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苏滢雪疯了 父女合作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房间里,苏绾一说,大老爷和大夫人下意识的求起了萧煌:“萧世子,求你放过雪儿吧,她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算计苏绾了,不会再找苏绾的麻烦了。【更新快&;请搜索】”

  萧煌冷幽幽的望着大老爷苏清:“苏大人,你好歹还是朝中的大员,堂堂史部侍郎管教不了家中的女儿,纵女行凶,做出谋害人命的案子,竟然还有脸求情,你现在要做的是自我反省,好好反省自个的行为,若是以后再出这等事情,只怕没人保得了你自个儿。”

  萧煌冷酷的话落地,大老爷苏清怔住了,一句话也说不了。

  大夫人也被吓住了,一时间竟然不敢再求情了,只知道伤心的痛哭流泪。

  苏绾已经懒得再理会这件事了,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的说道:“好了,这下没我什么事了吧,我是不是该走了。”

  她说完理也不理房间里的人,抬脚便往外走去。

  安国候夫人江寒烟看到她竟然就这么走了,自己害死了儿子,还害了游妈妈,而这个自己欲害的人竟然什么事都没有,不但没事,从头到尾她都是一脸的轻松,似乎根本不把她儿子的死当回事,这些深深的刺激了江寒烟。

  江寒烟疯了似的朝着苏绾身边扑了过来,眼看便要抓住苏绾。

  苏绾身子一让,身后的聂梨冲了上来,不过有人比她更快一步的动了起来。

  萧煌一抬手,一道强大的劲气飞出来,直接的打飞了江寒烟的身子,把她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桌子上,江寒烟怪叫一声,然后昏了过去。

  她本来就受了很大的刺激,哪里还经受得住这样重重一击,被萧煌打飞出去后一动不动的落在地上。

  房间里的人望了一眼,谁也没有动,各人各个心思,谁有心思操心她啊。

  苏明月看到自个娘亲被萧煌打昏了过去,爹爹和祖母等人竟然冷漠的看着,苏明月控制不住的大哭起来,她一边哭一边冲过去扶住江寒烟,然后唤房里的大夫替娘检查。

  她一边哭一边抬首望着房间里的所有人,眼里堆满了恨意,尤其是自个的爹爹。

  “你们一个个都欺负我娘,我恨你们。”

  可惜没有人理会她,苏绾径直往外走去,不过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忽地停住脚步回望过来,明媚浅笑,梨涡若隐若现,那娇俏动人的模样看上去就像一朵鲜嫩的娇花,这分明就是一个可人又娇嫩的小姑娘,可苏鹏看着这样的她,却只觉得遍体生寒。

  若说以往轻视了这个女儿,这一刻的苏鹏却深深的知道一件事,这个女儿真的不一样了,她很厉害,她以往说的话,也都是真的。

  谁也不要招惹她,谁招惹她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哪怕是他招惹她,只怕也不会有好下场。

  苏鹏忽地害怕起来,竟然不敢去直视苏绾的眼神。

  苏绾看他这样,一点也不以为意,忌惮她最好,以后就不敢来招惹她了。

  “爹爹,你要当心点喔,你说候夫人除了恨我外,她还恨谁呢?她既然能对自个的儿子下手,借机栽脏陷害我,那么她会不会对您老人家也动手脚呢?”

  苏绾说完眨巴眨巴着眼睛,笑意璀璨至极。

  说完转身往外走去,身后的萧煌领着手下一路跟着她走了出去,理也不理房里的一众人。

  苏鹏却整个人石化了,他掉头望向躺在地上的江寒烟,这一看才发现大半天的功夫,江寒烟竟然老了将近十岁,往日妩媚的面容上满是老态,而且她乌黑的头发竟然白了一大半,此刻这女人就是一个神容苍老的老妇,哪里有一点往日的妩媚动人。

  苏鹏看着这样的江寒烟,想着她之所以得了这样的结局,就因为和苏绾斗的原因。

  别人不知道江寒烟的厉害之处,苏鹏却是知道的,他从最初的一无所有,到现在的功成名就,这其中少不了江寒烟的功劳,她为他出谋划策了很多东西,才使得他走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正因为如此,苏鹏才了解,江寒烟有多厉害,可是现在这样厉害的人,却在短短的时间内这么凄惨,这说明什么,说明她的对手太厉害了。

  而那个厉害的对手正是他的女儿,那个往日受尽欺凌的女儿,现在的她比江寒烟还要厉害,可想而知她有多么可怕了。

  苏鹏想到这个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因为他想到一个可怕的事情,如若再有人和苏绾作对,只怕这个女人能毁掉安国候府,没错,是毁掉安国候府。

  所以当务之急是谁也不要招惹她,那个小丫头,看着阳光灿烂,明媚娇好,可是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她就是一个疯子,更或者就是一个恶魔,苏鹏想到这里,再次的打了一个寒颤,然后他抬眸扫视着房间里的所有人。

  “从现在开始,我们安国候府的人,任何人都不准去招惹苏绾,不准招惹她,你们听到没有?”

  苏老夫人和大老爷大夫人等人都愣住了,苏老夫人和大老爷没有说什么。

  苏老夫人不想管这些事,大老爷倒底是久居朝堂之上的人,他也看出来苏绾不是个善类,和她作对,并没有什么好事,你看不管是谁和她作对,最后都没有得到好下场,所以这个人确实不能随便招惹。

  可是大夫人如何甘心,自己的女儿现在被人抓进大牢里去了,她怎么能就这么放过苏绾那个小贱人呢。

  “凭什么,凭什么她害了我女儿,最后却什么事都没有。”

  大夫人哭叫起来,安国候苏鹏怒瞪着大夫人,阴森森的开口:“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从此后安份守已,不要去招惹苏绾,不要去算计她,二,立刻给我滚出安国候府,我不想安国候府被你这蠢妇给毁掉了。”

  大夫人僵住了,大老爷苏清脸色也很难看,可是他知道苏鹏说得没错,若是他们再和苏绾斗,只怕安国候府就要被毁掉了。

  不说苏绾背后有惠王宁王,就说现在那靖王世子萧煌如此坦护着她,就知道这女人有多么厉害了,一般寻常人,哪里能得这么些位高权重的男人高看,可苏绾偏偏入了他们的眼,若是他们再找她的麻烦,只怕真的要倒霉。

  大老爷想着望向了大夫人:“闭嘴,再敢乱说话,就给我滚。”

  其实女儿被抓进刑部,大老爷也很难过,可是现在他们真的不能再去招惹苏绾了,而且女儿之所以落得这样的下场就是因为去招惹苏绾的原因,若是她不去招惹她,根本不会有事的,大老爷忽地想到一件事,其实每次都是有人去撩拨苏绾的,她不是轻易招事的人,所以如果他们不去招惹她,应该就不会有事的。

  想到这,大老爷黑着脸朝着大夫人怒喝:“候爷说的话听到没有,以后不准再去招惹苏绾,如若再让我发现一回,你就给我滚出苏家去,我就休了你。”

  大夫人愣住了,没想到连自个的男人也这样凶她,她一句话也不敢说了,只敢哭。

  苏鹏见大房不说话了,他又掉头望向房间地上的苏明月,此时苏明月望着他的眼神,令得他心痛不已,她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般,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心痛失望,还有那不甘心和恨意。

  “爹爹,你为什么要这样,明明是因为苏绾,是因为她明轩才会死的,是因为她娘亲才会这样的,以前她没有好的时候,我们一家人相亲相爱多么开心,可是现在却因为她,而毁掉了明轩,毁掉了我们一家,你不想办法收拾她,竟然还不让任何人找她的麻烦,难道明轩白死了吗?难道娘亲就该这样被人欺负吗?”

  苏明月越说越伤心,最后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一回苏鹏没说话,苏老夫人叫了起来:“苏明月,你怎么和你爹说话呢,明轩是你娘害死的,若不是她指使滢雪下毒,明轩怎么会死,还有滢雪也是她害的。”

  苏老夫人一说话,大夫人也反应了过来,指着江寒烟大叫:“是她,是她害了我们家滢雪,这个毒妇。”

  苏明月没想到自己的话没有赢来任何人的同情,竟然个个都指责上她们了,她的脸上拢上了憎恨之意,怒瞪着所有人:“你们这些人,个个欺负我娘和我,我恨我们,我恨你们。”

  苏明月想到这个,抬起头望向苏鹏,恨意陡憎。

  苏鹏看着自个的女儿竟然用这样的眼神望着他,不由得心里生起怒火,什么人生什么人,江寒烟这个毒妇生的女儿也这样,真是让人火大。

  “苏明月,你那是什么眼神?”

  “我恨你,爹爹。”

  苏明月咬牙狠声说道,她说完大声哭。

  她的哭声惊醒了昏睡过去的江寒烟,江寒烟悠悠的醒过来,只觉得周身冰冷,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先前她虽然昏过去,但是隐隐约约听到耳边的说话声,她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死了,现在一个个的还来指责她和她的女儿,这些该死的人,她不会放过她们的。

  江寒烟睁开眼望向了苏鹏,然后尖叫着指向苏鹏:“苏鹏,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有今天是谁的功劳?你以为你自己有多大的本事吗,你就是个懦弱无能的人,若不是我为你出谋划策,你能成为安国候府的候爷,你能爬上户部尚书的位置,你能成为皇帝面前的宠臣吗,苏鹏,你个狼心狗肺,黑心黑肺的家伙。”

  她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疯魔了似的,又哭又笑,然后又骂:“你和你那个黑心黑肺,狼心狗肺的大女儿才是一家人,她那么狠那么毒,就是遗传你的,她才是你嫡亲的女儿,我的明轩和明月不是你的孩子,他们不是,不是。”

  江寒烟疯了似的尖叫,苏鹏的脸色一片青黑,难看至极。

  虽然江寒烟说他的事情是事实,可是这样被人说出来,苏鹏只觉得没脸,心中那种愤怒火焰似的暴涨了起来,他恶狠狠的瞪着江寒烟,冷喝出声:“毒妇,你害死了明轩,现在还像一个疯狗似的到处乱攀咬,你还有没有羞耻心啊。”

  江寒烟疯了似的往苏鹏的身上扑来:“是,我疯了,我是疯了,我要和你拼命。”

  苏鹏抬起一脚朝着她踢了过去,江寒烟被他踢飞了,然后他冷冷的瞪视着江寒烟母女两人一眼,掉头便走,再也不理身后的疯了的两母女,而苏老夫人和大老爷等人跟着苏鹏的身后往外走去。

  苏老夫人一边走一边嘀咕起来:“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身后的江寒烟眼看着所有人都走了,在地上疯了似的打滚,一边滚一边哭叫:“苏鹏,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个渣男,我要杀了你,我要毒死你。”

  走出屋子的苏鹏,听了江寒烟的话,忽地想到苏绾之前说的话,不由得生生的抖了一下。

  这一刻他相信江寒烟真的能下毒毒死他,怎么办?这个候府里,不少人是她的人,若是她想下毒,几乎是轻面易举的事情,这可怎么办?

  苏鹏顾不得伤心了,一脸忧心的往自己住的院子走去。

  苏老夫人和大老爷大夫人等人一路前往西府而去,除了她们,先前被请进府里的大夫赶紧的领着自己的人溜掉了,这大夫不敢再留在京城,连夜出京了。

  落梅阁,苏明轩的房间里,所有人都走了,连下人也都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安国候夫人和苏明月两母女。

  两母女抱头痛哭,苏明月一边哭一边呜咽:“娘亲,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倒底为什么啊。”

  她说到这儿,绝望的放声大哭,从前他们一家人多么恩爱,可是现在为什么这样啊。

  江寒烟紧抱着苏明月,现在她只剩下女儿一个人了,她不会再让人伤害到自个的女儿的,江寒烟忽地止住了哭声,她奇异的冷静了下来,不过心中的恨并没有减少,越发的浓烈,她放开苏明月,抬手替苏明月擦干脸上的泪水:“月儿,别担心,一切有娘呢,我不会让那个害得我们如此凄惨的罪魁祸首逍遥的,娘会解决这件事的。”

  “可是娘,她好厉害啊,还有那么多人护着她,现在连爹爹一一一。”

  苏明月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江寒烟忽地变了脸,尖锐的叫起来:“他不是你爹,他不是,从来都不是,以后不要叫他爹爹。”

  苏明月怔了一下,知道娘亲现在恨透了爹爹,她也恨,所以点头:“月儿知道了,他不是我爹,他不是,他连路人都不如。”

  江寒烟扶了苏明月起身,然后两母女坐到一侧的椅子上。

  江寒烟的眼里泛着奇异的光芒,脸上满是扭曲的冷笑。

  “他们真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吗,那他们就想错了,我不会善罢干休的。”

  她说完眸光温柔的望着苏明月:“月儿,去吧,去休息,一切有娘亲呢,什么事都没有。”

  苏明月的心在江寒烟的眸光中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此刻的她说不出的累,逐点了点头,起身慢慢的走了出去。

  身后的江寒烟目送着她离开后,立刻走进儿子的房间,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哭,只是静坐在儿子床前,望着儿子。

  “轩儿,娘亲会替你报仇的,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我不会放过那贱人的,还有他们。”

  江寒烟的眼里放出绿光,很快她起身自到房间一侧开始写信,待到信写好后,她立刻唤出身边的一名暗卫,下命令道:“你把这封密信马不停蹄的送到曲阳,亲手交给你们的爷。”

  “是,夫人,”暗卫领命,闪身便走。

  房间里江寒烟目送着那暗卫离开后,只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安国候府外面通往听竹轩的廊道上,一行人一路往听竹轩走去,不过走了一段路后。

  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双臂环胸转头望着身后的人:“你这一直跟着我做什么,难不成还指望我夸你两句不成?我记得这事好像是你要掺合进来的。”

  苏绾挑高俏丽的细眉,似笑非笑的望着身后的萧煌。

  萧煌清俊冷魅的面容上,眸光深邃而潋滟,唇角勾出若有似无的弧度来。

  “璨璨,你的心真的好狠,我被伤了。”

  萧大世子伸手捂住胸口,一脸被打击的样子。

  苏绾笑眯眯的说道:“是啊,我本来就是心狠手辣,黑心黑肺的人,所以被打击不是正常的吗,要是我心不狠手不辣了,反倒名不正言不顺了是不是?”

  萧煌轻笑,这是秋后算帐了吗,就因为之前自己说她心狠手辣黑心黑肺的事情。

  “璨璨。其实本世子比你还心狠手辣,黑心黑肺,所以我们两个人才能看对眼啊。”

  苏绾勾唇轻笑,眉眼说不出的婉转轻灵,不过只一会儿的功夫,便恶狠狠的瞪着萧煌:“谁和你看对眼了,快滚吧,若是再不走,信不信我毒得你走不了。”

  “璨璨,本来我觉得我够狠的了,不过现在我觉得你比我狠多了。”

  萧煌黑眉轻挑,一脸的幽暗,似乎受了不轻的打击,事实上他瞳底燃烧着栩栩的光辉,这样的璨璨,才是他熟悉的璨璨,他不想看到她之前在马车上的样子,那么伤心,似乎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一样,那样的她实在不像他熟悉的人。

  萧煌想着脸上拢上了一抹笑意,苏绾已经伸手去抓药,萧大世子赶紧的开口:“你不是说要把那毒药的资料交给我吗?”

  苏绾呵呵冷笑:“你认为你这样光明磊落的跟着我去拿资料好吗?若是那背后下毒的人盯着你,你这样算不算给我惹麻烦。”

  她一说萧煌的身上拢上了戾气,整个人好像冰冻了一般,不过苏绾却不再理会他,转身便自走了。

  萧煌抬眸望着她的身影,最后转身便走,一路出了安国候府。

  他是忘了那背后给他下毒的人,若不是璨璨提醒他,只怕他就给她带来麻烦了,若是被对方知道,他已经发现了身上的两种毒,他还会任由他们去解毒吗?

  萧煌脸色黑沉,瞳眸满是血腥,一路离开了安国候府。

  不过他离开并没有多长时间,云歌便拿着资料赶上了他,把资料交到了他的手上。

  萧煌看着这些资料,沉声命令外面的侍卫:“立刻回靖王府。”

  “是,世子爷,”一众人一路回靖王府去了。

  此时天色已晚了,整个安国候府一片死寂,落梅阁内挂满了白色的缟素,远远望去,就像一座白色汪洋,不过只除了落梅阁,别的地方并没有挂这种东西。

  因为苏明轩的死牵扯到一桩命案,安国候苏鹏不建议高调的举行丧葬礼,只打算低调的处理这件事,所以只在落梅阁内搞了一个小型的灵堂仪式,苏明轩的丧葬礼一切事宜都是江寒烟在操办,虽然这个女人被儿子的死打击得体无完肤,可是她还是撑着替儿子主持了丧葬仪式,而且不准安国候府的任何人进落梅阁,只除了她和苏明月两个人,连苏鹏都没得进。

  苏鹏差点被气死,最后气得进自个的院子去休息了。

  对于府上发生的一切,苏绾就好像不知道似的,折腾了一天,她也累了,早早便睡了,理也不理别的事情。

  刑部的大牢中,一片黑漆漆的,透着阴森森的气息,有轻薄的雾气弥漫开来。

  苏滢雪缩在牢房的一角,不停的颤抖着,她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好害怕好害怕,努力的想睡,可是却睡不着,只能睁着一双眼睛盯着漆黑的牢房外,一动不动,警戒的盯着门外,似乎那里会突然的窜出什么东西出来。

  偏在这时,牢房外,忽地飘过来一道白色的身影,头上披散着头发,遮住了整张脸,轻飘飘的悬在牢房外面。

  苏滢雪看到这一幕,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往里缩:“你,你是什么人,不要装神闹鬼的,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虽然她嘴里说不怕,可是身子抖簌得跟风中残叶似的。

  牢房外面幽灵似的身影,并没有说话,而是慢慢的抬起手,那手在幽暗昏黄的灯光下,惨白得没有一点的血色,他慢慢的撩起那遮住脸的黑发,露出一张脸来,那脸白得碜人,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睛没有黑珠子,全是白的,就那么幽幽的望着苏滢雪,眼角还滴出血来,苏滢雪看到这样一个幽灵似的人,早疯叫了起来:“啊,啊。”

  可惜她的尖叫声并没有阻止外面幽灵似的人,他慢慢的飘进了牢房,一路飘到了苏滢雪的身边,然后轻渺的声音响起来:“我好寂寞啊,你来陪我吧,你知道我死得有多么惨吗?”

  苏滢雪听到这声音便在自己的耳边,她抬首飞快的望过来,便看到这白色的人影飘浮在自己的面前,离得自己那么近,那双眼睛,满满全是眼白,一眨不眨的盯着她,还有眼角的血水流得更厉害了。

  苏滢雪疯了似的往后退,大哭:“你不要找我,不要找我啊。”

  “啊,救命啊。”

  可惜她的叫声并没有惊动别人,整个牢房中的人好像都睡了一般的,没有一丁点的声响。

  而她面前的那个鬼魂幽幽的开口:“他们都睡着了,都睡着了,只剩下我和你,我来找你陪我。”

  “我不要,我不要啊。”

  苏滢雪抓着墙壁,尖叫连连,可惜面前的人并不理会她,依旧自顾说道:“你知道我死得多惨啊,不但承受了剜眼之刑,还承受了腰斩之刑,好痛啊,好痛。”

  那白色的幽灵说完后,忽地身子就那么好好的断成了两截,两截全数落到了地上,心肝肺的全都洒了出来,淌了一地,而那上半身还在不停的动着,一路往苏滢雪的脚边粘来:“好痛,好痛,你帮我揉揉。”

  “啊,啊。”

  苏滢雪再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疯狂的尖叫,然后拿脑袋往墙上碰,碰碰的好像不知道痛似的,直到脑门上碰出血来,然后昏迷了过去为止。

  那本来拦腰而断的人,忽地动了起来,慢慢的舒展了一下身子,无比鄙视的望着那昏死过去的人,胆子这么小,还出来害人做什么,就该安安份份的过自己的日子。

  这人说着舒展了一下手臂,然后拖着身后的一堆道具,一路出了牢房,随后灵巧的锁起了牢房的门,四周一下子归于寂静。

  第二日天没有亮,刑部便爆出两件事,第一件,安国候府候夫人身边的那婆子咬舌自尽了,第二件苏家的小姐竟然在牢房中疯了,一个人都认不识,而且谁也不让靠,一靠便大喊大叫,又哭又闹的。

  此案至此僵住了,两个到案的人一死一疯,刑部尚书立刻着人去请安国候苏鹏。

  苏鹏和大老爷苏清天没有亮便进了刑部,两个人进了牢房,看到疯了的苏滢雪,大老爷看到女儿这样,说不出的心疼,跪地求苏鹏撤回状子,苏鹏看自个的兄长跪地求饶,最后同意撤回状子。

  刑部尚书不敢擅自做主,因为这人是萧世子送进刑部来的,若是私自放她,萧世子追究起来,倒霉的可是他这个刑部尚书。

  不过难得的是萧煌没有咬住不放,最后让人带话给刑部尚书,自行处理便是。

  这也就是同意苏家的人把苏滢雪带回去了。

  刑部尚书自然愿意卖一个面子给苏家的两个人,所以同意让他们把人带回安国候府。

  不过苏滢雪并没有进安国候府,因为苏鹏不答应,苏滢雪即便疯了,她也是下毒害死了自个儿子的凶手,所以苏鹏命令大老爷苏清,立刻把苏滢雪送回他们苏家的乡下老宅子,从此后不准她再进安国候府一步,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大老爷虽然伤心,却也别无他法,天一亮便命人把苏滢雪送往千里之外的老家,找人照顾着她。

  安国候府,听竹轩。

  苏绾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觉睡到天大亮,不过等她一醒,云萝便凑了过来,满脸神秘的说道:“小姐,我一早上便听到下人说,今儿个天不亮那游婆子在牢中自杀了,而且西府的苏滢雪疯了。”

  苏绾怔愣了一下:“她疯了。”

  这一刻她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不过苏滢雪疯了,却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从某一方面来说,苏绾知道苏滢雪之所以走到今天的地步,是因为萧煌当初戏耍她的结果,当然这其中也有她的责任,如若她早早的说清楚那天晚上进紫竹林的不是苏滢雪,而是自己,也许一切就不一样了。

  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何必再纠结。苏滢雪疯了也好,也许这是她最好的结局了,疯了就没有什么念头了,这样她至少能活得开心一些,最重要的疯了她就不会处心积虑的想着算计别人了。

  苏绾正想着,云萝还在神秘的说道:“小姐,你说她怎么好好的就疯了,会不会是装的。”

  苏绾知道苏滢雪之所以疯,只怕其中少不了萧煌的手脚,那个家伙只要有人招惹他,是定然不会轻易放过的,所以苏滢雪的疯绝对不会是假的。

  “好了,疯了就疯了,什么真的假的,你以为刑部的人都是吃干饭不成,真疯假疯他们分不清啊。”

  苏绾翻身坐起来,云萝赶紧的上前一步替苏绾穿衣服,不过衣服还没有穿好,便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聂梨从门外走了进来。

  “小姐,候爷过来了,现正在花厅那边等小姐呢。”

  苏绾眉蹙起来,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他来做什么?”

  不过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云萝和聂梨两个人一起动手侍候苏绾穿衣服,然后替她洗盥,待到一切收拾妥当了,三个人才出了房间,一路往听竹轩的花厅走去。

  花厅里,安国候苏鹏一看到苏绾的身影,下意识的有些紧张,不过很快他想起这是自个的女儿,自己那么紧张干什么,逐咳嗽了一声安稳的坐着,直到苏绾从门外走进来,他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今早上游妈妈在牢中自尽了,你滢雪堂姐也疯了。”

  苏绾点了一下头,不甚在意,径直走到桌边坐下来,然后没听到苏鹏说话,一脸奇怪的开口:“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事吗?应该是还有别的事吧。”

  苏鹏怔了一下,心里有些恼,不过很快压抑了下去,他可真不敢再随便的招惹这个丫头。

  这事说出去也许被人笑话,不过他是真的觉得这丫头挺厉害的。

  “我来是想和你说,以后你不要再和她们斗了,一家人斗来斗去的有什么意思?”

  苏绾唇角一勾一抹冷讽的笑意浮上来,凉凉的望了安国候苏鹏一眼:“是我要和她们斗的吗?是她们欺负我吧,这么些年她们欺我你怎么不说话,现在跑来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呢?还有就算我说收手,你以为江寒烟和苏明月会收手吗?”

  苏绾笑眯眯的望着苏鹏,苏鹏脸色一僵,随之沉声说道:“我会警告她们的,不会再让她们算计你的,所以你也不要再算计她们。”

  苏绾呵呵笑。

  “你想得太天真了,我和她们现在已经走入了不死不休的境地,她们怎么可能会收手,不但不收手而且还会变本加厉,因为苏明轩死了,虽然他是死于江寒烟之手,不过她的心里一定不会承认这件事,她一定会认为是我害死了她的儿子,所以她要把她儿子的死算在我的头上,所以你说这样的状况下,我们怎么可能不斗不算计呢?”

  苏绾说完望向苏鹏,一脸担忧的说道:“其实她们要对付的不光是我,恐怕还有你。”

  苏鹏的脸色变了,噌的站起来,怒指着苏鹏:“你胡说。”

  “好了,就当是我胡说吧,你好自为之吧,”她说完挥了挥手示意苏鹏赶紧走,这时候正好紫儿拎了早膳过来摆上,聂梨自上前用银针试了试,确定饭菜里没有什么毒后,她才示意苏绾用早膳。

  苏绾自顾吃起来,也不理会苏鹏,苏鹏僵坐着,脸色十分的不好看,此时的他心里真正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苏绾说的很可能是事实,怒的是这丫头竟然全然的漠视他,根本不当他这个父亲是亲人。

  不过苏鹏很快把怒火压抑了下去,抬头望着苏绾,张了张嘴,却一时间没有话说出口,似乎很纠结似的。

  苏绾虽然没有抬头,却看出他有话要说,随口问道:“你不走是还有事吗?要说就快说,要不然我待会儿吃完,可就不理你了。”

  苏鹏一咬牙盯着苏绾说道:“我想问问你,有什么办法能试菜里有没有毒?”

  苏鹏一说,苏绾倒是愣住了,随之她忍不住笑起来,笑得别提多欢快了,苏鹏被她笑得脸都黑了,真想甩袖走人,不过想想眼面前的这个丫头医术很不错,他又忍住了。

  苏绾笑够了,停下来眼睛亮亮的望着苏鹏:“你这是相信我的话了,认为江寒烟会对你下毒了。”

  她说着停了一下,认真的补充了一句:“不过还别说,她真有可能对你下毒,真的,这候府内,她第一个恨的人是我,但第二恨的人绝对是你,按照你对她的了解,应该知道这种事她是绝对做得出来的。”

  苏绾的话使得安国候苏鹏心里一阵阵的发寒,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确信江寒烟真的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所以才会来找苏绾的,希望能从苏绾手中拿到一个识别毒药的东西,好让他不中毒。

  “那你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帮我查清菜里有没有毒?”

  苏鹏飞快的开口,苏绾直接的摇头了:“没有,当然有我也不会给你,我为什么给你啊,凭什么给你啊。”

  苏绾说完又继续吃东西,不再理会苏鹏,然后还挥手示意苏鹏赶紧走。

  苏鹏看着她的动作,不但脸气黑了,整个身子都气得发软,爬都爬不起来,这个孽女。

  “我是你爹。”

  苏绾呵呵冷笑,抬头望着苏鹏:“你是我爹,别逗了好吗?这话一点不好笑,你是我爹,你尽过爹的责任吗,你有疼护过我吗?过去我被江寒烟和苏明月她们母子三人欺负的时候,你在哪里,现在你说是我爹了,那也要我承认才行啊,若我说不是,你就不是,赶紧的走。”

  说到最后,苏绾脸色都不好看了,苏鹏差点没有气吐血,抖簌着站起身来,指着苏绾好半天一个字没有说出来。

  一来他知道这丫头厉害,若是招惹她,没有好下场,二来她背后有萧煌,还有惠王萧擎和宁王萧烨,他们不管哪一个出面都够他喝一壶了,所以说来说去,他真不敢得罪这孽女。

  “苏绾,你别忘了,若是我被毒死了,你再整死了江寒烟母女。这安国候府就是大房的了,你以为他们会对你好吗,难不成你真的出去自立门户,你以为自立门户那么好吗,不说府里一大摊子事,就是这人来人往的交情,就累死你,你以为真像你想的那么好啊。而且若是我们这一房的人全都没了,就你一个人好好的活着,这京城内人人都要说你八字太硬,害死了全家,以后谁看到你,敢和你接近啊,你确定那样的光景是你想要的吗。”

  苏鹏气狠狠的说完后,转身便走,若是再呆下去,他非被这孽女气死不可。

  身后的苏绾听了安国候苏鹏的话,挑了挑眉,其实苏鹏的话还是有点道理的,若是安国候苏鹏出了事,她再除掉了江寒烟母女,那么候府的爵位很可能就落到大老爷的头上,那她在这个家里算什么啊,虽说她出去自立门户挺好的,可是到时候府里一大摊子事情,外加上人情交往,真正得累死,何况安国候说得没错,若是她们这一房的人全都死了,人家肯定要说她八字太硬,克父克母什么的,虽说她不在意,可也太难听了。

  所以想来想去,还是让安国候活着的好,他活着,她就是安国候府的大小姐,皇帝赐封的清灵县主,而且现在安国候忌惮她,以后也不敢招惹她,她可以随心所欲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样一想倒也不错。

  苏绾想着望向那快走出去的安国候苏鹏:“我们可以谈谈。”

  安国候停住了,不过并没有走回来,只掉转身望着苏绾:“谈什么。”

  “不谈拉倒,快滚,不怕死就出去吧。”

  苏绾看他拽拽的样子就来气,就算她打算留下,也不代表他可以在她的面前拽拽的。

  苏鹏想了想,忍住气回身走进来,又坐到了先前的位置上,不过依旧冷着一张脸,望着苏绾。

  苏绾放下碗筷,示意紫儿和云萝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下去,屋子里只剩下一个聂梨。

  苏绾望着苏鹏说道:“我可以帮你,让你不死,不过你得答应我条件,若是答应我条件,我自然有办法不会让你死的,如果大家谈拢了就好,若是谈不拢就拉倒。”

  苏鹏听了苏绾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明媚俏丽的小姑娘,可是她说出的话,苏鹏没来由的相信。

  “你说,什么条件。”

  “第一,江寒烟母女我是不会放过的。”

  “若是她们不招惹你呢,你也不放过她们吗?”

  苏鹏忍不住开口,苏绾白了他一眼:“你认为有可能吗?如果她们能放过我,还会对付你吗,那你怕的什么劲。”

  苏绾一说,苏鹏僵住了,一句话不说,苏绾又接着往下说:“第二点以后我在安国候内,任何人不要来烦我,不要招惹我,若是再有人来烦我,招惹我,你要替我摆平。”

  苏鹏听到这个,倒是同意了,直接的点头:“好。”

  现在他不想任何人招惹这女人,以免安国候府被她给毁了,所以这一点就算她不说,他也不会让任何人来招惹她的。

  “第三点,我退了襄王的婚事,襄王和德妃很恼火,他们一定会出手对付我,丞相府肯定也会出手对付我,你要无条件的站在我的背后,因为我们是一起的。”

  这一条,苏绾说完后,安国候愣了愣,不过最后也是咬牙同意了。

  “好。反正丞相府和我们苏家已经闹崩了,就算我不和他做对,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不如正面面对。”

  苏绾点头同意了这一条,因为苏明轩和丞相府的二公子先前打了起来,赵二公子已经被打死了,虽说他是庶子,但丞相是不会坐视不理的,必竟事关丞相府的体面,所以说安国候府和丞相府早就对上了,苏绾说不说,安国候苏鹏也会和丞相对上。

  苏绾又接着往下说:“第四条以后不管谁对付我,安国候府都要和我站在一条阵线上。”

  这话一说,安国候怔住了,望着苏绾,这丫头就是个麻烦精,若是她招惹别人,他也要和她站在同一条阵线上吗?

  安国候苏鹏迟疑了起来,苏绾也不着急,笑眯眯的望着他说道:“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这一点吧,因为若是你无条件的和我站在同一条阵线上,那么我也会无条件的和你站在一条阵线上,我会帮你维护住安国候府,你应该知道,眼下皇子争储,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暗下里却是波光诡谲,一个不慎,很可能万劫不复。不过我若想护安国候府全身而退,应该不是难事,除了我,这候府还有谁能帮你呢,大老爷吗,他恐怕巴不得你有事吧。”

  苏绾说完苏鹏立刻便心动了,昨夜他想了一夜,得出一个结论,苏绾就不是寻常人,她极聪明,也极厉害,正因为她这样,才会吸引了惠王,宁王,靖王世子的注意力,所以若是她出手帮他,倒是不失为一个好助手。

  安国候立刻同意了,沉稳的点头:“好,我同意了。”

  苏绾看安国候都同意了,很满意,笑着点头:“不错,不过你要记着,我和你之间是公平交易,我们是平等的,所以别动不动拿你的身份来压我,我不吃你那一套,另外你还要牢记着一点,不要帮助别人背后算计我,若是被我发现了,嘿嘿。”

  苏绾轻笑,不过那笑却充满了血腥之气,看得安国候轻颤,赶紧的保证:“我不会那么做的。”

  “那就好,因为若是被我发现你帮助别人来算计我,那么我不但不帮你维护安国候府,我还要毁了它。”

  苏绾说完笑意说不出的明璨动人,安国候脸上却沁出汗来,不过想想却淡定下来,只要不和这丫头起冲突,就不会有事的,这一阵子,他多少还是了解些她的性格的。

  想着,安国候望向苏绾:“你放心,你说的条件,我都答应你了。”

  “爽快,那我们的交易成交了,”她说完从袖中取出一枚银针出来:“喏,这是你要的银针,你不是担心江寒烟在你的菜里下毒吗?用这个试试就试出来了。”

  安国候起身接过了银针,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我听宫中的御医说过,有些毒银针试不出来。”

  “呵呵,那是寻常的银针,我这银针上,涂了无毒的药水,除非是特别厉害的毒,要不然一般的毒都能试出来,你就放心用吧。”

  “好。”

  苏鹏总算放下了心,拿着银针便往外走去,不过他刚走出去两步,苏绾唤住了他:“对了,为了表示我对合作的诚意,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江寒烟的身边有很厉害的暗卫,而且不止一个人,至少好几个。”

  ------题外话------

  天天求票,俺要累死了,妹纸们看在俺这么累的份上,有票的好歹投两张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80章苏滢雪疯了 父女合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