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恶心渣男 黑心苏绾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寂静的空间里,萧煌冷幽低磁的声音响起,带着极致的危险,他的脸上却笑得荼绯,双瞳潋滟而暗沉,透着诡谲的色彩,幽幽轻笑着望向苏绾,苏绾瞬间石化了,随之心里一沉,这个男人原来怀疑到她头上,怀疑她是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人,他是什么时候怀疑她的。

  苏绾心里想着,眼见着萧煌手中的赤红泥要往她的手臂上点去,她不由得大怒,冷叫起来:“萧煌,你快放开我,你一个大男人竟然给女人点守宫砂,你要不要脸啊?”

  萧煌看苏绾反应激烈,笑意越发的浓烈,只是他眼底的冷意愈发的冷澈,说不出的阴暗。

  “呵呵,本世子今日就为你破一回例罢,要知道本世子可不会轻易替人做这样的事情,这是你的荣幸,你应该庆幸才是。”

  萧煌幽幽说完后再不理会苏绾,手中赤红泥直往苏绾的手臂之上点去,他相信这用朱砂喂成的蜥蜴泥定然会叫她无所遁形,他倒要看看这女人如何解释这手臂之上没有守宫砂的事情。

  苏绾脸色难看,冷嗖嗖的瞪着萧煌,咬牙冷骂:“萧煌,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胆敢给我点什么守宫砂,还让我露出手臂来,你记着,若是你还不解开我的穴道,便不要怪我不客气。”

  苏绾狠狠的说着,一脸的愤怒之色,萧煌看她这样强自挣扎的样子,越发的肯定了一件事,这女人手臂之上绝对点不出守宫砂来,所以她才会如此着急,她这样的人何时如此失分寸过,今日他便破了她冷静的外形。

  萧煌想着,赤泥眨眼点上了苏绾洁白的手臂,他死死的盯着苏绾的手臂。

  可是光洁如玉的手臂之上,竟忽地冒起一粒红艳的守宫砂,就那么鲜艳的立在苏绾的手臂之上。

  萧煌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盯着苏绾的守宫砂,身子下意识的往后一退,不可思议的指着苏绾:“你,你怎么会?”

  “萧煌,你给我记着,今日这事我给你记下了。”

  苏绾狠狠的说完。随之冷笑两声:“你以为你点了我的穴道,我就当真拿你没办法了吗?”

  萧煌听了她的话,不由得脸色一沉,深呼吸一下,竟然发现自己再次的中了毒,这下他心中的火气腾的一下涌到头顶之上。

  本来以为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人是苏绾,可是现在他的赤红泥竟然在苏绾的手臂上点出了守宫砂,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深的打击,如若那天晚上不是苏绾又是何人。

  只要一想到这个,他的心便沉沉的狂暴的想杀人,这狂暴的意念,可比先前知道苏绾强了他要狂燥得多。

  偏偏此时还被苏绾给下了毒,可想而知他心中的雷霆之怒,双瞳死死的盯着苏绾,恨不得掐死苏绾,明明该是她的,怎么会不是她呢,这一刻他完全的忽视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宁愿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是苏绾,而不是别的女人。

  可惜此时他完全的愤怒了,一步步的往苏绾的面前走去,眼放绿光,仿佛狼瞳似的。

  苏绾看着他这样凶残的眼神,倒底还是有些不安,他不会一怒杀了他吧。

  萧煌已经走到苏绾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你说本世子在这紫竹林里杀人弃尸怎么样?”

  苏绾冷睨着他,一脸视死如归:“你身为靖王府的世子,杀人弃尸能怎么样,别说今日没人看到,就算有人看到,只怕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只怪我苏绾命不济,落到你的手里,你动手吧,今日一死,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本来是十分嗜血的事情,可是苏绾最后一句话落,反倒使得萧煌心中的戾气淡去了不少,嘴角抽了抽,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女汉子吗?

  “既然你想死,那本世子还是成全了你吧。”

  萧煌抬手,劲风袭来,苏绾飞快的闭眼,心里把萧家的祖宗骂了一万遍,不过她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疼痛,相反的她只觉得自己僵硬的身子一软,便往地上栽去,而眼面前的萧煌身形一飘,闪身离开了,不过空中倒是留下他嗜沉的冷话。

  “你三番两次的算计本世子,就这么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了,所以还是留着你这条命,慢慢的与你算计吧。”

  紫竹林里的苏绾,望着那迅疾离开的人说道:“萧煌,看在你之前帮了我一次,所以这一次我所下的毒,不会要你的命,也十分的好解,但是下一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苏绾说完,那迅疾离开的萧煌瞳眸幽幽,脸色说不出的凌寒,周身遍布着戾气。

  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若不是苏绾,那么又是何人呢。

  本来他一心一意的认定是苏绾的,可是现在却在她的手臂上点出了守宫砂,所以这个女人不是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人吗?

  萧煌心中愤怒,忽地想到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苏绾似乎对于医术十分的精通,要知道有些会医的大夫,根本是不敢碰毒的,可是她却把毒用得炉火纯青,这说明什么,她的医术十分的好,既然医术十分的好,那么要想在自己的手臂上做出守宫砂,应该不是难事,所以说他又上那个丫头的当了。

  萧煌身子一沉,陡的落了下来,落在安国候府的一处偏僻的地方。

  此时的他真想立刻回头去掐那个小丫头的脖子,怎么可以这样刁钻,又让人防不胜防呢,先表现得那样的愤怒,让他一心认定了她就是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人,可是最后却在她的手臂上点出了守宫砂,一瞬间的愤怒,使得他根本来不及深想,而她却顺利的脱身了。

  萧煌想到自已和她交手以来,还从来没有认真的赢过一次,难道他赢不了她。

  他偏不信这个邪,萧煌眸光幽幽的回首望向紫竹林的方向,苏绾,这一次我要你自己走出来承认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人是你,而不是别人。

  紫竹林内,苏绾眼看着萧煌离开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伸手抹掉了手臂上的红点,事实上她用药水涂在了手臂之上,她知道点守宫砂是用蜥蜴研成泥点出来的,所以她便做了一些和这种泥有反应的药,涂在了手臂上,这样一来,只要这泥涂到手臂上,便会冒出鲜红的点子来,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关节,那就是必须扰乱萧煌的思维,他才能不认真的去看守宫砂,若是细看,一定会分辩出来的,好在,那个家伙被怒火冲击得忘了去查看,所以她混水摸鱼的躲了过去。

  不过这一次真的能躲过去吗,那家伙既然怀疑她了,只怕后面还会认定是她。

  苏绾蹙眉,没想到这事会如此的麻烦,早知道就不干这事了,其实她后悔了好不好?

  此时紫竹林一片安静,苏绾想到之前听到云萝惊叫的事情,现在还不知道云萝怎么样呢,再有一个那赵玉珑中毒了,那边还一团乱呢。

  如此一想,苏绾顾不得再去想萧煌的事情,转身便自一路出紫竹林,直奔铃兰院而来,可是她离开紫竹林不远,迎面便看到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即便没靠近,苏绾也一眼认出了来人是谁,她的那个未婚夫,襄王殿下是也。

  这里这么偏僻,按照常理,襄王是不应该到这个地方来的,除非他是过来找她的。

  苏绾忽地想到襄王一心想娶她的事情,不由得微挑眉迎了上去,襄王萧磊看到苏绾时,眉眼说不出的明朗,笑意张扬。

  “绾绾,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苏绾自然不会说萧煌把她掳过来的,只笑着说道:“我之前看到云萝往这边来了,因为担心她,所以一路跟了过来,可是谁知道走着走着,她竟然不见了,我就和聂梨分头找她,这不找来找去没找到,所以正打算回去呢。”

  苏绾说着欲越过萧磊走过去,谁知道萧磊却伸出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苏绾抬头望向萧磊,一脸不解的说道:“襄王殿下这是做什么?”

  萧磊低头望着眼面前的苏绾,近距离的看苏绾,只觉得这小姑娘长得真正好看,细眉亮眸,俏鼻樱唇,这肌肤白得像嫩豆腐似的,让人看了便有一种想摸的冲动,萧磊望着这样的苏绾,心头意动,眸光里不自觉的融了柔情。

  “绾绾,我是你的未婚夫。”

  “所以呢?”

  苏绾看襄王那满目柔情的样子,忍不住恶心,她可是看到这男人如此温柔多情的看着苏明月的,以前她以为他喜欢苏明月,现如今看来,这男人根本是花心大萝卜,见一个爱一个,估计长得好看的女人,他都喜欢。

  萧磊却不知道苏绾心中的嫌弃,依旧满目柔情的望着苏绾,温柔的说道:“我们既然是未婚夫妻,就该好好的相处相处,必竟日后你可是要嫁进襄王府的。”

  “我以为王爷并不想娶我,要不然怎么好好的想让我为侧妃呢,不就是看不上我吗?”

  苏绾不客气的说道,身侧的襄王脸色僵了僵,很快恢复自然,温润的说道:“绾绾你想多了,以前是为了你考虑的,因为身为襄王妃,你要面对很多人,本王是怕你应付不来,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你是清灵县主,父皇赐封了你这样的封号,可是为了让你名正言顺的嫁进襄王妃。”

  萧磊话落,苏绾一脸的黑线条,这县主的名份是她好不容易要来的,怎么就成了皇上为了她顺利嫁进襄王府赐的了。

  这县主名份,他可没有出一分的力,倒是宁王和惠王出了力。

  这个男人真是让人瞧不起。

  苏绾心里想着,脸上却布满了笑意,望向襄王萧磊:“原来皇上赐封我为清灵县主是这个用意啊,我倒是没想到。”

  她一脸娇媚的再开口:“王爷,你真的愿意娶我吗?娶我为正妃吗?”

  萧磊一听苏绾的话,心里鄙视了苏绾一通,这女人先前还说自愿退婚,果然是以退为进的手段,不过看她长得这般的出色,为正妃也无不可,不过萧磊飞快的思索着,若是这女人为正妃,那安国候会支持他吗,只怕不会,因为安国候手里还有一个苏明月,他很可能会把苏明月嫁给另外一个皇子,那么他就会在两个皇子之间摇摆,而他要的是他全心的支持。

  所以他根本没办法给苏绾正妃位置,何况他母妃眼下十分的憎恨苏绾,因为苏绾害得母妃身边的得力嬷嬷被仗毙了,所以苏绾,你不要怪本王,是你太不会做事了,本王能给你的只是侧妃位置。

  不过看你长得这样好看,又这么聪明,等本王大业有成的时候,一定赐封你为妃,好好的待你。

  萧磊心里想着,脸上满是阳光的笑意,整个人说不出意气风发,面对着苏绾的时候,使劲的释放着他男性的魅力,就希望把苏绾迷得神魂颠倒,从而与他做成好事,这样一来,他既得到了苏绾的嫁妆,又可以顺利的娶苏绾了,最后还可以娶到苏明月。

  “绾绾,本王自然是愿意娶你为正妃的,你这个小东西,胡思乱想什么呢。”

  襄王最后一句话出口,苏绾一阵抖簌,周身鸡皮疙瘩全冒出来了,太恶心了,她想吐了,她真的好想吐。

  可惜说出这话的襄王殿下一点感觉都没有,依旧深情款款的望着苏绾。

  苏绾眼下想探出襄王要娶她的秘密,要不然,她早迷昏这个贱男了,要不要脸啊,明明不想娶她,还能说得这样理所当然,真是无耻家伙一个。

  “王爷,你对我太好了,我真是好感动,王爷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帮你的,我有的东西都会给你的,对了,王爷你想要什么吗?不管是什么我都可以送给你。”

  苏绾说完,萧磊有些难以置信,这女人想送东西给他,真的假的啊,不会骗他的吧,他可是记得这女人十分精明的。

  萧磊认真的打量苏绾,发现她满脸娇羞的望着他,似乎真的想把东西送给他。

  襄王殿下想了想,觉得这女人想送东西给他也正常,谁叫自已是堂堂皇室的皇子,又长得如此的俊朗,苏绾自然想讨好他。

  这盛京多少女人想讨好她,想爬上他的床,平时使劲了各种手段勾引他。

  所以现在多一个苏绾也没什么,襄王殿下信心倍儿好。

  他望着苏绾试探的说道:“绾绾,你真的想送本王东西吗?”

  “是啊,上次你送我那么多好东西,后来我想了想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打算送你东西,对了,你想要什么,回头我去买给你,保管你满意。”

  苏绾满脸的诚恳,看上去十分的真挚,萧磊心里有些没底,但是心中那股**主宰着他,让他想拿到苏绾手中的信物,若是能尽快拿到那信物,于他和母妃来说,是最有利的事情啊。

  “绾绾,不用买东西了,若是你实在要送的话,可以送我一块玉佩吗,我记得你手里应该有一块缕空牡丹纹的玉佩,那个送给我就好了。”

  缕空牡丹纹玉佩,正是信物,两块玉佩一模一样,只要两块合二为一,便会现出字来,上面便是苏绾嫁妆所藏的地方。

  此时的萧磊有些小激动,不过为防苏绾发现,他极力的保持着平静。

  可惜苏绾还是觉出了异样,而且她手里根本没有这样的玉佩,哪里生出来给他啊。

  不过萧磊要这块玉佩,说明这玉佩是信物之类的东西,他要这玉佩做什么?苏绾一边想一边不满的嘟嚷:“那怎么行,那块玉佩可是人家的嫁妆。”

  苏绾只是随口说的,因为她认为眼下她身边什么东西都是她的嫁妆。

  可是萧磊的脸色却微微的一变,这一闪而过的神情落到苏绾的眼里,苏绾的眼睛忽地亮了起来,不会吧,那玉佩是信物,而信物之后有她的嫁妆,不会这信物之后藏着一大批嫁妆吧,所以这母子二人惦记着的其实是她的嫁妆,所以才会坚持要娶她的。

  苏绾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母子二人没脑残吧,她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哪里来的嫁妆啊,她心里想着,却望向萧磊。

  “王爷那是人家的嫁妆。”

  此时,萧磊基本已经确定苏绾是知道嫁妆的事情了,逐也不再掩掩藏藏的,很干脆的说道:“绾绾,我们两个还分什么你啊我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所以你的嫁妆日后可是要带进襄王府的,你若是现在把信物交给本王,也没什么不可以,不是吗?”

  苏绾此时心中说不出的惊讶,没想到她身上竟然有一批嫁妆,不知道这是襄王母子脑抽想出来的一出,还是真的有这么一批嫁妆,若是她真有嫁妆,看德妃母子二人的动作,这应该是一大笔钱财,可是现在东西在哪儿呢,苏绾想不透,不过想到萧磊的话,恶心得不得了,这个渣男,真当她是傻子不成。

  苏绾看身前的萧磊还在诱哄她,不由得冷笑一声,推开了萧磊,脸色难看的说道:“王爷,你想得太多了,既然是我的嫁妆,我人没有进襄王府,凭什么把信物交给你啊。”

  苏绾冷哼一声,抬脚便打算离开,身后的萧磊一听她的话,脸色瞬间不好看了,这女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不行不行,他必须尽快拿到信物才好。

  萧磊心里想着,眼看着苏绾走了过去,他的脸上忽地拢上了戾冷之气,一抬手便朝苏绾身上点来,他要点了这个女人的穴道,与她做成事实,看她成了他的人后,还会不会把那信物交出来。

  眼看着萧磊的手要点到苏绾的穴道,忽地凌空一道石子打了出来,狠狠的往襄王的手上打去,同时有人凌空叫道:“清平县主小心。”

  苏绾回首望去,便看到前一刻还凶狠欲点她穴道的襄王殿下,此刻身子软绵绵的往地上倒去。

  其实苏绾早就给这家伙下了迷药了,这个家伙出现在这个地方,其心思不言而喻,分明是怀了不可告人的心思的,她岂会不防他。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打算对她动手脚,不要脸的家伙,苏绾抬脚狠狠的踢了萧磊的脸一下。

  这时候,身后有人闪身出来,苏绾一看,脸色立马黑了,因为来人竟是萧煌的手下虞歌。

  虞歌是过来找自家的主子的,听到手下禀报说,爷和清平县主来紫竹林这边了,他便过来了,只是没想到竟然看了一出戏,这襄王殿下竟然打算算计清平县主,他知道自家的爷对这清平县主不一般,所以自然不会看她吃亏,便出手打伤了襄王的手,只是他没想到襄王殿下竟然忽地昏迷了过去,看来即便他不出现,清平县主也能够解决。

  虞歌望了一眼地上的襄王爷,最后望向苏绾:“清平县主,要不要我帮你做点什么?”

  苏绾望着襄王萧磊,忽地笑了起来,示意虞歌:“你能帮我把襄王殿下整进落梅阁吗?就是先前你把黑衣人放进去的地方,对了,再把苏明月抓进去,襄王殿下一心想娶苏明月,我就帮他一把。”

  她说着便自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瓶中装的乃是合欢药,她拔开瓶口对准了襄王的鼻子放了一会儿,然后收手把瓶子递到虞歌的手里:“来,剩下的这点让苏明月闻闻,这样的话,他们两个人就可以成其好事了。”

  苏绾说完,拍拍手,一脸满意的笑:“瞧我又做了一件好事,我怎么可以这么好呢,真是被自己给迷倒了。”

  她说完转身离开,身后的虞歌一脸呆愣愣的望着她,这么阴险毒辣的家伙,竟然还说自己好,还说被自己迷倒了,他要疯了。

  前面走了几步的苏绾忽地回首望向虞歌:“你还站着干什么,待会儿襄王殿下药性来了,你给他上啊。”

  虞歌脸色黑得像锅底了,这小姑娘怎么什么话都说啊,一点也不忌口,不过他才不要被人上。

  虞歌赶紧的伸手提了襄王殿下就走,心里说不出的忧怨,早知道他不过来了,这叫什么事啊,若是被他发现他对襄王殿下做了这种事,会不会被大卸八块啊,所以他一定要小心,小心又是小心。

  对了,他还要去逮苏明月呢,他怎么这么命苦啊。

  身后苏绾又想一件事,慢悠悠的提醒虞歌:“苏明月身边可能隐着高手,你可要小心点,别给你家主子惹祸。”

  虞歌脚下一趋,差点跌倒,这是她让他做的,怎么又成了他家主子的事了,这黑心的女人。

  苏绾回去的路上遇到了聂梨和云萝,聂梨和云萝两个人本来挺担心她的,一看她什么事都没有,反而是挺开心的样子,终于松了口气。

  反倒是苏绾看到云萝,惊讶的问她:“先前你遇到什么事了,尖叫了一声,吓了我和聂梨一大跳,还以为你遇到什么事呢?”

  云萝脸上有惊色,无奈的说道:“先前我去云沁院打探情况,因为不想让人看到,所以便从假石那边走,谁知道走到通道里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个死猫,我被吓了一跳,所以叫了起来,小姐你不知道,那死猫死得好惨啊。”

  苏绾想了一下,最后肯定了,这根本就是一个连环计,从那小丫鬟去叫她开始便开始了,小丫鬟叫了她,然后有人用死猫吓了云萝一跳,最后引了她们过去,其实这连环计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抓住她,然后毁掉她的名节,只不过最后因为萧煌的加入,所以这些人倒是全都被杀掉了。

  苏绾眼里闪过冷意,不过想想最后吃亏的又不是她,逐又笑了起来,望向云萝问道:“云沁院那边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那丞相府的赵小姐,中的毒并不重,大夫给她开了药后让她服下,然后夫人便派人送了赵玉珑回丞相府去了,现在大家全都去了铃兰院,宴席差不多要开始了,小姐也赶紧过去吧。”

  “好。”

  苏绾也不耽搁,抬脚便往铃兰院走去,几个人很快到了铃兰院门前,此时院门前应妈妈正一脸焦急的安排人去找苏明月。

  二小姐苏明月不见了。

  苏绾领着聂梨云萝走过去,应妈妈小心的望了她一眼后,不卑不亢的问苏绾:“大小姐,你可看到二小姐了?”

  苏绾摇头:“二妹妹她不是去云沁院陪赵小姐了吗,我又没去云沁院,哪里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苏绾话刚落,铃兰院内有脚步声响起来,安国候夫人领着一众奴仆走了过来,脸色特别的不好看,一想到自个的女儿不见了,安国候夫人心中便说不出的担心,女儿不会出什么事吧。

  安国候夫人出来看到了苏绾,眼里闪过戾气,不过她却是没有问苏绾有没有看到自个的女儿,她只望向应妈妈:“派人各处去找了吗?”

  “回夫人的话,派人各处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这丫头真是不省心,马上就要开宴了,她这是去哪儿了。”

  安国候夫人手指悄然的握起来,心中狠狠的发着誓,若是自个的女儿出什么事,她定不会放过苏绾,一定是苏小贱人做出了什么。

  铃兰院门前,一众人正焦急,忽地不远处有人大叫了起来:“不好了,有贼人进来了,有贼人进来了,贼人还带着刀呢,大家小心啊。”

  安国候夫人一听这话,心咯噔一沉,完全的吓坏了,女儿不会遇到什么贼人吧。

  不,她身边有两个暗卫,一定不会有事的。

  这时候铃兰院内的人都被惊动了,一听说有贼人进了安国起府,还带了刀,顿时间所有人都吓得花容失色,惊叫连连。

  不过好在铃兰院内有不少的男宾,很多人自发的站出来保护女眷,并安抚她们稍安勿燥,不会有事的。

  这时候这些贵女都慌了神,虽然安静了下来,可是个个却后悔极了,早知道就不来安国候府了,没事进安国候府做什么,这安国候府真是邪门儿,每次来都有事儿,以后她们再也不要登门了,再也不要来了。

  男宾们有几个留下来保护一众女眷,剩下的人则直奔铃兰院的院门而来,青天白日的竟然有持刀贼人闯进来,究竟是什么人,若是抓住定然要把此人大卸八块了。

  这时候安国候府的护卫已经奔了过来禀报:“夫人,有贼人一路往西面去了。”

  “去搜,一定要抓住这人,千万不能叫他伤了人。”

  安国候夫人害怕自个的女儿会伤在这贼人手里,此时说不出的不安。

  护卫应声自去搜查,这里安国候夫人想起自个的儿子来,忍不住叫起来:“轩儿,轩儿。”

  苏明轩应声走过来,扶住安国候夫人:“娘亲。”

  看到儿子还在,安国候夫人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听到前面有护卫叫起来:“快,那贼人往后面去了,不好,进了大公子的落梅阁。”

  苏明轩一听进了他的落梅阁,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当先往落梅阁的方向跑去:“这小贼竟然胆敢进我住的地方,我定要拿住他。”

  安国候夫人一看苏明轩跑走了,生怕他被贼人所伤,大叫一声,也跟了上去。

  后面苏绾以及宁王惠王等人一路尾随着直奔落梅阁而去。

  铃兰阁内的各家贵女,眼看着身侧的男宾走了一大半,只剩下几个人保护她们,心里不由得担心,若是贼人跑到这边来呢,不行不行,她们还是跟别人在一起比较保险,最后所有的贵女都跑了出来,跟着众人的后面,一路直奔落梅阁而去。

  落梅阁里,苏明轩带着府内的护卫开始搜查,同时男宾带来的一些手下也参与到了搜查的行列,忽地落梅阁西侧首有惊叫声响起来:“不好了,有死人。”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66章恶心渣男 黑心苏绾》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