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苏明轩之死 萧煌相护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太后寝宫,啜泣声不断,袁佳泪眼模糊的望着太后:“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不想嫁给惠王,我不喜欢他啊。【更新快&;请搜索】”

  太后蹙眉望着袁佳:“那哀家之前问你,你说惠王殿下挺好的。”

  “我只是说他人品挺好的,没说想嫁给他啊,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我们两个要成为一对怨家吗?”

  “他不喜欢你?那他喜欢谁?”

  太后脸色难看的望着袁佳。

  袁佳立刻摇头:“我没说他喜欢谁,我就是打个比方,他不喜欢我我是知道的,而我也不喜欢他,你让我们在一起怎么办?还有我只想嫁一个全心全意爱我的男人,像我爹和娘一样。”

  威远候和夫人多年恩爱,一直没有纳妾,这是袁佳一直以来理想的夫妻模式,没想到现在却被太后打破了,她心中对太后说不出的怨恨。

  太后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袁佳:“佳儿,你脑子是不是糊涂了,这世上有你爹那么一个怪物,已经够了,你还指望还有这么一个男人,愿意一辈子只娶一个女人,除非那个男人穷困潦倒娶不了,要不然哪个男人愿意在你年老色哀的时候,还只爱你一个人啊,后面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女人等着她们呢,我们能做的就是守住我们的体面。”

  太后也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她年轻的时候也想往过一个男人一生只爱一个女人,但那是不可能的。

  袁佳听了太后的话,沉声说道:“如果没有那样的男人,我一辈子不嫁,若是那个男人在我年老色哀的时候娶别人,那么我宁愿青灯古佛过一辈子,我根本不需要那些体面,连男人都没有了,那样的体面又有什么用呢。”

  她说完想起自己现在是惠王侧妃,仅仅是个侧妃,连正妃都算不得。

  想到这个,她的眼泪再次的流下来,她抬起一双泪眼望着太后:“我去找皇上,我要告诉皇上,我不嫁,我不嫁惠王为侧妃。”

  她说完爬起来便欲冲出去,太后唤住她:“你疯了,你这样会害了你爹和你娘的。”

  袁佳一怔停住了动作,回头望向太后。

  太后沉痛的说道:“皇上已经下旨,若是你抗旨不遵,就会连累你爹娘的。”

  袁佳脸色一瞬间失去血色,惨白异常。

  太后看她这样,倒也心疼,而且想到这个侄女是自家侄儿最喜欢的女儿,若是让侄儿知道她竟然成了惠王侧妃,而这还是她无心之错,只怕心中要怨恨她,太后心情有些沉重,袁佳之父乃是她兄长的长子,兄长早逝,留了一双儿女,长女袁芍自幼入宫陪她,就像她的女儿一般,后来入宫为妃,因为一个孩子,年轻轻的便去世了,现在只剩下袁佳之父,若是他再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如何和兄长交待,太后想着缓缓开口:“这事哀家会想办法的,你不要管了。”

  袁佳咬着唇,望着太后说道:“反正我是不会嫁给惠王为侧妃的,如若让我嫁,就抬了尸体进惠王府吧。”

  她说完慢慢的起身欲离开,不想再留在太后的寝宫里了。

  太后知道她心中有怨气,重重的叹口气,若是此刻袁佳是惠王妃,她倒也不至于如此难过,可关键袁佳堂堂威远候府的嫡女,竟然成了惠王侧妃,这也是重重的打她的脸子啊,她一想到这个便周身冒火。

  太后想着唤住了袁佳:“袁佳,你确定落湖之事不是裴溪动的手脚吗?”

  “裴溪?”袁佳愣了一下,想了想前后经过,然后摇了摇头:“没有,她什么都没有做,你不要把每个人都想成你心目中那样。”

  她说完转身便走,理也不理身后的太后。

  寝宫外面有嬷嬷走了进来,看到太后心情说不出的沉重,嬷嬷走过去:“娘娘,你别难过了,事情已经这样了,难过也没什么用。”

  “哀家总觉得这事不单纯,很像是萧擎的手笔,可是佳儿她非一口咬定裴溪没有对她动手脚,那湖岸也查过了,确实是滑坡的地方,不是人为的,还有那侍卫也确实是巡逻到了这个地方,一切是如此的天衣无缝,如若这是惠王萧擎的手笔,那他还真是有谋略,那么短的时间内,竟然生出这样的主意,还能安排得如此天衣无缝。”

  太后满脸冷笑,总之她直觉这是萧擎的手笔,萧擎不想得罪她,又想拉拢她和威远候府,所以使了计让袁佳成为侧妃,这样一来既让她无话可说,又把威远候府拉到他这条船上,他想得可真美啊。

  太后忽地想到袁佳所说的话,他不喜欢我,萧擎不喜欢袁佳,那么他喜欢谁?

  太后望向身侧的夏嬷嬷,夏嬷嬷是她的得力臂膀:“你去给我查一下,看惠王萧擎喜欢的女人是谁?”

  “是,奴婢立刻去查这件事。”

  夏嬷嬷退了出去。

  太后歪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一会儿的功夫,外面响起脚步声,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却不是夏嬷嬷,而是太后身边的另外一个老人徐嬷嬷,徐嬷嬷从殿外急急的走进来,手中拿着一封密信,一走进来便恭敬的禀报:“禀太后娘娘,宣王殿下从曲阳派人送来了密信。”

  “哲儿。”

  太后听到徐嬷嬷的话,眼里瞬间布上了泪水。

  宣王萧哲乃是太后的小儿子,皇帝最小的弟弟,这个弟弟不但得太后的喜欢,而且还得先帝的喜欢,所以先帝临死的时候,让皇帝下了保证,不准动萧哲的命,先帝还下旨,把萧哲封为宣王,封地曲阳,没有皇帝诏书,永世不得入京。

  太后知道先帝是为了保护这个小儿子,可是太后想到这个还是心痛莫名,萧哲离京的时候才刚刚及冠,风华无双的皇子,最后却不得不入封地曲阳,要知道曲阳可是最西北的苦寒之地啊,想必这些年他吃了很多苦,每回一想到这个,太后便心痛莫名,这么多年,哲儿他都没有回京,听说他娶妻了,生了孩子了,可是这些她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想到这个,她就心痛。

  曾经她也请皇上下诏书让哲儿回来让她看看。

  可是皇帝对于这个弟弟十分的不喜,因为当年她和先帝对他算不得多在意,相反的那时候她整日忙着和别的妃嫔争斗,完全的忽视了他,可是等到萧哲生下来后,她已经稳坐四妃之一的位置了,所以根本不需要再争斗什么了,她就把满腔的爱给了萧哲,正因为这样,皇帝对萧哲这个弟弟不但没有爱,相反的满怀憎恶。

  若不是先帝下了旨意,只怕他能毫不犹豫的除掉这个弟弟。

  想到这些,太后便心痛莫名,她伸手接过了徐嬷嬷手里的密信,慢慢的打开。

  不过只一会儿太后便惊骇的睁大眼睛,随之脸上血色慢慢的退了出去,连唇上的血色也慢慢的退了,身子都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徐嬷嬷一看太后这样,不由得担心的问道:“太后娘娘,是宣王殿下怎么了?难道是宣王殿下出事了?”

  太后手中的密信掉到了地上,徐嬷嬷却不敢去检,以防密信中有什么不能看的内容,但是太后尖锐的声音响起来;“你看看密信。”

  徐嬷嬷小心的捡起地上的密信看了起来,不过很快连她脸上的血色也退了下去,嘴唇轻颤了起来:“太后娘娘,怎么会这样,不,不会这样的。”

  太后忽地凄然的笑起来:“如若密信上说的是真的,你说他是不是太恨了,他真的太丧心病狂了,太心狠手辣了。”

  “娘娘,这事不能单凭宣王殿下一面之言便相信这样的事情,必竟淑妃娘娘当年生的可是皇上的孩儿啊,他再怎么心狠手辣也做不到伤害自个的亲骨肉吧,你看这么些年,他对惠王襄王等人可是疼宠有加的,而且他还不高兴几个皇子血肉相残。”

  太后喘息着摇头:“其实这事不仅仅是因为宣儿的密信,哀家也早有怀疑了,因为那个孩子生下来明明是好好的啊,连医女都说好好的,可是只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死了,事后我偷偷的看一眼,满身的青黑,哀家曾偷偷的问过御医,御医说如若生的时候好好的,事后死了很可能是被人下毒了,我偷偷的让人查过,可是却找不到证据,最后便不了了之,因为必竟没有什么证据,可是现在哲儿却告诉我,那个给孩子下药的人竟然是皇帝,竟然是他啊。”

  太后说完放声大哭起来,心痛莫名,伸手紧紧的揪住胸口,她真的被这封密信给伤了。

  皇帝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徐嬷嬷对于这件事也惊骇不已,当年淑妃产下死婴,事后不久淑妃娘娘因为伤心,所以早早便亡了。

  淑妃是太后娘娘最喜欢的侄女儿,没想到最后竟然得了这样的下场,难怪太后伤心。

  可是徐嬷嬷想不透皇上为什么会这样对待太后娘娘。

  “娘娘,事情未必就是这样,皇上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他在恨我,是的,一直以来他都在恨我,可恨我一直不知道啊,还害了袁芍。”

  袁芍是太后长兄的长女,自幼送进宫中陪她,后来太后做主让她进宫陪皇上,她也没有怨言,无怨无悔的入宫陪王伴驾,那些年她一直陪在她身边,她是个好孩子,可是没想到最后竟然得到这样的下场。

  不,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有什么错。

  太后话落,徐嬷嬷不敢再说话了,因为这其中牵扯到了一桩皇家的秘辛,若是她多说,只怕死无葬身之地。

  “娘娘,不要再想了,事情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啊。”

  太后却怎么也止不住泪水,不过只哭了一会儿,她便收敛了泪水,脸色难看的沉声:“这件事我不能光凭哲儿的一封信便认定了皇帝的罪,我要查清楚这件事。”

  徐嬷嬷想要劝,查清楚了又怎么样,她总不好和皇上做对吧,不过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寝宫里一片安静。

  这里太后正想主意,那边的临元宫,德妃却在大发雷霆之火。

  她指着下首的襄王萧磊怒骂:“你个混帐东西,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不要多话不要多话,你怎么就不听呢,你说你那样公开的挑衅太后做什么,她是你皇奶奶知道吗,唯一一个让你父皇忌惮的人。”

  萧磊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既然她有意让袁佳嫁给惠王,那就是打算站在惠王后面,那我们和她还有什么客气的,恼了就恼了吧。”

  德妃差点气昏过去。

  “为什么就你能,你怎么不看看你别的兄弟为什么不说话,七皇子宁王怎么不说话?你以为是因为你的话你父皇才让那袁佳为惠王侧妃吗?你别做梦了,就算你什么都不说,袁佳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父皇也不会让她为惠王妃的。”

  这一回萧磊不说话了,事实上他之前真以为是因为自己的话父皇才会下旨赐袁佳为侧妃的。

  现在听母妃的话,才知道就算他不说话,他父皇也会赐袁佳为侧妃的,她出了那样的事情,不可能为惠王妃的。

  萧磊一时泄气。

  德妃冷瞪着他,好半天没吭声,最后懒得多说了,挥了挥手说道:“回去吧,让你做的事情做不好,不让你做的事情你偏做。”

  她让他通知玉珑挑衅苏绾的怒气,两个人在永寿宫内闹起来,结果没闹得起来,可是不该他开口呢,他倒是开口了,真是东西不分的东西。

  萧磊看德妃生气,一时不敢随便开口,待到临走的时候才轻声说道:“难道就这样放过苏绾那个小贱人。”

  这一回德妃倒是冷笑着开口了:“这事不用你管了,本宫会处理的,萧擎喜欢的人可是苏绾,太后若是知道这事,只怕这心里难以平衡啊,看那贱人以后还能不能得太后欢心。”

  “儿臣知道了,儿臣告退。”

  萧磊总算满意的退了出去,身后的大殿上德妃重重的叹口气,望着萧磊的背影,为什么她觉得自家的儿子这智商就是不如惠王和宁王呢。

  寂静的街道上,一辆马车缓缓驶过,一路往安国候府而去,马车上端坐着的正是苏绾。

  苏绾此时歪靠在马车上,本来只是闭目养神,可是不知不觉间,她竟然睡着了,梦中她梦到了自己前世的妈妈,妈妈摸着她的头说。

  晚儿,听妈妈的话,一辈子不要爱人,只爱自己。

  因为你爱人就是给了别人伤害你的理由,爱得越深伤得越重。

  不要做坏女人,一辈子也不要做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女人。

  梦里妈妈摸着她的头,笑得那么温柔,她说的话仿佛就在耳边,睡梦中的苏绾忍不住伸手想握住妈妈的手,妈妈,你不要走,晚儿会很乖,会听妈妈的话,一辈子也不爱别人,只爱自己,不做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女人,只要妈妈留下来,好不好?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往下流,她伸出手拼命的想拉住妈妈的手,她想告诉妈妈一句话,妈妈,晚儿没有爸爸也可以,只要妈妈,只有晚上和妈妈两个人,我们一起开心的过日子好不好?

  可是妈妈还是走了,越走越远,忽地画面一转,那惨忍的一幕浮上来,苏绾痛苦的想尖叫起来,可是在睡梦中她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般的叫不出来,偏在这时候,一双手伸出来,轻声唤她,璨璨,你怎么了?

  睡梦中的人忽地一惊惊醒了,飞快的睁开眼睛,便看到马车里多了一个人,一个冷魅仿若冰莲的男子,黑眉微蹙,漆黑深邃的瞳眸之中拢着浅浅的担忧,紧紧的盯着她,一双修长的大手正轻拍她的背,似乎在哄她一般。

  苏绾一瞬间有些怔神,呆呆的望着对面冷若天山冰雪莲花般高冷的男子,此刻那冷若莲花般精致面容上,竟难得的融满了温和的暖色,眸光更是擒着关心的色泽。

  苏绾一时有些回不了神,对面的萧煌不由得担心的望着她:“璨璨,你怎么了,刚才是做恶梦了吗?”

  就在之前,他从马车外面闪进来,看到一向黑心黑肺的小姑娘,竟然蜷缩在软榻的一角,无声的流泪,那一刻,他的心脏狠狠的揪在了一起,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哄她,甚至于有一种想抱她入怀,轻轻哄她,让她不要伤心的冲动,不过萧煌尤记得自己的身份,不能冲动,他和苏绾没有关系,而且这小丫头很可能做了恶梦,若是他真的做出什么唐突的举动,只怕她清醒过来,能毫不犹豫的毒死他。

  所以萧煌只是伸手拍了她的背,不敢有再多的举动。

  苏绾慢慢的从梦魅从醒过来,望着萧煌,忽地脸色变了,瞳眸满是阴森,怒瞪着萧煌,尖锐的叫起来:“萧煌,你又跑到我的马车上来干什么?”

  萧煌无声的扯了一下唇,他知道他熟悉的那个小姑娘又回来了,只是为什么在她的梦里,会那么伤心,那么难过,又那么痛苦呢。

  她倒底做了什么,还是曾经经历过什么。

  萧煌心里想着,脸上却不显,飞快的说道:“我是来问问你关于那毒的事情的,你昨儿晚上查出我所中的是什么毒了吗?”

  苏绾鄙视的望萧煌一眼:“你以为那毒那么好查吗?那不是寻常的毒,很难查的,你给我一个晚上,我如何查啊,我又不是神仙。”

  苏绾说完忽地想起关于那毒的事情,眼下她对于那两种毒没有多少资料,要从医书上查关于这两种毒的来历和出处,但是现在她身边没有多少那样的医学书籍,她完全可以把那查资料的事情交到萧煌的手中,他手下能人颇多,而且想要多少医学书籍就有多少医学书籍,所以说来说去,他查一定比她快得多。

  如此一想,苏绾咧了咧嘴角,望向萧煌说道:“对了,昨天晚上我已经查出你血液中所含毒药的特性和原理,回头我让晏歌把这资料送到你的手上,你派人去查找医书,看能不能查到这毒是什么毒。”

  苏绾一说,萧煌便点头同意了:“好。”

  苏绾看他点头后依旧一动不动的,一点要走的打算都没有,不由得气恼的瞪着他:“你还不走,坐着干什么?”

  “我送你回安国候府,然后正好把那资料带回去,不是一举两得吗?”

  “我回头会让人送给你的,你急什么啊?”

  “我能不急吗,那可是我的命啊,我一刻也不想耽搁,所以还是跟你一起前往安国候府去取一下吧。”

  萧煌坚持,欣长的身子随意的歪靠到苏绾身侧的软榻之上,占了一大半的位置,苏绾呵呵冷笑着望着他:“看来你现在是有恃无恐了,以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是不是?所以越发的随心所欲了,你以为这是你的地方吗?”

  她说完笑意越发的意味深长,萧煌的脸色忽地变了,因为他感受到马车里空气之中充斥着幽淡缭人的香气,这香气之前还是没有的,可是现在却弥漫了开来,很显然的这是苏绾使了毒的原因。

  苏绾看他明明识破了她在马车之中下毒,竟然一动不动的歪靠在软榻上,睁着一双好看深邃的瞳眸幽幽暗暗的盯着她:“璨璨,我们每次一定要这样惊心动魄吗?就不能平心静气的好好相处吗?”

  “你以为我想这样惊心动魄吗,可是你每次都不请自来,我的地盘我不希望别人打扰我。”

  “可那也应该是你替我解毒之后啊,没解毒我们之间的帐还没有清呢,我来找你不是应当的吗?”

  萧煌慵懒的说道,他的脸色已微微有些不好看了,有冷汗冒出来,这分明是吸入了毒药。

  他若是再不走,只怕真的就要中毒了,本来他中毒,苏绾是不屑理会的,就让他吃吃苦,可是苏绾没有忘记他身上还有另外两种毒,而她偏偏不了解那两种毒,若是她所下的毒和另外两种毒发生冲突,再融出另外的毒来就麻烦了。

  如此一想,苏绾黑着一张脸,朝着那动也不动的家伙叫了起来:“快滚吧,现在毒还没有入血脉,否则你就等着痛苦吧/。”

  “璨璨,既然你想毒死我那就毒吧,反正我已经中了毒,解得了解不了还是两事,既如此,就让你再爽一回。”

  萧煌说完一脸我不入地狱何人入地狱的模样,明明是无赖的事情,可是他做出来偏偏说不出的高雅贵气,懒懒的往软榻上一歪,三千青丝顺着精致立体的五官滑落下来,墨发映衬得五官,润泽清雅,再配上他冷魅的气息,整个人就像一朵怒放的幽幽冰莲,还散发着他独有的香气,充斥在整个马车里。

  苏绾不由得多看两眼,不过很快想起这家伙先前所说的话,什么叫再让她爽一回。

  “萧世子,我想问问你,什么叫再让我爽一回?”

  萧煌挑了挑眉,眸光凉凉,还带着一些小忧怨,淡淡的说道:“上次不是爽一回了吗,虽然上次是**爽,这次是行为爽,可是意思不是一样的吗?”

  苏绾的脸色瞬间黑了,怒指着他的鼻子骂:“来,你再说一遍?我保证不把你踢下马车。”

  萧煌看到她怒气冲天的样子,说不出的明艳璀璨,漂亮好看的大眼睛好像拢了轻烟似的,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伤心难过,看到她这样,他心里终于不那么纠结了,事实上相较于她的伤心,他宁愿看到她张牙舞爪的样子,这样没心没肺又活力四射的小姑娘,才是他熟悉的小姑娘。

  萧煌轻笑起来,不过很快笑不出来了,趴在软榻上,满脸痛苦的叫起来:“璨璨,你真的要毒死我吗?不是说好了替我解毒吗,这毒还没有解,你又下毒,那你欠我的太多了,我怕你以后心难安啊。”

  苏绾无语的翻白眼,不过心倒底还是狠不下来,最后气狠狠的取了解药,喂进了萧煌的嘴里,只一会儿的功夫,萧煌的脸色好看多了,那毒慢慢的退了出去。

  苏绾看他没事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其实她真没打算毒死他,因为说好替他解毒,毒还没有解,先把人毒死了,这也说不过去。

  何况就冲着他和她的那一层关系,她也不好直接的把人毒死啊。

  不过这家伙真的太欠收拾了。

  苏绾气狠狠的想着,自歪到马车一侧闭目养神,理也不理萧煌。

  不过萧煌却不放过她,懒洋洋的开口问道:“璨璨,之前你做恶梦了吗?”

  “有你什么事?”苏绾眼睛不睁,冷哼道,懒得和他说梦中的事情,说了他也不会懂的。

  何况她很少做梦梦到从前的事情,只是今日因为萧擎做的事情,刺激到了她心底的某一处,所以她才会想起之前的事情,其实她并不怪萧擎动心机,身为皇室中的人,心计是必不可少的,要不然一定会受到伤害,可是这心计动到女人的头上却是要不得,明明人家是一个好好的姑娘,你偏要算计人家,若是袁佳是个坏女人,或者她处心积虑的要嫁给萧擎,那么萧擎这样做,她不会多说一句话。

  可是明明袁佳什么都没有做,萧擎竟然算计人家,这对人家太不公平了。

  其实她那样气愤,不仅仅是因为袁佳是她的朋友,虽然她和袁佳交好,但关素还没有萧擎那么好,其实她生气是因为萧擎竟然做了那样的事情,在她的心目中,萧擎是一个坦荡的君子,甚至于在她的心底,有时候萧擎那样的一个人就是她心里渴望的父亲的角色,所以萧擎做了那样的事情,她才会很生气。

  马车里,萧煌看苏绾的脸色变幻莫测的,分明是有心事的,不过这小丫头不说,他也没有办法,总之他觉得璨璨心里有很多秘密。

  马车很快驶到了安国候府的地方,不过马车还没有停,外面便有一道身影飞快的疾驶了进来,眨眼的功夫落进了马车里,苏绾和萧煌飞快的望过去,便看到来人竟然是萧煌的手下云歌。

  云歌进了马车后,看到自家的主子也在,不由得一怔,不过萧煌却冷沉着脸问道:“怎么了?”

  云歌飞快的禀报:“回爷的话,安国候府的大公子被人下了毒,后来查清楚了是西府的苏滢雪下的毒,然后安国候审了苏滢雪,最后苏滢雪交待出了是苏小姐指使她这样做的,所以现在安国候和广阳郡主正在府里等着苏小姐呢。”

  “呵呵,没想到她们果然动手了,今儿个我心情不畅,她们竟然撞上来,那我就给她们闹大点好了。”

  “本世子帮你。”

  萧煌的脸色阴森至极,周身拢着戾气,一瞬间便似地狱的修罗一般,还是一个美若天仙的修罗。

  可惜苏绾根本不买他的帐:“我的事有你什么事?”

  “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若是你被他们玩死了,我的毒谁解?”

  萧煌一脸我不能坐视不理的样子,把苏绾生生的气笑了:“你说谁被她们玩死了,你才被她们玩死了呢,你给我滚远点。”

  “本世子既然知道了,是绝不会坐视不管的,你和我现在可是一体的,我这不是帮你,也不是管你,我是帮我自己,管我自己。”

  他一说完,也不等苏绾说话,便自闪身飘出了马车。

  苏绾微微错愕,还以为他走了。

  马车之内的云歌一脸好心的解释:“我们家主子是怕伤了苏小姐的声誉,所以他出去稍后就会出现了。”

  云歌说完,马车停了下来,外面宫中太监的声音响起来:“苏小姐,到了。”

  苏绾飞快的望向云歌:“之前她们是否有把东西放进我的听竹轩。”

  云歌立刻点头并取出先前偷换出来的药:“是的。”

  “现在你把这药分成两份,一份放进苏滢雪的房间,一份放进安国候夫人的房间去。”

  “是,”云歌闪身飘了出去,苏绾则慢吞吞的下了马车,她刚下马车,身后的街道上便响起哒哒的马蹄声,眨眼便有数匹轻骑疾驶而来,为首的男子华袍如云,玉簪束发,纵马疾驶间,就好像天边炫丽的云彩,待到行驶到苏绾的面前,高居骏马之上,冷魅尊贵狂放好似天地间的主宰,双瞳染了日头的轻辉,好似一对潋滟的明珠一般,栩栩生辉,让人看了还想看,移不开视线,苏绾看了两眼,忍不住嘟嚷,妖孽。

  那马上之人已轻逸的翻身下马,动作行云流水一般的流畅而高雅,他踱步走过来,一脸优雅的开口:“清灵县主,本世子有事找你商谈。”

  苏绾看他装模作样的神色,不禁递给他一个白眼,看热闹还差不多,还商谈,她可不记得自己有什么可与他商谈的。

  不过苏绾没开口,那走过来的萧大世子已经优雅的一路进安国候府的大门,根本没有理会苏绾,身后苏绾都无语了,这是完全把别人家当自个家了吗?她终于又发现这家伙的一样本事了,脸皮太厚。

  萧煌和苏绾一先一后的进了安国候府的大门,两个人刚进安国候府大门,便听到四周呼啦一声有脚步声响起,黑压压的人从四面八方峰涌而来,眨眼的功夫包围住了苏绾和萧煌等人。

  苏绾扫了一眼,已经明白这事多半是安国候下令让人拿她去问事的。

  她也不生气,笑眯眯的望向身侧的萧煌,软萌的朝着他眨巴着眼睛,一脸可爱的说道:“萧煌,这可是你上赶着往里面钻的,今日的事情我就不插手了啊,好让你有发挥的余地,你尽情的发挥吧,该打打该杀杀,我绝对袖手旁观看热闹。”

  萧煌掉头望了苏绾一眼,果见这丫头双臂环胸,一副不打算理会的样子。

  萧煌好气又好笑,哪有这样没良心的人啊,明明他是为了帮她才进来的,结果人家收手不管了,把什么事都扔给他了。

  不过听到她先前难得的唤了他一声萧煌,萧煌的心里竟然有一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愉悦,他瞪了苏绾一眼,压低声音说道:“璨璨,你就是个小没良心的。”

  他说完抬头望向四周,周身瞬间遍满了冷寒的戾气,瞳眸充满了血腥之气,冷莹莹的望着四周的人。

  “原来安国候府就是这样待客的,本世子倒是头一次见过这样待客的阵仗。”

  萧煌嗜杀的话一响,四周的人才看清楚他们围起来的人中,竟然有一个跺一跺脚,盛京便要变天的萧世子,一时间个个害怕了,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安国候府的管家季忠从人群之后走了出来,脸色煞白煞白的,心里直嘀咕,我的天爷啊,这煞星怎么来了,若是他惦上了他,他还有活命的机会吗,季忠心里想着,小心的开口:“回靖王世子的话,这是我们家候爷下的命令,让我们拿了大小姐前去落梅阁问事。”

  “喔,这是打算设私刑吗?清灵县主可是皇上赐封的县主,若是她犯了什么触犯刑法的事情,应该报进刑部,还轮不到安国候设私刑,或者他这是打算代皇上发号施令。”

  萧煌的话一落,季忠的脸色瞬间白了,赶紧的一挥手让所有的下人退下去,然后规规矩矩的走到萧煌的面前行礼道:“小的该死,请靖王世子见谅,候爷眼下正在落梅阁等候大小姐,请大小姐走一趟。”

  萧煌挑眉,面容之上笑意寒气四溢:“本世子今日正好过来找清灵县主商谈事情,既然候府有事处置,本世子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大事,竟然需要搞出如此庞大的阵仗。”

  萧煌说完转身便自往安国候府里面走去,苏绾笑眯眯的跟着他的身后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心情极好的问季忠:“季管家,落梅阁又发生什么事了?不会又搞什么栽脏陷害的把戏吧,她们不腻我都腻了,累不累啊?”

  季忠狠狠的抽着嘴角,眼下大公子中毒了,夫人让人下去查这件事,最后竟然查出来是西府的滢雪小姐偷偷给大公子下了毒,候爷立刻命人把滢雪小姐给抓了起来,而滢雪小姐在严刑逼供之下,最后交出是大小姐指使她这样做的。

  可是现在大小姐竟然说她们栽脏陷害她,难道这事真是夫人栽脏陷害她的,季忠一脸的冷汗,实在搞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道道的。

  一行人一路进了落梅阁。

  落梅阁,苏明轩住的房间里,忽地传来了尖叫之声:“大夫,你快救救明轩,他怎么这样了,他怎么会这样啊?”

  苏明轩住的房间里,苏明轩正大口的吐着鲜血,他身子一阵一阵的抽搐着,眼睛不停的翻着白,眼看着便要不行了,安国候夫人的心都快要被撕裂了,她抓着大夫不停的摇晃:“你救救他吧,你救救他,他是我儿子,他是我的儿子啊。”

  “夫人,不行,这毒漫延得太快了。”

  “怎么可能,不会的,不会的,你再给他查查,查查他倒底怎么了?”

  安国候夫人此时快疯了,她想不出来倒底哪里出了问题,虽说之前她指使了苏滢雪给儿子下了毒,可是那毒份量极少极轻,她只不过是为了借着儿子的事情治苏绾,她以为这一次的事情,一定会把苏绾给算计到,即便不能把她送进刑部的大牢,也要把这女人撵出安国候府去。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儿子明明服了解毒药,为什么没有用,为什么毒竟然漫延得这么快/

  床上,苏明轩的意识已经有些迷糊,他伸出手在半空摸索着,安国候夫人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轩儿,轩儿。”

  苏明轩喘着着叫道:“娘,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安国候夫人听了儿子的话,控制不住撕心裂肺的哭着,她伸手抱住自个的儿子,绝望的惨叫起来:“明轩,你醒醒,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苏明轩窝在安国候夫人的怀里,伸手拽着她的手,这时候的他已经和道自己快要死了,因为快要死了,思维在瞬间清明得多,他忽地想到他之所以走到这一步,都是因为和苏绾作对的原因,那个女人,真的很厉害,他们错就错在不该招惹她,对,不要招惹她。

  苏明轩挣扎着抓住安国候夫人的手:“娘,听我说,听一一我说。”

  安国候夫人脸上豆大的泪珠滚落下来:“轩儿,你说,你说,娘听着呢。”

  “不一一一要,不要再和,”他拼命的喘气,可是因为失血太多,所以眼前已经看不见一点的光明,虽然知道自个的娘亲在痛哭,可是他的耳朵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哭声,世界那么静,那么黑,只有他一个人,他好害怕,可是他有话要说。

  “娘一一一,不要再和苏绾,不要再和她一一一一作对,放一一一下,放一一一。”

  苏明轩的话没有说完,头一歪再没有一丁点的动静。

  他就这么的死在了安国候夫人的怀里,安国候夫人绝望的痛哭惨叫:“明轩,明轩,你醒过来,是娘亲错了,一切都是娘的错,是娘做的孽啊,为什么要你承受,明轩,你睁开眼睛看看娘,你看看娘。”

  可惜苏明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床前苏明月跪了下来,失声痛哭:“明轩,明轩。”

  外间的安国候苏鹏和苏老夫人还有苏府大房那边的人听到了里面的惨叫声,齐齐的冲了进来,正好看到苏明轩那从安国候夫人身上垂落而下的手。

  一瞬间所有人都觉得心痛起来,虽然活着的时候,那么多的恨,可是人死了,却又心痛起来。

  安国候苏鹏冲了进去,失声痛哭起来:“明轩。”

  不过他没有靠近苏明轩,安国候夫人此时就像一个咆哮的狮子一般的叫起来:“你滚开,是你害了他,是你是你,当初我让你杀了苏绾,你不杀,是你害死了明轩。”

  苏明月也尖叫起来:“是的,是你害死了弟弟,他本来可以不死的。”

  恰在这时候,门外萧煌和苏绾两个人走了进来,正好听到房间里,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的尖叫声,两个人不由得同时的挑起眉,唇角勾出一抹讥讽的冷笑,都这种时候了,不反省自己害死了亲人,还有脸怪别人,果然是死心不改啊。

  季忠飞快的从外间冲进里间禀报:“候爷,大小姐来了。”

  安国候此时已经频临疯狂了,一听到苏绾过来了,早疯了似的冲了出去,大吼大叫的:“来人,把她拿下,拉出去乱棍打死。”

  不过安国候的命令下了,没人敢动,而屋外一道冷魅嗜血的声音幽幽的响起:“谁敢。”

  ------题外话------

  姑娘们,推荐一本强推榜上的书《空间之农家悍妇》千丈雪,亲爱的们喜欢可以去看看:ttp://。./in/768598。t

  哈哈,奖励的币币已发,中奖的楼层奖了六十八币,没中奖的留言了,也奖励三十币,吼,笑笑有没有萌萌哒,票纸使劲的投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78章苏明轩之死 萧煌相护》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