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萧煌吃醋 北晋质子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苏绾身边的聂梨飞快的开口:“小姐,小心点。”

  她说完率先扑到了苏绾的前面抬手朝着那飞击过来的箭挥了过去,而同一时间晏歌,云歌二人闪身冒了出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护住了苏绾,眼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箭袭击而来,两个人凝起内劲,强大的劲气形成一道旋风,把那些黑色的箭矢挡住了,不但如此,劲风还使得箭矢迅速的掉转了方向,直往后面射箭的人飞了过去,很快便听到后面有人发出惨叫声,但是更多的箭矢射了过来。

  苏绾的脸色难看至极,没想到竟然有人胆敢在宫中行暗杀事宜,这些人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人的手笔,一定是德妃母子的手笔,好,先是跑到太后面前拾撺太后,让太后把她指给赵郁为妻,然后又安排了这些杀手,她们倒底意欲何为,难道真敢在宫中杀死她不成?

  苏绾正想着,忽地身后响起了冷冽的喝声:“什么人,竟然胆敢在宫中围杀。”

  一道冷喝声打破了苏绾的思绪,有数十道身影奔了过来,当先一人在暗夜之下尤如天神似的大喝一声,然后一挥手命令身后的数十名侍卫冲了过来。

  情势眨眼间转变了过来,本来苏绾这边便有两三名厉害的高手,现在再加上这些宫中侍卫,那些侍卫一出现,便有如神助似的,英勇无比的直朝宫道暗处杀了过去,很快便听到暗处有惨叫声响起来。

  苏绾微眯眼望向那带着人冲过来救她的人。

  很快便看清那冲过来的数人为首的竟然是丞相府的大公子赵郁。

  呵呵,苏绾忽地冷笑出声,原来真相在这儿,安排这么一出戏,好给赵大公子来一出英雄救美,难道她们以为赵郁这么一出手,她就会喜欢赵郁了。

  苏绾眸间冰冷的望着那奔过来的赵大公子赵郁。

  赵郁飞快的开口:“原来是清灵县主,你没事吧。”

  苏绾摇头:“我没事,不过赵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这里这么偏僻。”

  “喔,我现在在宫中行走,暂任宫中御前侍卫一职,今晚宫里设宫宴,我奉命四处巡逻,没想到竟听到这边有动静,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胆大妄为到在宫中刺杀,该死的混帐东西。”

  赵郁脸色难看的怒骂。

  苏绾接他的口,略显讥讽的说道:“是啊,这些胆大妄为的贼子,太无法无天了竟然敢在宫中动手脚,这胆子得有多大啊。”

  赵郁听她的话,总觉得这话有些不妥。

  恰在这时,身后忽地有冷喝声响起:“杀,一个不留。”

  一声落,数道身着黑衣的黑衣人疾射了出来,个个朝着苏绾和赵郁等人扑了过来。

  晏歌和云歌两个人赶紧的护着苏绾,那赵郁也赶紧的回身,飞快的伸出手护住了苏绾,关心的说道:“清灵县主,你小心些。”

  苏绾不说话,冷眸望着暗夜之下的数道黑影,身手十分的厉害,一眼便都是很厉害的人物,此时双双人马厮杀成一团,不时的有惨叫声响起来,场面极端的混乱,不过赵大公子似乎很神勇,身手说不出的厉害,手中长剑有如神助一般,挥击出去,眨眼的功夫便有几人受了伤。

  夜幕之下,他就像天神一般的骁勇善战,身手敏捷。

  苏绾冷冷的望着前面的一切,只见在赵大公子的追杀之下,对方的很多黑衣人都受了伤,那些黑衣人眼看着不敌,缓缓的后退,竟打算撤走了。

  赵郁却不死心的大叫:“你们这些混帐东西,胆大妄为的在宫中刺杀清灵县主,分明就是找死,看本公子怎么杀你们。”

  赵郁话落,一剑又刺中了一名黑衣人,黑衣人惨叫一声,急急的往后退,然后望着身后的手下,沉声说道:“撤。”

  不过这黑衣人话刚落,便听到暗夜之下,一道清冷嗜沉的声音响起来:“想走,是不是想得太美了,来人,给我抓活口,竟然胆敢在宫中行凶,真是找死。”

  数道黑影穿透夜幕而来,眨眼的功夫便自从远处飘然而来,为首的两道身影仿似两道流星,很快落到了苏绾的身边,两个人就像两道耀眼的风景线,使得阴冷幽暗的空间,瞬间明艳起来。

  一人身着紫色摇曳拖地的绣银长袍,袍摆长长的飘浮在半空,仿似紫色的祥云一般,而那妖魅华贵的男子便脚踩祥云飘然而来。

  另外一人身着银白华袍,袖摆和袍摆绣有精致的玉兰花瓣,瓣瓣分明,整个人仿若玉兰花开一般,透着清雅的香气。

  这两个人苏绾自然认得,一个乃是国师燕溱,一个是宁王萧烨。

  只是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在这种时候出现,还出现在这样偏僻的地方。

  宁王萧烨一出现在苏绾的身边,便眉眼拢上了关心的色泽,飞快的询问:“绾绾,你没事吧。”

  苏绾摇了摇头,对于宁王萧烨,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可是自从经过萧擎的事情,她对于这些皇室中的子弟,有那么一些敬而远之的感觉了,她没有半点想嫁与他们的想法,可是外人却不这样想,虽然她不怕,可倒底嫌麻烦,所以萧烨问她时,她客套的说道。

  “无碍,谢谢宁王殿下的关心。”

  萧烨一眼便看出苏绾的疏离,心里瞬间不好受,手指也悄然的握了起来。

  不过他很快便知道苏绾为什么会对他这样的疏离,一定是因为萧擎的事情,使得她对皇家的人忌惮了起来,不愿意与他们多接近。

  但是他不是萧擎,他在任何时候,都不会伤害到苏绾的。

  萧烨想着,脸上依旧是温润的笑意:“没事就好。”

  苏绾望向宁王萧烨,奇怪的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儿的?”

  萧烨并不隐瞒苏绾,飞快的说道:“先前我有事去找国师商谈,不想听到人禀报说皇奶奶让人把你接去了永寿宫,我有时候担心,所以便派人去打探,不想却听人禀报说你走这条道前往宫宴的地方,要知道这个地方乃是宫中最偏僻的地方,一般人是不会走的,所以我有些担心,便和国师一起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刺杀你。”

  萧烨说完望向身后的赵郁,赵郁身子微僵,宁王殿下的眼神,似乎能洞察人心似的,他不会知道什么吧。

  赵郁心中轻颤,不过神色却不动声色,抱拳望向萧烨:“臣见过宁王殿下。”

  萧烨点了点头:“赵侍卫怎么恰好到这儿。”

  “今晚皇上招待北晋国的使臣,臣生怕有什么疏漏的地方,所以带着人各处巡查,没想到走到这儿的时候,听到不同寻常的响动,所以臣领人过来看看,却看到有人刺杀清灵县主,所以臣便带人过来救清灵县主一命。”

  “呵呵,还真是巧啊。”

  萧烨冷笑一声,然后掉头回望过去,前面的空地上,萧烨的手下已经制服了那些黑衣人,只是那些黑衣人眼看着受制,却个个咬破嘴里的毒牙死了,一个不剩。

  萧烨的手下飞快的过来禀报:“回爷的话,这些人全都咬毒自尽了。”

  “去查下,看看他们是什么人?”

  “是,”手下领命去查,很快又回来禀报:“回王爷,认不识他们,不但如此,他们身上也没有任何的标志,不过应该是培养出来的死士。”

  “死士,呵呵,这西楚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宫宴还没有开始,便有死士出来刺杀人了。”

  萧烨说完命令手下:“把这些人先处理掉,暂时不要惊动皇上,必竟今晚乃是招待北晋使臣团的日子,若是这事惊动了北晋使臣团的人,就是叫人家看笑话,父皇一定会生气的。”

  “是,王爷。”

  萧烨的手下去处理这些死去的黑衣人。

  待到处理了这事,萧烨又回头望向身后的赵郁,不紧不慢的开口:“赵公子,既然你负责今晚巡逻的事宜,那么还是快点去忙吧,小心些。”

  萧烨的话落,赵郁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他精心布置了这么一出,结果是替别人做了嫁衣,而且自己的人还全死了,真是倒霉。

  赵郁尤不甘心的望向了苏绾,希望能从苏绾的脸上看到一丝感激之情,可惜苏绾冷冷的望他一眼,一句话也没有说,好像先前救她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似的。

  赵郁心中不禁郁闷,这女人果然冷血无情,若是一般女子早感动的恨不得以身相许了,可到她这儿,愣是半点意识都没有。

  赵郁正想着,萧烨俊美的面容微微的冷沉,望向赵郁冷哼:“赵公子。”

  赵郁只得抱拳离开:“臣知道了,臣这就去别处巡逻。”

  一行人迅速的离开了,最后只剩下苏绾和国师燕溱还有宁王萧烨。

  国师燕溱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一双深邃暗沉的瞳眸幽幽的盯住苏绾,那眼睛似乎能看穿苏绾的灵魂一般,令得苏绾浑身不自在,下意识的耸了耸肩问国师燕溱:“国师大人这样看我,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燕溱暗磁的声音徐徐的响起:“你是我看到过的第三个看不到未来的人,你的命格我看不透,看不到过去也看不到未来,真是很奇特的命格。”

  苏绾听他如此说,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过对于国师燕溱的话有些不以为意,他以为他是谁啊,别人的命格他都能看清吗?

  不过她还是好奇:“那么我很好奇,前面的两个人是谁?”

  “靖王府世子萧煌,还有这位宁王殿下,他们两个人的命格本国师也看不清,他们和你一样,都让本国师看不透,好像无根无垠一般。”

  国师燕溱说完,苏绾惊出一身的冷汗,无根无垠,那不恰好说她是鬼魂吗。

  可是萧煌和萧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也是无根无垠的人,难道他们和她一样都是来自于未来的鬼魂,可是先前她试探过萧煌,发现他根本不是现代的人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苏绾一头雾水,对面的国师燕溱已经懒懒的说道:“本国师先走了,回头再和你们研讨这个话题。”

  他说完身影一动,飘然而走,仿似一团祥云一般,眨眼便消失不见了。

  这一手轻松的看出这人的武功十分的厉害,而且这人十分的神秘莫测,似乎真的能看透人的前尘后世似的。

  “这人是什么人啊,好像很高深的样子?”

  萧烨望向苏绾,温润清悦的笑语:“我也不清楚他的来历,只知道他很厉害,很得父皇的看重。”

  苏绾点了一下头,想起上次自己退婚的时候,国师燕溱出现才让她顺利的退了婚,那一次她本来怀疑是宁王萧烨去请了燕溱国师帮的忙,现如今看来,真可能是宁王请的燕溱国师出手。

  “上次是你请的燕溱国师帮忙,才让我顺利退婚的吗?”

  “呵呵,我本来是想帮你退掉婚的,只是没想到倒底慢了一步,让三哥抢了先。”

  “不管怎么样,最后还是谢谢你了。”

  苏绾笑着向宁王萧烨道谢。

  萧烨摇头:“我说过会帮你的,自然要说到做到。”

  “不过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请动国师燕溱的,他那个人看上去并不好相处的样子。”

  “我许诺他日后可帮他一个忙,所以他便出手了。”

  萧烨并没有隐瞒苏绾,十分坦城的说出自己和国师燕溱的交易。

  苏绾有些意外,飞快的望向萧烨:“宁王殿下,你为什么要这么帮助我,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情并没有那么好啊。”

  若说萧擎对她好,是因为当时他自己凄惨的状况,看到同样不好过的她时,起了怜悯之心,可是她记得宁王萧烨似乎一看到她,便对她无条件的好,这没有道理啊。

  苏绾想不通这个,紧盯着萧烨。

  萧烨望了望天色说道:“宫宴那边差不多要开始了,我带你过去吧,我们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如何?”

  苏绾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还别说,若没有萧烨带她一起过去,她还真找不到宫宴的地方在什么地方,所以点头道:“好,那我们一起过去吧。”

  说着一行人顺着幽径的宫道往前面走去,很快没入了黑暗。

  苏绾却不知道,萧烨赶过来的时候,另外一行人也赶了过来,只不过他们赶过来的时候,看到宁王萧烨的手下已经出手了,根本用不着他出手,所以便隐在暗处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不过等看到萧烨和苏绾有说有笑的时候,那一直隐着的人,脸色瞬间不好看了,周身拢着冷嗖嗖的寒气,瞳眸阴沉得可怕。

  他身侧跟着的叶廷叶小候爷忍不住欠抽的说道:“萧煌,有没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萧煌收回视线望着身侧的叶小候爷,一句话也没有说,不过那绿莹莹的眼神,使得叶小候爷心里颤颤的,动作迅速的往后退一步:“宫宴马上开始了,快走吧,快走。”

  萧煌总算收回了狼瞳一般阴狠的瞳眸,回首望了前面一眼,然后一身煞气的转身便走,从另外一条道一路直往今晚宫宴的地方。

  这边,萧大世子满脸阴霾,周身拢着霆雷震怒一路往宫宴的地方走去。

  那边苏绾和宁王萧烨则一路说笑着往宫宴所在的凤凰台走去,此时的苏绾自然不知道萧大世子已经气恼了。

  暗夜之下,两个人一个身材高挑似芝兰玉树一般的优雅,另一个却娇小玲珑,仿若娇嫩的鲜花,两个人说不出的登对,再加上萧烨对苏绾眉眼温和,声音温润,有眼的人都看出这位爷对于苏绾十分的好。

  宁王萧烨和惠王萧擎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萧烨对人十分的淡漠疏离,除非是自己在意的人,才会偶有温和之色,而惠王萧擎对任何人都温润如玉,仿似君子。

  苏绾问身侧的萧烨:“宁王殿下你还没有说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惠王萧擎的事情,现在她不想和这些皇家的子弟过多的接触,就算接触也想搞清楚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萧烨一眼便看穿了苏绾心中所想的事情,他挑眉温润的轻笑:“绾绾,我不是三哥,你不要那么防着我,真的,任何时候我都不会不顾虑你的感受,而强逼你做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对你那么好,我也说不上来。”

  萧烨停了一下,声音忽地有些沉痛:“大概在一年前,我忽然开始做梦,梦中会出现一个女子,但是我看不清她的脸,每回梦醒的时候,我都会很心痛,很难受,后来我再做梦时,一直很努力的想看清她的脸,可是一直看不清,再后来我连睡觉都不太敢睡了,因为只要睡觉我就会做梦,只有睁着眼睛,才不会那么难受。”

  夜色之下,萧烨的声音透着浓浓的伤痛,梦中的那一幕似乎感染了他,此刻的他情感是真挚的,苏绾觉得他一定真的做了那个梦,梦中确实有个令他难受的梦境。

  “后来呢。”

  “最后一次做梦,我梦到梦里的那个女子出现的地方便是西楚的盛京,所以我便回来了,回京后我看到了你,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就觉得认识你一般,真的,就好像我们从前见过面似的。”

  萧烨轻笑了起来,眸光说不出的温柔:“而且你知道吗,我再也没有做过梦了。”

  “所以我在想,那个梦是不是我的前世,那个梦里的女子就是你。”

  苏绾本来听得挺有兴趣的,不过听到最后一句,立刻否定了,因为她可以确定,就算是前世,她和萧烨也没有任何的纠缠。

  “那个肯定不是我,是你想多了。”

  萧烨轻笑:“对,也许是我想多了,不过绾绾,你别担心我,我只是想保护你,照顾你,因为保护你照顾你,我就觉得开心,而你不需要有压力,也不需要有负担,我不会不顾你的感受做任何让你不高兴的事情。”

  萧烨回头望向苏绾,苏绾看到他眼里的保证。

  她一时没说话,萧烨又说道:“我不是我三哥,所以你不要担心。”

  苏绾听到他提到萧擎,叹了一口气:“事实上我从来没有想过嫁给萧擎,我一直当他是大哥哥,我不知道他想娶我,还因为我而设计了袁佳,害得袁佳成为惠王侧妃,最重要的一点是太后还因此惦记上了我。”

  说到这个,苏绾的脸色便有些不好了,望向萧烨的时候,神情也十分的不好。

  “皇家是不是都如此的无情无义。”

  太后之前因为她治好了她的顽疾,对她可谓和颜悦色,可是一旦牵扯到了与她有利益的事情,她便翻脸不认人。

  今晚她被刺杀的事情,虽说不是太后干出来的,但其中太后肯定是知道的,而她恐怕也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萧烨周身拢上了冷意,瞳眸说不出的阴寒,回身望向苏绾:“绾绾,你放心,我不会让皇奶奶伤害你的。”

  苏绾摇头,望着萧烨说道:“我们以后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眼下是萧擎,我真怕和你接触多了,又招惹上了什么人。”

  她现在算是想明白了,虽然她被皇上赐封为清灵县主,但是事实上在这些皇家人眼里,她依旧是安国候府的庶女,配不上这些所谓的皇家的天之骄子,不过她根本就没有想嫁这些人的念头,所以离得他们远一些,也无所谓。

  萧烨听了苏绾的话,不由得着急了起来:“绾绾,你不能这样,这样是不是太不公平了,你不能因为三哥,一棍子便打死所有的人,我和他是不一样的,我母妃不会刁难你的,永昌候府的人更不会为难你,你相信我有能力把这些处理好,何况,我无意争夺皇位,若是我不争太子之位,那么别人也就不会过多计较我的事情,三哥之所以受人注视,是因为他是眼下皇室中最受瞩目的太子人选。”

  萧烨说完后,苏绾还没有说话,前面响起了喧闹声,原来他们说着话竟然一路到了今晚宫宴的地方。

  今晚的宫宴在宫中最华丽凤凰台举办,凤凰台原是中宫皇后用来招街朝中诰命妇的地方,内里不但设置华丽,而且十分的雅致,一景一致都是精心打造出来的。

  自从吕皇后去世后,这凤凰台便形同虚设,一直没有用到。

  虽然后宫的一切事宜交到了德妃的手中,可德妃倒底不是皇后,就算宣了诰命妇进宫,也不会在凤凰台举办,只在自己的宫殿招见命妇。

  所以凤凰台是近几年中头一次动用。

  雕栏玉彻的宫檐下,垂吊着各式的琉璃宫灯,远远望去,就好像玉宇琼楼一般。

  此时的宫门前,很多朝中的达官显贵往大门内走去,内务府的大太监正领着小太监把人往里领去,一拨一拨的说不出的热闹。

  苏绾和宁王萧烨此时停住了先前说的话题,彼此的相视一笑,然后一路往凤凰台的大门口走去,两个人刚走到大门口,迎面便看到一群华衣锦袍,玉冠束发的人,为首的人众星捧月一般的簇拥而来,说不出的华贵霸气,苏绾和萧烨望过去,便看到为首的正是靖王府的世子萧煌,萧煌身侧陪着的正是安平候府的叶廷叶小候爷等人,苏绾看到萧煌出现,自然的笑望向萧煌,本来想和他打个招呼的。

  不想她的笑脸直接的撞上了一张冷脸,萧世子精致冷魅的面容之上,布满了寒霜,瞳眸幽幽冷寒的气息,凉凉的睨了苏绾一眼后,抬脚便从苏绾和萧烨的身侧走了过去,就好像没看到苏绾一般。

  不对,是直接的漠视苏绾,当没看到她一样。

  苏绾脸色微暗,眉轻蹙,真想扇自己嘴巴一下,叫你没事向他打招呼,这人压根就是神经病,以后看到他也要当没看到,心里想着,她掉头望向萧烨,萧烨正在看她,似乎感受到了她的不高兴。

  “绾绾,怎么了?”

  “没事,就是热脸撞上冷屁股罢了,我们进去。”

  萧烨立刻转移话题:“今晚来的人挺多的,你要小心些,不过我会帮你的,还有你不要总是担心和我接触会惹来麻烦,保证不会有任何的麻烦,我会把所有的麻烦掐死,不会让任何人麻烦你的。”

  苏绾本来想推拒掉萧烨的好意,不过她和萧烨一走进凤凰台,远远的便看到萧煌正和一帮人在说话,不过他有些心不在焉的,视线四处乱瞄,正好看到苏绾从门外走了进来。

  苏绾自然也看到了他,直接丢给他一个冷冷的视线,然后回头望向宁王萧烨的时候,整个人说不出的娇俏,明媚浅笑的开口。

  “这可是宁王殿下说的,若是再因为你而给我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可不要怪我和你翻脸。”

  苏绾娇嗔的话,使得萧烨的心情无端的好起来,温和的向苏绾保证:“你放心,本王保证,我们就像朋友一般,没有人可以找你的麻烦。”

  苏绾轻笑起来,整个人说不出的娇俏迷人,就像一朵明艳动人的娇花。

  这样的她,看得萧烨眸光满是温柔,笑意清润。

  可惜苏绾这样的神容,落到不远处的萧煌眼里,萧煌差点没有气死,心情说不出的郁结,心中火大不已。

  这个该死的混蛋,真是太可恶了,之前自己帮她的时候,她不是让他滚蛋,就是和他翻脸要毒死他,可是萧烨帮她一次,她这笑,笑得跟花似的甜,有必要笑得那么夸张吗?哼,这刚吃了惠王萧擎的亏,还不长记性,又和宁王萧烨扯上了关系,这天下怎么就有这么笨的人呢。

  萧煌脸色冷冷,周身拢着戾气,身遭与他说话的人,个个不由得心惊起来,实在想不透这位爷咋又生气了,他们没说让他不悦的话题啊。

  叶廷叶小候爷看萧煌并没有在意他们所说的话,反而是眼角一直往前面的一处瞄,他顺着萧煌的视线瞄过去,便看到萧煌看的其实就是清灵县主苏绾。

  想到先前人家明明想向他打招呼的,他大爷的一脸不甩人家的样子,现在竟然又在这里一个人生闷气,他就不知道这人的性格咋这么别扭呢。

  叶小候爷实在看不过去了,虽然他是想让家伙吃吃瘪,可是眼看着人家是卯足了劲的使力气,而他在这里使足了劲的作,所以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啊,而且这家伙再不动手的话,保不准苏绾便被人家宁王殿下抢去了,到时候他都找不到好地方哭。

  叶小候爷想着,赶紧的伸手拽了萧煌自往一边走去,其他人一看到叶廷的动作,就知道叶小候爷有话要和萧世子单独说,其他人全都知觉的离得远一些。

  萧煌本来心情就不好,此时看叶廷拉他,没好气的瞪着叶廷:“做什么?放手,我看你这只手不想要了。”

  叶小候爷忍不住翻白眼,瞧吧,这就是典型的白良狼,他是为了帮他好吧。

  叶廷没理会萧煌,把他拉到没人的地方后,飞快的望着萧煌说道:“你若是喜欢人家,就不要用你那张破脸对人家,拿点热情出来,你看人家宁王殿下,多么温柔多情,多么的细心体贴,你再看看你,好像人家欠了你一百万似的。”

  叶廷说完后,萧煌一脸古怪的望着他说道:“你说什么呢?”

  叶小候爷受不了的叫:“你就装吧,不装会死啊。”

  萧煌挑眉,脸上遍满了戾气:“你说清楚点,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叶小候爷忍不住翻白眼,这天下就有这么脑白痴的人,亏得他头脑那么好,可是在感情方面,真的太笨了。

  他伸手拉了萧煌靠前:“你是不是喜欢清灵县主,若是喜欢她的话,就放手去追求,要不然便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萧煌听了叶小候爷的话,直接的挑眉,鄙视的瞪了他一眼:“你这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啊,整天有的没的想的什么?本世子和清灵县主之间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有那空还是多想想你自个的事情吧,对了,姑奶奶昨天又跑了我家一趟,让我盯你盯得紧点,赶紧给她娶个孙媳妇回去。”

  叶廷翻白眼,无语的瞪着萧煌:“我不是没女人吗,若是有喜欢的女人,我早上赶着往上冲了,对了,抢也要把她抢回候府去,哪像你。”

  萧煌冷睨着叶廷,瞳眸说不出的幽冷,叶廷终于不敢再吭声了,这家伙的手段他是知道的,血腥着呢,他还是不要自找苦吃了,算了算了,爱咋咋的,等他哭的时候,他一定在旁边笑话他。

  叶廷想着,忽地一指前面的地方:“瞧吧,你不着急,人家又来了一个,你赶紧找地儿哭去吧。”

  他说完脚下抹油,赶紧的溜了,不敢再待着,以免萧煌和他翻脸。

  不过萧煌的注意力却被前面的人吸引住了,压根没有注意到叶廷。

  凤凰台门前,又来了一行人,这行人一出现,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太监在大门口叫起来:“惠王殿下到,北晋使臣到。”

  北晋国的使臣终于米分墨登场了,凤凰台内所有人都望了过去,只见温润如玉的惠王殿下身侧,站了不少身着异装的人,这些人不但身材高大,而且五官黝黑粗犷,一看就是常年风吹日晒的原因,不过在这些粗犷的汉子中,有一人却分外的醒目,身材欣长俊挺,稍微有些偏瘦,一张五官却似鬼斧神功雕刻的一般,仿似美玉,只是肤色略微有些白,一看就是体质不好的人,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出色,举手投足说不出的尊贵优雅。

  这个人定然就是北晋国来的端王殿下君黎,长得果然出色,只是他的出色和正常人不一样,却是带着一缕病态美的。

  在场的人,不少稀吁,个个小声的议论着。

  惠王萧擎却领着北晋国的使臣从外面一路走了进来,凤凰台内,很多朝臣迎了过去。

  苏绾和萧烨两个人本来正在说话,听到太监的唱诺声后,便自掉头望过去,当两个人看到北晋国的使臣时,同时的一怔,脸上布上了若有所思。

  苏绾看到这位北晋国的端王殿下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地一疼,似乎有些心疼这位北晋国的端王殿下。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而且她很少会心疼第一次见面的人,就算当初的惠王萧擎,她也只是同情他而已,而不是心疼。

  可是现在看到这位北晋的端王殿下,她心中竟然有心疼之意,苏绾想不透这种心结从哪里来的,而且她仔细的想过之后,发现自己前身的记忆里,并没有任何关于这位端王殿下的记忆,而且这端王殿下也应该是第一次来西楚京都,所以这感觉还真是古怪啊。

  苏绾想得入神,她身侧的宁王萧烨也在看北晋的端王君黎,不知道为什么,他和苏绾正好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情绪,他十分的讨厌这位端王殿下,看他病态的样子,他有一种厌恶之感,似乎很想抽这人一巴掌,然后大声的叫骂一句,装什么装。

  萧烨蹙眉,想不出自己为何这么讨厌这位端王殿下,他和自己并没有交集啊,人家没有得罪自己,自己这么讨厌人家做什么。

  萧烨努力的把心头的不快压抑了下去,掉头望向身侧的苏绾,看苏绾一脸的若有所思,萧烨忍不住关心的问道:“绾绾,怎么了?”

  苏绾摇头,轻声低语:“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认识这端王殿下一般。”

  她的话很轻,萧烨没有听到,他又俯身微弯腰问道:“绾绾,你说什么?”

  苏绾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听到面前的通道上响起脚步声,随之好像有无数的眼光集中到他们的身上一般。

  萧烨自然也感受到了异常,抬头望过去,便看到惠王萧擎正好领着北晋国的使臣一路走了过来,此时一行人正走到他们面前。

  萧擎看到萧烨满脸温柔的陪在苏绾的身边,心一沉,几乎是一瞬间,便有一股怒意涌上心头,他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抬头望向了萧烨。

  兄弟两个互相冷瞪着,这时候苏绾却没有注意到他们,而是微笑望着萧擎身侧的男子,北晋国的端王君黎。

  君黎同样一脸惊奇的望着苏绾,望着她,便觉得认识她一般,心中有一股暖意流淌着,看到她的笑容,似乎便觉得枯寂的心竟然活了一般,他慢慢的一路走了过来,走到了苏绾面前,清透仿若溪流的声音响起:“你好,我是北晋国的端王君黎,不知道这位小姐姓甚名谁?”

  君黎话落,苏绾没有来得及说话,萧擎已经开了口:“端王殿下,这是我们西楚国安国候府的清灵县主苏绾。”

  “苏绾,”君黎轻语,然后朝着苏绾笑着打招呼:“你好。”

  苏绾同样笑着点头:“你好,君黎。”

  四周不少人看着这一切,男宾都觉得惊奇,没想到这位北晋国的端王殿下竟然对清灵县主有好感。

  女子中则很多人嫉妒,而且她们实在想不透,为何苏绾这样的一个人,会这么的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她究竟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啊。

  要说美丽,比她美丽的人多的是,要说才智,比她聪明的人也有,要说身份,她只是安国候府的庶女罢了,有什么可值得结交的,可是现在这一个个出色的男人,似乎都会自然而然的去关注她。

  别人不了解这位北晋国的端王殿下,负责接待北晋国使臣的萧擎,却知道这位端王殿下个性十分的冷漠,一向少于人说话,可是现在却对苏绾不一样,难道是这位主也看中了苏绾不成。

  萧擎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赶紧的望向端王君黎说道:“端王殿下请,丞相大人请。”

  君黎朝着苏绾点了一下头,然后领着人一路往里走去,惠王萧擎则冷冷的瞪了萧烨一眼,才跟上君黎的脚步,一路往里去,很快,北晋的朝臣被人给围了过去。

  苏绾收回视线,虽然她心中挺奇怪自己对于北晋国端王君黎的感觉,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她掉头望向身侧的宁王萧烨。

  “宁王殿下,你自去忙吧。”

  萧烨知道自己一直和苏绾在一起,有些引人注目了,所以他点头和苏绾招呼一声后,自去和朝臣说话。

  这里萧烨前脚刚走,后脚何敏等人便跑了过来,团团包围住了苏绾。

  “绾绾,那北晋国的端王殿下似乎认识你似的,你们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苏绾摇头:“我没见过他。”

  “可是他好像认识你似的,”雷妍惊奇的说道。

  雷妍的话一落,苏绾还没有来得及接口,她身后便自有人接口:“有些人就是有招摇的本钱,天生是狐狸精投的胎。”

  苏绾的脸色变了,飞快的掉头望过去,便看到先前说话的是文信候府的江茵,江苏茵身侧站着的是丞相府的赵玉珑,还有云山伯府的贺珍等人,此时这些人全都围在赵玉珑身侧,一起挑衅似的望着苏绾。

  苏绾脸色冷冷,似笑非笑的望着江茵,江茵是苏明月的表妹,安国候府内的事情,江家只怕也是知道的,现在这江茵出来挑衅苏绾,分明是想替自个的姑姑和表姐找场子。

  不过苏绾却是不怕她,反正这种场合,也没人敢真正的闹大,不过小小的开撕是不受影响的。

  苏绾笑眯眯的望着江茵说道:“女人最要不得的就是嫉妒的嘴脸,看别人活得比自己好,就百般嫉妒,心不甘意不平,要知道这样可是很容易老的,江小姐还是放平心态的好。”

  江茵一听苏绾的话,脸色全变了,尖细着嗓子叫起来:“苏绾,你说什么,谁嫉妒你,你有什么好让人嫉妒的,心狠手辣,残害亲弟,对了,你就是个祸害精。”

  苏绾瞳眸陡冷,好像利箭似的直射向江茵:“我残害亲弟,你看到了,既如此,眼下刑部尚书大人便在此,江小姐不如去请刑部尚书大人过来把我抓起来怎么样?”

  她说完江茵的脸色变了,苏绾偏还不依不饶的叫道:“你不叫吗,那我替你去叫。”

  她说完转身四下张望,似乎在寻找刑部尚书。

  江茵的脸都吓白了,若是这时候惊动了刑部尚书,就会惊动皇上,今晚的宫宴可是用来招待北晋国的使臣的,若是她们在北晋国使臣的面前丢脸,皇上一定会狠狠的惩罚她们的。

  江茵面前的赵玉珑忍不住蹙眉开口:“苏绾,闹大了,你也落不得好,你以为你能全身而退吗?不管是谁在北晋国的使臣面前丢脸,皇上都不会放过的。”

  苏绾轻笑起来,回头望向赵玉珑:“我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才不会真的叫刑部尚书,可是她实在不禁吓啊。”

  苏绾说完笑望向江茵说道:“自然没那个本事,就不要出来挑衅,这丢脸事小,若是惹来麻烦可就事大了。”

  江茵气得整张脸都黑了,指着苏绾,气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正在这时候,凤凰台的大门口响起了太监的叫唤声。

  “皇上驾到。”

  “太后娘娘驾到。”

  “德妃娘娘到,贤妃娘娘到。”

  一大串的唱诺声叫出口,凤凰台的大门前,浩浩荡荡的人走了进来,为首的人正是一身明黄龙袍的皇帝,皇帝的身后跟着太后娘娘,太后身后跟着的除了宫中的后妃,还有襄王和两位公主。

  这些人一出现,本来闲散在凤凰台四周的人,纷纷的出来,动作迅速的分列在两边,跪了下来。

  “臣等见过皇上,太后娘娘。”

  “臣妇等见过皇上,太后娘娘。”

  惠王萧擎领着萧烨以及萧彬等人赶紧的迎了过来,跪迎皇帝陛下。

  至于北晋国的使臣们,只除了端王君黎,其他人都行了大礼,端王君黎身为北晋皇储,所以只行了半礼。

  不过承乾帝也不计较,径直示意众人起身,然后走到北晋使臣们面前,亲手扶起了端王君黎。

  “端王殿下请起,远来是客,今日不必太多礼节。”

  “谢皇帝陛下了。”

  皇帝太后等人都来了,而且此时天色已不早了,皇帝一声令下,所有人各就各位,全都坐了下来。

  今日宴席在凤凰台举办,皇帝和太后以及宫中的后妃和公主都在凤凰台的高台之上,凤凰台外的第一层石阶上端坐着的正是北晋国的使臣,而北晋使臣对面的石阶上陪坐着的正是皇室的皇子,余者顺着石阶往下延,当然官阶越高的人家越靠前。

  至于安国候府的人,坐在凤凰台外中间的座位上,既不是最前面,也不是最后面。

  苏绾认为这个距离相当的好,正好适合她吃饭闲看风景,不过最讨厌的是她的上首位置上端坐着的是丞相府的赵玉珑,下首位置上端坐着的是文信候府的江茵等人,看到这些家伙便觉得兴趣缺缺。

  至于和苏绾玩得来的何敏等人却在对面的位置上,离得她有些远,所以今儿个的宫宴,她只能安份的吃饭看热闹,连说话的人都没有。

  安国候苏鹏倒是没忘记关心苏绾,掉头问后面的苏绾:“怎么样,没事吧?”

  苏鹏问的是先前苏绾在太后宫中的事情,苏绾摇头:“没事。”

  她总不好告诉苏鹏,在宫中遇到刺客的事情吧,如若惊动了皇帝可就麻烦了。

  苏鹏听了苏绾的话,松了一口气,转身便自望着前面。

  凤凰台上,皇帝扫视了下首的众人一眼,然后端起了酒杯笑望着下面的大臣说道:“今日对于我们西楚来说,是个大喜的日子,因为北晋国的使臣不远千里的来我们西楚国,是来和我们谈和来了,所以朕代表西楚国敬北晋国的使臣一杯。”

  皇帝当先喝了一杯,北晋国的使臣全都站了起来,个个端了酒杯,豪迈的喝了一杯酒。

  不过最前面的端王君黎却在喝完了一杯酒后,咳嗽了起来,直咳得惊心动魄的,说不出的吓人。

  个个一脸担心的望着这位端王殿下,不会出什么事吧。

  承乾帝立刻关心的望着端王殿下:“端王没事吧?”

  君黎举起手摇了摇头:“没事,君黎在此请皇帝陛下原谅,因我从小生下来,体内便有寒毒之症,所以不能饮酒,还望皇帝陛下见谅。”

  承乾帝一听立刻点头说道:“来人,立刻把端王殿下的酒杯撤了,给他换上温开水。”

  “是的,陛下。”

  太监很快把端王殿下的酒杯撤了下去,换上了温开水。

  待到安排妥当了,北晋国的使臣站了起来,这人是北晋国的丞相谢力。

  谢丞相站起来恭敬的说道:“此次前来西楚,我们是带着极大的诚意前来和西楚国谈和的,我们皇上愿意和西楚国从此后永结友好之谊,两国再不犯兵,从此后和平共处。”

  谢丞相话一落,西楚国的丞相赵荀沉稳的站起来开口说道:“既然北晋国一心求和,那么就要让我们西楚国人看到你们的诚意,因为之前的战争,我们可是三战三胜的,北晋国可是败兵之国,要想求和,自然要有十足的诚意方能谈和,若是没有诚意,我认为这和平之谊,恐怕难以达到。”

  赵荀的话一落,北晋的谢丞相微笑说道:“这是自然的,我们既然是来求和的,自然会奉上十分的诚意。”

  他一言落,便自朝自己身后挥了一下手,身后有一名官员站了起来,奉上一张礼单说道:“这是我们北晋的礼单,我们愿意每年向西楚国奉上礼单之上的东西。”

  承乾帝一挥手,掌管户部的安国候苏鹏立刻起身走出来,把礼单接了过来,并当场读了下来。

  “北晋国每年愿向西楚国敬献白银五十万两,南珠十担,人参丹桂灵芝麝香十担,古董玉器十箱,另献上宫缎三千匹。”

  宴席上,众臣哗然,这手笔虽说不是特别的多,但也不少了。

  不过对方是低势态来谈和的,西楚国自然要把势态摆得高高的,丞相赵荀并没有因为北晋国每年敬献的这些礼品而松口,反而依旧不卑不亢的开口:“这就是北晋国的诚意吗?本丞相认为,这诚意并不十分的足。”

  赵荀的话一落,北晋国的丞相没有说话,倒是坐在最前面的君黎轻笑着缓缓起身:“我北晋国的诚意在此,本王自愿留在西楚国的境内当三年质子,公主自愿嫁入西楚联姻和亲,不知道丞相大人认为我们北晋这样的诚意足不足?”

  君黎的话一落,宴席上众朝臣哗然。

  ------题外话------

  看笑笑卖萌的小眼神,这一次真的快要到月底了,真的真的,亲们的月票可以扔了,不要捂着了……。<!--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82章萧煌吃醋 北晋质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