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啪啪打脸 点守宫砂 有票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铃兰院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个个望着赵玉珑,然后望向苏绾,其中有人笑了起来,这两个人总算正面对上了吗?

  不过清灵县主苏绾敢不敢接这挑战呢,若是她不接也可以的。

  赵玉珑身侧不远的袁佳脸色不太好看的说道:“赵玉珑,你这样做有意思吗?只不过是热闹一下,你订下这样的彩头,不管是谁输了,都不太好看。”

  赵玉珑听了袁佳的话,直接的噗笑一声:“袁佳,你认为我会输吗?”

  袁佳脸色一暗,苏绾接过话来:“那赵小姐这话是我会输是吗,赵小姐肯定自己会赢却订下这样的彩头,这是想直接打我的脸吗,我想问问赵小姐,我怎么得罪赵小姐了?”

  她停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说道:“我只不过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小小的庶女,从来没有得罪过赵小姐一下,而赵小姐却想直接的打我的脸,我就想不透了,究竟什么地方得罪了赵小姐呢。”

  苏绾的话使得很多贵女脸色暗了暗,然后有人反省,觉得清灵县主确实挺无辜的,她又没有做错什么,她们一个两个的都想看人家笑话,确实太不应该了。

  至于赵玉珑,听了苏绾的话,自然没有反省,相反的脸色特别的不好看,苏绾这样说,分明是把她给推了出来,现在她身边的女人大概都觉得她盛气凌人。

  哼,她是丞相府的嫡女,就算盛气凌人又怎么样,谁叫苏绾这个小贱人让萧煌另眼相看了,而且她就是看她不爽。

  赵玉珑瞪向苏绾,冷声问道:“清灵县主,这是你自个提出来的游戏规则,你倒底敢不敢接,若是不敢接也没什么,只要当众大大方方的承认你技不如人就行了。”

  赵玉珑说到最后得意的一笑,哼,这贱人若是不接倒是便宜她了。

  不过她当众说自己技不如人,也是丢脸的事情,她表哥只怕不会乐意娶这女人为襄王妃。

  襄王妃当众说自己技不如人,可是极丢脸的事情。

  赵玉珑嘴角是得意的笑,苏绾则鄙视的瞧了她一眼,还没有比呢,这女人高兴个什么劲,乐极生悲,大抵便是说的这样的女人。

  “游戏规则是我订的,我自然没有道理临阵退缩,既然赵小姐挑战我了,我好歹应着吧。”

  苏绾一应,贵女群里袁佳何敏等人便替她担心了,同时的望向她,除了她们,另有一些人因为苏绾先前的话,倒是没了之前看好戏的心,有些替她担心,不过依旧有人十分的兴奋,很是开心苏绾的不知量力,待会儿这女人被打脸一定极爽。

  赵玉珑满脸的笑意,说不出的高兴,她没想到这女人竟然真的自不量力,太好了,这一局她是稳赢不输的,哪怕十下鼓停,她没有答出来,她依旧赢了苏绾,所以她这二十下的耳光是铁定要挨打的。

  赵玉珑看看苏绾水嫩的小脸,想想二十耳光下的这张脸,说不出的舒爽。

  苏绾却望向赵玉珑说道:“若是这一局我赢了,那我们就是平手喔。”

  苏绾喜笑颜开的样子,瞬间刺激到了赵玉珑,赵玉珑的脸色一下子冷了,眼里满是鄙视的光芒,嘴角勾出冷嘲的笑意,望着苏绾不客气的说道:“清灵县主可真有自信啊,若是这一局我们能平,就再比一局。”

  “赵小姐的意思是势要分出胜负吗?”

  “是的,既然是挑战,自然要分出胜负的。”

  赵玉珑阴骜的点头,她实在想不透这女人哪里来的这样自信,她以为这诗是想做就做的吗,真是可笑。

  赵玉珑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苏绾被打脸:“我们开始吧。”

  苏绾却慢吞吞的说道:“等一下。”

  赵玉珑望着她,冷笑:“你这是怕了吗?”

  “不是,我想问问,若是你输了,会怎么样?”

  苏绾问完,赵玉珑怪笑起来,她身侧平时和赵玉珑交好的贵女,也怪笑起来,似乎苏绾说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似的,几个人毫不掩饰的笑着。

  赵玉珑笑眯眯的说道:“若是你真能赢我,我自然也要挨二十下耳光,不过你真确定你能赢我吗?”

  这一刻赵玉珑是坚决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的,苏绾会有这样的本事吗?她才不相信。

  不过苏绾一脸为难的说道:“可是我怕我要是赢了你,却有人为你求情,不让你挨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公平了,我输了要挨打,你输了却有人求情不让你挨打,既如此,我们又何必比呢,赵小姐你说是不是?”

  苏绾这是挖坑让赵玉珑钻,先把这事板上钉钉的说死了,到时候看谁求情。

  苏绾的话一落,不少人望向了男宾席里面的襄王,还有丞相府的赵大公子,这是赵玉珑的哥哥。

  如若赵玉珑输了,这两人真有可能会为赵玉珑求情。

  所以苏绾的担心确实是个道理,如果真这样的话,那么这挑战可是不公平的。

  赵玉珑听了苏绾的话都被气死了,她会输吗,真是笑话,这个女人太不要脸了。

  赵玉珑大叫:“若是我输了,甘愿被打二十耳光,这是游戏的规则,我赵玉珑还输得起,何况今日评判是叶小候爷,叶小候爷断然是不会不公平的。”

  苏绾望向叶廷:“叶小候爷,若是赵小姐输了,你会主持公道吗?”

  铃兰院内,此时不少人望着苏绾,看俏丽可人的清灵县主一脸认真的问这事,众人真是说不出该笑还是该替清灵县主担心了。

  叶小候爷却觉得这清灵县主不简单的,你看她连赵玉珑输了可能有人替她求情的退路都阻死了,这说明她是有把握的。

  叶廷望了一眼赵玉珑,觉得这女人挺讨厌的,你说虽然有才情一些吧,也太骄傲了,这事分明就是她扯出来的,挑战人家就挑战人家,非要订二十耳光之约,难道就不想想自己若是输了呢,这世上事从来就是说不准的。

  叶小候爷想着说道:“既然今日是我当的评判,不管是谁输了都要按规矩办事,这执刑打耳光的人由我安平候府的人担任。”

  苏绾正想说话,男宾席里面的宁王萧烨明朗的声音响起来:“这事本王做个见证,愿赌服输,若是有人胆敢求情,连这求情的人也一拼打二十耳光。”

  这话分明是直接挑衅上襄王的,襄王萧磊脸色暗了暗,手指握了握。

  此时的萧磊心里十分的恼火,当然这一次不是针对苏绾的,而是针对赵玉珑的,没事挑战苏绾干什么,那可是他的未婚妻,她们一个是她的表妹,一个是他的未婚妻,这样根本是窝里斗,而这还是表妹挑起来的,真是不识时务。

  襄王脸色阴沉,赵家的大公子也十分的不悦,不过此时箭在弦上,他们根本没办法阻止,总之只能祈祷这次的比试,自家的妹妹能胜。

  男宾席里面,宁王的话一落,惠王萧擎也接了口:“本王也做个见证吧,不管是谁输了,定要按照游戏规矩办事。”

  众人一看宁王和惠王殿下都出声了,由此可见,这两个王爷是真的和清灵县主关系挺好的。

  反倒是身为清灵县主的未婚夫,襄王殿下什么都没有说,如此看来,这襄王殿下会不会娶苏绾为妃还是个问题,一时间众人各自猜测着。

  这里,赵玉珑望向了苏绾,火大的说道:“苏绾,这下可以开始了吗?”

  苏绾点了点头:“好吧,既然有叶小候爷和两位王爷见证,我也就放心了,开始吧。”

  两个当事人都同意了这游戏规则,庭院内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因为赵玉珑势要分出高低,那么今天这个游戏是铁定有人要挨打的,只是这要挨打的人是赵玉珑还是清灵县主呢,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

  男宾里面,宁王萧烨和惠王萧擎,虽然相信苏绾,可还是控制不住的担心,紧张的注意着场上的动静,这两个男人的动作落到了一直默不作声的靖王世子萧煌的眼里,萧煌深邃的眼里折射出幽冷的寒芒,阴测测的瞪了两个家伙一眼,随之望向贵女圈中的苏绾,萧煌倒是对苏绾和赵玉珑比试的事情一点也不担心,倒不是说他对苏绾有信心,而是若是苏绾真的输了,他也不会容许别人打她,因为他不容许别人动这个女人,而只有自己能动。

  挑战正式开始了,叶小候爷开始击鼓,十下鼓停,叶小候爷笑眯眯的说道。

  “两位小姐,请以玉兰花为题,作一首诗。”

  叶小候爷说完,便开始敲鼓,赵玉珑飞快的去想关于玉兰花的诗,不过因为广玉兰这种花比较少,往常众人多会以荷花菊花梅花为题,却很少有人用广玉兰这种花做诗,所以一时间竟然根本想不出来,偏苏绾笑眯眯的望着她说道:“赵小姐,你有没有,我有了一首呢。”

  赵玉珑一愣,掉首望过去,便看到苏绾俏皮的望着她轻眨眼睛,整个人说不出的可爱迷人,看得赵玉珑一口血气往上涌,哪里还有脑子去想做诗的事情,她真想一巴掌扇烂这女人的脸。

  可惜苏绾却不再理会她,而是挑高眉愉悦的说道:“翠条多力引风长,点破银花玉雪香。韵友自知人意好,隔帘轻解白霓裳。”

  她说完脆生生的笑着补了一句:“这首诗可不是跟我沈哥哥学的。”

  她这可是跟古人学的,当然她是不会说的,其实苏绾并不想拿古人的诗词来和赵玉珑斗,因为这必竟不是自己所作的,所以先前她并没有挑战赵玉珑,因为胜得名不正言不顺的。有那么一瞬间,她动了念头,若是赵玉珑不挑战她,今日她就算了,不在这个地方胜她了,日后再来收拾她,用自己的方式,可偏偏赵玉珑要挑战她,还出了输的人要打二十耳光的彩头。

  这就怪不得她了,人都欺到家门上了,她能坐着让人打吗?胜之不武就胜之不武吧,何况赵玉珑就不是个好东西,和这种女人不用客气。

  苏绾的诗吟完,铃兰院一瞬间寂静,随之叶小候爷鼓起掌来,脸上满是笑意,他就说嘛,这清灵县主绝对不是寻常人,而且之前的那一首诗只怕也是她作的。

  “好。”

  叶廷叫起来,贵女圈的后面,男宾们也鼓起了掌来,宁王萧烨,惠王萧擎二人满脸笑意的鼓起掌来,最后贵女圈里面的袁佳和何敏等人也鼓起掌来,有不少和袁佳还有何敏交好的女人也鼓起掌来,一时间,掌声如雷。

  赵玉珑的脸色僵硬了,难看至极,瞳眸满是寒气,阴沉沉的盯着苏绾。

  她没想到苏绾竟然真的作出诗来了,而且一听还十分的有才情,让人忍不住赞称。

  苏绾望着赵玉珑,然后一举手,四周本来鼓掌的人全都停了下来,望向苏绾,苏绾一脸娇媚的说道:“赵小姐,你看这下我们两个人平手了,这事要不要就这么算了,其实我真的不想你挨打的,真的。”

  苏绾的话明着是为了赵玉珑着想,暗下里的意思却是说赵玉珑不如她,这在场的人个个有耳朵,自然懂这话的意思。

  赵玉珑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她身侧不远的苏明月脸色不比赵玉珑好多少,她没想到苏绾竟然真的会做诗,而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了诗,若是今日赵玉珑不比,不但赵玉珑没脸,还让苏绾得了才女的封号,只怕以后盛京城内的人都会说苏绾是个才女。

  这怎么可以,苏明月恨得快吐血了,她掉首望向苏绾:“大姐姐?”

  这一次苏绾不等苏明月说出口,满脸笑的说道:“二妹妹,你就别操心我这首诗跟谁学的,这可是我自己做的,二妹妹有听过这首诗在哪里出现过吗,若是有,也可以指出来。”

  苏明月的脸色不由得一阵红,最后咬牙,眼睛都红了,男宾里面的苏明轩自然脸色也不好看,手指紧握起来,盯着苏绾。

  苏绾却不看别人,而是望向赵玉珑:“赵小姐,我们平局了你看接下来还要比吗?”

  其实若是赵玉珑收手,苏绾也不打算和她斗下去,因为这诗确实不是她的,胜之不武,她打算用另外的法子收拾赵玉珑,总之这个女人她是不会放过的。

  苏绾的眼神有些阴暗,可惜她一时的好心,赵玉珑却认为她打她的脸子,脸色黑沉的望着苏绾冷声:“清灵县主,你以为你能一直这样顺利吗?”

  “我顺不顺利不知道,可是你这样送上门来让我打脸,真的好吗?”

  苏绾一脸不解的望向赵玉珑,这样的神情逗笑了别人。

  赵玉珑脸更黑了,她就不相信,苏绾真的这么厉害,十鼓停作了一次诗,难道还能再作一次出来,她不甘心,想着赵玉珑冷喝:“清灵县主,等你赢了再来说打脸不打脸的事情。”

  男宾席上,襄王萧磊和赵大公子已经看出苏绾有些能耐来,他们想让赵玉珑收手,可惜赵玉珑已经出口应了。

  两个男人直接的不忍直视,说实在的赵玉珑其实并不是蠢人,但今儿个败给苏绾,完全是她太轻视苏绾了。

  叶小候爷看两个人还要比下去,再次的开始击鼓,十下鼓停,叶小候爷的声音响起来:“请以夏雨为题做一首诗。”

  叶小候爷的话一停开始敲鼓,苏绾飞快的望向赵玉珑说道:“赵小姐,你快点想,若是你再作不起来,你可就输了。”

  苏绾这是故意干扰赵玉珑,她这样一干扰,赵玉珑如何去作诗,只气得脸色黑沉的瞪着苏绾:“苏绾,我想不起来你以为你想得起来吗?”

  十下鼓停,苏绾笑眯眯的吟诗:“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衣。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

  苏绾的诗作出来后,铃兰院内,所有人都呆愣住了,因为大家可都看得清清楚楚,苏绾根本没时间去想,没有时间想却能作出如此惊才绝艳的五绝诗来,这说明什么,这人根本是天才啊。

  一时间没人说话,然后不知道是谁拍起手来,顿时间掌声如雷。

  赵玉珑脸色惨白,她实在想不出,为何苏绾能这么顺利的作出一首诗来,几乎根本不用想,难道说她这诗是背出来的,可是她们也没有听过这样的诗啊。

  “你,你/”

  苏绾一脸怜悯之色的望着赵玉珑:“这二十耳光下去,赵小姐的这张脸怕是?”

  她没有说下去,在场的贵女个个都望向了赵玉珑,心知肚明,若是二十下耳光下去,赵玉珑这张脸怕是要毁掉了,这个女人还真是倒霉。

  现在在场的所有贵女都认识到了一件事情,清灵县主苏绾,绝对不是好招惹的,所以她们以后不要随随便便的招惹她,即便要招惹她,也不要轻视她,这个女人很厉害,并不若她们想的那般,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庶女,她从前虽然傻,很可能还是被人教了很多东西,所以现在她不但精明,而且很有本事。

  苏绾扫了一眼在场的贵女,发现自己今日这杀鸡儆猴的招数还是起到了效应,别以为她不知道,今日这些贵女出现,大部分人都是想来看她的笑话,甚至于找她的碴子的。

  其实苏绾从来不否认一件事,这些贵女们个个都很精明,她们并不比她笨,例如赵玉珑,苏明月等,个个都是被家中精心教导出来的出色儿女,她们之所以会败,其实只不过是因为她们从骨子里轻视她的原因,因为瞧不起她,所以最后才会败。

  铃兰院里,苏绾不看赵玉珑,而是望向叶小候爷叶廷:“叶小候爷,你看这事。”

  叶小候爷冷笑一声望向赵玉珑:“赵小姐,既然你坚持挑战别人,又定下了这规矩,那么你输了,就要执行二十耳光处罚。”

  叶小候爷说完,赵玉珑摇头,她是真没想过自己会败,而且她实在想不透,为何苏绾会赢,她怎么能赢呢,就是到现在她也想不明白。

  男宾那边,襄王和赵大公子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想说话,可是望望旁边的宁王和惠王,两个人正冷冷的瞪着他呢。

  襄王忽地想到靖王世子萧煌和苏绾闹翻的事情,若是萧煌出来说一句话,说不定赵玉珑这耳光能不挨打。

  “萧世子一一。”

  襄王话没有说出口,萧煌冷魅的声音响起来:“愿赌服输,谁也不用求情。”

  这下萧磊和赵大公子没法说话了。

  贵女圈里,个个看着赵玉珑,赵玉珑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其中有人同情赵玉珑,最后望向苏绾,然后望向苏明月。

  今日玉兰宴乃是在安国候府举办的,若是赵玉珑真的被打的话,那么苏家可就难做人了。

  苏明月自然也知道这层理,所以她望向苏绾:“大姐姐,你看这事。”

  苏绾笑眯眯的望向苏明月:“若是我输了,二妹妹也会为我求情吗?”

  只怕她巴不得她挨打呢,还有在座的很多人只怕她巴不得挨打呢,所以指望她松口,做梦吧。

  苏绾不理会别人,望向叶廷叶小候爷,这人可是评判呢。

  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可不惧丞相府,他祖母是大长公主,是皇帝的姑姑,所以一般情况下,他没有什么可怕的人。

  所以看苏绾望过来,叶小候爷下令:“来人,把赵玉珑拉下去打耳光。”

  赵玉珑眼发黑,身子一软便往地上瘫去,可惜安平候府的两个手下已经闪身过来了,上前拉着赵玉珑往外打耳光。

  这里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赵玉珑惨遭毒手。

  男宾席里面,丞相府的赵大公子迅速的站起来,望向苏绾说道:“清灵县主,我替舍妹向你道谦,她实在是太鲁莽了,请清灵县主高抬贵手饶过舍妹一次。”

  苏绾掉首望向丞相府的大公子赵郁,生得俊朗伟岸,举止不凡,看着苏绾的时候满脸的诚恳,不过苏绾却十分的讨厌,如若真的鲁莽,为何一开始不阻止,还有在她和赵玉珑打平手的时候,为什么不站出来,还不是不相信她会赢,以为赵玉珑会赢。

  苏绾望向赵郁,笑眯眯的说道:“赵公子,你一开始不阻止,现在说有什么用,还有若是我输了,你是不是等着看我被啪啪打脸。”

  赵郁的脸色暗了,没想到这清灵县主,一点面子都不给,这女人太难缠了。

  宁王萧烨却望向叶小候爷吩咐道:“拉下去打耳光吧。”

  反正丞相府和他们没什么干系,能打赵玉珑的脸,他乐得看热闹。

  叶小候爷一挥手,人被带了下去,庭院外面很快响起了打耳光的声音,不过只打了几下耳光,便听到外面响起了尖叫声,安平候府的手下有人冲了进来,飞快的说道:“不好了,候爷,赵小姐似乎有些不好,好像中毒了。”

  赵玉珑中毒了,一时间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受惊了,苏明月赶紧的起身往外奔,经过苏绾的面前时,狠狠的瞪了苏绾一眼,哼,若是赵玉珑出事,看她怎么向爹爹交待。

  赵丞相可是和爹爹同朝为官的,她这样分明是替爹爹树立政敌。

  不过苏绾却不理会赵玉珑,只挑了长眉满脸的若有所思,赵玉珑一直好好的怎么会中毒,要她说,分明是这女人使了什么诡计自己服毒的,为的就是护住她那张脸,因为若是打二十耳光,那脸说不定就残了,赵玉珑怎么敢冒险。

  因着赵玉珑中毒一事,整个铃兰院内乱成一团,有些人跑去看赵玉珑,有些人则在院子里说着话。

  很快赵玉珑中毒的事情惊动了安国候夫人,安国候夫人赶紧的吩咐人去请大夫。

  铃兰院内,众女再顾不得去管作诗的事情了,个个凑到一起议论,赵玉珑怎么会中毒的,其中有些精明的人猜测这赵玉珑不会是自个服毒的吧,要不然在场的一个没有中毒,怎么偏就赵玉珑中毒了。

  苏绾望向身侧的云萝,朝着云萝点了点头,示意云萝去查看一番,看赵玉珑中的毒重不重,若是不重,说明这中毒之事是赵玉珑一手搞出来的,这女人也蛮拼的,为了保住一张脸,不惜服毒。

  云萝自去打探消息,这里苏绾和聂梨正说话,不远处有几个贵女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袁佳和何敏,身侧是两位平时和袁佳何敏交好的朋友,几个人觉得苏绾不错,长得既好,又聪明,是值得交往的朋友。

  “清灵县主。”

  几个人叫起来,苏绾抬首一看,发现竟是威远候府的袁佳和何御吏家的女儿何敏。

  人家笑脸过来打招呼,她自然不可能和人家翻脸,何况她也需要能走动的朋友,要不然以后走到哪里都冷冷清清的,也太孤僻了,所以苏绾点头:“袁小姐,何小姐。”

  袁佳笑起来说道:“叫这个太生疏了,我们叫你苏绾,你也叫我们名字吧,对了,这两位一个是内阁次辅裴大人家的裴溪。”

  袁佳刚介绍完,便见二女中一个紫衣女子上前一步笑着说道:“苏姐姐,我是裴溪。”

  裴溪是上次苏绾救的裴欢的姐姐,上次在安平候府的事情她听自个的母亲说过了,所以心里很感激苏绾,再加上她本与袁佳等人交好,自然不排斥苏绾,便过来相交。

  苏绾笑眯眯的唤了一句:“裴妹妹好。”

  分外的客气,裴溪越发的高兴,先前还以为这位清灵县主难相处,现在看来倒是个不错的人,她这样的性格,大抵是谁得罪她了,谁倒霉,但是不得罪她的人却又很喜欢她,这性格和她还有些像呢。

  裴欢笑了起来,不用袁佳叫,指了指另外一边的女子:“这是骠骑将军府的雷妍。”

  雷妍出自于将军府,性格和袁佳有些相似,都是比较豪爽类型的女子,她们并不在意有女人长得比自己好看,所以对于漂亮的苏绾,她并不嫉妒。

  雷妍平时和袁佳很要好,袁佳欲交往的朋友,她也不排斥,因此便过来了。

  苏绾便又和雷妍打了招呼,几个人一时间说起话来,倒是分外的亲切。

  男宾那边,宁王萧烨和惠王萧擎两个人本来是准备过来和苏绾打招呼,不过两个人却被靖王府的云梦小郡主给缠住了,云梦郡主萧蓁缠住宁王萧烨和萧擎,追问他们两个人是不是喜欢苏绾,要不然为何一再的护着苏绾。

  至于襄王萧磊,此时早就和丞相府的大公子赵郁前去看望赵玉珑了,虽然赵玉珑有些太嚣张了,可那倒底是自个的亲人,不能不管。

  此时的男宾里,个个凑在一起说赵玉珑中毒的事情,这所有人里只有靖王府世子萧煌歪靠在椅子上,眸光幽冷的盯着不远处的俏丽身影,从头到尾他都没说什么话,叶小候爷叶廷顺着他的眸光望过去,便看到他看的是清灵县主苏绾,忍不住挑了眉,这家伙不会看中了清灵县主吧,那可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

  叶小候爷赶紧的提醒某个家伙。

  “萧煌,你可别胡来,那可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看皇上的意思,似乎要替他们完婚了,所以你可别添什么乱。”

  萧煌听了叶廷的话,勾唇冷讽的一笑,他胡来,真不知道谁对谁胡来,就凭她对他所做的事情,她有办法嫁进襄王府吗,他倒想问问,她自己觉得自己还有办法嫁进襄王府吗?

  萧煌想着斜睨向叶小候爷没好气的说道:“我什么时候对她胡来了。”

  他说着慢吞吞的起身往外走去,他这还有事要做呢。

  这里苏绾正和袁佳等人说着丞相府赵玉珑中毒的事情,那边有一个小丫鬟奔了过来,走到苏绾的面前恭敬的禀报:“大小姐,夫人让你立刻去云沁院,有话要问你。”

  苏绾来不及说什么,袁佳便一脸担心的提醒她:“你小心点,那赵玉珑说不定会咬你一口。”

  苏绾笑眯眯的摇头:“她要咬我也要有证据,红口白牙的我可不会认罪,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谁敢栽脏陷害她,就等着她反咬一口吧。

  袁佳何敏等人点头,苏绾领着聂梨跟着小丫鬟的身后一路出了铃兰院,往云沁院走去,云沁院在西侧,离得铃兰院不院,这个院子是用来让女眷们临时休息更衣的地方,现在赵玉珑中毒了,自然被安置在云沁院里,安国候夫人唤她过去,肯定是有什么事要说。

  苏绾正想着,忽地听到抄手游廊斜过去的一处假山后面响起一声惊叫:“啊。”

  这一声惊叫却是云萝的声音,苏绾脸色不由得变了一下,心里担心起来,今儿个人多不会是有人乘机对云萝动什么手脚吧,她可不想云萝出事,所以苏绾飞快的望向身侧的聂梨:“走,去看看。”

  两个人竟不去云沁院,反而直奔长廊之西的假石而去,身后的小丫鬟叫起来:“大小姐,夫人等着你呢。”

  苏绾摆手:“我马上过去。”

  苏绾不再理会后面的小丫鬟,领着聂梨一路直奔假山后面,不过假石后面并没有人,她们顺着假山后面的阶梯一路往前走去,忽地便看到地上掉了一个荷包,仔细的看看,竟然是云萝的荷包,苏绾不禁脸色变了,飞快的捡起荷包。

  聂梨一脸的担心:“小姐,云萝不会有什么事吧。”

  苏绾的眼睛暗了,阴沉无比的说道:“若是她们对云萝做什么,我定百倍千倍的还于她们,”

  她说着一挥手:“走,往前面查一下。”

  两个人顺着曲径通幽的假山通道一路前往面走去,越走越偏僻,离得铃兰院和云沁院有些远了,而且连下人都没什么了。

  苏绾忽地便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地方虽说有些偏僻吧,但不至于一个下人都没有,分明是有人把下人都疏散了出去,能做到这样动作的,肯定是安国候府内的人。

  她们竟是动手了,难道想杀她不成?想想觉得不可能,因为眼下她被赐封为清灵县主,若是在安国候府内杀她,安国候也落不得好,别看安国候眼下得宠,可是这圣宠从来都是变幻莫测的。

  苏绾很快想到另外一种可能,说不定她们是想借着这样的混乱毁她,如何毁?就是败坏她的声誉,若是她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出了点什么事,只怕她很快便会成为整个盛京的笑话,而且还会被襄王嫌弃,呵呵。

  苏绾的眼神说不出的幽暗,望向身侧的聂梨:“你小心点,这里分明是有古怪的。”

  聂梨点头,忽地空气中有冷气袭击了过来,有几名身着黑衣的黑衣人从外围闯了过来,团团的包围住了她们两个人。

  聂梨朝着那些黑衣人冷喝:“你们是什么人?”

  可惜几名蒙着脸的黑衣人,根本不理会她们,为首之人一挥手命令身后的几个手下:“抓住她们。”

  苏绾一下子听出了话里的意思,是抓住她们,而不是杀了她们,很显然的这些人不是为了杀她们,而很可能真如她猜测的一样,毁掉她。

  几个人闪身包围过来,聂梨闪身上前护住了苏绾,同时朝着苏绾开口:“小姐,你小心些。”

  苏绾点头,叮咛她:“你也小心些。”

  她正说着,身后忽地有黑衣人一掌朝着她的后背拍了过来,苏绾赶紧的往后避了一步,同时手中银针对着这黑衣人狠狠的扎了下去,这黑衣人防不及防,身子摇晃了两下便往地上倒去,身后的几个黑衣人相视了一眼,本来以为苏绾很好解决,可是呢,这女人竟然这么狠,几个人不敢大意,飞快的直逼向苏绾。

  而聂梨会武功,也被对方的人发现了,对方的为首之人武功最厉害,长剑一指聂梨下命令:“她由我来对付,你们对付那个女人,速站速决。”

  “是,”几个黑衣人迅速的包围了苏绾,苏绾根本不会武功,这几个包围她的人看上去武功并没有和聂梨交手的黑衣人武功高,可是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她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他们,先前虽然一招得手,也是因为人家大意,现在她再想算计他们根本不可能,看来只能使用毒药了。

  苏绾心中意念一动,手一伸便欲取出毒药,把这几些人全给毒死,要不然她落到他们的手里还有好吗?

  不过她还没有动手,空气中寒气一凝,冷气弥漫在整个空气里,一道雪白的光影飘然而来,同时听到他阴沉嗜血的声音响起:“杀了。”

  这命令刚下,苏绾便看到有两三道身影飘然而来,只听得碰碰的几声响,围在她身侧的几名手下便被人解决了,而同时,有人直奔聂梨身侧而去,眨眼便帮助聂梨和对面的黑衣人交上了手。

  两个人打一个,自然不在话下,很快,对面的黑衣人有些不敌,眼看着不好,他转身便走,意欲逃跑。

  虞歌如何会同意,他身手十分的厉害,若是让这家伙从手上逃跑了,他还有脸见人吗?所以眼看那黑衣人逃,他身形一动,扑了过去,紧紧的缠上了那黑衣人,让他逃不出去,同时手下的招数既狠又毒,很快便把那为首的黑衣人给杀了。

  杀掉后,他飞快的一扯黑衣人脸上的黑色布巾望向苏绾:“清灵县主,你可认识这人。”

  苏绾走地过去,仔细看了一眼,却是不认识的。

  这人身手十分的厉害,很显然的不是寻常的护卫,她想起那天晚上进安国候府时有人拦住了她,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那个人。

  虞歌望了一眼四周,几个黑衣人全数被杀了,现在怎么办。

  “爷,你说怎么办?”

  萧煌眸光幽幽,周身冷魅,本来正一脸幽幽暗暗的望着苏绾,此时听了虞歌的话,冷魅的开口:“清灵县主,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些人。”

  苏绾挑眉,望了一眼面前的黑衣人,最后一指最厉害的黑衣人和虞歌说道:“这个人把他送进苏明轩的落梅阁里,然后假装有贼偷东西,我倒要看看落梅阁里忽地多了一个死人,她们如何解决。”

  苏绾满脸狠辣,眼放凶光,虞歌看得缩了一下,这清灵县主真是个狠角色,只除了一件事,那就是她不会武功,否则还真没什么人制得住她。

  虞歌正想着,萧煌下命令:“你去,和聂梨一起把这件事办了。”

  虞歌立刻垂首应声:“是。”

  萧煌又吩咐另外的手下:“你们把这几个死人处理干净了,不要留在安国候府内。”

  “是的,爷。”

  几人闪身去处理死尸,这里只剩下萧煌和苏绾,苏绾正冷沉着脸望着面前虞歌把那黑衣人提上,和聂梨一路迅速的离开。

  她正看着,忽地感觉到身侧有人靠近,耳衅更是浮起吐气如兰的幽香:“苏绾,这一次,你有毒药吗?”

  “啊。”

  苏绾一愣,飞快的抬首,便看到萧煌精致的面容上满是冷寒的气流,深黑的瞳眸之中,满是危险的气息,此刻两个人靠得极近,他说话的清幽香气都喷到了她的耳朵上,让她十分的不自在。

  不过看他此时诡谲莫测的神容,苏绾心里大惊,身子一动便欲后退,可惜终是慢了一步,萧煌手一伸便点了她的穴道,让她一动也动不了,软软的歪靠在他的身上。

  他皮笑肉不笑,阴测测的望着苏绾。

  “苏绾,再下一个毒试试看。”

  苏绾眼里满满的阴霾,咬牙冷声:“你想干什么。”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大意了,看这男人忽地出现帮了她,便忘了去设防这个男人,反而中了他的招,这真是螳螂捕蚕,黄雀在后,不过他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

  萧煌手一伸提了她便走,苏绾忍不住大惊的叫起来:“放开我,你立刻放开我。”

  “呵呵,你以为本世子会放开你吗?”

  萧煌幽冷的声音响起来,身后的几名手下好像没看到自家主子所做的事情,只顾迅速的处理现场。

  而苏绾忍不住冷叫起来:“萧煌,你想干什么,信不信我叫起来,让你没脸见人。”

  本来苏绾以为这句话,能威胁到这家伙,谁知道萧煌一脸的不以为意,淡淡的挑了挑眉,深邃好看的瞳眸幽冷的光芒,他凉凉的说道:“你可以叫,把所有人叫来试试,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合演一出郎情妾意的戏?”

  苏绾一噎,气得脸色说不出的阴沉,怒瞪着萧煌,咬牙切齿的冷声:“说吧,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萧煌忽尔笑了起来,笑意使得整张面容,如一朵怒放的清绝莲花,可是那瞳底却隐隐有着波光诡谲的光华,他拽着苏绾的身子一路从安国候府上空飘过,很快落到安国候府最西侧的紫竹林,紫竹林中一片沉寂,萧煌把苏绾抵在紫竹上,动手取出一枚锦盒,盒中装的竟然是一种赤红色的泥,苏绾看着这样赤红的泥砂,一时间不知道萧煌想干什么,忍不住叫起来:“萧煌,你想干什么。”

  萧煌抬眸望着她轻轻的一笑,说不出的潋滟光华,不过声音却冷澈骨:“本世子替你亲自点上守宫砂。”

  ------题外话------

  亲爱的姑娘们,为了票纸,俺也是拼了,今日投票三十张以上,俺二更,就看你们的了,来吧,热情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65章啪啪打脸 点守宫砂 有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