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夫妻离心 两种巨毒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听竹轩苏绾的房间里,苏绾正想着心事,她猜测今晚做出这些事的人定然是萧煌,因为之前收拾夏楠的事,和这件事有异曲同共之妙,不是他做的又是何人做的?不过虽然萧煌做了这件事,苏绾却并不是太高兴,她可不想和萧煌多牵扯,这个人心情阴晴莫测,谁知道下一回他又抽什么风。

  她还是尽快的查清楚他中了什么毒,然后替他解毒后,和他互不牵扯的好。

  苏绾正想着,屋外忽地响起脚步声,随着脚步声走近的还有说话声传进来:“小姐,季管家来了。”

  苏绾一听季忠来了,挑高了眉望向聂志远:“你回屋里躺着,之前我曾让聂梨假扮你在屋子里装病,说受了凉休息,你现在依旧回去装病,今晚这一出,说不定那些家伙会咬住是我做的,所以不能给他们任何的借口。”

  苏绾说完,聂志远点头,转身从窗户跃了出去,聂梨上前去关上窗户,这时候云萝从屋外走了进来,一脸焦急的说道:“小姐,是大公子,他受了重伤,候爷和夫人还派了管家来请小姐过去,小姐,你说他们会不会说这事是小姐干的。”

  苏绾轻笑了起来,看吧,连云萝这样后知后觉的人都想到了,看来今晚有好戏啊。

  屋外季管家的声音响起来;“小姐,候爷夫人有请小姐。”

  苏绾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笑眯眯的往外走,聂梨和云萝两个人跟着她一路出去。

  苏绾出现得这么快,季管家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苏绾这么爽快的便答应了这件事。

  这一阵子府里发生的事情,季管家看得很明白,这位主就不是好招惹的人,你看招惹她的人最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所以说他们还是悠着些吧,这位主是个邪门的主。

  季管家恭恭敬敬的开口:“候爷和夫人请大小姐前往落梅阁走一趟。”

  “走吧,真是讨厌,半夜三更的不让人睡觉,这么闹腾有意思吗?”

  苏绾嘟嚷着一路往外走,季管家一句话不敢接,几个人跟着苏绾的身后一路往落梅阁。

  一进落梅阁,苏绾便高兴了起来,因为即便没有走到苏明轩的房间,苏绾已经听到了安国候夫人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在夜幕之中凄惨不已,说不出的痛心痛肺,苏绾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眼神灼亮,整张小脸都拢上了光彩。

  江寒烟啊江寒烟,你知道痛了,那你谋算别人家孩子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会有报应呢,哈哈,这就是因果循环,若是你没有谋算了前身,又何至于有今天的一切,这一切都是你作的孽,然后报应到自个孩子的身上。

  同样的,苏绾对于这位苏明轩苏大公子也没有一丁点的好感,这个人若不收拾,后面指不定如何收拾她呢。

  当然先前她指示聂志远的时候,并没有打算废苏明轩下身,只是说重伤苏明轩。

  不过萧煌可比她狠多了,一出手便让他残废了。

  呵呵,活该。

  苏绾脚步轻快的一路往苏明轩的房间里走去。

  苏明轩的房间很大,分里外两间,此时外间的会客厅里,坐了不少的人。

  除了安国候苏鹏红着一双眼睛,还有老夫人,大房那边的大老爷和大夫人也都过来了,不过相较于苏鹏的伤心难过,大老爷和大夫人两个却一点也不伤心,不但不伤心,这两个人差点没有笑出声,哈哈,报应来了,看吧,这就是报应,孽事做多了就会有报应的。

  苏绾一走进去,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苏鹏便望着她暴喝:“苏绾,你给我跪下。”

  苏绾根本就不理他,一脸不解的问道:“好好的,让我跪什么。”

  她刚开口,房间里本来哭得撕心裂肺的安国候夫人疯了似的冲了出来,上手便往苏绾的身上扑,她一边扑一边尖叫:“苏绾,我要你替我儿子抵命,我要杀了你,你个贱人,你竟然胆敢废了我儿子,我和你没完。”

  苏明月也在一边大哭大叫:“苏绾,你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你怎么能这么对明轩呢。”

  不过安国候夫人并没有拉扯到苏绾,因为聂梨挡在了她的面前,拦住了安国候夫人的去路。

  安国候夫人现在就像个泼妇,往常的贵妇形像一点也没有了。

  她看没有抓到苏绾,两只手又被聂梨制住了,便用脑袋往聂梨的身体上撞去:“你们毁了我儿子,我要和你们拼命,我要和你拼命。”

  一双儿女就是安国候夫人的命,现在儿子被废了,她整个人几乎疯了,就像和人拼命。

  安国候苏鹏看着房间里闹成一团,尤其是自个的夫人,像个市井泼妇似的撒泼,直让人觉得眼疼,而且眼下大房的人还在,他们这一房闹成这样,大房的人只怕心中在偷笑。

  别以为他不知道,大房对于他继承爵位的事情,一直偷偷怀着恨意。

  安国候苏鹏朝着安国候夫人大喝:“住手,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闹什么闹。”

  安国候夫人听到苏鹏的冷喝,停住了动作,转身望着苏鹏,此时的她眼里一抹恨意,朝着苏鹏尖叫:“还要查什么,还要查什么,下午的时候明轩和她闹了起来,晚上便遭了事,这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是她,是她动的手脚,老爷你要替我杀了她,你要替明轩报仇啊。”

  安国候夫人说着痛哭着瘫坐到地上,身后苏明月冲过来扶住自个的母亲,陪着她一起哭,她一边哭一边望着安国候尖叫:“爹爹,你要杀了她,杀了她替弟弟报仇,她就是个祸害,她是我们苏家的祸害,爹爹你想想,自从她好了后,我们苏家就一直家宅不宁,以前我们多平和啊。”

  苏明月话落,苏鹏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苏绾便噗哧一声冷笑了起来,随之她讥讽的说道:“你们可真会红口白牙的乱喷,明明是你们处处不放过我,竟然说我是祸害,难道非要我像从前一样让你们欺负,才叫家宅平和吗,从前的家宅平和是因为我一直被你们欺负却从来不吭声的原因,但是以后绝不会了,若是有人欺负我,我定然不会放过他的。”

  苏绾刚说完,房间里的苏鹏森冷的盯着她:“那你是说今日明轩的事情也是你动的手脚,是你残害了他。”

  苏绾冷笑着望向苏鹏:“你认为我做得了这样的事情吗?我身边总共就那么两个人,能伤得了苏明轩吗?其实我倒是想收拾他,可惜没那个能力。”

  苏绾说完,安国候夫人用淬了毒的眼睛狠瞪着她:“是你,是你,你别想狡辩。”

  “我没狡辩啊,你说我伤了他,总要有证据啊,难道就凭你红口白牙的说了我害他,就是我害他的,那你明儿个说谁有罪谁就有罪吗,那还要朝廷的法制做什么,还要刑部做什么,我看你不如去和皇上提议,不要设什么衙门了,只要你往那里一站,说谁有罪谁就有罪了。”

  苏绾一通话,直气得安国候夫人心口翻江滔海的难受,一股甜腻的血腥之气往上涌,她之前因为苏明轩的事情,已经急怒攻心了,现在再被苏绾一激,直接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终于吐出一口血,往旁边倒去。

  苏明月脸色变了,飞快的扶住安国候夫人:“娘,娘。”

  她叫完后,心痛莫名的抬首望着安国候:“爹爹,你快抓住她,她是妖孽,她是我们候府的祸害,你快让人杀了她,若是再留着她,我们都会倒霉的,大家都会倒霉。”

  苏明月说完掉头望向苏绾,眼里满是毒辣的光芒,恨不得生食了苏绾一般,苏绾却一点也不害怕,只挑了挑眉,给她一抹冷笑。

  房里,苏老夫人看着眼面前的一切,只觉得脑子乱乱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嘴里只知道念叨着:“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大老爷和大夫人看到三房的人闹成这样,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不过对于苏绾,大老爷和大夫人同样没有好感,因为自家的女儿可就是因为这个小贱人才那么惨的,所以他们现在巴不得她被收拾了呢。

  大夫人装模作样的抹着脸上没有的眼泪,说道:“可怜了明轩,明明是安国候府的嫡子,竟然遭此横祸,以后候府这边岂不是连一个男孩儿都没有了。”

  大夫人的话直接是剜安国候苏鹏的心,苏鹏只觉得心中一团怒火冲上脑门,指着苏绾大喝:“苏绾,这事是不是你做的?”

  苏绾摇头,一脸的轻松,并不害怕安国候的凶狠模样,这个人只不过外强中干罢了,她可不会被他的样子吓住。

  “不是我做的,若是你们认为是我做的,就拿出证据来,否则这事就是闹大了,我也不怕,若是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请刑部来查这件事,若是查出是我做的,我不怕被关起来。”

  苏绾面容镇定,说话从容,一点也不慌乱,倒叫别人摸不着头绪了,苏鹏眯眼瞪着她,阴狠的说道:“家里这点事为什么要惊动刑部,你以为我动不了你。”

  苏鹏话一落,苏绾点头:“是的,你动不了,因为我是皇上赐封的清灵县主,不仅仅是苏家的庶女。”

  若是从前,苏鹏可以眼不眨的让人仗毙了她,可惜现在她身上顶着清灵县主的名头,在没有任何证据下,苏鹏是不好打杀她的。

  何况?苏绾扯唇轻笑:“而且你们忘了我说过的话吗,谁也别来招惹我,因为招惹我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即便我不出手,也自有人出手。”

  她说完凉凉的望着一屋子的人,安国候苏鹏的脸色忽地僵硬住了,盯住苏绾:“你是说惠王殿下和宁王殿下。”

  “随便你们怎么想,总之我只有一句话,今日这事不是我做的。”

  她一说完,苏鹏便迟疑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苏绾所说的话,即便她不出手,也自有人出手,那个人不是惠王就是宁王,所以明轩很可能是被惠王和宁王收拾的,怎么会这样。

  苏鹏周身充斥着一股无力感,若是惠王和宁王动的手脚,他要找谁去说理啊。

  苏鹏有一种欲哭无力的感觉,苏明月看到爹爹脸上的变化,忍不住叫起来:“爹爹,是苏绾使人动的手脚,她身边不是有一个手下聂志远吗,今日傍晚的时候,聂志远便不见了,一定是他暗中去使的手脚害了明轩,爹爹,你要替明轩做主啊。”

  苏明月先前使应妈妈去查了这件事,听门房的人说,今日傍晚聂志远一直没有出现,所以一定是苏绾指使这个人去做事的。

  苏鹏一听脸黑了,虽然他忌惮惠王和宁王,但若是有证据证明苏绾所做的事情,即便有惠王和宁王两个人护着她,也不行,闹到皇上那儿,皇上也不会包庇她的。

  苏鹏想着,陡的朝门外大喝:“来人,立刻去找聂志远。”

  苏绾淡淡的说道:“聂志远今日生病了,他之前禀了我这事,我便让他去下人房休息了,爹爹只管把他带来便是,另外最好把下人房附近的几个房里的人带来问一问,查清楚这件事。”

  苏绾话落,苏鹏愣了一下,又唤住手下,吩咐他去下人房带聂志远,同时再把聂志远同一个房间的人带来。

  那名手下很快去带人,这里苏鹏望着苏绾,狠狠的警告她:“苏绾,若是被我查出来是你的动的手脚,你就别指望有人救得了你。”

  苏绾一点也不惧,旁若无人的走到一边坐下来。

  这时候地上急怒攻心昏过去的安国候夫人再次的醒了过来,她一睁开眼睛便想到了自个的儿子:“轩儿,轩儿。”

  苏明月一看到自个的娘亲醒过来,赶紧的叫道:“娘亲,你不要太难过了。”

  看到娘这么难过,她也很难过,可她更难过的是爹爹,他竟然不知道为明轩报仇,那可是他最疼的唯一嫡子啊,他应该把苏绾抓起来杀掉,而不是这样叫人去问。

  这件事不问也知道定是苏绾这个女人做的,最近一阵她算是看明白了一件事,苏绾这个女人睚眦必报,所以明轩得罪了她,她是不可能不动手的,所以今儿个这出戏,就是她做的,她好狠的心哪。

  苏明月越想越恨,陪着自个的娘大哭起来。

  安国候夫人正哭得伤心,屋里有丫鬟冲了出来:“夫人,小姐,大公子醒了,他醒了。”

  房间里大夫正在替苏明轩医治,苏明轩经过救治,终于醒过来,可是他一睁开眼便感到下身疼痛异常,同时先前发生的事情慢慢的拢上心头,他想起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了,苏明轩只觉得五雷轰顶,生不如死,他以后就这样了,他废了,他还叫个男人吗?

  “啊,啊,我不过了,我不活了。”

  房里响起疯狂的吼叫声,安国候夫人听到儿子的吼叫声,不由得剜心似的痛,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有爬起来,还是苏明月扶着她爬了起来,母女二人冲进了房间,正好看到苏明轩怪叫连连之后,眼翻白的昏迷了过去。

  安国候夫人此刻看到儿子这样,恨不得替儿子受了这些苦头,她扑过去抱住儿子伤心的嚎哭起来:“轩儿,我的轩儿。”

  苏明月也陪着自个娘亲哭。

  母女二人的哭和往常不一样,往常若是哭多半也是装装样子,可这一回,只哭得痛不欲生,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被她们哭软了心。

  外间坐着的苏老夫人听得头疼,心疼,最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虽然一直以来苏明轩对她不恭敬,可是苏明轩是安国候府的嫡孙,他现在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如何不心疼啊,可却没办法可施。

  老夫人抬眸望向房间里的苏绾,只见苏绾脸上不见半点的伤心,整个人说不出的愉悦,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样子,不过也差不了多少,不过苏老夫人知道,苏绾和苏明轩母子关系不好,她现在这样的神情倒也说得过去,因为过去这么些年来,她所受的苦,并不比苏明轩差多少。

  只是发生在苏明轩身上的事情真是苏绾做出来的吗?

  苏老夫人细想之下,又觉得有些不太可能,这样一个内宅女子,怎么可能做得出那样心狠手辣的事情来啊,就算心狠手辣,可这些布置也做不出来啊,老夫人只想得头疼,也想不出究竟为什么会这样,最后她头疼的站起身望向苏鹏:“鹏儿,我先回去了。”

  大夫人一看苏老夫人要离开,她也赶紧的起身说道:“那我送娘回去。”

  大夫人之所以要走,实在是心里绷不住了,她是太高兴了啊,哈哈,这就是三房的报应啊,这就是江寒烟的报应,当年把候府爵位从他们的手里夺走了,现在遭到报应了吧,活该啊,真是活该。

  大夫人扶着苏老夫人一出落梅阁,便憋不住了,咧开了嘴巴笑,苏老夫人看不下去了,瞪着她:“你是怕别人不知道你有多高兴吗,再说明轩也太可怜了。”

  苏大夫人根本不理会老夫人的警告,这么多年她过得憋屈啊,江寒烟那个女人处处给她脸色看,可是就在先前,那个一向高傲不可一世的女人哭得跟个没娘的孩子似的,爽,真是太爽了。

  苏大夫人越想越开心,就差笑出声来,苏老夫人看不下去了,加快脚步一路往西府而去。

  这边一行人刚离开落梅阁,另一条道上又有一行人走进了落梅阁,正是聂志远等人。

  除了聂志远,还有和聂志院同房的一个下人,另外还有隔壁房间的下人,有好几个人都被带了过来,此时大家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齐齐的跟着候爷的亲信一路进了落梅阁。

  很快进了苏明轩住的房间外面,有人进去禀报,苏鹏便让人把几个人给带了进去。

  房间里,因为这几个人走进来,一下子显得有些拥挤,苏鹏瞪着几人中为首的聂志远,聂志远此时看上去有些憔悴,似乎真生了病似的。

  苏鹏忍不住眯起眼睛:“聂志远。你之前怎么没有在门前的二房里当差?”

  聂志远不卑不亢的禀报:“回候爷的话,小的之前受了凉,有些不舒服,后来禀报了大小姐后,她说让小的去休息。”

  聂志远说完不再说话。

  苏鹏仔细的打量聂志远,看他的样子倒不像说谎的,他又掉头望向聂志远身侧的一个下人:“你来说,这事是不是真的。”

  那手下一时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慌恐的点头:“是的,他之前生病了,所以早早就回来躺下了。”

  这人说过,聂志远身侧的另外两个下人也禀报:“这事小的也知道,他生病有些咳嗽,小的听到他咳嗽了,而且聂梨姑娘给他送过药。”

  其实一切都是假的,聂梨先假装是聂志远躺在屋里,然后在床上做个假像后,又出去煎了药送过去,外人就当聂志远在屋里。

  这一切都是苏绾安排下去的,因为她事先想到了,若是苏明轩出事,苏鹏一查便会查到聂志远不在府里,所以她必须做一个假像,造成聂志远生病在房里的错觉,现在看来,别人是相信了的。

  这些人刚说完,苏鹏还没有说话,房间里,苏明月冲了出来,指着聂志远和几个手下大叫:“是你们,一定是你们联手算计的明轩,是你们害的他,一定是的。”

  苏明月话一落,聂志远神色倒是没有变,但是他身后的几个下人可个个脸色变了。

  他们可担不起害大公子的罪名啊,几个人扑通扑通的磕头:“我们没有,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房间里乱成一团,苏鹏看了头疼不已,今晚发生的事情,已经让他几欲抓狂了。

  他瞪着下首跪着的几个人,喝道:“住口,都下去吧。”

  几个人松了一口气,个个退了出去,苏明月愤怒的指着苏绾望着苏鹏吼叫起来:“爹爹,是她,是她害的明轩,你要替明轩报仇,你要杀了她替明轩报仇,否则你就不是我们的爹爹。”

  这话说得有些重,苏鹏的脸色瞬间有些难看了,阴沉的望着苏明月,没想到苏明月竟然胆敢这样当众指责他这个当爹的,她这是太目无尊长了。

  苏鹏心中火气升了起来,偏偏苏绾还不忘接口:“哟,这是恨上爹爹了,你这是不打算认他了。”

  一句话瞬间把苏鹏心中本就升起的怒火给点燃了,苏鹏青着脸色瞪着苏明月:“苏明月,今日我看在明轩伤了的份上,不计较你的口无遮拦,若是日后再听到你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明月心口气得揪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但手指颤抖了起来,就连身子也颤抖了起来。

  苏绾却懒得再看他们父女二人闹僵的画面,直接的站起身望向苏鹏:“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吗?”

  她一开口,房间里的安国候夫人撕叫起来:“凭什么,你凭什么回去,你害了明轩凭什么回去。”

  安国候夫人江寒烟从房间里冲出来,指着苏绾问安国候;“候爷,今日你倒底杀不杀她,你若是不杀她,我们夫妻从此后恩断义绝。”

  苏绾呵呵笑:“果然是亲生的,连威胁人的态度都是一模一样的,不过你这是为难爹爹了,真的,他不是不想杀我,而是杀不了。第一我是清灵县主,是皇上赐封的县主,若没有真凭实据,他没办法下手杀我的,第二我背后可是有人的,若是他动我,可就不仅仅是伤一个苏明轩了,恐怕还要有别人受伤,所以他为难啊。你们不但不体谅他的苦心,还为难他,这是做为人妻的本份,做为女儿的本份吗?”

  苏绾的话直说到苏鹏的心里去了,苏鹏望着安国候江寒烟和苏明月,想到她们母女所说的话,还有她们威胁他的事情,他就火大得不得了,一个两个都威胁他是吧,当真以为他离不开她们母女了是吗?明明没有真凭实据便让他杀人,他怎么杀,若是有真凭实据,他自然会杀,可是现在没有真凭实据,怎么动手。

  再一个,他不是早就和他们说过了吗,不要和苏绾闹起来,一家人相亲相爱的,可他们偏偏不听,现在出了事了,不但要杀苏绾还恨起他来了。

  苏鹏脸色黑沉的望向江寒烟和苏明月:“若是今日查到这事是苏绾做的我自不会放她,但是今日根本没有真凭实据是苏绾做的,我自然不会杀她,别忘了苏明轩是我的儿子,苏绾也是我的女儿。”

  眼下苏明轩被废了下身,在苏鹏的心里已经等同于一个弃子了,虽然他心痛难过,但其实心底已经放弃他了。

  苏绾听了苏鹏的话,伸了一下懒腰往外走:“既然没我的事了,我就回去睡觉了。”

  不过她经过江寒烟和苏明月身边的时候,递给她们一个甜蜜蜜的笑脸,这笑脸苏鹏和苏清是看不到的,只有江寒烟母女二人看到,两母女气得眼睛红了,直朝苏绾扑了过来。

  “苏小贱人,是你,是你害的明轩。”

  不过两个人的动作被聂梨给拦住了,聂梨抬手便拨开了她们,此时这两人因为太伤心,身子极虚弱,被聂梨一拨,便直接的往后倒退而去。

  苏绾已经走到门口,她停下脚步望着安国候夫人江寒烟和苏明月:“你们要想杀我,还是先找证据吧,不过这事真不是我做的啊,我这么善良可爱的小姑娘,怎么会做那样残忍的事情啊,真是太残忍了,怎么能毁人下身呢,这是毁一辈子啊,以后还叫男人吗?”

  她一边感概,一边抬脚走了出去,身后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疯了似的吼叫:“你给我们回来。”

  “候爷,是她,是她害死了明轩。”

  “闭嘴,没有证据,就不能动她,你们若说是她,就找到证据吧。”

  身后闹成一团,苏绾则懒得理会,一路回听竹轩而去。

  此时夜色已深了,不过整个安国候府都不太平,显得人心惶惶的,看来这是一个不太平的夜啊。

  听竹轩内,苏绾人还没有进房间,便感受到一股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来了,逐停住脚步回望向身后的两个丫鬟:“你们不用进来了,自在外面休息吧。”

  “是,小姐。”

  两个丫鬟应声,自留在外面休息。

  苏绾走进了房间,果然看到屋内,幽暗的灯光之下,一人懒散的歪靠在软榻上,手中随意的拿着一本书,一人一书便成一幅画,再看那三千青丝如云垂泻,白色绣莲华袍加身,端的是高雅冷魅,就那么懒懒的一坐,便染尽了世间无尽的风华,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颜色,偏能看出绚丽夺目的色彩来。

  不过苏绾只看一眼,脸色便冷了起来,抬手往手腕摸去,不过她没来及得动手,便听到那懒散歪靠着的家伙幽幽望着她:“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苏绾手顿了一下望着他:“什么不公平。”

  萧煌放下手里的书卷,不紧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自已的衣袍说道:“先前惠王替你退掉了婚,你看你说不出的高兴,可是怎么轮到本世子做事了,你这态度就不一样了,不是要给我下毒,就是打算用暗器伤我,这不是不公平吗?”

  苏绾也懒得用暗器去收拾他了,徐步走到他的面前,黑沉着脸说道:“萧擎做事事先询问了我,我同意了,他做的我自然是感谢的,你呢,你做什么和我说了吗?还有我的事情干你什么事,要你插手,你插手分明是坏了我的计划。”

  其实重伤苏明轩只是一个引子,后面还有后手,所以开始压根不用这么狠,因为那会让江寒烟抓狂。

  今晚若不是她事先安排了聂梨假扮聂志远,这件事就难说了。

  而这就是他做事不告诉她的后果,所以还指着她有好脸色对他。

  苏绾狠狠的瞪他一眼:“我不毒死你就差不多了,你还指望有什么样的好对待啊,你知道吗,先前我差点被苏鹏给抓起来。”

  苏绾一说,萧煌长眉一挑,冷气渲染在周身,寒气四溢,他森冷的声音响起来:“他敢,我不会让他伤到你的。”

  “别以为我会感激你,我不感激你。”

  苏绾没好气的说完,望向萧煌:“以后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我不稀憾你插手。”

  萧煌面色一沉,神情明显的不悦,瞳眸幽幽寒光,不过倒并没有发火,而是抬眸望向苏绾,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要保证你的安全,因为你忘了吗?我们是一体的。”

  苏绾脸一黑,直接的翻白眼:“闭嘴,什么叫我们是一体的。”

  “难道不是吗,我身上中了毒,若是你有事,我指着谁替我解毒,所以说我们是一体的啊。”

  萧煌眸光栩栩幽光,唇角勾出笑来,看苏绾吃瘪,他就心情舒畅。

  “你想到哪里去了?”

  萧煌一脸认真的问苏绾,不耻下问。

  苏绾真想赏他一巴掌,懒得再和他纠缠这个话题,不过对于他插手她的事情,她十分的不高兴,又尊重其事的开口说道:“萧煌,我再说一遍,以后我的事情不要你插手。”

  “不可能/”

  萧大世子直接的拒绝,态度十分的坚决。

  苏绾火大了,瞳眸阴测测的望着他:“你这是管闲事管上瘾了是吗?”

  “我说了,我们是一体的,若是你出什么事,我怎么办,所以你的事情我不会不管的。”

  “呵呵。”

  苏绾冷笑了,然后望着萧煌阴森森的咧开一嘴的白牙:“你的意思是如惹我治好了你的病,你安全了,没事了,就不会管我的闲事了是吗?”

  萧煌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点头:“大致上是这样。”

  苏绾磨牙,指着他说道:“好,滚过来。”

  她要尽快把这家伙的毒查清楚,然后让他滚蛋,不要再来烦她了,她不想和他多做纠缠。

  因为这人个性阴晴不定,指不定哪天又恼羞成怒的,找她的麻烦,所以最干脆的事让他滚远点,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这一回萧煌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苏绾要给他检查身上的毒。

  房间里一时安静无声,两个人坐在桌边,苏绾先伸出手替萧煌诊脉,这时候的她一扫平时的阴狠,显得分外的柔和认真,微睑目静下心来全心的替萧煌查毒,一会儿的功夫,放开萧煌的手说道。

  “事实上从你的手脉是查不到你中毒的,当时我之所以发现你中毒,是因为你练功的时候,眼睛散发出红光来,那红光可看出你是中毒了,但现在却什么都没有。”

  苏绾说完后,从桌上取来器皿,指了指,示意萧煌:“放点血吧,我要替你查一下血,看看能不能从血中分辩一下中了什么毒。”

  桌上除了摆放着放血用的器皿,还有放血的东西。

  萧煌取了一枚银针出来,正欲刺破手指,苏绾呵呵冷笑起来,斜睨着他。

  萧煌看她讥讽的神色,不由得停住了动作,望着苏绾:“怎么了?”

  “你认为用银针放几滴血就能查出来你中的是什么毒了?”

  萧煌望了望桌上放着的另外一件工具,那是一把小巧的匕首,眸色暗了暗:“不会是用这东西放血吧。”

  苏绾点头,明媚的小脸忽地拢上了璀璨的笑意,说不出的鲜艳娇媚,本就生得明澈的大眼睛,因为染了光泽,勾人心魂,看得萧煌移不开视线,盯着她,不过他没忘了这小妖女素来手段层出百穷,所以现在她是在报复他吗?

  “你确定这不是在报复我,用匕首放血查毒。”

  苏绾挑眉,漆黑的大眼睛灵动的转动着,整个面容因为这双生动有神的眼睛,而显得妩媚起来。

  她娇媚的眨巴着眼睛望着萧煌:“你终于知道了,看来也不是那么笨嘛,对了,其实你也可以不放血查毒的,大不了一死嘛,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我倒真不怕死,可是我若死了,你怎么办?我若死了,是一定要带着你的啊,璨璨,你想好和我一起死了吗?”

  萧大世子冷魅的面容,此时说不出的温软,一脸咱们一起死也不是不可以的。

  “为什么你死必须带着我啊。”

  “因为我们说过了,若是你解了我的毒,我们就扯平了,可是你现在没解掉我的毒,我们之间还有一层事啊,你说我心里总惦着这事,死也不甘心是不是,所以若是我死,是一定要带着你一起死的。”

  萧煌面不改色的说着,苏绾一脸的黑线条,阴森森的瞪着这家伙,以前吧,她和这家伙打嘴仗,还能占到他不少的便宜,这才多久,竟然占不到他便宜了,可恨。

  苏绾指了指桌上的匕首,凶狠的催促:“快点放血,我不想和你打嘴仗,夜深了,我困了,快点放完血好睡觉。”

  苏绾话落,萧煌忍不住幽幽的望她一眼:“为什么这话有点杀人越货的感觉。”

  “杀人越货吗,有可能喔,要不要我帮你,从这儿划过去,很快的,很快你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苏绾此刻就像一个诱哄大灰狼的小红帽一般,指着桌上的匕首,然后对着萧煌的脖子轻轻的一划,表示可以帮助他,很快的。

  萧煌伸手取过桌上的匕首扬了扬:“要不,我先给你来一刀,然后我自个再来一刀,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死了。”

  苏绾凶狠的瞪着他,没好气的说道:“快点放血吧,别指望我和你一起死了,我要死也不和你一起死。”

  萧煌挑高浓黑的眉,一脸兴趣的望着苏绾:“不乐意和我一起死,那你想和谁一起死?”

  苏绾不高兴了,这一整晚怎么净讨论死不死了,多不吉利啊,呸呸。呸了两口后指着桌上的器皿:“好了,快点,别磨叽了。”

  萧煌望了望桌上的器皿,又望了望手中的匕首,感觉怪怪的:“你确定你不是为了报复本世子而这样干的。”

  这小妖女绝对有可能是为了报复他,而拿了一把匕首给他放血。

  苏绾翻着白眼打着哈欠往床上走去:“你再这样磨叽,我睡了,你什么时候放好血叫我啊。”

  她说着往床上爬去,大有一睡了之的意思,不过身后的萧煌却勾唇轻笑起来,刀一伸往自己的手臂上划去,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鲜血直往桌上的器皿中落去,眨眼便流了不少,不过萧煌的脸却在瞬间苍白起来,周身控制不住的抖簌起来,此时的他只觉得身体内似乎有两股力量在交战一般,一个冷得他直打颤,而另外一个却热得像要烧死他,而他夹杂在其中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同时心脏的地方好像有无数的小针扎着他一般,使得他痛得呼吸都快喘不过来了,身子软软的直往地上倒去。

  扑通一声,这声音惊了苏绾一跳,她回头望过来看到萧煌倒在了地上,不由得无语的翻白眼:“你别装了,不就是放个血吗?至于吗?再说我让你放血是真的有用,你中的毒太厉害,一点半点根本不可能查出来的。”

  苏绾说着说着,便发现不对劲了,地上的人太痛苦了,虽然他极力的隐忍住,可是那惨白的脸色,不停抖簌的身体,都显示出他这是毒发了,可是上一次毒发没有这么厉害啊,难道是毒越来越重了。

  苏绾如此一想,飞快的冲到了萧煌的身边,伸手抓过他的手,动作俐落的替他号脉,因为眼下是毒发的时候,所以她轻易便查出萧煌的体内根本不是一种毒,而是两种毒。

  没想到竟然有两种毒,这怎么可能,上一回她可是看得很清楚,他体内只有一种毒,可是现在却多了一种毒,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眼看着地上的人痛苦不堪,苏绾不敢再耽搁,飞快的取出银针来,替他封住心脉,随之飞快的替他止血。

  待到血止住了,她用力的把他从地上扶起来,扶到房间一侧的软榻上,待到忙完了这些,苏绾的脸上一脸汗,主要她的身子太娇小了,而萧煌的身子太高大了,而她又没有武功,所以才会这么费力。

  不过待到她把萧煌扶到软榻上后,他的脸色竟然好看了不少,身子也不似之前那般的冰寒相交了,身体内那两股冷热交替的毒竟然再次的隐伏了下去,苏绾望着萧煌,发现他长舒了一口气,望着她虚软的笑了起来,一笑竟然带着惊心魂魄的美。

  苏绾懒得欣赏他这种惊心动魄的美,蹙眉盯着他:“倒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之前你体内只有一种毒,为什么现在却有两种毒。”

  “我是为了查出是谁,所以以身试人了。”

  萧煌幽幽的说道,不过瞳底一片冰寒,嗜血异常,手指也悄然的握起来,他整个人此时就好像冰冻了一般,一点温度也没有。

  苏绾听了他的话,满脸的惊讶:“你疯了,你本来就中毒了,你还以身试人,又试出一种毒上身,现在你体内有两种毒,这两种毒还一阴一阳,一寒一热,而且都是巨毒,这两种还都是连我都没有见过的毒,你就这么想死吗?”

  萧煌望着苏绾,苏绾此时说不出的火大,小脸上布着怒意,眼睛里有火焰跳跃着,怒气冲天的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虽然她在发怒,可是萧煌却忽地笑了起来,因为已经很久没有来关心他了,就算是他的亲人,也因为他手握西楚重兵,而认为他能力强大,根本不需要别人的关心,却不知道有时候,他也是希望人关心的。

  苏绾生气的发作着,不想一回头竟然看到这家伙竟然还有脸笑,虽然笑得像一株冰雪高洁的莲花,可还是让她生气。

  “笑,笑死你好了,”苏绾瞪他,想想便觉得郁结:“本来我们说好的帮你解一种毒,现在竟然两种毒,若是解不掉,可不要怪我。”

  “那也是我的命。”

  萧煌幽幽开口,他望向苏绾说道:“就算你不能替我解毒,我也不会怪你的,所以你别担心我死之前会杀你,那只是为了逗你的。”

  苏绾挑眉冷睨了他一眼,不管怎么样,当初她强上他的事情,终究是自己理亏,所以自己会尽力一试的。

  “你也别担心了,我出手还是有很大胜算的,而且这一次你以身试人,倒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刚才我查出来你体内两种毒,一种是阴毒,一种是阳毒,而且你不能受伤失血,因为失血会加快血液的循环,若是两种毒融合到一起,毒及心脉,只怕就是大罗神仙也治不你了。”

  她说完想了一下望向萧煌:“既然你以身试人去查那给你下毒之人,现在是不是查出来了。”

  苏绾一说这个,萧煌唇角勾出浅笑,笑里却流淌着寒意森森的冷决和血气。

  “是,我查出来了。”

  “是谁啊?”苏绾很好奇,什么人竟然胆敢对萧煌下毒,这是不要命了吗,难道不怕萧煌报复吗,这个人可是极阴险极毒辣的,而且手段无下限,现在他被萧煌查出来,只怕要生不如死了。

  ------题外话------

  姑娘们,笑笑要掉榜了,有票纸的姑娘们给笑笑投些啊,努力的让笑笑站在末尾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75章夫妻离心 两种巨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