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夫妻成仇 自作自受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安国候苏鹏血红着一双眼睛,从里间冲到外间,还没有看清楚外间的情况,便咬牙切齿的下令人把苏绾拉下去乱棍打死,待到萧煌出声,他才看清楚外间站着的除了苏绾外,竟然还有靖王世子萧煌。

  萧煌一身的锦绣华袍,尊贵傲然的冷魅之姿,周身上下拢着戾气,往日幽冷的面容,此时越发的好似拢了冬日的薄冰一般,深邃阴暗的瞳眸满是嗜杀,冷莹莹的盯着苏鹏,苏鹏一下子被震住了,张嘴好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萧煌近前一步,那不怒而威的冷魅气息令得苏鹏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一步。

  “萧世子,你怎么在这里?”

  “呵呵,本世子若不在这里,怎么会知道堂堂候爷竟然以身试法呢,不知道皇上知道会不会嘉奖候爷,看来本世子要和候爷进宫面圣一趟。”

  萧煌一出声便是雷霆轰炸,连皇上都抬了出来。

  果然苏鹏直接被震住了,以身试法,还要进宫面圣,他做了什么了,为什么要进宫面圣啊。

  苏鹏心里忐忑起来,生生的把心里的怒火压抑下去,小心的问萧煌:“不知道萧世子为何说这话,本候何曾以身试法,请萧世子指教?”

  萧煌冷笑一声,望向苏绾:“你刚才不是让人把清灵县主拿下去乱棍打死吗,本世子想问问你,你有什么资格把清灵县主拿下去乱棍打死,她是皇上赐封的县主,若是她犯了什么法,理应交给刑部去查处,若是证实她真的犯了法,这事也该刑部定罪,还轮不到候爷动用私刑,候爷这不是以身试法是什么,候爷这样难道不是蔑视皇权吗,若是皇上知道,不知道作何感想?”

  萧煌严肃的说完,苏鹏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了,他望了望萧煌,又望了望苏绾。

  苏绾双臂环胸,笑眯眯的望着眼面前的一切,虽然挺讨厌这家伙的,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收拾起人来倒是挺有一套的,你看三言两句便把苏鹏唬弄得跟什么似的,所以苏鹏跟萧煌斗,那是分分钟秒杀啊。

  苏绾一边感叹一边望向苏鹏问道:“不知道我犯了什么事,让你老人家如此雷霆震怒,不惜以身试法,不惜蔑视皇权,也要打死我,还请指教一二?”

  苏绾嘻皮笑脸的样子,和屋内的凄惨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苏鹏直气得差点吐血,周身发软,这个孽女,做了那样的错事,竟然还胆敢嘻皮笑脸的。

  “你一一。”

  苏鹏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屋内的苏明月早疯了似的冲出来,她冲出来后望着苏绾尖叫:“苏绾,你还有什么话说,你说,你指使苏滢雪给我弟弟下毒,你还有什么话说。”

  她说完也不看苏绾,直望向萧煌,伤痛欲绝,泪眼模糊的说道:“萧世子,她就是这样一个蛇蝎心肠,黑心黑肺,心狠手辣的人,你以后千万要离得她远一点,不要和她多接近,她就是个祸害精啊,她会害了你的。”

  苏明月一脸楚楚动人的样子,即便伤心痛哭,还不忘摆一个最好的姿势出来。

  这时候,苏老夫人和大房的人都从屋里走了出来,所有人望向萧煌。

  这事若是萧煌插手还真有点麻烦,若是萧世子不插手,这事就好办多了,苏小贱人一定活不了。

  正因为这一点,所以大家一起望着萧煌。

  萧煌周身拢着戾气,清俊无双的面容之上拢着冬日最冷的霜冻,一双深邃暗沉的瞳眸扫视着屋内的所有人,最后视线落到苏明月的身上,随之便听到他冷寒没有一点温度的声音响起来。

  “这样子真丑,看了就想把你扔进窖子里。”

  苏明月当场被打击了,脸色比之前还难看,一瞬间惨白无比,身子都气得抖簌了起来,可偏偏因为说这话的是位高权重的萧世子,她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法说,事实上虽然她不喜欢萧煌,也不敢嫁他,可做为美人,心底自然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希望自己楚楚动人的神容打动萧世子,甚至于让萧世子嫌弃苏绾这个小贱人。

  可是她没想到那个被满满嫌弃的人竟然成了自己,这让她如何承受啊,苏明月哭得那种一个伤心,比之前还伤心,而屋子里的人听了萧煌的话,个个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是那个冷魅尊贵的萧世子吗,怎么竟然能说出这样骇人的话来。

  一屋子的人只有苏绾面色坦然,因为这家伙的惊人之语比这个还多呢,总之她已经听习惯了。

  苏绾看到苏明月吃瘪,心情说不出的舒爽,别以为她不知道,就在先前苏明月使了美人计,想用那楚楚动人的招数勾引萧煌,好让萧煌撤出这件事,可惜被人家看破了,活该。

  苏绾正心中舒爽,耳边又响起萧大世子冷魅幽寒的声音。

  “真不知道你们如何和清灵县主当家人的,她的为人你们不是该早就了解吗,怎么到现在才知道啊,连本世子都知道她一直是蛇蝎心肠,黑心黑肺,心狠手辣的人啊,人不招惹她还好,人若招惹她,那是百倍千倍的偿还回去的,所以你们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去招惹她呢?”

  萧煌一脸不解的望着安国候苏鹏和苏老夫人以及苏家大房的人。

  这一回苏家所有人都有一种被雷劈的感觉,怎么会这样啊,萧世子早了解苏绾是什么人了,可是还是和苏绾在一起,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不要怪他们脑袋不够用啊,既然知道这女人心狠手辣,黑心黑肺,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啊。

  苏绾不似别人的被雷劈,她是完全被气到了,本来前一刻还高兴苏明月被打击呢,后一刻这人竟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了。

  苏绾眸色冷冷瞪着萧煌,心里想着要不要把他毒哑了,省得这张嘴巴总说出不讨人喜的话。

  苏绾正想着,屋里的萧煌再次的幽幽开口:“其实她这性格和本世子倒是挺相似的,难怪本世子看她百般顺眼,原来是因为我们是一路人,物似类似,人以群分,本世子终于明白为什么看她就是爽了。”

  萧大世子感概不已,一向幽冷没有表情的面容之上,竟难得的融上了丝丝的暖意,他眉眼染了轻辉,唇角微勾笑意,笑望向苏绾:“璨璨,来,坐下听听他们都有什么证据,没有证据就想杀人,本世子第一个不答应。”

  苏绾本来对这家伙十分的火大,不过听到他最后说的话,倒还能入耳,逐不再多说,转身便自走到屋子一侧坐了下来。

  苏家的人此时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叫什么事,本来他们是要打杀苏绾的,现在苏小贱人竟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坐下来,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大老爷苏清忍不住开口:“萧世子,这是我们安国候府的家事?”

  “家事,这都牵扯到人命了,竟然还是家事,本来本世子看在璨璨的面子上,想先听听你们都有些什么证据,竟然一口认定了璨璨便是下毒的人,没想到你们如此不识抬举,那好,那就让刑部来查这件事?”

  萧煌说完,便自朝着门高叫:“来人,立刻去通知刑部的阮大人过来一趟。”

  一名手下应声便要前往刑部去请刑部的尚书来。

  不过苏鹏赶紧的开口:“萧世子,等一下,请萧世子等一下。”

  萧煌又朝外面手下唤道:“等一下。”

  安国候苏鹏望了屋子里的所有人一眼,最后示意大家坐下来:“既然萧世子想听听,我们便让萧世子听听这事情的经过,好让萧世子知道我们并没有冤枉苏绾,不过若是最后证明苏绾真的下毒杀死了明轩,本候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即便这事闹到刑部闹到皇上面前,本候也不怕。”

  安国候苏鹏只要一想到儿子的惨死,便心痛莫名,虽然他早就有了放弃苏明轩的心思,可苏明轩倒底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亲眼看到儿子死了,这份痛还是真实的。

  萧煌没说什么,苏鹏扫视了屋里所有人一眼,最后愤怒的命令:“个个都坐下,我定要查明这事究竟是谁做出来的。”

  苏老夫人和苏大老爷还有大夫人全都坐了下来。

  不过大夫人只觉得心里不踏实,为什么她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呢。

  屋子一侧位置上端坐着的苏鹏已经朝着外面唤人:“来人,把苏滢雪带上来。”

  说到苏滢雪,苏鹏的心里说不出的憎恨,虽然她是受了苏绾的指使,可这事不能说她没有私心,若是下毒害死了他的嫡子,大房的儿子不就有了指望,不过他们想多了,他绝不会让大房的儿子继承候府爵位的,他可以自己生,他还没有到生不出来的地步。

  苏鹏心里想着,脸上满是阴骜,望着那从门外被人带进来的苏滢雪,苏滢雪的身上有多处的伤痕,看上去似乎先前被用了刑,最后熬不住才交出了幕后指使者的,她被人从外面带进来后,率先看到的是萧煌,苏滢雪没想到在这种状况之下,竟然能看到自己喜欢的人,下意识的想低头去整理一下自己身上的仪容,随之她想到自己此刻被人拉着,而且还被打了,眼下她说不出的狼狈,而且她想到这个男人根本不喜欢她,不但不喜欢她,还狠狠的出手收拾了她。

  上次她之所以脸上长了蛇纹都是这个男人的手脚。

  苏滢雪一想到这些,对上首坐着的男人真正是又爱又恨,又恐又惧,可是她的一双眼睛还是控制不住的往他的身上瞧,现在的她就好像中了毒一般,中了一个叫萧煌的男人的毒。

  苏滢雪的心中说不出的悲凉,其实如若不是萧煌一开始说把玉佩送给她,给了她非份之想,她是绝不敢宵想这样的男人的,从头到都不想,又何来的今日种种。

  她心中刺痛的苦笑着,可是待到抬头望到萧煌身侧懒懒歪坐着好像没骨头似的苏绾时,苏滢雪的眼里一闪而过的狠戾凶光,都是她,都是这个女人毁掉了她的一切。

  她不好过也绝不会让她好过的,苏滢雪想着,脸上飞快的布满了悲切,睁着一双水雾似的眸子望着苏绾,眼里豆大的泪珠滑落下来。

  “绾绾,对不起,我不该说出你的,可是我受不了,他们打我,我好疼啊,所以才会说的,你不要怪我,呜呜。”

  苏滢雪卖力的表演着,伤心不已的样子。

  安国候苏鹏望向萧煌:“萧世子可看了,先前明轩中毒,我们经过查证,查出了是这女人下的毒手,可是她却指认是苏绾指使她这样干的。”

  房间里,苏绾连眉头都懒得抬一下,闲闲的把玩着自己米分嫩的手指,一句话也不吭。

  既然萧煌这家伙削尖了脑袋要往里钻,就让他好好的发挥发挥,不发挥浪费了。

  萧煌瞄苏绾一眼,看她可爱又娇俏的模样儿,心中那坚韧仿似雪山的冷寒地带,似乎有慢慢软化的迹像,不过那也仅仅是针对苏绾一个人而已,待到他抬头望向安国候苏鹏时,脸色是又冷又寒,深邃的瞳眸充满了戾气,阴森森的望着苏鹏。

  “候爷这脑子当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句就差直接说安国候脑子是个摆设了。

  安国候苏鹏的脸色僵了僵,十分的不好看。

  萧煌根本不理会他,自顾慢条斯理的说道:“难道候爷不知道吗?这苏滢雪早就和璨璨闹僵了,她们两个人形同仇人,璨璨怎么可能指使得动苏滢雪,她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萧煌一说话,苏滢雪的脸白得难看至极,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她听了萧煌对苏绾的称呼,璨璨,这个男人竟然给她起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璨璨,明璨若珠,光是听名字就知道苏绾在他心目中是多么与众不同的存在,不,她不甘心。

  苏滢雪哭了起来,望着萧煌开口:“我后来和绾绾已经和好如初了。”

  “和好如初你还栽脏陷害她?你这脑子可真是异于常人。”

  萧煌真接的冷嗤出声,俊美的面容之上满满的嫌弃,毫不掩饰对这个女人的鄙视,那深邃好看的瞳眸连一丝儿眼光都懒得给苏滢雪。

  苏滢雪只觉得心痛不已,哭着说道:“萧世子,这事真的是苏绾指使我做的,真的是她指使我做的啊。”

  这一刻的苏滢雪完全的哭成了一个泪人,大房的大老爷和大夫人忍不住噌的一声站起来,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萧世子,我家滢雪已经交待了是苏绾指使她这样做的,你为什么不相信她。”

  萧煌唇角泛起笑来,只是那笑充满了阴森森的味道,瞳眸布满戾气的望着大老爷苏清和大夫人,没好气的说道:“她的话是圣旨啊,她说的就是真的吗?”

  萧煌说完也不管大老爷和大夫人难看的脸色,直接的望向安国候苏鹏:“除了这个没有别的证据了吗?若是这样的话,候爷还真是让本世子瞧不起,仅凭一个无知女人的话便认定了清灵县主的罪,本世子想请教候爷,你是如何当上户部尚书的,还成为皇上面前的宠臣的,难道往常你就是这样给皇上办事的吗?”

  此时的安国候苏鹏,脸上已经冒出冷汗来,先前苏明轩一死,他愤怒冲动,根本没有深想,苏滢雪一交待,他便认定了苏绾有罪,所以打算拿她问罪,现在细想,很多细节还有待推敲,何况他凭一人之言便认定苏绾有罪,确实是不妥的。

  苏鹏正想着,房间里的安国候夫人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她整个人状况有些疯颠,一双眼睛血一样的红,此刻的她就像入了魔障的魔一般,苏明轩的死给她打击很大。

  她望着萧煌尖叫起来:“苏滢雪是人证,还有物证,既然她给明轩下毒,她住的地方一定有药,让人去给我搜,一定会搜出药来的。”

  先前她已经命杜云领着人守住院子四周,任何人不准进去,她相信现在那东西还在苏绾的房间里,只要搜出那包药来,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她一定要杀死苏绾替自个的儿子报仇。

  苏鹏望向萧煌,萧煌懒洋洋的说道:“既然候夫人这样认为,那就搜吧,不过只搜一个人住的地方好像不太好,应该把涉案的人住的地方全都搜一遍才是。”

  他说完望微微的眯眼,一个简单的动作,却透着致明的诱惑。

  不过这时候没人顾得上去欣赏他的优雅华贵,个个只觉得这人就是一个地狱的恶鬼似的,明明不干他的事情,他偏要掺合在其中,真是让人生厌啊。

  萧煌却不理会别人,只抬眸凉凉的望着房间里的人,最后眸光落到安国候夫人的身上。

  “不但苏绾的院子要搜,苏滢雪的院子要搜,就连候夫人的院子也要搜。”

  安国候夫人一听尖叫起来:“凭什么搜我的院子啊,那是我的儿子,难道我还会给我儿子下毒不成。”

  萧煌挑眉,冷冷笑着说道:“你自然是不会对自个的儿子下毒,可是保不准你想栽脏陷害璨璨啊,这在座的人哪一个不知道,你是处心积虑的想收拾璨璨,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搜一搜吧,何况搜一搜又没事,候夫人怕什么?”

  安国候夫人此刻整张脸都扭曲了,啊啊的尖叫起来,大有要疯颠的意思。

  萧煌脸色阴骜无比的瞪着她,冷冷的喝道:“你给本世子安静些,若是当真想疯魔,本世子可以帮你,保证只要一个时辰就让你成为疯子。”

  这句话果然控制住了安国候夫人,她愤怒的咬着牙狠盯着萧煌,可惜萧煌却不再理会他了,而是望向安国候苏鹏。

  苏鹏看事已至此,只得下命令:“来人,立刻前往大小姐的院子里搜查,还有西府的滢雪小姐院子里搜查,另外去夫人的院子里搜查。”

  安国候命令一下,江寒烟的眼里便摒射出凶残无比的光芒,狠狠的盯着苏鹏,这眸光吓得苏鹏忍不住打起颤来。

  门外已有护卫领命去搜查。

  苏鹏的命令下了后,萧煌又唤了门外,他的手下进来,吩咐他们去盯着安国候府的护卫,以免让人动了手脚,一行人火速的撤了出去。

  这么一会儿的空档,安国候苏鹏已经冷静了很多,一冷静下来,他便看出这位萧世子对苏绾似乎十分的维护,位高权重的萧世子也许没有襄王那样的权势,可是这个人却比襄王殿下可怕得多,若是招惹了他,只怕苏家没有好下场。

  苏鹏心里正想得入神,房间一边的萧煌已经不理会别人,而是望向苏绾:“璨璨,对于苏滢雪指认你指使她给苏明轩下毒,你怎么看?”

  房里个个望着苏绾,苏绾笑眯眯的扫视了一圈,眸光从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的身上轻飘飘的飘过,这样轻视眼光,刺激得江寒烟和苏明月二人几欲疯狂,母女二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苏绾。

  苏绾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不是爱管闲事吗,问我做什么,自己处理呗,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过有一桩,这坏人绝对不能放过是不是?”

  萧煌轻笑了起来,那笑意在他精致的面容上漫开血腥的戾气,他慢慢的望向地上的苏滢雪,一字一顿的说道:“苏滢雪,本世子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说是谁指使你给苏明轩下药的,记住,机会只有一次,错失了这次的机会,本世子怕你死得太难看。”

  那阴森森的仿佛无边黑暗深渊的眼神,令得苏滢雪生生的打了一个颤,苏滢雪悄然的瞄了安国候夫人一眼,只见安国候夫人憎恨的瞪着她。

  这一回苏滢雪终于知道后怕了,她不管是得罪谁,只怕都死无葬身之地,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苏滢雪虽然害怕,可是心底的一抹侥幸还是让她想死咬着苏绾,萧煌这样护着她,让她有一种想和她玉石俱焚的感觉,就算她活不了,她也别想好过。

  可惜苏滢雪想多了,就算你想和别人玉石俱焚,也要够力量是不是?

  可是嫉妒冲击着她的大脑,使得她只想一口咬死了苏绾。

  “萧世子,是苏绾指使我的,真的是她指使我的。”

  她说完望向了苏绾,痛哭着叫道:“苏绾,你说句话啊,你说是不是你指使我的,我们两个人从小到大那么好,虽然之前闹僵了,可是事后我不是向你道歉了吗,你当时说了若想和好如初,便证明给你看,所以我为了帮你,才向苏明轩下的毒啊,我和他有什么仇啊,我没事向他下什么毒手。”

  苏滢雪说得伤心至极。

  大老爷和大夫人恨恨的瞪着苏绾,当然这两个人此刻并不知道指使苏滢雪的是安国候夫人,他们是真以为指使苏滢雪下毒的是苏绾,所以此刻说不出的火大。

  大夫人忍不住叫起来:“苏绾,你忘了你堂姐过去对你有多么好了,你若是有一丁点的良心,你便站出来交待出这件事的真相,我们定然会为你求情的。”

  苏绾实在听不下去,直接的呸了一口,无比可笑的说道:“行了,演戏演到这份上,累不累啊,你们不累我都累了,快闭嘴吧。”

  她说完望向萧煌:“萧煌,若是再有人演戏,给我把她们的嘴巴缝上,我听腻了。”

  “行,”萧煌一开口,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敢说话,因为既然萧煌发话了,这男人肯定是说到做到的。

  此刻众人个个怒目瞪向苏绾,只是只敢怒而不敢言了。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萧煌望向苏鹏:“候爷,若是这事不是苏绾做的,是别人做的,你打算如何处置。”

  苏鹏听了脸色黑沉,阴沉无比的叫道:“不管是谁,只要查出来是害死了我的儿子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

  想到已死的儿子,安国候苏鹏狠声说到,可惜安国候夫人江寒烟此时恨不得咬他一口,都是他,都是这个懦弱无能的男人,害死了她的儿子,若是他早听她的话,把苏绾给打杀了,儿子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

  一想到儿子,江寒烟再次撕心裂肺的痛哭起来,然后转身冲进房间抱住儿子大声哭起来。

  外面一片安静,那些前去各处搜查的人很快过来了。

  管家季忠领着人进来禀报:“回候爷的话,分别从大小姐还有滢雪小姐和夫人的住处搜到了东西,请候爷明查。”

  此言一出,苏滢雪和房间里的安国候夫人全都怔住了,因为她们两个人知道,她们的房间里根本没有东西,现在竟然搜出了这些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苏滢雪害怕了,连大夫人也感觉到事情似乎不妙,整个人说不出的害怕,不安的轻颤了起来。

  安国候苏鹏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朝着身后的房间喝道:“大夫呢,出来验一下,这些药中是否有毒杀明轩的毒药。”

  大夫小心的从屋内走出来,他没想到竟然撞破了安国候府内的一桩隐秘,他还真害怕自己会被杀人灭口。

  不过幸好萧世子也在,若是安国候杀自己灭口,定然要顾忌萧世子,所以说他应该暂时会没事,不过待到他一出安国候府,立刻便搬离京城。

  大夫心里下了决定后,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

  桌上摆着三份药,不过没人告诉大夫这药是在哪个地方搜出来的,所以大夫只能禀公办事。

  很快便从三份药中找出两份药来,这两份的药和苏明轩所中的毒是一样的。

  “回候爷的话,这两包药和大公子所中的毒毒性是一样的。”

  大夫的话一落,房里的人全都盯着那两包药,安国候指着那两包药问季忠:“这两包药在哪里搜出来的?”

  管家垂着头,小心的嘀咕道:“一包是从滢雪小姐的房里搜出来的。”

  这个众人倒没有多惊讶,因为苏滢雪已经承认了下毒,所以搜出来证明她确实给苏明轩下毒了。

  另一包呢。

  大夫人急不可待的问道:“是不是从苏绾的房间里搜出来的。”

  季忠把头埋得很低,小声的说道:“不是的,大夫人,是从夫人的房里搜出来的。”

  一言落,苏明月率先变了脸色,望着季忠尖叫:“季忠,你个混蛋,你说,你是不是被人收买了,竟然胆敢胡乱攀咬我娘,我娘怎么会给我弟弟下毒,你个混蛋,我咬死你。”

  苏明月疯了似的扑向季忠,季忠哪里敢躲,却被苏明月给打了几耳光。

  房间里,安国候苏鹏此时说不出的震怒,同时还有着难以置信,这毒药怎么会从江寒烟的房里搜出来的,难道真的是她?

  安国候只觉得整个人承受不住,脸色瞬间难看得可怕,他看到苏明月还在怒打季忠,忍不住大喝:“住手。”

  苏明月总算停住了手,她掉头望向安国候:“爹爹,把这个刁奴才拉下去打死,把他拉下去打死,他被人收买了,故意栽脏娘亲,娘亲怎么会做伤害弟弟的事情,他是娘亲的命根子啊。”

  苏明月说完,萧煌幽冷无情的声音响起:“可是她恨璨璨,想借刀杀人。”

  萧煌话落,房间里的安国候夫人再次疯狂的冲了出来,怒指着萧煌:“你为什么要护着那个小贱人,这一切明明是她做的,是她指使苏滢雪做的,是她把这药放进我房里的,她身边有会武功的人,这些完全可以办到。”

  安国候夫人一扫往日的贵妇形像,此刻的她就像一个疯妇,还是一个张牙舞爪的疯妇。

  萧煌嫌弃的挑眉望着安国候夫人:“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那本世子就让你心服口服。”

  他说完忽地朝门外唤人:“来人,去把苏滢雪的丫鬟带进来。”

  苏滢雪的丫鬟琴儿和蝶儿两个人被人从外面带了进来,这两个丫鬟此时脸色惨白,簌簌抖个不停,小姐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们能有什么好下场,现在这两个丫鬟可谓害怕不已。

  一进来便跪了下来,一句话也说不了。

  上首位置坐着的萧煌望着下面的两个小丫鬟,缓缓的开口:“本世子现在给你们一个活路,若是你们实话实说,本世子可以撤消你们的奴籍。”

  琴儿和蝶儿两个人惊讶莫名,飞快的抬首望向萧煌,看到说话的人竟然是萧世子。

  萧世子的能力她们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他这人说话向来一言九鼎,自然他说撤消了她们的奴籍,那便可以撤消。

  琴儿和蝶儿两个人扑通扑通磕头:“奴婢一定知无不言。”

  苏滢雪完全没想到萧煌竟然直接的打出这么一张牌来,不由得大惊失色,她早忘记了身边的这丫鬟。

  苏滢雪身子抖簌,控制不住的朝着两个丫鬟叫道:“你们两个,可不要胡说八道,往日我待你们可不差。”

  可惜她隐晦的威胁一点用也没有,琴儿之前亲眼看到苏滢雪脸上生蛇纹的事情,她一直认为苏滢雪是蛇女转世,所以很害怕,偏偏最近苏滢雪心情不顺,对两个丫鬟动则打骂,两个丫鬟的心里对她早已怨恨不已,此时再听到萧煌的保证。

  两个丫鬟根本不理会苏滢雪。

  萧煌幽冷的声音响起来:“你们家小姐和清灵县主和好了吗?”

  琴儿抢先一步回道:“没有,没有和好,虽然上次小姐去看望了清灵县主,可是看过清灵县主后,小姐更生气了,在自己的房间里把清灵县主给骂了个狗血喷头。”

  “是的,小姐很恨清灵县主,怎么可能和她和好呢。”

  苏滢雪直气得身子发软,脸色惨白的抬手指着两个丫鬟。

  大夫人更是直接的冲过去,一巴掌便朝着琴儿扇了过去,把琴儿打倒在地上。

  “你个吃里扒外的小贱人,打死你,打死你。”

  不过她刚打了两下,萧煌脸色黑沉的朝着外面命令:“阎歌,把这老刁妇给本世子拉下去掌嘴十下。”

  一个身形魁武,面容冷酷的手下从外面走了进来,上手便提了大夫人往外走去,大夫人一下子懵了,朝着大老爷苏清叫起来:“老爷,救命啊,救命。”

  苏清噌的一下站起身,怒视着萧煌,不过萧煌的脸色说不出的寒凉,瞳眸满是血腥,大老爷苏清迫于这样的威压,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因为他毫不怀疑,若是他胆敢说一个字,他也会被拉下去掌嘴。

  大老爷坐了下来,苏滢雪听到屋外啪啪扇耳光的声音,只觉得心如刀绞,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痛苦的望着上首的萧煌,这个人就是地狱的魔鬼啊,可是偏偏长了一张能迷惑人心的面容,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苏滢雪大哭,萧煌却理也不理她,望向琴儿和蝶儿两个人。

  “你们小姐之前和谁谁接触了?”

  “先前怡灵县主总是过来陪小姐,不过这两天因为大公子生病了,县主就没有过来,不过候夫人身边的游妈妈倒是过来找过小姐,两个人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做什么了。”

  琴儿话一落,安国候夫人江寒烟尖叫:“我让游妈妈过去找苏滢雪的,因为明月太伤心,之前她和苏滢雪玩得来,所以我想让苏滢雪劝劝明月,不要太伤心了。”

  萧煌冷哼:“喔,是这样吗?那夫人还真是有闲心啊,儿子病得快要死了,你还有空操心女儿伤不伤心的事情,这是说你疼女儿比儿子更重要吗?”

  此时的安国候苏鹏,脸色已经说不出的黑沉,瞳眸阴森森的盯着江寒烟。

  他已经怀疑这事根本就不是苏绾的手脚,而是江寒烟这个贱人为了栽脏陷害苏绾,所以指使了苏滢雪给明轩下毒的,当然她们下的毒一定极轻,可是这毒哪里是那么好控制的,结果便害了明轩的一条命。

  这个毒妇。

  这一刻安国候苏鹏心中说不出的憎恨。

  房间外面,阎歌已经把大夫人给提了进来,大夫人被扇了十耳光,脸色肿胀得吓人。

  苏滢雪看到自个的娘亲受自己牵连成这样了,不由得心痛至极:“娘亲,对不起,对不起。”

  萧煌却不理会她们,而是命令阎歌:“去把候夫人身边的游婆子给本世子抓进来。”

  “是。”阎歌退了出去。

  很快游婆子被提了进来,直接的扔在了地上。她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先前屋内发生了什么事,她是知道的,此时一进来,便翻身扑倒扑倒的磕头:“候爷,奴婢什么都没有做啊,奴婢真的是去让滢雪小姐陪陪二小姐的啊。”

  可惜此时安国候根本不相信她们主仆二人,因为他深知江寒烟有多宝贝自己的儿子,这种时候,她怎么有精力去管苏明月,她让游婆子去找苏滢雪,分明是拾撺苏滢雪使这歹毒的计策。

  萧煌望着安国候夫人以及地上磕头的游婆子,脸上满满的冷笑,他不再看别人,而是望向了旁边看热闹的苏绾。

  他眸光潋滟,唇角微勾,就那么一言不吭的望着苏绾,苏绾被他看得有些毛骨悚然的。

  “你好好的审个案子,望我做什么?”

  “把你的宝贝拿出来,若是不拿出来,我就搜身。”

  萧煌示意苏绾把好东西交出来,苏绾一脸的黑线条,没想到这家伙连她身上有什么都识破了,妈的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心不甘情不愿的从袖中取出一枚小药瓶。

  萧煌拿到了小药瓶,也不问苏绾,而是望向房间下首跪首的人,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只要你们碰过那毒药,这药水就能在你们的手上留下痕迹,你们就是想狡辩也狡辩不了。”

  他说完吩咐下首站着的阎歌:“去,把这药水拿去涂在苏滢雪的手指上,然后是游婆子,最后是安国候夫人一一一。”

  萧煌的话还没有说完,苏明月叫起来:“为什么要涂我娘的手指,我娘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一一。”

  苏明月还想说,萧煌阴森冰冷的眼神射向她,苏明月一下子想到了大夫人挨打的事情,立马停住了口,一个字都不敢说。

  因为若是她再说一个字,便要挨耳光。

  她一点也不怀疑这个。

  萧煌看苏明月不吭声了,他才又接着往下说:“对了,最后再给清灵县主也涂一下手指。”

  苏绾脸色冷冷的瞪着萧煌:“为什么连我的手指也要涂。”

  “这是为了表明你的清白,让众人看清楚点,做了就做了,没做就是没做。”

  苏绾磨牙,她是真没想到这这伙竟然知道她手里有这种东西,太可恨了。

  萧煌望向阎歌,阎歌立刻拿了药瓶,去涂苏滢雪的手,苏滢雪此时整个人神智昏昏沉沉的做不了主,只知道听人摆布,不过当药水涂上她的手指时,她的手指立刻泛起了米分红色,手指在药水的作用下,竟然真的出现了反应。

  萧煌满意的点头,又示意阎歌去涂游妈妈的手,游妈妈看到苏滢雪的手,此时整个人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身子软绵绵的,任凭阎歌在她的手上涂药水,很快游婆子的手上也有了米分红的颜色。

  这一下,安国候苏鹏控制不住满腔的怒火,朝着身侧的安国候夫人江寒烟吼叫起来:“江寒烟,竟然是你,真的是你,你怎么这样毒啊,竟然为了栽脏苏绾而给自己的儿子下毒,明轩是你毒死的。”

  这一回连苏老夫人和大老爷等人也愣住了,说实在的他们一直以为是苏绾指使苏滢雪下毒的,没想到最后却是江寒烟指使苏滢雪栽脏陷害苏绾,本来这事倒也没有什么,因为她们本来就有仇,可是江寒烟这是毒死了自个的儿子啊。

  苏老夫人和大老爷同时的望站江寒烟,叫了起来:“毒妇啊,我们苏家怎么会娶了你这个毒妇。”

  安国候夫人哈哈的大笑起来,疯了似的笑。

  她身侧的苏明月冲前一步拦住自个的母亲,尖叫道:“不是,不是我娘,我娘什么都没有做,她什么都没有做。”

  萧煌则懒得理会苏鹏和苏家的人,他只望向阎歌:“去,给安国候夫人涂手。”

  若是能从安国候夫人手上涂出反应来,那么他就把她送进刑部大牢去。

  不过怕就怕安国候夫人没有碰那毒药,她把这事交给手下的游妈妈,自己怎么可能会去碰那毒药。

  萧煌的念头刚落,阎歌已经用药水涂完了安国候夫人的手指,结果显示出,安国候夫人手上没有反应,也就是说她没有碰那毒药。

  安国候夫人看到这里,大叫起来:“我什么都没有做,对,我没有做,是她做出来的,一切都是她做的,你们不要上她的当,都是她做出来的。”

  阎歌已经走到苏绾的身边去,苏绾本来不想理会阎歌,但想想又觉得无所谓,便伸出手给阎歌涂药,最后她十个米分嫩的手指上,一点反应也没有,这就证明,苏绾也没有碰过那毒药。

  安国候此时一心认定了这事就是江寒烟搞出来的,她搞出这么多事来,就是为了栽脏陷害苏绾,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害死了自个的儿子。

  可是江寒烟却不承认,疯了似的尖叫:“是她,是她做出来的,不是我,我怎么可能毒杀我儿子,我不会,我没有做。”

  萧煌看到都这种时候了,江寒烟竟然还胆敢胡乱攀咬,脸色不由得阴森难看,他冷眸森森的瞪向江寒烟。

  “你真是死到临头也不知悔改,害了自己的儿子竟然还在这里胡乱攀咬,来人,给本世子去查,她们既然有这毒药,想必是从药房中买来的,当然你们肯定是从某一个不知名的药房中买来的,但是本世子若想查出这么一个人来,还是能查出来的,不过若是查出来,你们一个个都给本世子进刑部的大牢中去待着吧。”

  萧煌冷酷血腥的话一起,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不管是安国候夫人,还是犯事的苏滢雪等人,都不愿意去刑部的大牢,那样的地方如何待啊,苏滢雪哭了起来。

  一直跪在房中不停磕头的游婆子听了萧煌的话,脸上豆大汗珠往下滚,若是查的话,肯定会查出来是她买的,不过若是萧煌去查,这事肯定闹大,一定会牵扯到夫人的,为了夫人,她认了吧。

  游妈妈忽地大声的开口:“是我,是我拾撺了滢雪小姐给大公子下毒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根本和夫人无关,夫人怎么会忍心对大公子下手,她是一丁点的险都不敢冒的,可是老奴看到夫人和大公子还有二小姐一直受大小姐欺负,老奴也曾经被她打过,所以老奴心里恨她,才会借着这么一个机会下毒手的,请候爷仗毙了老奴吧。”

  游妈妈的话响起,屋内的人都怔住了,一起望着地上的老奴才,只见她扑通扑通的磕头,然后大声的叫起来:“候爷,请候爷仗毙了老奴吧。”

  苏滢雪看到游妈妈都交待了,哪里还敢多说什么,何况一想到刑部大牢那样的地方,她就吓得脸色发白,随着游妈妈的身后磕头。

  “是的,是她把药交给我,说栽脏到苏绾的头上的。”

  苏滢雪说完,萧煌冷酷的声音响起:“那她有没有和你说,这是候夫人的命令。”

  这一回苏滢雪没有来得及说话,游妈妈抢先一步回道:“老奴说过这话,不过那也是为了哄滢雪小姐做这件事,事实上夫人并不知道这件事,若是老奴不这样说的话,滢雪小姐不会这样做的,所以请候爷下令仗毙了老奴吧。”

  游妈妈现在是抱了必死的决心的,不要命的磕着头。

  虽然游妈妈出来认了罪,但是安国候苏鹏和苏老夫人还是认为这事是江寒烟下的命令,要知道游妈妈和应妈妈是她的得力臂膀,无论如何也不敢违抗她的命令。

  苏鹏死死的瞪着江寒烟,这个毒女人。

  房里一瞬间安静,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苏明月,苏明月虽然感动游妈妈的忠心,可是眼下能择清自个的娘是很重要的,所以苏明月扑到游妈妈的身边,捶着她:“你个老奴才,你这是害死了明轩,你害死了明轩。”

  游婆子眼泪汪汪的哭道:“老奴该死,老奴愿意接受惩罚。”

  安国候苏鹏脸色布满了阴霾,凶狠的下命令:“来人,把这老奴才拉下去仗毙。”

  游妈妈身子一软,倒也没有反抗,不过安国候府的人刚冲进来,便被人喝住了:“住手。”

  萧煌喝住了安国候府的护卫,他冷笑着望向安国候:“仗毙了一个奴才有什么用,苏家这位大小姐如何处置?候爷若是要仗毙,就把她们两个人一起仗毙了,这事就算平息了,若是候爷不能仗毙苏滢雪,那么就不要动这老奴才,把她一并交到刑部去。”

  这一次收拾不了安国候夫人,至少要把苏滢雪这贱人整死,这就是个祸害,若不整死她,后面指不定还要闹出什么事来。

  萧煌的话一落,苏鹏还没有说话,大夫人便撕心裂肺的叫起来:“不,这不是雪儿的错,是这刁奴的错,是她害了我女儿,你们放开她,你们放开她。”

  萧煌冷笑一声:“真是可笑,害死了一条人命,竟然还企图放过她,怎么可能,现在她只有两种命运,一立马仗毙,二,立刻送到刑部的大牢去。”

  苏滢雪脸色惨白,身子软软的往地上倒去。

  大夫人疯了似的冲过去护住自个的女儿:“不要,我不许你们这样欺负她,我不许你们欺负我女儿。”

  可惜没人理会她,萧煌只望着安国候苏鹏,现在只有苏鹏能做主,苏鹏望了望下首的游婆子,又望了望那瘫倒在地上的苏滢雪,若是说仗毙苏滢雪,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她是他大哥的孩子,一来他下不了手,二来只怕他大哥也不会同意,可是让他放过苏滢雪,他是真的做不到,不管她是听谁的命令行事,可是倒底害死了他的明轩啊。

  “送她们进刑部大牢吧。”

  安国候苏鹏下定决心的开口,萧煌不再多说,立刻命令下首的手下阎歌:“把这两名人犯以及相应的一干人证物证送到刑部阮尚书的手里,你去告诉他,这是本世子让他办的案子,他若是办不好,小心他的乌纱帽。”

  阎歌恭敬的领命,朝着门外唤人,眨眼数人进来,把瘫倒在地上的苏滢雪和游妈妈等人拉了出去,苏滢雪被人带出去的一瞬间,似乎清醒了一般的尖叫起来:“苏绾,救救我,救救我,我错了,我不敢了,以后我再也不算计你了,再也不找你麻烦了,你忘了,忘了从前我是如何对你的吗?苏绾。”

  大夫人也醒神一般的望着上首的苏绾,扑通扑通的磕头:“苏绾,你救救雪儿,以后她不敢了,我保证立刻把她送走,让她离开京城,再也不踏足京城一步,求求你了。”

  苏绾直接的挑眉,懒洋洋的开口:“这事可不是我处理的,求我做什么,你们要求也是求萧大世子,而不是我,又不是我让她们进刑部大牢的。”

  ------题外话------

  推荐下烟茫的文http://www。fhxs.com/info/769112。html

  姑娘们,摸摸兜,看看有没有票纸了,有就投过来啊,若是不想摸,来,把口袋伸过来让笑笑帮你们摸出来……<!--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79章夫妻成仇 自作自受》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