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秋后算帐 黑暗暗杀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花厅门前,安国候苏鹏的脸上满是疑惑,随之摇头否认:“怎么可能,她只是一个内宅女子,何来的暗卫,何况这暗卫可不是什么人想培养就培养出来的,要花费很大的人力和财力。”

  说到最后苏鹏坚决的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苏绾没有给他面子,直接的冷笑:“你这是不敢面对吗?反正该告诉你,我已经告诉你了,至于你相不相信,那不是我的事。”

  她说完挥了挥手,苏鹏便自走了出去,不过这一回他的心里满是疑云,还有怒火。

  虽然不想相信苏绾说的话,可还是控制不住的起疑心,脑子里不停的想着,如若江寒烟身边真的有暗卫,那么她哪来的暗卫,看来她身上藏着他不知道的秘密,这一刻的苏鹏说不出的火大,一路走出了听竹轩。

  苏鹏前脚刚走出去,后脚便有人来禀报苏绾:“禀大小姐,惠王殿下过来拜访大小姐。”

  苏绾一听到萧擎来了,脸色便先不好看了,因为她想到了萧擎在永寿宫做出的事情。

  不过想了一下后,又觉得就算不喜他做的事情,但那也是萧擎的权力,自己似乎没有什么权利去责难他。

  “你去请惠王殿下到听竹轩来。”

  “是,”云萝高兴的跟着那下人的身后一路出听竹轩,去请惠王萧擎过来。

  萧擎过来的时候,苏绾已经吩咐人把桌上的东西撤了下去,她正坐在花厅边等着萧擎。

  萧擎神容有些微的落寞,不过看到苏绾的时候,俊雅的面容上很快布上了温润的暖意,眸中点点莹光,笑意清浅的望着苏绾。

  “绾绾,早饭吃过了吗?”

  苏绾点了一下头,似笑非笑的望着萧擎,虽然她无权干涉萧擎所做的事情,可是心里倒底还是不认同他所做的事情,自然没有好脸色给他,萧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看苏绾脸色不太好,立刻诚挚的说道。

  “绾绾,是我做的不好,这事确实是我做得欠考虑,你不要生气。”

  苏绾示意他坐下来,笑眯眯的说道:“我不生气,这事又不关我的事情,我只是觉得你这样伤害一个女人是不对的,袁佳又没有什么错,若是你不想娶她,大可以用别的手段,如若你想娶她,便好好的待她,何必非要把人家整成什么侧妃,她明明是威远候府的嫡女,不管是对她,或者对你来说,都是不好的,你光想着把她整成侧妃,可有想过,以太后娘娘的精明,你这样做分明是直接的打她的脸子,她岂有不恼火,还会真心实意的帮你吗?”

  苏绾说完,萧擎眸色微微的暗沉,他知道绾绾说得没错,太后只怕是恼上他了,她若是恼他,又怎么会真心实意的帮他呢,所以之前他真的做错了,倒不如想别的法子推了这门婚事,反正娶袁佳为侧妃恼了太后,不娶袁佳为侧妃也是恼了太后,既然横竖是恼,那就不娶。

  可是现在父皇的旨意已下,这事倒有点难办了。

  萧擎望向苏绾,认真的说道:“绾绾,你不喜欢我娶侧妃,我就不娶,你放心,我会想办法退掉袁佳的婚事的。”

  萧擎说完,苏绾立马就觉得这话不大对劲,什么叫她不喜欢啊,他要娶谁关她啥事,她就是觉得他算计一个姑娘不大好,何况人家姑娘还没有碍着他,不过这和喜欢不喜欢不搭。

  苏绾举手阻止萧擎再往下说,然后她挥手示意花厅里的人退出去,待到没人的时候,苏绾飞快的说道:“萧擎,你娶不娶袁佳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萧擎温润的脸色有些暗了,他望着苏绾说道:“绾绾,你真生气了?你放心我一定会退掉袁佳的这门婚事,然后请父皇下旨把你赐婚给我。”

  苏绾看萧擎的神色,似乎真的一门心思认定了她,不禁心中有些微的郁结,她无奈的说道:“萧擎,我有事要和你说。”

  萧擎看着苏绾一向明媚灿烂的笑脸,此时布满了严肃,心里不由得沉甸甸的,一声也不吭。

  苏绾也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之她必须和萧擎说清楚,她并没有打算和他成亲,更没有打算要嫁他为妃的意思,所以他不要总是把她往他的身上扯。

  “萧擎,其实我不会嫁给你为惠王妃的。”

  “为什么?”萧擎的脸瞬间布满了失望,双瞳拢着难以置信,盯着苏绾。

  “绾绾,是不是因为袁佳的事情,你在生气,你相信我,我对袁佳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想娶的人只有你,从来没有别人,我只想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为妃,那个人就是你。”

  萧擎心中认定苏绾是因为袁佳的事情,所以才会恼火,才会不乐意嫁给他,所以他努力的表示他想娶的人一直是苏绾,不是袁佳,袁佳不是他想娶的人。

  苏绾本来一直当萧擎是自己的哥哥,没想到有一天竟然纠结这种话题,实在不愿意多谈这种话题。

  “萧擎,我一直当你是我哥哥,我从来没想过嫁给你,真的,你不要再说了,以后我们还是朋友,你若是一直纠结这样的话题,只怕我们之间朋友都没办法做了。”

  苏绾的神容十分的认真,她说完后,萧擎瞳眸拢上了暗潮,周身寒气,他盯着苏绾问道:“绾绾,那你喜欢谁?想嫁给谁?”

  苏绾摇头:“我没有喜欢谁,我也没打算嫁谁,大抵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嫁人了。”

  萧擎本来以为苏绾喜欢的是别人,心里说不出的郁结,可是现在听到苏绾说没有喜欢谁,没有想嫁给谁,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他想到的是绾绾还没有做好准备,现在她不想嫁人,这也没有什么。

  他可以等她,等到她想嫁人的时候再来说这件事。

  萧擎想来想去,觉得这件事自己办得有些急促了些,都没有给绾绾认真思考的空间,难怪她不想嫁,他应该给她一个思考的空间的。

  想到这里,萧擎又恢复了温润如玉的神容,笑望向苏绾:“绾绾,这件事是我太急促了,我可以慢慢的等你,等你想好了再说这件事,另外关于袁佳一一一”

  萧擎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的忽地有一道身影旋风似的飘进客厅里,萧擎和苏绾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就听到一道张扬的声音率先响起来。

  “饿死我了,累死我了,清灵县主救命啊。”

  萧擎和苏绾两个人飞快的望去,便看到花厅一侧的椅子上歪靠着一个俊朗的男子,只是此时这家伙有些狼狈,头发有些凌乱,脸颊上竟然还有些伤痕,不但如此,身上的锦服也脏得很,似乎和人打斗了一番功夫似的。

  不过这人萧擎和苏绾却是认识的,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叶廷,这家伙是怎么了?

  萧擎忍不住蹙眉问叶廷:“你这是做什么了,跟被人追杀似的。”

  叶廷苦着一张脸,都快要哭了:“我就是被人追杀了啊,那人不让我吃饭,不让我睡觉,我这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而且也没有睡觉了,我好饿啊,好累啊。”

  叶廷一说完,萧擎的脸色便难看了,沉声喝问:“什么人如此胆大妄为,竟然胆敢追杀安平候府的小候爷,不让你吃饭,还不让你睡觉,你与本王说来听听,本王立刻让人去抓他。”

  “好啊,太好了。”

  叶廷一脸你就是我恩人的样子望着萧擎:“他就是靖王府的萧煌,你快派人去抓他吧。”

  萧擎怔住了,眸色有些暗,望着叶廷说道:“他好好的追杀你做什么,你们两个交情不是很好吗?”

  “一言不合就这样,难道你还不了解那家伙吗,若是一个不顺他的心,他就这样翻脸无情,我真是倒霉啊,真倒霉啊。”

  他说完不看萧擎,而是望向了苏绾:“清灵县主,你要救救我,给我点饭吃吧,给我找个地方睡觉。”

  叶廷话刚落,门外又一道身影飘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把长剑,这人正是萧煌的手下虞歌。

  不过虞歌进了苏绾住的地方,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率先对着苏绾打了招呼:“打扰清灵县主了,请县主见谅。”

  他说完一指叶廷:“赶快出来,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叶廷叶小候爷一把抱住旁边的椅子,态度坚决的摇头:“我不,我饿,我累死了困死了,我不想再和你战,你个变态,非人类。”

  他说完望向苏绾:“姐姐救命啊,快救救我。”

  苏绾听了他的话,倒是说不出的惊奇,而且她也不想和萧擎一直说那种话题,正好拿叶廷来转移话题。

  “你叫我姐姐。”

  苏绾有些兴味,这感觉倒是说不出的舒爽,安平候府的小候爷啊,叫她姐姐,能不爽吗。何况她对叶廷还是有些好感的。

  叶廷听了她的话,立刻用力的点头:“对,你是我姐姐,嫡亲的姐姐,你快点救救我吧,给我口饭吃吃,给我找个地方睡睡吧。”

  苏绾看叶廷的样子,越发觉得这家伙好玩,逐唤外面的云萝进来。

  “去给叶小候爷准备点吃的东西进来。”

  “是的,小姐。”

  云萝退了出去,花厅里,虞歌立刻叫起来:“清灵县主,我要和叶小候爷大战三百回合呢,等我们战完了再吃饭。”

  苏绾不高兴了,掉头望向虞歌:“你给我滚出去,不要在我的地方撒野,就算你家爷来,也不带这样撒野的,你倒撒起野来了。”

  虞歌张嘴想说话,不过看苏绾脸色冷冷,他只得退了出去,赶紧的回去禀报自个的主子,那小子溜进清灵县主的地方了。

  叶廷看虞歌退了出去,心里松了一口气。

  待到云萝把饭菜取了进来,他立刻扑过去开始吃饭,狼吞虎咽的跟一百年没吃饭似的,苏绾忍不住无语的翻白眼,堂堂小候爷怎么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你吃慢点,别没被人杀死,却噎死在我的地方,那我还要向大长公主赔人。”

  “不会的,不会的,麻烦你再给我找个地方睡觉,谢谢啊。”

  叶廷嘟嚷着,头都没有抬,苏绾倒也没有拒绝,命令云萝待会儿带叶小候爷下去休息。

  花厅里萧擎看着叶廷,心中没来由地恼火,他和叶廷叶小候爷本来就走不到一块,偏这叶廷还在这档口坏他的好事,他心情能好吗?不过他倒是挺意外苏绾竟然难得的没有发火,要知道她就不是好管闲事的人,而且一般人到她面前这样放肆,她一定会算计报复,怎么到叶廷这儿,竟然全变了一个样,难道绾绾她喜欢叶廷。

  萧擎想到这儿,心陡的一沉,飞快的望向苏绾,可惜苏绾并没有看他,正似笑非笑的望着叶廷,而她的神容也没看出她有多喜欢叶廷,只是满脸戏谑的神情。

  萧擎正想说话,门外他的手下飞快的走进来,沉稳的禀报:“王爷,皇上有旨,让你立刻前往城外五十里地的地方迎接北晋国的使臣,使臣马上就要到京城了,皇上说此次招待北晋使臣团的事情,全权交由你负责了,另外皇上还说,此次使臣团来京的事情,十分的重要,听说北晋有意和我们西楚谈和,从此后两国和平共处,所以皇上让王爷一定招待好这些使臣。”

  萧擎愣住了,使臣团的事情,他早在前几天就接到消息了,而且父皇也和他说过,但是他没想到父皇竟然如此的重视北晋国的使臣团,还让他亲自去招待这些使臣,本来北晋国是他们西楚的的手下败兵之将,就算他们想和他们西楚谈和,也不至于如此的高看他们。

  不过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一件事,父皇不想再战争,想两国和平,所以才会如此的重视此次两国谈和的相关事宜。

  萧擎想着飞快的望向苏绾,他还有话没有和绾绾说呢。

  苏绾看他望过来,赶紧的挥手催促道:“你去忙吧,好好招待这北晋国的使臣团。”

  “好。那我走了。”

  萧擎说完想起一边的叶廷,不由得冷声问:“叶小候爷,你不走吗?”

  叶廷此时已吃得七八分饱,动作慢了下来,听了萧擎的话,飞快的抬头说道:“走什么走,我现在累死了,被追杀了一天一夜,连觉都没有睡,我不累啊,现在我只能睡在这边,我要是出这安国候府,估计那虞歌又要追杀我。”

  叶廷说完继续吃饭,萧擎冷着脸睨他一眼:“看你那出息,你堂堂安平候府的小候爷,难道不能和他打一架吗?”

  叶廷立刻抬头冷哼:“有本事你去和他打一架,你能打得过他,我就佩服你。”

  萧擎被一噎,懒得再理会这家伙,掉头望向苏绾,温声叮咛道:“绾绾,那我走了。”

  “好,”苏绾点头,看到他走了出去,心里松了一口气,她感觉萧擎并没有收回心思,似乎还想着要娶她这件事,这还真是麻烦。

  苏绾有些苦恼,一侧的叶廷飞快的抬头望着她说道:“萧擎那家伙喜欢你吧,不过我劝你,不要和他多接近,他身为皇室的皇子,有很多身不由已,跟这样的人接触多了,有时候就是自找麻烦。”

  苏绾本就心烦,听了叶廷的话,心里更烦了,白他一眼冷呵呵的问道:“吃饱了吗,吃饱可以出去了。”

  叶廷的脸苦了下来,望着苏绾叫起来:“你刚才不是说给我找个地儿睡觉吗?”

  “我觉得你话太多,所以不打算给你找地方睡了。”

  苏绾说着起身打算离开,身后叶廷的脸黑了,这姑娘翻脸比翻书还快,像谁啊,不大像安国候苏鹏,难道像她娘不成?叶廷想着,忽地想到一个人,萧煌,这姑娘的心性和那黑心黑肺的家伙太像了,难怪两个人看对眼。

  叶廷眼见着苏绾走了出去,赶紧的在后面叫起来:“姐,你别气别恼,给我找个地儿睡睡吧,我的姐姐啊,嫡亲的姐姐。”

  苏绾本来走到门口了,听了后面叶小候爷的叫声,便又停住了,回眸明媚浅笑的望着叶廷:“你说我是你姐?”

  “嗯嗯,只要你给我找个地儿睡觉,以后护着我,你就是我姐了。”

  妈的,甭说是姐了,现在就是叫娘他也干,因为被追杀一天一夜,他好累啊,他想睡觉。

  苏绾对这个叫法倒是觉得挺新鲜的,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朗,心情也好起来,看叶廷也顺眼得多。

  “好,记着我是你姐的事儿,别回头翻脸不认人。”

  叶廷立刻点头:“记着呢,绝对会牢牢记住的。”

  眼下他算是看清楚一件事,这位主是那煞神喜欢的人,他把大腿抱牢了,以后若是那家伙再和他翻脸,他就抱这位主的大腿,然后他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所以认个姐算啥啊。

  苏绾自然不知道叶廷心中所想的事情,看叶廷如此爽快的便应了,立刻吩咐云萝:“带叶小候爷去休息,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我安国候府内动手收拾人。”

  “是的,小姐。”

  苏绾心情很好的走出了花厅,身后叶廷吃饱了饭立刻让云萝带他下去休息,如若是平时,他不会这么累,一天一夜不睡觉是很正常的,不过现在的问题是他被追杀了一天一夜,连口水都没得喝,所以特别的累。

  叶廷被云萝带出听竹轩,自安排了一个院子让他休息。

  这里苏绾领着聂梨一路进了房间,想到先前萧擎手下禀报的事情,北晋国的使臣团入京,和西楚国议和,两国进行邦交和平商谈,从萧擎手下的话里不难看出,皇帝是赞成两国和平的。

  不过这北晋的使臣团在这时候入京,可不是什么好事,眼下西楚国皇室的东宫太子身份未定,皇子们都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位置,本来现在的西楚就是波光诡谲的时期,偏北晋国的使臣团这时候入京,不是事上加事吗?只怕西楚接下来要真正的风起云动了,而且苏绾记得自己曾从盛京的邸报之上看到一些事情,这北晋国之所以一直被打压,乃是因为靖王世子萧煌带兵攻打的原因。

  听说萧煌带兵攻打北晋国,三战三胜,直接的打击了北晋国的士气,只要他一出现,北晋国便自动退让,这样的状况下,他们是不想和都不行,所以才会前来西楚谈议和的事情的。

  但是这些人虽然来议和,只怕骨子里对于萧煌是恨入骨吧,如此一来,除了皇子之间的争斗,还有仇人间的争斗吧。

  苏绾忍不住轻笑起来,这下西楚的京都恐怕要热闹了,有意思啊。

  不过除了看热闹外,她还要想办法在未来皇子争储的斗争中,保住安国候府的地位,必竟眼下她还住在其中呢,若是皇帝来一个抄家灭族,那她可也是要死的。

  苏绾一边想一边吩咐聂梨:“去取一副棋给我,我要好好的琢磨琢磨。”

  “是,小姐。”

  聂梨取了棋子过来,苏绾便在房里一个人下着棋玩,一个早上都没有出院子。

  不过下午的时候,宫里派送了请贴过来,晚上皇上在宫中设宴,款待北晋国的使臣,所有的上三品大员皆揩眷参加。

  安国候府内,因为苏明轩之死,江寒烟和苏明月是没有办法进宫的,反倒是苏绾可进宫,安国候便让人过来和苏绾说一声,下午的时候带她一起进宫赴宴。

  苏绾想了想没反对,现在她是清灵县主,以后但凡有这样的宴席,她都要出席的,所以进宫便进宫吧,她也好看看此次北晋国出动了什么样的使臣来谈议和的事情,想必阵仗不小,正好长长见识。

  天没晚,大街小巷上的马车便多了起来,很多朝中大员都揩眷前往宫中赴宴了。

  安国候府自然也不例外,三辆马车一先一后的进宫去了。

  最前面的是安国候苏鹏和苏老夫人,后面一辆马车上坐着的是大老爷和大夫人,最后一辆马车上坐着的是苏绾。

  苏绾今晚除带了聂梨,还带了云萝,这是云萝第一次进宫,所以有些小激动。

  她一激动,就叭哒叭哒的不停的说话。

  “小姐,你不知道,今日使臣团进京,很多人都去大街上看热闹了,听说这次的使臣团来了不少的人,除了朝中的一些大臣外,听说还来了一位皇子一位公主,阵仗真是好大啊,我听他们说,那个皇子和公主,都长得好美。”

  苏绾无语的望着这丫头:“你这打探八卦的精神倒是蛮足的,不过记着待会儿进宫后,不要多说话,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宫中贵人可是很多的,到时候你胡说八道,我可保不了你。”

  苏绾说完后,云萝赶紧的捂住嘴巴,连连的点头:“小姐你不要吓奴婢,奴婢知道了,奴婢这下不说话了,一句也不说了。”

  苏绾和聂梨两个人笑起来,马车一路进宫去了。

  外宫门前,排了长长的队伍,进宫的车辆要一一的检查,所以稍微有些慢,安国候府的马车在后面一些,所以苏绾也不着急,靠在马车软榻上,随手拿了马车里的书看起来,不过外面却有说话声传进来。

  “你们知道吗?听说这次北晋国的使臣团阵仗很大,而且来了一个皇子一个公主,你们说他们会不会要求联姻,如若联姻的话,那北晋皇子会娶谁,公主会嫁给谁呢?”

  “皇子求娶的肯定是公主,公主嫁的肯定是皇室中的皇子啊。”

  “总之只要不是靖王世子就好,别的随便她嫁,我才不管她。”

  苏绾听出外面说话的人正是丞相府的赵玉珑和盛京的一些贵女。

  看来这次北晋的动作挺大的,搞得人心惶惶的,不过不管这皇子娶谁,公主嫁谁,都和她没什么关系,苏绾轻笑起来,继续看书。

  前面马车开始移动,很快一路进宫去了。

  安国候府的马车也进了宫,不过所有车辆在内宫门前必须停下,步行入内。

  因为今日人太多了,所以必须小心谨慎,以免生出意外来。

  只是当苏绾从马车上下来,内宫门边有一个年老的嬷嬷领着两个太监赶紧的走了过来,恭敬的垂首:“奴婢见过清灵县主,太后娘娘有请清灵县主前往永寿宫一趟,请清灵县主随奴婢前往永寿宫。”

  四周不少人诧异,这时候太后要见清灵县主做什么,不过众人想想便又了然,太后的病是清灵县主治好的,现在清灵县主在太后面前得宠呢,太后要见她,还不是正常的吗?

  不少人心中有些嫉妒,不过这种时候,倒也没人敢惹事,个个小声的议论着往内宫门里走去。

  至于太后身边的嬷嬷,虽然态度十分的恭敬,但是却不容拒绝,给苏绾请过安后,便自一招手,有太监抬了一顶软轿过来。

  安国候苏鹏赶紧的领着人走了过来,关心的追问怎么回事,现在苏绾和他可是一条阵线上的,他自然要随时关心她。

  “怎么回事?”

  那老嬷嬷对着安国候行了一下礼后说道:“太后娘娘要见清灵县主,奴婢接清灵县主去永寿宫一趟。”

  安国候担心的望向苏绾,苏绾摇头:“没事,你先过宴席那边去吧。”

  “好,那你小心点。”

  苏绾听了苏鹏的话,嘴角忍不住勾了一下,这人可真是现实啊,从前她是他的女儿,他半点不关心,现在她成了他的合作伙伴,他倒是挺关心的,果然还是合作关系好啊。

  苏绾上了软轿,一路前往太后的永寿宫去,她并不担心太后下什么绊子给自己,因为她这么高调的接了自己过去,就不可能真的害她,就算有什么要害她的,她也不害怕,必竟她暗中跟了晏歌和云歌两个人,一般人要想对付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永寿宫内,一片安静,殿内并没有什么人,只有太后安静的端坐在大殿一侧,看到苏绾进来,她只自顾喝自个的茶。

  苏绾看她这样,明显的对她有很深的成见,她记得太后和自己关系不错,怎么现在这样了?

  略一深想终于明白为什么了?定然是有人说了萧擎喜欢的人是她,正因为萧擎喜欢的人是她,才害得袁佳成了惠王侧妃,如若萧擎不喜欢她,也许袁佳便会成为惠王妃。

  所以太后现在是找她秋后算帐了,那她会用什么手段对付她呢?

  苏绾想着不动声色的对着太后施礼:“臣女见过太后娘娘。”

  太后放下手里的茶杯,慢条斯理的抬头望着苏绾,一会儿功夫才开口:“起来吧。”

  “谢太后娘娘。”

  苏绾谢恩,自站到大殿一边,太后望着她说道:“清灵县主,我原来以为你是个识大体,知进退的,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知分寸,哀家对此感到很失望。”

  “臣女不知道太后娘娘的意思,请太后娘娘明示。”

  苏绾恭敬的说道。

  太后长长的叹口气,望着她语重心长的说道:“苏绾,虽然你是皇上赐封的清灵县主,可说倒底你只是安国候府的一个小小庶女,你怎么能有非份之想呢,原来你不嫁襄王殿下,哀家认为你是个识大体的,没想到你却是有更大的野心,竟然想嫁给惠王殿下为妃,你认为以你安国候府庶女的身份嫁惠王萧擎为妃,适合吗?还有袁佳一向与你交好,可是却因为你,害得她成了惠王侧妃,你心里过意得去吗?”

  苏绾先前早就想过这个,所以现在淡定得多,她沉稳的望向太后说道。

  “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女从来没想过要嫁惠王为妃,虽说惠王与臣女走得近一些,也是因为臣女之前介绍了沈乘风给惠王殿下,惠王殿下因此对我心存感激,所以才会与我多说几句话,走得近一些,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后娘娘所说的这些事。”

  太后盯着苏绾,苏绾坦然对视,她叹口气:“那就是惠王殿下自个想多了。”

  她说着望向苏绾,忽地笑了起来,满脸说不出的慈爱,可是苏绾却感觉这笑里满满的阴谋,她一动不动的静观其变。

  太后说道:“苏绾,你和襄王殿下的婚被退了,眼下还没有婚事,这样吧,你和哀家说,你想嫁给谁,哀家给你做主了。”

  苏绾愣住了,随之明白一件事,即便自己对惠王没有意思,但太后也不放心,一定要给她指了婚才甘心。

  她压根就没想过嫁人,所以就算太后想让她嫁,她也不会嫁的。

  如此一想,苏绾正色的说道:“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女暂时不想嫁人,请太后娘娘成全。”

  “不想嫁人?是不想嫁人,还是惦记着惠王殿下?”

  太后忽地冷厉的盯着苏绾,苏绾脸色微暗,飞快的开口:“臣女说过了,无意嫁惠王殿下,太后尽管放心好了。”

  “哀家不放心,除非替你指了婚,否则哀家是不会放心的。”

  太后直接的道明自己的心思,苏绾的脸色一下子沉了,皇家的人都这么欺人吗?自己都说了无意嫁给惠王殿下,太后还不依不饶的。

  大殿内,太后没有再给苏绾说话的机会,忽地温和开口:“你看丞相府的赵大公子怎么样?他的人品才智都很不错,是盛京有名的青年才俊,我看他和你倒是挺相配的,不如哀家把你指婚给他如何?哀家觉得你们两个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且德妃娘娘也替她的侄儿向哀家求过人情,想替她的侄儿求娶一门亲事,她说了之前皇上废掉你和襄王的婚事,她这心里总归是不安,所以若是你能顺利的嫁进丞相府也不错,你看这事怎么样?”

  “我?”

  苏绾有些火了,脸色说不出的难看,同时瞳眸黑沉。

  不过她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殿门外有叫声响起来:“姑奶奶,你不能这样。”

  威远候府的嫡小姐袁佳从殿外走了进来,袁佳之所以过来,也是因为太后让人去接的她,只是太后和苏绾的话还没有说完,袁佳便赶了过来,坏了太后的事。

  太后脸色有些不好看的瞪着袁佳,不过袁佳并不惧她,她知道太后待她还是极好的。

  “姑奶奶,绾绾又不喜欢赵家的公子,你为什么要让她嫁给赵公子,何况现在丞相府和安国候府关系不好,你让绾绾嫁进丞相府去,不是害了她吗?”

  袁佳说完,太后冷睨向苏绾说道:“那哀家就给她一个机会,不嫁赵郁,她想嫁谁,只要说出来,哀家就替她指婚,保证不委屈了她。”

  袁佳望向苏绾,她这时候特别希望苏绾能有一个喜欢的人,只要她说出来,她姑奶奶一定会替她指婚的,这样就省去了很多麻烦。

  可惜袁佳不知道,苏绾压根就不喜欢别人,而且从头到尾就没想过嫁人,所以太后这是强人所难。

  苏绾正色的说道:“我没有喜欢的人,所以我谁也不嫁,我就没想过现在嫁人。”

  太后一听,脸瞬间黑了,这下她心中认定了苏绾这个女人是惦着惠王萧擎了,要不然为什么不嫁别人,这满盛京的青年才俊,难道没有一个喜欢的人吗?

  太后阴沉的望着苏绾,然后挥手说道:“好了,你好自为之吧,总之哀家给过你机会了,你不珍惜是你的事情。”

  太后说完便朝殿外喝道:“来人,把清灵县主送去今晚宫宴的地方。”

  殿外有嬷嬷进来,飞快的领命,苏绾告了安退出去,坐了软轿一路前往今晚宫宴的地方,不过因着太后娘娘这一出,她心里说不出的烦,因为她知道,太后是不可能收手的,那么接下来只怕她还要出手对付她,她怎么这么倒霉,安国候府那边刚消停了一会儿,这边又来事儿了。

  永寿宫的大殿内,袁佳望着太后不满的说道:“姑奶奶,你不能这样干,苏绾有什么错,你为什么非要把她指婚给别人啊,难道不能等她喜欢上谁再指婚吗?”

  “哼,这就是萧擎算计哀家的下场,他想娶苏绾,哀家偏要让他娶不到,让他知道得罪我袁家的人,是没有好处的。”

  太后说完袁佳的脸立马难看了,望着太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何况她说了太后也不会听她的。

  “姑奶奶。”

  太后听袁佳叫她,醒过神来,伸出手拍拍她的手,笑道:“其实要想哀家对苏绾收手也不是不可能,不过这事得看萧擎,若是萧擎想办法让你成为他的惠王妃,哀家便收手不对付苏绾,不过若是他再执迷不悟,哀家就让他看看,苏绾的下场。”

  袁佳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望着太后。

  “姑奶奶,你不是说替我想办法退掉这门婚事吗?为什么又要让我嫁给惠王为惠王妃了。”

  “佳儿,你不能光考虑你自个儿,你还要想想威远候府,萧擎是皇室中最有可能登上东宫之位的皇子,若是你嫁他,就会成为东宫太子妃,那么我们威远候府,依旧屹立不倒,可若是你不嫁他,日后他成了东宫,更甚至于成了新帝,我们威远候府什么下场,你想过没有,新帝一定会打击盘剥袁家的啊,我袁家的百年家业很可能毁于一旦啊。”

  太后说完望向袁佳,伸手抓着她:“佳儿啊,身为世家大族的子女,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的不公,身不由已啊,我,还有你姑姑袁芍,难道我们就想进宫吗,我们就不想要一个疼爱自己的人吗,可是为了我们袁家的未来,我们只能牺牲掉小我。”

  太后说完想起了袁芍,眼泪竟然流了下来。

  她先前已经试探过皇上了,虽然他掩饰了,但是太后还是看出来了,当年袁芍的孩子真的是他动的手脚,他害了自个的孩子,害了袁芍,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

  正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会坚定的要袁佳嫁给萧擎,皇帝不是不同意吗,她就偏要让袁家女坐上未来东宫太子妃的位置,她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还打算害死袁佳。

  大殿内,一片沉寂,袁佳忍不住哭了起来,说实在的若是惠王萧擎喜欢她,那她说不定也会喜欢上他,可关键是人家不喜欢她,她若是非要嫁给萧擎,他们就会成为一对怨偶,她的一辈子就毁了,就算日后成了东宫太子妃又怎么样?

  袁佳哭声渐起,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婚姻都不能自主啊。

  太后也不吭声,只沉重的开口:“总之身为袁家人,你只能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你做好嫁给惠王做惠王妃的打算吧。”

  “姑奶奶。”

  袁佳叫起来,可惜太后已是极累的了,自从知道袁芍的孩子是皇帝害死的,太后的精神就没有好过,每回一想到,她便痛心痛肺。

  “我累了,你去宫宴那边赴宴吧。”

  她说完唤了人进来,把袁佳送往宫宴的地方去赴宴。

  寂静的宫道之上,一顶软轿晃悠晃悠的一路往宫宴的地方走去,坐在软榻之中的苏绾,心里说不出的气恼,没想到太后竟然想把她指给丞相府的大公子赵郁,还说她和赵郁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真是太可笑了,她和赵郁什么时候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还有这事摆明了是德妃求到了太后的身边。

  原来她们竟然打起了这个主意,先同意了退婚,然后使计让她嫁给赵郁。

  呵呵,苏绾冷笑,她们想得太多了,她怎么可能会嫁给赵郁,不说她不喜欢赵郁,就说眼下丞相府和安国候府几乎是死对头,她凭什么嫁进丞相府啊。

  这一个个的可真能想啊。

  苏绾正想着,忽地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个地方似乎过于沉寂了,一点声响都没有,她飞快的掀帘往外看,很快便看到她们行走的道路,是僻静荒凉的道路,虽然她对宫中不是太熟悉,但是一看外面的境况,就知道很不对劲,这事摆明了有猫腻。

  “停轿。”

  苏绾冷喝,抬轿的人不但未停,反而加快了脚步,苏绾冷笑一声,手中一抹粉尘一扬,抬轿的四个人立马身子软软的往地上倒去,一动也动不了。

  轿子停了下来,苏绾走出软轿,发现自己此刻身处的地方,说不出的荒凉,分明是有古怪的。

  她念头一落,忽地感受到空气中有冷冽的破风之声穿来,随之越来越多的破风之声响起,同时暗处的晏歌冷喝出声:“小心,有箭。”

  寂静的暗夜之下,密密麻麻的箭雨疾射了过来,那黑压的箭,好像黑色的乌云一般铺天盖的地盖了过来。

  ------题外话------

  绾绾这是遭受无妄之灾了,太后恼羞成怒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81章秋后算帐 黑暗暗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