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渣男倒霉 白莲花脏了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落梅阁的庭院里,众贵女正围成一团,个个慌恐不安的四处张望,此时一听到有死人了,个个花容失色的叫起来。

  “啊。”

  安国候夫人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手指悄然的紧握起来,一挥手领着人直奔落梅阁的西侧首,身后跟着很多人,当然有不少胆小的贵女不敢跟着,只敢围在一起不满的议论着这样的事情。

  不过其中胆大的贵女则跟了上去看热闹。

  苏绾也不紧不慢的跟着众人的身后一路往落梅阁的西边而去,而她身后走过来的,正好是宁王萧烨和惠王萧擎,宁王因为腿好,所以几大步便跟上了苏绾,和苏绾二人并肩而行,一边走一边说话。

  落在后面的惠王萧擎,眼神不由自主的暗了,望了望自己不能行走的腿,忽地便觉得厌恶起来,恼怒自己的腿还没有好,若是腿好了,他何至于让宁王抢了先。

  萧擎看着前面的两个人,一个如芝兰如树一般的高雅出尘,而另外一个娇嫩鲜艳仿似蔷薇,两个人走在一起说不出的登对,而且萧烨眉眼满是温融,那漆黑的瞳眸拢着温情,一看便知道萧烨对于苏绾是有心的。

  萧擎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七皇弟,莫名其妙的会对苏绾有好感,而且不问原由的便对苏绾好,就好像他们两个人早就是一对似的,而且他们之间相处十分的和谐,这种和谐似乎是相处了很久似的,可是他们明明才见面没多久啊。

  萧擎满心的苦恼,想到自己喜欢上的小姑娘被别人惦记了,心忽地便火大不已,对于自己这个七皇弟,说不出的恼,可是他却没办法阻止萧烨接近苏绾,所以他的腿要尽快好,然后他要帮助苏绾退掉萧磊的婚,这样他就可以告诉苏绾,他喜欢她。

  萧擎脸色阴阴暗暗,前面走着的两个人并没有在意。

  宁王萧烨一脸担心的望着苏绾说道:“绾绾,我看你还是不要过去了,小姑娘家的看什么死人,看了要是睡不着觉怎么办?”

  苏绾笑眯眯的望着萧烨:“你放心,我可不会被死人吓到,说不定还会睡得特别香呢。”

  她这一生接触的死人比活人多得多了,有时候,她甚至觉得死人比活人要简单得多,因为那就是一具尸体,既不会害你,也不会算计你,反倒是活人,处处算计,处处谋害。

  萧烨想了想笑了起来,绾绾这样的个性还真有这种可能,若是换成别的女人肯定睡不着觉,不过他就是喜欢她这样的个性。

  “你啊,”萧烨望着苏绾明媚娇艳的小脸,有一种想点她小脑袋瓜的冲动,不过脑中的理智阻止了他这样干,他和绾绾还没有那么亲密,所以有些事是不宜做的,只是萧烨的眼里满满温润光泽,看着身侧苏绾鲜亮的眉眼,忍不住高兴。

  不过很快萧烨想到了一件事,轻声的叮咛苏绾:“绾绾,今日赵玉珑吃了苦,你要当心些,后面这女人很可能会出手对付你,赵玉珑并不是无能之辈,她虽然今日败给你了,可那也是因为她轻视你的原因,再加上自视太高了,其实这个女人脑子还是有用的,而且她是赵丞相的女儿,赵丞相可是老奸巨滑之辈,这赵玉珑比她的哥哥赵郁可要精明得多,赵丞相从小就培养她,她不是笨人,你想今日她能迅速的自己服毒,躲过被扇耳光的事情,便知道这女人不是简单的货色。”

  苏绾点了点头,把萧烨的话听了进去,丞相府是新贵之臣,能一直稳当当的得宠,可见这赵丞相不是凡人,而赵玉珑是他的女儿,多少会遗传一些,所以她不会轻视她。

  其实她从来不轻视任何一个人,这也是她经常会赢的原因。

  她从来不看轻任何一个人,把每个欲算计她的人,都当成劲敌来对付,这样才能保证她自己不吃亏。

  萧烨看苏绾听了进去,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只要绾绾重视赵玉珑这么一个存在,就不会轻易吃亏,必竟绾绾也是一个聪明的人。

  两个人一路说着话走到了落梅阁的西侧耳房,耳房门前此时站满了人,苏明轩脸色难看的问安平候府的手下:“死人在哪呢?”

  之前安平候府和宁王惠王的手下皆参与了搜查,先前的叫声正是安平候府的手下叫出来的。

  此时苏明轩一问,安平候府的手下往耳房里指了指,沉声开口:“死者是一名黑衣人。”

  苏明轩抬脚便欲进去,安国候夫人生怕有什么危险,望向安平候府的手下:“把人带出来,看看究竟是不是贼人。”

  安平候府的手下望向叶小候爷,叶廷点了一下头,两名手下闪身进了耳房,很快提出一个死人扔在了地上。

  苏明轩飞快的望过去,一眼便认出死者正是他手下的暗卫杜渊。

  杜渊先前被他派出去抓苏绾,他本来安排杜渊的任务是抓了苏绾后,打昏她再给她灌上媚药,然后找个男人和她苟合,再找人发现这两个人,如此一来,苏绾的名声就彻底的毁了,不要说襄王妃了,就是清灵县主这样的名号,皇上都有可能下旨废了,必竟做出这样事情的人,怎么配皇上赐封的清灵县主呢。

  可是苏明轩没想到杜渊竟然没有办成这样的事情,反而是他自个儿死了。

  他是母亲送给他的暗卫,本事十分的大,现在竟然被人杀了。

  苏明轩的脸色瞬间黑沉,眼里闪过凶狠的光芒,死死的咬牙,握紧了手转身望过来,看到围观人群之外的苏绾,他忍不住叫起来:“苏绾,你一一一。”

  苏明轩的话没有说出来,安国候夫人大声的叫起来:“这是谁,怎么会死在落梅阁的,难道他就是贼人不成?”

  安国候夫人的话,使得苏明轩错愕,飞快的望向自个的娘亲,这是娘亲派给他的暗卫,眼下被人杀了,一定是苏绾这小贱人杀的,他要揭穿她,他要让人看看这女人阴毒的嘴脸。

  可惜苏明轩还没有来得及说,安国候夫人便阻止了他的动作。

  苏明轩想不透自已娘亲为什么这样说,安国候夫人却知道此事不宜再闹腾,先说这暗卫的事情,若是闹出来叫安国候知道,她手里竟然有暗卫,只怕安国候要先和她闹出来,因为这暗卫可不是小事,她一个内宅女子哪里来的暗卫,苏鹏定然要让她交待出这件事来,再来,若是苏明轩说出暗卫是苏绾指使人杀的,那么别人就会查苏绾为什么杀这暗卫,这样一来就要扯到暗卫所做的事情上来,那么最后吃亏的依旧是她儿子,而且这暗卫的事情,若是叫在场的人知道,这些人会怎么想,这事若是闹到皇上面前,皇上又会如此想。

  自古帝心难测,谁知道皇帝知道这事,会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决策,如若她们娘俩今日真的惹出事来,依安国候的性子,定然会重重的惩罚她们,所以说来说去,这一回她们只能哑巴吃黄莲,苦水全往肚里咽。

  苏绾苏小贱人只怕巴不得她们闹起来呢,她们岂能中了她的计策。

  安国候夫人想着望向苏明轩,苏明轩自然接受到了自家娘亲的眼神,心里那个恨啊,都快吐血了。

  苏明轩的神色,在场不少人自然看到了,安平候府的叶小候爷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公子莫不是认识这个人。”

  苏明轩心里虽恨,却也不敢违逆自个娘亲的意思,只能恨恨的说道:“我是在想这贼人是如何进的落梅阁,还有是何人杀死这贼人的?”

  苏明轩话刚落,落梅阁另一边忽地响起安国候府护卫的叫声:“快,贼人往外跑了,有贼往外面窜了出去。”

  这叫声一起,落梅阁西边所有人都呆愣住了,贼人往外面跑了,这里的人是谁啊。

  这时候落梅阁庭院中围聚在一起的贵女们齐齐的大叫起来:“啊,啊/”

  “我看到了,真有贼人出落梅阁了。”

  “我也看到了,一身的黑衣,手上还拿着刀呢。”

  “好吓人啊。”

  贵女们不管有没有看到,个个叫嚷了起来。

  安国候府的护卫一路追了出去,这里众人望向了地上的黑衣男人,如若说贼人逃了出去,那么眼下地上躺着的这一个是哪一个。

  人群之外,苏绾俯身小声的和云萝嘀咕了一句,云萝虽然不解,不过却依照苏绾的话,小声的嘟嚷了一句:“这人长得可真俊啊。”

  这话虽然说得很小声,可是苏绾身边站着的是宁王等人,宁王和惠王等人自然听到了苏绾的话,几个人不由得会心的一笑,宁王忽地扬声开口:“这人长得倒是不差,看上去不大像贼人。”

  宁王话一落,四周不少人面面相视,然后有人想起了上次落梅阁曾发生的一出闹剧,大公子苏明轩曾经和人在花厅干出了苟此的事情,这一次又在落梅阁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地上的人还长得十分的出色,那么这个人很可能是大公子的人,这人不会是不从大公子的意,所以被大公子打死了吧。

  一时间,所有人望向了苏明轩,然后有人不客气的说道:“大公子,这人不会是你的人吧。”

  “是啊,大公子先前的样子,好像认识这个人。”

  “嗯,没想到大公子看着温文尔雅,原来如此的生猛。”

  苏明轩没想到这事最后竟然变成这样了,整张脸都青了,他倒底只是十六岁的少年,如何承受得了这样的激将,整张面容都有些扭曲了,他抬眸狠狠的说道:“你们胡乱说什么,我一一。”

  安国候夫人此时完全气得发抖,她本来以为苏绾苏小贱人杀掉这暗卫是让她们有口难言,没想到这小贱人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毁掉自个儿子的名声,上次发生的事情,这次发生的事情,儿子以后还怎么做人,这一次之后只怕整个盛京城的人都瞧不起自个的儿子了。

  安国候夫人的眼睛红了,心中抓狂的想扑过去撕咬苏绾的脖子,可是她却知道,现在她不能这样做,若是她这样做了,麻烦更大。

  所以安国候夫人飞快的开口望向身侧的护卫,沉声说道:“你上去搜查一下,看看这人身上有什么东西没有,说不定他和那出去的贼人是一伙的。”

  护卫应声上前搜查,很快从黑衣人的身上搜出了暗器之类的东西,一看这人就不是寻常人,安国候夫人自然知道这暗卫身上有什么,所以才会叫人上前去搜,她这是为了阻众人的嘴巴。

  这事和她儿子可没有关系,可惜人脑子里一旦有了什么念头,就会认定这个念头,要想转变,就要有有力的证据,安国候夫人这样做,别人便当她欲盖弥彰,个个笑得意味深长。

  叶小候爷个性素来直爽,笑容满面的说道:“候夫人,这是不是贼,现在也没办法查证,不过要本候说,你们安国候府的事情确实有点多,你说好好的一个宴席,竟能生出这么多事来,以后只怕没人敢随便登门了。”

  叶小候爷话落,身遭几个贵女点起头来,以后安国候府她们是万不敢再登门了,这一出一出的吓死人了。

  安国候夫人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今日玉兰宴,本意是为了缓和各家贵女的关系,没想到现在却越来越僵,早知道她就不办这什么玉兰宴了。

  虽然心中郁结,不过安国候夫人只能陪着笑脸向大家道歉。

  “今日对不起大家了,我在这里给各位赔礼了。”

  叶小候爷看安国候夫人亲自赔罪,倒也不好不给脸,必竟安国候夫人是太后身边长大的,所以叶小候爷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夫人也不是有意的。”

  叶小候爷的话刚落,众人正点头,忽地落梅阁的某处地方响起了一声尖叫:“啊。”

  众人齐齐的一怔,然后有人脸色难看的望向安国候夫人:“这不会又出什么事吧?”

  安国候夫人忽地想到了自个的女儿苏明月,现在明月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这一声叫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

  这一次安国候夫人想都没有想,转身便往尖叫的地方奔去。

  身后的叶廷等人相视了一眼,然后叶小候爷一挥手下命令:“走,去瞧瞧,本候倒想瞧瞧,今日究竟能出多少事。”

  此时天色已不早了,个个肚子都饿了,可是这都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他们总不能叫着去吃饭吧,所以还是先看看又发生什么事了。

  这一次的叫声,是从落梅阁后面的抱厦里传出来的,安国候夫人领着人顺着长廊,一路直奔后面的抱厦而去,此时的她满脑子想的便是不会是她的女儿发生什么事了吧,不会是女儿被人伤了吧,先前那贼人可是进了落梅阁的。

  这时候安国候夫人的脑子完全的乱了,她满心担心自个的女儿,所以顾不得理会后面跟着的一众人。

  待到众人赶到抱厦外面,便看到抱厦里,冲出来一个小丫鬟,这小丫鬟乃是落梅阁内的粗使丫鬟,先前别人都到前面去看热闹,小丫鬟生怕惹麻烦,所以并没有去,便在后面做事,经过抱厦的时候,正好听到里面有响声,小丫鬟很奇怪,便走了进去查看,不想却看到两个光身子的人,这小丫鬟吓得大惊失色,赶紧的冲了出来。

  这时候众人正好赶了过来,安国候夫人是当先第一个,一看到小丫鬟便抓住她冷喝出声。

  “发生什么事了,是谁受伤了吗,还是什么情况。”

  只要一想到女儿到现在还没有下落,她便害怕不安,生怕女儿遭到了什么毒手。

  她这一生总共就生了一儿一女,她就希望她们平平安安的。

  小丫鬟脸色有些白,飞快的望了安国候夫人一眼,然后飞快的奔到安国候夫人身边,俯身便在候夫人的耳边嘀咕起来。

  安国候夫人一听小丫鬟禀报说抱厦里有两个光着身子的人,脸色瞬间惨白起来,同时她想到了上次儿子在落梅阁发生的事情,这一次不会是换成她的女儿了吧,不,不要,不能。

  安国候夫人心里害怕极了,可是脸上却极力的镇定,只是她惨白的脸泄露了一切,所有人都望着安国候夫人。

  叶小候爷看她脸色不好看,关心的询问:“候夫人,抱厦里是发生了什么事不成?夫人的脸色好难看,难道是又有死人不成?”

  此言一出,四周不少人嘀咕了起来,个个脸色不好看。

  苏府的大公子苏明轩的脸色也难看了,几步走上来,沉声开口:“娘亲,难道真的又有死人不成?”

  安国候夫人摇头:“没有,是别的事情。”

  这一次叶小候没开口,宁王萧烨倒是慢条斯理的开口了,安国候夫人和一双儿女对绾绾不好,此刻看她们倒霉,他乐得再加一把火。

  “那么会是什么事,不会是候夫人隐而不报吧。”

  宁王说完陡的吩咐身后的侍卫:“进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宁王府的侍卫闪身便往里走,安国候夫人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她是生怕里面的人是她的女儿,所以忍不住大叫起来:“不要,里面什么都没有。”

  可是如若里面什么都没有,这候夫人的神色岂不是很奇怪吗,脸上直冒冷汗,白得特别的难看,这分明是有什么名堂啊。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相信她说的话,而宁王府的手下早直奔抱厦而去,安国候夫人自然不想让别人看到女儿的身子,或者看到她的狼狈之色,她飞快的叫住前面的人:“我告诉你们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宁王府的手下停住了,四周的人全都盯着安国候夫人,只见她艰难的开口:“里面有人在私会。”

  “私会?”

  有人嘀咕,随之便明白过来了,什么私会,分明是苟此,没想到安国候府竟然再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过看安国候夫人的样子,这里面的人铁定是安国候府内的人啊,若是别人候夫人只怕不会关心,而现在她的脸色这么的难看,说明里面的人很可能是?有人抬头找了一圈,最后没有看到苏家二小姐苏明月,所以这抱厦里面待着的人很可能是安国候府的二小姐苏明月吗?

  “呵呵,”不少人意味难明的笑了起来,然后叶小候爷望着安国候夫人笑得一脸的意味深长:“候夫人,我们明白的。”

  “好了,这事到此为止了。”

  叶小候爷开始指挥人离开抱厦,可是安国候夫人却知道这些人只要一走,那么女儿的名声,以后就彻底的毁了,不,她不想毁了自个女儿的名声,她可是她掌心里的宝贝,是她的公主,她怎么能容许她的名声被毁呢。

  安国候夫人忽地想到一件事,今儿个她把杜云指使出来保护自个的女儿,眼下杜云并不在这里,这抱厦之内的人会不会不是她的女儿呢,不管怎么样?必须使人进去看看,若是不是她的女儿,这些人就这么离开,那她女儿的名声可就毁掉了,若是让人看过了,就算是自个的女儿,反正这些人心中已经这样想了,所以于她来说都是一样的。

  安国候夫人几乎在转眼间便想出了主意,飞快的望向叶小候爷开口道:“叶小候爷明白什么,我倒还没明白呢,既然有人在抱厦内做出不好的事情,终归要看个明白的,省得到时候传出不尽不实的言论来。”

  安国候夫人一脸光明磊落的样子,倒使得叶小候爷和身遭的人愣住了,难道这抱厦内的人不是苏家二小姐,而是别的人,那会是谁啊,个个猜测着。

  安国候夫人已经指使应妈妈带着两个婆子赶紧的进抱厦内去看看,顺便让抱厦内的人赶紧的穿好衣服出来。

  应妈妈应声,直奔抱厦内而去。

  抱厦之外的院落里,所有人都静静的候着,想看看这里面的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跑到安国候府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如若不是苏家二小姐,又会是何人呢。

  人群最后面的苏绾,眉眼皆是愉悦的光彩,阳光拢在她的周身,她就像一朵开在阳光之中迷人的鲜嫩花朵,一张粉嫩滋润的小脸,拢上淡淡的霞光,眉眼说不出的娇软可爱,一颦一动,都散发着诱人的神韵,惹得身遭的几个男人只顾盯着她瞧,心里感叹着,清灵县主怎么会长得这样好看呢,让人有一种怎么看也看不够的感觉,更甚至于有一种想要捧在手心里哄着的意念。

  可恨这样好看又可爱的小姑娘却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襄王殿下可真有福气啊。

  这里有人在感叹,那边应妈妈领着人进了抱厦后,发现抱厦内的女子并不是自家的二小姐,早高兴的命了一个婆子出来禀报。

  婆子并没有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声音,所以四周静默的人便隐约听到了她的话。

  襄王?

  刑部尚书府的阮雨?

  这两个人竟然苟此到一起了,当真是让人不齿,人群中好多人望向了清灵县主苏绾,苏绾自然也听到了那婆子的禀报,婆子为了证明自家二小姐清白,所以说出口的话不低,苏绾自然是听到了,所以几乎是一瞬间,苏绾不高兴了,心情不好了,脸色不好看了。

  她以为这抱厦内的人会是襄王和苏明月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成了刑部尚书府的阮雨了,虞歌那个混蛋是怎么办事的?

  苏绾在心里骂了一句,不过倒底是教训了襄王殿下,让大家看看这渣男的嘴脸也是好的。

  苏绾如此一想,心里略好受一些,不过四周的人看她脸色不好,个个都当她是因为听到襄王和人苟此到一起的原因,不少人心中同情她,谁也不会想到她是因为屋里的女人不是苏明月,所以才会脸色难看的。

  安国候夫人一听抱厦之内的人不是自家的女儿,心里彻底的松了一口气,随之她脸上一扫之前的惨白,神色温和起来,她掉首望向身侧的人,满脸愧意的说道:“今日真是对不起大家了,没想到我安国候府一连发生了几件这样的事情,对不起大家,对不起了。”

  安国候夫人一迭连声的赔礼,在场的人也不好得理不饶人,个个摇头摆手:“候夫人太客气了。”

  众人正说着话,身后的抱厦内走出几个人来,为首的正是襄王萧磊,襄王殿下身侧跟着的是刑部尚书府的嫡小姐阮雨。

  两个人此时脸色都不太好看,萧磊的脸色阴沉沉的,瞳眸说不出的阴暗嗜杀,他抬眸狠狠的望着人群之外的苏绾,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可是知道的,之前他明明想点苏绾穴道,与苏绾成其好事的,可是最后他忽地昏迷了过去,等到再醒过来,竟然便成这样了,他和刑部尚书府的阮雨竟然在这样众目眈眈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这事若是传到父皇的耳朵里,可想而知父皇是如何的震怒,堂堂皇室的皇子竟然在人家家里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可惜现在萧磊却没办法说自己是被苏绾给算计的,如若他说是苏绾算计的,苏绾不承认,别人只认为他栽脏陷害苏绾,而且如此一说,也降低了自己的能力,他这样一个人竟然被苏绾算计了,这若让那些支持他的幕僚知道,还不小瞧了他,而且他也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他是被栽脏陷害的,如若让人知道这样的事实,他就是毁掉了人家阮雨清白的罪魁祸首,阮雨是被逼的,那么他就会被人瞧不起。

  所以这事说来说去,他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往肚里咽,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苏绾这个贱人。

  萧磊抬眸望向苏绾,竟然发现苏绾一脸欲哭欲泣的样子望着他,似乎受了什么天大委屈似的,身遭正有人在劝她,劝她放开心胸。

  萧磊心中无数的咆哮之声,叫嚣着呐喊着,他才是那个被算计的,他才是那个被谋算的人好不好,她委屈个什么/。

  可惜他什么都不能说。

  萧磊收回凶狠的眸光,望向了身侧的阮雨,阮雨身为刑部尚书府的嫡女,身份倒是不差,她若嫁进襄王府,自可以助他一臂之力,这于他来说是个意外之喜,而且先前他警告过阮雨,不准说这事是他强迫她的,必须说是她自愿的,这样一来,今日的一出戏,只不过是两个意乱情迷男女行出来的荒唐事,就算别人知道,也至多讥讽他两句而已。

  萧磊想着,望向抱厦之外的所有人,然后望向安国候夫人:“候夫人见谅,本王只是一时情难自禁,所以才会一一。”

  安国候夫人不知道其中内情究竟是什么,不过并不想深究,只点了点头笑道:“王爷不必自谦,男儿家的血气方刚,在所难免的。”

  她说完望了一眼刑部尚书府的阮雨,阮雨的眼眶有些红,一看便知其中有隐情。

  可是安国候夫人不好说什么,虽然阮雨的母亲与她交好,可眼下阮雨是和襄王扯在了一起,她能怎么说,而且阮雨都和襄王殿下发生了这样的关系。她只能嫁给襄王殿下了。

  本来阮雨身为刑部尚书府的女儿,若是嫁给襄王,完全可以成为正妃的人选,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和正妃之位怕是无缘了,只能以侧妃身份进襄王府了。

  按照道理,阮雨应该知晓这样的事情,她怎么会愿意和襄王做出这样的事情呢,所以这其中肯定是有隐情的。

  不过这时候不宜再深究了,安国候夫人飞快的望向大家说道:“各位,天色不早了,宴席本来早就该开了,可是没想到却因为这些事而耽搁了,我对不起大家了,现在前往铃兰院开宴吧。”

  众人听了安国候夫人的话,只觉得饥肠辘辘特别的饿,虽然其中有些人想立刻离开这里,可是这安国候夫人一迭连声的道谦,她们总不好直接的甩脸子。

  这人倒底是广阳郡主,太后身边长大的啊,所以虽然有贵女心里火大,可倒底还是按捺了下去,众人跟着安国候夫人一路往外,直往铃兰院而去。

  路上,襄王萧磊紧走几步欲跟上苏绾的脚步,好好的警告这女人几句,谁知道宁王萧烨看到萧磊欲走过来,故意安慰苏绾。

  “绾绾,你不要太难过,我五哥这也是情难自禁,你知道大多数男人是管不住下身的。”

  苏绾听了萧烨的话,有些好笑,忍不住调侃萧烨:“那宁王殿下也是这样吗?”

  萧烨一挑远山似的长眉,风华无双的说道:“我不是大多数男人,我是那少数几个管得住下身的男人。”

  苏绾立刻一脸赞叹的说道:“王爷真是洁身自好,日后不管谁嫁进宁王府,真是有福了,不像我,我可真是倒霉啊,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摊了一个管不住下身的男人,这是女人的悲哀啊。”

  苏绾一脸我是悲剧的神容,引得身后的萧磊想扑过去咬她,贱人,太能装了,今儿个这一出不就是你整出来的吗,你装什么装,早晚有一天老子弄死你。

  一行人一路离开了落梅阁前往铃兰院。

  宴席终于顺利的开始了,因为此时天色已不早了,所以大家特别的饿,宴席一开,众人只顾着吃东西,谁也没有注意到少了人。

  安国候府的二小姐苏明月一直没有出现。

  安国候夫人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当着别人的面表现出来,生怕别人发现什么,给明月惹来不必要的闲话,所以她极力的保持冷静,待到众人全都入宴了,她才领着人一路出了铃兰院。

  她刚出铃兰院,便看到一个仆妇脸色难看的走了过来,飞快的走近安国候夫人的身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安国候夫人的身子忍不住颤抖了几下,脸色难看极了,若不是伸手扶住身侧的应妈妈,她就要栽倒到地上去了。

  应妈妈飞快的望向候夫人:“夫人怎么了?”

  “没事,走吧。”

  安国候夫人扶着应妈妈的手一路往外走去,不过这一次她没带多少人,只带了两三个人一路往安国候府最西北的碧湖而来。

  安国候府最北面有一座碧湖,不过因为地处偏僻,最后便荒废了,很少有人过来。

  此时碧湖内,却上演着活色生香的一幕。

  湖水之中,一个妩媚娇艳曲线玲珑的女子正不停的骚首弄姿的对着岸上的男子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还有那鲜红唇舌间轻轻吐出的暧昧之语:“来嘛,人家想要。”

  岸上的杜云根本不敢看,这样撩人的尤物,是男人都无法抗拒吧,不过杜云身为暗卫队长牢记着自己的本份,不越规半步,否则只怕早就把湖里的女人给办了。

  不过虽然他牢记着自己的本份,可是却禁不起湖中女子的骚扰,这样下去,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

  杜云退后一步便想离开,可是看了看四周,终是不放心,二小姐此刻中了合欢约,神智不清,若是他走了,有非份之心的男人过来,只怕便能和她做成好事,那他肯定会被夫人给杀了。

  所以他还是看住她吧,只是夫人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啊。

  杜云焦急的往后面张望,依旧没有看到人影,而湖中的女子此时神智根本不清醒,不停的扭动着身子,即便是湖水很冷,她依旧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欲念,此刻的她根本不是什么名门闺秀,就是个浪女荡娃,眼看着身上的热度越来越高,可是岸上的男人却一动不动的,苏明月抓狂的往湖岸之上爬,然后往杜云的脚边爬过来,杜云吓了一跳,赶紧的往后退,可是却看到苏明月爬上岸来了。

  杜云虽然不安,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明月就这么爬上岸来啊,所以赶紧的小心走过去,人不敢靠近苏明月,手一伸飞快的提了苏明月的身子,然后便往湖边走去,试图把苏明月扔进湖水之中。

  之前两三欠他也是这样干的,而且他已给苏明月服用了解媚药的解药,只是这一次这药药性有些大,所以苏明月要在湖水里多泡一会儿,说不定可以解掉。

  不过这一次杜云没有先一次好运,他还没有来得及把苏明月扔进湖里,便被苏明月飞快的给抱住了脖子,然后这女人就像八爪鱼似的紧紧的抱住了杜云,随之娇艳的脸蛋便往杜云的脸颊上凑了过去,鼻间充斥的男性气息,使得苏明月越发的娇媚如丝,整个人疯狂的缠上了杜云,抱着杜云猛亲。

  杜云在苏明月亲上他的时候,脑子嗡的一声响,整个人呆住了,他身为暗卫,从不轻易示人,更别提和女人接近了,还是这么亲昵的又亲又啃的,杜云只觉得周身燥热,脑中仅有的理智在提醒自己,快把这女人扔下湖去,快点。

  可是触手可及的触感使得他不愿意放手,而这时候,苏明月娇嫩的嘴已经准确无语的吻上了杜云的嘴,同时她的嘴里发出轻轻的喘息声,这些都好像毒药似的缠上了杜云,使得他动弹不得,任凭苏明月为所欲为,而就在这时候,身后的僻静的幽径之上,响起了急切的脚步声。

  安国候夫人从幽径之上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她人还没有靠近,一眼便看到自个的女儿像八爪鱼似的紧紧的缠上了杜云身子,而自个的宝贝女儿不但缠上了杜云的身子,还对杜云又亲又摸的。

  安国候夫人只觉得眼前一阵黑,这是她的宝贝女儿啊,这一刻的她怎么成荡妇*了。

  安国候夫人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冲过来后朝着杜云冷喝:“杜云,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亵渎小姐。”

  杜云一惊,醒过神来,赶紧的伸手拉开苏明月,可惜苏明月死死的缠着他不松开,还仰着粉嫩娇艳的唇对着杜云叭叭亲着。

  安国候夫人只觉得看不下去,冲过去便把女儿从杜云的身上拉扯下来,然后拖着苏明月把她给扔进了碧湖里。

  身后的杜云眼里一闪而过暗芒,最后飞快的跪了下来向安国候夫人请罪:“属下该死,请夫人责罚。”

  “杜云,你回去吧,你这样的人我用不起。”

  安国候夫人火大的叫起来,命令杜云立刻离开。

  杜云面色一僵,然后沉稳的开口:“夫人明知道杜云没办法回去,若是杜云回去就是死路一条。”

  “我管你死不死的,你胆敢那样对我的女儿,该死。”

  安国候夫人红着眼睛大叫,虽说是自己的女儿缠着杜云的,可是杜云为什么不动,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这种亵渎了她女儿的人,她绝对不能留着,何况女儿对杜云做了这样的事情,难保杜云不会心生什么别的念头,所以这样的人不能留在身边了。

  “你走吧。”

  安国候夫人挥手,受了打击后的她,此刻一下子老了十岁似的,显得憔悴而苍老。

  杜云愣了一下,最后沉声说道:“既然夫人怪罪杜云,杜云便以死谢罪。”

  他一言落,抬手便往自己的脑门上拍去,安国候夫人没想到他竟然当她的面便要自裁,忍不住叫唤了起来:“住手。”

  杜云停住了,其实他哪里真想死,可若是回去,定然是要死的,倒不如在候夫人面前拼一下,看来自己走对了。

  安国候夫人其实是舍不得杜云走的,因为杜云武功十分的厉害,她身边需要这样的人手,若是他走了,只怕很多事都不好办。

  虽说她身边还有一些暗卫,但身手都没有杜云厉害,这盛京有很多厉害的人,她身边的暗卫并不是全能的,很容易就会被人杀了,所以留着杜云有用。

  安国夫人望着杜云说道:“你若留下,必须保证,以后再不见二小姐,还有不准和任何人说起今日之事。”

  “属下遵命。”

  杜云自然满口答应。

  安国候夫人不再看他,虽然留了他,可终归是糟心,公主似的女儿先前像八爪鱼似的抱着杜云,对着杜云一阵猛亲,若是这事传出去可是有麻烦的,女儿还怎么做人啊。

  安国候夫人望向湖中尤在挣扎的女儿,不过此时的苏明月明显的好多了,不像先前那般的狂燥了。

  安国候夫人问杜云:“究竟是怎么回事?”

  杜云赶紧的回话:“之前夫人让属下保护小姐,可是属下忽然发现小姐不见了,所以四下寻找,看到小姐的两个手下暗卫被人打昏了,所以属下救醒了他们,和他们两个人分头找,最后属下在落梅阁里发现了小姐,小姐还中了媚药,属下立刻把小姐带了出来,然后给她服了解药,但这媚药药劲特别的大,属下怕自己的解药没什么用,所以便把小姐放进湖水里冷静一下,这样有利于解药。”

  “你说媚药,”安国候夫人的脸色一下子黑了,瞳眸遍布着戾气,最后陡的想到落梅阁内襄王萧磊和阮雨的事情,难道是襄王殿下对明月做出这种事情,可是安国候夫人深想又觉得不可能,那襄王很喜欢自家的女儿,不可能如此作贱她,而且若是他对自个的女儿做出什么,她是绝对不可能饶恕他的,也不会支持他上位,所以这个人绝不会如此做。

  如若不是襄王做的,那么就是别人做的,那个人想把女儿和襄王凑成一对,既让襄王没脸也让自个的女儿没脸。

  那人会是谁?

  安国候夫人想了一下后,眼里射出狠戾凶残的光芒,既对襄王有仇,又对自家女儿有仇的人,非苏绾莫属,所以女儿之所以中媚药,就是苏绾动的手脚,虽然不知道这女人是如何办到的,但安国候夫人却知道宁王和惠王都喜欢苏绾,完全有可能帮她办这件事,所以女儿才会差点栽了。

  安国候夫人心里此刻愤怒火大得想杀人,她眼神阴狠的望着不远处暗沉的湖水,忽尔唇角勾出一抹诡异的笑意,苏绾,你竟然胆敢这样欺我的儿子女儿,我绝不会坐视不管的,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安国候夫人满脸血腥的笑容,然后一挥手吩咐杜云:“你下去吧。”

  杜云飞快的瞄了苏明月一眼,然后身形一闪隐入暗处。

  安国候夫人则走到河边望着自个的女儿,这时候苏明月神智已有些清醒了过来,之前的画面浮现到了她的脑海中,她想到了自己竟然那般不知羞耻的抱住了杜云,还对着杜云又亲又咬的,苏明月忽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大叫:“娘亲,我没脸见人了,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

  她哭着在水中拍水,一脸生不如死的样子,痛心不已,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这样,安国候夫人只觉得心中剜心似的痛:“明月,没事了,什么事都不会有,忘了,把先前的事情忘了,通通的忘了,你还是娘亲心里最漂亮美丽的小公主,是娘亲心里的宝贝。”

  “可是我觉得自己好脏啊,我觉得自己真的好脏。”

  苏明月一想到自己竟然对一个做属下的男人又亲又啃的,心中怎么也平复不下来,哭得越发的伤心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有票继续投,票票热切,后面笑笑说不定又二更了,还有有月票一定要月初投啊,月末投没用的,有的姑娘喜欢凑一起月末投,那个没啥用,支持笑笑,有票就投过来,看我萌宠的大眼睛,闪闪红星望着你们…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67章 渣男倒霉 白莲花脏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