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惠王表白 太后指婚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房间里,苏绾望着萧煌,不过萧煌却长眉微微的上扬,眸光幽暗深沉,慢慢的摇头:“璨璨,你不要知道这些事,知道这些事对你没什么好处。”

  苏绾听了不由得来气,把人胃口钓起来,最后什么都不说了,可恶。

  想着黑着一张俏丽的小脸,不耐烦的挥手:“快滚吧,这血也放了,夜也深了,该睡睡,该滚滚。”

  萧煌一脸的黑线条,这家伙先前还一脸替他着急的样子,一件事不如意立马翻脸,这是遗传谁啊,太阴晴不定了。

  不过夜确实深了,他也该走了,想着萧煌起身,虽然之前毒发,但是现在却并无大碍,他起身欲离开,身后的苏绾忽地想到一事,唤住了他。

  “喂。”

  萧煌停住身子,一脸好心的提醒某个小妖女:“璨璨,我不叫喂,以后你可以叫我萧煌。”

  “你那尊贵的大名儿,我可不敢叫,指不定哪天心情不好,又和我算帐,我算是怕你了。”

  苏绾翻白眼,然后不给萧煌说话的机会,又接着往下说道:“你让晏歌出来吧,别躲躲藏藏的了,让她跟在我的身边,我说不定有事要让她做。”

  苏绾一说,萧煌俊颜满是潋滟神情,唇角微微勾出性感的弧度,苏绾一看他的神情,立刻说道:“我可不是为了让她替我做事,而是因为若是有什么事需要通知你,让她替我跑腿的,等到你的毒解了,我就让她立刻回去。”

  萧煌依旧潋滟而笑,待到苏绾说完,他又说道:“除了晏歌外,我再给你调一个人,这个人身手十分的厉害,你有什么事可以让他去做。”

  他话一落,苏绾立刻挑高眉反对:“不需要。”

  “你忘了你本来只需要替我解一种毒,但是现在我中了两种毒,若是你全替我解了,岂不是很吃亏?”

  萧煌挑眉提醒某个女人。

  苏绾愣住了,还有这种上赶着提醒别人要债的人吗?不过他说得也没错,她们先前可是说好替他解一种毒的,现在却一下子出来两种毒,所以怎么说都是她吃亏啊。

  “所以你的意思是另外一个人算是付的另外一种毒的报酬。”

  萧煌点头,苏绾一下子笑了起来:“不错,从某一方面来说,你还是挺上道的,不过你放心,等我替你解完了毒,一定会把这两人还给你,我可不会霸占着他们。”

  萧煌轻眨自己的长睫毛,难得柔和的逗苏绾:“璨璨,你不会故意不替我解毒吧,这样可顺理成章的霸占我的两个手下。”

  他说完俊美的面容说不出的温润柔和,苏绾愣了一下,随之笑起来:“我本来没想到,你倒是提醒我了,是啊,我可以不急着替你解毒,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霸占你的两个手下了。”

  萧煌眸色融了浅浅的笑意,然后他望向窗外的时候,整个人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酷无情,整个人好似高山之顶上冷寒的雪莲。

  “晏歌,云歌。”

  他话落,窗外有微微的响声,两道身影飘了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都身着黑色的锦衣,恭敬的垂首而立。

  苏绾打量了一下,晏歌她是认识的,另外一个她却是没看过的,不过长得十分的冷峻,面容沉静如水,没有一丝儿的波澜,这个大概就是萧煌嘴里的云歌,而且他先前说,给她一个很厉害的手下,那么这个云歌的身手一定极厉害。

  “以后你们两个人听候清灵县主的调派,她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知道吗?”

  “是的,主子。”

  两个人恭敬的垂首领命,苏绾看了看满意的点头:“好了,晏歌还是替我守院门吧,我这座听竹轩总是有人喜欢随便的进来。”

  苏绾话一落,晏歌抬眸,不敢看身侧的云歌,云歌本是冷漠的人,但听了苏绾的话,还是忍不住嘴角勾出一抹挪谕的笑意来。

  晏歌闷哼一声,跺脚闪了出去:“我知道了。”

  苏绾又望向云歌:“你们家主子说你武功很厉害,所以以后你就隐在暗处保护我吧,若是有事,我会派你去做的。”

  “是,清灵县主。”

  苏绾挥了挥手,云歌也闪了出去。

  最后苏绾望向了那站在房中,仿似天地君王霸主一般的男子:“萧大世子,你是不是该走了,夜深了,我要睡了。”

  “真是舍不得走啊,我发现我和璨璨现在似乎越来越好了。”

  萧煌说完闪身便走,身后苏绾小脸黑沉,双手叉腰的怒喝:“是不是我对你好一点,你就开起了染坊来了,以后不要再随便来,否则见你一次毒一次。”

  萧煌早闪身飘远了,不过苏绾的话依旧传到了他的耳中,他忍不住勾唇,眸色多了一抹柔暖,不知道为什么和璨璨斗斗嘴,气得她暴跳如雷,却让他心情十分的好,有时候甚至会忘了身上的血海深仇。

  萧煌对于苏绾的嚣张霸道无所谓,甚至于还有些享受,不过他的手下云歌却惊骇不已,这清灵县主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如此放肆,不怕爷让她生不如死吗,不过最后发现,爷不但没让人家生不如死,还乖乖的听话滚远了。

  所以说这位主才是真正厉害的。

  云歌认清了苏绾的重要性,心态终于端正好了,安份的保护苏绾。

  听竹轩的房间里。苏绾并没有睡觉,而是走到桌前开始就着器皿中的血液开始检查,先前她说要休息,其实是骗萧煌的,只是不想让那家伙太得意罢了,事实上这血放下来,不能超过太长时间,若是血液固了,就没有效果了。

  本来她是打算好好的整治整治萧煌的,放完血也不理会他,等明儿晚上再让他放血,后天继续,非让他尝尝苦头,可是经过先前的一出事,她知道萧煌并不能再出血,因为出血会引起他体内的毒发,而且会加快两种毒的融合进度,如若两种毒融合到一起,那么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想到这个,苏绾便有些来火,这人也太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了,明知道自己中毒了,竟然还去以身试人,这下好了,中了两种毒,这两种毒还都十分的难解,那人之所以给他下两种毒,就是知道这两种毒的难度,若是一种可以解掉,两种却是很难的。

  不过苏绾有挑战之心,她还很少遇到这种挑战,所以越挫越勇。她就不相信查不出这中的是什么毒,不过查出是什么毒,还不是难事,而是研究出这两种毒的解毒配方,这才是最难的。

  房间里,时间慢慢的过去,苏绾一边查毒,一边在旁边写血液之中的毒性原理,慢慢的越来越多,直到把血中的成份大致分析了一遍后,她才放手,不过此时天都快要亮了,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起身准备到床上躺一会儿。

  不过她一动,便想起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飞快的唤了暗处守着的云歌,交给他一包药:“你给我把这药下进落梅阁大公子的汤药里。”

  云歌微愣,这女人是想毒死自己的弟弟吗,不过那家伙对她不好倒是真的,不过由此也不难看出这女人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苏绾一眼便看出云歌心中所想,呵呵冷笑:“我就是这么毒的人,所以你们要小心些,最好做什么事不要招惹到我。”

  “是,”云歌一向冷静自恃,情绪很少有波动,寻常人根本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没想到这清灵县主一眼便看出来了,不但如此,还能如此恶狠狠的擎告他,这实在不是寻常人。

  虽然她的外形看上去就是个明媚俏丽的小姑娘,可内里,却是十分精明厉害的。

  “是,属下知道了。”

  苏绾白他一眼:“不过你想错了,这不是毒药,只是让他伤口难以愈合罢了。”

  苏绾说到这个心情忽地好起来,瞄着云歌笑眯眯的说道:“其实它还有一个用处,是毒药的药引,若是没有人下毒便罢了,若是有人下毒,不管是多么无关紧要的毒,只要那么一点,这药引就会催发毒药的毒性,让人很快死亡。”

  苏绾话落咯咯的笑起来,笑完还萌宠的向着云歌眨了眨眼睛。

  云歌惊出一身的冷汗,这女人太吓人,比起自家的主子不逞多让,难怪主子和她看对眼,其实这两人根本是一路人。

  不过云歌不是笨人,已从苏绾的话里知道她的意思,就是说若是有人想给苏大公子下毒借以栽脏陷害她,那么最后只会害死苏大公子,而她根本不用动手害人,却照样让人死翘翘,瞧这小心思动得多么的好。

  云歌赶紧的领命下去办事。

  苏绾则哼着歌儿,愉快的上床睡觉了。

  因为天近亮才睡,所以迟迟没有醒过来,直到云萝奔进来叫醒她:“小姐,小姐,宫里来人了。”

  苏绾睡得正香,不满的嘟嚷:“宫里来人干我什么事?”

  “德妃娘娘宫里的太监,听说是来给小姐送信物的。”

  “送信物?”

  苏绾终于醒了过来,睁开大眼睛望着云萝:“你是说德妃让人给我把信物送回来了。”

  “是的,小姐。”

  云萝点头,苏绾则翻身坐起来,满脸的惊讶,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她就不惊讶了,只剩下冷笑了,呵呵,她才不相信那女人有这么好,会这么快把她的信物送回来,不用看她也知道那信物肯定是个假的。

  “你去,把信物收回来。”

  苏绾指着云萝,让她去收回信物,云萝愣了愣没说什么,转身自出去收信物。

  这里苏绾慢条斯理的歪在床上想心事,想的是萧煌中毒的事情,她现在想尽快帮这家伙把毒解掉,以后就和他没关系了,省得他总是往她这儿跑。

  不过萧煌身上的两种毒都是极少见的毒,而且潜伏在人体的时候,很难让人察觉,昨天若不是萧煌放血,使两种毒展现出来,她竟然没有发现这样的事情,所以说那两种毒都是极罕见,却又极霸道的毒。

  她现在已经知道他体内两种毒的毒性和原理,但是眼下她的脑海中并没有这两种毒,所以她必须大量的翻阅医书,看能不能从书中查找出相关的资料,若是查到相关的资料便会知道这是什么毒了,知道这是什么毒就好研制解药了。

  苏绾正想得入神,门外,云萝已经欢快的奔了进来,手里拿着的正是一枚玉佩。

  “小姐,你看信物拿回来了。”

  苏绾伸手接了过来看了看,玉是好玉,不过只怕不是她的那一块,当然原来的信物应该也是这样的,只是手中的这一块没有用而已,不过苏绾也懒得多想,因为她手里并没有另外一块信物,所以就算德妃把真的送回来,也没有什么用。

  不过就算那块玉佩没有用,也是她的东西,她绝不会把自己的东西让别人占了去。

  苏绾想着晃了晃手里的玉佩:“收起来吧,说不定后面我有用。”

  “是的,小姐。”

  云萝俐落的点头,小心把玉佩收了起来,然后过来侍候苏绾穿衣起床,待到苏绾穿戴整齐,整理妥当后。

  聂梨和紫儿从门外走了进来,紫儿一进来便禀报:“小姐,管家派人来禀报,说惠王殿下过来看你了?”

  “萧擎,”苏绾挑眉,想到昨儿个晚上发生在安国候府的事情,不由得轻笑起来:“这时候他还敢来啊。”

  虽然昨天的事情是萧煌做的,可是眼下安国候府的人只怕都当成是萧擎的手笔,这时候他来安国候府只怕没人给他好脸色吧。不过这人可是帮了她的,若没有他的帮助,她现在头上还顶着襄王妃的名头呢,所以这人她可是欢迎的。

  “聂梨,你去把他请进听竹轩来。”

  “是,小姐。”

  聂梨应声走出去,云萝又吩咐紫儿赶紧的去准备早饭过来,她肚子饿了,紫儿也退了出去准备吃的东西。

  自从苏绾被皇上下旨赐封为清灵县主后,紫儿便安份的在听竹轩里做事了,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再不像从前那般抱抱怨怨的了。

  屋子里又恢复了安静,苏绾整理了一下衣服,对镜自照了一番,直到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的暇疵后,才慢吞吞的走出了房间,一路往花厅走去,路上不忘问云萝今早上落梅阁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云萝这丫头素来有些八卦,府里有什么消息一般是瞒不过她的,这一早上她没有醒过来,只怕她早在府里溜达一圈了,既如此,自然知道落梅阁的情况。

  果然苏绾一问,云萝便笑眯眯走前一步,说道:“奴婢听她们说,大公子闹了好几出,把夫人和二小姐折腾得够呛,先前候爷还待在落梅阁里,后来被大公子闹得烦心了,便出了落梅阁,一早上上早朝去了,至于落梅阁内,倒是天亮之后,安静了很多。”

  苏绾轻笑,恐怕不是安静了很多,是又想出什么对付她的办法了吧,因为想出对付她的办法,所以她们暂时的安份了,不闹腾了。

  不过江寒烟,你确定你真的要算计我吗,我怕你害人害已啊。

  苏绾细眉轻挑,说不出的开心,一路往花厅走去,紫儿很快把早饭拿了过来,苏绾便在花厅里吃起早饭。

  惠王萧擎便在这时候进了花厅。

  萧擎着一袭白色锦衫,外罩竹青色的对襟锦袍,袖摆用青丝描绘出半回纹的图案,那竹青色的锦袍衬得他俊雅仿似高山青竹,徐步行走间,自有一股风流倜傥。

  俊朗的眉眼,温润的笑意,无一不显现出这男人的与众不同来。

  今时今日的他,完全不同于初相见时,初相见时,他即便什么都不说,依旧轻易可看出他的落魄和狼狈来,可是现在他身上拢着的是尊贵非凡,还有那丝丝与生俱来的睥睨之气。

  不说花厅的云萝看呆了眼,就是苏绾也多看了两眼,然后忍不住轻笑起来。

  “萧擎,今日是有什么喜事不成,看你的神容,似乎发生了什么喜事似的,来,说来听听,让我也替你高兴高兴。”

  萧擎优雅的走进花厅,然后轻撩袍摆,端坐在苏绾的对面,温柔浅笑的望着苏绾,连说出口的话都好似充斥了和风一般令人舒服。

  “确实有好事儿要与绾绾分享。”

  苏绾一听,立刻感兴趣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催促起他来:“快说快说。”

  萧擎望了一眼花厅之中的婢女,苏绾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便挥了挥手,示意云萝和聂梨等人退出去,待到花厅里没人了,苏绾望着他笑眯眯的说道:“说吧,现在是不是可以说了,说出来我也替你高兴高兴,必竟你先前帮了我,在这里我要向你说一声谢谢。”

  苏绾想起萧擎帮自己退婚的事情,所以乘机向萧擎道了一声谢,不过萧擎却笑着摇头。

  “谢我做什么,要谢也应该我谢你,若不是你当初坚持让沈乘风替我治病,我的腿又如何会好呢,后来沈乘风离开了京城,又是你替我治的腿,所以要说谢,该我谢你。”

  他说完,忽地站起身,双手抱拳对着苏绾作了一个辑:“绾绾,萧擎在此,谢过你的出手相救了。”

  苏绾轻笑起来,摆手道:“快坐下吧,我们两个这样谢来谢去的有什么意思,你还是与我说说你身上发生的好事儿吧。”

  萧擎听了苏绾的话,眸中溢满了柔情,温柔无比的望着苏绾。

  苏绾虽然有些迟钝,但对于萧擎这样的眼神,还是有些不自在的,这家伙这样看她做什么,她正想着,忽地听到萧擎温柔无比的声音响起来。

  “父皇他要给我选妃了,而且他说,若是我有喜欢的对象,他可以替我指婚。”

  苏绾愣了一下,她倒是没想到萧擎所说的喜事竟然是这个,皇帝要替他选妃了,不过按照萧擎的岁数,理该早早选了正妃才是,他到现在身边一个女人也没有,倒是难为他了,而且身为皇子,一般婚姻无法自主,现在皇帝竟然答应让他自己挑选正妃,这样说来,他可以挑选一个情投意合的对象,难怪他如此高兴。

  苏绾也笑了起来:“那我恭喜你了,这确实是好事,你可以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正妃。”

  萧擎眸光明澈而潋滟,望着苏绾说道:“我一直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她也喜欢我的女人做我的正妃,我们两个人相亲相爱的过一辈子,可是这样的要求对于一位皇子来说是多么的难,所以之前父皇给我选妃时,我总是找各种借口避开了,我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做我的正妃,没想到现在父皇他竟然同意我自己挑选这么一个正妃,这真是太好了。”

  萧擎显得十分的高兴,苏绾自然也替他高兴,花厅里满是温暖的气氛。

  只是苏绾正笑得高兴,萧擎忽地开口:“绾绾,你准备好了吗?”

  苏绾一脸的不解:“准备好了什么?”

  萧擎认真无比的望着她:“嫁给我,做我的惠王妃。”

  花厅瞬是寂静无声,苏绾是呆住了。

  门外的人也呆愣住了,虽然云萝和聂梨等人没有刻意去偷听,但是萧擎没有压低声音,所以这话正好便让她们听了一个正着,云萝一瞬间有些难过,不过很快又高兴了起来,因为小姐若是嫁给惠王殿下,以后她不就经常看到惠王殿下了吗?这真是太好了,惠王这么好的男人,小姐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

  聂梨则和云萝不一样,小姐怎么决定怎么好,反正她只保护小姐,别人和她没关系。

  花厅里,苏绾错愕的望着萧擎,以为自己听错了。

  “萧擎你说什么?”

  萧擎看苏绾呆萌的模样,似乎惊吓住了似的,不过她的呆萌说不出的可爱,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小嘴巴微张,是那么的温柔可爱,看着这样的她,他便觉得心动,不管绾绾什么样的,都让他心动,所以他确定自己喜欢上了她,想让她嫁给他,做他的惠王妃,以后他会一辈子疼她的。

  “绾绾,我喜欢你,想娶你做我的惠王妃,我想让你一辈子陪着我,我们永远不离不弃。”

  苏绾本来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又听了一遍,完全的石化了,一时竟然不知道做何反应了,她从来没想过嫁给别人,她根本不想嫁人,这一辈子她都不想嫁人,因为她的骨子里不相信男人,她想像不出,有哪个男人会一辈子忠心女人,现代那样的制度,都没有这样的男人,何况是古代,还是一个皇子。

  苏绾脑子乱乱的,思绪有些错乱,从前世到今生,多少交错的画面从脑子里窜过。

  萧擎看她的脸色有些不太对,立刻紧张了,难道是自己太过鲁莽吓着她了,是的,一定是这样,绾绾很可能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而他却一下子便来了这么一句,说要娶她,换成是谁都会吓住的。

  萧擎如此一想,心中懊恼自责,飞快的抬首望向苏绾:“绾绾,你别怪我,我太鲁莽了,我只是太高兴了,你要知道,父皇难得的允了我这么一个机会,所以我迫不及待的想告诉你,我以为你也会高兴的,没想到却吓着你了,对不起。”

  苏绾慢慢的抬眸望同萧擎,想告诉萧擎,她并不想嫁人,不管是他,还是别人,她都不会嫁的,这一辈子,她只打算一个人。

  只是她刚张口还没有来得及和萧擎说,萧擎的手下走了进来,飞快的禀报:“王爷,宫中太后娘娘派太监送了贴子进王府,说太后娘娘身子大好,在宫中设了宴席,请王爷进宫赴宴。”

  “宫中设宴?”

  萧擎挑了眉,脸色有些不悦,眸光暗沉,他这正和绾绾说事呢,好好的进宫赴什么宴啊。

  苏绾听了则松了一口气,因为她正好缓和一下,再和萧擎说这件事,她无意嫁他为惠王妃,可一时之间千头万绪的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所以倒不如让萧擎进宫去赴宴,待回头她想妥当了,再和他说。

  “既是太后娘娘请你进宫,你就进宫去吧。”

  苏绾催促,萧擎迟疑,实在不想这时候进宫去,因为他这还没有和绾绾说好呢,若是父皇问起来怎么办,听父皇的意思,是想尽快给他选妃的,若是他有人选,他便给他指婚,若是他没有人选,他就替他指婚了,他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么一个机会,如何能不诊惜呢。

  正在萧擎左右为难的时候,花厅外面,响起脚步声,有人飞快的走到花厅外面禀道:“禀大小姐,太后娘娘在宫中设宴,宴请朝中的一些贵女,太后娘娘特地命人送了贴子过来,请大小姐和二小姐进宫赴宴。”

  花厅里,苏绾挑了眉,倒是没想到太后竟然也请她一并进宫赴宴了。

  萧擎倒是挺高兴的,正好与绾绾一同进宫。

  “绾绾,那我们一起进宫赴宴吧。”

  苏绾望他一眼,看他眉眼拢着温润柔和的光泽,瞳眸更是柔情万千,深深的望着她,似乎真的对她动了情。

  苏绾的心中有些沉,她不想让萧擎不开心,可是她确实没想过嫁人,更没想过嫁给萧擎。

  所以她必须尽快和萧擎说清楚这件事,不过看花厅里站着人,一时倒不好说,苏绾点了点头:“好,那我们一起进宫赴宴吧。”

  这宴席乃是太后举办的,太后病体康复,心中高兴,在宫里设宴宴请朝中的贵女进宫聚聚,这也是正常的事情。

  苏绾并没有多说什么,点头同意了。

  萧擎说不出的高兴,他看苏绾没有拒绝他,又愿意和他一起进宫赴宴,便理所当然的认为苏绾是同意嫁给他的为妃的,想到这个,萧擎只觉得整个人都是舒畅的,脚下的步伐都轻快了起来,整个人眉眼说不出的光彩。

  一行人出了听竹轩,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苏绾让萧擎在门外等她一会儿,她又回身走进了听竹轩,唤出了云歌,让云歌守住她的院子,说不定她离开听竹轩这段时间,有人会进听竹轩,把什么不好的东西放进听竹轩,如若真有人进听竹轩放东西,那他就替她换掉。

  苏绾安排好了这些事后,便又出了听竹轩和萧擎两个人领着几名手下出安国候府去了。

  府门外早有宫中的太监在等着了,本来这一次进宫,太后宴请了苏绾和苏明月,但是苏明轩昨夜受了伤,苏明月自和太监说了,便不进宫去了,何况她现在不能看见苏绾,她一看见苏绾,便有一种冲动,想杀死苏绾,所以还是眼不见为净,她怕自个儿控制不住。

  苏明月不去,苏绾乐得清松,坐了宫里的马车进宫去。

  萧擎虽然想和她坐一辆马车进宫,但两个人身份未定,倒也不敢造次,自坐了马车和苏绾一起进宫去了。

  永寿宫,今日宴请的都是京城的上流贵女,有十几个人。

  除了这些贵女外,还有宫中的皇子也都过来了,因为太后设宴是庆祝她的身体康复了,这样一来,身为她的孙子,自然要进宫来替她祝贺,不但如此,就连朝中的一些青年才俊也都进宫来了。

  如此一来,人倒是来了不少。

  永寿宫的后花园内,被布置得十分的华美,花园中摆布了近十张的雕花圆桌,圆桌上铺着银丝绣暗纹的白色桌布,每张桌子上都摆着名贵的花瓶,插着时兴的鲜花,而这些桌子都是摆放在花丛中的,三步一个,五步一个,看上去随意,可是一眼望去,却说不出的高雅,男宾们在左首,女宾在右首,几个人围在一起说着话,十分的热闹。

  太后还没有过来,所以大家各自尽兴的说着话。

  萧擎和苏绾到的时候,吸引了不少的视线,男宾们都很吃惊,惠王殿下竟然和清灵县主走在一起,这是说惠王喜欢清灵县主吗,之前就有传闻他护着清灵县主,可过去没人往这方面想,因为清灵县主可是襄王的未婚妻,可是现在清灵县主身上可是没有婚约的,所以惠王是看上清灵县主了吗?在场的人,都看出惠王殿下对清灵县主那是满满的毫不掩饰的热情。

  男宾那边个个说得热闹,不少人笑着四下张望,不过倒是没有看到襄王殿下的身影。

  只是这些人没看到襄王,却看到靖王世子萧煌的脸色十分的冷沉,瞳眸幽暗冷寒,那眸光说不出的阴森嗜冷,让人看了不知道这位爷又怎么了,不敢再多看他,只敢小声的议论。

  萧煌本来就是冷酷之人,只是现在脸上的神色更冷,瞳眸之中寒气更森,这一点坐在他身边的叶廷叶小候爷是最能体会的,叶小候爷满脸不解的望着他,见他眸光阴森而冷寒,幽幽的望着前方,他顺着萧煌的眸光望去,便看到那里一路走来的惠王萧擎正温声细语的和身侧的清灵县主说话。

  两个人十分的般配,男的俊雅尊贵,女的娇媚可人,尤其是这位惠王殿下摆明了喜欢身边的小姑娘啊。

  叶廷叶小候爷对于苏绾的感觉不错,所以忍不住替她高兴一下。

  “没想到惠王殿下竟然喜欢清灵县主,她倒也是个有福的,惠王比襄王好的可不止一点半点了。”

  叶小候爷话刚落,便感受到身子好像被寒气凝滞了一般,令他心里不安,同时那刺骨一般的寒意朝着他袭击了过来,他抬头飞快的望去,便看到萧煌瞳眸幽暗的盯着他,好像盯着仇人一般,大有下一刻便了结他性命似的,叶小候爷轻颤了一下,笑了起来。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又没有招惹你。”

  叶小候爷说完,想起之前萧煌还蛮好的,后来看到惠王和苏绾出现,便脸色不好看了,身上的戾气也重了,难道说他身边的这位主也喜欢上了清灵县主,不会吧。

  叶小候爷一脸惊吓的指着萧煌,然后掉头指了指那从远处走过来的两个人,结巴的说道:“你一一一不会是一一一是喜欢上清灵县主了吧。”

  萧煌挑眉,没好气的说道:“我看你这张嘴巴也没有必要留着了,不如缝起来的好。”

  叶廷赶紧的伸手捂住嘴巴,生怕下一抄这家伙恼羞成怒让人缝了他的嘴巴。

  可是想来想去只有这种可能啊,要不然本来好好的怎么会看到人家恩恩爱爱走过来便恼羞成怒了呢。

  “你不会真的喜一一。”

  叶廷还想说,萧煌冷瞪他一眼:“闭上你的嘴巴,你真是想多了。”

  他说完又掉头望向那远远走过来的萧擎和苏绾,不过眸色却越来越暗沉,同时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叶廷叶小候爷自然看得明白,总算明白这位爷为什么来火了,原来是喜欢上了清灵县主,所以看到惠王对清灵县主那么好,这个人吃醋了,可是他偏偏还不承认。

  叶廷叶小候爷忽地想到什么似的掉头望向萧煌,这个人不会是不明白自己喜欢上了清灵县主吧。

  想到这个,叶小候爷坏坏的笑了起来,他不打算告诉这个家伙,就让他吃醋去吧,谁让他往常总是这么酷霸拽的。

  男宾这边小声的议论着,女宾那边倒是分外的安静,个个睁着一双美眸望着那走过来的一对壁人,惠王殿下那么温和的对着苏绾,有眼的人都看出惠王对苏绾是有意的,没想到这清灵县主竟然如此好命,走了一个襄王,竟然迎来了一个惠王。

  在场的女人个个嫉妒吃味,尤其是丞相府的赵玉珑,赵玉珑现在看到苏绾,那就像仇人一般,恨不能生食了苏绾才解恨。

  不过吃过亏后,赵玉珑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很精明的人,要想对付她,不是容易的事情。

  所以她要小心行事,不能再输给她,如果再输一次,只怕她真是丢脸丢到家里,本来今儿个这样的场合,她是不想进宫的,可是想到苏绾被退了婚,她就忍不住进宫来,本来是想进宫来看看苏绾这个小贱人的落魄样的,没想到却看到这女人一点也没有落魄,相反的活得别提多滋润了。

  这让赵玉珑说不出的嫉恨,紧紧的握着手,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脸色青红交错,让陪在她身侧的贺珍一看就看出她心头火起,贺珍望着赵玉珑说道:“玉珑,你别急,待会儿我们想个法子好好的收拾收拾她。”

  赵玉珑微微的蹙眉,望着贺珍说道:“我们小心点,这个女人很厉害,若是落到她的手里,吃亏的是自己,所以一定要小心。”

  “哼,以为我怕她吗?我现在可是襄王妃。”

  贺珍得意的说着,自觉自己十分的高贵。

  她身侧的赵玉珑忍不住蹙眉,她都告诉贺珍那个小贱人厉害了,她竟然还这么蠢,真不懂这样的女人凭什么为襄王妃,一点也不聪明,和苏绾根本没办法比。

  赵玉珑不想和贺珍说话,抬头望着那走过来的苏绾。

  苏绾一走过来,便自有人招呼她,威远候府的袁佳立刻竖起手招呼她过去坐:“苏绾,快过来,坐这,我给你留了位置。”

  苏绾笑着走过去,便自坐在袁佳的身边,袁佳这一桌上坐的也都是玩得来的贵女,大家都不反感苏绾,所以自坐到一起说话去了。

  临元宫大殿,一片安静。

  宫女和太监都退了出去,大殿内只有德妃和襄王母子二人。

  襄王脸色说不出的阴沉,瞳眸满是暗芒,他抬头望向大殿上面随意坐着的母妃,沉沉的说道:“母妃,太后在永寿宫设了宴,宴请了各家贵女进宫,苏绾也在其中,我们要不要在永寿宫动手,让表弟和苏绾成其好事,这样一来,众目耽耽之下,苏绾不嫁表弟根本不可能了。”

  德妃想了一下直接的摇头:“太后可不是吃素的,你在她的宫中动手脚,不管成与不成,我们都落不得好,所以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嚣张,动也不动吗?”

  萧磊一想到这个,便周身怒火,自从退婚后,他一想到这件事便说不出的狂怒,可惜偏偏没办法立刻动手,这让他无法再忍耐下去,恨不得立刻动手算计苏绾。

  本来以为今天是个机会的,没想到母妃竟然不同意在太后的宫中动手脚。

  “母妃我认为这是个机会,我一定做得干净一些,不会留下任何把柄的,若是苏绾当着太后的面和我表弟混在一起,我想太后一定会大怒,立刻下旨让苏绾嫁给我表弟,那样一来,她就不得不进赵家了。”

  德妃脸色冷冷,坚持已见。

  “我说了不准这样干,你没听到吗,太后可不是善茬,苏绾也不是善茬,一个不慎,倒霉的是我们,在太后宫中动这种手脚,是全无退路的,我们做事最后给自己找一个退路,不至于让自己全军覆没。”

  这么多年,她在宫中如鱼得水,就是因为什么时候都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不要把自己的退路阻死了。

  若是今日在太后宫中动手脚,就是把自己的路阻死了,若是被太后查出来,太后一定会严加惩治她们,那她们还有什么退路。

  “母妃。”

  萧磊还想再说,德妃望着他,知道这个儿子现在心中极恨苏绾,恨不得她倒霉,不过这并不是好事,德妃望着萧磊:“儿子,一个苏绾不足以牵制你的情绪,如若你让一个女人牵制了情绪,你后面还能成什么事啊,丢开她,以后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萧磊点头答应了,不过心底却并没有完全放开。

  德妃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叹口气说道:“反正在太后宫中不准动手脚,不过苏绾倒是入太后的眼,听说那安国候夫人进宫告了一状,太后都没有理会,可见这小贱人很讨太后欢心,眼下虽然不能算计她,但也不能让她太快活,你去和你表妹说,让她今日没事挑衅挑衅苏绾,最好惹怒她,只要那女人发怒失态,在太后的宫中闹起来,定然会叫太后失望,太后失望,一定会嫌弃她的,这也算是一种算计。”

  萧磊想了想只能这样了,逐点头:“那儿臣过去了。”

  “去吧,当心点,千万不要在太后宫中动什么手脚。”

  “知道了。”

  萧磊虽然失望,倒也不打算阳奉阴违,他知道自个的母妃脑子不差,她既然说不能做,那就不能做。

  萧磊赶到永寿宫的时候,正好宁王萧烨也赶到了,两个人在永寿宫的后花园门口停住,眸中刀光剑影的就是一番厮杀,萧磊率先收回了眸光:“七弟和八妹都来了。”

  萧烨挑了一下性感的唇角,眸光深深。淡淡的应了一声:“是啊,还真是巧啊,七弟我还没有恭喜五哥抱得美人归呢,五哥身上的这福气,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萧烨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萧磊胆敢对绾绾不好,他又何需给他面子。

  萧烨的话使得萧磊的脸色难看极了,瞪着萧烨,不过很快从善如流的答道:“是啊,男人风流一点也是正常事,倒是七弟,怎么宁王府一个女人也没有,难道是七弟有什么难言之隐,若是有难言之隐可以和五哥说啊,五哥府上可有的是好大夫。”

  他一言完,忽地想到什么似的往后一退:“七弟,你不会是喜欢男人吧,你可千万要放过哥哥。”

  萧磊说完,萧烨直接的噗笑了起来,面容仿似拢上了轻辉一般,眸色潋滟。

  “五哥,你真的太看得起自己了,若是我喜欢男人,我也看不上你,你太把自己当盘菜了,像你这样的,这京城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我还真看不上。”

  萧烨说完抬脚往花园里走去,身后的萧磊瞬间黑了一张脸,瞳眸阴暗的瞪着萧烨,偏偏八公主冯翔公主还在他心里补刀。

  “五哥,你真想太多了,像你这样长相寻常,能力寻常,要啥没啥的人,我哥哥真的看不上,他要是喜欢,肯定喜欢绝色美男。”

  萧磊差点没被气得吐血,死死的瞪着那走过去的兄妹两个人。

  偏在这时候,惠王萧擎从花园里面走出来,他的面前还有一个嬷嬷,正是太后身边的嬷嬷,正恭敬的领着惠王往外走。

  先前萧烨和萧磊说的话,萧擎也听到了,他走到萧磊的身边停了下来,眯眼仔细的打量着萧磊,萧磊脸色难看的瞪着他:“干什么?”

  萧擎叹口气:“人没有自知之明太可怕了,难怪古语云,丑人多作怪,原来这句话是这么来的。”

  他说完抬脚走了出去,萧磊直气得脸色青了又黑,黑了又青,最后死死的握紧手,你们,你们给本王等着,等到本王登上了皇帝的宝座,本王一个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统统杀了,一个不留。

  襄王在这里发着狠,可惜没人理会他。

  惠王萧擎跟着太后身边的嬷嬷一路离开后花园,去太后的寝宫,他一边走一边想着,太后要见他是有什么事不成?好好的为什么要单独见他呢,萧擎越想越觉得心头不安,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一路上一句话没有说,一直到进了太后的寝宫。

  太后正歪靠在寝宫的榻上休息,看到萧擎进来,立刻笑着招手:“萧擎来了,快不要行礼了,坐下吧,哀家找你过来说说话,不要那么拘谨。”

  太后面容慈祥的笑着,说不出的温和,可是萧擎看到这样的她,不知道为什么,越发的觉得心里不安,虽然谢了恩坐下来,可是却如坐针毡一般。

  “皇奶奶找孙儿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孙儿说。”

  太后望了一眼寝宫里面的人,挥了挥手,寝宫里的嬷嬷都退了出去,只留下太后和萧擎两个人。

  太后望着萧擎,越看越满意的样子,她温和的说道:“你们这几个孙儿当中,我最喜欢的人就数你了,你是个最知道进退的孩子,哀家看了就喜欢。”

  太后这样说,萧擎的心越发的沉重,不过脸上却不显出来,满脸温润的光泽:“那是皇奶奶和孙儿投缘罢了,是孙儿的福气。”

  “对,这也是缘份,有些人看了就投缘,有些人越看越相厌,你啊,就是哀家嫡亲的孙子。”

  太后说道,萧擎不动声色的点头:“以后孙儿会孝敬皇奶奶的,孙儿也会对袁家好的。”

  太后点头:“你啊,是个好孩子,是个有良心的,对了,擎儿啊,哀家记得你好像还没有选正妃是吗?”

  此言一出,萧擎忽觉心头无比的沉重,太后不会是要插手他的婚事吧,他心里想着,恭敬的答道:“是的,孙儿想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正妃,父皇已经答应孙儿了,若是孙儿有喜欢的人,可以让父皇指婚。”

  太后听了笑着点头:“嗯,这可是个好机会,看来你父皇很看重你,那你可有喜欢的人。”

  太后询问,萧擎摸不准太后的心理,不过他不打算隐瞒自己喜欢苏绾的事情,所以正想说话,不过太后却再次的开了口:“擎儿啊,你看佳儿怎么样。她可是个好姑娘。”

  萧擎的心咯噔一沉,自己先前预感不好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别看太后这样随意的问他,好像只是闲聊一般,可是她这样做分明是表明了立场,想让他娶袁佳为惠王正妃,若是他娶了袁佳为惠王妃,那么威远候府就会全力的支持他登上太子之位。

  若是他不娶袁佳,威远候府不会坚定的站在他这一边的,而且现在若是他拒绝了太后,就是得罪了太后,得罪了威远候府,那么他不但得不到太后和威远候府的支持,反而是把自己陷进了比从前更难的地步,因为太后恼怒,说不定会掉转矛头的来算计他,他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了。

  ------题外话------

  惠王会娶袁佳为妻吗,会吗会吗?亲们,快到月底了,记得票纸投啊,月底会有奖励的啊,别忘了投票啊。<!--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76章 惠王表白 太后指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