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苏绾大胜 萧煌心计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湖岸边,安国候夫人上前一步拉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感觉到她身上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这说明她身上的媚药已经解得差不多了。

  此时再看自个的女儿,整张脸是青的,嘴唇是乌的,整个人控制不住的打起了冷颤,这是因为在湖水之中泡得太久的原因,想到女儿所吃的苦,安国候夫人心中那个恨啊,手指紧紧的掐进了手心,心中恨恨的发着誓,苏绾,你个小贱人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绝不会。

  现在她可以肯定,今儿个落梅阁内发生的事情,以及女儿身上发生的事情,都是苏绾做出来的,那个女人现在是直接的挑上她们了,所以她岂能再不动手,她若不动手,只怕那女人越发的变本加厉了,所以她绝不会容忍她活,绝不会容许她再留在安国候府内,若是她留下,自个的儿子女儿就会被毁掉的。

  安国候夫人伸手抱着从湖水里爬起来的苏明月,温柔的替她整理乱糟糟的头发,然后温柔的哄着她:“月儿,没事了,什么事都没有,先前的只是一场恶梦,对,就是一场恶梦,现在有娘亲在身边,什么事都不会有了,所以你不要担心,有娘亲在什么事都不会有。”

  苏明月先前被媚药折腾,后来又在湖水里浸泡了一个多时辰,现在又大哭了一场,整个人早受不了的昏迷了过去。

  安国候夫人抱着她,心疼至极,朝着身后不远的幽径叫了起来:“来人。”

  应妈妈领着两三个婆子走了过来:“夫人。”

  “找一个僻静的小道,把二小姐悄悄的送回桃花轩,对了,不要让任何人发现这件事,也不要和任何人说这件事。”

  “是,夫人。”

  应妈妈应声,扶了苏明月转身便走,而安国候夫人徐徐站起身,眼里释放着凶狠的狼光,唇角是诡谲的笑意,然后举步抬脚一路往外走去,路上她一一的安排下去,待到她走到铃兰院后,一切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而这时候,铃兰院内宴席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各家贵女以及各个男宾客都吃得差不多了。

  有些贵女已经起身打算离开了,正好安国候夫人出现,这些贵女便和安国候夫人打招呼,打算离开安国候府,这些欲离开的贵女,心中都打定了主意,日后千万不要随意的进安国候府,这安国候府太邪门了,每次都出事,她们还是少待为好。

  安国候夫人亲自把这些贵女往铃兰院外面送,不过这些人还没有走出去,外面忽地冲进来一个丫鬟,扑通往地上一跪,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夫人,不好了,我们家小姐被人杀了。”

  这一声叫惊动了铃兰院内所有的人,个个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又死人了,这一次死的还是个小姐,哪家小姐。

  本来用宴的贵女和那些男宾全都放下了筷子走了过来,一时间,铃兰院门前挤满了人。

  所有人齐齐望着跪在地上的小丫鬟,安国候夫人飞快的望向地上的丫鬟,一脸难看的叫起来:“桃子,五小姐怎么样了?”

  “回夫人的话,我们小姐先前被打了板子,整个人气疯了,她说要去找大小姐算帐,然后就跑没了,奴婢和秋姨娘生怕她惹事,所以一直在找她,我们找了整整一个多时辰,才发现小姐她一一。”

  丫鬟桃子伤心绝望的痛哭起来,安国候夫人脸色黑沉的冷喝:“她怎么样了?”

  “她死在后面的湖里了,夫人啊,你可要替我们家小姐做主啊,她一定是被人杀了的啊。”

  桃子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以及她的话里的意思,把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一个人。

  众人刷的一下全都望向了苏绾,之前候府五小姐和清灵县主呛了起来,后来五小姐挨了打找清灵县主,再到现在掉进湖里死了,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五小姐很可能死在清灵县主的手里的。

  不会吧。

  不少人怀疑的望着苏绾,人群之后的苏绾,本来并没有在意这出戏,待到桃子的话说完,便知道这出戏是冲着她来的。

  呵呵,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手对付她了,办事够效率啊,不过倒是把苏瑶给折腾没了,可怜啊。

  但是苏绾一点也不同情苏瑶,那种贱笨的女人死了就死了吧,实在是太笨了,在这样的深宅大院中,早晚就是个死的命。

  这时候铃兰院门前有很多贵女害怕不安起来,本来不少人是想走的,可是此事牵涉到清灵县主,她们又不想走了,尤其是其中有些和赵玉珑交好的贵女,更是巴不得苏绾这个贱人倒霉,更不会走了。

  最后竟然所有人都留下来看热闹了。

  安国候夫人眼神幽暗,唇角勾出似笑非笑,不过等到她抬首后,脸上却满是悲痛的神情,沉声命令桃子:“去,带我们去湖边。”

  “是,夫人。”

  一众人直奔安国候府后面的碧湖边,路上安国候夫人命令管家季忠:“把候府内所有的下人都召集起来查,看看先前谁看到五小姐往西边去的,再查看看,除了五小姐还有谁去过西边?”

  季忠赶紧去办这件事。

  一众人还没有到安国候府后面的碧湖,远远的便听到一道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哭声,其中还伴随着痛苦的呜咽之语。

  “瑶儿,你睁开眼睛看看姨娘啊,瑶儿你就这么走了,让姨娘怎么办啊?”

  大家听到哭声,自然猜测出哭的人定然是五小姐苏瑶的娘亲秋姨娘。

  秋姨娘曾是安国候苏鹏的大丫鬟,后来被安国候夫人做主抬了姨娘,再然后她便生了苏瑶。

  因为自己的一切都是安国候夫人给的,所以秋姨娘一直以来都很安份,处处帮衬着安国候夫人,正因为她低调又安份,所以她和自个的女儿苏瑶过得一直很好。

  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最近竟然接二连三的遭到这种打击,而现在更是死在了湖中。

  秋姨娘看着死去的女儿,只觉得生不如死,此刻一颗心全都碎了。

  待看到安国候夫人等人过来,秋姨娘疯了似的朝着安国候夫人尖叫:“夫人,你要替瑶儿做主啊,你要替我家瑶儿做主啊,是大小姐,是她杀了我家瑶儿。”

  她说完抬首望向一众人中的苏绾,那眼神阴狠得好像淬了毒一般。

  安国候夫人心里冷笑,脸上却满是不赞同:“秋姨娘,你胡言乱语什么,五小姐死了大家都难受,你怎么能随随便便的认为是大小姐做的呢,虽然之前五小姐和大小姐闹出了矛盾,但无论如何大小姐也下不了狠心来杀五小姐啊。”

  秋姨娘听了安国候夫人的话,哭得更大声了:“夫人哪,这个女人心肠歹毒如蛇蝎啊,你忘了她一直以来所行的事情了,打游妈妈,打四小姐苏绣,后来在宫中算计了金珠,害得金珠那样惨死,她还在安平候府算计我家女儿,害得我家女儿被大长公主毒打,夫人哪,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杀了我的女儿,不是很正常吗?何况奴婢有证据的啊。”

  秋姨娘的话,使得在场的不少贵女脸上布满了冷笑,苏绾,这一次你死定了,就凭你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小庶女,竟然胆敢在我们这些贵女面前耀武扬威的,凭什么啊,现在就是你的死期了。

  安国候夫人则脸色阴沉的望着秋姨娘:“什么证据?”

  秋姨娘抖抖簌簌举起来一个东西,痛声叫道:“夫人请看,这是瑶儿手里拽着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证据。”

  众人飞快的望过去,便看到秋姨娘手里拽着的乃是一粒小小的珍珠。

  贵女群里有人想到什么似的惊叫起来:“这不是清灵县主衣服上的珍珠吗?”

  一人开口,其他人迅速的掉首往苏绾身上望去,而先前挡在苏绾面前的人迅速的撤开,苏绾露了出来,众人便看到苏绾今日穿的桃粉长裙腰间确实用珍珠设计了一朵俏丽的小花,不过此时这朵小花上似乎并不缺珍珠。

  安国候夫人挑着眉说道:“清灵县主身上好像不缺珍珠啊?”

  苏绾微挑眉望着安国候夫人,唇角满是似笑非笑。

  安国候夫人望着她,瞳眸戾气浓浓,两个人就这么对恃着,身后抱着苏瑶的秋姨娘痛哭着叫道:“夫人啊,她这件衣服上的珍珠并不是寻常的珍珠,而是用人造珠做成的,这种珠只是用来点缀衣服用的,我们家所有小姐今年一个也没有用这种珠子做衣服,家里所有人的衣服上只有她一个人有啊,所以不是她的又是何人的啊。”

  秋姨娘话一落,人群之中有贵女说道:“这种用珠子做成小花的长裙我也有一件,就算上面掉了一粒珍珠也不会发现的,光是看是看不出来的,要查一下锦绣坊的帐单,便会知道上面有多少粒珍珠,然后数一下便会查清楚这小花之上是不是少了一粒珍珠。”

  说话的人乃是云山伯府的嫡女,云山伯府是庆王爷的娘舅家,庆王和襄王交好,这云山伯府的小姐自然也和赵玉珑交好,先前赵玉珑挨打,这小姐正集着一肚子气呢,此时便像逮到机会似的飞快的站出来说道。

  众人哗然,个个望着苏绾,这时候大家看苏绾的眼神,便有些疑惑了,其中有人更是直接的怀疑苏绾便是凶手。

  这个女人心可真狠啊,只不过和妹妹有些过节,便能下这样的狠手来杀死自个的妹妹。

  人群之外,不少人小声的嘀咕着,秋姨娘更是疯狂的指着苏绾大哭大嚎道:“苏绾,你个心狠手辣的毒心人,瑶儿和你有什么大的仇恨,你竟然这样下狠手的杀掉她,她只不过只有十三岁啊。”

  一想到自个的女儿就这么被人杀死了,秋姨娘只觉得一口气差点憋过去,她统共就这么一个女儿啊,女儿啊,你丢下娘一个人,让娘怎么活啊。

  真正是哭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

  这时候,人群之中的宁王萧烨走了出来,脸色难看的望着秋姨娘说道:“在真相没有查出来之前,任何人不得随便污蔑他人,若是查出来不是清灵县主所为,就凭你这胡乱栽脏的话,就可以乱棍打死。”

  秋姨娘一听,直接的疯叫了起来:“打死我吧,打死我吧,我们娘俩一起死了才好呢,这样你们就心想事成了,你身为堂堂王爷竟然护着一个毒心女子,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秋姨娘话落,安国候夫人脸色冷了,要知道这位可是堂堂皇室的皇子,若是得罪了宁王殿下,可是要为安国候府招来大麻烦的,所以安国候夫人冷喝:“住嘴,不许胡言乱语。”

  秋姨娘总算不吭声了,再次痛哭起来。

  安国候夫人掉首望向身侧的应妈妈:“去请锦绣坊的人来一趟,我问问她,给大小姐做的这件衣服上珍珠有多少粒。”

  应妈妈应一声,转身便欲走,苏绾不紧不慢的开口:“不用叫了。”

  她一开口,所有人都望着她,就连秋姨娘也望着她。

  只见她慢条斯理的说道:“这粒珍珠是我衣服上的。”

  其实她衣服上少了一粒珍珠她早就发现了,就是上次有人翻她屋子的时候,当时她说衣服上少了一粒珍珠,可是云萝却坚持说没少,因为她腰间这朵用珍珠做的小花上,有许多珍珠,少一粒多一粒根本不会让人多注意,所以云萝说没少,苏绾也没有在意。

  现在想来定是那翻找她屋子的人,当时扯掉了她衣服上的一粒珍珠,最后无意间捡走了这粒珍珠,而最后这便成了她杀苏瑶的证据了。

  苏绾话刚说完,秋姨娘便吼叫起来:“你个杀千刀的,真是你杀了我家瑶儿,你还我瑶儿的命来,你还她的命来。”

  秋姨娘放下苏瑶,便欲扑到苏绾的身上和苏绾拼命,安国候夫人立刻让应妈妈拦住了秋姨娘。

  这时候,候府管家季忠领着人奔了过来,沉声说道:“夫人,有好几个人看到大小姐先前往西来了,也有人看到五小姐过来了,对了,还有人听到这边有争吵声,后来只有大小姐一个人出来了。”

  管家季忠的话落,人群之中忽地又走出来一个人,竟然是襄王萧磊,萧磊此时一脸的沉痛,满脸痛心疾首的神容,他望向苏绾,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苏绾,先前本王就觉得你不对劲,没想到你竟然杀了你五妹妹,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呢?”

  襄王一说话,所有人都受惊了,个个望着襄王殿下,这又是什么情况。

  安国候夫人心里不由得大喜,看来襄王想收拾苏小贱人,因为襄王殿下今日在落梅阁内遇到的事情,很可能也是这个小贱人搞出来的,如此一想,安国候夫人望向襄王:“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襄王一副心难安的说道:“之前本王来找苏绾,因为她是本王的未婚妻,本王想着我们两个人应该没事多说说话,好拢拢感情,谁知道本王找了一大圈没有找到她,最后竟然在紫竹林过去不远的地方看到了她,当时她神色慌张,看上去颇有些不对劲,可惜本王当时根本没注意,若是本王多留一个心,也许苏五小姐就不用死了。”

  襄王话一落,安国府内的下人便有人叫道:“是的,襄王殿下问过奴婢,大小姐去哪儿了,后来奴婢看到他往西去了。”

  “是的,奴才也看到了。”

  宁王萧烨和惠王萧擎是绝不会相信苏绾杀人的,只是眼下所有的证据似乎都对绾绾不利,不过他们就不相信找不到破绽。

  萧烨和萧擎两个人眯眼盯着五小姐苏瑶,忽地两个人的眼睛亮了起来,就在这时,一道冷魅幽寒的声音响起来,打断了两个人的思路。

  “这里真是好热闹啊。”

  人群自动分出一条道来,从后面走出来一道华贵冷魅的身影,这人一出现,安国候夫人眼角不自觉的跳了跳,虽然这位主和苏绾闹翻了,可是看到他,她还是有几分不安。

  萧煌本来是不想出现的,但是有手下禀报这边出事了,他终是没忍住而过来了。

  苏绾一看到萧煌出现,嘴角便抽了抽,她并不想看到这家伙出现。

  萧煌出现后,并没有看任何人,一双深邃暗沉的瞳眸紧盯着苏绾,眼神中清晰的映出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需要本世子帮你一把吗,告诉所有人,那时候我们两个人正在紫竹林幽会。

  苏绾一看他的眼神,直接的冷瞪他一眼,滚,谁和你幽会了。

  萧煌耸了耸肩,既然人家不需要,那本世子就看热闹好了,但愿你能顺顺利利的处理了这件事,不要进刑部的大牢。

  苏绾直接的朝着他翻了一下白眼,然后望向了襄王萧磊,这时候,她别提多讨厌这家伙了,这人竟然是她的未婚夫,她只要一想到这件事,便浑身火大,所以等到这件事解决了,她一定要想办法尽快退掉这渣男的婚,还打她嫁妆的主意,去死吧。

  苏绾想着嘴角勾出笑意来,望着襄王和安国候夫人:“既然这人证物证俱全,那么就请刑部的人过来吧,我倒要看看刑部如何定我的罪。”

  既然想闹大,那就闹大吧,她倒要看看这事最后如何收场。

  不过苏绾的话一落。人群之外有人叫了起来:“不行。”

  安国候苏鹏这时候赶了回来,他刚一进府,便有人把今日安国候府内发生的种种事情禀报于他了,安国候没想到这一天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这成什么体统。

  本来今天他和朝臣们在一起,众人还羡慕他安国候府竟然一连出了两位县主呢,还有人恭喜他很快便要成为襄王的岳父了,没想到这一回府竟然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安国候第一直觉就是苏瑶的事情不能闹大,他这样做,倒不是为了帮苏绾,而是因为苏绾倒底是安国候府的人,若是这事闹大了,最后被人看笑话的是他,是安国候府,而且御吏肯定会弹赅他没有能力,连一个小小的府邸都打理不好,何谈国事啊。

  所以今日这事,绝对不能惊动刑部的人,惊动了刑部的人,就是惊动皇上,苏绾刚被皇上赐封为清灵县主,不管这事是不是她做的,皇上都会很生气,皇上若是生气,必然迁怒于他,那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安国候一路过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打算,这事绝对要压下来。

  所以他一听到苏绾说要请刑部的人过来,他便直觉的喝止住了。

  安国候苏鹏走过来后,狠狠的瞪向了安国候夫人,让她办一个玉兰宴,竟然能生出这么多事情来,他可不认为这女人没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这么多年来,她举办的宴席都好好的,怎么就给苏绾办的宴席出了这么多事,分明是她不待见苏绾,所以生出来的事情,可是这事牵扯到安国候府的颜面呢,她不顾忌,他岂能不顾忌。

  安国候夫人一看安国候的神色,分明是把她怪上了,瞳眸瞬间暗沉了下去,心里一下子涌出火来,今日她儿子女儿差点全都被毁掉了,他竟然还怪她。他有什么资格怪她啊。

  苏鹏已经不看安国候夫人,而是望向了湖岸边的一众人,最后望向了苏绾,看到苏绾,安国候心中气恼不已,但脸上没有显现出来,他望向苏绾问道:“苏绾,这事真是你做的吗?”

  苏绾淡淡的说道:“我想说这事不是我做的,可是现在人证物证俱指向了我,我说不是我做的也没人相信啊。”

  “人证物证,人证在何处?”

  安国候府的几个下人飞快的跪出来:“候爷,我们看到大小姐先前往这边来了,后来五小姐也过来了。”

  “是啊,后来大小姐出去了,我们却是没有看到五小姐。”

  安国候脸色黑沉,陡的大喝:“本候问你们,你们有没有亲眼看到大小姐杀人,不是空穴来风的说看到人过来就说杀了五小姐。”

  候府内的下人一看候爷的神容,再加上听到他的话,心里一下子明白候爷是不想把这事闹大,所以他们若是坚持,分明要倒霉啊,上次候爷仗毙人的画面还在眼面前呢。

  这几个下人立马改口。

  “回候爷的话,小的们没有亲眼看到大小姐杀五小姐。”

  “是的,奴婢只看到大小姐过来,并没有见到大小姐和五小姐吵架。”

  安国候又回身瞪向了安国候夫人:“这就是你说的人证吗?不堪一击。”

  他说完又望向襄王萧磊:“王爷,下官请问王爷,你是否亲眼看到清灵县主杀了苏瑶的?请王爷据实相告。”

  萧磊看安国候的样子,自然也知道安国候是不乐意把这件事闹大的,而他也不想得罪安国候,若是得罪了这个人,以后还如何拉拢他,如何娶她的女儿,不管是娶苏绾还是苏明月,这两个可都是他的女儿,这人日后可是他的岳丈,所以萧磊在深思之后,沉稳的说道:“本王倒没有亲眼看到清灵县主杀人,只看到她神色很慌张。”

  苏绾朝着他翻白眼,慌你妹,慌你全家,她压根就没有慌,只不过是这男人因为自己做的事情,心里不甘,想栽脏陷害她一把,说不定他还打算让她用嫁妆来保自己呢,这个渣男什么做不出来啊。

  苏鹏听了襄王的话,轻笑着望向襄王:“既然王爷没有亲眼看到绾绾杀人,那么这证词自然是作不得数的。”

  这时候,在场的人都看出来,安国候这是打算息事宁人了,必竟这事闹大了,可是丢的安国候府的脸面。

  大公子苏明轩是第一个受不了,好不容易才抓住苏绾这小贱人的把柄,凭什么放过她啊。

  这时候,苏明轩还不知道苏明月身上发生的事情,如若知道,估计能咬苏绾。

  可饶是这样,他也不想放过苏绾。

  “爹爹一一。”

  苏明轩话还没有说出来,苏鹏便望着他冷喝:“闭嘴。”

  苏明轩止住了口,苏鹏身后地上抱住苏瑶的秋姨娘却大叫起来:“候爷,你要替瑶儿做主啊,候爷。”

  说实在的苏鹏并不喜欢苏瑶,苏瑶长得胖,又十分的蠢笨,这样的人,一点用处都没有,所以这一回苏瑶死了,苏鹏连心疼一下都没有,所以秋姨娘叫的时候,他直接冷沉着脸回瞪向秋姨娘:“你休要胡言乱语的栽脏陷害清灵县主。”

  “妾身怎么会胡乱栽脏呢,这珍珠就是证据啊,候爷。”

  秋姨娘大哭,苏鹏望着秋姨娘手里的珍珠,呵呵的冷笑:“这种珠子,到处都是,难道只有苏绾身上有吗,这满京城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珍珠,怎么就成了证据。”

  这分明是搅浑水,所有人都看得很明白。

  安国候苏鹏说完之后,掉首望向宁王,惠王,襄王以及靖王世子萧煌等人。

  “今日本候府中的事情,惊扰了各位,本候深感愧疚,本候在此向各位赔罪了,现在本候欲处理候府内部的事情,送各位王爷,世子,小姐的离开候府。”

  安国候说完,命令候府的管家季忠:“季忠,立刻领人送客人离开。”

  “是的,候爷。”

  秋姨娘一看这事要压了下来,如何承认,直哭得撕心裂肺的,眼看着安国候不理会她,她竟放开了苏瑶在地上打起滚来。

  看着秋姨娘这般痛不欲生的样子,在场的贵女个个同情起来,不少人便认为苏绾心肠歹毒欺人太甚。

  安国候夫人望着这一切,唇角勾出冷笑,就算今日苏小贱人不进刑部,这在场的人心中只怕也认定了她是杀害苏瑶的凶手,如此一来,她的名声算是尽数毁掉了,以后这盛京的贵女只怕谁也不敢接近她了,这样歹毒的人,谁敢接近啊。

  不过安国候夫人念头刚落,便听到苏绾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谁也不许走。”

  这下所有人都望向了苏绾,苏绾望向安国候呵呵冷笑。

  “现在个个都走了,不用明儿个了,只怕这些人前脚出去,后脚便传出了我苏绾是个心狠手辣,毒心毒肠的女子,我没做过的事情,可不容许任何人把屎盆子扣到我的头上,当真以为我那么好欺负吗?杀了人栽脏陷害到我的头上,当真是好笑至极。”

  苏绾明媚的俏脸上,满是怒容,此时的她一扫之前的温软可爱,成了一朵带刺的蔷薇花。

  众人怔怔的望着她,只见她徐步走出来,一路走到最前面,呵呵冷笑着扫视周遭所有人,最后掷地有声的说道:“为什么我坚持要请刑部的人过来,事实上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我既然没有做过,我怕什么,刑部若是来人,我自然会让案件现出原形来。”

  苏绾话一落,掉首望向身侧的安国候夫人。

  安国候夫人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眼神游移起来,苏绾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是真的发现了什么,还是故作声势。

  苏绾却懒得再和她拐弯抹角的,本来她是真的想把刑部的人请来,闹大了的,可是现在安国候是绝不会同意刑部的人过来的,但她也决不会同意这些人不明不白的就这么出去,若是这些人就这么出去的话,她歹毒心狠手辣的名声,只怕很快传遍了京城,所以她要在众人面前澄清这件事。

  碧湖边,众人听到苏绾的话,再看她的神容,再想想她之前说的话,一下子嘀咕了起来,不会吧,不是清灵县主做的,那么又是何人做的。

  苏绾走到秋姨娘身边,指着苏瑶说道:“其实这人身上的破绽太多了,但是我就说三点,三点足以证明我苏绾的清白。”

  她说完停了一下,四周一片安静,谁也没有吭声,个个等着苏绾说话。

  苏绾沉稳的说道:“第一点,你们看苏瑶的脖子,她脖子上有青痕,这是掐痕,这说明苏瑶是被掐死的。”

  苏绾停了一下望了望四周的人,笑眯眯的说道:“你们认为若是我和苏瑶打起来,我能轻而易举的掐死她吗?”

  众人想想还真有些困难,苏瑶虽然只有十三岁,但长得又高又胖,苏绾根本打不过她,更不要说掐死她了。

  “可是你懂医术,若是你先对苏瑶动了手脚,再掐她就可以掐死了。”

  苏明轩不甘心的叫起来,苏绾冷笑一声又说道:“苏大公子,你难道没长眼睛吗?这掐痕这么粗,分明是男人掐的,我这样细细的手指,能掐出这么宽的掐恨吗?”

  她晃了晃自己的手指,然后又说道:“这掐痕很浅,若不是死的时间长了,根本不会显现出来的,这说明掐她的人不但是男人,还会武功,所以这掐痕很淡,轻易不会叫人发现,但因为现在时间有些长了,形成了尸僵,便显现出一些青痕来。”

  苏绾说完,苏明轩又叫了起来:“我记得你先前买了一个人,那人就是个男人。”

  苏绾挑眉:“对不起大公子,那个人被我派出去做事了,他好几天没有回来过,如若你不相信,我可以叫人把他带回来,还可以顺便带回证人来,证明他一直没有回来。”

  安国候看苏明轩一直针对苏绾,火大的瞪他,冷喝:“闭嘴。”

  苏明轩气得脸都青了,苏绾却已经不再看他:“接下来我们再来说说第二点,你们看苏瑶的手,她的手已经形成尸僵现像,这意思是说她的手死前就是这样的。”

  苏绾做了一个微握拳的样子,但并不是紧紧握在一起的。

  “我想问问大家,这样的手型,她是如何握住一粒珍珠的,这样吗?还是这样?”

  苏绾半握拳的姿势显示,这只手是握不住珍珠的,那么珍珠是怎么在苏瑶手里的。

  “很显然的有人把珍珠粘在了苏瑶的手上,可惜她忘了一件事,若是苏瑶能握住这粒珍珠,那么这手该这样紧紧的握着,若是苏瑶是这样紧紧握住的,那么这粒珍珠根本拿不出来,因为她的手已经形成尸僵了,怎么可能拿得出来珍珠呢。”

  苏绾说完冷笑一声望向秋姨娘,秋姨娘此时已经完全的呆住了,她一个内宅女子,哪里懂这些,但是这时候她也懂一件事了,那就是大小姐很可能不是杀害她女儿的凶手,那是谁杀的她女儿啊。

  这一次不但是秋姨娘,在场的人大部分都相信这人很可能不是苏绾杀的,那么不是苏绾杀的,是谁杀的,谁杀这么一个十三岁的少女啊。

  宁王萧烨和惠王萧擎松了一口气,两个人的脸色拢上了温和的笑意,眸光满是柔光,看到苏绾璀璨的小模样,说不出的喜欢。

  苏绾又说到第三点:“我要说的第三点也是最重要一点,其实我长裙上的珍珠确实少了一粒,不过却是早就被人给偷去了,我呢,为了防止有人栽脏陷害我,所以特别的在这珍珠小花上涂上了药水,只要一泡水,这些珍珠就会显出不同的颜色来。”

  苏绾说完,望向身遭的人:“你们谁手里有刀。”

  宁王萧烨立刻望向身侧的手下,手下拔出身上的一柄刀来。

  萧烨取了刀一路走出来递到苏绾的手上。

  靖王府世子萧煌看着萧烨那满目温柔光泽的样子,说不出的火大,眼神阴骜至极。

  萧烨却不理会别人,温声叮咛苏绾:“你小心些。”

  “好。”

  苏绾轻笑着应了一声后,用刀把腰间的珍珠小花给割了下来,这个本来就是缝在腰间的,一割便割了下来,苏绾把这小花交到身侧的云萝手里:“去,拿到湖里泡一下。”

  “是的,小姐。”

  云萝直到这时候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先前她真是担心死了,害怕死了,生怕小姐遇到什么庥烦,没想到事情竟然有了转机。

  云萝赶紧把珍珠小花拿到湖边去泡水,待到她把珍珠小花拿回来的时候,只见那珍珠小花此时完全的变了颜色,竟然成了一朵蓝色的小花。

  “大家可是看到了,我的珍珠早就被我用药水涂过了,它们遇水会变色,那么大家再看看苏瑶手里的珍珠。”

  这下所有人恍然了,原来根本不是苏家大小姐动的手脚,人家根本没有杀苏瑶。

  人群中议论起来。

  “原来不是清灵县主。”

  “是啊,根本不是清灵县主。”

  “那五小姐苏瑶是被谁杀死的。”

  安国候望着眼面前的一切,终于松了一口气,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听到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来:“好啊,我苏家是越发的有体面了,当着所有客人的面闹出这一桩一桩的事情来,这是要毁掉苏家的节奏啊。”

  众人掉头望去,便看到怒气冲冲苏老夫人领着一帮人赶了过来。

  安国候府这边的事情其实苏老夫人早就接到消息了,不过一直没有出现,现在眼看着时候差不多了,这老夫人终于粉墨登场了。

  她一出现便怒瞪着安国候苏鹏,脸色难看的说道:“苏鹏,别以为你是安国候府的候爷,就把这安国候府当成你自个的,你记着这安国候府姓苏,是大家的,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这样是要毁我们苏家。”

  安国候没想到自个竟然当众被母亲责难,脸色特别的不好看,他掉首狠狠的望向安国候夫人。

  今儿个这一出一出的,都是这女人整出来的吧,她想算计苏绾是吗,从前她便对苏绾不好,现如今越发的没边了,她这样处处不为安国候府着想,分明是想毁苏家啊。他绝对不会容忍她这样干。

  安国候夫人心里一口气差点没有抽过去,今日是她惹事吗,是苏小贱人惹事好吗,她不但毁她儿子的名声,还意图毁掉她的女儿,她做母亲的难道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被人欺负吗?

  安国候夫人掉首望向苏绾,看到苏绾朝着她眨了眨眼睛,一脸可爱的萌宠样,分明是极高兴的,这个小贱人是明目张胆的挑衅她啊,安国候夫人只觉得心中血气往上涌,差点没栽到地上去。

  偏在这时候,苏绾忽地嘴一撇,明媚可爱的小脸上便拢了委屈,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里忽地滚落下泪花来。

  安国候夫人一看她这样,惊悚不已,这小贱人又想干什么。

  只见苏绾已经伤心的直奔苏老夫人而去,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苏老夫人的身边,哽咽着开口:“祖母,这候府只怕已经容不下我了,绾绾请祖母成全,放了绾绾出去,自立门户吧。”

  苏绾说完,抬首望着苏老夫人。

  此时的她,娇嫩的小脸上满是委屈,大颗晶莹的泪珠从眼里滚落而下,长睫微微的颤动着,就好像蝴蝶的翅膀一般轻颤着,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心疼不舍。

  宁王萧烨和惠王萧擎二人虽然知道她是假装的,可是看着这样子的她,想想她在安国候府的处境,心里竟然没来由的心疼着。

  萧烨忍不住沉声开口:“安国候爷,若是你们苏家真的容不下她,大可以让她出去自立门户,好歹她还是父皇亲封的清灵县主。”

  萧擎的脸色也十分的不好看,阴沉着脸盯着安国候爷。

  靖王世子萧煌先看到苏绾的动作,忍不住翻白眼,这小狐狸又演戏了,她这戏演得越来越精堪了,他要不要给她鼓鼓掌呢。

  萧煌正想着,忽地看到宁王出声相护,眸色不由得暗了,阴测测的望着宁王萧烨,然后慢慢的移开眼光望向苏绾。

  这小丫头明明是又阴险又刁钻,又心狠,又手辣的,可是偏偏引了这么些人来护着她,当真是有手段啊。

  萧煌心里不悦,他不悦,自然不会叫苏绾愉悦。

  萧煌一路缓缓的走到苏绾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苏绾,然后伸出修长如玉的手轻抬起苏绾的巴掌小脸,一脸怜悯的说道:“可怜见的丫头,真是太可怜了,既然没人要你,本世子便收留了你吧,就当养个猫啊狗的在身边逗逗乐子也是好的。”

  苏绾听了这家伙的话,忍不住磨牙,真想一巴掌拍开这贱男的手,然后骂一声滚。

  可惜偏偏此刻她在演戏,却是不好直接发飙,所以只能眨巴眨巴眼睛,用眼神表示着,萧煌,这帐我记下了。

  萧煌一点也不在意,轻挑眼眸,悠悠的表示着,记吧记吧,帐多爷不愁。

  他俊魅的容颜之上潋滟的光华,唇角的笑意,难得的多了一抹暖意。

  “瞧这小可怜的模样儿,真正是叫人心疼,怎么就有人舍得这么对待你呢,罢了,以后你跟着爷了,有爷吃的,自然有你喝的,爷吃了肉,你喝口汤还是有的。”

  萧煌的话使得苏绾的气息更粗了一些,心里抓狂的叫嚣着,喝你妹的喝,喝死你就好了。

  她心里正怒骂着,身后的宁王萧烨脸色却是不太好看了,上前一步沉声说道:“萧煌,清灵县主已经够可怜的了,你就不要再戳县主的心了。”

  宁王萧烨自然知道苏绾绝对不会这么脆弱,她这样只不过是别有用心罢了。

  萧烨看到萧煌对苏绾的动作,便觉得心里十分的不舒服,相当的不爽,所以才会上前阻拦,不但阻拦,还伸手拨拉开了萧煌的手。

  萧煌停住手,悠悠的回首望向萧烨,两个人瞳眸中寒光四溅,碰碰的对撞着,一个不让。

  最后萧煌笑了起来:“宁王殿下不会要和本世子抢吧,难道你也想收留清灵县主不成。”

  宁王萧烨冷哼一声,幽幽的说道:“我是打算请清灵县主去宁王府做客,而不是收留她,她是一个人,又不是阿猫阿狗的,用不着谁收留。”

  苏绾微不可察的点头,脸上拢上了笑意,还是宁王殿下说话让人听了舒服。

  不过萧烨的话让她舒服,却让萧煌十分的不舒服,萧煌呵呵冷笑:“原来宁王殿下便是这样英雄救美的,可是我记得这清灵县主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啊,怎么也轮不到宁王殿下出头啊。”

  苏绾立刻递了一个白眼给他,宁王萧烨也脸色阴沉的瞪着他。

  这时候安国候府的苏老夫人已经反应过来,这不是她的机会吗?

  苏老夫人伸手拉着苏绾,一脸心疼的开口:“绾绾,你别胡言乱语,一切有祖母呢,这苏家还不是一个外姓人做得了主的,以后谁若再敢欺你,看我容得了她。”

  苏老夫人的话,分明是针对安国候夫人的,安国候夫人眼一黑,终于明白苏小贱人唱这一出戏为什么,就是挑起老夫人对上她啊。

  安国候夫人心里说不出的恨,她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就收拾不了苏绾苏小贱人了,怎么会这样啊。

  苏老夫人已经望向了安国候苏鹏:“苏鹏,今日这一出一出的戏分明是别有古怪的,我不能眼眵睁的坐视不管,所以我要查清楚这些事,还有我希望在我查这些事情的时候,郡主不要再接手候府的任何事情,一切等到查清楚这些事再说。”

  一言便是剥夺了安国候夫人的掌家权。

  安国候夫人眼一黑,身子气得发软,今日明明吃亏的是她们母子三人,最后她的儿子女儿被污辱,她的掌家权还要被夺吗,不行不行,她不同意。

  安国候夫人眼含热泪的望向了安国候苏鹏,苏鹏此时说不出的心烦,本来好好的事情,竟然叫这个女人惹出这么多事来,看来是自己平时太纵容她了,她不理事也好。

  想着安国候点头:“母亲说的是,从今日开始,候府的事情暂时交给母亲过问着,郡主还是在自个的院子里好好的养养。”

  一句话竟是当众剥夺了安国候夫人的权限。

  苏明轩没想到最后事情竟然成这样了,不由得脸色难看的大叫起来:“爹爹,凭什么,凭什么让外人夺了母亲的掌权,凭什么。”

  苏明轩的话一落,苏老夫人直接受不了的怪叫一声:“外人?我是外人,我是你祖母,这就是我苏家教出来的好儿孙吗,果然是什么人生的什么人啊。”

  苏老夫人这时候是真的生气了,陡的朝着后面的嬷嬷大叫:“来人,给我把苏明轩关进苏家的祠堂去,三天不准吃饭,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苏老夫人命令一下,安国候夫人眼红了,疯了似的叫起来:“凭什么,凭什么关我的儿子。”

  这一次连安国候苏鹏也觉得不像话了,这苏明轩是苏家的子孙,怎么搞得好像是她一个人的孩子似的,这叫什么话。

  “老夫人说的话没听到吗?把人关进祠堂去,三天不准吃饭。”

  “另外把夫人送进玉澜院静养,没有本候的话,不准她出来。”

  安国候下命令,候府的护卫可不敢不听,赶紧的上前抓了苏明轩便走。

  另有几个嬷嬷抓了安国候夫人往玉澜院而去,安国候夫人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直接嗷的一声怪叫昏迷了过去。

  偏苏老夫人还不屑的冷哼:“动不动就使这一招,腻不腻啊。”

  这一下所有人都当成安国候夫人装昏了,个个不屑的冷睨着那昏迷过去的安国候夫人。

  待到苏明轩和安国候夫人被人送走了,安国候望向四周的人,抱拳沉声的说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今日对不住各位了,让各位受惊了,现在本候就让人送各位出府,至于小女苏瑶之死,本候一定会查清楚是怎么回事的,听说今日有贼人进了候府,说不定苏瑶便是被那贼人给掐死的,这事本候定然会查个明白的。”

  苏鹏这是想息事宁人,在场的人都没说什么,这是人家家事,事主不究,刑部也没有理由接这案子,所以苏瑶究竟怎么死的,不是他们该管的事情。

  候府的管家赶紧的领着人把人往外送。

  这时候苏绾已经起来了,她身侧站着的萧煌忽地斜过身子,靠近她的身边,悄声的说道:“其实之前我想出来替你做证的啊,因为先前我们明明在紫竹林幽会啊。”

  萧煌说完呵呵轻笑抬脚离开了,苏绾忍不住对着他的背影握拳,幽你妹啊。是他掳了她,什么幽会。

  苏绾正腹诽,忽地感觉到身侧有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掉首望去,便看到宁王萧烨和惠王萧擎两个人眸光幽幽的盯着她,两个人分明是听到了萧煌的话。

  原来那贱男是故意的,苏绾望着两个人探询的眸光,只能呵呵的干笑了。

  ------题外话------

  亲爱的姑娘们,推荐下眼眸的女强文《重生候门之嫡妃有毒》http://。520xs.com/info/722701。html

  喜欢女强的可以去收个啊

  另外,笑笑求个票票,每天求一遍才可以萌萌哒,要不然俺就不萌萌哒了。<!--ov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68章苏绾大胜 萧煌心计》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