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惠王侧妃 英雄救美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寝宫里,一片安静,太后也不着急,她虽然提出了建议,总要给人思考的空间不是吗?萧擎若是聪明的话,自然该知道如何做,他一直以来的表现不就是想拉拢她,拉拢威远候府吗?要知道这站队可不是好站的,若是萧擎不娶袁佳,她和威远候府凭什么站在他的背后,她可不相信他嘴里说的那些甜言蜜语,自古帝皇皆无情,哪一个帝皇说到做到的。

  这一点太后深有体会。

  太后不着急,此刻萧擎却说不出的心急,只觉得一口血气窝在心里,上不来下不去,威远候府的袁佳他不是不认识,个性正直豪爽,说起来也是个不错的人,但却不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他这么多年的等待,就是为了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子,可是现在却要娶袁佳,他如何甘心,可若是不娶袁佳,他就拉拢不了太后和威远候府。

  当然拉拢不了太后和威远候府倒是其次,若是可以,他大可以不要他们的支持,可关键是太后提出了这个建议,他若是不答应,就是把太后给恼了,恼了当朝太后,他后面还落得了好吗?所以这才是最难的地方。

  不过萧擎并没有考虑多久,飞快的起身,望着太后说道:“回皇奶奶的话,袁佳是个好姑娘,孙儿往常倒也敬重她的人品,若是皇奶奶有意把袁佳嫁给我,孙儿自当从命。”

  萧擎说完后,太后满意的笑了起来,这孩子倒也识大局,看来是个做大事的料子。

  “好,今日哀家请你们进宫,其实就是为了这件事,待会儿宴席的时候,皇上肯定会过来,你可以当众向皇上提出这个要求,皇上定然会下旨赐婚的。”

  “是,皇奶奶。”

  萧擎的心中一抹愤怒,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满脸温和的笑意,恭敬无比。

  太后看得越发的满意了,挥手让他退了出去。

  待到领着人一路出了太后的宫殿,萧擎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周身源源不断的戾气,此刻的他完全不同于往常的温润如玉,整个人就像地狱的修罗一般,身后的手下看得心惊,飞快的上前一步询问:“王爷,发生什么事了?”

  萧擎呵呵的冷笑,瞳眸满是寒凛的暗潮,手指也紧握了起来,不过慢慢的周身戾气退了下去,招手示意手下近前,小声安排一些事情,手下听了立刻掉头去执行这件事。

  待到他走了,萧擎抬首望着半空,喃喃的低语,我惠王妃的位置,只有我喜欢的人能坐,没有人可以左右。

  他说完抬脚出太后的宫殿一路往后面的花园走去。

  此时永寿宫的后花园里,人已显得稀落,因为有些人坐得厌了,便起身四处闲逛,有些人还在一起下棋赏花说八卦,总之形式各异。

  不过萧擎到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苏绾的身影,他刚想去找苏绾,却被人拦住了说话,一时倒脱不开身了。

  此时苏绾正和何敏还有雷研三人在闲逛,一边逛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本来还有袁佳和裴溪,可是两个人走着走着,竟然不见了。

  “绾绾,老实交待,惠王殿下是不是喜欢你?”

  何敏笑眯眯的问道,她一提这茬,旁边的雷妍立刻盯着苏绾。

  她们两个人倒也说不上嫉妒不嫉妒的,因为各人各姻缘,这么多年惠王殿下没有注意到苏绾,也没有有娶她们的意思,所以何敏和雷妍二人纯属八卦心态,而没有一丁点的嫉妒心理。

  这一点苏绾自然也看得出来,正因为这两个女人和她交往,都是平常心态,她才能坦然的接触,若是有嫉妒不平心态,她根本不可能和她们做朋友。

  此时听何敏的话,苏绾挑了挑眉,笑着摇头;“你们想多了,惠王殿下没有喜欢我。”

  这话何敏压根不相信,先前惠王殿下看苏绾的眼神*辣的,任谁都看得出来其中的意思。

  “你别骗我们了,我们看得很清楚,惠王殿下很喜欢你。”

  雷妍也赞同:“是的,我也觉得惠王殿下喜欢你。”

  苏绾倒也不好再反驳,不过她望向何敏和雷妍认真无比的说道:“其实我不打算嫁给皇室中的人。”

  她本来想说她不打算嫁人的,可是又怕这话太惊骇世俗,所以才会临时改口。

  不过就算她这话,也引得何敏和雷妍两个人惊讶了,两个人惊叹不已。

  “我的娘啊,你可真够拽的,要知道这京成人人都想嫁给惠王殿下,现在惠王殿下喜欢你,你竟然不想嫁,高。”

  雷妍竖起大拇指表示佩服,何敏附和的点头:“绾绾,你确实挺牛的,若是被那些女人知道,只怕得吐血,不过惠王殿下喜欢你,你不嫁不太好吧。”

  何敏有些担心,惠王有意娶苏绾,那可是高看苏绾,若是苏绾不嫁,可行吗?

  “我想他应该不会强人所难。”

  苏绾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赶紧的转移话题:“袁佳和裴溪两个人去哪里了。”

  她一提这话题,何敏和雷妍也奇怪起来,三个人掉头四下张望,没看到袁佳和裴溪两个人,倒是看到了丞相府的赵玉珑和云山伯府的贺珍走了过来,两个人身后跟着几个婢女,一起走了过来,挡住了苏绾和何敏等人的去路。

  何敏不满的望着赵玉珑:“赵玉珑,你什么意思,拦住我们去路做什么?”

  赵玉珑没说什么,一侧的贺珍则走出来,冷瞪了何敏一眼:“有你什么事啊,一边呆着去。”

  贺珍虽为云山伯府的嫡女,但因为云山伯府没落,所以这么些年,她一直不敢在何敏等人面前嚣张,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她自持自己很快就是襄王妃了,所以显得十分的盛气凌人。

  何敏直接是气笑了:“哟,这位不是未来的襄王妃吗,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贺珍虽然听出何敏的话是讥讽,不过她一点也不以为意,得意的仰高头,整个人说不出的骄傲,想到以往自己在这些人面前都要小心翼翼的,以后再也不需要了,贺珍笑得无比的欢欣。

  “何敏,你站远一点,我们和清灵县主有话说。”

  何敏还要说,苏绾却走出来,伸手拦住了何敏,她抬头望向赵玉珑和贺珍:“找我说什么?”

  赵玉珑望向苏绾,脸色阴沉,瞳眸燃烧起炽热的火焰来,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了下来,因为她知道面对眼面前的女人,绝对要冷静,否则就是自找死路。

  “你这刚和我表哥退了婚事,就勾搭上惠王殿下,这分明是打我表哥脸子,是不是太过份了。”

  赵玉珑话一落,雷妍便先噗哧一声笑了:“赵玉珑,你真是有意思,绾绾都退了你表哥的婚事,你还来责问,有意思吗?”

  雷妍说完,贺珍叫起来:“哼,她分明是个小狐狸精,前脚走了一个后脚便又勾搭上一个,要脸不要啊。”

  这一次苏绾呵呵轻笑:“这话不该你问啊,这不是你的专用招数吗,要不然那襄王能娶你吗?我记得襄王在上书房可是坚决的说不娶的,后来是什么原因不得不娶的?”

  苏绾笑眯眯说完,贺珍立马变了脸,尖叫起来:“苏绾你说什么。”

  赵玉珑望了一眼贺珍,没想到这女人被人家一下子就挑起了怒火,这战斗力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的。

  不过赵玉珑也不拦着贺珍,反正贺珍和苏绾闹起来,太后娘娘责怪贺珍的同时,只怕也会厌烦苏绾,呵呵,这也正是她们今天的目的。

  苏绾望了一眼赵玉珑和贺珍,莫名其妙的出现,莫名其妙的找碴,不就是想在太后宫中招事,然后让大家都落不得好吗?

  她们想太多了,她可不会笨得在太后宫中闹事。

  苏绾想着望向贺珍:“贺小姐没听到吗?没听到那就算了。”

  她说完转身便走,根本不打算理会赵玉珑和贺珍。

  赵玉珑脸色立刻阴沉了,贺珍则咬牙,陡的朝着苏绾大骂:“小狐狸精。”

  “小狐狸精叫谁啊?”

  苏绾转身笑问,贺珍顺着她的话接口:“小狐狸精叫你。”

  “哈哈。”

  这下苏绾和身侧的何敏雷妍全都笑了起来。

  赵玉珑差点气得吐血,怎么就有这么笨的人呢,她提醒贺珍:“她骂你小狐狸精。”

  贺珍一听明白苏绾她们笑什么了,脸色别提多难看了,啊的一声大叫跳起来:“苏绾,你竟然胆敢骂我,我和你拼了。”

  “贺珍,这里是太后的永寿宫,你确定要和我在这里开撕吗,就算你是襄王殿下的未婚妻,只怕太后也会生气吧,而且你们有什么目的我可是一清二楚的,不就是想和我闹起来,让太后嫌弃我吗?不过若是我把你们这点心思挑明了,你认为太后娘娘是生我的气还是生你的气呢,她可是一国太后,你们竟然胆敢意图愚弄她,这责任恐怕你担不起。”

  苏绾说完似笑非笑的望着对面的贺珍,贺珍倒是吓住了,一时真不敢动了。

  赵玉珑脸色也难看了,她没想到苏绾一眼便看清楚了她们的意图,几句话便点中了要害,若是她们真的闹大了,她把这些话往太后面前一抬,只怕太后会震怒,那她们两个肯定要倒霉。

  赵玉珑气得磨牙,却也知道这事被苏绾识破了,是不可能成功的。

  这个小贱人真的太刁钻了,她就不相信找不到治她的法子。

  赵玉珑若有所思的想着,苏绾和何敏等人却懒得理会她们,转身欲离开,就在众人离开的时候。忽地听到前方隐约传来一道惊叫声:“来人啊,有人落水了,快救命。”

  苏绾和何敏等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因为她们听出叫救命的人竟然是裴溪。

  苏绾和何敏等人赶紧的往前面跑去,身后赵玉珑和贺珍等人也跟着她们一路往前跑。

  一时间,永寿宫里很多人惊动了,个个往叫喊的地方跑去,那个地方好像有一座湖,因离得前面的正殿有些远,再加上略显荒凉,所以很少人往湖边走去,没想到现在那边竟然响起救命声。

  大家个个惊奇不已。

  等到苏绾等人赶到湖边的时候,前面已经围了不少人,她们赶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有人把袁佳给救了上来,裴溪脸色说不出的白,手足无措的围在袁佳的身边叫道:“袁佳,你怎么样?你有没有事,有没有怎么样?”

  苏绾和何敏一看到袁佳被人救了上来,心里松了一口气,庆幸了一下。

  不过两个人刚松了一口气后,便听到身侧有人嘀咕:“那救袁佳的人好像是侍卫啊?”

  苏绾飞快的望过去,便看到救袁佳的人真是一名侍卫,不过那侍卫一救完人,便放开了袁佳,规规矩矩的站好了,连头都没有抬,恪守着自己的本份,连看都不敢看。

  不过袁佳终究被一个外男给救了,苏绾的心一沉,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不过还没有来得及深想,便听到远远的有太监的尖叫声响起来。

  “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

  皇上和太后娘娘竟然在这时候过来了。

  众人赶紧的跪下,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臣(臣女)等见过皇上,见过太后娘娘。”

  皇上和太后脸色都不大好看,挥手示意众人起来,然后皇帝询问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湖岸边的袁佳和裴溪赶紧的过来,裴溪一过来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臣女该死,臣女先前和袁姐姐在这边说话,不想湖岸边有一处地方太滑了,袁姐姐落了水,臣女一时害怕便叫了起来,后来有宫中的侍卫赶了过来,救起了袁姐姐。”

  裴溪特别的伤心,脸上豆大的泪珠往下滑落。

  袁佳望着她摇头:“算了,不干你的事情。”

  皇上看袁佳身上全湿了,在场还有不少男宾呢,这于女子来说,实在是不体面的事情,皇帝立刻下令:“来人,带袁小姐带去换衣服。”

  “是的。”

  袁佳的婢女赶紧的上前扶了袁佳便走,很快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大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个个面面相觑。

  唯有皇帝身边的太后娘娘眉蹙了起来,眼神锐利之极,飞快的望向了裴溪,裴溪还在磕头:“臣女该死,没有拉住袁姐姐。”

  皇帝示意她起来:“这也不是故意的,何况袁小姐不是没事吗?所以别自责了。”

  裴溪赶紧的谢恩,不过脸色依旧十分的白,太后的眼神好像针扎在她的身上似的,让她十分的不舒服。

  虽然袁佳没事,但是皇帝依旧让人去查了一下细节,最后查得的结果,确实是袁佳无意失足落水,后来裴溪一叫,在永寿宫外巡逻的侍卫便施展了轻功赶了过来,第一时间救了袁佳。

  皇帝查清楚了细节,便吩咐众人各自回永寿宫的后花园用膳,此时天色已不早了,宴席差不多也该开始了。

  所有人跟着皇帝的身后一路回了永寿宫的后花园,今日太后设宴,乃是为了庆祝她的身体康复,所以身为儿子的皇帝自然要过来陪太后用膳,所以宴席很快便开了。

  一桌也就六七个人,最上首的是皇帝和太后,皇帝和太后身边陪着的自然是皇室的皇子,惠王襄王庆王和宁王,另外还有靖王世子萧煌。

  其他人依次往下坐,一时间整个后花园说不出的热闹。

  只是太后却十分的不高兴,自从袁佳落水后,太后便心情不畅,她总感觉袁佳落水这事不单纯,怎么她前脚刚和惠王萧擎说了这事,后脚袁佳便落水了,可若说这是萧擎动的手脚,又有些太过牵强。

  因为裴家和吕国公府一直不对付,裴溪怎么可能会帮助惠王做这件事呢,还有宫中的侍卫难道也是萧擎的人不成,何况先前皇帝让人查了细节,袁佳落水的地方并不是人为的,确实是湖岸太滑的原因,所以才会致袁佳落水的,而且若是裴溪动了手脚,袁佳不会发现不了,太后知道,袁佳虽然喜欢习武,但是心思却是很敏捷的,若是裴溪做了什么,袁佳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难道这事真是巧合,太后眯眼望着萧擎,萧擎却一脸的温润如水,他看太后望着他,满脸温润笑意的开口:“皇奶奶,孙儿祝你身体康复,从此后平安和乐。”

  萧擎站起来向太后敬酒,皇帝满意的望着这一切。

  太后自然不好说什么,端了酒和萧擎喝了一杯,不过依旧没说什么。

  皇帝也感觉到太后心情不畅了,逐小声的问道:“母后哪里不舒服吗?”

  太后摇头笑了起来:“没事,哀家就是看着这些孩子们感叹时光过得真快,一眨眼的功夫,哀家便老了。”

  太后话一落,萧磊飞快的站起身说道:“皇奶奶不老,皇奶奶还年轻着呢,以后皇奶奶会越过越年轻的。”

  身侧的宁王附和的点头,太后瞪萧磊一眼:“那哀家不就成了妖怪了吗?”

  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气氛热切了起来。

  这时候,惠王萧擎缓缓的站了起来,端着一杯酒望向承乾帝:“父皇,儿臣敬父皇一杯酒。”

  萧擎一敬,身侧的几个皇子全都端了酒杯站了起来:“儿臣也敬父皇一杯酒。”

  皇帝望着眼面前的这些儿子,心中说不出的欣慰,端了酒和几个儿子喝了一杯。

  一桌人,唯有萧煌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们,眸光说不出的幽暗,凌寒,深不可测。

  不过待到萧擎和几位皇子敬过了皇帝,萧煌便端了酒杯站起来,冷魅的俊颜之上拢上了丝丝的笑意,他端酒敬皇帝:“臣敬皇上一杯,祝皇上龙体康健,越来越年轻,年年如此,岁岁不变。”

  萧煌的话使得老皇帝心情舒畅起来,忍不住笑起来,身为皇帝,当然希望自己身体永远不老,永远的健康年轻,可是身为皇帝的儿子听了这句话几乎是剜心,个个看向了皇帝,只见皇帝虽然有五十多岁,可是却因为他一直注重养生之道,显得分外的年轻,想到皇上如此年轻,而他们这些做儿子的还有指望吗?一时间在场的人个个心微微的沉了下去,而萧煌却好像不知道似的,举了酒杯和皇帝喝了一杯。

  承乾帝喝完酒示意萧煌坐下来,然后下命令让大家随意的用膳,不要拒谨。

  气氛再次的热切起来,众人一边用膳一边说话,一会儿的功夫,萧擎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望着皇帝说道:“父皇,之前父皇说儿子可以自己选一个正妃,不知道现在还可不可以?”

  惠王萧擎这个话题一起,后花园内所有人都望了过来,没想到惠王殿下竟然当众提出给自己选妃的事情,而且听他话里的意思,皇上竟然同意了他这样的要求,如若这样,那苏绾岂不是板上钉钉的惠王妃吗?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往苏绾望过去,女宾中不少人嫉妒苏绾的好运气,尤其是赵玉珑和贺珍之流,更是气歪了嘴巴,这女人怎么这么好命啊,竟然让惠王给喜欢上了,真是走了狗屎运。

  不过相较于这些嫉妒的女人,苏绾却眸色暗沉,心里十分的担心,萧擎不会真的当众提出要娶自己为惠王妃吧,如若他这样提,那她该如何回话,当着皇帝的面拒婚,会惹来什么样的麻烦呢。

  这一刻苏绾心里对萧擎多少有些抱怨的,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

  相较于苏绾的抱怨,男宾席上的萧煌和宁王萧烨,脸色却说不出的暗沉,瞳眸闪烁着幽幽冷芒,阴沉沉的盯着惠王萧擎。

  这一刻后花园内,所有人都认为惠王求娶的对象一定是苏绾,个个在庆幸苏绾好运的同时,又等着看皇帝的表示。

  承乾帝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这是他答应儿子的,所以萧擎一提,他便同意了。

  “好,说说你想娶在座的哪一位贵女为惠王妃,父皇定然为你下旨赐婚?”

  上首的位置上,萧擎掉头望过来,他的眸光穿透所有人望向了苏绾的方向,这一刻人人心中了然,果然没错,惠王选的正妃人选乃是苏绾。

  苏绾不由得头皮发麻,下意识的紧握着手,心里不停的祈祷,萧擎千万不要说出她来,不要。

  她身侧的何敏和雷妍等人小声的嘀咕:“绾绾,惠王殿下要娶的人真的是你啊,你真的不想嫁他吗?”

  “是啊,皇上若是下旨后,你再想悔婚可是不能够的。”

  两个人小声的嘀咕着,苏绾无奈的摇头,她现在特别后悔先前没有和萧擎说清楚,她不想嫁人,不想嫁他,也不想嫁给任何人。

  这边苏绾正纠结,那边萧煌和宁王萧烨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两个人大手紧握起来,周身源源不断的冷寒,阴骜无比的盯着萧擎,两个人飞快的动脑筋想着,若是萧煌说出求娶苏绾为惠王妃,他们该如何破坏这件事,总之绝对不能让皇上下旨,让苏绾成为惠王妃。

  众人正想着,萧擎的声音忽地响起,他的声音带着一抹无奈,心底却升起浓浓的愤怒,不过神态却很坚定。

  “我要娶的人是威远候府的袁佳,请父皇成全,把袁佳赐于我为正妃。”

  萧擎话一落,四周不少人下意识附和着想道,果然是苏绾,果然是她啊。

  不过一会儿不少人反应过来,袁佳。

  威远候府的袁佳,这是什么意思。

  惠王殿下要娶的人是袁佳。

  这一下尤如石沉平湖,瞬间炸开了锅似的,不少人议论了起来,个个望着萧擎,然后望向袁佳,最后望向了苏绾。

  几乎是第一时间,有人笑了起来,赵玉珑和贺珍等人就差拍手唱了起来,竟然是袁佳,惠王殿下求娶的对象是袁佳。

  哈哈,苏绾个小贱人是做梦了,活该,小贱人。

  苏绾则愣住了,不过待到反应过来,她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心里还是有一些愁怅,而且还有一种觉得萧擎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既然他想娶袁佳为正妃,为什么之前跑来和她说什么喜欢她。

  不过萧擎娶袁佳也不错,她祝贺她们。

  苏绾望向了袁佳,袁佳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此时脸色有些不好看,看到苏绾望过来,她似乎生怕苏绾生气似的,连忙的解释:“绾绾,我不知道这事,我一一。”

  她有些莫名其妙,惠王萧擎好好的求娶她为正妃做什么。

  他喜欢的人不是绾绾吗。

  何况他又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他,两个互相不喜欢的人凑到一起做什么,两看两相厌吗?

  袁佳的眉头蹙了起来,说不出的厌恶。

  苏绾却望着袁佳摇头,伸出手拍拍她的手:“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她本来就没想过嫁给萧擎,所以若是袁佳嫁给萧擎也不错,只是袁佳为什么不高兴,难道她不喜欢萧擎吗?

  苏绾正想着,最前方的方向,响起了一道威严强势的声音:“你说你要娶威远候府的袁佳为惠王妃?”

  承乾帝眯眼望着萧擎,脸色难得的严肃,瞳眸布满了深沉,一只手轻轻的转动着手里的酒杯。

  萧擎沉稳的点头:“是的,请父皇下旨把袁佳指给我为正妃。”

  太后眯眼望着萧擎,又望向皇帝,若是袁佳没有发生落湖的事情,皇帝只怕没法推托,可是现在袁佳落了湖,还被侍卫给救了上来,现在再把她指给惠王为正妃,却已是不妥的。

  对于这一点太后说不出的恼火,但是她还是想尽力试一式,所以望向自个的儿子:“皇儿,你看这事?既然两个孩子互相喜欢,那不如就让他们在一起吧。”

  太后说话,四周的人便看明白了一件事,原来惠王求娶袁佳是太后娘娘的意思,所以惠王不得不娶袁佳为妻,这样一来太后和威远候府,便站在了惠王的身后。

  襄王萧磊看着这一幕,心中说不出的憎恨,火大不已,若是袁佳成了惠王正妃,他明显的比惠王拉下了一大截,想想便让人恼火,既然太后打算支持惠王,他还和她客气什么。

  萧磊想着,望向承乾帝说道:“父皇,这恐怕不妥当吧,本来威远候府的袁佳为惠王妃是没事的,可是之前袁佳落湖,被侍卫救上来,虽说没有大碍,可这倒底是有失体面的事情,所以让她为惠王妃实在是不妥当。”

  萧磊一说,太后脸色便阴沉了,冷嗖嗖的瞪着萧磊,不过萧磊一点也不以为意,面容坦然至极,似乎他就是为了自个的兄长考虑的。

  不过萧磊的话使得下首的袁佳脸色白了,本来今日落湖的事情,她就够郁结了,没想到还被人拿来说事,真是太丢脸了。

  而且这时候袁佳已经知道今日萧擎求娶她,一定是太后娘娘的意思,难怪太后之前问她惠王人品怎么样,她压根没想到她这话的意思是让她嫁给惠王,她还随口说了,惠王殿下挺好的啊,这一说更让太后娘娘动了心思,若是之前她坚持说惠王不好,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袁佳这时候说不出的憎恨自己,为什么自己的婚姻自己不能做主,她所求的所要的也不过是像父母那样恩爱的婚姻,她不在乎什么富贵荣光,只想一生有一段相濡以沫的爱情,为什么这样难。

  袁佳的眼泪流了下来。

  上首的皇帝偏在这时候开了口:“萧擎,虽然你看中袁佳,可是袁佳先前发生的事情,终究是个暇疵,她身上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不能为你的惠王妃,不过你既然开口了,那朕就把她指给你为侧妃,惠王侧妃。”

  一言决定了袁佳以后的命运,这一刻袁佳连想死的都有了,她眼泪哗哗往下流,偏偏承乾帝还在上面叫:“袁佳何在?”

  袁佳极力忍住心中的悲伤,缓缓起身:“臣女在。”

  “威远候府之女袁佳,赐为惠王侧妃,择日完婚。”

  袁佳从来没想过嫁人为侧妃,侧妃就是小妾,她身为威远候府的嫡女,不求高门大户,只想找一有情人,为什么要为惠王侧妃啊,她不嫁,袁佳飞快的跪下,她张嘴便欲悔婚,可惜她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上首太后的声音却响了起来:“哀家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太后火大不已,没想到她威远候府的嫡女竟然沦落为惠王侧妃,她如何不怒,而且太后总觉得袁佳落水之事不单纯。

  因为是她先提出让萧擎娶袁佳的,袁佳随之落水。

  这不是萧擎搞的手脚吗,可是现在却拿不出一点的把柄,她总不能就这么指责萧擎吧。

  太后甩手走人,皇帝领着人起身:“儿子恭送母后。”

  在场的人个个看出太后的脸色不太好看,谁也不敢吭声。

  想当然尔,堂堂威远候府的嫡女,竟然成了惠王侧妃,这换谁谁不高兴。

  可关键是袁佳确实落水了,若是让她成为惠王妃,日后惠王殿下成了太子,太子妃曾经落水被侍卫救过,这事传出去总归不大体面,所以袁佳为惠王侧妃,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这事说来说去最倒霉的就是袁佳,怎么好好的就落了水呢。

  待到太后走了,皇帝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瞪了萧擎一眼,谁不好娶,非要娶威远候府的嫡女。

  皇帝也甩手走人了,身后所有的皇子和贵女们都起身送皇上离开。

  待到皇帝一离开,四周的人哗的一下子议论起来,个个说的都是袁佳为惠王侧妃的事情。

  惠王萧擎根本不看别人,他最关心的是苏绾,自己先前求娶袁佳为惠王正妃,绾绾会不会生气,她不会生气吧,他不是真的求娶的袁佳,他这是缓兵之计,因为他知道父皇是不可能同意让袁佳为他的惠王妃的。

  他不喜欢袁佳,不想娶她,可是迫于太后的压力,只能娶袁佳为侧妃,但他根本不喜欢袁佳。

  萧擎心里想着,眼光很快找到了苏绾,此时苏绾正和何敏等人走到袁佳的身边,扶起袁佳。

  此时苏绾和何敏都很生气,可是她们又不知道气谁,因为今儿个这一出,看上去好像谁也没有错,萧擎没错,皇帝没错,袁佳也没有错,可是最后却成这样了。

  “袁佳,你别难过,后面一定会有解决的法子的。”

  苏绾安抚袁佳,袁佳靠在她的怀里,无声的流泪,脸色特别的苍白,苏绾看到她这样,心里十分的难过,袁佳是第一个在宴会上主动向她伸出手的女孩子,她那么阳光明朗,怎么会这样呢,她不该得到这样的对待。

  “袁佳,会有法子的。”

  恰在这时,身后有讥讽的声音传来:“我还以为我们袁大小姐会有多么高贵的身份,惠王侧妃,呵呵,果然高。”

  苏绾飞快的掉头望过去,便看到贺珍讥讽得意的嘴脸,这一回苏绾直接的放开了袁佳的身子,走过去毫不客气的抬手扇了贺珍两耳光。

  啪啪两下格外的响亮,贺珍的脸一下子变了,指着苏绾尖叫起来:“苏绾,你竟然胆敢打我,你个小贱人竟一一。”

  贺珍还想骂,可是忽地发现自己竟然骂不出口了,她惊骇的张大嘴巴想说话,可是依旧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一下贺珍害怕极了,若是她说不了话,还如何嫁给襄王啊,别说襄王,皇上只怕也会下旨废了她和襄王的婚事。

  贺珍哗哗的哭得厉害,然后转身拽住赵玉珑,指着苏绾比划着,意思是苏绾打她,还毒哑了她的嗓子,她要去告诉皇上,她要告状。

  可惜赵玉珑白了她一眼后,根本没有理会她,转身便走。

  她不想再和贺珍这白痴走在一起,和她在一起会降低自己的格调。

  难道她看不清楚现状吗,太后眼下十分的火大,她竟然还讥讽袁佳,她现在和苏绾闹大了,不用说太后肯定护着苏绾,拿她开刀子,她竟然还指望去告状,脑白痴。

  赵玉珑走了,很多贵女都走了,贺珍也被人带走了,今儿个的事情可有些不太妙啊,所以大家不敢再留下。

  最后太后跟前的嬷嬷过来请了袁佳去太后宫中走一趟,袁佳也被人带走了。

  永寿宫的后花园里,眨眼的空档走了一大半的人,最后只剩下一小部分的人。

  何敏和雷妍等人和苏绾打了招呼出宫去了,苏绾落在后面,慢吞吞的往外走,想着袁佳的情况,慢慢的想到袁佳落水的事情,再想到萧擎当着众人的面求娶袁佳的事情,今儿个这一出分明是别有古怪的。

  苏绾的瞳眸拢满了暗潮,慢慢的想到了萧擎,萧擎身为皇子储君,心计一定很深,以往她和他接触,都是他温润柔和的一面,所以有时候忘了他其实曾经是一位太子,身为太子,谋略心计都不是寻常人可比的。

  今天的事情只怕是太后想让萧擎娶袁佳为妻,而萧擎无意娶袁佳,因为之前他向自己表示过喜欢的人是自己,但是他又没办法拒绝太后,所以最后便闹了这么一出戏,让袁佳落水,然后让侍卫救了袁佳,因为只要袁佳落水,皇帝就不可能把袁佳指给他为正妃,只能为侧妃/

  想到这,苏绾只觉得心内无比的愤怒,从来未有过的一种愤怒,她此生最讨厌的就是渣男,萧擎为什么要这样。

  苏绾正心中火大,偏偏身后响起了萧擎温润柔和的声音:“绾绾。”

  苏绾转头,脸色阴沉,瞳眸充满了冷芒,阴沉沉的盯着萧擎。

  萧擎看她这样,以为她是生气,自己先前当她的面表白说喜欢她,结果又跑到皇帝的面前说想娶袁佳为妻,萧擎想到这个,忍不住急急的开口解释:“绾绾,你别生气,其实我喜欢的人是你,我想娶的一一。”

  可惜苏绾不等他说完,便冷冷的开口问道:“萧擎,我问你,今日袁佳落湖的事情是不是你做出来的?”

  萧擎愣了一下,随之叹口气,然后叫了起来:“绾绾,我一一。”

  苏绾恶狠狠的瞪着他:“你说,是不是你做的,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说。”

  她一直很喜欢萧擎,当他是自己大哥哥一般,就像当初叫他大哥哥,那时候她就是喜欢这样一个人的,可是她没想到这个大哥哥有朝一日竟然成了她心中的渣男,如果是那样,她会觉得很难过,很痛恨自己曾经出手救了他。

  萧擎心里微微有些慌,脸色微微有些白,他感觉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东西似的,十分的难过。

  他想说我什么都没有做,绾绾你相信我?

  可是他看着苏绾那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那双眼睛似乎能洗净人心灵上所有的污垢,他看着这双眼睛,说不出来一个字,只能僵硬的呆站着。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说不出的僵硬。

  偏在这时,后面有脚步声响起来,宁王萧烨走了过来,很显然的宁王萧烨是听到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所以他走过来深沉的说道:“三哥,既然有胆做,为什么没胆承认?”

  萧擎心中火起,控制不住的伸手便朝着萧烨挥拳。

  此刻的他说不出的后悔,他后悔了,看到绾绾那样的眼光,似乎再也不喜欢他了似的,他就觉得后悔了,他不该那样做,他可以想别的办法,或者直接拒了太后的建议,大不了不当太子了,对,不当太子就是了,就算太后针对他又怎么样,只要他不当太子就行了。

  萧擎疯了似的和萧烨打了起来,四周有人看到这边打了起来,不由得张望。不过很快有人走了过来,上手霸道的牵起苏绾的手拉着她往外走。

  苏绾木木的任凭身边的人拉着她往外走,此时的她整个人说不出的愤怒,一时竟然找不到自己的感觉。

  身后打起来的两个人终于清醒过来,不由得同时停住了手脚,几大步的冲过来拦住了萧煌的去路。

  萧擎脸色难看的瞪着萧煌:“有你什么事,你放开她。”

  宁王萧烨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脸色同样不太好看的瞪着萧煌。

  萧煌精致冷魅的面容之上,拢上嗜血的戾气,瞳眸森森寒气往外溢,他的声音冷澈骨,阴森森的响起来:“萧擎,你真要在永寿宫里闹起来吗,别忘了你眼下刚被皇上赐了一个惠王侧妃,你这样闹只会给璨璨带来麻烦,无穷的麻烦知道吗?”

  萧擎的脸色瞬间白了,身子一软,往旁边退了两步,萧煌拽着苏绾的手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数落苏绾。

  “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不要和他们掺合在一起,他们一个个都不是善茬,偏你不听劝,这下好了,受到伤害了吧。”

  苏绾此时已醒过神来,看身边的男人霸道的拉着她,不但如此,还数落她,她心头顿时火起,一把甩开萧煌的手,没好气的怒骂:“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滚,离我远点,以后我不想看见你们。”

  苏绾说完大踏步的往外走去,身后的聂梨赶紧的跟上她的步代,一路往外走去,落在后面的萧煌眸光幽幽的望着一路怒气冲冲往外走的苏绾,这是连他都恼上了,他多冤啊,好心帮她还帮出气来了。

  萧煌的身后叶廷叶小候爷走了过来,笑眯眯的说道:“人家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你这英雄救美,美人怒目相向,恨不得一剑劈了你,果然是同人不同命啊。”

  叶小候爷虽然说得爽快,可是脚下却不敢停留,生怕被人追杀,可是即便他溜得快,还是听到身后萧煌嗜血的声音响起来:“虞歌,给我带两个人去追杀叶小候爷,让他三天吃不了饭,睡不了觉。”

  “救命啊,你恼上我做什么。”

  ------题外话------

  亲爱的姑娘们,今日有将奖币币的活动,来,试试你们的运气,留言逢八的人皆将六十八币,吼吼,等你们喔,不过奖励的都是订阅支持的读者喔…。另外有票纸继续投,快要月底了啊…。<!--ov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77章 惠王侧妃 英雄救美》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