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入宫为妃 故人相见

作者:吴笑笑 书名:最毒世子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内容开始-->

  凤凰台四周,不少人盯着娴雅公主,有人满脸的期待,有人一脸的不耐,有人则是满心的失望,总之形式不一的神情出现在各人的脸上,不过当娴雅公主望向那些青年才俊的时候,女宾席上的人可个个脸色不好看了,既然皇帝陛下说了,只要娴雅公主喜欢谁,他就可以把她指给谁,那么不管公主指了谁,都会被指婚的,可是在场的不少女宾都有心仪的对象,所以自然怕自己喜欢的人被指婚。

  其中赵玉珑便是一个,赵玉珑神容说不出的紧张,紧紧的盯着娴雅公主,心里说不出的火大,不就是一个北晋国败国的公主吗,至于这么抬举她吗,竟然还让她选夫婿,若是她选到萧煌怎么办?她一定会选萧煌的,萧煌那么出色的一个人,是女人都会看中他的。

  赵玉珑心中说不出的焦虑,此时的她丝毫没有发现,身侧坐在不远处的苏绾唇角勾出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手指一动,一缕幽香飘浮在她们的身边,不过只一会儿的功夫,幽香散去,四周的空气一无所有,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赵玉珑此时整个身心都盯着凤凰台前的娴雅公主,根本不理会别的。

  苏绾慢条斯理的叹口气,小声的说道:“赵玉珑,你说娴雅公主会不会选靖王世子?”

  苏绾话一落,赵玉珑的脸色难看了,恶狠狠的掉头瞪向了苏绾,冷喝道:“你放屁,萧煌凭什么娶她,她是敌国的公主,若是她真的选了萧煌,那也是别有居心的,一定是为了报复萧煌。”

  “可是皇上都下了旨意,只要娴雅公主选中了他,皇上就会下旨意的,这恐怕不是任何人左右得了的,可怜赵小姐的一腔痴心错付了良人,真是可怜啊。”

  苏绾一脸怜悯的望着赵玉珑,赵玉珑脸色难看的瞪着苏绾,她堂堂丞相府的大小姐,什么时候轮到苏绾这小贱人同情怜悯了,她算个什么东西,先前还害得她哥哥挨了打。

  赵玉珑越想越生气,心中火气腾腾的往上窜,一股控制不住的怒火往头上涌去,她瞪着苏绾尖叫:“苏绾,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还敢同情怜悯我?”

  赵玉珑这声尖叫,不同于先前的小声嘀咕,完完全全是愤怒着尖叫出来的。

  本来此时凤凰台四周十分的安静,个个在等着娴雅公主选夫,可是没想到,赵玉珑忽然的来了这么一声怒吼,个个都被吓了一跳,随之个个望向了丞相府的赵玉珑,脸色说不出的暗,这丞相府的人怎么一个两个都这样啊。

  丞相赵荀脸色瞬间难看至极,阴骜无比的瞪着自个的女儿,不过女宾和男宾不在一起,他瞪着赵玉珑,赵玉珑也看不见。

  不过赵玉珑的母亲,丞相夫人倒是飞快的掉头望向身后的女儿:“玉珑,你做什么?”

  赵玉珑此时的注意力并不在别处,而是在苏绾的身上,尤其是苏绾那似笑非笑,嘲弄的嘴脸,让她看了就碍眼。

  所以赵玉珑控制不住的瞪着苏绾冷喝:“苏绾你再笑,你再笑我就撕了你的脸,毁了你这张狐狸精脸。”

  这下丞相赵荀再控制不住怒火,冷喝出声:“赵玉珑,你做什么?”

  凤凰台内,老皇帝的脸已经黑得像锅底了,这赵家的孩子真正要不得,一个一个都上不了台面,哥哥阴谋算计别人,妹妹如此不知分寸,原来还说这女人是什么盛京的二美之一,照他看,实在是有失教养。

  皇帝发火:“赵玉珑,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在这样的场合大吼大叫。”

  皇帝一发怒,赵玉珑受了惊,飞快的掉头望过去,这时候,她才发现整个凤凰台内外的人都瞪着她。

  尤其是皇帝一脸黑沉的瞪着她,赵玉珑飞快的奔出来扑通跪了下来:“皇上,臣女该死,不过不是臣女的错,是苏绾,苏绾挑衅臣女的,臣女才会发怒的。”

  皇帝的视线落到苏绾的身上,又是苏绾,这女人可真不是个省事的。

  苏绾缓缓的站起身,不卑不亢的说道:“回皇上的话,臣女只是和赵小姐说了一句,北晋国的娴雅公主会不会选靖王府的萧世子为夫婿,然后赵小姐便大怒了。”

  苏绾话一落,别人倒没什么,萧煌的脸色却满是冰冷的寒气,瞳眸寒气四溢的瞪着苏绾。

  不过苏绾根本没有看他,而是望向了前面的赵玉珑。

  赵玉珑一听苏绾的话,心里越发的来火,脸色阴骜的瞪着苏绾:“呸,她凭什么选靖王府的萧世子为夫婿啊,萧世子和北晋的人可是敌对的,她若是选萧世子,分明是别有居心的。”

  赵玉珑话落,男宾客里的赵荀,真想冲出来狠扇女儿的耳光,妈的,猪脑子,这指婚是皇帝的事情,干你什么事,你这样不是摆明了挑衅皇帝权威吗?

  赵荀赶紧的冷喝:“赵玉珑。闭嘴。”

  可惜上首的老皇帝已经震怒了:“赵玉珑,你这是在挑衅朕的权威吗?好一个丞相府的大小姐,连朕的权威都可以挑衅起来了。”

  他话落,赵玉珑清醒了过来,一头的冷汗,飞快的磕头:“臣女该死,臣女不是挑衅皇上的权威,臣女是担心萧世子。”

  皇帝已经不想再看到她了,直接的朝外面唤人:“来人,把这胆敢冒犯圣威的女人给朕拉下去斩了。”

  四周所有人脸色白了,赵玉珑身子一软,直接的哭叫起来:“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

  苏绾也有些意外,她本来只是想让皇上惩罚赵玉珑,但没想到皇帝一开口便下旨让人斩了赵玉珑,不过从这一点也能轻易看出,皇家的人都是冷血无情的,而且不把人命当人命。

  所以日后她要小心行事,因为今日她虽然算计了赵玉珑,不过很显然的也让皇上对自己相当不满了,因为不管是赵郁还是赵玉珑的事情,都和自己牵扯了关系,皇帝虽然不好直接的处罚自己,但肯定也恼上自己了。

  苏绾沉稳的想着,不动声色的站着。

  凤凰台外,侍卫冲了进来准备拿人。

  丞相脸色说不出的惨白,儿子挨打,女儿要被斩,这一切都是苏绾搞出来的,这苏小贱人给他等着,他不会善罢干休的。

  丞相跪地求饶:“皇上饶小女一次吧,请皇上法外开恩。”

  可惜老皇帝压根不理赵丞相。

  不过一直站在凤凰台前的娴雅公主倒是出声了,她悦耳的声音徐徐的响起来:“皇帝陛下,娴雅可以为丞相府的这位大小姐求个情吗?因今日乃是我北晋和西楚两国谈和的日子,娴雅希望不要发生任何的血光之灾,请皇帝陛下恩准娴雅的请求。”

  皇帝望向了娴雅,脸色说不出的温和,竟然同意了。

  “好,就看在娴雅公主的份上,饶你一次,若是再有下一次,定斩不饶。”

  丞相赵荀和赵玉珑赶紧的磕头,不过上头的皇帝又开口:“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拉下去打三十板子。”

  侍卫应声把赵玉珑拉了下去,这时候赵玉珑也不敢求饶,不过赵家的人只觉得心如刀绞,三十板子下去赵玉珑不死也重伤了,可恨。

  赵丞相和丞相夫人望着苏绾的时候,一双眼睛好像淬了毒一般的狠辣。

  不过苏绾并不理会丞相和丞相夫人,而是不卑不亢的站着,凤凰台内的老皇帝望着苏绾,脸色十分的不好看,虽然苏绾没有多说什么,但那句话,同样是挑衅赵玉珑,才会惹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个女人就不是个省心的主。

  皇帝冷沉着的脸望向苏绾说道:“清灵县主,以后若是再犯这种错误,别怪朕罚你。”

  “是,皇上。”

  苏绾谢恩后坐了下来,接下来她不打算再多说什么,反正丞相府的人已经收拾过了。

  凤凰台内,皇帝望向娴雅的时候,脸色说不出的温和,不知道为什么,皇帝看着娴雅,心情便会无端的变好。

  “娴雅,你可看中谁了,说出来的朕就替你指婚?”

  娴雅美目流转,悦耳的声音响起来:“回皇帝陛下的话,娴雅是远道而来的和亲公主,究竟嫁于何人,娴雅没有意见,只要皇帝指婚的,娴雅都会嫁,皇帝陛下看我与何人相配,便把我指婚给何人吧。”

  娴雅公主说到这儿,抬手摘掉了脸边的面纱,徐徐的抬头望向了凤凰台内的老皇帝。

  皇帝陛下看到娴雅的面容时,一瞬间整个人都石化了一般,呆望着娴雅公主。

  而皇帝身后的太后则脸色说不出的难看,阴骜无比的盯着娴雅公主。

  娴雅公主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凤凰台内众人的注意力,自顾温和的说道:“请皇帝陛下给娴雅指婚吧。”

  承乾帝惊醒了过来,然后望向娴雅的眸光说不出的温柔。

  太后掉头望向自个的儿子,眸色暗了,她沉声开口:“皇上,该给娴雅公主指婚了。”

  皇帝却不理太后娘娘的话,笑望向娴雅公主,温声说道:“娴雅公主,若是朕让你入宫为妃,你可愿意?”

  此话一出,凤凰台内外,所有人都有些呆,皇上先前有意给娴雅指婚,没想到现在竟然想让娴雅公主入宫为妃,难道是因为娴雅公主长得太美了,所以皇帝春心大动了。

  不过想想也是,皇帝其实还不老,若想选秀,照样可以选秀,只是这么多年皇帝没有那个心,所以选秀便作罢了,而且后宫中的妃嫔也不算多,现在看到如此美貌的娴雅公主,皇帝自然动心。

  下面有不少的人失望,不过皇帝看中了,他们当然不敢惦着了,只是不知道娴雅公主愿不愿意入宫,要知道娴雅公主必竟年轻貌美如花,说不定她不想嫁给一个老头子呢,不过众人的猜测很快得到了回应。

  凤凰台外,娴雅公主清悦的声音徐徐的响起来:“娴雅听凭皇帝陛下安排。”

  皇帝心情大悦,笑声明朗,多少年都没有如此高兴过了,他张扬高昂的声音响起来:“好,娴雅公主入宫为妃,赐荣字,赐住荣华宫。”

  皇帝话落,身后多少人脸色黑了,太后,德妃等人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一进宫便赐为妃,还赐荣字,荣妃,还赐住荣华宫,可见对于这女人的恩宠。

  身为皇帝的后妃,德妃等人心中说不出的悲凉,自己熬了多少年才熬上妃位,那还是因为自己生了儿子的缘故,可是现在这女人一入宫便贵为荣妃,若是日后怀孕,即便不能封为皇后,只怕也能爬上皇贵妃的位置上。

  德妃一想到这些,心里说不出的郁结,真想撕了下首女人的脸,好好的青年才俊不选,偏要来和她们抢皇帝。而且皇上也奇怪,本来说好要给娴雅指婚的,结果却让她入宫为妃了,这么多年也没听到他有再纳女人的打算,可是这忽地就来了这么一个宠妃,真是让人心情不好。

  太后和德妃心情不好,可是皇帝心情却说不出的好,他似乎一下子年轻了起来,整个人十分的有活力。

  他招手示意下首的娴雅公主近前。

  “娴雅,坐到朕的身边来。”

  “是,皇帝陛下。”

  娴雅温顺的行了礼,起身便往皇帝陛下的身边走去。

  下首的端王君黎满意的看着这一切,待到娴雅坐到了皇帝身边后,他端起手里茶杯,朗声笑望向皇帝陛下:“小王就以茶代酒敬皇帝陛下一杯,希望我们两国从此永结和平之谊。”

  皇帝心情大悦,端了酒杯便和端王喝了一杯,接下来的宴席气氛说不出的高涨,皇帝心情好,看谁谁顺眼,不管是谁敬酒也都喝了,待到宴席结束的时候,他便带着娴雅公主回后宫去了。

  太后和德妃等人黑着一张脸,气闷的领着人离开了。

  这一场宴席,可谓十分的顺利,两国共结了同盟之好,以后将不会再有战争,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要知道西楚国这么些年的战争,最大的来源便是北晋国,到于南鲁国,根本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南鲁依山而居,南鲁国的人不喜欢生活在陆地上,丝毫没有进犯边境的意思,而她们西楚也没有兵犯南鲁的意思,所以这么些年来,南鲁和西楚一直友好共处。

  至于东海国,更是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东海国,依据东海而建,一直以海为生,同样和他们西楚井水不犯河水。

  所以这么些年来,西楚国发生的战争,都是和北晋国,因为北晋地处最贫穷的地带,又冷又涩,所以一直以来企图夺他们地盘,才会三番两次的发生战争,但是现在北晋国求和了,那么以后天下就太平了。

  凤凰台内,众人纷纷离开,一路出宫去了。

  惠王萧擎依旧负责护送北晋国的使臣,把他们安置在招待使臣的驿宫里。

  不过端王君黎临离开时,没忘了过来和苏绾招呼一声,苏绾想到之前这位端王殿下可是帮助过自己的,所以脸上布满了笑容,和端王殿下说了几句话才分开,上了安国候府的马车回府。

  苏绾的动作自然落入了宁王萧烨和萧煌的眼里,两个人脸色都不好看,一起瞪向北晋国的端王君黎,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人说不出的讨厌这位端王殿下,可是虽然他们讨厌端王殿下,但是苏绾似乎对于端王殿下有些不一般,她这个人一向很少笑脸对人,但是对于端王不但笑容满面,而且看上去分外的有好感。

  这使得萧烨和萧煌两个人心里特别的不舒服,同时两个人又把端王给恨上了。

  凤凰台内,所有人陆续的出宫离开了,先前热闹的气氛,眨眼一片沉寂。

  临元宫。

  德妃的宫殿,劈咧叭啦的响声不断,今晚最生气的莫过于德妃,她都快被气得吐血了,整张脸说不出的阴森难看,本来让赵郁使计娶苏绾的,结果赵郁没娶到苏绾还挨了三十板子的毒打,后面赵玉珑还被皇上给下令打了三十板子,自个的兄长又被罚奉半年,可是苏绾却一点事都没有,更让人郁结的是皇帝竟然纳了北晋国的那娴雅公主为荣妃,不用想她也知道,这个女人以后肯定是宫中的宠妃。

  皇上多少年来对女人都没什么热情了,现在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位娴雅公主呢,倒底是怎么回事?

  德妃想不透这件事,说不出的烦燥,正在这时候,殿外有太监进来禀报:“德妃娘娘,襄王殿下进宫来了。”

  德妃听到儿子来,也提不起精神,摆了摆手示意太监把襄王请进来。

  待到萧磊走进大殿时,德妃已经收敛了一些怒意,不过萧磊看着满地的狼籍,还是猜出自个母妃此刻心中的震怒。

  想当然尔,今晚不但偷鸡未成还蚀把米,偏偏自个的父皇还纳了北晋国的娴雅公主入宫为荣妃,可想而知,那娴雅公主定然是宠妃一个,以后这后宫只怕是她的天下了,就算自个的母妃也拿捏不了她。

  今日凤凰台父皇什么样子,个个都看到的,本来父皇想杀玉珑表妹,可是娴雅公主一句话,父皇便饶过了自个的表妹。

  “母妃,你也别生气了,事情已经这样了,再气也没有用,父皇即便再宠娴雅公主,又能怎么样,一来她是北晋国的公主,父皇心中肯定有数,二来那娴雅公主就算得宠,也不可能那么快怀孕的,她就算紧赶慢赶的父皇差不多都要立下太子了,何况自古以来就没有立别国公主之子为太子的事情,所以你就别担心了。”

  德妃阴沉的瞪了萧磊一眼,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眼下萧擎的腿好了,又恢复了圣宠,本来就够麻烦的了,还出来一个娴雅公主,你说这不是乱上加乱吗?还有那个苏小贱人,怎么都对付不了她啊。”

  德妃越想越火大,气得直捶身边案几,整张脸都扭曲了。

  她这是一桩都不顺,越想越烦燥啊。

  偏偏儿子还不当回事,怎么不叫她心烦。

  “萧磊,本来西楚就波光诡谲,暗潮汹涌了,现在又加上娴雅公主和这么一个质子,你知道这里面的变数有多大吗?”

  德妃都觉得推自己的儿子上位,困难越来越大了。

  一提到变数,萧磊的脸色也冷沉了下来,抬头望着自个的母妃:“那眼下怎么办?”

  德妃没说话,大殿后面有小太监悄悄的领着丞相赵荀从后面进来了,赵荀一出现,顾不得给德妃和襄王行礼,便脸色难看的沉声开口:“娘娘,你看苏小贱人害得郁儿和玉珑都挨了三十大板,我绝不会放过苏小贱人了,我也不想再让她进我们丞相府了,这小贱人若是进丞相府,绝对是祸水一个,所以我坚决不同意她进赵家的门。”

  丞相说完,德妃没好气的开口:“你想她进,她也不进,她若是想进丞相府,还使出这些计谋来吗?”

  德妃说完,丞相脸色越发的难看了,想到自个的儿子女儿吃的亏,他真想派人去杀了苏小贱人。

  萧磊望向德妃和丞相:“那现在怎么办?本来还想用计谋让苏绾进丞相府,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眼下表弟被打了三十大板,表妹又挨了三十大板,苏绾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进丞相府的。”

  “哼,这个小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她不进拉倒。”

  德妃开口,丞相立刻赞同的点头,那个厉害的惹祸精,他们丞相府供不起,别到时候娶进来给他惹出大祸事来。

  萧磊望着德妃:“那就这么放过她吗?还有她手里的那笔嫁妆也算了吗?”

  一想到这个,萧磊便觉得不甘心,尤其是想到苏绾不愿意嫁他的事情,深深的打击了他的自尊心,现在他特别的希望苏绾吃瘪,可每次都是别人吃亏,那个小贱人根本没事。

  不过萧磊话一落,德妃和丞相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怎么可能放过她。”

  “既然她不想进丞相府,不想嫁给赵郁,那么我们也没有必要留着她了,我就不相信治不了这小贱人,拿不到那笔嫁妆。”

  德妃说完望向丞相赵荀:“哥哥,你立刻去调一批最厉害的高手出来备用,等逮到机会,让这些人把苏绾抓起来,然后找几个人威胁她,若是她胆敢不把信物交出来,便让那些家伙把她办了,我倒要看看她是要那信物,还是宁愿被人污辱。”

  一般人遇到这种事,肯定是宁愿把东西交出来,也不会愿意被人污辱的,所以只要他们抓到苏绾,定然可以拿到那嫁妆的信物。

  德妃眼神凶狠无比的说道:“等拿到信物后,把这人给我杀了。”

  “是。”

  丞相点头,萧磊想到苏绾那样娇俏明媚的一个小美人,竟然要被人污辱,心里倒是升起了那么一抹怜香惜玉之感,不过一想到苏绾拒了他的婚,连襄王妃都不稀憾,他就觉得解气,活该。

  大殿内,三个人又自商量起对策来,说的便是如何抓苏绾的事情。

  这里三人正商量着抓苏绾,那边太后的宫中也正灯火辉煌。

  太后娘娘的寝宫里,两个嬷嬷正劝着太后,太后此刻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一片黑沉,身子直气得不停的轻颤着,她手指紧握着说道:“真是冤孽啊,他果然是恨我的,没错,他在恨我,所以当初才会给淑妃的孩子下药,才会害死了淑妃。”

  太后身侧的嬷嬷,赶紧的劝解太后:“娘娘,你别想多了,伤身子,现在夜深了,娘娘还是休息吧。”

  “怎么休息,我怎么睡得着,只要一想到那北晋国的小贱人入了宫,我就睡不着觉,她怎么会长得那么像那个人呢,怎么会那样像,你说若是有人发现了这样的一个事情,怎么办?天哪,只要一想到有人发现这件事,我就觉得快疯了。”

  太后身边的嬷嬷小声的说道:“娘娘,其实奴婢先前也看到了,说实在的,娴雅公主并不全像那个人,只是稍微有一些像,我想除了皇上和太后娘娘,别人是绝不会发现这样的事实的,何况娴雅公主先前脸上蒙了面纱,没人注意到她的长相,再加上以后她入宫为了后妃,寻常人根本见不了她,所以娘娘你别多想了。”

  太后摇头:“你想得太简单了,很快她就会成为皇帝的宠妃,皇帝的宠妃自然多的是人巴结,到时候就会有很多人知道她的长相了,要是其中有一人发现了这样的事情,你说这是不是皇室的奇耻大辱,若是传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们皇家的体面可真是丢干净了。”

  太后越想脸色越难看,嬷嬷赶紧的劝她:“娘娘,事已如此,你着急也没有用啊,还是慢慢的想办法吧。”

  太后不再说什么,整个人说不出的焦虑。

  宫里,有人焦虑有人笑,皇帝却是最高兴的一个人,整晚陪着娴雅公主待在荣华宫内,只静静的看娴雅公主跳舞,陪她说话,便觉得开心了。

  此刻的皇帝早忘了任何人,任何事,理也不理所有人。

  寂静的街道上,车辆先是川流不息,慢慢的便分散而开,安国候府的马车一路往安国候府而去。

  苏绾坐在最后面的一辆马车上闭目养神,对于宫宴之上发生的事情,她并没有多想,不过她却知道,以后她和丞相府的人只怕是死敌了,她害得赵郁和赵玉珑两个人差点被打死,丞相赵荀是绝不会就此罢休的,所以以后她要小心些才是,还有德妃和襄王只怕也不会善罢干休的。

  除了这些人外,还有那宫中的太后皇帝等人都开始对她不满了,所以她的敌人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了,难道她真是天生的惹祸体质吗?

  苏绾正想得入神,忽地马车之外有寒凛的气息传来,同时还有一抹幽淡的香气浮动,她不睁眼便知道来人是谁。

  只不过因为知道来的人是谁,所以脸色相当的不好看,阴沉沉的瞪视着马车之外,果见马车外面飘进来一人,而且这人一进来,马车一侧歪靠着的云萝和聂梨便被他点了昏睡穴。

  苏绾冷眼望去,便见他一袭锦衣华袍,衬得面容仿似冠玉,偏偏那面容之上晕开点点寒冰,一抹沁凉的气息扑面而来,同时那漆黑深邃的瞳眸之中,满是暗潮涌动,就那么冷莹莹的盯着她。

  苏绾本来就不待见这人,再加上心情不好,偏这家伙还一脸谁欠了他一百万似的,心情没来由的恼火,火大的瞪着萧煌冷喝:“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又跑来做什么?”

  “我看到你先前对着北晋国的端王殿下笑了。”

  萧煌冷魅的面容之上满是指控。

  苏绾挑了一下纤眉,冷着脸瞪他:“然后呢?”

  难不成他巴巴的出现,就是为了告诉她,她对那端王殿下笑了。

  “他帮了你你笑得多开心,我帮你你总是臭着一张脸,不是让我滚,就是要给我下毒,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完全两种对待。”

  苏绾用力的点头:“是两种对待,那又怎么样,我又没有让你出手帮我,一切都是你自个自愿的,自个自愿做了又要别人感恩戴德的,那就不要出手相助,相助之后你就要想清楚,这是你自己做的事情,和别人无关,不要总是指望别人感激感恩。”

  苏绾说完自顾歪靠在软榻上,懒懒的挥手:“快走吧,我不想和你吵架,我心里正烦着呢。”

  萧煌本来满身冷气,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可一看苏绾心情不好的样子,他周身的冷意慢慢的淡了下去,自坐在马车一侧望着苏绾:“是不是因为丞相府的事情,你放心我会帮你收拾他们的。”

  苏绾一听他说话,立刻挑眉阻止:“别,我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了,省得做完了又来摆一张臭脸,好像我欠了你多少似的。”

  苏绾一说,萧煌不高兴了,眸光幽幽的望着苏绾:“难道不是因为你差别对待吗?你看你对别人都是满脸笑,可是到我这儿,不是让我滚就是摆脸色,我就搞不明白了,我们的关系可是比任何人都要近的啊。”

  萧煌举了下手,比了比自己又比了比苏绾,然后还做了一个苏绾当初强上的动作,提醒苏绾,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比任何人都要好,他们的关系谁也比不了。

  苏绾直接被萧煌给气笑了,本来郁结的心也平静了下来,她挑眉望着萧煌说道。

  “不是我对你没有好脸色,是你这人就不该有好脸色对待,你说先前,我们在凤凰台门前碰上,我本来笑着想和你打声招呼的,结果你摆着一张臭脸给我,我就想不明白,我又怎么得罪你了?”

  苏绾没好气的瞪着萧煌,萧煌的眸色幽幽暗了下去,心里委屈得不得了,他那不是生气吗?谁叫她因为宁王萧烨的出手相助,便和萧烨有说有笑的一起走了,还笑得那样开心,看了便让人生气,所以他才会生气不理她的。

  不过苏绾并不知道当时的情况,他说了她也未必理会,所以萧煌挑了挑眉,一脸认真的说道:“你也知道,今晚凤凰台人太多了,可能是我没看见你。”

  “对,就是没看见你,所以才没有打招呼,你看你这人,怎么这么记仇啊,这可不是好事啊。”

  苏绾给他一个呵呵哒的冷笑,凉凉的望着他。

  萧煌赶紧的转移话题说到:“对了,我来找你可是和你说关于我身体内毒的事情的/”

  一听到萧煌提到这个话题,苏绾的注意力被转移了,她飞快的开口:“怎么样?你查到那是什么毒了?”

  萧煌摇头,满脸无奈的说道:“我派了很多人查阅了很多医书,都没有找到你所说的含有这两种毒性的东西,不管是花草还是动物之毒都没有?”

  苏绾蹙眉:“我就知道这毒十分的罕见,但是没想到竟然如此的稀有,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她凝眉深思了一会儿,望向萧煌说道:“我听你上次话里的意思是好像知道是谁给你下毒了,是谁?”

  苏绾盯着萧煌,萧煌眸光说不出的深邃暗沉冷寒,不过他并没有开口说,苏绾想了一下说道:“不会是皇帝吧。”

  其实苏绾就是胡乱猜的,当然她胡乱猜也是有依据的,一来这两种毒太厉害,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弄得出来这样的毒,二来萧煌眼下权势滔天,手里有十万兵将,还有两万厉害的私家军,皇帝岂能容忍他这样坐大,先前皇帝一心和北晋和平,其实也是因为眼下他想除掉萧煌,自然想和北晋和平,不希望北晋边境再有战火。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收拾萧煌了。

  马车里,苏绾盯着萧煌,萧煌瞳眸幽幽,望着苏绾说道:“其实一直以来我都防着他,不管是在他那里吃的东西,喝的东西,还是坐的用的,都注意了,可是我却没防到一样东西。”

  苏绾没吭声,听他说话。

  萧煌冷寒的声音继续响起:“他上书房的小鼎炉,他把那药下在鼎炉里了,因为他常年累月的薰着香,那药便掺在这些香来,所以我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着,便中了毒。”

  “不过他也算极小心了,一直以来没有敢大动手脚,只一点一点的下。上次我听你说我中毒了,立刻回去查了这件事,可是查来查去,最有可能动手脚的还是他,为了试探他,我在上书房里假意和他说,最近力气有些不大对劲,不知道怎么回事,会不会身体出什么毛病。”

  “事后,你竟查出我身上中了两种毒,只怕他是害怕有人解了我身上一种毒,所以又加了一种毒。”

  萧煌说完,马车里一片死寂,好半天没人说话。

  苏绾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外人眼中这位靖王世子风光无限,荣宠无双,可是谁又知道他整日在刀峰上讨生活,一着不慎很可能万劫不复。

  “你应该韬光养晦,这样锋芒毕露,只会为自己带来麻烦。”

  萧煌却不认同苏绾的观念,他摇头:“若是韬光养晦有用的话,我一定韬光养晦。”

  前世他们靖王府一直低调行事,更甚至于身为世子的他竟然装傻子,这样应该可以躲过一劫了吧,可是谁知道,最后依然躲不过去,还是被皇帝按了一个罪名,全家被斩首了。

  所以说有时候命运如此,就算你韬光养晦,也还是会招来横祸。

  萧煌望向苏绾说道:“有时候不是你低调便能不惹事的,只能说这是命运,就好比你,从前是傻子,应该不碍任何人的事了吧,可是还不是处处受人欺负,所以既然命运如此,不如遇神杀神,遇佛杀佛,随心所欲过一回。”

  萧煌说到最后,精致的面容上拢上了戾气,瞳眸一片凌厉的杀气。

  苏绾没说什么,想想他的话,倒也认同,就像前身,明明是个傻子,碍了谁的事,可偏偏最后还是被人给害死了,所以有时候命运如此,就算韬光养晦,那些该来的还是会来,既如此不如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苏绾如此一想之后,心情倒好了起来,不再多想了,她抬头望向一侧的萧煌:“那现在查不出这两种毒怎么办?这可是麻烦事。”

  苏绾满脸的苦恼,她说过了要替萧煌解毒的,自然要替他解掉身上的毒,这样她和他才算扯平了,要不然她强上人家的帐还在呢。

  马车一侧的萧煌收敛了身上的戾气,眸光拢上了潋滟笑意。

  “天不亡我啊,你知道吗,我已经接到消息,天下第一高僧慈云大师的关门弟子灵隐法师三天后会在护国寺开坛讲经。”

  “慈云大师的关门弟子灵隐法师,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苏绾对于这什么慈云大师,灵隐法师的根本没什么概念,左不过就是神棍之流罢了。

  萧煌对于这位灵隐法师却十分的尊重,缓缓开口说道:“那是你不了解慈云大师罢了,他是天下第一得道高僧,不但佛法高深,还精通五行八卦,知过去断未来,天下事很少有慈云大师不知道的,而且你知道吗?这位慈云大师精通医术,对于天下奇珍异草知之很多,这灵隐法师乃是慈云大师最得意的弟子,我可以肯定只要我们把这些资料拿给这位灵隐法师,他一定能知道我体内何中的是何种毒?”

  听到最后,苏绾倒感起了兴趣,若是这位灵隐法师能识出萧煌体内的两种毒,倒也不错,若是查明萧煌体内所中的是何毒,那么她就可以动手研制解药,总之她希望尽快替这家伙解掉身上的毒,如此一来,她和他就互不牵扯了,省得这家伙动不动就说他们关系多么多么的好。

  “太好了,他三日后在护国寺开坛讲法吗?”

  萧煌点头:“嗯,我想三日后的护国寺定然人满为患,因为这灵隐法师,可是颇受人欢迎的,他可是有很多信徒的。”

  苏绾笑眯眯的说道:“他有多少信徒我不感兴趣,不过他能不能认出你体内的两种毒,倒是我关心的事情。”

  “那我三日后派马车来接你一起前往护国寺。”

  萧煌开口,苏绾直接的拒绝了:“不用了,三日后我自己前往护国寺,到时候我们在护国寺会合吧。”

  苏绾一说,萧煌又不高兴了,脸上拢上冷霜,瞳眸幽幽的望着苏绾:“璨璨,你这样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而且那日很多人前往护国寺,我想那些暗中憎恨你的人,说不定会乘机在护国寺内动手脚,你说要是你有事我怎么办,我这毒还指着你呢。”

  萧煌说完,苏绾并没有理会他,而是淡淡的说道:“我不是不和你一起去,而是我怀疑安国候府的老夫人她们说不定会上护国寺,最近府里出了不少的事情,现在这什么灵隐大师的正好在护国寺开坛讲法,你说她们可能不去吗?既然她们一起去的,你说我和你一起去算怎么回事?而且我也不想和你们这些皇家的人牵扯到一起,别到时候又惹上麻烦。”

  苏绾想到萧擎给她惹来的麻烦,她就不想和其他皇室中的人走得近。

  萧煌听到她后面的话,精致的面容拢上了冷戾的寒气。

  “我和他们能一样吗?你信不信,若是本世子说娶你,皇上一定会第一个答应。”

  皇帝只怕是巴不得他娶一个身份低的女子,好不让他发展壮大起来,虽然苏绾是安国候府的女儿,可倒底是庶女,这身份无论如何都高贵不了多少,所以苏绾和他多接触才是最安全的。

  萧煌话落,苏绾忍不住笑着望向萧煌说道:“要不然你去试试看,看看皇上会不会答应?”

  萧煌愣住了,这时候马车在安国候府门前停住了,苏绾掉首看萧大世子似乎被惊吓住了,不由得好笑的推他:“赶紧下去吧,我就是逗你,没有真要嫁你,瞧你吓成那样。”

  这时候外面的马车夫已从马车上跃了下来,恭敬的在马车外面开口:“大小姐,候府到了,请下车。”

  苏绾望着萧煌:“还不走。”

  这时候萧煌不走都不行了,闪身飘走了,待到他飘出了马车,才反应过来,先前璨璨说了什么,她那意思是说他去向皇上说娶她的事情吗?他先前刚听到,似乎惊了一下,可是仔细的想想一点也不觉得难受,反而有一种很高兴的情绪,这是说,他其实并不讨厌娶璨璨为妃吗?

  萧煌隐入黑暗之中,很快停落了下来。

  待到他一停下来,身后的虞歌一脸黑线的瞪着他,萧煌冷冷的望着他:“怎么了?”

  “爷啊,你怎么这么笨啊,先前清灵县主那样说,你为什么不立刻说可以进宫去请皇上下旨啊,你不吭声是什么意思啊,人家会以为你不想娶她。”

  萧煌挑高长眉,阴骜无比的瞪着虞歌,这小子闲事管多了吧。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娶她了?我说想娶她了吗?”

  “你没说,可是你行动表示出来了。”

  虞歌小声的嘟嚷,不敢再多说。

  萧煌冷瞪虞歌一眼:“看来你最近太闲了,连你家主子的事情都管起来了,既然闲得慌,不如给我派人去盯住北晋国的端王殿下,一有他的消息便回报给我。”

  虞歌一听他的话,忍不住翻白眼,还说自己不想娶人家清灵县主,那盯着端王殿下干什么,还不是看清灵县主对端王殿下不一样,哼,别到时候偷着哭。

  想到最后,虞歌忍不住嘀咕了起来,萧煌冷声:“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我去办事了。”

  虞歌闪身便走,身后的萧煌缓缓的回身望向安国候府的方向,然后唇角勾出笑意来,一路飘然回靖王府而去。

  安国候府内,苏绾和安国候苏鹏,苏老夫人等人告了别后,一路回听竹轩去了。

  不过待到身遭没人的时候,暗处的聂志远闪了出来。

  聂志远奉苏绾的命,盯着候府玉澜院的动静,因为她知道广阳郡主和苏明月母女二人不会死心的,眼下那苏明轩被送进了寺庙去超度,安国候夫人无论如何不会善罢干休的,所以她让聂志远暗中盯着那边的动静。

  聂志远现在出现,定然是有什么情况,苏绾停住了脚步问聂志远。

  “发生什么事了?”

  聂志远小声的说道:“小姐,属下今儿个晚上在府里悄悄的转悠,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苏绾示意他说,聂志远压低声音说道:“玉澜院内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你不知道,候夫人把她身边的几位妈妈都使了出来,守在院子各处,我查看了一下,所有她的得力亲信都在院子外面,这说明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呃,”苏绾听了聂志远的话,也觉得玉澜院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不至于把自己身边亲信妈妈派出来。

  “云歌,给我去玉澜院查一下。”

  “是,”暗处云歌应声,闪身便走,这里苏绾又问了聂志远一些细节,便让聂志远下去休息,自己领着聂梨和云萝一路回听竹轩去了。

  玉澜院内,灯光朦胧,两个人相互凝望着,一个人泪眼模糊,另外一个人却满脸惊色,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受惊,难以置信的人是一个的有着绝美五官的男子,男子肤白如雪,剑眉如墨染,深邃漆黑的瞳眸之中满是受惊的神色。

  “寒烟,你这是怎么了?”

  江寒烟看到这个人,眼泪更是如雨而下,控制不住的哭泣起来:“王爷,你这么快就接到我的信了。”

  “我没有接到你的信,我是悄悄回京的,你给我写信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男子薄唇微微的勾起,满脸的疑惑,不过心里对于眼面前的这张苍老憔悴的脸,却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趣,曾经那样如花似玉的女人,怎么一朝变得这样的苍老。

  ------题外话------

  今天猜中的只有几个人,大家怎么不想想,这娴雅公主出现,其实是有目的啊,有目的她自然要嫁给皇帝了好做事。

  求票啊,快要月底了…<!--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毒世子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毒世子妃第084章入宫为妃 故人相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毒世子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毒世子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