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算计襄王 退婚风波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安国候苏鹏对于苏明月的表现十分的失望,苏明月看自个的爹爹这样,又觉得十分的委屈,本来还想多说两句,苏绾那个小贱人先前是很吓人的啊,不管换成谁看到她那样肯定都会被吓到的,自己明明被她吓到了,爹爹不安慰她,竟然还说她没用。

  苏明月委屈的眼泪都汪在了眼里,最近她们本来被苏绾欺负就够倒霉的了,眼下明轩还被关在苏家祠堂里吃不了饭。可偏偏爹爹似乎还对她们不满意似的,为什么会这样啊。

  安国候夫人看到苏鹏的样子,心里的恨意更深了,手指也下意识的握紧了,虽说她早就知道苏鹏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只有对他有用的,他才会特别的疼宠,若是对他没用的,他根本就不会多看一眼,就像府上的几个庶女,往常他是看也不会看的。

  他只对明月和明轩两个人好,可那也是因为明轩是他的嫡子,而明月从小就生得好,他是指望明月将来嫁进皇子府邸给他和苏家带来荣华富贵的,现在看明月的手段不行,他自然着急,甚至于还多了失望之心。

  安国候夫人虽然心中憎恨,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朝着苏明月摇了摇头,然后望向安国候说道:“候爷,明月从小得我精心教养,又如何会被苏绾给吓到呢,她这孩子和苏绾有了矛盾就是不想和苏绾坐在一起罢了。”

  安国候瞄了苏明月一眼,苏明月因为失望,此时不再看安国候,掀帘往外张望,安国候自然看出女儿生气了,想想这是自个疼爱的女儿,自己先前的话难免重了些,所以又耐下性子安抚苏明月:“月儿啊,你日后可是要成为王妃的,你想那后宅的事情,看似寻常,可也处处充斥着刀光剑影,若是你经不得事,如何稳坐家中主母的地位,爹爹这也是为你好。”

  安国候本来说这句话,苏明月还挺感动的,可是偏偏他后面又来了一句:“现在你是怡灵县主,那苏绾也成了清灵县主,你们两姐妹应该好好的相处,日后才可以相互扶持。”

  他一说别说苏明月火大了,就是安国候夫人火也大了,那苏小贱人能和她女儿比吗,清灵县主,哼,让她见鬼去吧,她绝不会让这女人嫁进上流社会人家的,定然要叫她名声尽毁,看最后谁家还会娶她。

  安国候夫人正想着,外面马车慢慢的停住了,车夫的声音传进来:“候爷,夫人,惠王府到了。”

  安国候夫人松了一口气,她实在不想听苏鹏说这些有的没的,她的女儿,她不希望她嫁进皇室,因为她的女儿不需要那些,她本来就是尊贵的金枝玉叶,日后的荣华不会比别人少。

  安国候夫人心里想着,伸出手拍了拍苏明月的手,借此安慰她,母女二人相视一眼后跟着安国候下了马车。

  惠王府门前,十分的热闹,管家正领着府里的下人招待着客人,礼品如流水一般的往里送,看得人眼花缭乱。

  惠王身为太子之时颇得朝臣的心,先前断腿之后,又自请废太子,深得皇帝的心。

  眼下他的腿一恢复过来,皇上便下旨命他举办庆祝宴,这旨意不难看出一件事,皇上有意恢复惠王殿下的太子身份。

  如此一来,朝堂上的朝臣皆有不巴着惠王殿下的。

  今日庆祝宴,几乎倾朝而动了,所以人特别的多,说不出的热闹。

  好在惠王府的管家颇有经验,礼品一一往里送,男宾往一处迎,女宾又往一处迎,男宾女宾分在两个相邻的院子里,一个在外院,一个在内院。

  男宾客全由惠王殿下亲自招待着,至于女宾,夫人们由吕国公府的张王两位夫人招待着,小姐们则由吕珊招待,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苏绾到的时候,很多人都到了,安国候夫人揩苏明月自去和人招呼着,只扔下苏绾一个人在后面,理也不理。

  不过苏绾并没有被冷落,负责招待小姐的吕珊早领着人迎了过来。

  今日的所有宾客里面,这清灵县主是她表哥单独派发了请贴的,她自然不能得罪这位客人。

  吕珊甚至于还想着,自个的表哥是不是喜欢这位清灵县主啊,待她可比别人尽心,可是很快吕珊想到苏绾的身上顶着的襄王妃身份,所以说也许是自己多想了,表哥的腿可是苏绾背后的沈乘风所救,而且听表哥说这事还是苏绾帮的忙,如此一来,吕珊对苏绾自然更尽心了。

  “清灵县主,你来了,快来快来,我们大家正等着你呢。”

  吕珊说完,身后不远处有人张嘴唤道:“苏绾,过来这边。”

  苏绾望过去便看到有几个人正围在高大的绿荫树下说话,叫她的人乃是威远候府的袁佳,袁佳身边自然是先前和苏绾打过招呼的何敏等人,苏绾立刻笑着点头,自往袁佳等人的跟前走去,吕珊则陪着她说话,场面十分的热切。

  相较于吕珊和袁佳等人的热情,苏明月那边却略显冷清,因为苏明月往常接触的贵女都自视甚高,先前她们在安国候府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这些贵女心中不免有怨气,所以看苏明月过来也爱理不理的,只自顾说着话。

  最后还是文信候府的两位小姐出来招呼了苏明月,苏明月回首看到苏绾倍受欢迎的样子,心中说不出的气狠,明明她才是安国候府正经的小姐,苏绾那个小贱人算什么东西,竟然比她还受欢迎。

  苏明月的脸阴阴阳阳的,最后她看到今日来的贵女中竟然有宫里的两位公主。

  五公主嘉柔公主因为母妃早逝,所以一直以来很低调,身侧虽然围了不少人,但是大家并没有那种高涨的热情,反倒是八公主冯翔公主身边围着的人,个个奉承着八公主。

  八公主乃是武贤妃所生,武贤妃在宫里本来就得宠,这八公主自然也受皇上疼爱,何况她还是宁王的妹妹,宁王殿下眼下也颇得圣宠,谁知道最后他会不会上位,若是宁王殿下上位,那么这位八公主,可就是皇上的妹妹了,这些人自然不该得罪这位主,所以个个极尽所能的吹捧着八公主。

  苏明月一直以来也喜欢往八公主跟前凑,所以此时一看到八公主,早走了过去:“冯翔公主你过来了。”

  八公主冯翔公主点了点头,招手示意苏明月坐下来,苏明月立刻笑了起来,只觉得倍儿有面子,身遭的人看八公主招呼苏明月,自然不敢再给苏明月脸色看,一时间这边也热闹了起来。

  苏明月一边和身边的人说话,一边示威似的朝着不远处的苏绾望去,可惜苏绾看都没看她,连个眼角也没有给她,只自顾自的和袁佳等人说着话。

  袁佳何敏等人此时说的话题,竟然事关安国候府内的事情。

  先前苏滢雪中毒,半人半蛇的事情不知道怎么泄露了出去,当然,那么大的院子,有下人说出去也正常。

  不过在场的人都有些不太相信,个个望着苏绾,惊奇的说道:“真的假的啊?”

  苏绾笑望着袁佳和何敏说道:“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就是一种皮肤病,脸上和手臂上的皮肤出了点问题,看上去有些骇人罢了。”

  苏绾说完袁佳和何敏吐了一口气,两个人点头:“我们就说嘛,哪有那么吓人,你都不知道,还有人说苏滢雪是蛇女转世,说她很快就要变成一条蛇了,到时候就要出来吃人了。”

  “是啊,我们一听就觉得这是假的,怎么可能啊。”

  旁边的小姐点头,一个个都不太相信,苏绾轻笑,若是让她们看到苏滢雪当时的状况,她们一定会相信的,确实挺骇人的。

  不过今天一早,她已经听到云萝说了,苏滢雪脸上的皮肤已经慢慢的好起来了,看来萧煌实现了对她的承诺,对苏滢雪收手了。

  苏绾眸光幽暗,苏滢雪,现在我什么都不欠你的了,以后若是你再来算计我,我不会饶你的。

  苏绾正想着,忽地身边有小姐问苏绾:“听说惠王殿下的腿是沈乘风救的,是真的吗?”

  苏绾回神,点了点头:“是的。”

  她话落,四周的女人个个惊呼,裴溪一脸惊奇的说道:“这沈乘风好厉害啊,真想看看他是什么样子。”

  “是啊,惠王殿下的腿连御医都束手无策了呢,没想到却被这个沈乘风医好了,此人堪称天下第一神医啊。”

  骠骑将军府的雷妍说道,苏绾只管安静的吃茶听她们说话,因为她能说什么,那人就是她啊。

  雷妍等人惊叹完后,又想起一件事望着苏绾:“听说那沈公子不但医好了绾绾的病,还收了你为徒,这事是真的假的啊?”

  苏绾放下手里的茶杯点头:“是的,我是跟他学了些医术,之前脑子不好的时候,我还不知道那是医术,只是觉得好玩跟他学了,可是没想到却是医术,现在倒多少有些用处。”

  “沈公子待你可真好,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好呢。”

  “好像我娘在世的时候曾经救过他。”

  苏绾轻描淡写的一避而过,身侧的人却惊呼:“这人真是侠胆忠心,真想见见他啊。”

  这回说话的是雷妍,雷妍和袁佳等人出自于将军府,心中多少有一些侠义情节,所以听到苏绾所说的话,竟然对沈乘风有些着迷了,一个劲的追问苏绾:“绾绾,你说那沈乘风多大了?”

  “二十多岁吧。”

  “那他长得是不是很帅很迷人?”

  苏绾有些张嘴结舌了,这叫什么事啊,不过看到个个盯着她,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其实也没有那么帅,他的脸上有一道疤痕,别的还好。”

  本来她以为这样说,这些贵女该被吓到了吧,偏偏袁佳和雷妍与众不同,两个人惊呼起来,相视一眼后,点头说道:“这个人太酷了。”

  “是的,一定是那种外表冷酷无情,可是内心充满柔情的男人,真的好想见见他。”

  雷妍说完望向苏绾:“绾绾,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苏绾看在场的几个小姑娘,个个一脸痴迷的样子,不由得嘴角抽了抽,最后赶紧的说道:“他不在京城,现在回湘山去了。”

  “啊,竟然不在京城。”

  “太可惜了。”

  个个叹气,最后雷妍再次的盯着苏绾:“绾绾,等他来京城的时候,你和他说说,我们想见见他,好不好?”

  苏绾一脸黑线条,这叫什么事啊,只能打马虎眼。

  “好,只要他来,我一定帮你们和他说,不过近期他应该不会过来的。”

  苏绾已经有些坐不住了,真想有个人来替她解围,不过她刚如此想,便看到不远处忙着招呼客人的吕珊领着婢女走了过来,一走到苏绾身边,便俯身贴着苏绾的耳朵说道:“绾绾,请随我来一下。”

  苏绾诧异的挑了一下眉,然后和身边的人打了招呼,便和吕珊走到了一边,吕珊拉着苏绾悄声说道:“我表哥让我来告诉你,让你出去走一圈,什么事都不要做,就按他所说的做就行了。”

  吕珊一脸不解,表哥这样做是什么目的,不过她也没有追问,望着苏绾。

  苏绾一下子想到萧擎答应帮她退婚的事情,看来萧擎是要算计襄王萧磊,既如此她如何会不配合他。

  苏绾笑眯眯的点头:“好啊。”

  吕珊立刻招手唤了旁边一个身着天蓝色长裙的女子过来:“这个是我表哥的手下姜娴,她武功很厉害,所以你不要担心有人会伤害你。”

  苏绾点头,她并不害怕有人来害她,现在她身上防备的东西很多,从暗器到毒药,算来足有十几样,若是哪个不怕死的招惹她,倒霉的应该是那个算计她的人,而不是她自个儿。

  姜娴恭敬的走到苏绾的面前,不卑不亢的说道:“清灵县主,请随我来。”

  “好。”苏绾领着聂梨跟着姜娴的身后一路离开了女宾所在的院子,往惠王府的某一处院落走去,当然她并不知道惠王府的构造,她只是跟着姜娴走而已,其她的一切根本不用她操心。

  苏绾前脚刚离开女宾所在的玉华院,后脚苏明月便发现了,这女人蹙紧了眉思索着,要不要在这惠王府内算计算计苏绾,可是最终却没有敢动手,因为她想起上次苏瑶在安平候府出事的事情,那安平候府只是一个大长公主,苏瑶便被打得那么惨,若是今日她在惠王府失利,被惠王查出来,不用想,苏明月也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惩罚。

  最后她只能收敛心中的算计之心,安份的坐在贵女圈里,奉承着八公主冯翔公主,冯翔公主其实早就看到了苏绾,可是上一次在宫中的事情,使得这八公主对于苏绾有些忌惮,一时间倒没有敢随便找碴。

  至于别的贵女,都知道惠王殿下对清灵县主有些不一般,再加上苏绾现在成了清灵县主,要找她的碴子,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这女人再不是从前的那个傻子了,很是精明,所以她们还是不要随便招惹她的好。

  如此一来,竟然没有一个人找苏绾的麻烦。

  苏绾跟着姜娴在惠王府里七转八弯的转悠着,此时她一点也不知道,她刚出了女宾的玉华院,后面便有人把这消息禀报给了襄王萧磊,萧磊立刻领着两名手下一路跟了出来,远远的看到前面行走着的苏绾,襄王殿下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之所以跟着苏绾,是想和苏绾好好的说说话。

  上次在安国候府落梅阁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他短时间内并没有去安国候府,主要是心里气恼苏绾竟然胆敢算计他,他想晾晾那个女人。

  可是后来他又想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惠王萧擎的腿好了,朝堂上不少朝臣都向着他靠扰了过去,若是他再不行动,他哪里还有胜算啊,所以现在他需要大笔钱财来周转,虽然丞相府拨了一部分钱出来启动,逐步的拉拢朝臣,可是这后期还需要不少的钱呢。

  他必须尽快的娶苏绾为妻,本来他是想给苏绾一个侧妃的位置的,可是现在襄王府的侧妃位置都有人了,他本来身边就有一个侧妃了,之前发生了安国候府的事情,刑部尚书府的嫡女阮雨又入了襄王府为侧妃,那么苏绾只能为正妃了,何况他得到消息,现在的安国候对于苏绾有些不一样了,若是苏绾入襄王府,自己这边胜算大的话,安国候那个老狐狸定然也会见风使驼的靠上自己这艘大船的。

  虽然这件事,他母妃心里有些不平衡,可是最后为了他的千秋大业,倒底还是忍了,不过她母妃却咬牙坚持,若是日后他登基为皇了,定然要废掉苏绾这个女人,绝不能让她坐上皇后之位,他也答应她了,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正因着这一层信念,所以萧磊打算乘今天的宴席,好好的和苏绾谈谈,之前他一直派人盯着女宾那边的玉华院,若是看到苏绾出来便让人通知他,他好出来和苏绾好好的说说,哄哄她,现在他都打算娶她为襄王妃了,她应该知足了。

  襄王想着脚步说不出的轻快,一路跟着前面的身影往前走去。

  惠王府内的格局他是十分熟悉的,所以一点也不担心,远远跟着苏绾,七转八弯的一路往前面走去,当然路上他不由自主的想着,苏绾这是去见谁啊,竟然跑这么一大圈出来,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最后苏绾竟然拐进了惠王府的一座院子,一路进了院子。

  萧磊赶紧领着两个手下施展轻功从围墙跃了进去,他们一进去,便看到苏绾顺着长廊拐进了一间屋子。

  萧磊不由得起疑心,闪身奔了过去,想想又觉得两名手下跟着不妥,所以示意他们就在门外等着,若是内里有什么情况,他们再进去。

  两名手下应声留在外面,萧磊大踏步的直奔一排主屋,然后飞快的走到苏绾进去的屋子。

  屋子里有屏风挡着,一时看不到内里的情况,不过却隐约有簌簌的声音响起,萧磊没有多想,抬脚直往里面走去,然后他便呆住了。

  因为屏风之后有人换衣服,里面换衣服的人,根本没想到竟然有一个大男人直接的从外面闯了进来,所以手里拿着的长裙掉到了地上,而此时这女子上身着一件肚兜,下身着一件亵裤,待到反应过来,她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啊,啊。”

  萧磊被这女子的叫声给惊着,脑子第一个念头是不能让这女人叫,若是把人叫来了,他就要对这女人负责,那么苏绾怎么办?如此一想,萧磊冲了过去,上手便搂住女子,然后伸出另外一只手捂住了女子的嘴巴,同时冷沉着的脸命令道:“不许叫。”

  可这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有人冲了进来,一冲进来便紧张的问道:“贺珍,你怎么了?”

  不过待到门外的几个人冲进来后,齐齐的呆愣住了,只见襄王殿下一只手搂住贺珍,一只手捂住贺珍的嘴巴,那样子倒像是欲对贺珍行不轨之事一般。

  几个女子一下子想到上次在安国候府发生的事情,这位爷不是和刑部尚书府的阮雨两情相悦吗,怎么现在又对贺珍欲行不轨了。

  一时间在场的人个个都对这位爷心生反感,相当的不齿他的行为。

  襄王萧磊眼见局面已这样,赶紧的松开了手。

  贺珍直接的气哭了,然后俯身捡地上的长裙,飞快的往身上套,可因为心里又急又怒,所以两三次都没有成功/

  先前从门外冲进来当头的一位便是吕珊,吕珊飞快的上前帮助贺珍把长裙套上身,然后又帮助她整理好身上的衣裙。

  房间里的萧磊此时脸色说不出的难看,阴阴沉沉的望着房里的人,可是他想到的却是明明先前他看到的是苏绾,怎么会变成云山伯府的贺珍的,这分明是有人算计他的,而这算计他的人不是别人,乃是苏绾苏小贱人,一定是这样。

  原来她从前说的话竟然是真的,她说不想嫁他,原来是真的不想嫁他,如若她真的想嫁他,今日断然不会使出这么一出。

  萧磊此刻整上人很阴沉,大手紧握在一起,好半天一言不吭。

  偏偏吕珊怒气冲天的开了口:“襄王,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跑到这里来的?”

  萧磊眯眼望向吕珊,猜测着吕珊是不是也是参与者之一,必竟吕珊是惠王的人,而惠王一直以来都是帮助苏绾的,所以这事吕珊一定也是有份的。

  萧磊如此一想,心中火大得不得了:“吕珊,你好样的。”

  吕珊一脸不耐烦的叫道:“你还是赶快给贺珍一个交待吧。”

  萧磊冷瞪着吕珊:“什么交待,我什么都没有做,要做什么交待。”

  萧磊话一落,吕珊没出口,明威将军崔英的妹妹崔玉便先叫了起来:“襄王殿下,你太过份了,都看了人家贺珍的身子,竟然说什么都没有做,还有你抱了贺珍,你让她以后怎么嫁人。”

  贺珍听崔玉一说,再没有脸见人了,直接的冲了出去,崔玉和文信候府的江茵,生怕出什么事,赶紧的跟着她后面追出去,吕珊则气狠狠的瞪了襄王一眼,然后转身冲了出去,当然她出去是去禀报自家表哥这一出事的。

  落在最后面的萧磊,此刻说不出的抓狂,抬手一掌直挥向门前的屏风,屏风应声而裂,哗啦哗啦的碎裂了一地。

  今日的事情,他可以百分百的肯定,是苏绾搞出来的,而且惠王萧擎定然帮她了,要不然她在惠王府是做不出来这些的。

  可恨,可恶的贱人。

  襄王大骂。

  而吕珊很快把这里的事情禀报给了萧擎,萧擎立刻通知了云山伯府的人,还有庆王,当然贺珍和崔玉等人也在,这些牵扯到这事的人一起被惠王请进了惠王府的某间花厅。

  除了这些人外,萧磊和苏绾也被请进了惠王府的花厅里。

  此时花厅里坐满了人,当事人萧磊脸色阴沉,眼神嗖嗖的飞着冷刀子,直往下首末的苏绾射去,恨不得在苏绾的身上戳出几个洞来,可惜苏绾好像没看到,满脸愉悦的看热闹。

  贺珍自坐在一边哭泣着,云山伯贺轺脸色满是青黑,不过瞳眸却一闪而过的欣喜,没想到女儿竟然有这造化,可以嫁给襄王为妃,这倒不错。

  不过前提是襄王殿下愿意娶自个的女儿,不过他不娶恐怕不行。

  云山伯府,乃是六皇子庆王的娘舅家族,只是云山伯府并不得势,逐步没落了,而庆王也不受帝宠,所以贺家越来越没落。

  现在贺珍竟然被襄王看了身子,那么襄王自然要娶贺珍为妻,原本贺珍被看了身子,很可能只能为襄王侧妃,可关键是襄王府现在有两个侧妃了,贺珍身为云山伯府的嫡女,总不可能为妾,所以只能为妃。

  可现在的问题是贺珍如若为妃,那么清灵县主苏绾怎么办?

  不过贺家的人才不管这些,云山伯一脸青黑的望着萧磊,希望萧磊给个交待。

  贺珍则哭个不停,原来她是因为自己被看光了身子,所以哭泣,可是这么一会儿,她回过神来,心里却高兴了起来,她高兴除了因为襄王的身份外,还有一个原因,从苏绾的手里抢了襄王来,这女人一定痛心,那她可就算帮玉珑报了仇了。

  云山伯府的贺珍和丞相府的赵玉珑十分的要好,所以赵玉珑先前吃亏,贺珍一直记着,现在想到自己可以抢了苏绾的男人,贺珍说不出的高兴,兴奋至极。

  可是相较于她的高兴,萧磊说不出的愤怒抓狂,贺家早就没落了,他若娶贺珍,可是得不偿失的,什么都得不到,连一点势力都借不到,贺家不但没势,连钱财都没有,那他娶贺珍有什么用。

  所以他不娶。

  萧磊此时除了恨苏绾,还恨萧擎,萧擎太狠了,他一方面帮助苏绾,一方面算计着他,他让他娶云山伯府的嫡女,云山伯府这么些年不但没落了,而且还没钱,他娶贺珍,只不过使自己断了一个臂膀罢了,所以他不能娶。

  萧磊脸色阴沉的望着一厅堂的人,最后望向萧擎,眼神说不出的嗜血,不过萧擎并不理会他,依旧满脸的温润,他望着萧磊说道:“五弟,你看这事怎么处理?”

  “三哥认为该怎么处理,我可什么都没有做。”

  萧磊开口,吕珊第一个受不了的叫起来:“襄王殿下,你看了人家的身子,怎么叫什么都没有做。”

  萧磊冷冷的瞪了吕珊一眼后,阴沉无比的说道:“我只是误闯了进去,难道这样就要本王负责任,还有她好好的跑那个院子换什么衣服,分明是别有古怪。”

  吕珊直接气笑了,说道;“襄王殿下,你说话真是太好笑了,什么叫别有古怪啊,那院子是我住的,因为之前贺珍喝茶的时候,打翻了茶杯,把衣服弄湿了,她没有带衣服,因为她和我长得差不多高,我在惠王府有一间院子,里面有我穿的衣服,我便带她过去换一套我的衣服,这有什么错啊。”

  吕珊说完,贺珍点头,哽咽着说道:“是的,吕姐姐只是带我过去换衣服的。”

  她说完又呜咽:“我不活了。”

  萧磊真接瞪她,不活就快点死,装模作样做什么。

  花厅里,云山伯贺轺看萧磊不愿意娶自个的女儿,心里十分的生气,噌一下站了起来:“襄王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看了我女儿的身子,现在还不想娶她,你是嫌我贺家没人吗?好,既然如此,那就进宫面圣,我要向皇上讨一个说法。”

  云山伯府虽然不得势,可倒底还有一个皇子庆王,还有庆王的母妃敬嫔,所以要想进宫倒不是什么难事。

  萧磊望向云山伯贺轺说道:“不是我不愿意娶,而是本王不想委屈了贺珍,我有一个未婚妻,有两个侧妃,贺珍怎么进本王的府邸,若是她进本王的府邸,只能为妾,我是怕污辱了她好不好?”

  萧磊说完,贺轺倒一时不好说话了。

  苏绾正看得有味,忽地发现话题扯到自己的身上,立刻笑着欲开口,我自愿退婚。

  不过她话没有说出口,便听到花厅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来,同时响起一道挪谕的声音:“这里还真是挺热闹。”

  众人望去,便看到门外走进来两个风华卓绝的男人,一人身着白色华袍,袍摆和袖摆用银丝绣成冰雪莲花,莲花的花瓣瓣瓣分明,当他从外面走进来,迎面便让人感受到丝丝冰寒的气息,而他却徐步优雅旁若无人,随着他的走动,那袍摆之上的雪色莲花在他的脚下生成了朵朵的雪莲,整个人说不出的冷魅却又透着惑人心魂的魅惑。

  相较于他的冷魅嗜寒,他身边的一位却要温润得多,玉冠束发,华袍加身,那锦袍之上的攒枝青竹说不出的高雅,衬得整个人仿若芝兰玉树一般。

  两个人便是两道风景,同样的吸引人,厅堂之内的人一时竟看得有些愣,不过很快萧擎回过神来,他第一时间便去看苏绾,苏绾则神色从容,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望了进来的两个人一眼,便自然的收回了视线,似乎门前的两个出色人儿,并未引起她过多的注意力。

  萧擎看到这个,心中没来由的松一口气,再掉首望向萧烨和萧煌的时候,神色已经温润得多。

  “原来是七弟和世子,本王正在处理事情,倒是惊了七弟和世子爷了。”

  萧擎话落,萧烨淡淡的挑眉:“不知道三哥可否容许王弟看看热闹。”

  自然宁王说话了,萧擎就没有不让他看热闹的理由,不过此时天色已不早了,这件事要尽快处理,处理完之后,惠王府还要开宴呢。

  “两位坐下吧。”

  萧擎示意萧烨和萧煌坐下。

  萧煌从头以尾都没有说话,一双瞳眸幽幽望向苏绾,无声的控诉着什么似的,苏绾却好像没看到似的,看也不看他。

  这使得萧煌心中越发的郁结,因为他已经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萧磊闯进了惠王府的某座院子,看到了换衣服的云山伯府的贺珍,萧磊看光了人家,自然要负责任,可是眼下襄王府内已有两侧妃,所以贺珍若想进襄王府,只能为正妃,可眼下苏绾却是萧磊未过门的未婚妻,所以说来说去,只能襄王退掉苏绾的婚事,从而娶贺珍为襄王正妃。

  虽然这件事与苏绾来说是好事,因为这样一来,苏绾就可以顺利退婚了,可是萧煌郁结的是这事是萧擎做出来的,萧擎这样做,其目的不言而喻,想到这女人竟然有别人惦记着,萧煌心中十分的不畅快。

  这女人眼下可是他的人,不对,应该他是她的人,是她对他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虽然之前两个人说好了,苏绾查出他身上所中的毒,然后医好他,两个人算是扯平了,可是萧煌知道苏绾就是那天晚上的女人,怎么也不可能当着不知道啊,心中这滋味,总觉得有一种让自己无法言明的感觉。

  萧煌周身冷魅的气息,脸色也是阴阴暗暗的,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

  萧擎已经不看向任何人,他望向萧磊:“五弟,既然你看了人家云山伯府贺珍的身子,就要负责娶人家,虽说你眼下有未婚妻,但若是你同意,本王自会进宫向父皇禀明这件事,让他同意你退掉清灵县主这门婚事,本王保证不叫父皇责难你。必竟这件事是出在惠王府的,本王难究其责。”

  萧擎如此一说,云山伯贺轺说不出的感激,只觉得惠王实在是太仁义了。

  可惜萧磊却不领萧擎的这情,他脸色阴沉的瞪向萧擎:“萧擎,苏绾乃是父皇下旨指婚给本王的未婚妻,本王绝不会退婚另娶的。”

  眼下萧磊算是看明白了,萧擎喜欢苏绾,他如此积极的帮助苏绾退婚,还不是自己想娶苏绾,而苏绾也不想嫁他,难道这小贱人想嫁的人是萧擎。

  哼,他绝不会成全他们两个的,他可是记得苏绾的嫁妆中有一枚龙王令,若是这东西落到萧擎的手里,谁还是他的对手,只怕他很快就会重新成为太子,所以他绝不同意。

  萧磊话一落,云山伯贺轺的脸色难看极了,这男人可是一点脸面没给他啊,就算他云山伯府没落了,可好歹还是一个伯府呢呢,还是六皇子庆王爷的娘舅家呢。

  这一回不但是云山伯贺轺,就是庆王萧彬的脸色也难看了,五哥竟然这样不给他脸子,他看光了表妹的身子,竟然不负责任,他这是太不拿他当回事,太不拿云山伯府当回事了。

  贺轺噌的一声站起来,望向萧擎说道:“惠王爷,我要进宫面见圣上,我要向皇上讨个说法。”

  云山伯一说,萧磊脸色阴沉了,手指握起来,如若这一次进宫,父皇一定会雷霆大发的,因为上次他和阮雨在安国候府发生的事情,父皇已经骂过他一次了,今日这事若是传到宫里,父皇只怕更生气。

  此时萧磊的心中说不出恨,他森冷嗜血的瞳眸狠狠的瞪向萧擎,然后瞪向苏绾,这两个人该死的东西,他不会放过他们的,对,一定不会放过,尤其是苏绾苏小贱人,她竟然胆敢这样对他,他都打算娶她做襄王妃了,她竟然嫌弃他,和萧擎这个混帐合手算计他。

  花厅里,萧磊虽然一腔恨意,可惜却没有半点办法,但是他此终不松口说要娶云山伯府的贺珍。

  萧擎看了没法,最后只得沉声说道:“既然五弟不松口,那就进宫吧,这事是在本王的府里发生的,那么本王就随了大家一起进宫吧,不过这事还是不要惊动别人的好,必竟此事事关贺小姐的声誉。”

  萧擎如此一说,云山伯府的人更是感动,惠王殿下果然是仁义之君,完全不似萧磊,根本就是小人一个,明明看光了贺珍的身子,竟然还想不娶,难道想白占便宜不成,若不是女儿叫他看了身子,他都不嫁了。

  不过现在他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这事有那么多的人看到了,无论如何,女儿只能嫁进襄王府。

  云山伯贺轺沉声开口:“谢惠王殿下了。”

  一行人从惠王府离开,一路进宫去了。

  这一回进宫,只有两个当事人,外加惠王宁王庆王,靖王世子萧煌,云山伯贺轺,还有苏绾,至于吕珊和江茵崔玉等人就不用进宫了。

  宫中上书房,承乾帝没想到好好的办个庆祝宴,竟然也能生出这样的事情来,当场脸气青了,抬手抓起龙案之上的一块墨砚对着萧磊砸了下去,萧磊如何敢躲,最后这墨砚砸了个正着,顿时间脑袋开花,半边脸全是血。

  上书房里所有人都在心里骂了一句,活该。

  尤其是苏绾心里说不出的舒爽,若是可以,她真想和皇帝说一声,给我补一下,不过在皇帝面前,她倒也不好这么放肆。

  上首承乾殿已是怒火大发:“你个该死的混帐,上次在安国候府做出那样不体面的事情,朕就和你说了,以后不要再行这种混帐事,好啊,这才几天,你竟然又看光了人家云山伯府嫡女的身子,你和朕说说,你是打算娶多少,这正妃还没有娶进门,侧妃小妾的一个个抬进门去了。”

  萧磊垂着头任皇上骂,一言也不敢吭,不过他低垂的面容之上一片嗜血,瞳眸阴沉得可怕,手指紧紧的握着,苏绾,苏小贱人,今日本王这帐定然会算到你的头上的,你给本王等着。

  皇帝骂完,下首的萧擎飞快的站出来,沉稳的说道:“父皇,请惩罚儿臣,儿臣若是不举办这庆祝宴,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

  承乾帝对于这个儿子还是很满意的,直接的挑眉:“这事关你什么事,你站到一边去,朕今日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萧擎并没有退下去,而是不卑不亢的说道:“父皇,眼下是如何解决这件事,而不是教训五弟,事情已经发生了,首先要想一个解决之道,儿臣认为一一一”

  萧磊不等萧擎说完,直接的吼叫起来:“本王不同意退婚,本王是无意间看了贺珍的,又不是故意的。”

  萧磊其实更想说是萧擎和苏绾栽脏陷害自己的,可是他知道就算说了,父皇也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必竟上回在安国候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自己这次的事情似乎很正常似的,何况父皇现在看重萧擎,若是他说萧擎,最后只怕更倒霉,总之就是没人会相信他。

  所以他干脆什么都不说,不过他咬死了口不退婚。

  因为现在他一心想娶苏绾,当然不是因为爱她,而是恨透了她,她叫他不好过,他又岂能如她的意,让她嫁进惠王府,他要叫她嫁进襄王府,然后慢慢的折磨她,他要让她死在襄王府里。

  上书房里,云山伯贺轺脸色说不出的难看,父女二人扑倒一声跪了下来:“皇上替臣做主啊。”

  贺珍泪眼模糊的哭叫:“皇上,臣女愿一死成全襄王殿下。”

  贺珍这话是路上的时候,云山伯教的,果然她一说,承乾帝脸色越发的难看了,阴森森的瞪向下首跪着的萧磊,又去摸东西,打算砸萧磊。

  萧擎赶紧的阻止,他可不想自个的父皇把萧磊砸昏过去,若是他被砸昏过去,这事可就前功尽弃了,所以眼面前的事情是把婚退掉。

  “父皇,你不要再打五弟了,他已经受伤了,再打只怕昏过去。”

  萧磊嘴角挂着冷讽,他这是怕他昏过去吧。

  想到昏过去,萧磊不由得心中意念一动,打算装昏过去,这样父皇就没办法下旨退婚了。

  可是他念头刚落,便听到上首的承乾帝大叫:“他敢给朕昏过去,朕就让他一辈子昏过去,永远也不要醒过来。”

  一句话,吓得萧磊不敢装昏了,只能安静的跪着,不过他嘴里却是没停。

  “父皇,儿臣知道错了,只是苏绾乃是儿臣的未婚妻,是父皇当年亲口指婚的,今日若是父皇同意儿臣退了苏绾的婚,那天下人会如何的笑话父皇,父皇乃是金口玉言啊,至于贺珍,儿臣并没有对她怎么样,所以儿臣愿意用别的方法补偿她。”

  贺家父女脸色全都黑了,这个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愿意退婚。

  承乾帝望着下首跪着的萧磊,又望望贺珍父女,一时难以决断,究竟如何处理这件事。

  萧擎忍不住担心,要知道同不同意退婚,可全凭父皇一念之间的意思,虽说按照常理萧磊所做的事情足以让他退掉绾绾的婚,娶贺珍为妻,可是就怕父皇意念一动,最后动贺家的主意,让贺家把这亏吃了,这也是有的啊。

  萧擎心里想着,望向云山伯贺轺,贺轺一看就明白他眼里的意思,赶紧的大哭:“皇上啊,求皇上替臣做主啊。”

  “皇上,臣女愿意一死,不叫皇上为难,不叫襄王殿下为难。”

  看到人家女儿如此通情达理,皇帝心里的恨意又起了,指着萧磊骂:“你个混帐东西,日后若是再行这糊涂事,行不行,朕把你撵出京城去,永世不准回京。”

  此言一出,萧磊脸色白了,冷汗冒出来,若是父皇真的下了这样的旨意,他可就被打入谷底了,永无翻身的机会了,所以他不要啊。

  萧磊扑通扑通磕头:“父皇饶命,儿臣知错了,儿臣以后不敢如此鲁莽了。”

  承乾帝望着他,终是叹口气,左右为难,不知道如何定夺这件事,一直站在最角落看戏的苏绾,觉得自己差不多该出来了,不紧不慢的走出来跪下:“皇上,臣女自认配不上襄王殿下,自愿退婚,成全襄王和云山伯府的贺小姐。”

  ------题外话------

  猜猜能不能退掉襄王的婚,吼吼,猜啊猜,想不想绾绾顺利退婚,若是想的话,来点票纸,保证退婚啊…。<!--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72章算计襄王 退婚风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