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蛇女转世 苏绾摊牌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大殿内,所有人望向惠王萧擎,发现今时今日的萧擎,完全不复以往的落魄了,整个人散发着自信华贵的气息,随着他走进大殿内,众人只觉得眼前明亮几分,他一路从殿外走进来,对着大殿上首的太后娘娘施礼。

  “孙儿见过皇奶奶。”

  太后仔细打量下首的惠王萧擎,越看越满意,最后笑着挥手:“起来吧,你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腿,这是真的好了吗?”

  惠王点头:“是的,皇奶奶,孙儿的腿是真的没事了。”

  他说着走到太后的身边,太后伸手摸了摸他的腿,果然是完好无损的,看到这样的惠王,太后的脸上拢上了若有所思,眼神微暗。

  威远候府眼下权势滔天,那也是因为有她这个太后在的原因,若是自己死了呢,威远候府没有皇子傍身,很容易便会被新帝夺权削职,等自己过世后,袁家只怕要没落了,一想到这个,太后心中便有了打算,再抬头望向惠王的时候,眼神说不出的慈爱。

  “这事你父皇还不知道吧。”

  “是的,孙儿第一个过来告诉皇奶奶的。”

  事实上是他前往安国候府去见苏绾,却知道苏绾被太后召进了宫,萧擎生怕苏绾吃什么亏,所以赶紧的入宫来拜见太后。

  先前他虽然没有一直盯着绾绾瞧,但已经看到她没有事了,萧擎心里终是松一口气。

  虽然自己心中想的是苏绾的安危,但这样的事情,他是断然不能让太后知道的,一来太后会恼火,二来绾绾眼下身上还顶着襄王妃的名头。

  萧擎眸光微暗,脸上却满是温润华贵的笑意,仿似松竹般的俊雅。

  太后听了萧擎的话,自是十分的高兴,惠王这话,分明是投城示好的意思,他现在是一心想靠着她,拉拢威远候府的,既然他这样诚心,她又如何会不帮衬着他呢。

  太后拍拍萧擎的腿:“好,没事就好,这事你父皇还不知道吧。”

  “是的,父皇还不知道,孙儿打算待会儿去告诉父皇一声。”

  “嗯,你父皇一定会和我一样高兴的,你去吧,去告诉他这件事。”

  太后挥手,萧擎应声向太后告了安后退出了大殿。

  待到萧擎退出去后,太后瞄到大殿下首的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两个人,脸色一闪而过的不耐,挥了挥手:“你们也一并退下吧。”

  “是,太后娘娘。”

  三个人同时出声,一起往殿外退去。

  这一回进宫,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两个人说不出的失望,本以为进宫面见太后,会得到太后的保护,狠狠的收拾苏小贱人,可是最后呢,太后不但没有替她们出气,反而是苏明月还惹了太后的嫌。

  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两个人想到这事,越想越糟心,两个人掉首望着身侧的苏绾,却看到苏绾满脸明媚的笑容,一张水嫩的小脸,就像一朵盛开的花儿一般,看到这样的她,分明是心情极好的。

  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心中的恨意越发的强烈,两个人心中同时想着,日后她定然要找人把这女人的脸给撕了。

  一行三个人走出了永寿宫的大殿,殿外有太监守候,看她们出来,自动自发的过来送她们离开永寿宫。

  不过几个人刚走出去几步,便从旁边的幽径通道上走出一个人来,三个人飞快的望了一眼,发现这从旁边走出来的人竟是惠王萧擎。

  看到惠王萧擎的腿竟然好了,安国候夫人的脸色阴暗了。

  苏明月的脸色也特别的不好看,惠王从以前便护着苏绾苏小贱人,现在腿好了,只怕更护着苏小贱人了。

  母女二人眼神绿莹莹的,不过惠王并不理会她们两个,径直越过她们一路走到苏绾的面前:“绾绾。”

  苏绾点头,望向他的腿时满脸笑意:“你的腿好了吗?怎么一直没听你说。”

  惠王挑眉轻笑:“之前一直没往这方面想,今日我无意站起来试试,没想到这腿竟然能走路了,心中高兴,所以便进宫来让皇奶奶也高兴高兴。”

  事实上他的腿早就有感觉了,他一直没有说,就是为了给苏绾一个惊喜,可是现在愣是被打乱了,萧擎心里说不出的失望,不过看绾绾没事,他也松了一口气。

  苏绾仰头巧笑嫣然的望着他,向他道喜。

  “恭喜你的腿好了,以后又可以有一番作为了。”

  “是的,本王终于不再是别人眼中的残废了,”萧擎眉眼拢着光华,在昏黄的灯光下,整个人散发着流光溢彩的光泽。

  苏绾想起他之前说要去见皇上,让皇上也高兴高兴,逐笑着催促他:“皇上还不知道你的腿好了吧,你过去吧,我出宫回府了。”

  萧擎点头,眼睛瞄了一下前面,前面的两母女虽然一路往前走,但是一点动静没有,分明是竖着耳朵听她们说话的,萧擎眼神一暗,脸上拢了冷戾之气,他沉声开口:“本王之所以留在这里等你,是不放心你就这么回安国候府,若是有人半道拦截你,暗杀你怎么办,所以本王派几名手下保护你回府。”

  萧擎说完,陡的沉声:“来人。”

  两名手下闪身而出,正是惠王府的得力侍卫,萧擎指了指苏绾说道:“你们带人护送清灵县主回安国候府,记着,若是有人胆敢动清灵县主的主意,格杀勿论。”

  “是,王爷。”

  两名手下抱拳领命,萧擎一挥手,他们又退了出去。

  一直走在前面的安国候夫人江寒烟和苏明月母女二人自然一字不差的听到了后面惠王萧擎的话,两个人脸色说不出的幽暗,尤其是安国候夫人江寒烟,手指悄然的握起来,就在前一刻,她还想着,今晚苏绾出宫,身边并没有什么厉害的人跟着,她要派杜云暗中刺杀这女人,最好把她杀死在外面。

  可是没想到萧擎竟然提前做了这么一层安排,她要想再动手根本不可能,反而很可能会为自己招来麻烦,所以说,今晚并不是好时机。

  本来挺好的一个机会,愣是叫惠王给毁掉了,安国候夫人心中说不出的恼恨,却也无计可施,母女二人一路出永寿宫,往宫门外走去。

  后面的惠王萧擎安排了这些事情后,心里才放下心来,待到两个人一起出了永寿宫要分开的时候,萧擎忽地凑到苏绾的身边飞快的说道:“绾绾,本王知道你不想嫁给襄王,你放心,本王会尽快替你退掉这门婚事,你什么都不用做。”

  “呃。”

  苏绾惊讶,身侧的男人已经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一路直奔皇帝住的宫殿去了。

  苏绾想着萧擎先前说的话,会尽快替她退掉襄王萧磊的婚事,那就是说根本不用她出手,自然有人动手帮她做成这件事吗,苏绾笑眯眯的心情越发的好了,张开两只手对着手指儿玩,整个人说不出的俏皮可爱,实在看不出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小姑娘。

  身后聂梨恭敬的说道:“小姐,夜深了,我们回府吧。”

  “好。”现在她一点都不担心有人拦截她暗杀她什么的,因为萧擎派了人保护她,而且他先前那样大刺刺的说出来,就是警告江寒烟母女两个,她们两个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再派人出来杀她,所以她不用担心了。

  苏绾轻笑起来,萧擎,既然你说帮我退掉襄王的婚,那我就不动手了,等你喔。

  马车一路出宫回安国候府去了。

  另外一辆马车,乃是安国候府的马车,马车里坐着的正是安国候夫人江寒烟和苏明月,母女二人此时都气得快抓狂了,尤其是江寒烟,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的失利,本来指望进宫能找太后当靠山的,现在太后靠山没找到,还惹了一身的骚,平白的让太后恼了起来。

  江寒烟忍不住抱怨自个的女儿:“你没事说嫡女庶女做什么,还说身份高贵,若不是你说这话,太后不会那么生气。”

  苏明月没想到母亲心情不好,竟然把火发到了自己的身上,不由得来火:“我哪知道她听不得这话,谁知道太后娘娘怎么了?我不就是发作了苏绾吗,她那么生气做什么?”

  江寒烟瞪着苏明月:“因为太后就是庶出的啊。”

  “啊。”这会苏明月惊了一跳,然后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堂堂太后怎么竟然庶出出身,这样的人怎么就当上太后了。”

  江寒烟没想到女儿没反省,竟然数落起太后来了,这事若是传出去,她们母女二人还有活路吗。

  “苏明月,你胡说什么呢。”

  江寒烟火大的瞪着自个的女儿,苏明月心里一下子委屈起来:“娘亲,我也不知道,你也没有告诉过我啊,我以为太后是嫡出的,自然站在我们这边,哪知道太后竟然是庶出的。”

  说到这个,苏明月觉得自己委屈死了,她不就是说一下嫡庶之别吗,太后至于吗,她说得又没有错。

  江寒烟脸色幽幽暗暗的,伸手紧抓着马车的车帘,狠狠的说道:“一切都是苏绾使出来的诡计,她先前说出那么一番话,就是为了钓出你嘴里的话,借机用太后来对付我们,你看我们本来想借太后的手收拾她,结果没有成功,她轻轻松松的便借了太后的手,让我们失利,以后太后娘娘心中定然对我们有缝隙了。”

  说到这个,江寒烟便心中生烦。

  苏明月听到苏绾的名字恨得牙痒痒的,可是望向安国候夫人时,还是忍不住嘟嚷:“娘亲,你说太后怎么这样啊,你好歹在她的身边长大的,这和自个的女儿也差不多,她为什么就不能替你出出气呢。”

  本来她一直挺自傲的,因为自个的娘亲在太后身边长大的,别人谁敢得罪她啊,今儿个一看,太后根本就不是那种随便替她们出手的人。

  江寒烟眸光暗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明月,你要记住,这不是自己的亲娘啊,她永远不会心疼自个儿。”

  那些年她在太后的身边长大,外人只道她受尽了宠爱,其实呢,她一直小心翼翼的侍奉着太后,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只不过是表面风光罢了,太后必竟是一国太后,她所想的和她所想的完全不一样,若不牵扯到她的切身利益,太后一般是不会随便出手管闲事的。

  这一点是她大意了,安国候夫人只觉得特别的累,歪靠在马车里,一时没有说话,马车一路回安国候府去了。

  回了候府后,安国候苏鹏连看都没有来看她一眼,只派人过来吩咐她以后待在玉澜院内静养,不要再随便的出玉澜院,这是禁了她足的,安国候夫人在房里再次的大哭了一通,天近亮方才睡下。

  苏绾正好和她相反,一觉睡到天大亮,神情气爽。

  她刚睁开眼睛,便看到云萝一脸喜笑颜开的从房门外面走了进来,一看到苏绾醒过来,她便笑眯眯的说道:“小姐,你知道吗?西府那边出事了?”

  苏绾瞄一眼,懒洋洋的没什么表情,对于安国候府内的事情她一概不想理会,不管是东府还是西府。

  云萝见她没说什么话,也不恼,又自顾说道:“你知道吗?听说昨夜西府那边竟然引来了大批的蛇群,府里不少人都看到了。”

  “蛇群。”

  苏绾蹙眉,好好的怎么会有蛇群呢,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云萝看她没说话,又自往下说道:“你不知道,听说那些蛇群集体的对着一个方向顶礼膜拜,队形好齐整啊,看到的人都吓死了。”

  苏绾心里一沉,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顺口说道:“那蛇群膜拜的方向,不会是苏滢雪的房间吧。”

  “小姐,你竟然猜到了,是真的哎,听说那些蛇群顶礼膜拜的对象,真的是滢雪小姐,现在外面有不少人议论,说滢雪大小姐其实是蛇女转世,个个都很害怕她。”

  “蛇女转世?”

  苏绾摇头,只觉得不可能,肯定是有人算计了苏滢雪,是谁算计她的,难道是?

  苏绾还没有来得及深想,便听到外面忽地吵嚷了起来,分明是有很多人过来了,其中夹杂着很多的吵闹声,还有大哭声,这哭闹声打断了苏绾的思绪,她抬首望向门外,只见聂梨脸色难看的奔了进来,飞快的开口说道:“小姐,西府那边的大小姐带着一帮人过来了。”

  聂梨的话刚落,苏绾便听到外面响起一道尖锐的叫声:“苏绾,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

  苏绾一听便听出这吼叫的人不是别人,乃是西府小姐苏滢雪。

  苏滢雪此刻泪流满面,伤心欲绝的在外面大骂:“苏绾,你说昨晚上的事情是不是你搞出来的,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枉我以前对你那么好,你就是这样对我的,竟然弄了一群蛇在我的房间外面,还说我是蛇女转世,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的要照顾你啊,按理就该让你饿死才是。”

  苏滢雪说得就好像自己是苏绾的再生父母似的,若没有她,就没有苏绾似的。

  房间里,苏绾忍不住好笑,这女人的自我感觉是不是太好了,前身已经死了好吗,现在在这里装什么仁义啊,还有她真的当她是好姐妹吗?这一发生事情,便认为是她做出来的。

  怎么就不想想,她即便再和她关系不好,冲着从前的事情,她也不至于出手对她。

  苏绾一边想一边走了出去,这时候,听竹轩门前的院子里站了不少的人,除了苏滢雪带来的丫鬟仆妇外,还有二房的嫡女苏怀心,然后还有那唯恐天下不乱的蓝珠等人,蓝珠一脸义正严词的附和着苏滢雪的话:“嗯,我就不相信滢雪姐姐是什么蛇女,分明是有人算计滢雪姐姐的,有人真是没良心,亏得滢雪姐姐从前对她那么好。”

  苏怀心倒是没说什么,微蹙眉想了一下,总觉得这蛇群的事情,应该不关苏绾的事情,虽说苏绾很聪明,可昨夜蛇群的事情,她也是看到的,那可是大手笔,一般人整不出来,苏绾去哪里弄那么多的蛇。

  苏怀心想着劝苏滢雪:“堂姐,我看这事说不定不干苏绾的事情。”

  “怎么不干她的事情,最近和我关系不好的人除了她,再没有别人了,她之所以恼我,是因为昨天我让她不要和靖王世子接触,所以她恨上了我才会使这种招数,可是那也是她之前答应我的,答应了事后又反悔,我说了她两句,她竟然使这样阴毒的招数。”

  苏滢雪只要一想到昨晚的画面,便周身的汗毛倒竖,那么多的蛇围在她的房间四周,虽然那些蛇没有进来,也没有对她怎么样,可是她还是生生的吓住了,而且因为那些蛇对她顶礼膜拜的原因,现在大家看她的眼神很是怪异,个个当她是怪物一般。

  她倒底是招谁惹谁了,好好的被靖王世子萧煌给整成了盛京的笑柄,现在更是被人当成异类。

  苏滢雪越想越伤心,大声的痛哭着,一边哭一边大叫:“苏绾,你给我出来,你说你究竟想干什么,你究竟安的什么心,你是不是想逼死我你才甘心,既然你这么想我死,今日我就死在你这里。”

  苏滢雪说完当真要往听竹轩的墙上撞,她身后的丫鬟赶紧的拉住她,劝道:“小姐,你不要死,你不要冲动。”

  这时候苏绾从房里走了出来,脸色冷冷的瞪着苏滢雪,她是真的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和苏滢雪怒目相向,她以为就算两个人关系不好了,最多井水不犯河水罢了,她可从来没想过去动苏滢雪。

  但现在出了事,苏滢雪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却是她。

  苏绾忍不住冷笑,冷冷的说道:“堂姐,你闹哪样,一早上跑到我的听竹轩里说我算计你,我倒想问问你,我去哪儿弄那么多的蛇,这样,你在我的院子里翻找一下,看看我院子里是否有蛇。”

  苏滢雪并没有因为苏绾的话便有所改变,她依旧大哭着叫道:“你一定会使什么妖邪的招数,把那些蛇给藏了起来,我现在到哪里去找那些蛇啊。”

  苏绾这回真的生气了,脸色特别的难看,飞快的踱步走到了苏滢雪的面前,瞳眸满是血腥的戾气:“苏滢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因为自己不好过,所以也不想让我好过,你明明知道那么一大笔的蛇,绝对不是我整得出来的,你这样闹,无非就是自己心里不痛快,也不想让我痛快罢了,我再和你说一次,若是以后再把事情随便栽脏到我的头上,我绝不会饶你。”

  她一言完,陡的伸手掐住苏滢雪的脖子,虽然她人小又瘦弱,但是因为愤怒,所以此时力气很多,苏滢雪的脸色青紫起来,她不停的挣扎,伸出手来打苏绾的手臂,苏绾手一松,她痛苦的蹲到地上去吐了起来,一边吐还一边哭:“你们看到了,她想杀我,她想杀我。”

  苏绾冷讽的一笑:“你不是想死吗,又这么紧张干什么,演戏也要演得像一些,别以为我总能容忍你,以后你若是再招我,我就对你不客气。”

  苏绾说完瞳眸森森血气,这样的神容,看得苏滢雪心惊,竟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只知道哭。

  这时候西府的大夫人赶了过来,苏滢雪一看到自个的娘亲,哇的一声大哭:“娘,她想杀我,她想杀了我,她们全都看到了,她刚才想掐死我。”

  大夫人一听,脸色变了,朝着苏绾尖叫:“苏绾,你真是忘恩负义的东西,过去你堂姐对你多好,你竟然想杀你堂姐。”

  苏绾忍不住笑了起来,抬手揉了揉脑门:“麻烦你搞搞清楚好不好,她一早上带着人跑来我的听竹轩闹,说我算计她了,还要死要活的,我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栽脏。”

  她说完后望向大夫人,没好气的开口:“快点把她带走,还有以后不要再来我这里闹,再来我就不客气了,我要把她那不要脸的心思给散步出去,让人家看看她为什么处处对付我,算计我。”

  苏绾直接的开撕,一点也不吃亏。

  院子里不少人互相张望,望望苏绾又望望苏滢雪。

  苏滢雪的脸一片惨白,牙齿抖着,终于不敢再吭一声了,她完全相信苏绾这个小贱人说得到做得到,她就是这样不顾情份的人啊,完全不顾她从前那般对她。

  可是苏滢雪是真的不敢再闹了,哭倒在自个娘亲的怀里。

  大夫人也被苏绾的话震住了,女儿的心思虽然她和老夫人都明白,可是外人不知道啊,若是这事泄露出去,别人怕要笑掉大牙的,人家靖王世子公开羞辱了她,直接的嫌弃了她,她却依旧惦记着人家,想着人家,这事若是闹了出去,真是丢脸丢大了,以后她再也不要想嫁人了。

  所以大夫人只能咬牙,狠狠的瞪了苏绾一眼后冷哼:“白眼狼。”

  她说完扶着自己的女儿转身离开,身后本来看热闹的人满脸的疑惑,个个望着苏绾,想着苏绾话里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要脸的心思。

  蓝珠忍不住问道:“苏绾,苏滢雪有什么心思啊?”

  蓝珠一惯喜欢八卦,此时她已听出了苏滢雪身上有什么事,所以心里痒得不得了。

  苏绾一看到蓝珠那样就厌恶,直接的冷瞪着她:“全都给我滚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同意再随便进来,别怪我翻脸。”

  苏绾一说,很多人赶紧的往外退,蓝珠尤不满意的嘀咕着:“凶什么凶,不就是问下事吗,至于吗?”

  这里一众人退了出去,苏绾则脸色冰冷的领着云萝和聂梨两个人进花厅,不过苏绾的气还没有消呢,老夫人荣福堂里竟然有丫鬟过来叫她过去,不用想也知道叫她过去做什么,还不是问她昨天的事情是不是她搞出来的?

  他妈的这一个两个,真想弄死她们。

  苏绾周身戾气,其实她能容忍苏滢雪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因为一个原因,当初自已强上了萧煌,萧煌误会是苏滢雪,所以才会算计苏滢雪,害得她没脸,因着这一点,所以她才容忍这女人,要不然她立马弄死她。

  不过以后别想她再会容忍她。

  苏绾冷哼过后,直接的和来人说:“回去告诉老夫人,昨夜的事情和我没关系,别总当我是软柿子好捏,若是再有人来招惹我,看我不把这事闹大,看谁没脸。”

  老夫人的人回去一学,老夫人气个半死,不过还真没人再敢来闹苏绾。

  因为苏滢雪的那点心思,若是真的泄露出去,只怕苏家真要成了人家的笑料了,人家那样羞辱她们家的小姐,她们家的小姐还惦着人家,还想嫁给人家,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苏滢雪和苏绾闹起来这事,最高兴的莫过于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母女二人了,苏明月眼里满是亮光。

  “没想到她们两个人竟然闹了起来,真是太好了。”

  安国候夫人微微的点头,望向苏明月:“这可是个好机会,你可以借那苏滢雪的手,让她和苏绾斗,让她们斗个两败俱伤,等到她们斗个两败俱伤我们再出手。”

  “苏滢雪只怕斗不过苏绾那个小贱人,她太精明了。”

  “斗不过也没关系,苏滢雪若是死了,苏绾的名声也别想要了,必竟苏滢雪从前对苏绾一直很好,这事不少人知道呢,现在苏绾竟然和自个的堂姐斗了起来,还害了自个的堂姐,你说别人怎么说她。”

  安国候夫人越想越高兴,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好棋子,一定要善加利用才是。

  “回头你去看看苏滢雪,好好的和她拉拉关系,顺便再帮她出出主意,她好我们也好不是吗?”

  “是,娘亲,我知道怎么做,娘亲放心吧。”

  苏明月笑了起来,不过对于昨晚西府蛇群的事情,苏明月一脸的不解:“娘亲,你说蛇群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苏绾搞出来的吗?”

  安国候夫人想了一下摇头:“她再有本事,也生不出那么大的一批蛇来,这事恐怕另有蹊跷。”

  苏明月想到那么一大批的蛇群,不由得毛骨悚然的,然后飞快的望向安国候夫人:“娘亲,你说她会不会真是蛇女降世啊,听说那些蛇都对她顶礼膜拜呢,要是她真是蛇女降世,可是妖邪之物啊/”

  “你别相信那些无中生有的事情,苏滢雪有什么过人之处,还蛇女,要我说苏绾那个小贱人是蛇女还差不多,那女人才邪门着呢。”

  安国候夫人说完望向苏明月:“月儿,你别担心,苏滢雪就是一个寻常人,这事摆明了是有人算计她的,至于谁算计她的,娘亲暂时还没有想到。”

  苏明月总算好受一些了,安国候夫人又和她说了几句,让她去西府陪陪苏滢雪。

  听竹轩,苏绾一直没有出院子,不过因着早上苏滢雪闹了一通的事情,她心情不是太好,云萝和聂梨两个人不敢招惹她,各做各的事情,整个听竹轩仿若无人之地。

  傍晚的时候,聂志远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很多精巧的头饰首饰,其实是各式的暗器,苏绾看到这些东西,终于难得的高兴了起来。

  她没想到聂志远竟然真的替她把这事办成了,而且这些暗器做工十分的精巧,不说天衣无缝,却也是一点也看不出破绽的,总之看到的人绝不会想到她的这些东西,其实是暗器。

  苏绾不停的摆弄着这些东西,一会儿挑了一枚银簪戴头上,一会儿取了耳环戴在耳朵上,一会儿又试试乌制的乌弩,越看越高兴,终于把早上受的浊气给去掉了。

  她抬眸望向聂志远,笑道:“办得不错,以后你就留在外面听命办事,对了,没事的时候,你给我多留意府里的消息,尤其是大公子苏明轩的消息,若是有关于他的消息,立刻来禀报我。”

  “好,小姐。”

  聂志远沉声应了,苏绾望了望身侧的聂梨,父女两个几天没见面,大概有话要说:“聂梨,你和你父亲先去说说话吧,再吃顿饭。”

  “好的,小姐。”

  聂梨很高兴,转身拽着自个的父亲出去了,苏绾又开始摆弄房间里的东西,云萝在一边看着,惊讶不已,不过她虽然知道小姐的这些东西有用,具体怎么用,她却是不知道的,不过看着这些银制的东西,还真是精巧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没有亮,整个安国候府的人都在睡觉,而西府苏滢雪住的房间里忽地传出尖叫声,这叫声透着无尽的惊骇,恐慌和害怕,听到的人生生的抖簌了一下,然后赶紧的爬起来。

  这一回不但是西府内的人,就是东府的人也被惊动了。

  因着西府蛇群膜拜苏滢雪的事情,东府这边的人也都很不安,虽然苏滢雪后来跑到听竹轩闹了一场,说那蛇群的事情,是苏绾搞出来的,可是很多人不太相信这样的事情,大小姐虽然很厉害,可是要弄出那么多的蛇出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还要那些蛇膜拜苏滢雪,这事怎么也不可能,所以说来说去,很多人还是认为苏滢雪邪门儿,说不定她真是蛇女转世的。

  因着这一层事,所以很多人半夜没睡,待到西府的叫声起,整个安国候府内的人都被惊动了。

  西府苏滢雪的房间里,丫鬟琴儿惊吓得整张脸都白了,连话都说不俐索了,先前那惊惧的叫声也是她叫出来的。

  她是苏滢雪的大丫鬟,因着苏滢雪昨天心情不好,所以大夫人吩咐她不要离开,在苏滢雪的床前陪夜,以防小姐想不开做出啥。

  琴儿自然不敢违抗,便留在苏滢雪的床前陪床,天近亮时候,琴儿迷糊的醒了过来,她伸出手摸索着把床边滑落下来的薄毯盖到大小姐的身上,可是手竟然摸到了一块类似于鳞片的东西,琴儿先是不以为意,又伸手摸了摸,手下的触感越发的真实,她摸着时便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待到她睁开眼睛望向床上的人时,整个人都惊吓住了。

  床上的大小姐,此时半边脸呈现人形,而另外半边脸却满是花纹鳞片,一眼看去就好像蛇皮一般,而她的两只手臂上此时也遍布着蛇纹鳞片,她就好像妖化了的半人半蛇的妖怪一般。

  琴儿看到这样的小姐,如何承受得住,所以才会惊骇的大叫了起来。

  房间里一直沉睡的苏滢雪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听到琴儿的尖叫声,努力的睁开眼睛,不满的冷瞪向琴儿:“住嘴,叫什么叫。”

  苏滢雪一开口,琴儿脸色惨白的拼命点头,她一边点头一边说道:“我不叫,你不要吃我,你不要吃我。”

  她一边说一边小心的往门后面退去,那样子竟像十分的害怕她,想夺门而出似的。

  苏滢雪翻身坐起来一脸不解的望着琴儿,脸色越发的阴沉了,昨天她大半夜没睡,天近亮才睡,被人给叫醒了心情肯定不好,何况一睁开眼还看到琴儿像见了鬼似的,她有那么吓人吗?

  “琴儿,你干什么,是不是想让我收拾你啊。”

  苏滢雪脸色冷冷的说道,本就有半边脸像蛇脸,这会子再冷冷的说着话,当真是恐怖之极,琴儿吓得尖叫着扑通扑通的磕头:“小姐,我不敢了,不,蛇女大人,我不敢了,你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啊。”

  苏滢雪一听琴儿的话,直气得眼里腾腾的冒火,抬手怒指着琴儿,这死丫头竟然胆敢叫她蛇女大人,她是人好不好,什么蛇女大人。

  “琴儿一一一。”

  苏滢雪的话忽地止住了,因为她看到了自己抬起的手臂,手臂上布满了花纹鳞片,看上去竟像蛇皮一般,她惊骇得说不出话来,这,这一一。

  “啊,啊。”

  这一回换成苏滢雪惨叫了,绝望而害怕,叫声几乎把屋顶都掀翻了。

  这时候,西府的大老爷,大夫人以及老夫人等都赶了过来,几个人一进房间,率先看到琴儿惊骇得快扭曲的小脸,似乎受到了什么大惊吓似的,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大夫人忍不住恼火:“你鬼叫鬼叫的做什么?”

  琴儿已说不出话来,一只手只知道往床上的苏滢雪指,房里的几个人便顺着琴儿的手指往床上望去,只见床上此时有一个半人半蛇的女人坐在床上,那样子说不出的狰狞,大夫人第一个忍不住吓得叫起来:“啊。”

  她吓得转身便往外跑:“妖怪啊。”

  老夫人也紧跟着她往外跑:“来人,抓妖怪。”

  大老爷和大公子苏子炎倒底是男人,只退了三步,然后发现床上坐着的女人是苏滢雪:“滢雪。”

  床上苏滢雪看到自个的祖母,母亲,竟然避她如蛇蝎,再也控制不住的放声大哭,同时愤怒的尖叫:“啊,啊。”

  苏老夫人和大夫人听到苏滢雪的哭声,才知道床上的女人是苏滢雪,两个人心中虽然害怕,可还是小心的掉头进了房间,不过两个人却是不敢靠近,远远的站着,指着苏滢雪问道:“滢雪,你的脸怎么了?”

  苏滢雪此时只以为自己的手臂布满了蛇鳞片,并不知道自己的脸上也有,此时听到大夫人和老夫人问,抬手往脸上摸去,这一摸便摸到了脸上的鳞纹,再次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啊啊。”

  房里苏滢雪尖叫连连,大老爷和大夫人两个人看得心疼极了,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苏老夫人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正在这时,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来。安国候苏鹏和安国候夫人江寒烟,以及苏明月等人赶了过来。

  几个人走进来,看到苏滢雪脸上的蛇纹和手臂上的蛇纹后,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两母女下意识的想退出去,不过眼看着所有人望过来,最后只得停住了动作,不过也如大夫人和苏老夫人一样不敢近前。

  安国候苏鹏和大老爷是男人,男人胆子要大一点,所以虽然脸色不好看,倒没有多说什么。

  大夫人望着床上哭得肝肠寸断的女儿,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碎了:“老爷,现在怎么办,雪儿她倒底是怎么了?她怎么了啊。”

  大老公苏清没有说话,苏滢雪的哥哥苏子炎沉声开口:“妹妹的脸和手臂很可能是中毒了,还是先找个大夫来检查一下。”

  苏子炎一开口,大老爷便点头同意了:“好,立刻找个大夫过来查一下,看雪儿身上究竟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中毒了。”

  他们绝不相信自个的女儿是什么妖邪。

  但是大老爷的话一落,安国候苏鹏便沉声反对了。

  “不行,不能随便找大夫,若是随便找了大夫过来,这事肯定会让外人知道,到时候人家一定说我安国候府生了妖邪之物,若是这样,滢雪首先遭难,然后我安国候府只怕也要遭难。”

  安国候说完,房里沉寂,个个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如若现在叫了大夫进府,那大夫保不准会说出去,若是说出去,容不下苏滢雪还是其次,说不定最后还要影响到安国候府满门的人。

  苏滢雪自个儿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此刻的鬼样子,所以连连的摇头:“不要,不要请大夫,我不要让人看到这样子的我啊,我不想被人当成怪物。”

  大夫人再次哭了起来:“如若不请大夫,雪儿这样怎么办,难道一直这样吗?”

  苏滢雪也哭了起来。

  房间最外侧的安国候府夫人望了自个的女儿一眼,苏明月立刻接受到安国候夫人的意思,飞快的开口:“其实要我说,也不需要到外面去请大夫,咱们府上不就有一位吗?先前不是治好了太后娘娘的病吗,医术一定是极厉害的,滢雪堂姐这分明是中毒啊,若是她出手,一定会治好滢雪堂姐病的,只是有一桩,她若真心为滢雪堂姐治肯定是治得好的,就怕不真心,或者有什么别的心思。”

  苏明月话一落,苏老夫人和大夫人便知道苏明月说的是谁,清灵县主苏绾,除了她还有谁。

  安国候和大老爷也意动了,没错,苏绾能医好太后,医术必然是不错的,眼下苏滢雪这样子是没办法请外面的大夫医治的,所以只能请苏绾出手替苏滢雪治一下。

  安国候想着,望向房里立着的应妈妈:“去,把大小姐请过来,就说我让她过来一下。”

  安国候身为苏绾的父亲,一脸权威的说道,应妈妈瞄了一眼自家的夫人,夫人朝她点了点头,应妈妈转身便走了出去。

  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母女二人相视一笑,今日苏绾不管是出手救还是不救,都落不得好,她若是不出手救,那么她们完全可以把这事赖到她的头上,让她百口莫辩,她若是出手治了,她们定然叫她治不好,到时候,她一样落不得好。

  苏绾啊苏绾,我们就不相信斗不过你。

  听竹轩,苏绾此时已经醒了,先前苏滢雪丫鬟琴儿的叫声,她倒是没听到,必竟听竹轩离得苏滢雪住的地方蛮远的,但是外面的动静,倒是吵醒了她,她睁开眼睛后便让云萝出去打听。

  待到云萝回来,才知道西府苏滢雪那边又出事了。

  苏绾眼睛眯了起来,眼里一抹暗芒,怎么会一再的是苏滢雪出事呢,昨天苏滢雪出事后,她便有一种直觉,苏滢雪身上发生的事情似乎是萧煌做出来的,因为能轻易调动蛇群,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这个人一定要很厉害才行。

  想想苏滢雪一个内宅女子,能得罪什么厉害的人物啊,只有萧煌而已,之前萧煌以为苏滢雪进了紫竹林,所以算计了她,可现在他不是怀疑她了吗?怎么又转头对付起苏滢雪来了。

  难道他给她点了守宫砂后,又不怀疑她了,再次的认定苏滢雪才是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人,所以他又开始对付苏滢雪了。

  房间里,苏绾正想着,门外,有沉稳的声音响起来:“大小姐,候爷让大小姐去西府一趟。”

  苏绾挑了挑眉,本来不想理会,可是她现在都醒了,躺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去西府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而且西府这回发生的事情似乎有点大啊,连安国候苏鹏都惊动了。

  不过安国候让人来叫她干什么,难不成以为又是她做的,这一个两个真当她好欺负不成,苏绾脸色幽幽暗暗,招手示意云萝替自己穿衣服,然后简单的洗盥了一下,前往安国候府的西府,苏滢雪住的地方。

  苏绾一出现,安国候苏鹏便沉声下命令:“苏绾,过来替你堂姐检查一遍,看看她究竟怎么了?”

  安国候话一落,苏明月娇软的声音响起来:“是啊,大姐姐,你快替堂姐看看,她是不是中了什么毒了,她好可怜啊,这样子若是被人看到了,一定会说她是妖怪的。”

  苏滢雪此时已经顾不得憎恨苏绾了,她抬眸望着苏绾,就指望苏绾能替她治好身上的蛇纹。

  苏绾还没有说话,身后的云萝率先惊叫出声:“啊,妖怪啊。”

  苏绾听了云萝的话抬头望去,便看到房间的床上,苏滢雪的半边脸是完好的,另外半边脸竟然布满了花纹鳞片,看上去好像蛇纹似的,再看她的两条手臂,也布满了蛇鳞片,看上去好像蛇身似的,此时的她十分的骇人,看上去真像一个妖怪。

  房里大老爷大夫人一起开口:“苏绾,快点替你堂姐治好。”

  两个人似乎苏绾一定能治好似的。

  苏绾抬眸扫了一圈,发现房间里所有人都望着她,最后面的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两个人则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一脸的看好戏。

  苏绾的嘴角慢慢的勾了起来,呵呵,这两位又算计上她了,好,真是太好了,看来她还是对她们太仁慈了啊,后面一定会叫她们痛一点,一定会的。

  苏绾收回视线望向房间床上的苏滢雪,慢慢的说道:“我医不了,请另外请大夫。”

  苏绾话一落,床上的苏滢雪眼里闪过凶狠的光芒,死死的盯着苏绾,苏明月的怪叫声响起来:“大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对堂姐呢,她这样已经很难受了,你竟然不替她医,你替太后娘娘的病都医好了,堂姐这点病能难倒你吗?除非你不想替她医。”

  苏绾掉首望着苏明月,冷笑着说道:“我是不想替她医,你是不是想说我不医,她这样就是我害的,是我下的毒,是我对她出手的,是我害了她的。”

  苏明月被苏绾咄咄逼人的样子给吓得后退了两步,随之她想到自己竟然被苏绾这贱人给吓住了,便又挺直了腰往前走了两步:“难道不是你害的吗,若不是你害的,你为什么不替她医治,为什么?她可是你堂姐,从前对你多好啊。”

  “她对我好吗?”

  这一次苏绾回首望向床上的苏滢雪,嘴角满是讥讽的笑。

  苏滢雪的脸色难看至极,眼泪又留了下来。

  大老爷和大夫人听到苏绾的话,脸色同时的变了,大夫人望着苏绾叫起来:“苏绾,你还不快点替你大姐姐医治,若是你不替她医治,就是你对她下的毒手。”

  苏绾呵呵笑道:“好啊,如若说是我动的手脚,那立刻去刑部报官吧,我不介意进刑部让人家查,看看倒底我有没有动手脚,还有你们一个个真是让我觉得恶心,一出事便栽脏陷害到我的头上,什么事都往我的头上赖,我是那么好赖的吗?我再在这里说一遍,以后若是你们再有事便往我头上赖,别怪我和你们开撕,你们不想要安国候府,那我就替你们毁掉好了。”

  苏绾说完狠狠的扫视了一圈,眼神说不出的凶狠,看到的人个个吓了一跳。

  安国候苏鹏眼角跳了几下,然后他气恨恨的说道:“苏绾,她好歹是你的堂姐,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她这样的神容,若是泄露出去,人家一定会当她是妖怪的,你想我们安国候府若是出了妖怪,你也落不得好。”

  安国候苦口婆心的劝道,苏绾回身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你是不是一心想救她。”

  安国候听她问得古怪,一声不吭的望着她,苏绾笑眯眯的说道:“其实我知道是谁把她变成这样的,只要找到那个人,她就没事了。”

  “是谁?”

  这一次大老爷和大夫人全都叫了起来,苏联绾笑望向房里的人,幽幽的说道:“靖王世子萧煌。”

  现在她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对苏滢雪做出这些事的,不是别人,是萧煌,萧煌这样做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逼她出来,他要逼她自已出来主动说清楚这件事。

  因为他想看看她倒底能忍到什么时候,倒底能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替自己受过。

  呵呵,她不会替苏滢雪治病,但是却不会一直眼看着别人顶自己的罪。所以她会去找萧煌,是的,她决定去找萧煌,和他说说那天晚上紫竹林的事情。

  苏绾冷笑,望着房间里的所有人,现在大家全都呆愣住了,不知道苏绾说的是真是假,萧煌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苏滢雪出手啊,他为什么不放过一个弱女子啊。

  那样羞辱了一个女孩子,现在还不放过她,竟然还对她做出这样恐怖的事情来。

  苏绾不理会别人,一直走到苏滢雪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苏滢雪:“堂姐,现在我问你,你要我去找他吗,让他放过你,不要再为难你。可是先前你说过的,不准我和他接触,不准我和他说话,你是我堂姐,从前对我那么好,我想救你的啊,可是我又不想违背诺言,这可怎么办呢?”

  苏滢雪一脸的惨白,身子轻颤着,她没想到萧煌会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啊,为什么。

  房间里,大老爷和大夫人已经叫起来:“苏绾,你去,去找萧煌,让他马上拿出解药,救你堂姐。”

  苏绾眨了眨眼睛,一脸软萌的说道:“可是我答应了堂姐的,不和他接触,不和他说话,这可怎么办啊?”

  房里苏滢雪尖叫起来:“你去,你去找他,我要解药,我要解药。”

  苏滢雪的话说完,苏绾一句话也不说,转身便自离开,直接往门外走去,待到走到门口,她忽地转身望向屋子里的人,最后望向苏滢雪:“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从此后我们恩断义决,前情往事一笔勾消,若是以后你再来招我,我绝不会心慈手软。”

  若按照她从前的个性,苏滢雪这样对她,早就死一百次了,但是她却一再的饶过她,之所以饶过她,是因为自己做的错,让她受了罪,但现在她把所有的一切都揽过来,所以她再不欠苏滢雪任何东西。

  苏绾说完又望向了安国候说道:“以后这候府里的人,再胆敢什么事都赖到我的头上,我决不会手软,一个个的恶心死人了,什么事都往我的头上赖,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我呸。”

  她说完转身便走,身后的房间里,安国候以及苏老夫人等人脸都黑了,但这一次个个心里都理亏,明明不是苏绾做的,个个全赖到苏绾的头上,也难怪她生气。

  苏明月眼看着苏绾走了,立刻望向安国候说道:“爹爹,你看她竟然把我们大家都骂了。”

  安国候瞄她一眼,眼神说不出的阴暗。

  他是候爷,他不希望家宅不宁,他看得出来,苏绾是真的发了狠的,若是谁再去招她,只怕真的要闹出事来,所以以后谁也不要去惹她。

  安国候想着扫视了房里的人一圈,最后沉声说道:“你们也看到了,这事根本不是苏绾做的,但是我们先前个个怀疑是她做的,还有你。”

  安国候指着苏滢雪:“昨天竟然跑到听竹轩去闹,你是不是嫌事情不够大,嫌人家不知道你的事情啊。”

  大夫人一听安国候指责自个的女儿,生气了:“候爷说什么呢,我女儿已经够倒霉了,再说谁又能肯定不是苏绾做的呢。”

  “你,不可理喻。”

  安国候脸黑了,然后望了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一眼,沉声喝道:“走。”

  一行人直接的出了房间,最后房里只剩下二房的人静静的等候着,苏老夫人看着苏明月的样子,十分的害怕,赶紧的开溜了。

  听竹轩内。

  苏绾脸色十分的难看,望向聂梨,飞快的说道:“聂梨,让你父亲去找靖王世子萧煌,就说我有事要见他,让他定个地方,我去找他。”

  “好,”聂梨转身便自往外走去。

  身后的花厅里,苏绾眼神说不出的阴沉,嘴角是呵呵的冷笑,萧煌,你不是一直逼我出来吗,好,我出来了,今天我就告诉你,是我把你干了,你待怎么着吧。

  ------题外话------

  哈哈,绾绾发狠了,我就把你干了,你待怎么着吧。

  笑笑每天更得多不多啊,票纸继续努力的投,这样就有动力多多码字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70章 蛇女转世 苏绾摊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