵玉珑这个恶心的女人,吃亏也是活该。

  女宾们很快就开始了,叶小候爷叶廷倒是挺高兴的,没想到他今日竟然能做这么多美女的评判,不错不错。

  叶小候爷待到贵女们说了一声开始,便开始第一轮的击鼓传花。

  十下鼓停,红花落到了吕国公府的吕婵手里。

  吕婵娇羞的起身,当着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自然是娇羞的,不过又力求完美的表现。

  吕婵和赵玉珑一般,都对靖王府的萧煌有好感,因为她从小就被家人告知,最好嫁给靖王府的世子萧煌,所以从小到大她的眸光便追着萧煌跑,自然没办法躲避萧煌的魅力。

  不过她和赵玉珑又自不一样,虽然喜欢萧煌,想嫁给萧煌,但还不至于那么霸道自私,对于萧煌相护苏绾的事情,也比较坦然,反正萧煌还没有娶妻,谁都有机会,不到最后的时刻,谁也保不准萧煌会娶谁。

  所以说她也是有机会的。

  吕婵望向叶小候爷,不卑不亢的说道:“叶小候爷,请拟题。”

  叶廷望了吕婵一眼,又望向身外不远的庭院,只见庭院里开满了雪白的广玉兰,空气中浮动着袭人的香气。

  叶小候爷笑着说道:“吕小姐,请以暗香为题。”

  他说完便开始敲鼓,叶廷身为安平候府的小候爷,素来正直,不偏不移,这也是之前男宾那边一致推举他为评判的原因。

  不过十下鼓停,吕婵并没有作出诗来,倒不是说她作不出来,实在是时间太短了,十下鼓,眨眼的功夫,这脑子里思维还没有成形呢,怎么答得出来。

  不过吕婵倒是很坦然,笑着望向贵女们:“我做不出来,自愿给大家表演一首琴曲。”

  吕婵的坦然,倒是让人高看一眼,叶小候爷叶廷望了吕婵一眼,倒觉得这丫头不错,能坦然面对失败,品行不错。

  叶廷点头:“那就请吕小姐给我们表演一首曲子吧。”

  安国候府内早有下人摆好了琴台,吕婵便上前去表演弹琴。

  吕婵的琴技十分的高超,悠扬的琴声在铃兰院上空飘过,令人只觉得心旷神怡,心神宁静,很多人听得有些陶醉,苏绾也不例外,微眯眼听着这音乐,虽然她不太懂这琴究竟有多厉害,不过却也听出吕婵的琴弹得不错,让人听了舒服。

  不过苏绾正听着,身侧却有人小声的噗笑起来:“古语云,对牛弹琴,我今日总也算见过一回了。”

  苏绾侧首望过去,便看到那女子正和苏明月在说话,满脸挑衅神色的望着她,苏绾自然是认识这说话的女人的,这女人乃是刑部尚书阮家的女儿阮雨,阮雨一惯和苏明月交好,自然处处帮扶着苏明月。

  苏绾的眸色暗了暗,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阮雨算是被她记下了,她这个人有仇必报,他日有机会自然还给这阮雨。

  吕婵的琴很快弹完了,接下来又到了另外一轮击鼓传花作诗的游戏。

  一个接一个,不少人接住了红花,可是十下鼓响,谁也没有作出诗来,其实叶小候爷叶廷出的题并不难,但是十下鼓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没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诗来,何况这作的诗还是要现做,不能是以往做过的诗,这就更难了,这要完全在十下鼓内做起诗,如若她们有这样的能力,都能成为大文豪了。

  以往她们做诗,都是一柱香的时间为准,这还是才情高的人才能做出来的,一般正常情况下,是不俱什么时间的,随意就好。

  但现在玩十鼓传花作诗,根本没人做得出来。

  最后倒是便宜了男宾们,尽情的欣赏了盛京贵女们的表演,或弹琴,或作画,或跳舞,总之应有尽有,十分的热闹/

  男宾们也看得津津有味的,因为有免费的表演看,何乐而不为,何况表演的还是盛京有名的贵女,这些贵女的才艺都是不凡的,人美才艺美,当真是令人赏心悦目,如同赏花一般。

  看到热闹的地方,不少男宾交头接耳的评论一番,这样一来,贵女们表演得尽力,男宾们看得兴奋。

  如此一番,最后红花竟然落到了苏绾手里。

  因为苏绾这个人争议颇大,她之前是傻子,后来好了,可是若说她有什么诗词天赋,众人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场合,连名满京城的贵女们都没有完成这样的诗作,清灵县主苏绾又如何能够完成呢。

  不过叶小候爷并没有看轻苏绾,依旧按照规矩办事。

  他望向苏绾,笑眯眯的说道:“清灵县主,请听题,以采莲为题,在十鼓停时作一首诗。”

  苏绾其实并不想套用古人的诗词,可叹她对于诗词不精通,而她又想借着今日这样的场面,让盛京所有的贵女都瞧瞧,她不是好欺负的,至少要让这些贵女忌惮一下,不要以为她是那么好欺负的。

  所以叶小候爷话落,鼓还没有敲,苏绾便淡淡的挑眉说道:“不用敲了。”

  她话一落,所有人都认为这清灵县主是认输了,因为她是不可能在十下鼓停时做出诗来,那么这样认输也算是有自知之明。

  赵玉珑的脸上一闪而过的得意笑容,飞快的开口:“有些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过虽然有自知之明,可是开始为什么要提议这样比试啊,这不是自已打自己的脸吗?”

  刷的一下所有人都望向了苏绾,苏绾笑望向赵玉珑,淡淡的说道:“赵小姐,我可没说做不出来啊。”

  她话一落,所有人都望向了她,然后叶小候爷开口了:“苏小姐,你要做诗请开始,因为若是再这样下去,你就算过时了。”

  整个庭院里的人全都望向苏绾,实在不相信苏绾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诗来,个个小声的议论。

  最后便听到苏绾清悦的声音响起来:“旧日采莲羞半面,至今回首匆匆。梦穿斜日水云红,痴心犹独自,等待郑公风。海上颓云潮不返,侧身空堕辽东。人间天上几时同。宫衣元不遇,无语醉醒中。”

  庭院内,不少人随着苏绾吟诗而重复她的诗词,一时间,人人只觉得这诗词满口生香,说不出的高雅大气,待到苏绾吟完了诗,叶小候爷叶廷率先拍起了手,大加赞赏:“好,好诗,清灵县主好才情。”

  这一次不但是叶小候爷,后面的惠王,宁王等人都拍起手来,因为这两人带头,其他的青年才俊全都鼓起掌来了,个个赞许的点头。

  贵女们全都面面相觑,一脸的难以置信,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有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诗来,而且还如此的好的,偏偏这人还是清灵县主。

  她不是傻子吗?怎么会这么厉害。

  苏明轩和苏明月二人也是一脸的惊讶,随之是深沉的愤怒,怎么会这样,这小贱人怎么会如此有才情。

  若是今日真的被这小贱人夺了头魁,只怕后面整个盛京的人都会认为她是盛京第一才女,不,她才不要让她当得这样的名头。

  苏明月想到这个,忽地一笑望向苏绾说道:“大姐姐,你这诗是不是跟谁学的啊。”

  若是跟人学的,那她可就担不着什么名声了,也就没有了才女之名。

  苏绾眨巴着眼睛,一脸明媚可爱的笑意:“二妹妹怎么知道的,这是跟我沈哥哥学的啊。”

  苏明月一脸我就知道,然后望着身侧的贵女们笑道:“我大姐姐也是侥幸跟人学了这么一首诗,其实真要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这么一首诗来,那是不可能的。”

  苏明月如此一说,四周的贵女哗然,个个松了一口气,如若苏绾这个曾经的傻子,真的能作出这样好的诗来,那她们这些从小学到大的人,岂不是个个要去自杀。

  幸好,这不是她作的,只是她碰巧跟人学了一首,太好了。

  贵女中,赵玉珑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之前她听了这首诗,差点没有憋过气去,若是苏小贱人真的这样有才情,岂不是夺了她的才女称号,不,她绝对不会容许的,现在看来是她大惊小怪的了。

  不过相较于贵女们的松了一口气,男宾席上不少人却有些失望,怎么会这样啊。

  他们还以为这是清灵县主所作呢,没想到却是跟人学的,真是扫兴。

  苏绾却不理会别人,她之所以这样说,只不过为了钓出赵玉珑罢了,她不想自己找赵玉珑的碴子,因为这倒底落了下乘,不过她相信赵玉珑定然会跳出来,那她正好狠狠的收拾她一顿。

  苏绾想着望向叶小候爷,笑眯眯的说道:“可是开始的时候,没人说过不能用别人用过的啊。”

  这话一起,贵女中有人气了个仰倒,要知道她们历来比试才艺时,都有一个潜意识的规矩,那就是比试的时候,不能用之前的诗词,这也是之前贵女们一个也作不出诗的原因,若是用原来的,谁都可以把自己以前作过的诗拿来用。

  可是她们确实没有提到这项规定,这反而给了清灵县主机会。

  个个心中鄙视了一通后,望向叶小候爷,叶小候爷点头,事实上叶廷总觉得这诗应该就是苏绾做的,至于她为什么说跟别人学的,肯定是别有用心的。

  叶小候爷也不点破:“是,这一局算你胜了,你想挑战谁?”

  苏绾指向了威远候府的袁佳,袁佳的脸面变了,这清灵县主怎么挑上她了,她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下诗。

  贵女里有人暗笑袁佳,叫你先前帮她,这下得到报应了吧。

  可是很快苏绾的声音响起来:“我想请袁小姐表演一套剑法。”

  袁佳脸色一下子放松了,表演剑法正是她的拿手戏,她不由得轻松了下来,一脸笑的朝着苏绾点头。

  事实上苏绾看出袁佳有想表演的冲动,所以她才会投桃报李的把机会给袁佳。

  庭院里众人很快便看到袁佳表演起剑法来,还别说袁佳表演起剑法来,还真是英姿飒爽,说不出的俐落干脆,倒也引得好几个青年才俊赞许的点头,似乎对袁佳极有好感。

  待到袁佳的才艺表演完了,击鼓传花的游戏再次的开始,赵玉珑心急不已,一来她想在这玉兰宴上表现出自己惊人的才情,现在所有人都没有在十鼓响之时做出诗来,若是她做了,就坐实了她京城才女的称号,不,从此后只怕她还能得一个第一才女的封号,而且她还可以借机会挑衅苏绾,狠狠的收拾苏绾。

  所以眼看着那红花再次的传动了起来,赵玉珑生怕抢不到红花,紧紧的盯着红花,待到九鼓响,她一把抢到红花,愣是不松手,身侧的女子是巴不得不要这红花呢,让给赵玉珑好了。

  正在这时,鼓停,赵玉珑抢到了红花。

  这下所有人都望向了赵玉珑,不知道今日这位京城中的才女,能不能在十鼓停时作出一首诗来,若是她真的能在十鼓停作出一首诗来,那么这京城第一才女,赵玉珑当之无亏了。

  本来他们还以为这才女要另有人做了,没想到清灵县主的诗却是跟人学的。

  所以看来还是这赵玉珑能拔得头筹啊。

  叶小候爷已经望向了赵玉珑:“赵小姐,请以雷雨为题作一首诗。”

  他说完也不多话,开始敲鼓,赵玉珑飞快的想着,忽地想到自己之前写过的一首诗,稍加改变便可用,而且这首诗她并没有对外用过。

  赵玉珑不由得大喜,看来连老天都帮助自个儿,正想着,忽地十鼓停。

  叶小候爷望着赵玉珑,所有人都望着赵玉珑。

  赵玉珑周身的光华,笑得风情万种,说不出的迷人,她笑意潋滟的开始吟诗,很快一首诗便吟完了。

  铃兰院内,一片寂静,最后叶小候爷拍起了手,虽说赵玉珑这首以雷雨为题的诗比不上清灵县主所做的诗,但是这是人家自己做的诗,所以赵玉珑拔得头筹,是盛京当之无愧的才女。

  “赵小姐好才情。”

  男宾里襄王率先带头拍起手来,这可是自家的表妹,他能不帮助自个的表妹吗,何况表妹确实才情挺高的。

  襄王望了一眼苏绾,又望了一眼苏明月,最后望向赵玉珑,只觉得这三个女人都很有特色,若是自己最后能当皇帝,一定把这三个女人全纳进他的后宫。

  襄王想入非非,他身侧的人全都拍起了手来。

  赵玉珑因为是丞相府的大小姐,身侧的贵女们自然要给她面子,所以大家全都拍了起来,最后竟然形成了很热烈的场面。

  赵玉珑看着这样的画面,整个人说不出的意气风发,眉眼傲然,一双潋滟的瞳眸望向了对面的苏绾,眼里一闪而过的狠烈,慢慢的唇角紧抿成一条直线。

  苏绾,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了吗?我来了。

  苏绾唇角是似笑非笑,赵玉珑,究竟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呢。

  叶小候爷已经问赵玉珑:“赵小姐,你想挑战谁,还是叫人表演一项才艺。”

  赵玉珑抬眸盯上苏绾,这一眼让所有人都看了出来,赵玉珑终于对上了苏绾,不知道这两人谁更胜一筹,不过不用想,肯定是赵玉珑胜。

  “清灵县主愿意接受我的挑战吗?”

  苏绾娇艳的小脸上璀璨的笑意,这笑意扎得赵玉珑眼疼,手指悄然的握了起来,若是她让人打残了这女人的脸,看谁还认为她美。

  “赵小姐这是要挑战我吗?”

  “是的,不过这一次可是不准学别人诗的,若是学了别人的诗,一样是败了,若是败了的话,可是要接受惩罚的。”

  “惩罚?”

  苏绾眸色暗了暗,望着赵玉珑,似乎一脸的不解,赵玉珑傲然的说道:“既然我挑战你,就该有彩头,我的彩头是输的人要挨二十下耳光。”

  就不信二十耳光下去,这女人的脸不残,一想到这个,赵玉珑就满意的笑了起来,现在她基本认为自己稳操胜券了,因为这一局哪怕自己十鼓响作不出来诗,苏绾也败了,因为这是挑战,她先前已经作出一首诗来了,所以不管如何,苏绾这次死定了。

  ------题外话------

  绾绾:姑娘们,想不想看绾绾打贱赵贱人的脸,想的话投票啊,绾绾保管打贱赵贱人。

  赵玉珑:我是才女,才女不会输。

  绾绾:打的就是才女的脸。票呢。<!--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64章互相算计 打脸之战》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